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人妻熟女]

人妻合集

[複製連接]
查看: 613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1067415739
侯爵 | 2016-8-19 13:09:19

隨后的日子里,我在妻子面前一直裝做什麽都不知道,但是暗中卻仔細觀察著她的一舉一動。  妻子在幼兒園工作,每天都要上班,回家后除了有時候跟我一起出去外,難得單獨出去,即使出去也是辦點事后馬上回來,所以平時應該沒有什麽時間去和他那個情人幽會的。  如果說機會,那麽也只有兩種機會,一種是我出差的時間,打發生那事后,我就向我的上司打了招呼,以后盡量不安排我出差。  另一種機會就是我單位值班的時間,每個星期四晚上我都要值班,這些日子里,我每次值班都偷偷溜回家一次。  只有一次我覺得有些蹊跷,那次打開門后看見老婆渾身一絲不挂的站在房間里,臉上帶著潮紅,看見我回家神色極其慌張,我問她在干什麽,她說剛洗完澡進屋穿衣服。我總覺得奇怪,但是我找遍屋子也找不到什麽人,到頭來還被她罵了一通,說是嚇得她半死。  轉眼又到了星期四,這次恰好有些資料需要阿健翻譯一下,這也等于有了一個回家的理由,省得妻子懷疑。  到家門口的時候已經晚上十點了,我屋子里的燈已經滅了,阿健那里的燈還亮著,我就先朝阿健的屋子里走去……  在門口我聽見里面阿健的說話聲,看來阿健有客人在。  我�起手正想按門鈴,里面傳來我無比熟悉的女聲:“啊……你這小子,小小年紀的,也不知道怎麽學來的這麽多花樣……啊……啊……”  是妻子的聲音,想不到她真的跟阿健搞上了,這次總算被我捉了個雙。  正要破門而入,轉念一想:不行,這樣的話豈不是讓鄰居們和海生兄弟倆笑話,丟臉的可是我。  我掏出隨身攜帶的鑰匙,輕手輕腳地打開了房門進了屋子……  這時候,我看到了一副令我無比驚訝的畫面,只看見阿健赤裸著身子背對著我,彎腰蹲在一扇門前面,門上有一個洗臉盆大小的洞,阿健把頭埋在上面似乎在舔著什麽東西。  我終于看清楚那是什麽東西了,那是一個屁股,雪白雪白的屁股,阿健把頭埋在中間,用舌尖挑弄著粉紅的陰唇。  一刹那,我什麽都明白了。  那扇門本來是我家里面連接兩個房間的門,門的那邊就是我的房間,后來把屋子出租后,就把這扇門鎖住了,門上的那個洞一直懶得修理,就在門后釘了張硬紙板擋住了事。  “啊……啊……”妻子淫蕩的呻吟聲從門那邊傳了過來,我知道,我美麗的妻子現在就象條淫蕩的母狗一般扒在門那邊,舉著肥碩的屁股把她那下面的騷洞對著門上的這個洞口。  怪不得上次回來只看見赤裸裸的妻子,而怎麽也找不到她的情人。  “啊……啊……”  “惠姐!你這里騷水好多啊!弄得我臉上全是你的騷水。”阿健把頭離開了妻子的陰部,擦了擦嘴邊的黏液。  “啊……都是你呀!被你這個小壞蛋弄得下面癢死了,啊……”妻子一邊喘氣一邊說道。  “啊……不要停啊,快來插我啊!”妻子不停的搖動著肥白的屁股,中間的陰唇大大的張開,陰道口水淋淋地盈滿了愛液。  “惠姐!你叫我用什麽東西插你啊?”阿健明知故問。  “啊……你這個小壞蛋,當然是你的東西啦,快點、快點啊…”  “我有什麽東西可以插你啊?我的小惠姐!”  “啊……阿健乖…我算求你了好不好?我老公說不定要回來了!”妻子把屁股緊緊地貼在門洞上,恨不得把整個屁股都塞過來,擠得大片雪白的臀肉都變了形。  聽妻子提起我,我這才記起我也身處在這間屋子里,奇怪的是,一個多月來一直尋找機會捉奸,可是當我現在看著自己妻子淫蕩的樣子竟然沒有邁出半步,褲子反而被堅挺的陰莖頂了起來。  “你老公回來關我什麽事啊?”阿健繼續戲弄著我妻子。  “嗚…輸給你個小壞蛋,快用你的雞巴插我呀!啊……”妻子淫蕩地叫道。  “哈哈!插你哪里啊?”阿健還不罷休。  “嗚……插我下面啊…插我下面的肉洞啊!啊……”妻子忍不住帶著哭腔淫叫。  阿健那小子這才握住跨下堅硬的肉棍對著我妻子的陰道插了進去……  “哦……嗚……啊……啊……”妻子被插入后發出陣陣歡叫聲。  阿健把手撐在腰上,不停地挺動著堅實的屁股,把堅挺的陰莖一次一次地送入門洞中雪白的肉體內。  “啊…啊…”妻子在門那邊一邊呻吟一邊晃動屁股迎合著背后肉棍的插入,直把門撞得“砰砰”作響。  看著這一幕離奇而刺激的作愛方式,我感到下體都快爆了。  “啊……快些…再插快些…我要到了…”  “啊……到了……到了……”  “啊……啊……哦……”妻子的呻吟越發的激烈,看來她到達高潮了。  “哦…哦…”阿健的喉間也發出幾聲悶吼,幾次深插之后,背部的肌肉一陣顫栗,靠著門一動不動…  媽的!他把精液全部射進了我妻子的體內,過了一會兒,他才把疲軟的陰莖從我妻子的陰道里抽出,頓時,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從我妻子的粉紅色的陰道口湧了出來,順著門洞的邊緣流了下來。  “阿健,你真行啊,每次都弄得我好舒服哦!我先去洗個澡,說不定我老公又要突然回家了,上次真是好險啊!還多虧我們想出了這樣的玩法。”  “我去洗澡了,拜拜!”老婆說完后離開了門洞。  看完了這一幕刺激香豔的活春宮,我用手按了一下褲子里漲得發痛的陰莖,免得讓阿健發現我頂得高高的褲裆。  “姚大哥,請坐!”阿健彎腰拉上了褲子,突然冒出一句。  我大吃一驚,原本以爲他發現我在這里會很吃驚,沒想到他居然已經知道我在他身后,我沈聲問道:“你!你早就知道我進來了?”  “是的,從你進門的那一刻。”阿健轉過身子,一邊扣上皮帶一邊對我說道,從他的臉上居然看不到一絲的愧疚。  “媽的!你小子竟敢勾引我老婆!”我指著他的鼻子罵道。  阿健用手把我快要戳到他臉上的手指擋開,對著我輕蔑的一笑,說道:“姚大哥,你錯了,我從來沒有勾引過你老婆,是你老婆先找上我的。”  “姚大哥,你也用不著對我這麽凶,這事鬧開了對你我可都不是好事。”阿健一邊說著一邊一屁股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是啊!到時候這小子拍拍屁股走人,而我還要在這里生活,我是個極要面子的人,我絕對受不了那些鄰居和同事的指指點點。  此時的我站在那里倒有些手足無措。  “坐吧!姚大哥!”阿健伸手給我遞來一支煙。  我猶豫了一下,一�手接了過來,點燃后在他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然后一口一口地猛吸了起來。  屋子里靜悄悄地,我和阿健吸煙、吐煙的聲音也十分的清晰。  “好,我說吧,就在你上次出差去的第二個晚上,小惠姐找上了我。”阿健頓了一頓后繼續說道,“她希望我能夠滿足她身體的欲望,當然,我沒有讓她失望。”  我埋著頭靜靜地聽著,心里有說不出的沮喪。  阿健�頭看了我一下,繼續說道:“在你出差的一個月里,我們天天在一起。”  “那麽我回來的那天呢?你們也……也……”我不知道該用什麽詞問下去。  阿健打斷了我說道:“是的,那天我們也做了一次,做完后時間很緊,惠姐來不及洗澡就去接你了。那次她叫我一起去,我沒有去。”  果然沒錯!我聽了把手肘撐在茶幾上,用手掌捂住腦袋喃喃說道:“她背叛了我,她終于背叛了我……”  “不,你錯了,惠姐沒有背叛你。”阿健對我說道。  我�起頭疑惑地望著阿健:“怎麽說?”  “惠姐只是背叛了她自己,她的肉體背叛了她的情感,她的肉體需要男人,而你不能完全滿足她的渴望,于是她找到了我。”阿健吸了一口煙后繼續道:“我對于惠姐來說只是一個工具,供他發泄的工具。她親口對我說過,她的心里永遠只有你。”  “不可能,怎麽可能?”我聽了覺得有些不敢相信,我妻子找情人怎麽可能只是爲了性欲。  “如果你不相信,等會我可以問她,你在旁邊聽著。”阿健說道。  “姚大哥,你剛才看著我跟你妻子作愛是不是很興奮?”阿健帶著微笑注視著我。  “胡說,我怎麽會?”我極力否認著。心想:難道這小子看見我褲裆里的反應了。  “哦,我認識一對夫妻,是在網上認識的,那個男的很喜歡看他的妻子和別的男人作愛,我和我的一個同學是他家的常客,那個男人總是一邊看著我們玩弄輪奸他的妻子一邊自己打手槍。”  “你不要指望我能夠象他一樣。”我語氣強硬的對阿健說道,雖然我也曾經有過這樣的幻想。  “可是你剛才爲什麽不是一進來就阻止我們,而要看著我在你面前操你的妻子,看著我把精液射進你妻子的肉洞里。”阿健話語中的字眼開始變得極爲露骨。  我默默無言,我不知道如何解釋自己的行爲,不知道如何反駁他的問話。  這時候,門洞那邊又傳來妻子甜甜的聲音:“阿健,我洗好了,你怎麽還不睡覺啊?”  “哦,我看一會電視再睡。惠姐啊!有件事情想問你。”  “什麽事啊?你說呀!”  “你還愛姚大哥嗎?”阿健問后看了看我。  “小子,你問這干嘛呀!不是對你說過了嗎,我當然愛我的老公,我的心永遠屬于他。”  一個多月來心里一直覺得自己已經失去心愛的妻子,現在妻子這麽說,心里感受到一種極大的安慰。  “那你跟我這樣做,有沒有感到過對不起他?”阿健問出了我心里想問的話。  “是的,這些天來,我總有一種強烈的負疚感,我怕我老公知道后會傷心,會跟我離婚,可是我又實在無法忍受肉體的沖動,你要知道我老公很少跟我作愛,他一到床上便呼呼大睡,我每天只能靠手淫解決身體里的欲望。”妻子的語氣顯得很沈重,很無奈。  “好了,不說這些了,我要去睡覺了,拜拜!”妻子說完后,那個門洞被重新用紙板掩了起來。  “怎麽樣?我說得沒錯吧,你不用擔心了吧!惠姐依然對你一片深情。”阿健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  此時我的心里一片茫然:是的,是我的錯,我從來沒有好好關心過妻子身體的需求,妻子是一個性欲極其旺盛的女人,每天晚上都會暗示我,挑逗我,希望我能夠和她作愛,剛結婚時,我勉強還能應付,到后來我便裝作糊塗,直管自己睡覺。  我看著阿健那張年輕英俊的臉心里做出了一個決定。  “好!阿健,我當你是我的朋友,以后你可以享用我的妻子,滿足她的性欲。但是爲了不被別人懷疑、說閑話,你們只能以這樣的方式作愛。”我也把手放在阿健的肩膀上拍了拍。  “姚大哥,你真是個開明人啊!我太感動了!”阿健握緊雙拳在空中擊了一下,似乎有些欣喜若狂。  “還有,你千萬不要告訴小惠我已經知道你們的事了。”我對阿健說完后回頭走出了門口。  當我站在門外正想走開的時候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就馬上招呼阿健俯首過來。我把嘴巴放在他的耳邊輕聲的對他說:“小子,以后不許你再把精液射到我妻子的身體里,我不想做個現成爸爸,你給我記住!”說完后我用手在他的頭上猛拍了一下。  “嘿嘿!知道了,姚大哥!再見!”阿健狡猾地一笑后隨即把門關上。  我離開阿健那里后直接去了單位,一路上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一個月多來壓在我胸口的大石終于搬走了。')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21310
回覆 使用道具
1067415739
侯爵 | 2016-9-20 09:37:13

太棒了.超級好文~感謝你的用心  期待續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