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5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1067415739
侯爵 | 2016-8-19 14:58:18

人醉臥,恰似海棠春睡,粉瓣帶露,臨風微顫,惹人愛憐,個中誘惑,別說當時房間里急欲采花的秦俊(圖像明顯地在抖動,還有畫面外男人急促的呼吸聲),連現在看著小小屏幕的女性葉薇也贊歎不已。全景很快變成了特寫鏡頭,並在顫抖中慢慢移動,從穿著絲襪的小巧玉足開始,經過可愛的圓膝、被粉紅細花薄裙遮蓋的細圓大腿,最后停留在他妻子的下腹秘處——雖然被裙子遮著,但柔薄的衣料軟軟地伏貼在身上,非常誘惑地浮現出腿隙和微微鼓起的陰阜形狀。
    (這種“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景象,在別人看來是何等的香豔迷人,但田浩卻心似刀割!)接著,鏡頭繼續上移,停在白芸的胸部——不大,但形狀優美,襯衫上面的紐扣解開了兩個,可以看到白嫩嫩的小半乳肉和镂花的白色乳罩的上沿。
    隨著鏡頭的又一次下移,裙子被一只男人的手掀到了腰間,終于看到美少婦內褲了!(這麽保守的樣式呀!——葉薇心想。)白色的棉布料子上印著幾只小熊,上邊還有個可愛的蝴蝶結。柔柔的棉布包著少婦飽滿的陰部,鼓鼓的,形狀誘人之極。更要命的是,在內褲底端的正中竟有一灘小小的橢圓形的濕痕!
    畫面在這道濕痕上停留了大約半分鍾,然后畫面雜亂晃動,最后圖像變成床單上一只女人的胳膊固定下來(顯然是裝著攝像機的公文包被放在了床上白芸的體側)。接著是畫面外用力的吸氣聲,再傳來秦俊的自言自語:“……嗯!這尿臊味還真香啊!你這小娘們……撒完尿都不擦的啊,這麽不講衛生……來,讓哥哥我打你幾下屁股,看你以后乖不乖……來……轉過來……對……好圓的屁股啊……叫你不講衛生!(輕輕的一聲“啪”)……叫你不擦!叫你不擦!(輕輕的“啪、啪”)……”
    (那幾聲“啪”是秦俊拍打在妻子白芸嫩嫩的屁股肉上的聲音,但田浩此時卻感到那簡直是打在他自己發燙的臉上,火辣辣的!葉薇被攝像機里秦俊稍帶頑皮的亵弄逗得本想笑的,但看看田浩氣得煞白的臉,硬生生地忍住了。)
    一陣悉悉簌簌的聲響后,畫面又開始雜亂的晃動,經過幾番調整最后終于固定下來(看位置,攝像機應該是擺在靠牆的衣櫃里)。現在,白芸側身屈體躺在床上,仍是毫無知覺,裙子掀在腰際,圓圓的屁股翹向畫面——雖然還有內褲的遮擋,但兩瓣渾圓的臀肉和中間凹陷的臀縫在內褲的緊緊包裹下,還是被誘人勾畫出來。接著,一個裸體男人進入畫面,坐在了睡美人的身旁(原來在擺好攝像機之前,秦俊已經脫光了自己)。
    好像是故意折磨現在正看屏幕的田浩似的,屏幕里秦俊慢吞吞地脫著他妻子的衣服,就一件襯衫、一條裙子和一個乳罩,他竟脫了足足有十分鍾!脫一件,就對睡夢中的少婦亵語評價幾句,東摸摸西捏捏,這里嗅嗅那里舔舔,還把他妻子的身體翻過來轉過去的,好像根本不怕會弄醒她。(雖然已經知道后來妻子醒過來的經過,但這時田浩還是緊張地在心里對妻子呼喊:“快點醒來吧,老婆!
    快點,老婆!”)
    終于,像剝了皮的香蕉似的,白芸被剝得只剩一條內褲,白嫩嫩地躺在淡棕色的毯子上。嬌小玲珑的軀體,顯得那麽精致纖細,而飽滿的乳房和彎曲的骨盆弧線又凸現了女性的柔美和性感。尤其是淡淡乳暈上剛剛被秦俊吸吮過的乳頭,小小的、紅紅的,翹翹地挺立在房間空調的冷氣中,煞是惹人愛憐。
    接著,秦俊瘦長的裸體壓在他妻子身上,頭埋在她胸前乳房間一陣亂拱亂舔——他妻子開始發出斷斷續續夢呓般的呻吟……
    后來,秦俊趴在他妻子身上吻著她的臉和唇,一只手在她乳房上不停捏弄,另一只手在她腿間的內褲上不斷地搓揉——他妻子無意識的呻吟聲也漸漸多了起來……
    再接著,秦俊分開他妻子的雙腿,整個頭都鑽到她的胯間,用臉、嘴和舌頭在她的羞處拱擾、舔逗著——他妻子的手下意識地伸到自己胯下,推拒著秦俊的頭,呻吟聲中也有了具體的詞彙:“阿浩……別弄了……癢……那里是……人家的……小豆豆……”(“小豆豆”是田浩和妻子歡愛時,私底下對妻子陰蒂的昵稱。聽到這里,葉薇強忍笑意,但感到自己下面的“小豆豆”也有點癢了;田浩的心里卻是酸痛難忍!)……
    再后來,當秦俊想脫她最后的遮羞物時,他妻子終于適時地醒了……
    先是尖叫,接著就是激烈的抗爭和叫罵聲……然后是漸趨無力的掙扎和求饒聲……
    錄像播放到目前爲止,一切,都像妻子向他敘述的那樣……直到她施計把小剪刀騙到手,拿剪刀對著自己的喉嚨威脅說要自殺,叫秦俊別再碰自己。(田浩一邊慶幸,一邊在想葉薇剛才的表情——我按門鈴和敲門的聲音應該快要響起了吧?難道事情真的還會有變故?)  
  

5
    事情的發展果然是峰回路轉,一波三折——
    門鈴並沒有響起,秦俊也沒有被嚇住。只見他嘴里說著“別……別沖動”,眼睛一直看著白芸,好像在觀察她的臉色、揣摩她的內心變化,人卻已慢慢地接近,最后在床沿坐了下來。
    “別過來……我真的刺……下去了……”畫面中的白芸仍舊威脅著,但聲音有些顫抖,語氣也不似剛才那麽堅決了。
    “好了,我的小美人,別這樣!我不碰你了還不行嗎?快把剪刀放下,啊?
    你看,都流血了。別傻了,你不疼嗎?我都心疼了……”秦俊坐在觸手可及的距離內,慢聲細語地勸說著——其實是在拖延時間,慢慢消磨她求死的意志。
    (葉薇覺得,別看秦俊不學無術、無所作爲,但在對付女人方面還真是有一套。作爲女人,她很理解白芸此刻矛盾的心理處境:生命是最寶貴的,死,哪那麽容易下得了決心?你們男人敢嗎?世上真爲貞潔而死的女人又有幾個?求死,不過是很多女人用以威脅的一種手段,十有八九是假的!活著多好啊,有讓人贊美的容貌身材,有漂亮性感的時裝、琳琅滿目的化妝品、吃不完的零食美味,還有老公、孩子、家人……死了就都沒了!當然女人是情緒動物,一開始不能逼之過急——否則在沖動的情緒之下她會干出自己也不想、不敢干的事來,這時要好言相勸,柔聲以待,盡量緩解她緊張沖動的情緒,給她時間,讓她去留戀世間美好的東西……所以,她由衷佩服秦俊在女人面前的處變不驚。)
    果然,畫面中白芸的表情變得好像不那麽堅定了……看得出來,她原本沖動的死志,在秦俊慢聲細語的勸說和自己的慌亂心緒中正在漸漸減弱、消失……
    (快!快用剪刀威脅!扎……扎那個雜碎也好!——田浩心里在呐喊。)
    一直在觀言察色的秦俊終于采取行動了。他一面溫柔地說著“看你……這樣多疼……快放下剪刀……我給你擦擦……”,一面非常緩慢地伸手撫在白芸的秀發上——只遇到些微反抗,然后手順著她的額頭、臉頰、下巴緩慢地往下撫摸,慢慢地,慢慢地……最后輕輕停在握著剪刀的顫抖的手上……還沒等白芸反應過來,她握剪刀的手已被猛地拉到一邊,才一掙扎,剪刀已被奪走了。(晚了!完了!阿芸啊,你怎麽這麽……沒用!——田浩把手指深深地插進自己的頭發里,痛苦得不敢再看下去了。)
    接下來當然是——“晚了”!但還沒“完”!
    色狼強有力的摟抱、貪婪的索吻、下流的亵摸……
    少婦激烈的掙扎、羞忿的躲避、帶著哭聲的求饒……
    接著——
    色狼開始脫她的內褲,遇到劇烈的反抗,但看他的表情好像很享受這種“貓戲鼠”的過程……
    少婦神情慌亂地緊抓內褲,嬌聲求饒,手忙腳亂……內褲被褪下一點、又拉上一點,一會兒露點陰毛、一會兒又露些臀肉……
    后來——
    內褲還是被色狼從一只腳上褪了出來,但還是卷成一圈挂在另一條腿上,色狼已經鑽入少婦胯下享受那里的嫩肉了,不時發出“嗤嗤……啧啧……”的吮吸聲……
    少婦好像有些絕望了,又好像在忍受著什麽,掙扎慢慢變得無力了,求饒聲也慢慢變得虛弱了……
    漸漸地——
    色狼重新伏上了少婦的身體,用瘦骨帶毛的胸膛擠壓、摩擦著少婦嬌嫩的乳肉,下身也已擠開少婦的雙腿,瘦瘦的屁股不停地挺動,好像是用自己已經堅硬的東西在少婦胯間嫩處滑動、頂弄……
    少婦一邊左右搖首躲避著色狼的索吻,一邊難耐地扭動著身軀——大概是想擺脫色狼在自己身上敏感處的侵擾吧,雪白的雙腿被色狼的身體分開后就再也夾不攏了,屈在色狼毛腿兩側可憐的顫抖著……求饒聲變得更像呻吟聲了——“嗯……別……不要……嗯哼……求你……別……”……
    終于——
    色狼屁股狠狠地一沈,伴著他自己“啊!——”一聲歡愉的悶呼,夾在少婦雙腿間的下身好像與她的腹下接觸得更緊密了……(天啊!真的插進去了嗎?!
    就像那篇綠帽小說里的小靈最終還是被“老貓”干了一樣?!——田浩緊張得臉往屏幕上一湊。)(“當然插進去了!看你老婆的表情就知道,傻瓜!”葉薇好像與田浩有心靈感應似的,在心里這麽想。同時她感覺到自己下面的肉縫也越來越濕了,眼睛不由自主地瞥了一下田浩的裆部。天!那里搭起帳篷了!她驚奇地看看田浩的臉,發現他對自己下身的異樣並無察覺。)
    在色狼的屁股下沈之際,少婦發出幾聲驚惶而短促的求饒:“不要!求你!
    表!表表表……哦!——”隨之,她仰起脖子張著小嘴再也發不出聲音了,雙腿屈起微微抖了幾下,原本象征性推拒著色狼身體的雙手也徹底放松攤在床上了,眼睛一閉,兩行清淚順頰而下……
    接下來的情景就跟一般夫妻戀人的歡愛沒什麽大的區別了:男的埋頭苦干,女的嬌婉承歡;男的在上面時慢時快地抽插,女的在下面時羞時急地迎合……要勉強找區別,那就是白芸的叫床聲——頭幾分鍾,幾乎沒有聲音,只是當被插得過重過深時偶爾發出一兩聲悶哼;大約五分鍾后,慢慢有了“嗯……嗯哼……喔……”的呻吟;到后來,嬌吟越來越響、越來越密,“嗯——哼……不要……輕點……哦!天啊!……慢點慢點……嗯!嗯!嗯!我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
    ……哦哦哦哦!喔——”
    (只有田浩知道,“死了死了”是妻子白芸在高潮最頂峰時才會發出的床上“口頭禅”,而且結婚至今三年多了也只聽她叫過五、六回。所以田浩每回都很珍惜、很自豪,事后都會就這句“口頭禅”調笑一番,把嬌妻羞臊得對他又捶又掐,直往她懷里鑽。可是現在,她竟那麽輕易就把這個珍貴的“口頭禅”奉獻給了別的男人!——而且是正在強奸她的色狼!“難道像那些小說里寫的,很多女人在被強奸時會有更興奮的感覺?”田浩忿忿地想著,這時才發現自己下面已經硬硬的,心里不免有些詫異和沮喪,“媽的!我怎麽也會像那篇小說里的王八男主角一樣呢?看到自己妻子被人……也會興奮?”)
    (強奸?葉薇可不這麽認爲!她第一次和秦俊發生關系也是在類似的情況下——酒醉、書記離開、醒來、發現是秦俊、掙扎、屈服、迎合、投入、瘋狂……
    別看秦俊瘦巴巴的,后來在多次交換活動中,她體會過他在這方面的過人之處,她知道幾個圈子里的“宦妻”私底下對這個花花公子的超人能力也是既愛又怕。
    所以當看到白芸被插入的那一瞬間,她就相信這個嬌美少婦最終同樣會被秦俊征服的。“這不,剛剛經曆過高潮,才安靜了不到一分鍾,又被阿俊搞得呻吟連連了!早知如此,剛才還裝什麽烈婦,扮什麽清純啊!……嘿嘿,怎麽樣?又叫上床了吧?叫得還真是消魂!哼!”這樣想著,葉薇情不自禁地把自己微微發燙的臉貼上田浩同樣熱乎乎的臉,手已經伸到他的褲裆上,像是安慰他似的,隔著褲子握住那堅硬的男根撫摸起來——順便也“安慰”一下自己漸漸濃郁的春情。)
    畫面果然像葉薇想的那樣……
    還沈浸在高潮余韻中的白芸,正閉起眼睛,好像在享受著秦俊在她耳畔的甜言蜜語、在她臉上唇間的輕吻慢掃……感覺到秦俊的再次抽動后,她睜開眼睛驚奇地看著他,脫口問道:“你怎麽還沒……”語氣上竟似乎還帶有一絲撒嬌、驚喜的味道。當發覺自己問得有些暧昧,而色狼又嘲弄似的盯著她時,趕緊慌亂地移開視線,羞紅的臉就像兩朵桃花,花瓣上卻透著悔怨、嬌羞、迷亂的色彩……
    好像是爲了糾正色狼對自己的誤解,她改變了語氣:“你這個色……流氓!你到底有完沒完!快停下!求求你別搞了!我……我沒臉見我老公了……嗚嗚……”
    說著又嗚嗚噎噎地哭了起來。(“這回才想到我啊!淫婦!”田浩心里忿忿地罵道——他還在爲妻子在色狼身下叫出“死了死了”而耿耿于懷呢!)
    但隨著秦俊很有節奏、很有技巧的時而細磨慢研,時而深入淺出,少婦的哭罵聲也慢慢地在變味——
    “你這個流氓……畜生……嗯……老公會不要我的……嗚嗚……哦!……快停下……你流氓!……嗚……嗯……哦!……流氓……魔鬼……嗯嗯……哦哦!
    哦!……太重了……輕一點……你這個流氓……流!流!流……氓……呀!你干什麽!別這樣……這樣難受……酸——酸呀……求求你……別磨了……嗯——哼……”原來是秦俊把她的雙腿架在自己的肩上了——少婦的整個身子被對折了起來,膝蓋壓在自己的乳房上,屁股被迫離開床面淩空向上。這樣一來少婦的下體與“流氓”接觸得更加緊密了,“流氓”再扭臀一磨,難怪她會難受得叫“酸”
    呢!(葉薇想起秦俊那很會“磨人”的碩大龜頭,不禁心馳神往,感覺自己肉穴深處的花心也是一陣騷癢,那只手也情不自禁地拉開拉鏈伸了進去,隔著內褲套弄起田浩愈發變硬的陰莖來。)
    磨了一陣后,秦俊的動作好像又變磨爲插了,並漸漸加強了力度和深度——用力地抽出,狠狠地插入,速度越來越快……秦俊的屁股和腰部向上高高一弓,又重重地落下,像在石臼中搗米一樣,借助席夢思的彈力,把個少婦淩空上翹的屁股弄得一會兒深深陷進床里,一會兒高高彈在半空……畫面中也第一次出現了兩人結合在一起的性器:黑黑粗粗的肉棒使勁抽出的一霎那,帶出了少婦小陰唇里面的粉紅嫩肉,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也可以清楚地看到淫水的瑩瑩反光。
    淫靡的“啪,啪”肉體撞擊聲越來越響、越來越快……
    “啊啊——啊!啊!啊!……天啊!……流!流!流!流!氓!哦哦!輕點輕點輕點……我不行——了!我——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啊啊!——”
    隨著那聲“啊!——”的長音,只見少婦的頭使勁后仰,手指緊掐秦俊的手臂,無處著力的屁股難耐地向上一陣亂扭亂頂,架在秦俊肩上的腳尖也繃得直直的,接著全身一陣劇烈的顫抖……然后——緊繃的雙手軟癱在床上,后仰的頭也無力地側貼在枕頭上了,只有身子還在無規則地持續抽搐著,喉嚨還在深一口淺一口地呼氣、吸氣……(天啊!妻子竟在色狼的強奸下來了兩次高潮!叫了兩次“死了死了”!田浩簡直快氣瘋了,心中恨死了畫面里那根比自己粗壯有力的陰莖。)
    在白芸第二次喊過“死了死了”之后,攝像機里終于逐漸寂靜下來,只聽到兩人由促漸緩、由粗漸細的喘息聲。秦俊已經輕輕放下了少婦高舉的雙腿,但仍趴在她身上,在她桃紅的臉上吻著,在她耳邊細語著一些好像是贊美的話……
    (葉薇注意到他剛才還是沒有射精——她很熟悉秦俊射精前特有的劇烈腰部動作,還會像老外A片中的猛男那樣發出“哦——哦——”的狼嚎。“這個死色鬼!還不想射?到底要把這個嬌嬌弱弱的人妻折磨到什麽地步啊?”她心中既有些幸災樂禍,又有一絲莫名的嫉妒,正套弄著田浩陰莖的手也不自覺地加快了動作……)
    畫面中男上女下纏在一起的鏡頭持續了約五、六分鍾,其間只偶爾傳來秦俊輕微的甜言蜜語和吻吸聲;白芸除了偶爾微微扭頭躲避他對自己嘴唇的索吻外,基本上沒有動作,一副嬌弱無力的樣子,躺在那里任其施爲……
    慢慢的,激情散去,恥意漸濃,悔上心頭……白芸推了推身上的秦俊,見他絲毫沒有放開她的意思,只得羞澀地低聲說道:“我……要去洗手……”
    “手挺干淨的啊。”秦俊好像在逗她,還故意拿起她正推他的手看了看。
    “不是……是去……”聲音低得聽不清。
    “什麽?去干嗎?”秦俊捉挾地逼問。
    “去……小便……”聲音還是低得像蚊子,但攝像機里好歹是聽到了。
    “哦——去尿尿呀——快去快去!”秦俊故意拖著長音強調少婦羞于出口的“尿”字,這才從羞澀的少婦身上翻下來。
    白芸坐起身來在旁邊翻找了一下自己的衣物,好像找不到或被秦俊壓住了,也不好意思再跟他說話,似乎怕他又說出什麽讓她羞恥的話來,只好扯過毯子上的被單裹在身上,匆匆忙忙跑向衛生間去了。好像沒聽到關門聲,就馬上傳來淅淅哧哧的急促水聲。(“大概憋壞了吧?不過你也關一下門啊小蕩婦!你知道這種聲音對男人的誘惑有多大嗎!”田浩心里氣急敗壞地罵道。)
    果然,剛躺下準備休息一下的秦俊好像又忽然來了興趣,聽了足有半分鍾,見水聲還沒停止,便起身走出畫面。接下來都是從衛生間里傳來的斷斷續續的聲音——
    “你干嘛!快出去!”哧哧淅淅的水聲也隨聲驟止。
    “害什麽羞嘛?美人兒……剛才你身上……哪樣東西我沒看過啊……”
    “你……流氓!快出去……別……求求你,出去……”
    “嗒,啪——喀”(好像是少婦掙扎時廁圈、廁蓋和抽水馬桶的撞擊聲。)
    “你繼續噓噓,別停啊!來……讓我看看……你撒尿的樣子……”
    “你這個……無賴……別……別摸……求求你……別看……”
    “沒關系的……美人兒……讓我再瞧瞧……揉揉……尿吧……別忍……噓噓……放松……噓……”
    “你不是人……流氓……無賴……嗯——哦……別壓那里……別……不要啊……表!表表表……哦——天啊——”接下來就是一陣哧哧的激水聲。
    “對……這才乖……繼續,繼續尿……嘿嘿……還真多……真熱……好香啊……瞧,都濺到我臉上了……”
    “你……流……氓……嗚嗚……”少婦好像被羞臊得發出哭聲了。
    “我流氓……你流得也不少啊……呵呵……來,我給你擦擦好不好……”
    ……
    (嬌妻裸著身子坐在抽水馬桶上,一個無恥的色狼蹲在她兩腿間,還一邊下流地發出“噓噓”的把尿聲,一邊看尿柱從妻子的肉縫里激射而出……這副淫靡的景象,平時田浩連想都沒想過,可這時卻通過攝像機里斷斷續續的聲音浮現在他腦海里。他氣得渾身都在發抖,但下面的陰莖卻在葉薇的套弄下硬到不能再硬了……)
    “你說話要……算數……真的舔……一下就走?”攝像機里又傳來少婦在秦俊軟磨硬施下帶著僥幸和妥協的聲音。
    “當然當然!來……轉過來,對……再翹一點……好漂亮的屁股啊!……真圓……真嫩……呼——嗤……”好像是秦俊舔吸嫩肉的聲音。
    “嗯……別……好了好了……你……不是說……舔一下的……嗎……”
    “呼哧呼哧……說好了不擦……給你舔干淨的……呼——嗤……”
    “嗯哼……你……無賴……說話不算……數……嗯……啊!你……你怎麽還要……別……別再插進來……哦!——天……”
    “——啊!好舒服!真他媽緊——哦!你不知道剛才我還沒射嗎?——嗯!
    你這個小騷貨!——啊!只知道自己爽……哇!好緊!你老公沒怎麽干你吧?他有沒有在廁所里也這麽干你?——嗯!……”
    “啪啪啪”,一陣連續的肉體撞擊聲。
    (“原來他剛才一直沒射精啊?怪不得昨天我在床單上的汙迹里聞不到精液的氣味!”田浩這時才想通這一節,心中多少有一種“不幸中的萬幸”之感,但同時也對秦俊性能力上的強悍充滿了憎恨和嫉妒。)
    “……嗯嗯……嗯哼……求求你……太深了……輕一點……嗚……你這……
    個流氓……怎麽沒完……嗯……沒了……哦!別頂那麽重……哦!嗯!……頂死我了……”
    “啪!啪!啪!……”肉擊聲越來越急、越來越響……
    “……哦!——哦!——哦!……嗯——啊!——啊哦!……”白芸的呻吟(叫床聲?叫廁聲?——葉薇心里竊想。)也越來越密、越來越響,每個音符開始都醞釀得很長,但馬上像遇到休止符一樣嘎然而止,而且很有規律。(大概是秦俊這個雜碎每次都頂得特別重吧?——田浩心疼地想道。)
    “哦——哦——哦!哦!哦!……啊!啊!啊!……”這回是秦俊發出的低沈、有力、越來越急促的聲音。(這死色鬼,終于要射了!——葉薇心想,手上也不知不覺加快了套弄的速度。)
    “……哦天啊!哦天!——啊!啊!……哦輕!一點!哦酸!——嗯!哼!
    我……要!——死啦!……別射進來!求求你別……射……進……哦!天!——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啊——”(一夜之中竟然三次喊“死了”!你這個蕩婦!騷貨賤婦淫婦!——田浩心里憤怒到了極點,嘴巴顫抖著,差點要罵出聲來了。)
    “媽的!——媽的!——哦!哦!啊!——啊!——”(聽到最后一聲重重的“啊——”音,葉薇知道秦俊終于射了。田浩也是聰明人,當然知道秦俊最后的幾聲喊叫意味著什麽。他甚至在想象著秦俊的精液正有力地噴射著他妻子的子宮口,成萬上億個小蝌蚪正拼命向子宮里遊去,爭先恐后地在找他妻子排出的卵子結合呢!“天!這幾天正是阿芸的排卵期啊!”田浩真有些后怕了。)
    接著,衛生間里兩人呼呼的喘氣聲持續了將近兩分鍾……
    “嗚……你……叫你別射……進來的……怎麽辦……嗚嗚……快出去……”
    “太沒人情味了吧,剛才我那麽辛苦……也不說聲謝謝……”
    “無賴!流氓!快放開我!滾出去……”
    “美人兒,你生氣的樣子也那麽美……”
    “無恥!下流!快給我出去……”
    “唉!真是翻臉不認人啊,呵呵……雞巴剛從你洞洞里滑出來,就這麽凶巴巴……”
    “放開我!……”
    “啪啪!叮——咚!叮咚!叮咚!”(這時,攝像機里才傳來田浩一小時前急盼而不來的他自己的敲門聲和門鈴聲。“原來在我敲門前兩分鍾,這個雜碎剛剛在我老婆的陰道里射完精!而我敲門的時候,他倆還在衛生間里抱在一起爭吵呢!那時候,雜碎的雞巴剛從老婆的肉洞里滑出來,老婆聽到我的叫門聲時,洞口還在流著雜碎的精液吧?”田浩不知爲什麽忽然又想起那篇小說里男主角看到他妻子的肉洞口留著老貓精液的情形,這時,剛好葉薇的手套動得越來越快,他只覺自己的陰莖已經脹到極點,隨即龜頭一麻,渾身一抖,一股精液噴薄而出,直把褲裆射得粘呼呼、熱騰騰的……“噗嗤——”葉薇輕輕一笑,把手伸到他鼻子前,嘴巴湊到他耳邊輕聲說道:“聞聞看,羞不羞?看來——你還真是個換妻的料……”)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21373
回覆 使用道具
1067415739
侯爵 | 2016-9-20 09:11:50

太精采了 很久沒看到這麼有創意好看的原創文章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