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43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叫我惡魔
高級會員 | 2016-8-18 10:36:06


出軌的妻子

我叫劉闖,現年31歲,三年前開創了自己的網絡公司,由於我精湛的技術和開發的幾個專利技術再加上我們團隊的無間合作,整個公司從無到有,整個公司蒸蒸日上。

今天我滿懷喜悅的心情從談判現場秘密飛回,談判出奇的順利,本來預定要半個月的談判沒想到只用了五天就結束了,在與參與談判的同事們歡慶之後,就將下面的事情就安排給他們辦理。同時囑咐他們,我將秘密返回,給我的太太一個驚喜,誰也不能透露這個喜訊。

這次談判算得上公司拓展的里程碑,以前的積累只能算是小桶金,這個合同將使公司盈利將近八千萬。我再也不是商海中的練泳者了,我將是登上自己的艦艇,將要迎接屬於自己的廣闊天地的弄潮兒了。

終於我可以給我的老婆安穩富庶的生活了!這個喜訊我要親自告訴她,我的小嬌妻——小婉。

小婉,我的小嬌妻,在三年前我們相識。

小婉是一個溫柔婉約的女孩,當時她只有23歲。一頭及肩的秀髮,時時散發出迷人的清香,一雙水汪汪的杏眼,常幻出迷戀我的神采,讓我一望她的眼就神魂顛倒。

誘人的櫻桃小口像清純的小鹿一樣微微上翹,惹得我對她的小嘴總是吸吮不放,品嚐源自她口中的芳香的津液,立即就能讓你熱血沸騰。

一米六八的個子卻有36C的乳房,在她緊繃的衣服下,那對乳房好像要漲裂而出。纖纖柳腰卻又盈盈不堪一握。修長的雙腿勻稱有力,在洞房之夜,我被她快要纏折了腰。

最要命的是本來就令所有男人垂涎的凸凹有致的身材,卻更稱上一身雪白細嫩的肌膚,一身柔可化水的嫩肉,簡直是所有男人夢想中的天堂。

僅僅半年後,小婉就義無返顧的嫁給我。剛結婚的時候,我簡直就是足不出戶,天天與她依偎在一起,撩撥她的情慾,弄得她神魂顛倒的。在酣戰的間隙,我曾經問她為什麼以她這麼好的條件卻看上了我,我可不能算得上什麼帥哥大款,你知道她怎麼回答的。

她不嫌我的窮困潦倒,而且還說了最讓我感動的話。

「我不看重你的錢,不看重你的地位,我看重的是你的人,我怕我放過你,將來要後悔一輩子,我不允許我犯這樣的錯,所以……」

後面的話我沒有再聽,我的嘴已經堵住了她的唇……後來小婉看我不思進取,就毅然的脫離溫柔鄉,激勵我去好好經營公司,好賺錢養她,同時自己也出去找了一家廣告公司工作,每日早出晚歸地工作,使我深受感動,同時下定決心,一定要干出個名堂,給她一個安穩的生活。

小婉看到我努力上進,欣慰地笑了。支持我在外打拚,同時默默地當好我的好後勤。

想想這三年,因為公司的業務,與她聚少離多,真該補償她了!

一想到老婆聽到我帶給她這個喜訊的樣子,我就情不自禁的想笑。

在昨天的電話中我壓抑著內心的喜悅沒有向她透露任何情況,反而說談判困難很棘手。聽著老婆柔聲的安慰我,讓我多注意身體,哈哈,想起來就樂。

今天趕回來就是想和她一起慶祝。在樓下,我看到妻子小婉的車就停在那。

「老婆在家,呵呵,一定讓她驚喜萬分,撲到我懷裡…」想著下面要發生的旖旎的情景,我壓抑著內心的衝動,腳步輕盈地跑進樓內。

來到家門前,穩定了一下情緒,輕輕地從兜裡掏出鑰匙。

「嗯…恩…咿呀……」耳際傳來低微的呻吟聲。

「呵呵,不知是誰,大白天的就肏屄……恐怕是對門的鄰居吧…」

對門的鄰居是一對新婚的白領,太太在模特公司,身材高挑,前凸後翹的,眉目儘是輕佻的神色。新婚那段時間,我和老婆可是經常被他們的做愛聲吵醒。

因為我最近忙這個談判,經常不回家,可是一回家,就能聽到他們的嘶喊聲,所以對這對夫妻印象極為深刻,更何況是這麼個惹火女郎。

「他媽的,也不注意身體…」我心裡邊在假想對門夫妻做愛,邊輕輕地開門,根本沒有注意聲音其實是從我家傳出來的…

「啊…啊…太棒了…啊…啊…」

隨著門的打開,我的耳際驟然傳來可以令柳下惠都忍受不住的喘息聲,淫蕩的叫床聲……

「啪…啪…」是肉體碰撞的聲音。

「咕唧…咕唧…」是從那淫靡的肉洞中傳來的歡暢的歌聲。

只見寬敞明亮的客廳內散落著我不曾見過的女人的乳罩、內褲、透明的睡衣和男人的外衣、內褲,從客廳到廚房到臥房門口……

臥房的門虛開著,那些淫亂的聲音正從裡面傳出來。

「……不會是我老婆,這些內衣我從來就沒有見過,肯定不是我老婆……」

我的心砰砰的跳動著,緊張得都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同時心虛地對著自己說,彷彿在肯定自己,在臥房內做愛的人,不是我的小嬌妻……

但那熟悉的聲音,就是我的老婆。可是她從來就沒有這麼放蕩的對我呀……我的雙腿好像灌了鉛一樣的沈重,可是腿卻軟軟的,我拚命地掙紮到臥房門口,好像做賊似的偷偷往裡面看……只見一具豐滿的雪白的赤裸的女性肉體正上下的在同樣赤裸的泛著古銅色的男性的身體上縱橫狂飆,空中飛舞著修長的秀髮,還有縷縷秀髮因為汗水地打濕,緊貼在臉上。

嬌媚的俏臉禁閉著秀目,本來嫩白的嬌顔現在因為劇烈的動作,體內沸騰的淫慾而露出勾人欲火的緋紅色,豔紅色的櫻唇此時被一排雪白的小貝齒緊咬,不時的從誘人的檀口洩出勾人的慾望的呻吟聲…

「嗯…恩…啊…啊…」

「啪…啪…」的聲音響得更加歡快。

我驚呆了,因為在床上像小母馬般馳騁的女人正是我的愛妻——小婉!!!

我眼前一黑,感覺天旋地轉,彷彿整個天地都失去了顔色,本來明亮的房間在我眼前變得昏黑。我的雙拳攥得緊緊地,立即想衝進去,將床上的兩人揪住痛扁……

「啊…闖…闖…我……我愛…你……愛你……」突然聽到房內傳出小婉的淫叫聲。

「是喊我的名字!……」我突然靜了下來。

「我的女人還是愛我的……」我心想。

「可是為什麼你要紅杏出牆?!!!」我又氣憤地想。

我這個人從三年前的魯莽中學會了在氣憤的時候不做任何決定,而且這三年的從商經驗使我做事情都要三思而後行。再加上這些年每當在公司工作到深夜,疲倦不堪的時候偷偷瀏覽海岸線論壇看到各位大大淫妻的文章,內心潛移默化的轉變了許多。所以當聽到小婉的呻吟後,我決定靜觀其變,看看這對姦夫淫婦還有什麼花樣……

可是當真的發生在面前,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做。我最崇敬的「了了了」大大,當您遇到這樣的事情,您會怎麼辦?我的心亂極了…

「你……怎麼又喊他……我肏死你……」男人在小婉身下氣喘噓噓地埋怨道。

「每次你……都喊他……肏都讓我肏了……騷屄…我肏死你……」說完用力的挺動下身,拚命的在小婉的身下動著。

「啊……啊……好……舒服……肏我……肏……」小婉又發出了淫蕩的叫聲。

「我心愛的小婉什麼時候學會說這麼淫蕩的話了?」我憤怒地盯著屋內的情景,同時內心卻漸漸地湧起狂列的淫慾,手不由自主地伸到褲子裡,攥著自己的肉棒,上下套動起來…

我痛恨自己!!

「說…你錯了…以後我肏你的……時候……心裡只……能想著我……」男人用他的雞巴在小婉的身下狠戳了幾下,用淫慾脅迫著小婉。

「親愛的小婉,你拒絕他呀!告訴他,你永遠屬於我!!」我心裡大聲的喊。

「啊……美呀……我……我永遠……屬於你……我的好阿揚……我離不……開你……的……啊……動……對……啊……」

「說……」男人繼續聳動著雞巴,飛快的穿梭於小婉的嫩屄間。

「我……離……不開你……我愛……愛你……你的雞巴……好……」小婉呻吟道。

「我…和……你老……老公……誰強……」

「……」

「說……否則……我……就停……不動……」男人繼續威脅著。

「別……別……停……你…強……我老公……比不上你……快……啊……肏我……繼續……」小婉終於投降,從嬌豔的小口中說出令我羞慚不堪的話。

「哈……寶貝……」男人滿意了,放鬆地平躺下來。

「別……別……停……快……快呀……」小婉不依道,同時更加賣力地扭動屁股,使男人的雞巴更加深入她的嫩肉中。

「哈……寶貝……自己動……我要……看著你……淫蕩的樣子……」男人在小婉身下得意地說。

「討厭……壞蛋……」小婉嬌媚地對著身下的男人說道,同時加快了套動男人的雞巴的速度。

本來雪白豐腴的肉體,現在都已變得緋紅。一對可令任何男人都想入非非的豐滿的乳房現在卻變成一對活潑可愛的動人的兔兔,不安分的上竄下跳,幻化出陣陣乳浪。

此時一雙大手從小婉不堪一握的纖纖柳腰逆流而上,一把抓住了正在蹦跳的小兔兔,大力的揉捏,緋紅色的乳房在色手的蹂躪下扭曲著,充血直立的紫紅的乳頭從色手下鑽出,好像極力地想逃出魔掌…

那本是我的最愛呀!小婉有著一對令我迷戀的乳房,36C的乳房像冰激淩球

般渾圓飽滿,圓鼓鼓沈甸甸卻又軟綿綿的乳房,像對可愛的小白兔。

我曾邊把玩吸吮邊對小婉說「這是我的最愛,將來連我們的孩子都不準摸,不許他們吸食他*的奶」

「你這個色狼,連寶貝都不讓吸奶,就知道自己享受,好吧,我的奶奶只給老公一個人摸……」小婉不無愛戀的看著我,嬌嗔地回應我說。

真的,小婉的乳房高聳,由於年輕而且著重保養,沒有絲毫的下垂。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雖然我對小婉的乳房又吸又咬,可是小婉的乳頭和乳暈還是處女般的粉紅色,襯著小婉如奶油般細膩的肌膚,真是茫茫白雪中兩點紅呀。

我從來就沒有對這對小白兔使用過暴力,可現在,卻在姦夫的手下,扭曲變形,慘遭蹂躪……

「噢…!對…對…」小婉嬌泣著。

「使勁…使勁…!!揉…揉她…」小婉懇求著。

「哈哈…你…你說…什麼…」男人在身下喘噓地問道。

「嗯…你…你壞…壞…」小婉不依的嬌嗔。

「求…求…你…你…」小婉討好般地更加賣力的上下套動。

「乖…我不知道…知道…你…你求我什麼」男人耍賴地問。

「揉…揉…我的咪咪…」小婉終於懇求起來。

「人家…人家…求你…你……了…我…啊!…我…要…」小婉放棄尊嚴,終於提出羞恥的要求。

「啊…啊…!!!」男人加大了對乳房的蹂躪的力度,乳房傳來的刺激在使小婉得到滿足的同時更加加劇了心裡淫蕩的慾望,從櫻桃小口中吐出愛的歡呼。

本來烏黑油亮整齊的陰毛現在早已沾滿了淫水,雜亂無章地貼伏在陰埠上。

隨著小婉上下地套動,不時可見一條閃著淫靡的亮光的雞巴正在令任何男人都想試一試的肉洞中鑽進竄出。同時兩人結合處傳來「呱唧…呱唧」的淫靡的聲音。

「親…親愛…的,我…累了,我…我們…換…換…」婦人被肏得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啊!…」我像一隻受傷的野獸狂喊了一聲,但因為醉酒的原因,在別人的耳中我只是酒鬼的呢喃。

我又「咕嘟,咕嘟」地喝下了半瓶的啤酒,用力的甩著頭,好像要趕走腦海中浮現的令我激憤的場景…

「可我…我…不想和…和你…分…分離…」小婉斷斷續續地說著。

「什麼…不分離……」男人的眼中閃爍著狡猾的眼色,明顯地男人明白小婉的心意,可是他在故意的挑動著我的嬌妻,想聽小婉親口說出淫蕩的話。

「壞…壞…你壞…你…知道…知道…」雖然小婉喊累,可是身子卻沒有停止的意思,依舊討好地動著。同時細白的纖手遊移到男人正在肆虐的手上,加重對
自己的乳房的蹂躪。

「你不說,我…我不…明白」男人在身下說。

「壞…噢…我…說…說,求…求你像上次…上…次,從後面…」小婉淫蕩地說。

「什麼?!上次?不只是一次?……」我一邊激烈地套動自己的肉棒,一邊自欺欺人地想著。

實際上從現在他們的表現,很明顯地知道,他們性交遠不止一次。可我還是期望,這是他們的第一次。

男人,總是喜歡欺騙自己,每當悲劇出現的時候,總幻想找個藉口能欺騙自己。哪怕是不現實的謊言…

「可…可…不要讓你…你的…的…雞巴離…離…離開…我的…身體」小婉說完,姣妍更加紅豔,嬌羞地地伏在男人身上,將頭埋在男人的耳邊,好像怕男人
看出自己的窘迫…

「離開你什麼?」男人在身下停止了活動,同時一隻手離開迷人的乳房,來到小婉的纖腰上,用力制止了小婉地套動。

小婉睜開迷離的秀目,一雙勾人的桃花杏眼水汪汪的看著身下的男人,雪白的貝齒輕咬下唇,雙手扶在男人赤裸的胸膛,露出不解的神情。下體因為插著男人粗大的雞巴,那種酸漲的麻癢的感覺,使得小婉耐不住麻癢,不安分的左右的移動,想通過摩擦來壓抑心中的慾火。

男人看出她的意圖,手中更加用力,制止小婉的摩擦,同時還在乳峰上攀爬的色手捏起紫紅的乳頭,時而用力地揉捏時而又殘忍地拉起乳頭,好像要將她與乳房分離。

「啊!你幹什麼…噢…!」小婉本想發火,可是同時從乳房上傳來的刺激卻更點燃了心中的慾火。

「說,你不要我離開你什麼」男人在身下繼續問到。

「我?…啊…」本來迷惑的小婉突然明白了男人的意圖,本來就紅豔豔的姣妍更加緋紅,小婉的水汪汪的美目現在好像可以滴出水來…

「我……不………」小婉開始和身下的男人調起情來。

男人壞壞的看著小婉,突然挺動下身,粗大的雞巴突然深入到小婉的體內。

「啊!…」小婉一聲嬌呼,一下子趴在男人身上。

「我…我怕了」嬌妻終於投降。趴在男人身上的動人肉體逐漸上移,將豐滿的乳房貼到男人的嘴邊,一手扶著自己的乳房,像喂孩子似的將自己的乳頭塞到了男人的嘴裡…

「本來只屬於我的私用的乳頭,現在卻拿來討好姦夫,你答應過我的,你的乳頭只屬於我…」我心裡狂怒地喊著。但手上的套動卻更加猛烈,硬挺的雞巴前所未有的脹痛…

現在我的嬌妻都被別人的肏弄著,她的嫩屄都已經失守,現在我卻來計較乳頭的歸屬權!看來我真的要瘋了!!

男人立即將那粒紫紅的「葡萄」咬住,貪婪地大口吸了起來。男人用力張大嘴,好像企圖將乳房一口都納入口中,可是婦人的乳房實在太大了,怎麼可能全部納入口中。男人滑膩的舌頭像貪婪的小舌一樣,靈活的在小婉的乳房上攀爬,不時的撥動小婉的乳頭。

小婉白皙的乳房上不刻就遍佈男人的口水。本來就白皙無比的乳房,現在更加水亮,閃動著亮光,更增淫靡的氣氛。

「嗯…恩…」小婉雙眼又迷離起來,水汪汪的大眼睛幾乎合成一條縫,可是熊熊慾火卻洩露出小婉此時的慾望。

男人不甘心只對乳頭的挑動,嘴巴離開乳頭,在緋紅色的乳峰上遊移起來,豐滿的乳房留下口水的狼跡。同時男人聳動身下的雞巴,在小婉水淋淋的蜜洞進出。

「嗯……」小婉的呻吟聲更加劇烈。

「說……」男人因為嘴巴緊緊地吸吮小婉的豐乳,發出混濁的聲音。

「呵呵…」小婉輕笑起來,然後趴在男人耳邊輕輕的說。

「我要你的雞巴不要離開我的小屄,用狗交式肏我!」說完後羞得將臉再一次地埋入男人的肩膀。

男人鬆開口,笑著對小婉說。

「怕什麼羞,肏都肏過了,小騷貨,我要你大聲的說」

「……」

看到小婉沒有反應,男人的雞巴更加使勁的聳動幾下,小婉被刺激得機淩淩地顫抖起來。

小婉直起腰,媚眼如絲地看著身下的男人,咬著下唇,終於好像下定決心似的。

「好,我說!我要你的大雞巴塞在我的小屄裡,一刻不離,然後用…狗…狗交…式…式,使勁的肏我……我願意做你的小母狗……求你一刻不停的肏我…」

「那種表情…那種表情…,從來沒有對我…對我…」我呢喃著,又「咕嘟,咕嘟」的喝了起來。

「小婉……小婉……你……從來沒有這樣對我呀……這麼淫蕩的口吻,這麼淫蕩的要求……」

我心痛得好像胸口要爆炸般……

「賤貨,我愛你如珍寶,捨不得對你粗魯,我疼你,我愛你,我用心地呵護你,把你看成公主天仙,你……」我憤恨不已,心中充滿對這個床上的賤貨…可又是我最愛的女人的憤恨!!!

男人終於滿足了,放開控制小婉的雙手,使小婉可以自由的活動…

小婉坐在男人的雞巴上,慢慢地從男人的雞巴上坐起,小心翼翼地,不讓男人粗大的雞巴從自己的體內滑出…

男人在下面看到女人謹慎的樣子,突然頑皮心突起,就在自己的龜頭提到小婉的騷屄口的時候,突然挺起下身,「咕唧」一聲,那根粗大的雞巴又帶動小婉淫靡的嫩肉鑽進了她的陰道,同時小婉的淫水從粉嫩的肉洞中濺出,兩人濕粘的陰毛又重合在一起。

「啊!!」小婉幸福地淫叫起來。男人雞巴的突然進入,刮搔著自己身體的肉壁,同時陰蒂在男人陰毛上的短暫的摩擦帶來的無上快感,使小婉不由得又放聲淫叫。

「壞東西…」小婉的小手重重地打在男人的肚皮上,眼中卻儘是笑意。

「哦…」男人誇張地叫了起來。

「這次不要了,小心我閹了你」說完小婉「撲哧」地笑出了聲。

這次小婉的雙手緊緊地壓著男人的肚皮,時刻防備著男人的使壞。

慢慢地,小婉再一次�起了下身,看到男人不再使壞,就放心地使自己最大可能的離開男人的陰莖,但是當男人的龜頭又重新來到陰道口的時候,就不再提高身子,慢慢地轉動身體,使自己從面向男人變成了背對著男人,然後又一屁股坐進男人的雞巴…

就在小婉轉身的同時,我清晰地看到了小婉嬌嫩的陰部,黑亮的陰毛現在在淫水的作用下雜亂地貼在小腹上,大陰唇大大地分開,露出裡面粉紅的嫩肉,陰道也中含著男人粗大的雞巴,龜頭撐得陰道口緊緊的。

小婉好像真的不捨得男人的雞巴從自己的身體中出來,明顯的可以看出小婉陰部在使力,緊縮的屁眼就是最好的證明,而且我彷彿能看到小婉的陰道口由於禁箍男人巨大的龜頭而泛出的白印……

由於小婉正試圖將男人的雞巴抽到頂端,這樣男人的雞巴就從小婉的陰道帶出粘粘的陰液,正從小婉迷人的肉洞流出,順著男人黝黑的雞巴緩緩地流淌出來。

兩個人的陰部由於激烈的「戰鬥」早已都水淋淋的。

更要命的是,我竟然看到從小婉濕淋淋的陰毛上,有一縷淫液正緩緩地滴下,讓我不禁想到在我來之前兩人的酣戰是多麼的激烈,眼前的情景更加使我憤怒、心酸……

隨著小婉慢慢地下坐,男人的雞巴又慢慢地消失在小婉的陰道中,我又清晰地看到小股的淫液隨著雞巴的深入而噴射出來……

我真痛恨我此時像鷹般的視力!!……

「噢……」小婉長舒了一口氣,然後雙腿跪在床上,慢慢的翹起白白的屁股,同時男人也配合著小婉的動作,也慢慢地坐起來,站在了地上。

終於完成了體位的變化。新的爭戰就要爆發……「從來沒有…從來沒有呀…!為什麼每次我的要求你都決絕我,我們只用過傳統的姿勢,為什麼!!!」一想到這裡,我的眼睛就更加的紅,紅得好像要滴出了血…

�起頭,睜著惺忪的醉眼,迷茫的望著遠處…

遠處的檯子邊坐著一位貌美的年輕女子正在優雅的品著杯中的紅酒……

看著美麗的女子,漂亮的面容逐漸的變成了自己的妻子……

小婉跪在床上,雪白的屁股高高的翹起,用頭頂著枕頭,一對豐乳下垂,晃來晃去的。

男人站在小婉的身後,雙手扶著小婉嫩白的屁股,大手從下方拖起小婉的粉臀,上下地掂了幾下,小婉迷人的屁股隨著上下震動,泛起層層臀浪。男人黑亮的雞巴只有龜頭停留在小婉的陰道口,輕輕地抽動著,可是就是不深入。

小婉被男人挑逗得又從陰道中流出「口水」來,順著陰毛慢慢地滴到床上…

「動呀!」小婉嗔怪起來。雙手後伸試圖拉近男人,還不時的晃動著屁股,追逐著男人閃躲的雞巴,想要解決自己體內越來越強烈的麻癢…

「快…快呀!……別折磨我了……求你……你了……」小婉幾乎哭求著。

男人看到小婉慾求不滿的神態,壞壞地笑了笑,隨後俯下身體,一雙大手緊緊地握住小婉傲人的雙乳。

「我來了」說完,男人大力挺動下身,粗大的雞巴帶動著一股風一下子衝進小婉的體內。

「啊…來了…」小婉終於盼到了渴望久已的粗大的雞巴,男人的雞巴一下子衝進了小婉的子宮,像雞蛋般的龜頭正頂在子宮口,小婉滿足的長出了口氣。

男人在小婉的後面,像上滿發條的軸承,從慢到快做著活塞運動,粗大的雞巴在小婉的洞口滑進滑出,帶出來大量的淫水,沾連到兩人的身體,竟然多得將男人大腿內側都打濕,順著男人的大腿緩緩流下來,泛起淫靡的光澤。黑大的睾丸還不時地拍打著小婉的陰唇,濺起淫液的浪花……

小婉更加瘋狂了,叫床的聲音恐怕都能傳到大街上…

「啊…!!啊……!!啊………!!!」

「快…快…我…我要!!!要…肏死…我了……好…好…快……啊……」

「叫…你叫呀,求我肏死你」男人在身後大聲地叫著。

「好老公…親老公!!…我…要死了!!!你…好棒…肏死我…我吧」小婉放蕩地叫著。

「比你老公怎麼樣?……恩?…」男人更加無恥的問道。

「……」女人沒有回答。

「我肏……說比你老公怎麼樣?比他長嗎?比他粗嗎?比他做得好嗎?」男人對小婉剛才沒有回答他的表現很不滿意,於是更加瘋狂的肏著我的嬌妻。

腰上更加使力,雞巴好像失控般的快速鑽進鑽出,帶動出小婉的淫水都變成了白色的沫沫。

我瞪著充血的眼睛,緊盯著房間內發生的一切,飛快的套動著雞巴,頻率與男人肏動的頻率一樣,好像我也參與到了房內的激戰,好像我也在肏著小婉…

聽到男人無恥的提問,我也想知道我的小婉的答案…

「啊……!求你了…別讓我太難堪…」小婉懇求著。

「哼…」男人加大蹂躪乳房的力氣,同時更加瘋狂地肏著小婉。

「說!!!」

「啊……」小婉被更大的刺激帶動起自己無邊的淫慾。

「你…你最棒…,你的比他長…長,比他…粗,你的功夫…功夫…啊…最…最…棒「終於小婉再一次地投降了。

看著這一幕,聽到自己最愛的嬌妻稱讚姦夫的性能力,男人的恥辱感使我羞憤萬分,同時也沮喪萬分!!!

「難道這就是小婉內心的真實的想法?」我疑惑著。手上的套動漸漸地停止了…

「哈哈哈……」男人滿意地狂笑著,同時一隻手離開小婉的乳房,伸到下面,在雜草萋萋的陰部探索著小婉的陰蒂。

「啊……!」當男人的手終於按到了小婉的陰蒂,並且揉動起來,小婉的叫聲更加瘋狂起來。

「摸……摸到……了……啊……死了……啊……別……」小婉用手向後推著男人。

「……」男人躲閃著,同時加大了雞巴挺進的速度和頻率,一隻手拚命的揉搓著小婉的乳房,揪動著充血的乳頭,一隻手更加要命的搔撥著小婉的陰蒂。

你想,女人的三大要害同時被玩弄,是個女人怎麼受得了?

「啊……快……玩……死我……了……對……乳頭……我……的小……豆豆……對……一起玩……啊……天呀………快……「小婉已經迷亂了,不知自己在說什麼了,現在的小婉只是一隻追求快感的淫獸。

「還……還……阻止我……我……動嗎……」男人在小婉身後繼續挑動著我的嬌妻,還因為剛才小婉阻止他的刺激而耿耿於懷,他現在只想剝奪小婉的尊嚴,
讓小婉成為他胯下的淫奴。

「不……不……快……佔有我……肏我……」小婉無恥地回應著。

「啊……快……我……要到了……啊!!!!」在小婉的嘶喊中,小婉終於到了頂峰,同時男人也達到了頂點。

「我來了……我要射進去……」男人狂吼著,同時使盡了一切的力氣,瘋狂地捅著小婉柔嫩的洞穴,再也不見溫柔,剩下的只有獸行……

「啊……啊……死……死了……射吧……射進來……」小婉瘋狂地搖著頭,賣命地向後聳動屁股,迎合著男人的抽插,同時嘶啞地喊出埋藏在內心的澎湃的
慾望。

男人的雞巴又快速的抽插了幾下,然後緊緊地頂在小婉的陰道中,屁股一聳一聳地,將億萬的精子射到小婉的子宮中,小婉在滾燙的精液的衝擊下,又一次高潮了。

短暫間隔的兩次高潮,使小婉的陰精瘋狂的迸射出來,兩個人同時癱軟到床上。男人的雞巴在小婉的陰道慢慢變軟,好像戀戀不捨地慢慢地從小婉的陰道中滑出。

與此同時,我的精液也激烈的迸發了,射到了臥房的門上,乳白色的精液順著臥房的門緩緩地流淌下來……

我癱軟在門口……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我現正努力完成【好市民達人】,請大家多多支持!
只要按「感謝」就可以囉!
台灣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大陸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