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人妻熟女]

威猛保镖

[複製連接]
查看: 284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1067415739
侯爵 | 2016-8-19 14:02:39

這是一部講述一位威猛保镖,孤身一人漂泊在南美某一個國家的故事。
  清晨,一縷陽光射進室內。孟文淞漸漸地從睡夢中蘇醒過來,可是他的腦袋依然昏沈沈的,他恍恍惚惚感覺到一位女郎正趴在他的大腿根部上,盡情地吸吮著他的大陰莖,孟文淞無法區分,這是在夢境中還是在現實。他下意識地揉了揉睡眼惺松的眼睛,他微微低頭一看,眼前的畫面漸漸地清晰起來,他看見一位漂亮的女郎正在貪婪的吸吮著他的大陰莖,他的大陰莖本能地高高勃起,孟文淞下意識地伸出手撫摸了一下那位女郎波浪形狀的頭發,她輕輕地哼了一聲,繼續用嘴唇吸吮著孟文淞的大陰莖頭。孟文淞仰面躺在床上,他緊閉雙眼,盡情地體驗著從他的大陰莖頭上傳來的一陣陣快感,漸漸地,回憶起了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昨天晚上,心情郁悶的孟文淞走進了一家酒吧,他摸了摸挎在腰間的左輪手槍,徑直酒吧的角落里坐下,他一屁股坐下就喝起悶酒來。這時候,酒吧里一陣喧嘩,孟文淞�頭一看只見一位打扮入時的漂亮女郎走進酒吧,她一下子引起了周圍男人的注意,也自然引起了孟文淞的注意。那位漂亮女郎上身穿著一件粉色的襯衫,下身穿著深色的超短裙,腳上穿著一雙粉紅色的皮鞋,她從容自信的坐一張桌子旁邊,她的臉上露出一副高傲表情。孟文淞用審視的目光仔細打量著這位漂亮的女郎,然而既使他憑借多年保镖的經驗,他也猜不出這個女人是作什麽,從她那高傲的表情來看,她不像是一位妓女,因爲妓女沒有那麽自信。
  孟文淞用眼角偷偷地上下打量起這位漂亮的女郎,作爲保镖,他有一種能看穿人心里的本事,這也是他能夠在這一行業里生存下來的原因。然而,眼前的這位漂亮女郎的確讓他感到疑惑,她竟然敢孤身一人走進這陌生的酒吧,這是一間男人經常光顧的酒吧,很少有女人來,這位漂亮的女郎究竟想干什麽,這引起了孟文淞的興趣。
  孟文淞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假裝若無其事地坐到女郎的身旁,他也要了一杯酒喝起來,那位女郎似乎沒有發現孟文淞正在偷偷地打量自己,也許她根本不在乎被別人打量,她一口一口的獨自一人喝酒。又過了幾分鍾,孟文淞有一搭沒一搭的跟她聊起來。那位女郎的臉上依然流露出高傲的表情,她似乎並不感到害怕,也沒有把孟文淞放在眼里。這讓孟文淞多少感到一些尴尬,不過他並介意,今天晚上,他的確想跟一個女孩兒推心置腹的聊一聊,因爲他的心情實在太郁悶了。
  就在一個多月前,他的相戀多年的女友跟別的男人跑了,而且,更讓他感到氣憤的是,女友已經懷上了那男人的孩子。自從女友離開后,每當夜里,孟文淞獨自一個人躺在床上的時候,他的腦海里總是浮現出那天晚上的情景,無論他怎麽努力都揮之不去。孟文淞記得那是一個夜深人靜的晚上,已經后半夜了,當他執行完任務回到家以后,他輕輕地推開房門,眼前的一幕把他驚呆了,只見他的女友和一個陌生男人,赤身裸體地躺在床上,他們倆的身體扭在一起正在做愛。
  孟文淞氣得一把扯下了被單,他的女友赤身裸體地蜷縮成一團,嚇得瑟瑟發抖。而那個陌生男人趁勢光著屁股逃之夭夭了。孟文淞本想狠狠的揍一頓女友,可是女友卻苦果哀求他說,自己已經懷有兩個月的身孕,求求他網開一面放過自己,在孟文淞的逼問下,女友承認肚子里的孩子是那個男人的,萬念俱灰的孟文淞只好放過了他的女友,當天夜里,女友就收拾行李搬出了他的屋子。
  此后的一個月里,孟文淞始終無法從痛苦中擺脫出來。他整日泡在酒吧里借酒澆愁,他想發泄心中的憤怒,然而卻沒有發現目標。今天晚上,他見到了眼前這位漂亮女郎,他想把她當著發現的目標。孟文淞狠狠的喝了一口酒,跟這位漂亮的女郎攀談起來,與此同時,他偷偷地盯著女郎豐滿的胸部,女郎襯衫的領口很低,乳溝清晰可見,孟文淞猜測她可能沒有戴乳罩,于是,孟文淞裝作漫不經心地探出頭,偷看那位女郎的乳房,他隱隱約約的看見了深紅色的乳暈,然而她的乳頭卻被遮住了,這證實了孟文淞的猜測,這位漂亮女郎果真沒有戴乳罩。
  孟文淞假裝將打火機碰落到地上,當他拾起打火機的時候,他偷看了一眼那位漂亮女郎的下身,只見她的兩條雪白的大腿赤裸著,緊緊地夾在一起,要不是酒吧里光線昏暗的緣故,孟文淞甚至能夠隱約看見她的大腿根部的陰毛。孟文淞懷疑她沒有穿內褲,不過他喜歡看到眼前的一切,這讓他的性欲突然被激活了。
  孟文淞已經一個多月沒有碰女人的肉體了,這倒不是因爲他不好色,而是女友的背叛對他的打擊實在太大的,事實上,他既是一位優秀的保镖,也是一位瘋狂的好色之徒。孟文淞作爲一位28歲的強壯男人,他有著超乎常人的性渴望,在過去的一個多月里,他想找一位漂亮的女郎瘋狂地跟她做愛,然而,白天由于保镖任務的繁忙,他根本無暇顧及尋找女人尋歡作樂的事情,再加上,他討厭一夜情,所以他一直沒有碰女人的身子。今天晚上是個例外,孟文淞被眼前這位漂亮女郎深深吸引住了,他想打破自己的"規則",他想跟這個女郎來一段一夜情,他想跟她做愛,他無法抗拒這股欲望。
  孟文淞憑借其保镖職業的本能,他打量著漂亮女郎纖細的手指,他注意到女郎的食指上有一圈明顯的痕迹,很顯然,她剛剛將戒指退下來,也許那枚戒指正躺在她的錢包里呢。孟文淞仔細打量著女郎漂亮的臉蛋兒,她的皮膚雪白而細膩,她約有二十二、三歲的樣子,就像一位富家的千金小姐,孟文淞敏銳的注意到,她的一對漂亮的大眼睛里閃爍著某種難以言表的渴望和一絲的惆怅,她沒有一般少女那種羞澀,反倒有幾分成熟和自信。
  孟文淞憑借其職業本能,他敢肯定眼前這位漂亮的女郎肯定是一位已婚的少婦,而且結婚不久,她也許對自己的婚姻不滿意,最起碼對自己的性生活不滿意,也許她嫁給了一位有錢的老頭,也許她是某一位富翁的小老婆,或者只是一位情婦,但是不管怎麽說,孟文淞都不想放過今天晚上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很顯然,這位漂亮女郎是來尋找一夜情的,也許她想報複的老公,也許她只是想獲得生理上的滿足,只是想跟一位身強力壯的男人做愛,這一切,孟文淞都不在乎,今天晚上,孟文淞的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跟這位漂亮女郎瘋狂做愛,盡情地發泄心中的欲火,同時也滿足這位漂亮女郎的性饑渴。
  孟文淞一想到這些,他舉起酒杯微笑著向漂亮女郎敬酒,那位女郎也微笑著向孟文淞點頭,她顯得有些緊張,不過她依然無法掩飾眼睛里流露出的某種渴望,孟文淞作爲一位標準的好色之徒,他知道那是一種女人對性愛的無法掩飾的渴望。
  "你叫什麽名字?我的漂亮小姐。"孟文淞貼在那位女郎的耳邊小聲地問,他的語氣里充滿了挑逗。
  "張妮芬,……。你叫我張妮芬好了。"那位女郎左右看了看,她似乎怕被別人發現似的,羞澀地小聲回答,說完,她緊緊的咬住嘴唇一聲不吭。
  此時,孟文淞已經斷定,這位女郎肯定是背著她的丈夫,偷偷跑到酒吧里尋找一夜情的,于是,他將張妮芬領到僻靜的包房里。張妮芬的話依然不多,她只是搪塞地介紹了一下自己的情況,但是,這些信息足以暴露了她的動機和目的,她是一位剛剛結婚一年多,對婚姻絕望的女孩兒,她那有錢的丈夫根本無法滿足她的性欲,她渴望尋找一位身強力壯的男人做愛,滿足她的壓抑不住的性饑渴了。
  孟文淞跟張妮芬聊了幾分鍾后,邀請她去跳舞。張妮芬欣然同意了,孟文淞摟住張妮芬的細腰,一把將她攬進懷里,起初,張妮芬本能地躲閃了一下,很顯然,她以前沒有貼過陌生的男人的胸膛,過了一會兒,她漸漸地適應了,她將柔軟的身子依偎在孟文淞的懷里,進而她將豐滿的乳房貼在孟文淞那堅實而寬闊的胸膛上。
  孟文淞微笑著緊緊的摟住懷里的大美人兒,他慢慢地解開了夾克上的鈕扣,露出了別在腰間的9毫米口徑左輪手槍。張妮芬嚇得大驚失色,她瞪著漂亮的大眼睛,張大嘴一句話說不出來,孟文淞緊緊地摟住張妮芬,貼在她耳邊小聲地說,"不要怕,我的大美人兒,我是一名私人保镖!"可是張妮芬依然疑惑地望著孟文淞,她本能地將身子依偎在孟文淞寬闊的懷里,她想獲得安全感,這是女人的本能,可是,她的身子卻在瑟瑟發抖。此時,孟文淞感到有些懊悔,他不應該用這種方式對待一位如此美麗的女郎,這不是他的本意。
  孟文淞和張妮芬在燈光昏暗的舞池里翩翩起舞,孟文淞摟住張妮芬細腰的大手,慢慢的向張妮芬的下身摸去,當他的手摸到臀部的輪廓的時候,張妮芬的身子本能的顫抖了一下,孟文淞猶豫了片刻,他將手掌扣住張妮芬細嫩的臀部,越來越緊。張妮芬沒有反抗,她只是輕輕地哼了一聲,將整個身子軟軟的依偎在孟文淞的懷里。孟文淞盡情地揉捏著張妮芬那細嫩的臀部,他感覺到張妮芬果然沒有穿內褲,一想到這些,他的大陰莖就情不自禁地勃起了。
  孟文淞猜想,眼前的這個漂亮的少婦退下戒指藏在錢包里,背著她的丈夫,偷偷跑到酒吧里找男人尋找性快樂,一想到這些,他的臉上就情不自禁地掠過一絲獰笑。于是,他大膽地將已經高高勃起大陰莖,毫無顧忌地頂在這位漂亮少婦的小腹上,張妮芬輕輕地哼了一聲,她的臉上流露出掩飾不住的興奮,她微微地扭動小腹,摩擦著孟文淞的大陰莖頭,她感覺到一股陰液正在緩緩的從她的陰道里流出,潤濕了她的大腿內側。此時,孟文淞已經敢肯定,今天晚上,他不會孤單的一個人過夜了,他的身邊肯定會多一位漂亮的大美人兒,他要盡情地跟她做愛。
    第2章 孟文淞把這位漂亮的女郎在回到家里
  大約又過了20多分鍾,孟文淞挽著張妮芬走出了酒吧,來到了自己的汽車旁,他們倆一鑽進汽車,孟文淞就迫不及待地將張妮芬緊緊地摟進懷里,兩個人盡情地親吻。此時,張妮芬已經不再掩飾,她對這位身強力壯的男人的性渴望了。她喜歡孟文淞,她喜歡跟身強力壯的男人做愛,這是她結婚一年多來,壓抑在心中的夢想,她的丈夫性無能,她在睡覺的時候無數次夢見跟另一個男人做愛,她通過自慰的方式,滿足自己的性渴望,她甚至還偷偷的從網上成人用品商店買來假陰莖,插入自己的陰道里自慰。然而,一切努力都無濟于事,她已經無法壓抑心中的寂寞了,她要到外面尋找一位真正的男人,盡情地跟他做愛,如今,她終于勇敢地邁出了這一步。
  張妮芬將舌頭伸進了孟文淞的嘴里,她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她那豐滿的乳房一起一伏,貼在孟文淞的胸膛上。孟文淞將手摸到張妮芬的胸脯上,他輕輕地揉捏著張妮芬那細嫩的乳房,張妮芬情不自禁地哼了一聲。孟文淞一個一個地解開了張妮芬襯衫上的鈕扣,張妮芬那雪白而豐滿的乳房漸漸地露了出來,孟文淞貪婪地盯著這位漂亮女郎的乳房,他也興奮地哼了一聲,他用大手罩住張妮芬的乳房,用手指揉捏上她那堅硬的乳頭,然后,他探出頭將張妮芬的乳頭含進了嘴里,他盡情地吸吮著乳頭,就像一個嬰兒一樣,張妮芬的身子興奮得顫抖了一下,她感覺到一股快感從她的乳頭輻射而出,傳遍全身,一直傳到她下身的陰道里,她感覺到更多的陰液從她的陰道里緩緩流出,潤濕了她屁股下的裙子。
  張孟文淞將大手伸進了張妮芬的大腿,他撫摸著漂亮女郎的大腿,然后將大手摸向她的大腿內側,張妮芬出于女人羞澀的本能,她緊緊夾住雙腿不肯讓步,她當然知道孟文淞想要干什麽,他想摸她的女性生殖器。過了一會兒,張妮芬執拗了半天,還是順從地分開了雙腿。孟文淞順勢撩起她的裙子,他的大手撫摩著漂亮女郎的大腿內側,沿著尼龍絲襪一點一點向大腿根部摸去,張妮芬的大腿一點一點撐開,給她的新情人留出更多的空間,孟文淞的大手一步步靠近那夢幻般的目標。
  忽然,孟文淞的手指碰到了一條隆起的細嫩皮膚,暖暖的,富有彈性,他知道那肯定是張妮芬的大陰唇,她的大陰唇濕漉漉的,已經被粘糊糊的陰液浸濕了,她的柔軟的陰毛胡亂地貼在隆起的大陰唇上。孟文淞繼續撫摩著張妮芬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他的手指尖碰到了另一側的大陰唇,孟文淞興奮地哼了一聲,正如他猜測的那樣,眼前的這位漂亮女郎果然沒有穿內褲。孟文淞用手指在張妮芬兩片高高隆起的大陰唇之間的溝槽里滑動,他摸到了夾在溝槽里的兩片細嫩的小陰唇,濕漉漉的,十分性感,他的手指繼續向溝槽的上方摸去,當他摸到一個硬硬的小肉球的時候,張妮芬興奮地小聲哼了一聲,那個小肉正是她的敏感的陰蒂,那是女人敏感的刺激點,她的陰蒂已經從包皮里探出頭,變得堅硬而敏感。
  孟文淞用兩個手指輕輕地撥開了張妮芬的兩片大陰唇,這時,她沒有拒絕,而是順從地用力分開了雙腿,于是,孟文淞撥開她的兩片濕潤的小陰唇,將粗大的手指緩緩插入了張妮芬的陰道里,張妮芬再也克制不住了,她興奮得哼了一聲,然而她並沒有合上雙腿,她緊繃雙腿上的肌肉,用力收縮陰道,她用陰道壁緊緊的裹住孟文淞的手指,她的臀部不停地在座椅上扭動,她的嘴里不住地發出興奮的哼哼聲,一股陰液從她的陰道里緩緩流出,流淌到兩片大陰唇之間的溝槽里,甚至流到了她的肛門上。孟文淞繼續將手指在張妮芬的陰道里插入拔出,他的手指上粘滿了粘糊糊的陰液,忽然,張妮芬再也克制不住了,她興奮地大聲尖叫起來。
  "啊!啊!,啊……!"張妮芬興奮的尖叫,她的性高潮達到了頂點。
  過了一會兒,張妮芬的性高潮漸漸地消退,她那緊繃的身子漸漸地放松下來,她將頭扭向另一側,她若有所思地望著窗外的風景,她不敢看孟文淞的臉,此時,她的臉已經羞臊得通紅,她做夢也沒想到,自己竟然背著丈夫,偷偷的跑出來找男人,她讓一個陌生男人盡情地玩弄了自己的女性生殖器,她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羞恥感。
  孟文淞的手指依然插在張妮芬的陰道里沒有抽出,張妮芬緊緊的夾住雙腿,也夾住了孟文淞的大手。孟文淞似乎也看出了張妮芬的羞臊,不過,讓他感到奇怪的是,這位漂亮的女人並沒有拒絕他玩弄她的女性生殖器,他做夢也沒有想到,張妮芬的性欲是如此的強烈,她的陰道里的陰液依然在不斷的湧出,以至于潤濕了她的整個女性生殖器甚至屁股。孟文淞注意到,張妮芬偶爾也會溜號,他不知道這位漂亮的女郎在想什麽,也許她在思念她的丈夫,她覺得自己對不起丈夫,也許她在痛恨自己的丈夫性無能,誰知道呢?
  孟文淞微微的撐開張妮芬的兩條大腿,張妮芬沒有拒絕,她順從地分開了兩條腿,孟文淞的手指快速地在她的陰道里插入拔出,張妮芬的性欲又達到了高潮。此時,孟文淞在思量如何跟這位漂亮的女郎不過一個銷魂的夜晚,他想盡情地玩弄張妮芬的肉體。
  孟文淞緊緊的摟住張妮芬,而張妮芬將頭深深地埋在他結實的臂彎里,這時候,他貼在張妮芬的耳邊小聲地問,"今天晚上,到我家過夜,好嗎?"張妮芬�起頭深情地望著孟文淞,她緊緊地咬著嘴唇,然后默默地點點頭。孟文淞借助昏暗的燈光看到,張妮芬的臉羞臊得通紅,之后,她又將頭低下頭,作爲女人,她實在沒有勇氣看她的新情人的臉,她明白,今天晚上她將跟這個健壯男人,度過一個銷魂之夜,而這個男人並不是她的丈夫。
  此時,孟文淞感到他的大陰莖高高的勃起,緊緊地頂在褲子上,幾乎要把褲子撐破了,他抱緊張妮芬小聲地說,"妮芬,我的房子就在附近,我一個人居住,沒有外人。請你放心!"
  "那很好……。"張妮芬小聲地說,她將后背靠在椅背上,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然后,她放下短裙遮住了她的雪白的大腿,孟文淞禮貌地將手指從她的陰道里抽出,他借助路旁的燈光看見手指上粘滿了粘糊糊的陰液,在燈光的照射下閃爍出一種異樣的光芒。
  孟文淞驅車行駛在回家的路上,而張妮芬將頭扭向另一側,她靜靜的望著窗外的夜景,她似乎陷入了沈思之中。孟文淞看到她緊繃著嘴唇臉色凝重,她的豐滿的乳房隨著呼吸一起一伏,孟文淞注意到她襯衫上的鈕扣並沒有完全扣緊,她那雪白的乳房微微地露出來,在路燈的照射下顯得格外迷人。忽然,張妮芬扭頭狠狠地瞪了一眼孟文淞,然后扣上了襯衫上的鈕扣,也許是張妮芬發現了他正在偷窺她的乳房。孟文淞無奈的搖了搖頭,他覺得女人的心思真是難以捉摸,就在剛才,張妮芬還允許他揉捏她的乳房,盡情地玩弄她的女性生殖器,甚至允許他將手指插入她的陰道里,可是現在,她竟然不讓他偷看她的乳房。
  大約過了10分鍾,汽車拐進一個小區,在一處舊樓房前停了下來,張妮芬下車后緊張的向四處張望,她似乎很害怕被人發現,四周靜悄悄的漆黑一片。孟文淞拉著張妮芬迅速走上樓去,他在這棟樓里租了一套房間,已經居住很長時間了。自從他的女友跟別的男人私奔以后,他早就想搬出這棟樓,畢竟這里有他太多的痛苦回憶。
  這是一棟九層樓的舊樓,沒有電梯。孟文淞住在三樓,兩室一廳,房間雖然算不上寬敞,可是對一個人居住已經綽綽有余了。孟文淞拉著漂亮的張妮芬一步一步向樓上走去,樓道里的燈光昏暗,讓人感到很壓抑,好在張妮芬走在他的前面,她的漂亮的臀部在他的眼前左右扭動,就像一塊誘人的大蛋糕,他真想克制不住的伸手摸一下。
  過了一會兒,孟文淞和張妮芬終于來到了他家門口,他一把摟住張妮芬,將她攬進懷里,他盡情地親吻著張妮芬的嘴唇,而張妮芬像小鳥依人一樣依偎在他的懷里。"妮芬,今天晚上想跟我過夜嗎?"孟文淞深情地問,張妮芬默默地點點頭,孟文淞心滿意足地舒了一口氣,他知道懷中的這只漂亮小鳥不會再飛走了,今天晚上,他要跟這位漂亮的女郎盡情地做愛。
  房門一打開,兩個人就迅速溜進了屋子里,緊接著房門輕輕地被關上。孟文淞再一次將張妮芬緊緊地摟進懷里,他慢慢地解開了張妮芬襯衫上的鈕扣,張妮芬左側雪白的乳房露了出來,緊接著她的肩膀也露出來,不一會兒,她的襯衫就飄落在地板上。孟文淞又伸出手撫摩著張妮芬的臀部,他慢慢地解開了裙子上的鈕扣,張妮芬順勢扭動一下臀部,她的短裙滑落在地板上,她�起腿將裙子踢到了一邊。此時,她只穿著一雙尼龍絲長筒襪,除此之外,她全身赤裸的一絲不挂的站在孟文淞的面前,她那雪白而豐滿乳房高高挺立著,一對誘人的褐色的乳頭頂在乳房上,她的大腿根部貼著一層薄薄的黑褐色陰毛,兩片大陰唇的輪廓依稀可見,大陰唇之間的溝槽隱約露出來。
  孟文淞緊緊抱住張妮芬那赤裸的肉體,他感覺張妮芬的身子在微微地發抖。孟文淞抱起張妮芬一步一步向臥室走去,那里有一張大床在召喚著他們。張妮芬的身子很輕,就像一只輕盈的小鳥趴在他的懷里,而孟文淞的身高1米8,體重200斤,相比之下,張妮芬要瘦弱得多,尤其是她赤身裸體、一絲不挂的樣子,更顯得她苗條和妩媚動人。
  張妮芬赤裸著身子坐在床邊,她望著孟文淞開始脫衣服,她的眼睛一直注視著孟文淞腰間的左輪手槍,她感到不寒而栗,作爲女人,她害怕武器。孟文淞似乎發現了張妮芬緊張的表情,他將手槍帶解下來,放進了床頭櫃的抽屜里,避開了這位漂亮女郎的視線。張妮芬望著關上的抽屜,如釋重負地舒了一口氣,她的確不喜歡冷冰冰的手槍,她覺得那是一件危險的東西,不過,身邊有一位高大英俊的孟文淞保護她,她感覺有一種莫名的興奮,那是一種充滿冒險的刺激感。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21339
回覆 使用道具
LIVE173視訊
1067415739
侯爵 | 2016-9-20 09:25:38

太精采了 很久沒看到這麼有創意好看的原創文章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