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30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19 08:19:27

 「收房租!」像輕敲美玉的聲音在我門外響起。又一個月了嗎?又要繳房租
了,時間過的真快。 

  我從皮包掏出五張水藍鈔票,打開鐵門交出鈔票給眼前的高中少女。她有著
直又順的黑髮,又黑又細的眉毛下是烔烔有神的眼睛,小巧微翹的瓊鼻加上粉紅
的櫻桃小嘴,配上高中制服就像是日本美少女漫畫中的女主角。 

  一手抓過我的血汗錢,再由上而下的打量了我一下說:「謝謝,這個月還要
服務嗎?」 

  她所謂的服務就是吹簫,每次一千塊。剛開始聽到時心理還有點不適應,但
是久了也就習慣了。而當初的不適應只是男人的沙文主義加上純情少年對愛情的
童景,隨著時間的推演我也慢慢拋棄了這種幼稚的想法,我何苦跟自己過不去。 

  「當然要。」走進只一張桌、一張床和一套衛浴的房間,我大方的坐在床邊
上等待著高中美少女的服務。 

  她用著有點冰冷的手指掏出了我那條沒精神小蟲,右手將遮到右眼的瀏海順
到耳後。 

  她香舌微吐,舔著我的包皮。我閉著眼睛享受著她的服務,受到濕潤的小舌
撩撥,我的肉棒挺了起來。 

  「真大,我到現在還沒有看過比你更大的。」聽著她的讚美,我有點嗤之以
鼻,又不是大就好,有錢才有用啊! 

  她右手熟練的著玩弄著我的子孫袋,左手套著我棒身,小心將龜頭、陰莖吞
入自己的櫻唇之間。 

  我以可清楚感覺她由鼻子呼出溫熱的氣息,以及龜頭在她口中不停的受到陣
陣的輕微壓迫,看著肉棒正在兩片豐盈的嘴唇中進進出出,一時閃動著口水反光
的光輝,我的血氣沖上了頭。 

  三分鐘後,我上千的子孫都被她吞到肚子裡去了。 

  「一千塊。」她一手用衛生紙擦拭著嘴巴,另一隻手伸著對我要著錢。 

  「一個月有五千塊的零用錢,還要賺這種外快,妳到底把錢花到哪去了?袁
筱叡。」

這是我第一次問她這個問題,因為她常常提早收我的房租,而房東也跟我說我的
房租是她的零用錢,以後錢就繳給她。我看了看日曆,現在才過了半個月,又是
每半個月就收一次。 

  袁筱叡馬上回答道:「因為我要跟男朋友去玩啊!而且我還要送他禮物。」 

  去!一定是個小白臉,吃軟飯的傢夥,看來這小傢夥到最後一定人財兩失。
最好是如此,外加被輪姦。 

  「那我要跟妳說,我繳給你的錢已經可以住到學期結束了。」 

  「是嗎?那真是一個大麻煩,這樣好了,你幫我介紹五個人如何?我免費幫
你服務一次。」 

  「妳只有三個洞剩下兩個要插哪裡啊。」我再掏出了一張水藍色鈔票。 

  「誰跟你一次全來啊,告訴你,我只用嘴來服務,剩下來的我全都要獻給我
的男朋友。」筱叡一手拿過我的鈔票,塞入她黑色巴掌大的皮包。 

  聽到她這樣一講,我突然覺得很好笑。「原來是這樣的啊!跟我印像中的妳
差很多啊!」 

  「大色魔,我可沒必要要給你好印象。」 

  看著她重重的甩門而出,我突然決得有她這種女朋友也不錯的感覺。可是她
一定很纏人,而我又不太喜歡熱鬧,嗯!想想還好,但是真的要交一個就不可能
了。 

  鐺拉∼鐺拉∼電話嚮聲讓我感到一陣厭煩,因為我以經快要遲到了。 

  「我偉大的純愛言情老師,請問你的稿子寫好了嗎?我非常期待你那純純的
愛。」一聽到這個聲音我毫不猶豫的掛上電話,因為我已經知道是誰了,他就是
我的編輯。 

  廢話一堆,善於取笑人的編輯,林文濤。 

  鐺!鐺!這次換我的手機響了! 

  「好了,不說笑了,晚上我們在老地方見!記得穿戴要整齊。」 

  進了浴室,我從鏡子中看著滿臉鬍子的自己,「穿戴整齊還是沒有人要啊。」

                           ******
 
  濃鬱的咖啡香撲鼻而來,明亮的咖啡館加上簡單樸實的擺設是個閱讀的好環
境,加上半滿不滿的客人更可以讓人放心的點一杯咖啡配上一本書來消磨一整天。 

  這裡是林文濤介紹給我的地方,同時也是他審稿的地方。凡是所屬他下的作 
家,每次審稿都會被他請來這裡坐著等他審稿。 

  每個人都很樂意來這裡享受,就連沒靈感的時候也常來這裡坐坐,追求那稍
縱及逝的靈感。 

  我拿著有著兩條金線愛爾蘭咖啡,先是聞一下淺嚐試試燙不燙,最後,再全
部灌下肚子。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每晚可以來個一杯。 

  「又是一篇純純的社會愛情,如果不是知道你還大學生,我還真會以為是社
會人士寫的。」林文濤放下手中稿紙將它放入牛皮紙袋裡。「還是老樣子,出版
後匯錢。」說著他自己順了一下黃褐色的頭髮。 

  「看著你穿西裝的樣子,真是一種享受。」 

  我皺起了眉頭。「你也不差啊,每看你這和藹的笑容,我就會想到言情小說
裡面那些被呆呆的女性征服的聰明主角。 

  「那我想選擇被你征服,怎樣高貴的小姐。」 

  我一陣毛骨悚然。 

  林文濤原本笑咪咪的眼睛中突然摻雜了厭惡的色彩。 

  「怎麼了?」對於他的舉動我感到好奇。 

  「叡,妳有沒看到前面穿西裝的兩個人,他們身上的西裝很好看。」 

  「那我們等下去買,我也想要看你穿西裝的樣子。」這聲音宛如玉器相碰撞。 

  「我們走吧。」不用林文濤開口我就已經搶先開口並站了起來。 

  「也好,事情說完了就該散了。」林文濤拿起了帳單。 

  說實在的聽到那兩人的對話真讓我覺得刺耳,大概見不得別人好吧,他有女
朋友我卻沒有。
 
                             ****** 

  鬥大的雨滴不停落下,嘩拉拉的聲音我可以感受到他的位能有多大。在這種
天氣騎車,就像是被人用力扔了一把柏青哥的小鋼珠,超痛的。 

  如果是厚塑膠雨衣多少可以降低一點傷害,但是如果是十五元一件薄雨衣就
免了,走入回家比較安全。 

  反正才三公里多一點點,跑一千八的兩倍多一點。而且走路也可以發呆,想 
想小說該怎麼寫。 

  看著同學冒雨慢慢的騎車大喊:「痛死人了!」我更篤定了要走回去。 

  路況由平穩變的坑坑洞洞,紅綠燈頻繁了起,我已經走到了我外宿的附近,
大概還離個一、兩公里吧。 

  等著紅綠燈,我眼角掃到了離腳邊不遠的水坑,如果一輛車子從那壓過,不
知道水會濺的多高。 

  嘩拉!很好,我知道了。濺起來的水足夠讓我由臉濕到胸膛,水中還帶了泥
味,以及一些些奇怪的東西。 

  那個東西軟綿綿、爛稀稀的還有著白、黑、褐等顏色。 

  這時我望向了遠方的旅館。 

  「老闆,我要休息。」進了同學口中受到好評旅館,我只想趕快清洗一下,
我無法忍受不知名的東西沾在我身上癢……我說他不是就不是,他絕對不是那種
東西。 

  上了二樓,熟悉的人從身旁插身而過,他手中皮包鼓鼓的,黑色的邊裡面摻
雜著水 藍色的邊。 

  看到這一幕的我腦中突然想到色情小說中強姦賣女人的劇情,不過又隨之拋
到腦後,又不是演電影。 

  對照了鑰匙上的號碼和門號是否相同時,我聽到了巴掌聲和常有的小說對白,
「婊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誰說這裡隔音很好,是個炒飯的好地方。 

  「救命!」原本清脆的聲音參雜哭喊的雜音。 

  不管她,我們不認識癢……馬的!是哪裡傳出來的! 

  感到煩躁的我,一一推著房門。推到一間微開的房門,我就衝了進去。看來 
隔音是要關上房門才會完全。 

  紅腫的臉頰,淚盈盈雙眼還有被撕不成樣的制服。這房裡正演著兩男姦一女
的戲碼。 

  乾脆加入他們,讓女孩享受一下極樂四人行算了。我大喊一聲:「員警!」 

  那兩個男人呆掉了,而我也給他們來個撩陰腿,以體會天下究極之痛。 

  不過他們也真蠢,我穿的薄T袖和一條短褲配上個涼鞋,怎麼看都不像是員
警啊! 

  而擄來的公主當然要帶回惡魔堡。
 
                             ******
 
  愛情總是來的這麼突然,即使你不管它,它也會靜靜的來到你的身旁。 

  做愛也是一樣,輪到你時自然就會發生,發生的是如此自然,讓你感不到一
絲的猶 
豫。 

  摸著筱叡只到衣領的頭髮,將她擁入懷中,嗅著她所散發的體香,我吻著她
的額頭、鼻頭、嘴唇。 

  兩舌相交,比起我笨拙的吸吮,她則是靈活的挑逗、磨、含、吸弄得我只能
由她擺佈。 

  而我再她背後的手則是本能抓往她的胸部。 

  右手輕易的鑽進了我借給她穿的白襯杉內,握住那極有彈性的豐滿;她的胸
部有著饅頭和裐布結合的觸感,在抓揉中可以感覺到她的彈性和柔軟,讓你忍不
住一揉再揉一捏再捏,即使是最不敏感的手繭,也可以感受到那不可思議的滑嫩。 

  這時她的舌頭再不挑逗,變成了緊緊的吸吮和纏磨。當我用手繭輕刮著她那
堅挺的突起,她舌頭是失去了力氣般只能任我擺佈。 

  我讓她躺在床上,解開她的鈕扣。 

  筱叡嬌喘連連的說:「不要這樣子玩啦。」但是她手卻沒有阻止我的玩弄,
手乖乖的舉在頭上十根手指不停攪弄著,臉頰則是紅噗噗的。 

  「為什麼不能,妳舒服我快樂啊!」她的乳房在我手中或扁或圓,滑如凝脂
的觸感令我愛不釋手,看著越來越挺立的小紅梅,我伸舌一舔,她的嬌軀微顫;
一含,我身下美身立刻僵硬。 

  「不癢……要癢……這樣癢……啊!」聽著她的呻吟,我壞心的咬了一下她
的小紅梅。 

  擡起她的美腿,折起她的柳腰,我將她黑色的花園展現在她的眼前。長條形
長短剛好的陰毛,肥滿隆起大陰唇裡有著沾滿愛液的肉芽和嫣紅蜜穴。輕輕挑逗
一下肉芽,她就搖擺屁股夾緊大腿;探入蜜穴,她的身子又抖又扭,喘息聲也變
成無力的呢喃。 

  我兩手撐開了她的大腿,將肉棒放在蜜穴前面。兩片陰唇首先被頂了開來,
後面溫暖的腔肉也隨之緊緊地包覆著龜頭前緣。 

  這就是所謂的處女嗎?緊繃感才剛剛進入一點就完全表現出來,看著那個含
入我整個龜頭撐到極限由嫣紅色轉粉白的陰道,讓我心中的慾望無限的擴大,摧
花的想法浮現在我的腦海裡。 

  「好痛癢……不要癢……」筱叡費盡力氣哭喊著,雙手亂抓,雙腳不斷著掙
紮,但卻被我的手緊緊的扣住無法移動分豪。 

  看她這個樣子,我將她雙腿曲起壓往她的胸口,整個身子壓在她身上,肉棒
也一舉進入濕潤滑膩的陰道裡。 

  溫嫩柔滑的肉緊緊的含住我的肉棒,滑膩的愛液讓我深入她的體內,使龜頭
緊頂在她的花心上,整根肉棒被她的肉穴緊緊的吸住,她那兩片粉紅的小陰唇鎖
著肉棒的根部。 

  淚水從筱叡的眼框中流出,編貝般的牙齒咬著下唇,滿臉都是痛苦的神色,
雙手緊緊抓著床單,原本修長白嫩的玉指早已一片通紅。 

  我撐起身子抽出一半的肉棒,把筱叡的美腿圍在我的腰間,握著抓緊床單的
手,再讓肉棒深深插入。 

  她原本卿脆的聲音開始含糊,變成哭泣的呻吟:「好癢……痛啊癢……啊癢
……嗚癢……不要癢……動了癢……」 

  看她這樣子,我也只有停下來,享受整根肉棒被那小陰戶緊緊裹住的滋味。
她的嫩穴一圈又圈的緊纏在我的肉棒上緩緩的往裡面收縮,而那一圈圈的嫩肉上
好像是有著無數的小豆豆,隨著收縮而摩著我男性象徵。 

  這時她身上的香味濃鬱了起來,那是一種可以讓心情鎮定的清香。在以往,
我每次聞到這個味道就會感到性慾被槍殺的感覺,現在這個香味反而讓我,撲通、
撲通跳的心臟平緩的下來。 

  她真是一個不錯的尤物。 

  我把肉棒從陰道裡慢慢抽出,再緩緩地插下。 

  筱叡的處女嫩穴,再次被我巨大的肉棒撐的滿滿,每次的抽插都將帶有血絲
淫水帶出和翻出的嫩肉,她陰戶週遭濃密而纖細的毛髮,已經染上了濕氣,呈現
出淫糜的感覺。 

  我緩緩的、慢慢的重覆著這個動作,而筱叡的淫水越湧越多,噗哧、噗哧的
聲音由 
我倆的接合處傳了出來。 

  筱叡原本嗯嗯哼哼的聲音變成了:「好癢……嗯哼癢……可癢……是好癢
……痛啊癢……又好麻癢……好舒服癢……嗯……」等等無意的呢喃。 

  這時她身上染了宛如胭脂的顏色,眼中春情蕩漾,神色媚態動人,讓我色心
大起,急促的挺動著腰身,將肉棒插入她的體內。 

  我深深地、瘋狂的進入她體內,也仔細的觀察她的肢體動作;她伸直雙腿,
我就在抽插之間用陰毛婆娑她的小腹;當她擡高雙腿勾住我的腰時,我就深深的
進入她的體內
頂著她的花心摩動著。 

  而筱叡原本含蓄的聲音也隨著我的動作漸漸大了起來:「啊癢……好厲害癢
……麻死我了癢……會被插死癢……癢……啊!」 

  她挺拔的乳房隨著她搖擺而晃動,最高處還可以看到兩粒鮮紅的小紅梅,誘
惑著我用嘴唇含住那鮮紅的小紅梅;我低下頭,用嘴唇夾住粉嫩的小紅梅、用牙
輕輕的啃著,再用舌尖旋繞著乳暈舔著小紅梅。 

  這樣的享受財不到一會,筱叡渾身顫抖兩腿像是八爪章魚般的緊纏我腰部,
大力的挺動陰戶在我小腹上磨著,小陰唇像張小嘴緊緊的咬住我的肉棒,讓我無
法從她體內拔出。 

  她突然叫著:「啊癢……啊癢……!」 

  我感覺她的陰道急速的收縮,嫩肉緊含著我,一股澎湃洶湧的陰精噴在我的
龜頭上,收縮的嫩肉像小嘴似的緊緊包住我的肉棒吸吮著,我也一陣顫抖,將滾
燙的精液射入了她的體內。 

  筱叡原本烔烔有神眼睛現在是波光盪漾,白皙的臉頰是一陣嫣紅,櫻桃小嘴
微啟,渾身都是晶瑩汗珠。 

  我低下頭,深深的吻她,我們的舌頭彼此交纏,她的嫩舌也緊貼著我的嘴唇
吸吮吞下我的津液,我再度挺動下體,她的雙手按我的背上,讓兩人間沒有任何
的距離。 

  這一次我靜下心來的熟悉她迷人的身體,慢慢的在她體內磨著,尋找有沒有
所謂的G點。筱叡的肉穴像是灌滿熱水似的,而在那之中有一粒小小的突起,正
好頂再我的龜頭上,每當龜頭擦過小突起時,筱叡按在我被上的手就多加了一分
力。 

  「不癢……啊啊癢……要再磨癢……了癢……嗚癢……」

     一陣令人銷魂的喘息聲由筱叡的口中傳出,我只感到身下一緊又一道陰精到
再我的龜頭上,筱叡也昏了過去。 

  扳開她纏繞在我身上的四肢,才起身將肉棒拔了出來,淫水和精液混著流出
了紅紅陰道經過她雪白的臀部流到沾有繽紛落紅白襯衫上。 

  潔白的小腹上長著長條型的細茸陰毛,豐腴的大陰唇裡是一張一合的小陰唇,
乳白帶有紅的黏稠液體緩緩的流出,這樣淫糜的景象令我吞了一口口水,忍住想
要在來一炮的衝動。 

  到廁所去解決好了,我可不想犯下強姦致死案,順便也幫她擦一下身子好了,
雖然她聞起來一點也不臭,不過她現在身上的香味,可真會再讓人失去理智。 

                            ****** 

  經過剛剛的瘋狂後,我的頭腦開始混亂的起來,因我是第一次面對這種速食
感情,我習慣的打開電腦開了一篇文章,慢慢的敲起字來,這是我思考的習慣,
但我隨著越敲越多的字我的心情反而越來越亂。 

  兩條纖細膀臂環繞了我的脖子,濕潤火熱的唇含著我耳垂,玉器相敲的聲音
在我邊響起弄得我耳根癢癢的。

     「你就不能輕一點嗎,你弄得我好痛。」筱叡抱怨著說著。 

  「多插幾次就不會痛了,而且妳剛剛的那種騷勁!」我還沒說完,纖細的膀
臂立刻縮緊我的脖子。 

  筱叡哽咽說:「不要這樣說我!不要這樣說我癢……癢……」我可以感受到
頸子上的潮濕。 

  對於她的表現我感到奇怪? 

  「雖然順序有些不對,但是你可以當我的女朋友嗎?」 

  筱叡用她臉頰婆娑著我的後頸:「你不是因該要負責嗎!」 

  「那妳要多少錢?」說到這裡,我覺得自己很蠢,我怎麼會說出這種話。 

  「你真是一點幽默感都沒有,同時也不會哄女人。」我原本正向電腦的頭就
這樣子被她轉了過來。 

  柔軟的手按在我的臉上,她身上特有的清香在我鼻頭繚繞,她濕潤唇印我乾
澀嘴上,一個極為正常的吻。 

  「你就像是這吻一樣,平淡無奇卻能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溫暖。」 

  此時曉叡的笑容就像是一張我珍藏的CG,一樣的美,一樣的撼動人心,讓
人不可自拔。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