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不倫戀情]

姐弟情深

[複製連接]
查看: 102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humsuploh
侯爵 | 2016-8-18 18:51:05

姐弟情深

  當賈淑貞拖著疲憊的雙腿回到家裡,天色已經微亮。那個老混蛋真的很厲
害,竟然不停地干了她兩個多小時!當他第二次在她的身體裡面射出滾燙、粘稠
的精液時,她已經感到神智不清了!他怎麼這麼厲害?他一定是吃了春藥吧!抑
或是吸食了毒品呢!賈淑貞恨恨地想著。

  鑰匙在鎖洞中輕輕地旋轉,門沒加鎖!他一定回來了!賈淑貞的心裡突然變
得激動起來,滿腔的恨意立即變成了相見的渴望。他什麼時候回來的?他已經睡
了嗎?他還在等她嗎?賈淑貞疲倦的雙眼再次睜得大大地,閃爍著光芒。

  大門打開了,屋子裡面亮著燈光,可是他並不在客廳中,望向浴室,燈也亮
著,“嘩嘩”的水聲傳了出來,一個高大健美的身影隱約可見。

  “原來他在洗澡!”賈淑貞的臉上立即露出了嬌美的笑容,她小心翼翼地關
上了大門,然後躡手躡腳地走向了浴室。

  來到了浴室的門口,賈淑貞沒有立即推門而入,隔著那道磨砂玻璃門,她靜
靜地望著裡面的那個身影。他是她的愛人,他是她的全部!在她被那個禽獸欺負
的時候,是他拼命地阻攔著,使她得以逃跑;在她沒有盤纏的時候,又是他偷了
那個禽獸的500元錢給了她,使她得以輾轉來到這個繁華富饒的城市……

  生活是艱難的,可是一想到他,她就會堅強地活了下去,她在工廠做過女
工,在餐廳當過服務員,在洗腳城當過洗腳工,工資雖然極其微薄,可是她總會
擠出一點兒來寄給他,因為他是她的親人,是她唯一的親人了!

  她給他寄錢,給他寫信詢問情況,他總是回信說一切都好,這樣她也放心下
來,繼續那種辛苦骯髒的工作。曾經有工友勸她去做三陪,被她拒絕了,她是一
個純潔的女孩子,她怎麼能做那種事情呢?她有雙手,她有雙腳,她堅信她能夠
憑自己的努力過上好日子的!而且,她也不能夠讓他失望啊!

  一年時間很快過去了,他竟然來S市找她了!當她打開門見到他的時候,不
禁大吃一驚!那種驚訝是刻骨銘心的,她發現他的生活和他信中描述的完全就不
相同,她簡直就不認識他了!高大的身軀變得瘦骨嶙峋,彷彿一陣大風都能刮得
無影無蹤;英俊的臉龐只剩下了凸起的骨頭,深陷的眼窩讓他的年齡顯得增大了
許多倍;尤其駭人的是,當她擼起了他的破爛的衣袖和褲腿,看到的是滿目滄桑
的鞭痕和瘀痕……

  那個禽獸,竟然對自己的親生骨肉又一次下瞭如此的毒手!她恨得咬牙切
齒,卻淚流滿面地將他摟在了懷裡,痛哭了起來……然而,她發現他沒有哭,他
的淚水在眼眶之中轉了很多圈,就是沒有流出來!過了很久,他平靜地對她說
道:“姐,以後我會照顧你的!”

  ……

  想到這裡,賈淑貞的臉蛋兒突然泛起了紅暈,幸福的笑容立即在她的嘴角顯
現出來:這個壞小子,當初面對面地答應會照顧她的!她並不以為然,誰知,他
真的實現了他的諾言!可是,那又是一種怎麼樣的照顧呢? ……

  賈淑貞輕咬紅唇,慢慢地推開了浴室的門,悄悄地走了進去。浴室之中充滿
了水霧,他的強壯的身軀正在朦朧之中活動著,身上已經擦滿了沐浴液,正被他
的雙手摩擦成為雪白的泡沫,和他那健美而帶些黝黑的肌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是一具強壯的身軀!這是一具誘人的胴體!每一次賈淑貞看到它,都會產
生強烈的慾望!這一次也不例外,她的喘息自然而然地加快加重,臉龐越來越
熱,兩腿之間也漸漸地感到了瘙癢……好想摟抱著這具完美的身軀,好想感受它
的強壯與彪悍;好想一寸一寸地親吻它,讓它的上面佈滿她的口水;更想纏綿於
這具強壯的身軀之下,迎接著一個又一個高潮的到來! ……

  突然,一隻濕淋淋的大手在迷霧之中伸了過來,一把將她拉了過去,接著一
個充滿磁性的聲音在她耳邊響了起來:“姐,你可回來了!”

  賈淑貞沒有站穩,身體順勢倒在了一個強壯的懷抱之中,溫熱的水簾從上淋
了下來,轉眼就將她的身體淋得濕透了。渾身的倦意立即消失得無影無蹤,究竟
是熱水的效力?還是那個懷抱的作用?賈淑貞閉上了美麗的雙眼,身體完全地放
松,那種無法表達的幸福感覺突然湧向了她的心頭……

  淋吧!洗吧!讓潔淨的水流沖走其他男人的汙垢,洗淨這僅僅屬於他一個人
的胴體,她要用最乾淨的身體睡在他的身邊,她要用最乾淨的肉洞去接納他的寶
貝!

  他沒有再說話,只用他的行動表達著對她的愛意!她的身體被他緊緊地摟在
了懷中,濕透了的T卹彷若無物,根本無法隔絕兩個人的肌膚,柔軟的背部和健
壯的胸膛接合在了一起,兩個人都下意識地顫抖了一下。他的雙手按在了她的肩
膀上面,輕輕地揉捏起來,適度的力量讓她感到渾身舒適,軀體的疲憊很快就煙
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越來越強烈的渴望與需求……

  賈淑貞的喘息越來越劇烈,胸脯快速地起伏著,異樣的瘙癢感漸漸充斥了她
的全身,她在他的懷中輕輕地扭動起來。她常常在他的懷抱之中如此親暱,她知
道他喜歡她像小綿羊一樣蜷縮在他的懷抱裡面,她也喜歡如此,那個強壯的身軀
讓她感到安全和放心。

  “我等你好久了呢……”他的聲音再次響起,像一根羽毛搔撥著賈淑貞的心
弦。那雙大手開始慢慢地向下移動,肩膀、胳膊、小手……

  賈淑貞臉上洋溢著春色,她知道他不會在她的小手上停留太久的,他的目標
不是那兒,他還有更期盼撫摸的地方!而那個地方,也正是她期盼被他撫摸的…

  果然,他的雙手又再次移了上來,不是沿著胳膊,而是悄悄地來到了她的小
腹……而他的嘴唇,也貼在了她的脖頸上面;灼熱的呼吸吹拂她的脖頸,讓她感
到快樂的眩暈!好奇怪的感覺啊,上面被吹,怎麼下體卻像有無數小針在刺的那
種快感呢?賈淑貞縮了縮脖子,想逃避那難以忍耐的瘙癢,誰知道,他的舌頭又
跟著舔了上來……

  “嗯……”賈淑貞終於發出了嬌膩的呻吟聲。他的舌頭像一條溫暖的小蛇,
黏黏的,在她的脖頸位置來回移動,柔軟的舌尖不時輕點,挑撥著她的神經!受
不了了,實在受不了了!賈淑貞心裡激動地叫喊著,身體也癱軟在了他的懷抱之
中……

  可是,他的“進攻”並沒有停止!他的雙手從她的小腹開始,不斷地向上移
動,T卹已經被熱水浸透,卻又被他的大手擠了出來,然後再次被熱水浸透……

  那種被熱量包圍的感覺,讓賈淑貞的每一個神經都進入了興奮的境界,她的
軀體慢慢地扭動,摩擦著他強壯的軀體……

  “啊……”賈淑貞再次發出了美妙的呻吟聲,他的雙手已經按在了她的雙乳
上面,被蹂躪了一個晚上的乳房,神奇般地恢復了它們的敏感,溫柔的大手,再
次挑起了它們的情慾!賈淑貞的胸脯快速地起伏著,期盼著能夠和他的大手更加
緊密地接觸,嬌小的乳房,彷彿因為他的撫摸而不斷地膨脹著……

  自己乳房的變大,可全部都是他的功勞啊!按照這樣的趨勢,在不久的將
來,它們一定也會發育成為一對豐滿、堅挺的迷人乳房,彌補自己身體上面最後
的一個缺陷的!賈淑貞甜蜜地想著,小手也慢慢地滑下去,一點一點地朝頂在自
己臀部的那根又硬又熱的東西移了過去……

  這根東西很硬!很熱!很長!它是她的寶貝,是她幸福的源泉,是她慾望的
催化劑。它已經像炙熱的鐵棒一樣頂在她的臀部很久了,可她很喜歡!它的接
觸、勃起、堅挺、炙熱……整個過程,她都欣喜地感受著,她用她的臀部輕輕地
摩擦它,她用她柔軟的肌膚頂它,她能夠感到它的勃起和顫動,她能夠感受到它
對她的渴望和需求!

  終於抓住它了!賈淑貞興奮地呻吟了一聲,粗壯的它幾乎撐滿了她的小手,
巨大的頂端像火碳一樣灼燒著她的肌膚,可是她再不放手,甚至輕輕地撫摸起
來……多好的寶貝啊!碩大、火燙,充滿了活力,上面濕淋淋的,滿是水珠和沐
浴露,她喜歡它的濕潤,她喜歡它的上面滿是液體和泡沫的感覺,但是,那些液
體並不是這些熱水,她喜歡的是她的愛液,她喜歡的是她的愛液被它抽插時變成
的白色泡沫!

  它充滿她身體的那種感覺真的太美好了,它在她的體內縱橫馳騁的感覺實在
太興奮了!賈淑貞感到兩腿之間粘乎乎的,究竟是熱水,還是她分泌的愛液?她
的小手快速地擼動起他的那根大寶貝,想像著即將來臨的瘋狂……

  “姐,你好壞啊……”充滿誘惑的聲音再次在賈淑貞的耳邊響起,她感到他
也興奮了起來。

  “還說人家呢,你自己的手究竟在幹什麼?”賈淑貞嬌膩的反駁。

  “你剛剛回來,我在幫你洗澡啊……”他輕聲地說道,嘴唇輕輕地吻著她的
耳垂,溫暖的氣體一陣陣地吹進她的耳中,癢癢的,好舒服……他的雙手在她的
雙乳上用力地揉動著,不時拈起那對嬌嫩的“蓓蕾”,揉捏著。

  “既然是洗澡,怎麼老是摸人家那裡呢?”賈淑貞軟綿綿地回答。

  “那裡也要洗啊……你知道的,我最愛親那兒了……”他一面說著,雙手已
經從賈淑貞的T卹下口伸了進去,沿著光滑、柔軟的皮膚,直接按在了那對嬌嫩
的乳房上面。

  “姐,你又沒戴乳罩呢……”他一面玩弄著她的乳房,一面輕聲說道。

  “討厭啊……你們這些男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賈淑貞嬌嗔道。

  “他們不好,可是我好!……”他溫柔地說道:“我會一輩子對你好的!”

  他的舌頭伸進了賈淑貞的耳孔之中,輕輕地來迴轉動,就像是……在她的小
肉洞中一樣。她的腦袋不斷地退縮著,她的神經不斷地顫抖著,好刺激的感覺
啊!她喜歡他插入,她喜歡他插入她的身體,插入她的任何一個洞口……

  “油嘴滑舌……”賈淑貞嬌膩地回答。她的小手愛憐地來回擼動著他的大肉
棒,時而用指尖輕觸巨大的龜頭,時而用手掌托著那兩顆巨大的蛋蛋……沈甸甸
的感覺,總能讓她激動,那裡面的,是延續他們家族血脈的種子,是可以孕育他
們結晶的精華!她喜歡摸它,她喜歡親它,她還喜歡,將它納入她的體內……

  “姐,把衣服脫了吧,都濕透了!”他輕聲說道,卻不等賈淑貞的回答,就
將她的T卹向上推去,小腹露出來了,肚皮露出來了,乳房也露出來了……

  “還不是你弄的!”賈淑貞嬌喘著說,雙手卻自然而然地舉過了頭頂,方便
他將T卹脫了下來,露出了一具完美無瑕的胴體來:修長的身軀健美白皙,沒有
一絲贅肉,吹彈可破的肌膚細膩光滑,在水珠的映襯下充滿了青春火力,尤其那
對頎長的雙腿,更是筆直細嫩,完美無缺!

  賈淑貞和他的身體都變得一絲不掛了,柔軟的肉體和健壯的身軀緊緊貼在了
一起,兩個人心中熊熊的慾火在熱水的催動下變得難以抑制!他的胸膛緊緊地貼
著她的後背,一雙大手用力地揉捏著她的雙乳,他的嘴唇在她的脖頸上來回親
吻,挑動著她的情慾;她的身軀也在他的懷抱之中扭動著,摩擦著他的身體,小
手更加快速地擼動他的大肉棒……

  浴室之中充滿了兩個人的喘息聲音,在寂靜的淩晨顯得更加誘人,這是一對
愛人之間的交流,這是一對慾望男女之間的誘惑,這是一場激烈戰鬥之前的醞
釀……

  終於,他一把將賈淑貞的身體扭轉了過來,火熱的嘴唇迅速地壓在了她的小
嘴上面,兩具赤裸裸的肉體再次緊緊地擁抱在了一起,熱烈的親吻也隨之而來。

  激動的舌頭不斷地糾纏在了一起,香甜的口水來回地在兩人的口腔之中度來
度去……乳房緊壓著胸膛,大手緊摟著細腰,一雙柔軟修長的大腿夾住了那根又
燙又硬的大肉棒,不住地摩擦起來……

  “嗯……”

  “喔……”呻吟聲充滿了浴室,原始的慾望正在爆發。雖然他們不是光明正
大的一對戀人,雖然他們的血管裡面流著相同的血液,可是在這迷人的夜晚,在
著隱密的浴室,在這慾望高漲的氛圍下面,他們還有什麼好顧慮的呢?

  他的嘴唇終於離開了她的嘴唇,來到了她的肉體。脖頸上留下了他的熱吻,
胸脯上留下了他的熱吻,乳房、乳頭、肚皮、小腹……他用最大的熱情親吻著她
的肉體,給予她精神與感官上的快樂! ……而她,只是靜靜靠在浴室的牆上,享
受著他的熱吻,她是屬於他的,他答應要照顧她一輩子的,他也能夠給她最快樂
的感受!

  熱水仍然在向下“嘩嘩”的流著,他的慾火也達到了爆炸的邊緣。他突然�
起了她的一條大腿,就要朝她那個迷人的地方親吻過去……

  “不,不要……”賈淑貞突然醒悟了過來,連忙用雙手護在了兩腿之間,不
讓他的嘴唇接觸那個地方。

  他感到有些奇怪,�頭望著她,眼中充滿了疑惑與不解……

  “那兒……那兒……臟……”賈淑貞小聲地說道,眼圈突然有些泛紅。她怎
麼能夠阻攔他去親吻那個地方呢?那裡是他的最愛,也是她最敏感的地方啊!要
是平日,她早就巴不得他能夠瘋狂地親吻那裡,用舌頭舔那裡,甚至會坐在他的
嘴上強迫他來吮吸,來抽插……可是,今天不行!至少現在不行!

  他彷彿突然明白了她的意思,慢慢地站了起來,盯著她的眼睛,失望之神清
晰可見。 “你……今天……做了?”他緩慢地說道。

  賈淑貞逃避著他的眼神,輕輕地點了點頭,“嗯……”了一聲。她突然感到
十分痛心,為她,也為他,他的眼圈更加紅了,淚水在眼眶之中轉了幾轉,即將
流出。

  他發呆了一會兒,臉上的痛苦表情轉瞬即失。他慢慢地拉起了她,繼續盯著
她看,可是眼神已經變得溫柔、體貼起來。

  “姐,別想了,我們不是商量過的嗎?”他溫柔地說著,大手在賈淑貞的臉
龐上面輕輕地撫摸了兩下,然後慢慢地蹲了下去。

  賈淑貞不解地望著他的舉動,輕嘆了口氣。

  他蹲在了她的身前,眼睛盯在了她的兩腿之間,然後輕輕地分開了她的雙
腿……他要幹什麼?他還想親那個地方嗎?他難道可以接受別的男人的汙穢之物
嗎?

  賈淑貞喘息加劇,身體顫抖了起來。

  賈淑貞沒有猜對,他沒有將嘴唇再次湊到她的陰部。他只是伸出了他的手
指,朝她的小肉洞中插了進去,然後慢慢地抽插起來。

  “小義,你這是要……”賈淑貞忍不住嬌聲問道。

  “姐,不要緊的,我幫你洗乾淨就行了!”他輕輕地說道,另一隻手又取來
了沐浴液。

  賈淑貞的臉上露出了激動而幸福的笑容。真正的愛人,不正是應該像這樣相
互之間充滿理解與關愛嗎?既然他們目前還沒有辦法逃避這種恥辱,那隻有堅強
地接受它!只要他們是真心相愛的,還有什麼困難不能克服呢?

  賈淑貞的心情立即變得開朗,她主動地�起了腿,嬌笑著說:“那,你就幫
我洗乾淨些吧! ”

  他�頭望瞭望她,微笑著說道:“洗乾淨了,那裡就又是我的了!”

     ***    ***    ***    ***

  熱水繼續從噴淋頭中不停地湧出,“嘩嘩”地灑在了這對一絲不掛的少男少
女身上,浴室中的蒸汽也越來越濃了。男孩子慢慢地站了起來,微笑著盯著賈淑
貞的臉蛋兒,緩緩地說道:“姐,裡面已經洗得很乾淨了,我們這就……”

  賈淑貞的心跳突然加快,禁忌的快感刺激得她欣喜若狂,她輕咬紅唇,妙目
傳情,一雙小手沿著男孩的胸膛慢慢地向下移動,同時嬌膩地說道:“別急啊,
還有你的呢……”

  男孩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的俏臉,沒有說話,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

  白嫩的小手與健壯的胸膛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小手所到之處,都會發生陣陣
的顫抖。賈淑貞的臉蛋兒泛著紅暈,嬌笑著望著男孩敏感的胸膛,小手肆意地繼
續探索著,終於來到了男孩的兩腿之間,握住了那條曾經使她瘋狂的大肉棒,嬌
笑道:“你看,它又想姐姐了,翹得這麼高!”

  男孩深深地呼了一口氣,眼神移動到了被她握住的大肉棒上。突然,大肉棒
在賈淑貞的小手中晃動了幾下,她發現男孩的臉上露出了壞壞的笑容。 “真是個
調皮的壞東西! ”她嬌嗔了一聲,慢慢地在他的身前蹲了下去。

  男孩知道賈淑貞想要幹什麼,他的眼睛緊緊地盯著她的一舉一動,雖然大肉
棒仍然在她的小手中握著,可是他已經開始想像它在那個溫暖而濕潤的地方的經
歷了:它會浸泡在溫暖、粘滑的液體之中,一個柔軟、滑膩的東西會在它的上面
來回移動,探索著它的每一個最敏感的區域……他能夠感覺到她的小手在慢慢地
收緊,而大肉棒也顫抖著,期盼著即將到來的快樂!

  賈淑貞已經完全蹲在了男孩的胯下,漂亮的臉蛋兒正好對著他的兩腿之間,
男孩可以從上至下俯視她的臉龐,烏黑的長發、潔白的肩膀,還有那張明艷不可
方物的俏臉……清純、淫蕩,在她的身上合二為一。

  賈淑貞的小手突然離開了男孩的大肉棒,脫離了束縛的怪物立即昂首挺胸,
在她的臉龐前面上下晃動! “討厭的大東西!”賈淑貞一面用手輕輕地拍了一下
那個巨大的龜頭,一面嬌嗔道。

  “姐,你快點兒啊!……”男孩突然哀求道,近在咫尺的誘惑,已經讓他感
到難以忍受,尤其是小腹的位置,竟然感到有些抽筋。

  賈淑貞�頭看著男孩,嫵媚地笑了笑,同時嬌聲說道:“你看你,都急成這
樣了! ”說罷,鼻子湊到了極大的龜頭前面聞了聞,繼續嬌笑道:“算你啦,沒
有其它味道……”

  彷彿要故意地誘惑男孩一樣,濕潤、嬌紅的小嘴慢慢地張開,賈淑貞一面�
頭望著他,臉蛋兒朝著大肉棒移動了過去……小嘴在移動著,大肉棒在跳動著,
終於,紅潤的小嘴抵在了巨大的龜頭上面,相對的運動停止了下來……

  “喔……”男孩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氣,肉體的刺激和精神的興奮讓他的臉龐
漲得通紅。他興奮地盯著自己的下體,盯著那張美麗白皙的面孔,盯著那張紅潤
的小嘴含住自己生殖器時的淫靡畫面! ……女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只有眼前
這個,才是他的最愛!他願意付出自己的所有來愛惜她,他希望能夠和她突破一
切的困難,白頭攜老!男孩心裡暗暗想到。

  女孩的小嘴吞納大肉棒的淫猥場面繼續進行著,賈淑貞一面貪婪地嗅著男孩
下體的味道,一面慢慢地將大肉棒含入小嘴裡面。男孩的大肉棒出奇的大,與他
的年齡並不相符,尤其是前面的那個紫裡透紅的肉球,更是猙獰駭人!然而,女
人的潛力更是不可小視,就像下面的小肉洞一樣,她的小嘴雖然不大,可是卻依
然能夠將男孩巨大的性器一點一點地含了進去!

  當大肉棒完全含進了小嘴中的時候,賈淑貞的小嘴已經鼓鼓囊囊的再無一點
兒空間了!她快速地呼吸著新鮮的空氣,胸脯劇烈地起伏著,一雙美麗的大眼睛
盯著男孩,彷彿在向他示威著:你看,我不是將它全部含進去了嗎?又像是在向
他訴苦:你的這個寶貝怎麼這麼大?我都快呼吸不過來了! ……

  淫蕩的口交開始了,賈淑貞手口並用地玩弄著男孩的性器。紅潤的小嘴形成
了一個“O”字,一會兒將大肉棒完全含入口中,一會兒又僅僅含住了龜頭下緣
的肉棱;大肉棒上青筋暴起,沾滿了口水,在燈光下閃爍著亮光,猙獰的東西和
美麗的臉蛋兒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如果外人看到了,他絕對不會相信,一個如
此純潔、美麗的女孩子,竟然會用如此淫蕩的姿勢為她的愛人口交!他更加不會
相信,這一對赤裸淫亂的少男少女,他們的血管裡面還流淌著相同的血液……

  賈淑貞的腦袋在快速地起伏著,男孩粗大的性器在她的小嘴裡面快速地進出
著。她感受到男孩的身體在顫抖,大肉棒也漸漸變大!要射了!他要射了!賈淑
貞興奮地想,她的小嘴活動得更加迅速,舌尖不時地輕舔他的馬眼,一隻小手托
起了那兩顆沈甸甸、熱乎乎的大肉球,輕輕地揉動,另外一隻小手則探到了男孩
的身後,開始在他的肛門附近揉捏……

  “喔……好舒服!”男孩忍不住發出了低沈的呻吟聲,渾身的慾望都已經集
中在了那個灼熱的焦點,什麼時候開始爆發已經不是他所能夠控制的了!

  吮吸越來越快,揉動越來越快!膨脹越來越大,顫抖越來越快!噴射的時間
也越來越近了!

  突然,男孩大聲叫喊起來:“姐,姐,我……”

  賈淑貞感到男孩的大肉棒快速地勃動起來!好了!終於到了!她的心裡興奮
地叫喊著,小嘴包裹住了碩大的前端,用力地吮吸了起來!同時,兩隻小手都來
到了男孩的肛門旁邊,一隻小手用力地揉捏會陰的地方,另外一隻小手猛地插進
了男孩的肛門裡面!

  “啊!……”男孩大叫了起來,下身突然劇烈地抖動了幾下。

  賈淑貞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男孩的肛門突然收縮,夾住了她的手指,他
的下體也朝前一挺,然後就靜止了下來……緊接著,賈淑貞感到一股炙熱的、濃
稠的液體從大肉棒的頂端快速爆發出來,像激流一樣擊打在了她的口腔壁上!好
熱!好濃!好痛!

  小嘴很快就被濃濃的精液所充滿,賈淑貞拼命地吞嚥著,不願意讓他的精華
白白浪費。然而男孩的射精量實在太多,她怎麼也無法將它們完全吞進肚子裡
面,奶白色的精液順著賈淑貞的嘴角流了出來,經過她的下巴,滴落在了胸脯上
面……

  噴發持續了很久,當男孩的大肉棒停止了抽搐,慢慢地從賈淑貞的小嘴裡面
退出來的時候,賈淑貞感到肚子裡面已經再也容納不了多餘的精液了……她用小
手擦拭著嘴角,對著男孩嬌嗔道:“你又射了這麼多,想把姐姐給嗆死啊?”

  男孩慢慢地拉起了賈淑貞,將她摟在了懷裡,微笑著說:“我又不能控制自
己的量……”

  “哈哈哈……”賈淑貞嬌笑了起來,她全身依偎在了男孩的懷裡,小手再次
抓住了那條軟了下來的性器,嬌聲說道:“告訴姐,今天接到生意了嗎?”

  男孩微笑著點了點頭,慢慢地說道:“嗯。”

  “嗯,那就好啊!”賈淑貞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接著嬌笑道:“今天接到
生意了,還能餵給姐姐吃了這麼多,小義真的好厲害啊! ”

  男孩捏了捏賈淑貞的乳房,笑著說:“那當然!一會兒小義還要再把姐姐下
面那張小口也餵飽了呢! ”

  “討厭……”賈淑貞嬌嗔道,身體卻在男孩的懷抱裡面輕扭起來。

  “姐,你知道今天我掙了多少錢嗎?”男孩突然問道。

  “多少啊?難道比那天那個闊太太還多嗎?”賈淑貞玩弄著男孩的乳頭,嬌
笑著問。

  “那當然啦!”男孩得意地說。

  “哦?告訴姐姐,掙了多少?”賈淑貞的眼神轉向了男孩,有些不信。

  “告訴你吧!整整一萬!除了交給公司的,我掙了整整一萬!”男孩大聲說
道。

  “什麼?”賈淑貞的眼睛一下瞪得大大的,小嘴也張開。 “你在吹牛吧?”

  “我才不吹牛呢!不信,我帶你去看!”男孩攔腰抱起了賈淑貞,就朝臥室
走去。

  “哎呀,我們都還沒擦身體呢!濕淋淋的搞得到處都是。”賈淑貞躺在男孩
的懷抱裡面嬌嗔道。

  “不擦了,等會兒用床單擦吧!”男孩興奮地說道。

  到了臥室,男孩一把將賈淑貞扔到了床上,然後從床頭櫃上拿過來了一沓鈔
票。賈淑貞光著身子坐了起來,看著男孩手中的鈔票,她感到驚喜萬分!的確沒
錯,都是些一百元的鈔票,這一疊怎麼說也有一百張了。她興奮地對男孩說道:
“小義,還是你厲害啊!姐從來都沒有一次掙過這麼多錢呢!”

  “姐,我答應要照顧你的!從明天開始,你可以不去上班了!”男孩站在床
邊鄭重地對賈淑貞說道。

  “可是……”賈淑貞剛想詢問,突然停了下來,臉上的笑容突然消失,眼睛
睜得大大的,盯在了男孩的大腿上面。 “小義,這,這是怎麼回事?”賈淑貞問
道。

  男孩看了看自己的大腿,不禁臉龐微紅,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沒什麼
的。 ”

  “快告訴姐!那裡是誰搞的?”賈淑貞追問道,她已經坐在了床邊,準備仔
細地看看男孩的大腿。

  男孩突然撲到了賈淑貞的身體上面,笑著說道:“姐,還是讓我先餵飽你下
面的小嘴吧!腿上的事情等一會兒再告訴你! ”

  “不嘛,先告訴你大腿的事!”賈淑貞在男孩的身下嬌嗔道,不停地扭動著
身體。

  男孩不再說話,嘴唇已經壓在了賈淑貞的小嘴上,雙手按住了她的雙手,雙
腿也壓住了她的雙腿……賈淑貞說不出話來,只剩下了“嗚嗚”的聲音,身體也
慢慢地停止了扭動,開始迎合起男孩的愛撫……

  一對赤裸的年輕軀體在床上滾動起來,青春的肉體、真心的相愛,使他們立
即沈浸在了世上最美好的運動當中。肉體糾纏在了一起,嘴巴接甫在了一起,性
器也結合在了一起! ……男孩在攻擊,女孩在接納,喘息聲、呻吟聲、叫喊聲回
盪在了臥室之中!這是一對幸福的少男少女,他們不但在精神上緊密結合,而且
在肉體上也融合在了一體!甚至,他們的血緣也是不可分割的!

  臥室中的景象越來越淫靡起來。

  賈淑貞的嬌軀已經跪趴在了床上,雪白的屁股高高地翹起,露出了那道嬌
艷、濕淋淋的美穴!男孩跪在她的身後,雙手扶著她的細腰,屁股快速地聳動
著,讓那根堅硬、火燙的大肉棒在那個令他迷戀的小肉洞中勇猛地抽插著……

  “吱,吱”的搖曳聲、“叭、叭”的撞擊聲,混雜著女孩激昂的呻吟聲,讓
男孩感到自己像一個勇敢的猛士,正在征服整個世界!他沒有忘記,身下的女
孩,與他有直接的血緣關係;他沒有忘記,她和他是從一個母親的肚子裡面鑽出
來的!

  他愛她!他眷戀她!這是他用大肉棒在她的身體裡面不斷抽插的唯一原因!

  這個世界上,只有他和她相依為命了!他會好好地照顧她,他會好好地愛戀
她,他會將他新鮮炙熱的種子播撒在她的體內,他會和她孕育他們共同的下一
代!

  未來是美好的,未來是充滿希望的,他堅信,他和姐姐,一定會過上幸福的
生活!

  他又想到了另外的一個人,那個老東西!那個老禽獸!他已經不能成為賈家
的代表了!他和那個賤女人,還有和他們有關係的一切,都將被他的仇恨所掩
埋,他要報仇!他一定會報仇的!他要為他的母親報仇,他要為他的姐姐報仇!
他絕不會讓老東西安度晚年的!

  “啊,啊……”賈淑貞的呻吟聲已經變成了叫喊聲。

  她的屁股高高地翹起,承接著男孩勇猛的衝擊,她可以從自己的兩腿之間,
看見正在出入自己體內的大肉棒!粗長的性器,沾滿了乳白色的泡沫;碩大的蛋
蛋,被愛液浸得濕淋淋的;晶瑩的愛液,像下雨一樣濺向四方,雪白的大腿,已
經沾滿了晶瑩的水珠!

  這個男孩真棒!比所有擁有過她肉體的男人都要棒!他愛她,就像她愛他一
樣!這種真切的愛情,使他們在做愛的時候心靈相通,完美結合!她知道他是她
的弟弟,她的親弟弟,可是親密的血緣關係,再加上真誠的愛情,不正是他們結
合最好的催化劑嗎?

  幹吧!射吧!姐姐正等待親弟弟的最後一擊呢!快把弟弟的滾燙的精液全部
射進姐姐的體內,快讓姐姐的體內充滿弟弟的子孫後代!姐姐要給親弟弟懷上親
生骨肉,姐姐願意為親弟弟繁衍後代!

  “啊,姐,我要射了!”男孩終於哀鳴了起來,他的下體狠狠地朝賈淑貞的
小肉穴中插了進去,巨大的龜頭深深地擠進了她的子宮之中。隨著“噗……
噗……”的聲音,一股股滾燙的濃精再次從男孩的性器之中噴射而出,全部都射
進了姐姐的身體裡面!

  賈淑貞被突如其來的射擊刺激得大聲呻吟,嬌美的肉體強烈地顫抖起來。她
能清晰地感覺到,弟弟那一次強過一次的激射炙燙著她的子宮內壁,孕育生命的
子孫後代已經充滿了她的那個溫暖的孕床!那一刻她感到了無比的幸福,好弟
弟,姐姐愛你!姐姐感謝你!姐姐一定要為你而生育後代!

     ***    ***    ***    ***

  零亂的大床上躺著兩個一絲不掛的胴體,一個男孩,一個女孩。女孩子兩腿
微開地趴著,烏黑的秀發零亂地散落著,其中一部分已經被汗水粘在了她的背
上;男孩子從後摟抱著她,一雙眼睛卻盯著她的肩膀。

  “姐,睡了嗎?”男孩輕吻身旁女孩的肩膀,在她耳邊輕輕地問道。

  “嗯,還沒呢。”賈淑貞嬌聲回答。

  男孩的大手在賈淑貞的身體上面輕輕地撫摸,從肩膀、到腰肢,再到屁股…

  “那你在想什麼呢?”他問道。

  “嗯……小義,姐要謝謝你!”賈淑貞充滿感情地說道。

  “怎麼了,姐?”男孩感到有些奇怪,雙臂一合,從後摟住了賈淑貞。

  “我……感謝你給姐帶來了這麼多的快樂!”賈淑貞深情地說道,臉蛋兒輕
輕地摩擦著男孩的手背。

  “姐,你在說什麼呢?你也給小義帶來了很多的快樂啊?”男孩微笑道。

  “討厭……明知故問!”賈淑貞嬌嗔道。

  “姐,小義真的不知道啊!難道……姐是指……”男孩一面說一面摸了摸賈
淑貞的下體。

  “討厭……”賈淑貞嬌嗔著,卻繼續說了下去:“小義,你的那個射了好
多,把姐姐的身體都灌滿了呢。 ”

  “只要姐姐喜歡,小義天天給你灌!”男孩笑道。

  “討厭……”賈淑貞嬌罵道。

  “姐,說真的,你不要再去乾了!讓小義一個人養活你就行了!”男孩認真
地說。

  “小義……”賈淑貞翻過身子望著男孩。

  “這個女人很有錢,她已經被我征服了!我想,以後我們的日子會越來越好
過的! ”男孩微笑著說。

  “她……被你征服?”賈淑貞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醋意,然後轉瞬即失,突然
爬了起來:“快,讓姐看看你的大腿怎麼了?……”

     ***    ***    ***    ***

  男孩的大腿很白,上面長滿了細細的體毛,接近肛門的地方,竟然遍布著許
多暗紅的瘀痕! “小義,這是怎麼回事?究竟是誰搞的?”賈淑貞瞪著眼睛望著
男孩,焦急地問。

  男孩的臉龐微微發紅,微笑著回答道:“姐,沒什麼,是……是客人整
的。 ”

  “客人?”賈淑貞皺著眉頭問道:“就是那個女人嗎?”

  “嗯……是的。”男孩猶豫了一下,然後微笑著回答,他的大腿下意識的彎
曲起來,大腿內側及肛門都一覽無餘地展現在了賈淑貞的眼中。

  “啊!這裡也有!還有這麼多的瘀痕!那個女人是變態的嗎?”賈淑貞的眼
睛瞪得大大的,狠狠地說道。在男孩的兩腿之間那個隱密的地帶,竟然密密麻麻
佈滿了相同的瘀痕!瘀痕大部分是暗紅色的,還有一小部分已經變成了醬紫色!

  它們的形狀接近,像是被掐出來的,又像是被擰出來的,還像是被……

  “她……還好吧。”男孩回答道:“姐,沒什麼大事情,我們為別人服務
的,身上有些痕跡挺正常的啊!最主要的是,她出得起錢,而且肯給錢! ”

  賈淑貞心疼地輕輕地撫摸那些瘀痕,關心地問道:“還疼嗎?”

  “不疼,一點兒都不疼了!”男孩微笑著回答。

  “她……她究竟是怎麼弄出這些痕蹟的呢?”賈淑貞關心地問道。

  “嗯……這些,都是她……用嘴親的。”男孩的臉龐變得更紅了。

  “啊!用嘴!”賈淑貞的臉上再次露出了深深的醋意:“那你還說她不是變
態的! ”

  “好了,姐,小義心中只有姐姐一個人呢!再說了,姐你也不是喜歡親我的
哪兒嗎?又用舌頭舔,又用嘴巴吮的,還把舌頭往裡面伸,我可是好多次都被你
吸得想拉出來了……”男孩微笑著回答。

  “好了,別說了……多噁心啊,討厭!……”賈淑貞嬌嗔道,然後一翻身,
就又躺倒在了男孩的身邊,幽幽地說道:“小義,你說,我們這樣做,是不是丟
盡了祖先們的臉呢? ”

  “別提他們了!”男孩突然生氣了,他咬牙切齒地說道:“如果祖先們真的
能夠庇護他的子孫後代,為什麼我們姐弟倆會淪落到這般田地呢?姐,你說,難
道我們就願意像現在這樣生活嗎?難道我們就沒有廉恥之心嗎?難道我們就甘心
將肉體出賣,讓那些變態的人們玩弄嗎? ……”

  “小義……”賈淑貞沒有想到男孩竟然會生氣,想要安慰他,卻被他的話阻
止了。

  “……祖先倒是會庇護那個老東西!那個老禽獸!為什麼不懲罰他呢?難道
這個丟盡了祖先的臉的老混蛋才是他們庇護的對象嗎?有了錢之後,就拋棄了他
原來的糟糠之妻!原來的妻子還健在,就將淫亂的女人帶回家同吃同住,還繼續
在外麵包養更多的女人!對自己的親生骨肉冷漠無情,又罵又打,甚至……甚至
對自己的親生女兒動手動腳! ……這樣的禽獸,為什麼老天就不早些他他收了
呢? ”

  男孩繼續訴罵著,情緒越來越激動,身體越來越大越顫抖……

  賈淑貞一面聽著男孩的訴罵,一面將他的腦袋摟在了懷中,輕輕地撫摸著,
心裡翻江倒海!他說得很對,這個世界真的如此不公平!她和弟弟本來有個美好
的童年,家境普通可是生活愉快,溫順的媽媽給予了他們無盡的母愛,那個老東
西也像普通的父親一樣呵護著他們……

  究竟是什麼改變了那個老東西呢?難道是突然的暴富?還是淫蕩的二奶?他
怎麼能夠變得如此迅速、如此冷漠呢!當她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發現老東西的
身體還壓在她的身上,下體還插著一個堅硬火熱的東西時,她幾乎想到了死!他
可是她的親生父親啊!她可是他播種在她母親的身體裡面而獲得生命的親生女兒
啊!他怎麼能夠在自己的親生女兒體內再次播撒生命的種子呢! ……想到這裡,
賈淑貞的臉蛋上面已經流滿了淚水,也說不清是傷心?是痛苦?還是屈辱!

  “……姐,我發誓!我一定會讓你幸福的!”男孩突然對著賈淑貞堅定地說
道:“我發誓,我一定要讓那個老禽獸付出他應有的代價的!”

  賈淑貞感動地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笑容,弟弟的話她從來都是相信的,她
和弟弟是相依為命的,除了對方,他們已經不再相信其他的任何人了!

  “姐,那個女人家裡很有錢,而且好像很有背景!”男孩的情緒受到了控
制,他慢慢地對賈淑貞說道:“她說她自己開了一家房地產公司,她是董事長兼
總經理;而她的老公則開了一家汽車4S店,而且好像還是當地的黑社會老大,
白道黑道他們都吃得開,她老公好像還是市政協的常委呢。 ”

  “那她怎麼還敢出來找男人?就不怕被她老公知道嗎?”賈淑貞感到有些不
可思議,好奇地問道。

  “我也問了她的,她當時已經喝了很多的酒,十分激動地告訴我,她才不怕
她的老公呢!有了她的支持,她老公才慢慢發了起來的,而且她已經為他生了一
男一女,他根本不敢對她怎麼樣!而且最主要的,是她知道她老公經常在外面玩
女人,包二奶,她有他的證據,他不敢怎麼樣的! ”男孩微笑著解釋道。

  “哼,男人就沒有幾個好人!尤其是有錢的男人!”賈淑貞恨恨地說道,她
突然醒悟過來,對著男孩嬌笑道:“當然,你是屬於好的那幾個男人中的。”

  男孩也微笑道:“是啊,小義沒有錢,當然不是壞男人了!不過,小義向姐
姐發誓,即便以後小義有了錢,小義對待姐姐也絕對像是一個最好的男人應該做
的那樣的! ”

  “嗯,姐知道!”賈淑貞嬌笑,繼續問道:“如果是這樣,那個女人還會再
找你嗎? ”

  男孩搖了搖頭,微笑著說:“姐,她不會再到酒吧找我了,她準備包養小義
呢!她告訴我,說她的老公認了許多的干女兒,說是忘年交,哼,其實就是他的
小情人!名聲好些,還可以隨時隨地供他玩弄!所以那個女人也一不做,二不
休,也要收我做乾兒子,還準備安排我到她們公司去上班呢! ”

  “真的嗎?那太好了!”賈淑貞高興地對男孩說道:“小義,她的那家公司
不是房地產公司嗎,不也算是大企業嗎?如果能夠在那裡上班,你也不用再到酒
吧里去做那種見不得人的工作啦! ”

  “是啊,姐,小義也能進入到正規的公司上班了!那個女人安排小義做她的
司機,雖然地位不高,可是卻是她的親信!哈哈,她說工資每個月3000元,
還有獎金,卻是按次計算了! ”男孩微笑著說。

  “真是個摳門的女人!”賈淑貞對於弟弟的收入不太滿意。

  “哈哈,姐姐又吃醋了!姐,你知道的,我們現在還是要藉助他人的力量才
能有所生存與發展,一旦我們有了原始的積累,我們就會慢慢地不需依靠這些人
了!你要相信,小義是一個有遠大理想的男子漢,有朝一日,小義一定會出人頭
地,到時候,有仇的報仇,有冤的報冤,絕對不會心慈手軟的! ”說到最後,男
孩的眼中露出了冷酷的目光!

  “姐相信,姐姐每天都會祝賀小義的成功!到時候,姐姐就會嫁給小義,成
為小義最好的老婆,讓小義享受肉體的歡愉,為小義生兒育女,繁衍後代……”
賈淑貞嬌媚著說道,臉龐羞得通紅。

  “姐,你真好!”男孩反過來將賈淑貞摟在了懷裡,輕輕地撫摸她的乳房,
溫柔地說道:“姐,那你有什麼打算呢?還準備繼續到天上人間上班嗎?”

  “姐也決定不去了!”賈淑貞小聲說道。

  “那太好了!”男孩高興地說道。看到弟弟如此高興的樣子,賈淑貞卻感到
不自在了。

  “小義,姐……也有件事要跟你商量……嗯,今天的那個客人,也準備……
準備包養姐姐……”賈淑貞小聲地慢慢地說了出來,同時小心謹慎地觀察男孩的
臉色。

  果然,男孩臉上的笑容盡失,臉色凝重了起來。他望著賈淑貞的眼睛,也不
作聲。

  賈淑貞繼續緩緩地解釋道:“那個男人,是個黑社會的老大……他的手下,
好像有許多馬仔……他想……想讓姐姐做他的秘書,做他的干女兒……你,同意
嗎? ……”

  “幹女兒?小情人?”男孩彷彿自言自語地說。

  賈淑貞的臉龐變得通紅,弟弟說得沒有錯,幹女兒的確就是小情人的代名
詞。

  看樣子弟弟很不高興,她有必要稍微解釋一下:“小義,聽姐解釋一下吧。
我們姐弟,都有著同樣的一個夢想,出人頭地,是我們共同的目標! ……我們有
這個能力,卻缺少了這個人緣和機會,所以……那個男人的勢力挺大的,認得的
人自然也很多,姐想如果能夠跟他一段時間,可能能有很大的收穫……”說到這
裡,她望瞭望男孩,發現他正在認真地聽著,就繼續講了下去。

  “……我們可以藉助他的力量,尋找可以發展自己的項目,慢慢地壯大,總
有一天,我們可以擺脫他的控制,發展自己的事業的……而且,姐姐已經失身於
他了,跟著他總被跟著其他的男人要好……所以……所以,姐姐就答應了他……
小義,你說姐姐做得對嗎? ”賈淑貞焦急地望著男孩的眼睛,期盼他的回答。

  男孩還在思考,默不作聲。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緩緩地對賈淑貞說道:
“姐,我同意。既然我們現在需要外力的幫助,我們就別無選擇了。”

  賈淑貞終於鬆了口氣,她將腦袋埋進了男孩的懷抱,臉蛋兒緊緊地貼著他的
胸膛,幽幽地說道:“小義,姐知道你心里肯定很不好受,可是你剛剛說的話沒
有錯! ……我們現在要能夠忍辱負重,拋開自我的一切,包括我們的肉體,只要
我們仍然擁有我們的靈魂,仍然懷有我們的理想,我們可能能夠成功的! ……等
我們有了錢了,我們的日子就會好過起來的!到了那個時候,我們也要盡情地享
受這個世界,盡情地玩弄這個社會!我相信,我們一定會成功的! ”

  男孩的臉龐漸漸舒展開了,笑容再次浮現,他在賈淑貞的臉龐上面輕輕地吻
了一口,微笑著說道:“姐,從明天開始,我們也都是正常上班的白領了!至少
我們的工作已經能夠在別人面前�起頭了!這第一步既然已經邁開,我們的明天
一定會更加美好的! ”

  “是啊,想到不久的將來,姐能夠躺在小義的身下,承受著小義勇猛的衝
擊,生三、四個小寶寶,在我們的身邊爬著、玩著、鬧著,看著他們的父親和母
親瘋狂的做愛!那種溫馨刺激的場面,姐姐可是做夢也夢想著可以實現呢! ”賈
淑貞嬌笑道。

  男孩微笑起來,“姐,你的樣子好浪啊!”

  賈淑貞撅起了小嘴,“討厭!……這樣子說姐姐!誰浪了,誰浪了!”

  男孩環抱著賈淑貞扭動的嬌軀,繼續笑著說:“姐,你還不承認?如果你不
浪,勾引小義,小義怎麼會把第一次獻給了姐姐呢? ”

  “討厭!明明是你喝多了強姦姐姐,現在卻來誣陷姐姐!”賈淑貞嬌嗔道,
在男孩的懷抱之中扭動著嬌軀。

  “哈哈,要不是你脫光了我的衣服,又幫我洗澡,我怎麼會……”男孩微笑
道。

  “就是你!就是你!”賈淑貞依舊不依不饒。

  “好了,姐,咱們睡吧,明天還要去見工呢!”男孩微笑道。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