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36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1067415739
侯爵 | 2016-8-19 14:08:00

「現在……不能停了……女師父……」懷中抱著純潔秀氣的風姿吟,就好似抱著一團火,公羊猛再忍不住欲火的推送;他輕挾著風姿吟不盈一握的柳腰,一手來回在風姿吟香峰上愛撫把玩,口舌更在風姿吟燒紅的頰上吮舐不已,空出的那只手艱難地解著自己的衣裳,一邊回應著風姿吟:


  「男師父那邊……不只在夢里弄你……他還遺言給猛兒……要猛兒努力破了女師父的處子身……把師父你被掩藏住的……『媚骨豔相』細細挖掘出來……讓師父你嘗到……做爲女人最美妙的滋味……」


  臉兒一紅,腦中似有什麽東西炸了開來一般。風姿吟怎麽也沒想到,自己體內埋藏最深的大秘密,竟已被杜明岩了如指掌,甚至連公羊猛這徒兒都沒瞞過。當身爲孤兒的風姿吟自幼被逸仙谷原谷主收養之時,逸仙谷主便已看出她體內的異質,在衆徒之中最早傳她逸仙心法,直到風姿吟年滿十八,準備下山走入江湖的前夜,才將這秘密告知于她,讓風姿吟行走江湖之時更加小心;也因此風姿吟對淫賊特別無法原諒,這才有追殺杜明岩數百里不放的事情發生。


  也因爲如此,雖在這幾年感覺到了體內的異樣,久已壓抑的情欲似有了蠢蠢欲動之迹,風姿吟卻沒半點疑心到同在谷內的杜明岩,只以爲是「媚骨豔相」的天生體質作祟;甚至就連體內情欲強烈到光自慰都難以排解的時刻,也沒想到防備自己的好徒兒。沒想到不但自己趁夜自慰的羞人事兒被公羊猛看了去,看這情形連自己的處子之身都要保不住了。


  今夜不但要失去貞潔,甚至還是喪在自己的徒弟手上,風姿吟羞愧難當,心中卻充滿了異樣的期待,怎麽也壓不下去。


  感覺到懷中的風姿吟雖還在推拒,力道卻愈來愈軟弱,已經剝光了身子的公羊猛和這美貌師父、絕色俠女裸呈相擁,完全能夠感覺到那完美無瑕、凝脂軟玉般嬌媚胴體上頭的欲火如焚; 他心中大喜,知風姿吟本已稍泄的欲火又回到了身上,這下子絕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了!


  他一邊將風姿吟摟得更緊了些,單手將風姿吟兩邊香峰來回把玩,忙得不亦樂乎,另一手則輕輕托住風姿吟香腮,半強迫地將她含羞閉目的臉蛋兒轉了過來,唇舌覆上,溫柔而強硬地奪走了風姿吟的初吻。


  閉目嬌羞的風姿吟只覺得唇上一股火熱的壓迫傳來,原還閉唇不納,可在公羊猛舌頭火熱靈巧的掃動吮啜之下,很快便將風姿吟的防線徹底擊潰。


  風姿吟眼角淚珠輕滴,只覺櫻唇被公羊猛破了開來,隨即一條舌頭堅決強硬地攻入,在她香氛清郁的口中席卷掃動,沒兩下已勾住了風姿吟丁香小舌,帶著她一同享受男女擁吻的情熱難挨。仿佛光這樣的侵犯,已誘出了她「媚骨豔相」中本能的情欲,檀口中唇舌同舞的感覺,是如此醉人,使得風姿吟一時之間心迷意醉,甚至忘了自己正被徒兒強吻,暈忽忽地順著他的舌頭,不住回哺這稚嫩熱情的反應。


  他的吻來得愈來愈深刻、愈來愈激烈,吻得風姿吟暈茫茫的,幾已無法自拔;不知何時這嬌媚俠女已給徒弟抱到了床上,當背心觸到床被的那一刹那,猛醒過來的風姿吟禁不住發出的無力哼聲,雖說被公羊猛剝光時已想得到自己珍貴的處女之身,今夜怕是逃不過男人的手了,而且還是自己的徒弟!但到了身子被放到床上,那羞人的感覺竟是百倍升高;可唇上深吻的感覺這般甜蜜醉人,酥得風姿吟骨子都軟了三分,哪還有辦法推拒公羊猛的動作?


  而且公羊猛對她的種種無禮侵犯,也愈來愈激烈了,一邊吻得風姿吟嬌喘輕哼,幾乎快要呼吸不過來;一邊雙手齊出,將風姿吟那嬌挺香峰盡興撫愛,時輕時重、不疾不徐,只將這嬌羞俠女逗得渾身發燙,處子春情早已贲張難抑;全逃不過他捏弄的乳蕾,早硬挺得像要綻放。


  更令風姿吟羞澀難當的,是公羊猛腿上的動作。即便已將無力反抗的風姿吟抱到了床上,只待自己大快朵頤,公羊猛仍沒有放松對她下半身的照顧,右膝輕曲,頂在風姿吟股間,全不讓風姿吟的玉腿有閉合的機會,更不時在她股間輕緩�磨;這姿勢不只令風姿吟再難以掩飾股間的春水潺潺、波濤洶湧,更重要的是讓風姿吟時時刻刻,都感覺得到股間秘境正在男人的窺伺之下,這種心理上的侵犯,才是最能勾起風姿吟體內「媚骨豔相」的本能,令她欲火焚身的最佳工具!


  沒想到自己的徒弟有這般高明的淫女秘法,風姿吟只覺公羊猛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句說話,都將她的身心拱在情欲的迷霧當中,怎麽也逃不出去。她純潔嬌貴的胴體似已完全被情欲占據,一點勁道也提不起來,更沒法抗拒公羊猛的侵犯;即便公羊猛已離開了她的櫻唇,將口舌滑上風姿吟高聳玉立的香峰,帶來比大手更強烈的刺激時,風姿吟的口中,也再叫不出要公羊猛懸崖勒馬的話了。她幾已拼盡全力,才能將已哽在喉間,隨時都可能脫口而出那對情欲的臣服壓抑下來;可顧得了上便顧不了下,被迫大開的腿間,哪還能憋得住春泉滾滾、撲天蓋日而出?


  聽得出風姿吟的抗拒已達極限,此刻的她只能勉強壓抑淫聲浪吟的沖動,玉腿之間已是饑渴無比;公羊猛雖也氣喘籲籲,欲望驅使著他只想就此攻破風姿吟的胴體,摘去她的處女薄膜,將這向來清聖無瑕、道貌岸然的美女師父征服于胯下,但杜明岩的遺教卻告訴他,還得再來最后一擊,才能將風姿吟的防線全然擊潰,令她便受撕心裂肺的破瓜痛楚,也再抗不過體內欲焰。


  「啊……不……不可以……猛兒你……唔……不要……求求你……啊……饒了師父…………別……別再這樣了……哎……求求你……不可以啊……哎呀……嗯……不要……求求你……不要吸那兒……哎……要……要害死師父了……」


  勉強壓抑情欲的渴求,卻止不住降伏的聲音;風姿吟美目緊閉,眼角淚珠串串,想要開口輕咬玉手,阻止自己投降的聲音,卻又忍不住高聲呼叫。


  而此刻的公羊猛,正將頭埋在風姿吟雙腿之間,吻住了汩汩奔流的開口,正饑渴而甜蜜地吮吸著那動人的蜜液。


  那接吻的感覺比櫻唇被封時還要強烈,加上那里可是女人最敏感的地帶,給男人吻上了,那強烈的滋味哪堪承受?一時間風姿吟通體灼燙、纖腰弓起,幾乎就要高潮泄身,整個人差點就要爆炸開來。


  「好……好師父……」又回到了風姿吟臉上,又是一陣熱烈的吻壓了過來。無奈的風姿吟只能輕�小口,任由公羊猛甜蜜的享用;他的口舌之間還帶著她分泌的甜美,吻的感覺更加醉人。


  嬌慵迷亂之間,風姿吟美得差點要失神,公羊猛的聲音掌控著她的心,「猛兒忍……忍不住了……猛兒現在就要……就要插破師父你的身子……讓你享受到男人的滋味……怎麽也比自己來好啊……」


  「是……是啊……你……你來吧……」茫茫然地應了公羊猛的話,風姿吟猛地一醒,自己怎變得如此淫蕩?被強奸破身,給徒兒取去處子貞潔也還罷了,竟還開口要求他的侵犯?


  只可惜后悔也來不及了,公羊猛以肘撐床,雙手齊伸,在風姿吟乳上輕拿緩揉,逗得這懷春處子又是一陣嬌吟,光用雙腿便分開了風姿吟玉腿,甚至不用手扶持,硬挺的肉棒無須引導,已逆流而上,緩緩探向風姿吟濕潤的幽谷;那火熱的刺激不住灼燙著風姿吟的玉腿,灼得風姿吟愈發難以拒絕體內情欲強烈的渴望,玉腿根處竟已輕觸那正尋幽探勝的肉棒,享受他的火燙陽剛。


  「師父……忍著些……」微微用力,肉棒頭已在風姿吟幽谷濕潤的勾引上探了進去,眼見風姿吟終究是處子破瓜,這頭一回的痛苦怕是難耐,是以剛入一點便即止步,改以嘴在風姿吟敏感聳挺的香峰來回吻啜舔吸,大展口舌淫技,還一邊哄著淚珠直流的她,「只進去一點而已……猛兒會……會體貼師父的處女之苦……會慢慢來……師父別緊張……稍稍放松一下……等痛過之后……就會爽歪歪了……」


  雖說公羊猛沒有一口氣深進,但他的肉棒著實不小,那頭處更形巨大凶惡;才只是頭兒進去,已撐得風姿吟痛楚難當,若非她方才已被逗得欲火如焚,幽谷之中蜜液泛流,不住潤著正被侵犯的部分,那濡濕令插入的動作方便許多,怕光這動作都撐不住。


  可惜風姿吟不知道,自己現在這柳眉微蹙、輕咬貝齒,又似痛苦又似甜蜜的模樣,在正爲她破瓜的公羊猛看來,是多麽的嬌美可人;若換了杜明岩插她,怕光這令人心醉的神情,已足夠將憋在心頭的火氣出得一干二淨。


  欣賞著風姿吟似痛似快的表情,感覺她在自己懷中嬌羞柔弱的顫抖,公羊猛只覺心中充得滿滿的;光只是這種感覺,已足夠將之前心中的緊張、懼意都掃得一點不剩。他一面吻著風姿吟那微帶冰涼卻是甜蜜嬌嫩的唇,一面緩緩運動肉棒,若不可見地慢慢開始插入,雙手不知何時已轉到了風姿吟臀后,輕輕地控住了他的腰臀,不讓這美女師父有任何逃脫的空間。


  反正已被插入了,又哪里逃得了呢?雖也感覺得到公羊猛雙手的小動作,只現在的風姿吟也無力逃脫了;她輕咬銀牙,一邊忍著那火辣辣的痛楚,一邊卻也漸漸感覺到,在痛楚當中有絲奇異的感覺愈來愈清晰、愈來愈強烈,那感覺與痛苦混合后變得如此奇異,她甚至沒有辦法去形容身上的感覺究竟如何。


  雖恨這徒兒竟如此色膽包天,又嬌羞的想到他是在窺視到自己難耐情欲時才對自己無禮,可體內卻有種本能的渴求,讓她去細細體會男人進入自己時那曼妙的感覺,似是「媚骨豔相」發揮了羞人的效果,一時間風姿吟百感交集,又羞又怒,又恨又喜。


  輕柔徐緩地在風姿吟的幽谷中頂動著,公羊猛強忍著放懷沖刺的沖動;胯下的可不是已習于此道的女人,而是初嘗此味的美女師父,破瓜事關重大,可不能有所錯失。他一邊觀察著風姿吟嬌軀的反應,一邊調整著插入的力道和深淺,慢慢地享用著風姿吟那迷人的窄緊肉感,還有那幽谷甜蜜深刻的吸吮,公羊猛不得不贊這「媚骨豔相」的奇妙,雖說風姿吟還是初次承歡,可幽谷的反應已如此甜美,光是忍著沖動,已令他心癢難搔。


  不知不覺中,公羊猛已溫柔無比地摘走了風姿吟那薄弱的處女膜,奪去了這聖潔俠女的純潔;他一邊輕憐蜜愛,讓風姿吟在痛楚中逐漸適應,一邊緩緩深入,等到他突到深處,連肉棒底部的雙丸都已貼到風姿吟玉股之間時,風姿吟身受的滋味也最是強烈,只是公羊猛的動作極其溫柔,調情的動作也做得刻骨銘心;雖說破身的痛苦仍在幽谷中徘徊不去、雖說初承肉棒的幽谷難免不適,但風姿吟卻已從那痛楚中恢複過來,腰臀處更若有似無地輕輕旋扭起來。


  外表雖看不出動作,但此時公羊猛正與風姿吟最爲親密地貼合,哪感覺不到風姿吟的動作?他知道這清雅秀麗、聖潔溫婉的俠女已然情動,不由腰身微微用力,緩緩抽送旋磨,挺送之間伏下上半身,貼上了風姿吟火熱的臉頰,舌頭靈巧地撥開風姿吟汗濕的秀發,在她敏感的耳上輕輕吮吸。處子之身已破,又被挑得情欲燒身,此刻的風姿吟哪受得住公羊猛這樣溫柔的挑逗?


  「別……別這樣……猛兒……你……哎……害死師父了……」給公羊猛在耳邊吞吐幾下,風姿吟已勾得芳心酥麻;現在對自己無禮的他,不只是自己的徒弟,也已是自己的男人,才破瓜就令自己如此舒服,甚至連撕心裂肺的破瓜之痛,都逐漸轉爲甜蜜的歡快,風姿吟真不知道要怎麽對付他。


  「師父……哎……你……你好棒……又窄又緊……水又流那麽多……唔……把猛兒又夾又吸……這麽美的身子……這麽好的內涵……能讓猛兒占有美師父你的處女身子……猛兒好快活……」


  「別……哎……別說了……都是你壞……這樣強行……強行占了姿吟身子……討厭……」


  聽風姿吟這樣柔弱的言語,公羊猛不由心懷大暢,似連肉棒都又硬了半分;那被風姿吟又擠又吸、吮吻甜蜜的滋味,令他再也無法忍耐!公羊猛慢慢放開了動作,在風姿吟的處女幽谷中恣意輕狂,將她的胴體疼愛得春泉滾滾,一發不可收拾,美妙的滋味令風姿吟舒服得耳目暈茫。


  無比歡快之中,風姿吟也忘了形;她無力地挺動纖腰,既淫蕩又嬌羞地迎合公羊猛的抽插,火辣辣的沖擊每一下插入都令她歡快無比,這般淫樂哪是她一個清純嬌羞處子能夠承受得了的?


  情迷意醉之間,風姿吟只覺整個人都癱了,歡快的泄意令得她陰門盡潰,處子元陰暢美無比地傾瀉而出。這對淫賊而言可是無比滋補的聖品,哪逃得過公羊猛的采撷?那元陰全被采吸,又帶刺痛又帶快意的鑽啄,令風姿吟泄得美妙已極!


  等到公羊猛吸夠了,忍耐許久的精液火辣又熱情地噴射在風姿吟幽谷深處時,那強烈的快意,差點沒讓花苞初破的風姿吟暈厥過去。


  欲火一時盡泄,公羊猛伏在風姿吟身上輕輕喘著氣,卻一點也不想從她身上起來。這花苞初破的俠女嬌軀真是無比迷人,方才情迷意亂時,火熱得像是要將身上的男人整個融化,現下已然泄身,那嬌慵無力,仿佛連根手指頭都無法動彈的模樣,更令男人征服感狂升。


  嘴角的笑意再也難掩,不只是將美女破身征服的快意,方才公羊猛將風姿吟肏到泄陰之時,頭一回用上了杜明岩所傳的采補技巧;沒想到風姿吟陰精酥麻膩人,采來滋味妙曼無倫,尤其現下那精純元陰收入體內,便不運功,公羊猛也覺得體內氣息勃勃,風姿吟的元陰正好補他所練大風云心法偏陽剛的弱點。


  陰陽調和之下,公羊猛只覺得通體舒暢,功力似提升了兩三成,若是早知如此,便沒有杜明岩的遺訓,他也要千方百計地把這個美女師父弄上手,以助練功報仇。


  眼角一瞄,只見兩人交合之處猶然親密緊黏,風姿吟身下的床褥之上一片狼藉,片片落紅混著斑斑淫精蜜液,大片大片地將方才的瘋狂呈現出來;那不堪入目的模樣,在風姿吟如雪玉肌的映襯之下,愈發顯得驚心動魄,看得公羊猛差點便欲火再升。他還是個年輕小夥子,風姿吟又是這樣一個仙姿美女,即便沒有杜明岩教他的熬戰之法,要在這美女身上再起雄風,不過尋常事爾。


  只不過妄想未去,公羊猛已差點彈了起來。風姿吟一雙纖細溫柔的玉掌,已輕輕貼到了他胸前,只要微一用力,即便公羊猛功力已然大進,怕也擋不了風姿吟一掌之威。他偏過頭去,只見風姿吟眼中神色複雜難決,銀牙輕咬,肌紅膚潤之中那決意是如此微弱,風中燭般像要隨時消失。


  「師父……」


  「還……還不起來……」好不容易將話兒吐出,風姿吟眼淚差點流了下來。近年來也不知是因爲傾盡全力教導公羊猛武功,以致逸仙心法功力進展不多;還是那「媚骨豔相」的體質作祟,害得風姿吟午夜夢回之際,胸中那愈來愈盛的欲火,變得愈來愈難挨,偏表面上還要裝得什麽事都沒有的樣兒,這羞人之事又無人可以傾吐,天才曉得這是多麽難受的一回事。


  偏生就在今晚,自己含羞帶怯地嘗試自慰,卻沒想到一場發泄之后,竟似還有余火未盡,當她正想再來一次的當兒,卻給男人自后抱緊。那時風姿吟原還有反擊之力,以她的武功,雖說泄身之后體力不濟,加上零亂的衣著又阻礙了行動,但若光想脫身,也非難事。


  只是風姿吟怎麽也沒想到,一回頭她卻看見抱住自己的,竟是向來對自己尊崇有加的徒弟公羊猛,別的不說,光從臀后觸及那硬挺的男子陽物,便知公羊猛至少在旁偷窺了不少時候。想到方才那淫蕩模樣,竟給徒弟一點不漏地看了去,那羞意讓風姿吟整個人都軟了,根本動不了手,光欲火又盛的胴體想不向這近在咫尺的男子求歡,都花了偌大心力。


  可是今夜的公羊猛卻特別可惡,竟似看透了風姿吟肉體真正的需求,將她口中手上無力的推拒盡情破除,連師徒名分也不顧了,就在床上將自己的貞操奪去,盡性征伐之下,竟令風姿吟在痛徹心扉的破瓜之苦中,還能暢美已極地高潮泄陰,即便是現在已完全清醒,欲哭無淚的風姿吟仍在暗暗體會,方才降臨自己身上那云雨瘋狂的樂趣。


  不過風姿吟也曉得,渴望歸渴望、情欲歸情欲,自己卻不能讓公羊猛食髓知味,甚至不能讓今夜之事泄露出一點半點,否則自己師徒倆都要身敗名裂。


  「師父……猛兒不想起來……」


  「不起來也不行……趕快起來……不然……不然師父就殺了你……」輕咬著櫻唇,天知道風姿吟花了多少心力才把胸中的殺意壓抑下去。她不是無情之人,公羊猛畢竟是自己徒弟,雖說他犯下了滔天大錯,可要自己親手清理門戶,風姿吟還真是下不了手,爲今之計只希望自己身爲師父的威嚴還在,能逼得公羊猛立誓,將今夜之事爛在肚里,一點不露;若他還不肯答應,風姿吟也只好放下愛徒心思,親手清理門戶,事后再自盡,反正這殘花敗柳的身子,也不該再出現世上了。


  「師父想……想殺猛兒嗎?」


  「你……」聽公羊猛這樣回話,風姿吟胸中怒極,差點就要運勁上手,將這剛剛占了自己身子的徒弟殺了。公羊猛明擺著不信自己會下殺手,難不成自己這做師父的,在失了身之后,連一點威嚴也沒有了嗎?


  「你犯了這麽大的事……還想師父不殺你?難道你以爲師父會不忍動手嗎?」


  「如果師父要殺猛兒……猛兒自不還手……」俯下臉,調皮地在風姿吟香峰上輕啄幾口,親得風姿吟身子又熱了起來,貼在他胸前的手差點軟掉;公羊猛的聲音雖是含糊,卻一點不漏地傳進了風姿吟耳中,「可是……可是猛兒才剛嘗到這世上最好的滋味……師父若要殺猛兒……可不可以……可不可以等猛兒再來一次……一次就好……讓猛兒再舒服一次……師父再動手……」


  「你……」氣得真想動手殺了他,但公羊猛這回的手段,恐怕比方才還要厲害,加上初嘗美味,風姿吟身心仍沈醉在那迷人的余韻當中,最是敏感的胴體哪還受得了男人挑逗的手段?


  只覺公羊猛的雙手在自己腰間輕點慢撚,刺激著連自己都不曉得的穴道,一絲絲火熱的氣息不住導入體內,轉瞬間已燃起了風姿吟體內腔內的需求,熊熊燃燒的野火讓風姿吟根本就說不出話來,只能任由公羊猛盡展手足之欲,出口的只是呻吟,「你……壞……猛兒……你……還敢對師父無禮……啊……」


  見風姿吟玉手綿軟,再也貼不住自己胸口,櫻唇中吐息芬芳,顯然那「媚骨豔相」的本能已突破了逸仙心法的防衛,再次在風姿吟體內占據了主動,令她愈發難挨男人的挑情動作。一邊大肆手足活動,盡展所長,公羊猛心下暗叫僥幸,自己竟完全忘了杜明岩的教誨:武林中女子各式各樣,有些在破了身子、嘗到欲火滋味后,便對男人百依百順;可也有些在失身后,甯可選擇同歸于盡,也不願苟活的,偏生風姿吟就屬這一型,加上有師徒名分在,更不可能輕饒自己。


  原本要對付風姿吟,杜明岩便已告知公羊猛,一旦得手后絕不可松懈,必要再接再厲,將風姿吟的欲火一次次挑起,一次次地湮滅她的理智。風姿吟體內「媚骨豔相」的本能雖強,以至于她非常容易被男人征服,但二十年逸仙心法的影響終非等閑,若容其恢複理智,待她清醒過來,占她身子的男人怕是非死不可。要讓風姿吟體內「媚骨豔相」的影響超越理智,讓她心甘情願地任由男人占有疼愛,要花的心思絕不會少,這俠女可不是那般容易征服的主兒。


  「哎……不……不要……好猛兒……你……你別再逗師父了……」感覺到公羊猛的手在腰臀處不住掃動輕點,也不知他使了什麽淫法兒,風姿吟只覺腹下竟似燒起了一團火,轉眼已灼得渾身發燙,再也克制不得,口中竟不由嗚咽起來。她也知道,無論公羊猛用的是什麽方法,若非自己體質特異,「媚骨豔相」特別受不得男人挑逗愛撫,也不至于使自己一點抗拒的力氣都沒有。


  不過更令風姿吟神魂顛倒的是,從射精之后,公羊猛便沒退出去,那肉棒仍插在自己體內,原本因著云散雨收,風姿吟也沒顧到此處,可現在她又陷入了這好徒兒的挑逗之中,嬌軀敏感倍增,連幽谷之中也逐漸帶起了痛楚,卻不是破瓜的余痛,而是那情不自禁的緊夾妥吸,被公羊猛那漸漸硬粗的肉棒撐開的結果。沒想到公羊猛才剛剛發泄過,竟能硬得這麽快,風姿吟雖知自己恐又要沈淪欲海,但接下來就要清理門戶,就先讓公羊猛發揮一回吧!


  心中抗拒一去,绮念便生,情欲原就是與生俱來,方才又親嘗高潮滋味,何況風姿吟生具「媚骨豔相」,又豈能逃得過欲火焚燙?


  只在此時,公羊猛卻慢慢退了出去,退到盡頭,只余肉棒那粗壯的頭還留在風姿吟體內,似也忍耐不住進犯的沖動,在那兒不住抖顫著,磨得風姿吟身子酥軟,幽谷之中更是蜜水泉湧;她美目微�,疑惑地看著正對自己大施無禮的公羊猛。


  「師父你……你準備好了嗎?」


  「準……準備什麽?」


  「猛兒,猛兒又要干師父了……」微微喘著,似是要保持這個狀態非常耗力,公羊猛的手上卻不停止,不住感受著風姿吟嬌軀的鼓動,慢慢調節著手段,讓風姿吟保持在神智清醒,卻又隨時會被情欲滅頂的狀態,「可師父剛破身子……雖然『媚骨豔相』厲害……可會不會不能適應……」


  「你……你這壞蛋……壞猛兒……」沒想到公羊猛到了這個時候,還在體貼自己!風姿吟雖恨這個徒弟不成材,竟忍不住女體引誘,將自己的處子之身無情奪去,可又愛這徒兒的溫柔,一時之間真不知該如何回應才是,「竟然……竟然這樣欺負師父……啊……你……你壞死了……別磨了……痛……哎……」


  聽風吟姿軟語呻吟,公羊猛心中暗定,腰臂用力之間,肉棒已緩緩探入風姿吟幽谷之中,慢慢鑽向那迷人的蜜境,同時更不住在風姿吟胴體上頭四處開花,不住試探著女體的敏感地帶,一點點地挑發風姿吟本能的嬌媚。那再次被侵犯的刺激,雖仍有著些許痛楚,將會暢美得令她難以自拔;她雖是暗咬銀牙,疼得珠淚輕滴,纖腰雪臀卻本能地輕�微挪,好更適切地迎合公羊猛的侵犯。


  有了風姿吟的配合,公羊猛的行動更是如魚得水,呼吸間盡是女體清馥的幽香,觸手處盡是柔嫩纖軟的美妙感受,肉棒推送處更是啜吸無盡的桃花源。公羊猛慢慢推送,一點一點地將方才急于破身,沒有細細品味的俠女胴體輕品淺嘗,只將風姿吟嘗得嬌軀酥軟酸麻,百般感受直沁心頭,想要品味這處的刺激,偏另一處又湧來更強烈的快意,真是不知如何是好。


  感受著風姿吟逐漸褪去生澀,扭挺迎合的動作慢慢純熟起來,公羊猛卻不忙動作;他心知今夜將會是一場熬戰,若要保得自己小命,也不知要在床上鞠躬盡瘁多少次。何況風姿吟處子初破,雖有著「媚骨豔相」護身,終究缺乏經驗,還撐不住太過火的玩法,太勇猛的攻擊可是自找死路!他輕推緩轉,在風姿吟體內不住旋磨,一點一點地磨去風姿吟蓬門初開的痛楚,搔得風姿吟麻癢萬端,卻只能等著公羊猛去搔抓;這溫柔輕巧的弄法,雖嫌有些不夠力,對初嘗此味的風姿吟而言卻是恰好。她緩緩挺動纖腰,配合公羊猛的抽插,只覺得快意一點一點積累。


  嬌滴滴地喘息著,風姿吟口中雖忍不住輕嗔嬌罵,體內的感覺卻愈來愈是甜蜜,雖已不知在她體內輕抽緩送了多少次,公羊猛卻仍抑著強猛攻擊的沖動,體貼她花苞初破的苦楚,風姿吟只覺幽谷當中美得快要發瘋,雖想要公羊猛狠狠來上一回,卻還沒臉開口求他。


  就這樣輕憐蜜愛許久,直到公羊猛終于忍不住,在風姿吟幽谷深處精液狂抛,射得風姿吟肌軟骨酥,風姿吟方發覺不知不覺之中,自己又暢美得泄了一回,只這次不知是否已漸漸習慣,她竟沒多少感覺到被公羊猛采補,只是那積郁盡舒的感覺,仍讓她滿足得輕聲嬌吟。


  「師父……」連著在風姿吟那迷人的仙體里射了兩回,雖說公羊猛年輕力壯,一時之間也無力再戰,不過他可不會就此放過風姿吟;只見他摟著風姿吟嬌慵的玉體,慢慢翻轉身來,風姿吟只覺得下體一陣痛楚,可還沒來得及反應,已被公羊猛放到了身上,只是她連爽兩回,嬌軀慵懶柔弱,確實也沒有反抗的力氣,只能軟綿綿地偎依在公羊猛懷中,聽著徒兒在耳邊輕聲細語,「師父好敏感……又好漂亮……好像仙子下凡一般……好個『媚骨豔相』……猛兒……真的好舒服呢……」


  「還不……都是你壞……」聽公羊猛在耳邊輕語,泄得渾身酥軟的風姿吟一時沒反應過來,迷迷糊糊地便應了,「把姿吟……把姿吟弄成這樣……這『媚骨豔相』……哎,真羞死姿吟了……」


  「師父也舒服嗎?喜歡嗎?」


  「喜……當然喜歡……姿吟好舒服……啊……」嬌甜柔媚的話語出口,風姿吟這才發覺不對,自己怎變得如此淫蕩、對這般調笑言語回應的如此嬌甜柔媚?即便不論連著兩回占了自己身子的,可是自己的徒兒,還是自己要清理門戶的對象;便是自己有了心上人,心甘情願地將身子交給了他,也不該在新婚之夜說出自己喜歡這羞人的房中之事。難不能「媚骨豔相」的影響力當真如此強大,才嘗過幾回滋味,已令自己身心都沈淪其中,如師父當年所言,已變成無男不歡的蕩婦了嗎?


  感覺到風姿吟身上一冷,原本還帶些解放后的茫然媚眼,透出了傷感的意味,公羊猛心知自己開口太急,恐怕又讓這美女師父恢複了些許理智。微一咬牙,運出了杜明岩所傳的真實本領,只聽得身上的風姿吟一聲脆吟,嬌軀微微顫抖,,淚珠差點又了流出來,幽谷中的肉棒竟又慢慢複蘇,再次挺直地挑起了她。而且這回兩人的體位不一樣,風姿吟只覺得自己窈窕乏力的嬌軀,被公羊猛的肉棒慢慢挑起,整個人都直立了起來;這樣撐起的動作,令風姿吟未嘗痊可的幽谷似又痛了起來,幾絲落紅泄出,她還得靠著纖手抵在公羊猛胸口,才不至于重心不穩。


  「猛兒你……你好壞……」


  趁著風姿吟還沒有回魂,公羊猛趕忙開了口,雙手更貼上了風姿吟雪臀,輕輕�起她的嬌軀,「既然師父也喜歡……也舒服……猛兒自然要孝敬師父……讓師父泄得快快樂樂、舒舒服服的……師父,猛兒這次……換個體位來……讓師父來動作……想哪兒舒服都可以自己來……」


  「你……哎……你壞……不可以……不可以這樣欺負師父……唔……別……別這樣……」本來不想隨著公羊猛的說法動作,但公羊猛的手已托上自己雪臀,自己輕盈的裸軀,被公羊猛緩緩托高,再輕輕放下,比之方才被他壓在身下抽插之時,又有另外一番滋味。


  輕咬著牙,心中只告訴自己,這是公羊猛被清理前最后一次的暢快;風姿吟閉上美目,任由公羊猛動作,雖說改換體位時,初破的幽谷難免有些痛楚,但她強迫自己忘記那難過的部分,全心全意地去體會情欲的誘人美妙之處。


  雖說幽谷又被那複硬的肉棒撐得滿滿實實,而且不知是不是自己骨子里的「媚骨豔相」已逐漸展露,風姿吟竟覺幽谷中的感覺愈發飽脹充實,也被頂得更深,甚至有方才未被觸及的部位,此刻已然遭到男性的襲擊;種種酥癢酸麻此起彼落,那曼妙的滋味,將似有若無的痛楚次次撫平,一時間已席卷心頭、遊過周身。風姿吟仍咬緊銀牙,卻不是爲了忍住不知已飛到哪兒去的痛苦,而是深怕這強烈的快樂,會讓她忍不住樂而忘形,做出不該在徒兒面前做出的聲情動作。


  公羊猛改換體位,在讓風姿吟體會到之前沒受過的美妙同時,也令她芳心微顫;這種將女子翻來覆去,去探索、去嘗試,讓彼此同享云雨之趣的法子,絕非未出茅廬如公羊猛所知,想必是那杜明岩又教了他什麽鬼東西吧,可現在風姿吟卻沒辦法說話了,在公羊猛雙手的帶領下,風姿吟只覺自己被愈頂愈深,還可以扭腰旋臀,讓想要被抽插的部位承受男性雄風,比之方才被動地任他享用,又是一番不同滋味。舒爽中的風姿吟可真不知該生氣還是該慶幸,杜明岩竟將淫賊手段教給了公羊猛,讓自己能夠體會到如此變化多端的淫樂滋味,令她嬌軀酥麻,不住沈醉。


  美眸微盼,望到了兩人交合之處,卻見隨著自己被徒弟帶動著頂挺套弄,時隱時現的肉棒上頭沾滿了自己激情的流瀉,混雜著的淫精穢物,舊迹不斷被新迹掩去不說,不時還有豔紅的血絲流瀉出來,看得風姿吟芳心小鹿亂撞,可又感覺不出幽谷當中被公羊猛干出了傷口。


  「別……師父不用擔心……」一邊手上用力,還得感覺風姿吟微微不可覺的扭挺旋搖,公羊猛一邊注意著風姿吟的反應,忍耐著從肉棒處不住襲上身來那肉緊的美妙,還得保持著自己的理性,確實有夠難受。這可關系著自己小命,若不能一次接著一次的性愛快樂將風姿吟降伏,明兒一早自己恐怕就小命不保了;這樣子的酷刑真是可怕,偏他還得擺出享受的姿態,「那不是新傷……只是師父甫破瓜就連著來,本來沒有全流出的處女落紅乘機泄出來而已……感覺很棒吧,師父?」


  「是……嗯……舒服……真的……真的很棒……」見那血絲雖是不多,卻是慢慢溢出,本來風姿吟心中還有些七上八下,聽公羊猛這樣解釋,芳心才放了下來;可沒想到公羊猛竟偷渡了幾句淫猥的問話,不經意間風姿吟竟又答了出來,羞得她渾身發燙,幽谷里頭的感覺卻因嬌羞而更加敏感,風姿吟甚至沒辦法嗔罵公羊猛竟設陷阱,讓她說出這麽羞人的話。


  從體內不住湧出的快意,使得她逐漸開始主動,不知不覺間公羊猛的手已從她臀下移到了腰間,從帶動她的動作變成了純爲輔助,風姿吟雖氣他竟然在此時抽手,好看自己情欲難挨時主動承歡的媚態,卻忍不住體內情欲贲揚,就著幽谷當中滾滾淫蜜,在公羊猛身上扭送旋搖,主動的滋味與任他抽插時確實是不同。


  雙手從主動變成輔助,其實也不是公羊猛想要偷懶。逐漸取回主動的風姿吟,纖細得不堪一握的柳腰不住款擺,帶著那飽挺高聳的香峰也不住舞動,纖巧的雙手按住自己的胸口,卻毫無殺意,只是勉力支撐著自己;纖腰處竭力上下挺送,那模樣香豔旖旎至極,口中雖只是嗯哼呻吟,聽來卻倍顯嬌羞甜蜜。


  尤其此時的風姿吟因連番享受與男人間的淫樂,早令這俠女渾身濕透,只是方才都被壓著干,直到現在可以盡情頂挺扭搖,才顯出雪雕玉琢的嬌美胴體,在水光下美得像在發光,那媚態看得公羊猛眼都直了,真沒想到向來仙姿玉骨的風姿吟會有如此模樣。


  難耐欲火地頂挺旋搖,風姿吟只覺這體位真是方便極了,幽谷當中哪處酥癢酸麻,便可用哪處去挨男人肉棒刮搔,只是用肉棒止癢著實是提油救火,愈是動作,體內欲火反而愈發旺了。雖說剛開始時心下尚有躊躇,而且又看到交合之處絲絲血迹,但情欲正旺的她已顧不了這麽多了,仍是打算先舒服了再說。


  見風姿吟愈來愈是暢快,公羊猛顧忌盡去,順著風姿吟的套弄節奏挺腰抽插起來,雙手更從風姿吟水滑的纖腰轉到了那隨著胴體動作舞出滿天光芒的香峰上去。幽谷內享受著被公羊猛逐漸重力抽插,連飽挺的香峰都逃不過他的疼愛,敏感處被他緊緊控著,風姿吟只覺身下的公羊猛似變成了杜明岩的化身,正以種種手段報複,可那快意卻是有增無減。雖說破瓜痛楚未能盡去,但體內不住膨脹的情欲,操控著她盡情挺送迎合,只覺快樂脹滿了全身,不由得舒服到哭了出來。


  第一次嘗試主動,便承受如此強烈的快樂襲擊,風姿吟只覺身心美得就要融化;初嘗此味的她不知輕重,竟將敏感的幽谷花心暴露出來,主動送上了那硬挺的肉棒頂端,愈磨愈是舒服暢美,隱隱然竟又有了泄陰的沖動,那將近高潮的快意,驅策著風姿吟更是盡興磨動扭搖起來。


  當公羊猛突地發覺到肉棒頂端被一團嬌嫩的香肌緊緊吸裹住時,就別說心中有多得意了。他雖是頭一次采到女子幽谷最深處的花心,可從杜明岩的教導中知道的可多了!花心是女子的性欲之源,也是女子最敏感的所在,一旦采著花心,無論是施用采補手段,或單純只是吸吮刺激,都能令女子爽到魂飛天外,而且男子采摘花心的感覺,也比平時更加暢快美妙;更妙的是花心平時深藏,說不出就不出來,可一旦被男人采到之后,便沒法子再度潛藏,只要花心被采過一回,再與她交合時只要輕加勾引,便可使花心再出,任由男人盡興采撷,使女子心魂皆醉。


  「師父……唔……你的……你的花心出來了……磨得……啊……磨得猛兒好舒服……」


  「嗯……唔……美……好棒……」雖不知公羊猛口中的花心是什麽東西,但那前所未有的感覺,已令風姿吟心神皆醉,不知不覺間將公羊猛的肉棒夾得更緊,只覺體內那最美處給這肉棒緊緊吸吮,幾乎魂兒都要從那里被吸進肉棒里頭,嬌軀登時陣陣緊抽,在那神魂顛倒的歡快當中,陰精再次美滋滋地泄了出來;這回她泄的比方才都要快美非常,而就像和她應和似的,公羊猛也難耐泄意,在一陣低吼聲中,再次將精液盡情揮灑在風姿吟那誘人的胴體當中,射得風姿吟又是一聲酥透了心的嬌吟,卻是軟倒不得,只是俯在公羊猛身上氣若遊絲,連呼吸都顯得如此脆弱。


  這樣主動的姿勢,雖是爽快已極,卻是極耗體力,舒泄之后的風姿吟只覺整個人都軟癱了,即便在高潮的余韻浸染之中,已漸漸恢複了理智,可卻沒有辦法從公羊猛身上爬起來。


  一來連泄三回,嬌軀也連著容納了男子三次勁射,身子里頭雖是滿足已極,可也已虛癱得沒法動彈;可這還不是真正的理由,連著三回被徒兒弄上高潮,即便風姿吟自己不肯承認,心中也不由暗自喟歎,這樣子的自己絕不是因爲被公羊猛強行奸汙,被他用手段送上高潮仙境。


  風姿吟之所以有這般強烈的肉體反應,之所以感到如此舒服,都是因爲被「媚骨豔相」深深影響的胴體,在淫風浪雨侵襲之后,已變得無比淫蕩和敏感,才使風姿吟完全褪去聖潔俠女的外衣,無比舒暢地樂在其中。公羊猛不過是加一把手,毀掉她矜持的外衣,將那真正的她,無比敏感冶蕩,沒有男人就受不了的風姿吟給拉了出來,如今她和徒弟已亂倫常,又豈能怪公羊猛呢?


  臉蛋兒貼在公羊猛與她一般汗濕的胸口,感覺著男人那溫暖的氣味,風姿吟只覺嬌軀整個軟綿綿的,男人的氣息正一點一點地將她的嬌羞驅走;不過更令她無法動彈,只能深切地感覺公羊猛的男人氣息的,是幽谷深處那正汩汩流淌的他的舒泄,若非公羊猛的肉棒雖已噴射,但年輕的力量卻令他尚不肯軟化退出,仍留在她的幽谷中,深深地堵著,怕早要在她股間泛濫成災。


  「師父……」雖說方才的體位讓公羊猛一半在休息,體力耗的不若風姿吟多,但他前頭在風姿吟那誘人的肉體上連著馳騁兩回,在強行將她破身當中,騎著這美女師父高潮�起,也著實耗去不少氣力,再一回舒瀉之后,體內的疲勞一口氣全湧了上來,良久良久公羊猛都沒法動作;偏生泄身之后的風姿吟偎在他懷中,頭也不肯�,連句話都不說,也不知是否回複了理智。公羊猛雖極想再來一回,若當真還不能將這「媚骨豔相」的高貴俠女身心征服,好歹在被清理門戶前,也要在她身上多來幾回,算是死前給自己的福利。


  「嗯……」


  「舒服嗎?」


  「別……別問這種話……姿吟終究是你師父……」聽公羊猛問這麽羞人的問題,風姿吟一時間也不知該怎麽答他。無論如何自己終究是公羊猛的師父,此刻偏偏被他弄了上床,雖說以自己冰清玉潔的處女之身,換來了身爲女人的真正樂趣,可第一夜與男人交媾合體就嘗到了男女歡好的極致快感,對象還是自己的徒弟,盡管風姿吟已領略到了那淫行背后的醉人纏綿,不由得玉頰生暈,芳心嬌羞無倫,可還不能在口頭上應和,「你……你當姿吟當真不會清理門戶,是嗎?」


  沒想到風姿吟還能硬口,公羊猛可真嚇了一跳。看來便不論冰清玉潔的身子被男人所汙的苦處,光只是師徒名分的枷鎖,就足夠讓風姿吟強行壓下體內「媚骨豔相」的深刻影響,下狠心清理門戶;別說自己報仇無望,光只是這樣偷香竊玉就死,可真夠不值的了。


  「不……不是……可是……可是師父方才不是很高興……猛兒還以爲……師父很喜歡這樣……」口頭上夾纏不清地說著話,好將風姿吟的心思引回方才的淫樂當中,也順便爭取時間;公羊猛暗運功力,慢慢讓下體肉棒再次挺立,不過他已在風姿吟的處女身子里連射三回,便是年輕力壯,要馬上硬挺可也真是不易,偏生風姿吟嘴上雖硬,人卻沒什麽動作,以靜制動之下,公羊猛也不敢動手動腳,「方才師父爽到連……連花心都出來了……吸得猛兒魂都快飛了……真的好快活好快活……」


  「你……你瞎說什麽……」軟綿綿地癱在公羊猛懷中,一時間風姿吟連根手指都沒辦法動,就算心知因著自己特異體質,才會弄出一夜風流愛欲,心里掙扎著是否真要清理門戶,但聽公羊猛說到方才交合之樂,風姿吟也不由臉紅,那花心想必又是一句淫賊行話,說的還是這令自己又愛又恨的敏感部位,「猛兒……別再說了……姿吟……姿吟不喜歡這樣……真的……不準你再說了……」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21340
回覆 使用道具
LIVE173視訊
1067415739
侯爵 | 2016-9-20 09:25:14

感謝分享 難得好文∼∼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