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9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1067415739
侯爵 | 2016-8-19 15:02:48

那天晚上,唐吉聽老板娘花花教訓他男人,他對老板深表同情。同時想到自己可能連老板都不如呢,自己想叫心上人教訓和痛罵,也沒有這福氣了。秋雨被抓回去,肯定要被逼著出嫁,她心里不知怎麽難受呢。我但有一口氣在,絕不能眼看著她嫁給別人。
  這是他在客棧干活的第四天。他在樓上正打掃某個房間呢,只聽樓下傳來一個清朗而有力的聲音:“老板娘,我向你打聽一個人。你可見過一個少年人從這經過?他有十七八歲,是黑龍江口音,長著長方臉,還算英俊。”
  老板娘笑道:“客官,我沒有見過,不知這人是干什麽的?”
  那人沈聲說:“這人是賊,偷了我們主人的東西,我們主人務必要抓住他,凡提供線索的人,重重有賞。”
  老板娘說道:“我要看見的話,我一定告訴你。我最喜歡拿賞錢了。”
  接著腳步聲響起,越來越遠,那人向外走去。
  唐吉躲在房間里不敢出來,臉色都變了。他聽得真切,這聲音他是熟悉的,正是臥虎山莊的管家許福。許福是東方霸最得力的助手之一,一口劍使得出神入化,在北方少有對手。他本人總板著臉,跟人打斗時從不留情,因此他有個外號叫作“黑心劍”。不用說,他這是來抓唐吉的。要是讓他抓到,那還有好嗎?
  當他下樓時,被老板娘叫到一個房間里,老板娘悄聲問:“你跟我說實話,你到底是誰?偷人家什麽東西了?看剛才那個家夥那副凶相,見到你一定會殺了你。”
  唐吉心說,劍譜的事是不能說的,那要說出去想殺我的人就不只臥虎山莊。于是唐吉將自己跟秋雨私奔的事說了。
  老板娘聽了格格直笑,媚眼瞄著唐吉說:“我當是偷了什麽寶貴的東西,原來你是偷了東方霸的女兒,嗯,真有膽子,是個男人。”
  唐吉忍著悲傷,說道:“我與秋雨是真心相愛的,他爹卻要將她嫁給別人,我當然不能同意,這才跟秋雨走的。”
  那老板娘感慨道:“這婚姻之事,有幾件是自己說了算的呢,要是自己說了算的話,我也不會落到今天這地步。”顯然老板娘被觸動傷心的往事。
  老板娘突然大聲說:“唐吉,你可不能不管東方秋雨呀,你要是不管,你可太沒有良心了。”
  唐吉表示說:“我甯可自己命不要,我也要阻止她嫁給別人。”
  老板娘誇道:“對了,這才是男子漢,大英雄。”
  這事之后,老板娘對唐吉好多了。原來的一些重活也不叫他干,不用說,唐吉的事迹感動了老板娘,知道這是個有情有義的少年。
  在天黑之前,老板娘打發老板上路,讓他到附近一個村子討債去。夫妻倆開店之外還有幾十畝地對外出租,現在老板去收租金了。唐吉奇怪,這樣的事爲何不白天去呢?早去早回,晚上夫妻倆不就可以相伴了嗎?到了晚上,老板果然沒有回來。想必他今晚回不來了。
  打烊之后,屋門也插好了。
  唐吉躺在床上似睡非睡呢,只聽隔壁一個聲音說:“老板娘,我來了,你等急了吧。”
  老板娘笑罵道:“死鬼,還不快過來,再不過來老娘不叫你碰一根頭發。”
  “老板娘,你身上好白呀,瞧這奶子,這麽大,這麽鼓,摸起來真爽。”
  “阿熊,你的摸起來就不大爽了,瞧你長得人大馬大的,誰想到家夥事這麽小的,象被人砍斷一截似的。”老板娘帶著嘲笑的口氣。
  那個阿熊說:“別看不大,能力卻很強,不信的話,一會兒你好好試試。”
  老板娘笑道:“是騾子是馬,咱牽出來溜溜。”
  接著聽到輕微的唧唧聲,想必二人親在一處。要不是唐吉身有武功,他是聽不到人家的說話的。唐吉不想聽到人家的秘密,他覺得這是無禮的。這老板娘願意跟誰睡那是她的事,與他無關。
  一會兒,又傳來喘息聲,呻吟聲,浪叫聲,床鋪的搖動聲,想必二人已經開始行云布雨了。
  唐吉心說,老板不能讓她滿足,這個雷公般的漢子想必能叫她滿意。
  “老板娘,我的功夫怎麽樣?”阿熊大喘著氣。
  “功夫倒可以,只是雞巴玩意太小了,頂不到癢處。”老板娘對他評價著。
  “那怎麽辦?我也覺得小了一點。”阿熊聲音有點沮喪。
  “那也不是沒辦法,聽說可以換上一條狗雞巴,插進來一定很過瘾的。”老板娘浪笑道。
  阿熊認爲老板娘笑話他,一氣之下,狠狠地干起來,那床鋪象地震般晃動,雖頂不到花心,但那磨擦的快感,也令老板娘浪叫不止,聽得阿熊內心充滿了成就感。
  唐吉聽得老板娘的浪叫,又騷又媚,象要把男人的魂都勾走似的。他很想看看這個老板娘在床上是個什麽樣子。于是他下床穿鞋,正要過去看時,那邊又傳來聲音:“你走吧,真沒勁兒,這麽大的男人原來也是個廢物。快走吧,免得我看著生氣。”
  阿熊說:“老板娘很對不住你,趕明個我換條大家夥。”說著腳步聲響起,看來阿熊是走了,神情一定很狼狽的。
  唐吉聽到老板娘歎息道:“這些男人怎麽都這個樣子,簡直象羊羔轉世的,沒一個硬氣的。還不如我當年那個負心郎有用。這個負心郎太沒良心,早晚要被雷劈死的。”
  唐吉心想,好戲已經沒了,我也不必再看什麽了。這麽想著,他回到床上想心事。想自己被義父收養,跟秋雨相愛,還送出兩頂綠帽子,東方霸那頂也就罷了,而另一頂每想起來,他就后悔。一時間心里亂亂的,倒睡不著了。
  正不自在時,只聽急促的敲門聲響起,阿熊走近門,說道:“客房已滿,請到別處投店吧。”
  門外一個聲音答道:“我們不是來投店的,是找你們老板娘的。”
  另一個粗糙的聲音:“對,快叫你們老板娘出來開門。”那口氣很狂妄的。
  阿熊想了想,記得以前這兩人來過,知道是不好惹的,馬上向老板娘報告,老板娘讓阿熊回去休息,自己定定神,再去開門。
  開門前,老板娘輕聲說了什麽,對方也回應著,這聲音太低了,唐吉根本聽不清楚。他不知道這二人是什麽來路,看樣子是重要的人物,不然的話老板娘爲何要親自出迎呢?
  因爲好奇,唐吉將門開道縫,正看見老板娘和二人上了樓梯,不用說是到樓上說話了。看那二人,穿著黑色勁裝,都是三十五六歲,一個瘦子,一個胖子,臉上都帶著點傲氣,看樣子都是會武的。
  老板娘是最后上樓的,她將所有燈都吹滅了,往常有的燈不滅的。唐吉睡不著,很想知道這二人是干什麽的,于是在黑暗中,他蹑手蹑腳地出了屋,無聲無息地上樓來。
  那是個走廊盡頭的房間,平時都是空著的,是老板娘的專用房間。這房間跟別的房間都離著一段距離,想必爲清靜才這樣設計的。這是個套房,房里有房。
  老板娘插好屋門,請二人坐下。他們並沒有到內房里,否則的話,唐吉就什麽都看不到了。
  二人吃些水果,瘦子拿出一張紙交給老板娘,說道:“堂主有令,讓你認真辦事。”
  老板娘正色道:“不知堂主有何命令。”
  瘦子趁機摸老板娘的手,笑道:“都寫在上邊呢,你自己看吧。”
  老板娘抽回被握的手,看一遍那紙,微微沈思,然后進內房去了,想必是將命令放起來。她回到大屋,道:“請二位大哥回複堂主,說屬下定當全力以赴,不叫堂主失望。也請二位使者大哥在堂主面前多多美言。”
  那胖子不動聲色,而這瘦子則來到她面前,一把將她拉到懷里,說道:“我的寶貝兒,我們難得來一回,你好好陪陪我們兩個吧。”
  說著向胖子一使眼色,那胖子也笑了,站起身,向老板娘胸脯亂看著。
  老板娘掙扎著,說道:“那不好,那不好,我哪有本事伺侯兩個男人呢?”
  瘦子笑道:“這還不好辦嗎?我倆一個一個來就是了。再說誰不知你的豔名呀?你的床上功夫是出了名的,堂里好多男人都是嘗過味兒的,我二人可是饞了好久了。”說著不由分說,抱起老板娘放在大床上。
  門外的唐吉心說,我要不要進去救她呢?轉念一想,那要看情況了,如果她願意跟他們,我有什麽意見呢?反正她不是我老婆。如果她全力反抗,我自然不能不管。
  再看下去,只見老板娘掙扎一會兒,便隨便他了。顯然這掙扎只是假相,她根本想放蕩一下的。唐吉在外歎息,幸好我沒有那麽冒失,否則的話不但多余,備不住會惹禍上身呢。那臥虎山莊在外邊名氣那麽大,東方霸只要放出消息,我唐吉就寸步難行了。
  唐吉是在門上紙洞偷看,房里點著數枝蠟燭,亮如白晝,每個人的臉色唐吉都看得清楚。那瘦子彎腰親著老板娘的臉,兩只手在她的身上亂摸著。那胖子也不甘落后,脫鞋上床,分開老板娘的大腿,兩手摳摸她的胯下,在她最神秘的地方下工夫。
  老板娘如何受得了二個人挑逗,不一會兒便臉泛春潮,眸射春光,口鼻都發出迷人的哼叫,叫人聽了火氣直竄,欲罷不能。
  “你的臉真光滑,香香的。”瘦子誇過后,大嘴吻在老板娘的紅唇上,使勁地親著,舔著,一手將奶子揉得重重的,又嘀咕道:“這奶子真好,按下去還能彈起來。老子好久沒摸到這麽好的東西了。”說著話,以舌頭挑開老板娘的嘴,將大舌頭伸進去攪弄。
  胖子一手摸著小腹,一手磨擦著老板娘的下體。別看隔著褲子,仍能感到那里的溫度。胖子唧唧有聲地誇道:“好鼓的東西,里邊一定水好多吧。一會兒咱們哥們有得玩了。”說著話竟解開老板娘的褲子,將手探了進去,稍后驚呼道:“好多水呀,真是個騷貨。”將手一抽出來,幾根手指閃著水光。
  瘦子扭頭一看,跟胖子相對笑了起來。老板娘有點羞,閉上美目直哼著。瘦子也急不可待,跟胖子一起動手,三兩下將老板娘脫個精光,于是老板娘的身子便展現在三個男人眼前了。只是屋里的兩個男人不知門外還有一人呢。
  老板娘珠圓玉潤,膚白如雪。奶大腿長,穴上沒毛,再配上微圓的臉,妩媚的表情,淫蕩的眼神,實有令人神飛骨軟的魔力。
  二人看得直淌口水,瘦子嘴巴下移,去吃老板娘的奶子,一手猛捏另一只。舔幾下便看看,那奶頭被弄得水淋淋的硬起來。那胖子,則伏到老板娘胯下,伸長舌頭猛吃一陣兒,害得老板娘嬌軀亂擺,水流不斷,弄濕了胖子的大半個臉。門外的唐吉大開眼界,他從來不知道三個人也可以一塊兒玩的。
  到該上的時候,二人起了點爭執,都想打第一炮。老板娘不耐煩了,胖子想了個招,劃拳定先后。看胖子傻大黑粗的象個笨人,哪知劃拳之道竟敏捷非常,沒等老板娘多想呢,胖子已經得勝了。
  胖子脫掉自己衣服,露出中號陽具,對瘦子笑了笑,說道:“兄弟,大哥先干了,先嘗個鮮。”
  說著話將玉腿分得大大的,使得那個白虎穴張得開開的。肥厚的肉唇閃著水光,那粒豆豆硬硬的,很突出。胖子忍不住用龜頭頂一下它,頂得老板娘啊的一聲叫,聲音中透著喜悅。
  胖子聽得舒服,連連磨擦,磨擦得老板娘哼叫連聲,胖子再次打量老板娘的下身,只見粘乎乎的淫水已經流到屁股上,將菊花都泡上了。那菊花在粘液中發著淡淡的幽光,胖子看得大爲過瘾,用食指捅捅它,菊花向里直縮。
  胖子笑道:“這玩意真好玩。”說著話將龜頭對準肉洞,滋一聲插個到底,這中間沒什麽障礙,可見它的家夥也顯得小了點。
  胖子感受一下滋味兒,接著呼呼有聲地插起來,插得老板娘啊啊叫著,想必這男人帶給她的感覺比老公跟阿熊都要好。
  胖子一邊干著,一邊問道:“騷貨,我插得怎麽樣?你叫兩聲聽聽。”
  老板娘興奮直來,扭著屁股哼道:“插得好,插得好,要插死我了。”
  瘦子聽了眼饞,在老板娘的身上撫摸著,時而親臉蛋,時而咂舌頭,時而嘬嘬奶頭,忙得不亦樂乎,耳聽著插穴的唧唧聲跟老板娘的浪叫聲也感到爽快。
  胖子一口氣干了幾百下,沒有射的迹象,想是很有經驗的。他時而猛干,時而輕柔的攪動。時而插得深些,時而淺些。有時把家夥整個家夥拔出來,看看那水汪汪的肉洞大張的樣子,然后再滋一聲插入,如此玩弄,使老板娘感到新鮮。
  瘦子見胖子插得有聲有色,自己過不了插瘾,看到老板娘的嘴還閑著,便挺著肉棒向她的嘴湊去。
  老板娘皺皺眉,說道:“別插我的嘴,這股味兒不好。”
  瘦子捏著老板娘娘的奶頭,說道:“你不讓我插嘴,我就插你的屁眼了。你看看你喜歡我插哪個。”
  老板娘微帶怒氣,說道:“你欺侮我,我向堂主告你去。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21374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