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714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1067415739
侯爵 | 2016-8-19 14:53:14

韶州,即曲江,爲粵北紀一府城。
  志稱:唇齒江湘,咽喉廣交,據五嶺之,當百粵之沖,江山秀麗,誠嶺南之雄都。
  韶州北倚筆泰山,東有廈水,西臨武水,城周圍九里三十步,高二丈五尺。
  東有蘭韶、青來二門,西有鎮趙、新聞二門,南有單民、文明二門,北有望京、迎思二門。
  清明時節雨紛紛,濛濛細雨正在這一片竹林中發出了“沙沙”蠶食的聲音。
  這種黃梅天氣,對情人是有無限吸引力的,在竹林深處的個茅屋中,一對青年男女正在時飲。
  男的二十上下,虎目劍眉,一險對任何事都不在乎的神色。
  女的十七八左右,也許有幾分酒意,桃頸嫣紅,美眸流盼,真個萬種風情。
  “小倩,你……你剛才說什麽來的?”石鋪基說話時角有點歪斜,一看就知道生性憨厚,少不更事。
  “算了,告訴你也沒有用。”柳小倩生起氣來,更惹人憐愛,妩媚橫生。
  “我……我知道……你要我……”
  小倩用指頭在他的額頭上戳了一下,石輔基趁機抓住她的手輕輕一帶。小倩順勢往他懷中一靠,抓向他腋下的“鐵心穴”。
  別言石鋪基楞頭得腦的,卻本能的扭了個身反而指向她的“氣根穴〞,原本以爲她會閃避的。沒想到她竟然沒有閃避,一把抓住了一團顫巍巍的肉球……
  小倩一�上臂,把石輔基出汗摟住,全力往下一扳嘤唇湊了上去,霸王硬上弓的接了一個熱吻。
  春天百物回生,是欲念最谷易沖動的時候,尤其都已是二十來歲的年齡了,比起一般成年人更容易激情。
  他們經過了一陣擁抱熱吻之后,心神動搖,如山洪爆發般。誰也不能再克制了。
  小倩被他吻得氣都喘不過來,忙用手把他的頭推開,道:“你這人怎麽搞的,你想悶死我呀?”
  石輔基見她並不是真的生氣,而且還帶著羞答答的模樣,手拍了拍她那豐滿的臀,那富有彈性而柔軟的感覺使得石輔基心神搖蕩。
  他本想把手縮回來,但低頭一看小倩,只見她緊咬櫻唇,滿面嬌羞,並沒有表示厭惡或閃避。
  石輔基覺得很有意思,乘機再試她的反應,雙手不禁慢慢開始撫摸起來。
  小倩本來就有意思,幾乎是她先採取主動,此刻感到一雙溫暖的手,撫摸著自己的臀,有種說不出的舒適感。
  所以,她並沒有去逃避他,反而裝著像沒事人一般,讓他盡情地撫摸著。
  想不到平時看起來擺頭得腦的人,居然也會有這會一手,這真是棗木眼鏡──看不透呀。
  石鋪基的手越撫越有力,不但撫摸著有時還揉捏著她那性感的屁股,他知道她是不會反抗的,於是手兒一溜溝的滑了下去。
  小倩頓時覺得有點兒癢,忙羞怯怯的扭動了一下,她並不是掙扎,因爲那溫暖的手有如産生一道磁力,緊緊的把她給吸住了。
  “嗯!……嗯!……”
  小倩猛吞了大水,輕輕地嗯了兩聲,就沒有再動了。
  石輔基像受到鼓勵一樣,索性撩起她的裙擺,把手按在她的粉腿上,又輕輕的撫摸起來。
  這是柳小倩生平第一次接觸男人,平時各居一家,今天是剛好雙雙攜手出遊,單獨在同一房間里。
  這時被石輔基這麽一撩撥,感到特別緊張刺激,想到繼續下去的發展。芳心“噗噗”叫個不停,粉頰更是嬌紅不已。
  也許是剛才喝了一點酒,此刻小倩看起來嬌靥嫣紅,媚眼松絲,半開半閉,不勝酒力的媚態模樣。
  石鋪基翻身將她撲倒,接著她又是一陣猛吻,一只手從褲腰伸了進去,
  第一線毛刺刺的,手指正好碰到熱刺利、濕滑滑的,哇!已是濕潤一片了。
  小倩盡管千肯萬肯,但少女的矜持總得有幾分做作,雙腿一夾,不讓她再有下一步的行動,而石鋪基的手被夾在雙腿中間,進退不得,只好暫時擱在那里了。
  小倩從來沒有被男人的手觸摸過敏感覺。 心里是有想,但事到臨頭卻反而又喜又害怕。
  “嗯!……不要這樣嘛!基哥哥……請你放開手……哦!……我怕……真的我好怕……不要嘛……”
  小倩本想掙開他的手,也是從他手掌壓在幽處上面傳出的男性熱力,已經使她全身酥酥麻麻的,渾身無力推拒。
  石鋪基毫不費力的解除了她身上的全部障礙,但見她─絲不挂的躺在他懷里。
  石輔基見她不勝嬌羞,輕輕地將她樓緊了一些,然后再輕輕地將她兩腿分開,再把自己的膝蓋頂住她的雙腿間,以防她再夾緊雙腿,手指卻在她的幽處慢慢磨呀庭的。還不時的輕捏一下她蛙處的粒珍珠。
  “嗯!……不要……我癢死了,基哥哥……嗯!……求你放開手……我……快受不了……受不了啦!”這也難怪,小倩自己也曾碰過那粒珍珠,弄得自己全身酥麻麻的,而這時被男性的手指這麽一碰,更是酥麻酸癢。
  她本想掙脫他的手指,可是已力不從心,這時她被探摸得快癱瘓了。
  她只覺得沒有辦法控制自己,連腦子也都失去了運轉的作用。
  她有點后悔,不應該排起他的情欲……此刻要他懸崖勒馬,似乎是不可能的了。
  但見她雙須啡紅,媚眼如絲,全身顫抖,一雙手來是要去撥開石鋪基的手,卻變成了扶按在他的手上。
  石鋪基的手指並沒有停下來,繼續的在輕輕的逗弄著她的幽處,濕濡濡的,滑膩膩的,卻感到身心舒暢極了。
  蓦地──小倩全身猛地一陣顫抖,張開大叫道:“咦!……我里面好像有……什麽東西流出來,哇!……難受死了……”
  流得石鋪基一手都是。
  “好妹妹,那是小溪流出來的涓火,知道不?”
  這小子看起來得頭得腦的,懂得可還個少。
  石輔基說著,手指往幽處里頭一探,可真滑溜呢!
  “嗯……痛呀!……不要再弄進去了……好痛……求求你……不要了啦……我真的受不了……”小倩這時真的感到疼痛,而石鋪基爲了讓她喘氣,果然將手抽了出來,開始解除自己的武裝,三兩下就清潔溜溜了,他將小倩的兩條粉拉到自己腰部,自己則蹲在她雙腿中間,先飽覽她的幽處。
  肥厚的陰阜高蒿凸起,像個肉包似的,上面鋪滿了柔軟細綿綿呈黑色的芳草。
  細長的陰溝,粉紅色的兩片赤貝,緊緊閉合著,石輔基用手撥開粉紅色的赤貝,一粒像洗過水的珍珠兒,凸起在淺溝上面。
  微開的小洞,兩片呈鮮紅色的貝同,緊緊貼在赤貝上,鮮紅色的貝肉正閃閃發出露水的光芒。
  “好漂亮,好可愛,真是太美了!”
  “輔基哥,別看了嘛!歹熱(不好意思)啦!”
  “我還要看別的地方呀!”
  “還有什麽地方好看的嘛?真羞死人了!”
  “我要看你這全身美麗的地方。”
  石輔基站起身來再欣賞這具少女美好的胴體,他像個考古學家又像個藝術鑒賞家,每一個地方都不肯輕易地放過。
  裸程在他眼前的。真是畢卡索的傑作,不!是上天的傑作,太棒了。
  小倩的粉臉滿含春意,鮮紅的嘴兒放做上翹,挺直的粉鼻吐氣如羊,一對不大不小的梨型尖挺乳房,粉紅色如蓮子般大小的乳頭,高翹挺立在豔紅色的乳暈上面。
  配上她那苗條的身材,白哲細嫩的皮膚,白的雪白,紅的豔紅,黑的烏黑,三色相映,竟是光豔耀眼,美不勝收,迷煞了人。
  看得石輔基是欲火亢奮,立刻伏下身來吻著她的唇,雙手撫摸著那尖翹如梨型的乳房上,他的手掌剛好握滿。
  乳房里面還好像雞卵那大的核,隨著手的撫摸在里面溜過來溜過去。
  石鋪基初興禁果,不知道這是處女的特徵,故覺得有些奇怪。
  在室女嘛!因爲不少的男人可能一生也沒玩過處女,不知道處女的妙處在那里。
  所謂處女有處女的妙處,少婦有少婦的風韻,而徐娘又有徐娘的味。
  在處女初來月經以后,雙乳日漸隆起,不管她身體的發育是如何的健康豐滿。
  雙乳是大是小,雙乳中一定有兩個像雞蛋樣大的乳核。
  用手一摸一捏,就像男性的兩粒睾丸一樣全溜來溜去,不過男子的“睾丸”是隋形的,而處女的乳核則是圓形的。
  若和男子性交立后,受了男性精液內所含的性荷爾蒙的滋潤,就會慢慢的擴大而消失在乳房的海綿體內。
  爲什麽非處女和婚后不久的少婦,雙乳特別豐隆飽滿呢?就是這個原因。
  石輔基雖然感到奇怪,也管不了那許多了,低下了頭吸吮著她的乳頭,甜著她的乳暈及乳房,一陣酥麻之感傳遍小倩全身,她呻吟起來了。
  “嗯!……好癢啊!……癢……死……了……”
  那個幽排放水的幽處立刻冒出了大量的水來。
  “好妹妹,你看我的小老弟,他要親你的小仙女,一探桃源哩!”
  小倩正在閉目享受被他揉搓批吮的快感,聞言張開美目一看,只見那又硬又長的寶劍,高高的豎起,蹦蹦的跳動著。
  小倩不由吃了一驚,嬌羞地道:“啊!這麽大又這麽長啊,這樣會弄穿了我的小仙女呀!”
  “傻妹妹,不會的啦!來,試試看就知道了,好妹妹,小傢夥要親懷的小仙女了哩!”
  未經人事的小倩,一開始是好奇,她想試試是因爲她偷看到師父“桃花三娘子”與師叔“鐵公雞”匡憲在一起時,那種飄飄欲仙的情景。
  有一個晚上因爲便急經過桃花三娘子門,忽然聽到里面有呻吟的聲音,師父病了?不對呀,師父內外雙修,怎會突然生病呢?
  當她走到師父臥室門,又聽到里面傳出男人的聲音。
  她輕輕的蹑手蹑腳來到窗台,窗子有一層薄薄的窗紗,隔著紗窗望進去。現線只略爲模糊一些。
  但室內的燈光明亮,把空中的一切照得非常清晰。
  那張四根柱子雕看桃花的桃花帳前面,放著一對鹿皮快靴,靴的旁邊赫然是桃花三娘子慣穿的雙鳳頭鞋。
  衣服散亂一地,男人的,女人的,連里面的內衣褲都有。
  小倩還沒來得及細看床里的情形,便聽見桃花三娘子愉快的呻吟聲,肆無忌憚地頻頻喊著。
  “嗯!……師弟……你真行……就像牛似的……弄得我舒服極了……快……快……再用力一點……嗯!……”小倩不禁看得心中癢間的,也伸手在自己下面探揉搓搓起來。
  她把鈔窗的空隙弄大了一點,使視線更清楚些,而那層薄薄的紗卻禁不起戳,稍一用力便破了一個大洞,這一來便只有床上那張薄羅帳了。
  輕煙似的籠穿著桃花三娘子和鐵公雞,使小倩有霧里看花的感覺。
  眼見──鐵公雞的一身肌肉像閱報似的,一虬虬的非常結實,整個軀體虎踞在床上,屹然不動,穩如一座小山似的。
  桃花三娘子被壓在下面,那柄粗長的寶劍,竟然還露出了一截在外頭,沒有插進劍鞘里。
  桃花三娘子像一尾活魚似的,有如剛剛從水里被人釣起,身體在床上盡是扭動個不停,雙手緊抱著他,妮眼迷著,氣喘連連,見她這到表情就知道情潮洶湧了。
  她張開了雙腿使得網兒上開,想引誘魚兒入網,但是“鐵公雞”匡憲的棍魚就是不理采,這可把桃話三娘子急得滿頭大汗。
  於是,她挺著粉臀迎了上去,但對方卻無動於衷,這使得桃花三娘子急得快要發瘋了,將腰挺了挺,找尋她所需要的。
  終於她找到了。
  但是,鐵公雞有意吊吊她的胃,寶劍雖然放在劍鞘里,卻一點也不使勁,這種蜻蜒點水象徵性的磨擦,根本不能滿足她那空虛的洞。
  這一來,她更發急了,而且出了微吼:“哼!我看你這棍棍魚要往那里逃,我非把它網了吞下去不可!”
  但見她的腰兒狠狠地一挺,如同浪潮似的,使得她由肩至足變成了弓形,但腰仍一個勁的扭著。
  鐵公雞見她節節逼進,眼見欲退無路,不得已開始化守爲攻。
  突然──鐵公雞的身體向上一�,接著向下一挺,其快如流星趕月,那座如泰山似的身體壓了下去,八寸長矛不偏不倚已插進了幽洞。
  小倩清清楚楚的看到鐵公雞的八寸長矛,當他身體�起時,他那傢夥可還不是一般的大,當鐵公雞往下一挺時,不由駐然暗道:“師父這下可慘了,這回非被師叔壓扁不可,而小仙女也非被地貫穿不可!”
  事實上,小倩的擔心是多余的,鐵公雞把身體往下一沈,桃花三娘子只“哎喲”一聲,但並沒有像小倩所擔心的那麽嚴重。
  她只被擠出一點氣,沒有痛苦,相反地她覺得空前的舒服,幽處里面既充實又美妙。
  然而,殘酷的鐵公雞並沒有使她舒服多久,他在─壓之后,卻一連採取十次急速的動作。
  窗外的小倩默默計算著,“四慢六快”這十下突如其來的動作,前四下猶同精挺點水,使得挑花三娘子酥癢難奈,而后六下勢如雷霆萬鈞,威力如同秋風掃落葉,使得桃花三娘子來不及應付。
  她只覺得有點昏沈,是痛苦抑是快樂已無法分辨得出,她的腰也無力再挺,全身像脫力似的,軟綿綿的躺在床上。
  那乳白色的液體將床罩沾得東一片、西─片的,更奇怪的是使她那片芳草服服貼貼的貼在洞兩邊,好可愛的一片草原。
  她的每一根神經都在蹦蹦地跳,牙齒咬得吱吱地叫:“嗯!……沒心肝的……你真黑心……也不先通知一聲……嗯!……我的小仙女……嗯!……”鐵公雞的表情嚴肅,好像還沒有過瘾似的,但聽他冷冷地道:“怎麽啦?寶貝,你不是要強棒麽?那爲什麽我只連打十下,你就叫得跟殺豬似的,真不中用。”
  桃花三娘子瞪著白眼,不服氣地道;“巫醫憲,你得了便宜還賣乖,老娘是不肯施展”魔女玄功“,你反以爲自己了不起,你若不信倒可再試試,三兩下子就叫你清潔溜溜。”
  鐵公雞哈哈一笑,道:“什麽三兩下子?我就不信邪,現在我就告訴你,我又要發動攻勢了,你得準備了。”
  說著,他就用力了頂,他可沒有馬上狂抽猛插,或許這就是他的戰術。 這一頂,頂到了花心。
  桃花三娘子感到洞洞里被擠得又飽又滿,但是並不快樂,於是她急急叫道:“哎喲!死人,你怎麽死翹翹啦?人家癢死了。”
  鐵公雞爲了先敷她一下,也就開始行動起來。
  一開始,插得緩,抽得慢。
  桃花三娘子是個蕩婦說得一點也不過份,但見她用雙腿用力一夾,雙手緊緊摟著他,肥臀直往上進。
  她叫道:“怎麽啦?剛才那麽威風,現在是不是不行了?快啊!有辦法就插深點抽快點呀!”
  雖然挑花三娘子一再以言語相激,但鐵公雞可是肉場上的老將,居然一句話也沒有吭。
  突然,他把長矛拔了出來,讓矛頭抵在洞邊緣,輕輕地頂了四五下。
  桃花三娘子被他這種方法弄得奇癢無比,簡直是受不了。
  “嗯!……你……怎麽這種玩法……嗯!……饒了我……饒了我吧!……”鐵公雞見她浪了起來,又來個攻其不備。
  只見他的屁股�得高高的,倏地往不俯沖,長矛挾著一股勁道,狠狠地插了下去,接著“卜滋!卜滋!”的聲響不絕於耳。
  他似欲置桃花三娘子干死地而甘休,那根長矛一進一出的抽送著,快加閃電般,連小倩在窗外數著也數亂了,直讓她看的眼花缭亂,吐舌稱奇。
  雖然鐵公雞狂抽猛插,但桃花三娘子有了一次教訓,她雖浪起來卻存戒心,因此這一回合可沒讓鐵公雞扳倒。
  在鐵公雞集中火力攻擊了二十多次,她已定下心來,這次開始反擊。
  桃花三娘子的反臀使出了制敵的絕招。
  她向上�高挺了三四下之后,馬上左右擺動了六七下,如此反反覆。
  她肥臀挺得快,搖擺得也快,好像非讓鐵公雞這很長矛折斷而稱快。
  鐵公雞眼看這一輪快攻不能收拾這淫娃,於是改變了“以靜制動”的戰術。於是,他停止了攻擊。
  但見他雙目緊閉,雙手緊緊的抱著機化三娘子的胴體,雙腿緊夾著,如同死人一般任憑桃花三娘子去挺腰擺臀。
  現在的鐵公雞就彷彿是大海中失舵的木舟,任憑浪際的沖擊,隨意的飄泊,如此置身於大風大浪中,經過了一盞熱茶的時間,風浪漸漸的靜止了,他總多度過了危險期。
  桃花三娘子可能是在欲火攻心之下,而失去了理智,忘了“魔女玄功”的要旨,雖然鐵公雞停止抽送,而她仍一意孤行。
  反觀鐵公雞那魁梧似小山的身體,就是壓著不動已讓桃花三娘子有得受,她又那能做持久的反擊呢?
  眼見桃花三娘子的嬌軀由劇動化爲靜止,動也不動了。
  她身疲力竭嬌喘著道:“你……你這銀樣獵槍頭……好看不管用……”
  鐵公雞裂嘴大笑道:“好個銀樣臘槍頭,現在你就看看我這根樣是銀槍臘槍臘頭?還是金戈鐵矛!”
  說著,他猛吸一氣,屁股往上一�,忽兒又重重一壓,長矛就開始在桃花三娘子的肉靶外一進一出的打擊著。
  現在的鐵公雞就好像是脫!的野馬,快速的奔馳在平坦的草原上,而且愈奔有勁。
  桃話三娘子已無力可反擊,有的只是嘴里聲的叫著:“嗯!……乖乖我又沒力氣……你……才放命一博……哦!……”她那張櫻桃小嘴叫個不停,腰腹的那張嘴巴也“卜滋!卜滋!”的響個不歇。
  真是上下呼應。
  鐵公雞難得遇到桃花三娘子這等嬌豔而淫蕩的女人,他想徹底的征服她,靠著自己體力充沛,因此插的一下比一下重,一次比一次深。
  一連插了百十下,桃花三娘子已初散發亂,香汗淋淋,媚眼無神地望著他,浪聲也顯得低沈。
  “嗯!……好師弟……求求你……別……別插了……我……我的小仙女受不了啦……嗯!……哦!……可服了你……”鐵公雞可不吃這一套,盡管她哀求著,他仍快馬加鞭地抽送著。
  也許是回光反照,桃花三娘子打了個寒顫后,又如同死人複活似的,又開始迎合著他了。
  這就是女人與男人不同的地方。
  不管男人是多麽勇猛、多麽強壯,在床笫之間辦那件事兒時,永遠是女人手下的敗將。因爲男人一泄千里之斥,小老弟立刻就會垂頭喪氣、原形畢露,久久不能再躍馬舉槍。
  而女人卻不同,她的心花開了,泄了,死了,很快就會在不知不覺中複活過來,投身再戰。
  這也就是女人能夠征服男人的最大原因。
  女人在辦那件事兒時,婉轉嬌啼,弱不勝情,也許只不過是滿足男人的好勝心,討好男人爭寵的一種手段罷了。
  她的雙手緊緊抱著鐵公雞,雙腿緊緊的夾著他的腰際,一伸一縮就好逢在劃船似的。
  顯然地,桃花三娘子已到了如癡如醉之境界。
  突然──但聽她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媚聲:“嗯!……太棒了……美死了……你……真是行……我低估了你……我……承認你這根……是金戈鐵矛……天天陪我……嗯……我……”隨著叫聲猛扭腰兒,狂擺肥臀,把個鐵公雞搖晃得分不出方向了。
  鐵公雞本欲再挂起免戰牌,但此對此刻求勝心切,他再也顧不了后果了。
  又是連連的重擊,直操得她的花心像嬰兒的嘴一般,對著矛頭猛吸著,兩片赤貝也翻了過來,媚叫聲也成爲陣陣的喘息聲。
  這時,只見桃花三娘子的山處流出了一灘的水,接著整個人便癱瘓了。
  鐵公雞的長矛雖然厲害,它征服了魔女,而此時也是抖了抖,身體一陣寒顫,便不聽使喚的也一瀉千里了。
  此時,他也無力地伏在桃花三娘子的嬌軀上歇著。
  小倩看完了這─幕活生生的春宮表演,心里紅一直想著自己也能有登臨仙境的一天。
  今天總算是來臨了,見石輔基躺下之后,兩腿一跨,猛然蹬在石輸基的大腿上,扶著他的玉柱,扯住地朝小仙女那地塞去,同時嬌軀微微的向前沖動了一下,情不自禁地哼出聲。
  “哎喲,好痛啊!”
  石輔基是一個心地善良的青年,而且和小倩恩愛情深,聽小倩喊痛頓起憐愛之心,道:“小倩,你真是何甜的女兒(何苦),既然痛,就別玩嘛!”
  他同情地望著她。
  小倩一想起桃花三娘子與鐵公雞那飄飄欲仙,如夢如幻的情境,的處就像有千百蟲蟻在爬行似的,騷疼得很。
  她豈肯就此罷休,捧住玉持不肯松手,道:“聽說第一次有些痛的,痛過就好了,尤其這時我內外奇癢難熬。我忍著痛再試試看。”
  石輔基猶疑地說:“你幽處那麽小,我玉件這麽長,就是你忍著痛,勉強插進去,你能受得了嗎?不會受傷吧?”
  說著,自己的臀卻情不自禁的又向前沖撞了一下。
  只見槍頭已進去了一半,她眉頭一皺,兩眼水汪汪的,貝齒咬得緊緊的,好像是很痛,但沒有叫出聲來。
  石輔基見她好似很痛苦,心中好生過意不去,說道:“瞧你這副樣子,我心里可真疼哪!”
  “嗯!……別管啦……是里面癢呀……”
  “別騙人的啦,小倩,你臉上已冒汗珠了呢!”
  嘿嘿!可真奇怪了,一個要進,一個卻要退。
  小倩雖然是練就一身武功,身體也非常結實,但生理的狀態跟常人是一樣的,幽處里在長槍的意紮下自然是難以忍受了。
  兩個都未經人事,不懂調情技術,一味急功好進,這種痛苦就更難免了。
  但她個性很強,在這春情蕩漾之時,幽處內又是奇癢難熬,豈肯因病而罷休呢?
  真的,里面緊癢得有如千萬螞蟻在爬行,癢的難過,比痛苦還要難熬,那肯聽石鋪基的勸,扭動著臀又狠狠的向前猛撞了一下。
  處女膜經這麽一撞,受到了傷害,不禁發出“喲”“喲”兩聲嬌啼。
  但是他的槍頭整個兒進去了,處女膜已破,血液回流出來。
  石輔基這俊小子一見之下,不禁失聲叫道;“你里面被擠破了,流血了呀!”
  這時,小倩又是痛又是癢,真是食之叫痛,棄之可惜。
  她正緊緊的閉著美眸,忍受這痛苦,想體會這苦中之樂。
  聽料石鋪基的叫聲,這才緩緩的睜開眼睛道:“別大驚小怪的,處女膜破了本來就會出血的,不要緊的。痛,豈能阻止我倆的愛,不要怕,就是痛死在你這可愛的棍兒下,我也是心甘情願的。”
  自古湘女多情,小倩尤甚二人家是爲愛走天涯,她卻是爲愛忍痛。
  然而,她卻偏偏遇上了這個楞小子,對男女之事一點也不懂,他竟然不知道小清爲什麽要忍受這般流血之苦。
  於是,他又傻時呼地說道:“你這是何苦呢?你這般的痛苦我實在不忍心,難道著中有快樂嗎?”
  小倩輕輕地道:“這是上天的安排,先苦后樂,好戲在后頭,等會你你就知道了。”
  說著,臀兒扭了扭,本想除邊輕騎快馬。那知這麽一扭竟痛得“喲”“喲”叫出聲來,再也不敢採取主動攻擊了。
  石輔基聽她這麽一說。 似乎有些開通了,同時目睹小倩這番情景,知道苦樂兼而有之,欲戰而又怕痛,欲罷則騷癢難熬,而槍頭在幽處里,覺得熱熱的,很是舒眼。
  於是,微微一笑道:“真爽,小倩,你感覺怎麽樣,是痛苦還是舒適?”
  “里面騷癢,外面脹痛,但騷癢又勝過脹痛。”
  “那我的長搶挺進去,能止你的癢嗎?”
  “可以的。”
  “吐操!那我就挺進去了。”
  但見他抱緊了小倩的臀兒,使勁一沖長搶插進去了大半截,但聽小情嬌聲叫道:“哎喲……痛死……痛死我了……”
  石輔基猛然隨了一驚,趕忙把她的嬌軀向前一推,把長槍抽了出來低頭一望,但見自己的長槍沾滿了血迹,不由失聲道;“戳破皮了,你流血了。”
  小倩嬌羞萬分,羞答答地道:“別害怕,第一次玩這玩意兒是一定會流血的,這叫”落紅“。”
  說著,繼續十指捏住石鋪基的根兒,在自己的幽處里塞。
  石輔基見她流了血,仍然把自己的長槍塞到那幽處里,大概那用頭可真騷癢難熬。於是深深的吸了一氣,振起精神,索性插她一個痛快。
  猛然將她的臀地重新樓緊,往自己面前一靠,自己的臀也─挺,但聞“滋滋”
  輕響,長槍全部沒入幽處里。
  小倩的處女膜已破,這次整個的長搶插進去已沒有先前那般的疼痛,這時只覺脹痛中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感。
  她坐在石輔基的大腿上,並沒有採取主動,靜靜的體會著這美妙的滋味。
  石輔基見她沒有再叫痛,柔聲問道:“小倩,還會痛嗎?”
  “好多了,你再插幾下看看。”
  石輔基臀部微微一扭動,只聽幽處里傳來一聲聲很動聽很有節奏的“卿卿”聲。
  但見小倩一雙美眸緊緊地悶著,中不停的傳出一聲聲的輕吟,似是哎喲的痛聲,又初快樂的呻吟聲。
  石鋪基聽得悅耳極了,長槍在幽處里的摩擦不覺加快起來,自己也感到無比的舒適快活。
  好一會兒,竟然聽到小倩“哎喲!哎喲!”地叫個不停,臀兒不停地迎著自己的動作晃動起來。
  石鋪基突然停止了扭動,道:“你還痛嗎?”
  “傻瓜。”
  她晃動的身子,隨著話聲加速晃了起來。
  石輔基目睹此景已知小倩苦盡甘來了,於是毫無顧慮的猛然挺進,小倩感覺到自己像大海上的小舟似的而被抛入云端,時而又緩緩落下,時而又左右斜落。
  搖擺不定。
  一陣搶灘攻擊,只樂得小倩輕叫著:“嗯!……美極了……妙極了!……哦!……太棒了……我的好哥哥……你真行……”石輔基抽動了一會兒,只覺長槍在桃源洞內妙趣橫生,真是美極了。一晃一動之間,還有一種美妙的聲音陣陣傳出,真是棒透了。
  嘿嘿!此樂只應人間有,天庭難得見回聞,小倩這時已到了銷魂的時候,只見她不停的晃動嬌軀,快樂的呻吟聲不絕於耳。
  “嗯……嗯……真美……好……啊!……快……快……哦!……”他倆玩得起勁,忘記了世上的一切。
  一個年輕力壯,善干馳騁。
  一個美豔嬌媚,兼有“魔女玄功”。
  石輔基兩臂突然一使勁,把她的臀緊緊的抱住,自己的槍則規速旋轉,就像鐵螺釘一樣不停的旋轉。
  “嗯……棒了……用力地鑽吧!……哦……快活極了……太舒服了……我……哦……”石輔基磨擦得舒服極了,可是這小子有勇無謀,急攻好進,驟覺一陣酥麻,打了個寒顫,一股瓊漿射了出來。
  還好,小倩並未施展“魔女玄功”,花心上被一股熱汽燙了一下,在美不可言之下,也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
  蓦地──只聽她氣喘著叫道:“我……我……不行了……我要死了……”話聲中,也跟著泄了。
  這時,他倆的身體都感覺精疲力竭。
  小倩的頭伏在石鋪基的肩上,一動也不動,下體優緊緊的貼在一起,兩人氣喘連連,而心髒也砰砰地跳得劇烈。
  兩人初嘗云雨之歡,都感覺到非常的快樂,都沈浸在快樂的滋味里。
  這一番足足耗了兩個時辰,高潮過去之后,仍然互相擁抱一陣才先后站起,相視一陣,彼此的臉泛過一陣紅潮。
  這是一個蕭蕭雨夜,竹林小徑有位中年文士在雨中獨行。他每天都要到附近村鎮爲人療病,而且大都是義診。
  他──就是“百草堂”的主人高逸,也就是石輔基的授業恩師,“九天玄罡”絕技在武林得具一格。
  當他走到竹林深處時,盡管除了“沙沙”雨聲之少,高逸還聽到了一種非比尋常的聲音。
  “好酸軟!”
  “嗯!……”
  是男女辦那件事發出來的快感聲,是一個女人性的奔放。
  接著,便是一陣叽叽肉搏交戰之聲。
  一個女人樂得死去活來,浪叫道:“冤家……親哥哥……嗯!……太棒!……太痛快……”“嗯!……我……我要死……你……你就饒了我吧!……我快要被你整死了……”
  男的雄赳赳的失了起來,道:“我要把你搗爛整死,看你還敢不敢……”話未沒說完,那女的已呻吟嬌喘著說道:“好人,快……我情願讓你搗爛、給你整死……哦!……我要死了……你真的要整死我……我……不行了……你就饒了我吧!……”一陣劇烈的扭動聲,一陣陣吸吮聲。
  真是昏天暗地的大戰。
  高逸皺緊了眉頭,他曉得這不是普通人在雨中交合,乃是一個邪惡的組合人物在此練功,這種武功就是“魔女玄功”。
  若是練成了,將是武林一劫。
  他提高了警覺,仍然緩緩的往前走著。
  就在他來到小彎路而竹葉濃茂山果然,有一陣微風淩空而降。
  高逸已有準備,橫移五步,陡見現身的人頭戴金色煞神面具,如狂濤駭浪般攻來。
  高逸行醫濟世,宅心仁厚,不知這人偷襲的意圖,所以一開始只守不攻,手下留情。
  但見對方來意不善,只好問道:“尊駕有此身手行爲卻不光明磊落,請向與在下有何過節?”
  “嗯!……好舒服……”
  春聲琅語,呢哺傳來,對方一聽這聲音,攻勢更加淩厲。
  那浪濤春聲來自竹林深處,聽來動人心弦,情不自禁的心猿意馬。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21370
回覆 使用道具
1067415739
侯爵 | 2016-9-20 09:12:21

超好看的拉,大大一定要繼續創作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