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玄幻仙俠]

迷欲俠女

[複製連接]
查看: 335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1067415739
侯爵 | 2016-8-19 14:47:12

如絲媚目茫然一轉,只見在不遠處的陸寒香非但沒有援手的意思,反而看的臉紅耳赤、頰潤眼媚,纖手更不住在自己胸前輕托緩磨,正愛撫的火熱,陸寒冰心下悲歎,知道妹子春心已動,若讓陸寒香加了進來,只是兩女一同被男人強奸而已,而且芳心里千想萬願的陸寒香加進來,或許還會帶領著自己也逐漸步向那羞人的未來,原想呼喊的櫻唇又閉了回去,一偏頭避開了苟酉的強行索吻,卻避不開朱朋與手同樣肥厚的舌頭,在耳后頸邊的滑動舔舐。
  本來還有三分忌憚,即便在陸寒冰身上爲惡,卻不是全無戒備,畢竟一旁的射日邪君死的蹊跷,便不說表情古怪,光只那還帶著斑斑落紅淫液的肉棒,便看的出他必在是陸寒冰身上極盡銷魂之時著了道兒,可現在的陸寒冰雖還微羞地想要抗拒,身體的反應卻是漸漸向著情欲靠攏,兩人的戒備也漸漸消了下來。
  感覺到懷中的陸寒冰嬌軀愈發火熱,喘息無比銷魂,兩人本就是色中餓鬼,那里還忍得下去?便牡丹花下死,也想做個風流鬼,兩人一前一后地將陸寒冰挾到陸寒香身畔的大石上頭,不知何時陸寒香已把陸寒冰被撕破散亂的衣裳收集起來,在大石上稍做鋪墊,暗贊這小姑娘知情識趣的兩人連忙將身子火熱的陸寒冰押下大石,讓她躺臥石上,朱朋肥厚的手掌在她桃花源口幾下時輕時重的輕揉,扣的陸寒冰呼吸又亂了幾拍,見這俠女股間濕滑柔膩,桃花源已然開放,知這冰霜仙子已然動情,他將她玉腿輕分,挺著粗壯的肉棒便騎了上去。
  “哎…”咬著銀牙一聲輕吟,陸寒冰似苦似羞地閉著眼兒,嬌軀一陣顫抖,雖說此刻體內已被欲火占滿,桃花源也早已濕漉漉地等待著他的光臨,可畢竟破瓜未久,在射日邪君的強暴下弄出的傷處全沒愈合的時間,又被朱朋那粗壯的肉棒肏入,粗壯的灼熱火辣辣地將桃花源撐了開來,強烈的刺激讓陸寒冰甚至沒法閉緊櫻唇,一聲哀啼已脫口而出。
  知道身下的俠女非同庸脂俗粉,又是含苞初破,最不堪勇猛強攻,朱朋雖是箭在弦上,卻只得放慢了動作,他一邊將身體壓住了她,制的陸寒冰再也別想掙扎,一邊緩緩突入,緩慢而堅持地一寸寸撐開窄緊的桃花源;動作雖慢卻不是沒有好處,一來爲了壓抑強攻猛打的本能,朱朋雙手在陸寒冰滑嫩柔軟、曲線玲珑的嬌軀上下遊走,逗的陸寒冰愈發難以忍耐,輕�的唇間不由哼聲漸起,二來隨著他放慢速度,緊張的芳心漸漸放松,陸寒冰也逐漸感覺到,桃花源被他徹底充實的火熱快意,那痛楚竟漸漸麻痹軟化,一點一點地臣服在那火熱的刺激之下。
  感覺到身下的俠女纖腰輕扭,卻不是爲了掙扎,而是爲了將肉棒更深入地迎了進去,朱朋不由大喜,一雙手從陸寒冰美挺的乳上漸漸滑下,逐步走到陸寒冰不盈一握的纖腰間,時柔時重地按摩著,弄的陸寒冰體內欲火一發不可收拾,柳腰扭搖的幅度,也從一開始的含羞微顫、幾不可見,漸漸地加大了力道,嬌弱地在他的壓制下扭動起來。
  隨著肉棒逐漸被迎入,羞怯的陸寒冰發覺麻痹的痛楚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極其陌生的感覺,雖陌生卻是曼妙,被肉棒火熱侵占的部位,在酥麻間漸漸湧起一股滿足充實的滋味,反而更襯著猶未陷落的深處饑渴期盼,明明是正被男人強奸著,可在男人無所不至的溫柔愛撫與逐步開墾之間,陸寒冰只覺桃花源漸漸開放,對他的侵犯從抗拒掙扎,一點一點地變成甘心承受,甚至逐漸有了享受的感覺,芳心雖不由慌亂于這前所未有的本能,肉體卻是欲罷不能地迎合。
  那桃花源原就緊窄,入侵時雖是步履艱難,可肉體�磨的感覺卻是無比快活,加上陸寒冰桃花源里泉水滾滾,充滿了誘人深入的火熱,漸漸被迎了進去的朱朋逐漸地難以自制,他雙手箍在陸寒冰纖細汗滑的腰間,控制著她的動作不要太快,肉棒卻漸漸陷入其中,等到他全根盡入,感覺整個肉棒都被桃花源甜蜜地吸緊時,陸寒冰嬌軀也一陣哆嗦,方才沒被射日邪君觸及的敏感處,此刻竟被他徹底充滿了!前所未有的滿足滋味,令她不由門戶大開,品嘗著他的深入和粗壯,感覺著那每寸肌膚都被男人徹底充滿,再也沒有一處逃離他魔掌控制的滋味。
  感覺肉棒的頂端,似被一團軟綿綿的嫩肉無比纏綿地吸啜著,舒暢快活的朱朋也知,自己已然觸及了陸寒冰最深處的花蕊,那兒的感覺極其強烈,若非朱朋先曾在陸寒香身上快活過一陣,雖說時過已久,至少肉棒沒那麽敏感了,怕是光這一觸就要射了出來;他深吸了一口氣,穩固精關,肉棒緩緩動作,左磨右揩間漸漸退出,慢慢地將桃花源中的泉水汲了出來,等到退到源口,再緩緩突入,一而再再而三,直到熬的陸寒冰嬌軀微顫時,才重重地插了進去。
  正是九淺一深,玉女也銷魂,陸寒冰只覺在空虛而似有若無的搔刮幾下,熬的體內淫火高燃之時,接下來那一下重擊,真是令身心都爲之蕩漾,尤其被那火熱刺激的敏感深處,更隱隱有種將要崩壞潰倒的感覺,偏偏芳心深處有個聲音不斷在提醒自己,只要放任那處崩潰,隨之而來的滋味,便會美妙的無與倫比,咬著銀牙的陸寒冰小瑤鼻里哼聲沈媚,腰臀卻已含羞扭搖起來,弄到身下的破衣碎裳漸漸散亂,偏偏和身體里正承受著的快感相比,身下零亂的感覺卻是那般微不足道,她不由哼的更媚,美目迷醉般地微睜一線,著迷地享受著那深刻無比的快意。
  “哎…嗯…啊…別…”被朱朋深刻無比地來了幾回,陸寒冰已是經受不起,幾聲嬌媚的呻吟不由脫口而出,纖腰更是忍疼微微�挪,好讓朱朋插的更加深刻、更加刺激,那快樂的感覺芒酥酥地彌漫體內,讓她整個心神都飄了起來,美滋滋地感受著那美妙的刺激,舒服的仿佛直透心窩,不知不覺陸寒冰嬌軀已然酥麻,只覺桃源深處似有某個部位,在他的侵犯下逐漸敞開、逐漸綻放,等到身上的男人呼吸一陣緊窒,身子一陣緊繃,隨即一股火熱的刺激熱辣辣地射進她體內時,陸寒冰被那強烈的快樂刺激的陣陣哆嗦,仿佛有什麽從體內深處湧了出來,甜美地與那射入的火熱融到了一處,美妙無比的舒暢,頓時充滿了她的芳心,讓她忍不住又嬌吟了幾聲…
 
  當朱朋享受著陸寒冰那美妙無比胴體的當兒,無事可作的苟酉也沒閑著,他坐到陸寒香身畔,肩頭輕輕地觸了觸陸寒香發熱的肌膚,羞的陸寒香垂首以避,可眼兒一垂,卻正見到苟酉股間一根火熱的肉棒,正自朝天而起,正對著自己的眼波,羞的她連忙閉起了眼睛,心兒撲通撲通跳著,那模樣兒愈看愈可愛,看的苟酉心癢癢的,差點想把她壓倒石上,好生疼愛一番。
  “姑娘…可還疼著?”
  “嗯…還有點兒…里面…還有些疼…不過不礙事的…”聽苟酉沒話找話說,卻是一開口就提到了羞人之處,陸寒香不由嬌軀發顫,卻不是害怕,而是芳心不由自主的渴望,他之所以關心自己的胴體,除了想再對自己求歡,還會有什麽呢?
  本來雖然已被他奸汙,陸寒香總歸是正派俠女,再不濟也不致于一失身便連心也丟了,但射日邪君下在體內的‘春蠶散’藥性實在太過纏綿反覆,光一路上嗅著兩人身上的男人味道,陸寒香已不由心癢癢了,加上此刻言語之間,身畔的姐姐正與男人大行人道,肉體�磨之間不住傳入耳內,比什麽手段都還勾人,垂首嬌羞的她不由自主地身心都軟了,若苟酉當真現在就把她推倒求歡,陸寒香雖是嬌羞呻吟、喘叫哀啼,卻是只有任他爲所欲爲的份兒。
  話一出口,苟酉心里原本叫糟,自己那壺不開提那壺,卻正好提到陸寒香剛被破瓜的事上,即便陸寒香性子溫柔,可俠女被淫賊,還是仇人強行破去處子之身,打擊不可謂之不大,接下來又被自己兄弟輪奸,雖說肉體的反應極其舒爽,這薄薄的臉皮也是撐不住的;沒想到陸寒香非但不怒,話語之間還帶柔順之意,勾的他也不由心癢,甚至有些蠢蠢欲動起來。
  一時間兩人都沒法再開口了,陸寒香是羞到了骨子里,只怕他真要侵犯自己,剛剛開�的桃花源也不知是否承受得住?芳心又喜又怕,卻是不願反抗,苟酉則是心癢難搔,雖被身旁的無盡春光誘的心跳加速,肉棒硬的好想爆發開來,一時片刻間卻不想對身旁這含羞帶怯的美俠女動手,只坐在石上,等待著朱朋完事。
  聽著陸寒冰嬌喘陣陣,間中透出了銷魂無比的呻吟,陸寒香不由羞怯,心里卻漸漸有些奇怪,原本在山下河邊將自己輪奸之時,似乎無論朱朋和苟酉,都沒有撐的這般久,那時好像都很快就讓自己舒服了;可現在在陸寒冰身上,朱朋卻是勇猛無比,陸寒冰的嬌喘聲甜膩入骨,舒服的像隨時都要斷氣一般,她不由驚疑地望了過去,入目卻是陸寒冰在朱朋胯下輕扭迎合的媚態,尤其此刻的陸寒冰雖還能撐著不開口,卻已控制不住面上表情,暈紅滿滿的臉上,滿溢著蝕骨銷魂的甜蜜,自己在兩人胯下的時候,是不是也有這樣的表情呢?“嗯…他…弄的…好久喔…”
  “本來就該這樣的…”聽著朱朋喘息漸重,知道他其實也差不多了,將美貌俠女壓在身下盡情馳騁征伐,對她予取予求,本就是淫賊最美的夢想之一,原沒想到能有機會占有如此絕色猶如天仙的俠女,兩人都難免有些緊張,不然在占有陸寒香的時候,以兩人平時的表現,至少還可多花上一倍的時間讓她快活呢!“在下面的時候…是我們太緊張了…”
  正當兩人說話的當兒,突聽得朱朋喘息聲漸起,在陸寒冰的喘叫聲中顯得那般明顯,終于兩人身子同時抽搐一陣,便癱了下來,顯然朱朋已完了事,他喘噓噓地坐起身來,離開了陸寒冰那令男人爲之顛倒迷醉的美妙胴體,輕輕拭了拭汗,坐到了陸寒香身邊,“呼…真是…好棒的美俠女…又窄又緊又會吸…唔…真爽死我了…”
  “你…你們…”見陸寒冰軟綿綿地挨在大石上頭,美目到現在猶然不肯輕�,大開的玉腿之間,桃花源口正自微微敞開,一縷白膩的汁液正緩緩溢出,間中還混著一絲誘人的紅,說不出的淫媚動人,陸寒香與姐姐相處久矣,向來只見到姐姐的沈穩大度、嚴厲驕傲,這樣徹徹底底被侵犯占有,仿佛身心都飄蕩仙境,軟綿綿地再無一點動作的柔弱模樣,卻是前所未有,芳心不由想到自己在被兩人侵犯的暢美癱瘓之時,是否也是這麽個表現呢?“竟然…把姐姐這樣…”
  “小姑娘別擔心…你姐姐只是一時吃不消,暫時暈迷過去而已…說到男女之事,還不只這樣呢…接下來該兄弟表現了,可別失了威風啊…”
  見陸寒冰軟癱石上媚眼如絲,若非那美麗的乳峰仍不住起伏,還真分辨不出眼前是落凡的仙子,還是巧奪天工的雕像,苟酉知道她一時是別想起身了,便自己壓上去她也只有任自己侵犯的份兒,猶豫地看了看陸寒香垂首嬌羞,苟酉不由探出手來,將她狠狠一摟,摟的陸寒香嘤咛一聲,嬌軀都軟了,這才走下石來,步向陸寒冰那充滿誘惑的胴體。
  “哎…不要…寒冰…已經…唔…夠了…啊…”還心醉神迷在那迷濛仙境中的陸寒冰,突覺又一雙手撫上自己精致玲珑的胴體,雖說眼兒還睜不開來,卻知道是另一個男人正對自己上下其手,芳心雖不由有些苦楚,心想著自己怎如此命苦?雖滅了仇人卻也犧牲了自己的處女身子,事后還被兩個平日看都看不上眼的小淫賊玩弄?偏偏也不知是來人手法高明,是射日邪君的淫藥效力未去,還是承受高潮之后,自己的身體真是愈來愈無法忍受被男人挑逗呢?可隨著他的撫弄,本就纏綿未去的性感竟再次襲上身來,陸寒冰不由羞人地發現,桃源處竟又濕了起來。
  聽陸寒冰的聲音軟顫嬌柔,看她嬌嫩的臉頰上淚珠未干,也不知是受不住男人的撻伐,還是心傷于純潔已失?苟酉俯下身去,輕輕地舐去陸寒冰的淚滴,雙手輕托她胸前美乳,感受著那飽滿的彈跳力,抵在她玉腿間的肉棒,卻還是溫柔輕巧地揩觸著桃花源的開口。
  這可真苦了陸寒冰,原本方才高潮的余韻,便還如骨附蛆地纏著她,即便來人立刻上馬,激情之下陸寒冰都未必能忍耐的住,何況他的手段如此溫柔,口舌巧妙地掃舐著自己的臉頰,帶出一片火熱,雙手輕托美乳看似沒甚動作,可在她胸口的跳動之下,美乳本能地彈躍觸及他的雙手,反而像是自己送上門似的,何況那肉棒正若有似無地抵在桃花源口,如蜻蜓點水般觸著揩著那汨汨流泉,雖沒說半句話,卻露骨地展現出侵犯她的欲望。
  本來陸寒冰的矜持和抗拒,已在方才朱朋的蹂躏中瓦解冰消了大半,現在的來人雖是不動,卻趁著她本能的些微動作輕觸著她的嬌軀,也不知是緊張還是本能的渴求,陸寒冰漸漸放大了動作,主動追尋起那肉體的刺激,雖還勉能咬著纖指不開口,可肉體的本能反應,不只是苟酉,連旁觀的陸寒香都看出了她心中的掙扎。
  “天啊…”沒想到姐姐被奸過之后,再遭侵犯時竟是柔弱成這個樣子,看來比自己在兩人胯下遭其淫玩之時,也差不了好多,陸寒香正自驚羞,卻被朱朋一把摟到了懷內,她本就心神失守,最是對男人的手段無法抗拒之時,順勢便倒了進去,一邊眼兒迷茫地看著陸寒冰被苟酉愛撫把玩,汗水漸漸溢出,一邊感覺朱朋肥厚飽滿的大手,在自己身前輕撫慢滑,尤其雙乳更逃不過他的輕觸,若非香肩輕觸,感覺到那肉棒猶頹然未起,只濕漉漉地垂在那兒,她還真以爲接下來就輪到自己了呢?“你們…都…都好厲害…不只寒香…連姐姐…連姐姐都…都弄成這樣…”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21363
回覆 使用道具
1067415739
侯爵 | 2016-9-20 09:17:26

感謝大大的辛苦創作 超讚的啦∼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