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66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菲菲不給入
Crawler | 2016-8-21 18:41:38

本篇最後由 菲菲不給入 於 2016-8-19 15:36 編輯

抗日戰爭時期。初冬之夜,北風呼呼地吹得人臉上生疼,鵝毛似的雪花彷彿沒
有窮盡地從空中撒下。

  隆灘火車站在大雪的覆蓋下,像個巨型的白色火柴盒,整個車站靜悄悄的,
只有巡邏的日本士兵皮鞋踩在雪地上的吱吱聲不時傳來。李玉和手提著號誌燈,
迎著四個日本哨兵氣定神閒的走了過去。

  李玉和今年四十二歲,是一名堅定的中國共產黨員,早年曾赴蘇聯學習過特
務技能,掌握了一套運送情報與刺殺的功夫,再加上從小跟著父親習武,等閒六
七個壯漢近不得身,此刻若不是為了隱藏身份,面前的這四個鬼子幾下就可以讓
他們去見他們膜拜的天照大神了。

  四個日本哨兵中走在最前面的山田衝著走過來的李玉和勾了勾手:「喂,李
桑,有煙的沒有?」

  李玉和忙裝出一幅笑臉,彎著腰致歉道:「不好意思,太君,小的今天沒帶
煙,明天一定給您補上,老炮台的幹活!」

  山田和他也是熟人,沒有太難為他,「李桑,你的,朋友的幹活,改天一起
喝花酒的有!我今天看來同福酒樓老闆的太太來了,奶子大大的肥,哈哈哈哈哈
哈……」

  李玉和臉上陪著笑,心想著:這日本鬼子真不是人,那同福酒樓老闆的太太
今天都六十了,他還想著那老人家的奶子,唉!

  山田說完還開玩笑地突然把手抄到李玉和的襠下,使勁捏了一把他的卵子,
然後像孩子般的跑開了,邊跑邊說:「李桑,你的卵子好大!」

  這山田也是多年的行武出身,人的睾丸又是極柔弱之處,饒是李玉和一身功
夫,也是疼得直不起腰來。蹲了兩分鐘後,李玉和忍著疼慢慢往值班室走著,這
時他看到女兒鐵梅提著貨籃走了過來。

  「爹!」

  「孩子,你來了!」看到鐵梅凍得發紫的臉和烏青的嘴唇,李玉和拉著她進
了值班室,將門反身鎖上,然後心疼地緊緊抱住了女兒。他解開上衣的扣子將鐵
梅的臉緊緊貼在自己溫暖的胸膛上。

  「來梅子,爹給你暖暖,瞧你凍的那樣,心疼死爹了!今天買賣怎麼樣?」

  鐵梅冰冷的臉頰在父親溫暖的胸膛上很快就恢復了血色,只是父親身上濃重
的男人味刺激的她心裡亂亂的,有一種說不清的感覺,但這味道聞著很舒服卻是
真實的,她忍不住又深深地吸了幾口這熟悉的氣息。

  「哼!憲兵和狗腿子,借檢查故意刁難人,鬧得人心惶惶,誰還顧得上買東
西。」

  「這一群強盜,總有一天要殺光他們!」

  「爹,您也得多留點神哪!」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父女倆摟著說著話,鐵梅噴出的氣息不時吐在李玉和的小黑奶頭上,再加上
冰冷的臉不時觸碰,小黑奶頭竟然硬起來了。鐵梅一看,忍不住笑了起來,她掙
脫父親的懷抱掩嘴邊笑邊說:「爹爹,真好玩,我眼見著你的奶頭突然變大起來
了,是要給我生個小弟弟給他喂奶嗎?」

  李玉和給鬧了個面紅耳赤。說實話,鐵梅娘走了也有五六年了,做為一個血
氣方剛的男人,身體又是壯得出奇,說不想女人那是假的,每年夏天看到發良良
好的鐵梅挺著對大奶子在家裡轉來轉去,他都會忍不住產生想「日」的衝動,但
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這種事不僅不能做,連想都不能,哪有和自己女兒做那灰
事的,說出去不能做人喲!

  他幹笑了兩聲,只好藉著這玩笑開下去,以掩飾自己是因為身體的衝動才硬
起來的。玉和用手捏了捏自己雄壯的胸肌,也打趣說:「弟弟我是生不出來,除
非你來吃爹的奶。」

  別看鐵梅在外面很剛強,附近的小夥子沒人敢和她嬉皮笑臉的,可在父親面
前卻是撒嬌慣了的,她嘴一翹:「哼,吃不吃,你以為我不敢啊!小時候不知吃
給多少回呢!」

  李玉和一看嚇得趕緊去扣衣服,誰知鐵梅比他更快,張嘴就含住了一顆硬起
來的乳頭,兩片紅唇和舌頭並用,在上面胡亂地「吃」了起來,玉和輕推了兩下
推不開,他又捨不得出力怕把鐵梅弄疼,只好由著她性子瘋。

  「別鬧了,說出去惹人笑,都要到婆家了還吃爹爹的奶!」

  鐵梅不理他,左邊含一會兒輕輕地咬兩下,右邊含一會兒也輕輕地咬兩下,
不時還調皮地用舌頭舔兩下。鐵梅玩了兩分鐘,哈哈一笑跑回值班室床上坐著。

  「爹,你的奶一點也不好吃,又沒奶水,還有點鹹!」

  剛才這一翻吃奶遊戲,鐵梅純粹是玩,李玉和卻是如被火烤,他這身體本就
敏感得很,再加上又是久曠之人,剛才鐵梅吃奶時他是舒服得不得了,那紅紅柔
軟的嘴唇吮吸奶頭,特別是用舌頭舔,才幾下底下的命根子就硬得不得的,拼了
老命才忍住哼哼出來的衝動。

  他活了42年第一次知道,原來男人的乳頭被舌頭舔會如此舒服!但同時他
又深深地自責著:鐵梅是一片童心和自己玩遊戲,自己的命根子卻因為女兒硬了
起來,我李玉和不是人啊!他趕緊運起氣功心法,讓自己迅速地進入一種無我狀
態,半分鐘後李玉和就把身體裡的性慾驅趕的無影無蹤,他坐到鐵梅身邊幫她系
好圍巾。

  「鐵梅,快回家去吧,奶奶還在家等著呢!」

  鐵梅也覺得剛才自己玩得太瘋了,有點不好意思再和爹爹皮了,她乖巧地站
起來挎起籃子就要走,突然「唉喲」一聲又坐在了床上。

  李玉和趕緊關切地問道:「怎麼了?鐵梅!」

  「爹,我的腳可能凍僵了,一點感覺都沒有了,一下地就扭了!」

  「來,躺好!爹給你揉揉!」李玉和不由分說地把女兒的棉鞋和襪子脫掉,
把一隻腳放在自己胸口取熱,另一隻腳輕輕地順著經絡按起來。鐵梅有點不好意
思,她把那隻放在父親胸口的腳往回抽著,紅著臉說道:「按一下就行了,不用
暖了,走了一天的路,腳上有味……」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李玉和假裝生氣地說:「味什麼味,我女兒哪裡的味道都是香的!」這句話
一說完,李玉和就覺得不對,有的說得過頭了,好像有點夫妻間才有的味道,特
別是那句「哪裡的味道都是香的」,這「哪裡」會讓人想到很多羞恥的部位!

  鐵梅聽了也有點不好意思,雖然她還是個大姑娘,也沒有和誰好過,但爹爹
這句「哪裡」包含的太廣了,難不成我胳肢窩、尿尿的地方和屁股蛋也是香的?
想到這她竟然忍不住撲哧笑了出來。她這一笑也正是時候,剛好把李玉和的尷尬
笑沒了,他就坡下驢的抓起鐵梅剛縮回的那隻腳,鼻子抵住腳趾頭下面的腳面使
勁聞了幾下:「是不臭啊,一點味都沒有!」

  鐵梅這下更羞了,臭臭的腳丫子被爹爹聞到了讓她有點無地自容,她拚命地
把腳往回抽。李玉和也是童心大起,偏要拉住不讓它縮回去。

  說實話,女兒的腳他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看到,這腳長得還真好看,皮
膚白白滑滑的,腳背上的幾根筋都清晰可見,如同清澈的泉水裡面的小石頭,腳
板上的肉紅紅白白很柔軟,五個腳趾錯落有序地排列整齊,腳趾甲修得剛好和肉
一樣齊,這味道聞起來很受用,有一點汗味有一點腳皮的味道還有一絲若有若無
的少女的芳香!(筆者:這種香味是李玉和的幻想,省得細心的讀者來糾正)

  父女倆一拉一扯間,鐵梅的腳不知怎麼竟然不偏不倚塞到了李玉和的嘴裡,
李玉和下意識地用舌頭在那嫩嫩的肉腳趾上舔了兩下,鐵梅羞得一張俏臉上紅霞
籠罩!從這一刻起,父女間的感情變得不那�單純了,只是二人自己尚不知道…

      ***    ***    ***    ***

  晚上十一點班,接班的張四根抽著旱菸進來了。

  「玉和,回家吧,唉,西街牛大嬸今天到憲兵隊門口去賣煎餅,被三個鬼子
禍害了,這幫狗日的鬼子不是人啊,這張大嬸都五十二了,他們還……聽說那三
個畜生弄完後,還讓牛大嬸去、去、去舔那上面的……唉,我都說不出口!牛大
嬸都沒出憲兵隊的門,真接就在裡面跳了井!」張四根越說越氣憤,把手上的煙
管在桌子上重重敲了一下。

  李玉和把滿腔的怒火放在心裡,他走過去拍了拍張四張的肩膀:「老張,你
小聲點,別讓巡邏的鬼子看到,不然就麻煩大了!這年月,老百姓能保住自己的
命就是萬幸啊,這殺鬼子的事就等著國軍吧!」

  李玉和始終記得周政委臨行前送他的一句話:小不忍則亂大謀!他深知自己
最重要的就是要隱藏好身份分,有了這個身份,才能搞到鬼子物資的確切到站時
間,不能為了殺幾個鬼子而暴露了身份。自己犧牲事小,黨安插一個新的內線卻
可能要付出更多同志的生命才能完成。當然,這仇還是要報的,不過要悄悄的…

  和張四根交接完後,李玉和一個人來到了距車站不遠的西山,他邊走邊機警
地看看附近有沒有人。往林子裡走了五分鐘後,來到了一顆大樹下,藉著月亮的
微光能看到在樹中間剝掉的樹皮上刻著一個很小的三角形,這個是李玉和做的標
記,每次要刺殺鬼子前他都要來這換衣服取東西。

  李玉和用上班時用的鐵橇子把埋在地下的包袱取了出來,他從包袱裡取出匕
首,又換上了一套鬼子軍官服裝,接著把換下來的棉衣棉褲埋在剛才的坑裡。剛
才張四根說的牛大嬸被害的事他氣的胸膛都快炸了,只是為了不在張四根前暴露
身份他才忍了下來。

  這小鬼子糟蹋女人就算了,可牛大嬸這�大年紀他們也不放過,而且還讓她
去舔那剛剛日完的髒東西,這些當兵的個把月都不洗一次髒,那地方的味道可想
而知,這幫畜生簡直沒把中國人當人看!這仇不報他李玉和就枉為人了。

  至於是哪三個人,不說他也知道。作為一個受過特殊訓練的老情報人員,這
城裡的一草一木都在他心裡。這憲兵隊一般白天就是門口三個人站崗,12個小
時一班崗,三天換一次,今天白天應該是山下、中野、圓田三個傢夥,這三個人
剛好睡在一間房裡,這到為他的刺殺減少了許多麻煩。

  快到午夜的小城靜悄悄的,穿著一身皇軍衣服的李玉和疾步向憲兵隊走著,
一路上他儘量找那些小巷子,雖然有這身皮作掩護,但這大晚上的一個軍官孤零
零在軍上還是容易讓人懷疑。

  鬼子兵住在緊挨著憲兵隊的一間大雜院裡,門口有兩個士兵在站崗,李玉和
從憲兵隊的另一側繞了過來,然後快步走到大門口,憲兵隊門口的崗哨眼睛只顧
看著前面,沒留神有一位「高級軍官」到了旁邊的院子裡。

  營房值勤的士兵一看李玉和的軍服是個大尉,趕緊身體站的崩直,敬了個軍
禮。由於經常在城裡出沒,李玉和怕被這倆傢夥認出來,他把軍帽往下壓了壓,
捏著嗓子低沈著用日語說道:「突擊檢查!」說完,頭也不回地往裡走去。對上
級奉若神明的小士兵自然不敢認真去打量軍官的臉,「哈依」一聲,神情嚴肅地
繼續緊盯著空無一人的街面。

  日軍營房門口一般都有士兵的姓名牌,粗曉日語的李玉和很快就找到了山下
和中野的名字。屋裡面燈還是亮著的,只是沒聽見人說話,窗戶又封得死死的什
�都看不見。李玉和想仗著自己的武功和這把匕首,對付那三個小鬼子還不是小
菜一碟,他又觀察了一下早已爛熟於胸的地形,想著萬一行動失敗怎麼逃出去,
當他看到後面比別處明顯矮一截的圍牆後便放心的行動了。

  他用匕首把窗戶下沿劃開,然後人站在窗簷下,一隻手把窗戶往上推,縱向
一躍進到了屋內。站在亮堂堂的房間裡一看,炕上睡在四個人,三個鬼子和一個
穿著和服的女人,四個人都睡得很死。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李玉和掏出匕首來到睡在最外面的山下面前,一手摀住他的嘴巴,一隻手運
足力氣刺向他的心臟,山下只掙紮了兩下就沒了呼吸。他如法炮製的又刺下了中
野,誰知這次方位認偏了一點,第一下沒刺死,中野拚命地掙紮了兩下,李玉和
一急,運足力氣雙手按在他頭上死勁一扭,「喀啦」一聲,中野脖子被折斷立時
也斃了命。

  只是他這一掙扎把圓田和那穿和服的女人驚醒了,幸好那女人膽小,看到這
場面都忘記了喊叫,鑽到被子裡面嚇得直發抖。此時圓田已跳下了床,看到兩個
同伴死在了床上他竟然忘記了喊人,仗著學過幾年功夫的李玉和打了起來。

  李玉和的功夫本來比他強很多,只是畢竟是孤身犯險,又怕把營房裡的人驚
醒,到時給堵在這屋子裡就是一身的功夫也是插翅難逃了。他這一著急,手腳就
亂了方寸,被圓田一記撩陰腿踢在了襠下,這一下疼得他差點昏過去。

  李玉和狠狠地咬了一下舌尖讓自己保持住清醒,用盡渾身的力氣把手中的匕
首向圓田胸口飛了出去,由於距離太近,圓田已是避無可避,被匕首透胸而入扎
在了心臟上,頃刻間就斃了命!

  收搭完三個鬼子後,李玉和像散了架一樣癱坐在床上,其實力氣倒不是花得
太多,主要是打鬥時怕驚醒其他鬼子心裡太緊張了,再加上開始被山田捏疼的卵
子又被踢了一腳不時地在隱隱作疼。

  李玉和忍住疼痛,想起被子裡還有一個日本女人,他一把掀開被子,沒看到
臉卻看到了個白白的大屁股,原來這是一個慰安婦,剛才被這三個士兵折騰了一
夜,顧不得穿衣服回慰安所就在炕上睡著了。此時她正嚇得撅著屁股頭朝牆壁渾
身發抖。

  李玉和已有多年沒看到女人的光屁股了,尤其是兩片白屁股中間的那一叢烏
黑的毛從讓他忘記了睾丸的疼痛,襠下的命根子惡狠狠地頂到了中間。李玉和用
日語低吼著說道:「把臉轉過來!」和服女人「嘿!」了一聲哆哆嗦嗦地轉了過
來。

  李玉和一打量也是一驚,原來這是個五十多歲的老女人,臉長得倒是不醜,
白淨的臉上還打了不少粉,只是那一條條的皺紋將她的蒼老展現無遺,他原來還
以為是個年輕日本女人可以好好發洩一下呢!這也不能怪他,光看屁股確實也看
不出年齡來。

  李玉和剛才看到屁股和陰毛的慾火慢慢退了下去,他用不太熟練的日語對那
老女人說道:「只要你表現好不說出去,我就不殺你!」

  誰知那女人看到滿懷的死屍和鮮血驚嚇過度,只聽到李玉和說「只要你表現
好」,後面的一句沒聽到,老女人心想:看來要好好把這位煞星服侍好,才能撿
一條命回日本。想到這她一邊雞啄米似的「哈伊哈伊」,一邊主動上來給李玉和
寬衣解帶。

  李玉和一看就知道她是會錯了意,不過想到反正離天亮還有六七個小時呢,
這時候敵人是不會發現的,既然她那�主動,享受一下日本女人的服務也不錯,
早就聽鳩山說這日本女人最會讓男人舒服了,今天到要嘗嘗看!想到這,他把炕
上的兩具死屍搬到地上,光著身子躺在了老女人剛剛睡過的熱被窩裡。

  日本女人微微一笑,三兩下把自己也脫光了。李玉和一看,這老女鬼子看著
倒也惹火,兩個奶子肥肥的,可能是天天被男人弄,倒也不是下垂得很厲害,底
下的陰毛很濃密,從肚臍下開始一直往下延伸。

  老女人鑽進被子扒在李玉和的身上,吐出舌頭往李玉和嘴裡送去,李玉和卻
沒玩過這調調,不知她要搞什麼花樣,嘴巴不也張開只是傻傻地看著她。老女人
也早知道他是個中國人,便用不熟的中文說道:「你的,不喜歡漆,我地,舌透
嗎?」

  李玉和說:「吃舌頭,沒聽說過,這個也能吃?」

  老女人連說帶比劃地說:「你地,把舌透,吐區來,我地,來漆!」

  李玉和廢了半天勁才聽懂,他猶猶豫豫吐了半截出來。老女人為了討好他,
張嘴就含住了他肥大的舌頭,拚命地吸著上面的口水,不時地還咕咚一聲吞入肚
子。不一會兒,李玉和的舌頭就被她吸麻了。

  老女人看吸得差不多了,便適時地鬆開了嘴巴,重又把自己的舌頭送入了李
玉和的嘴裡,李玉和有樣學樣地含住了老女人的舌頭,吃了兩下後,感覺確實不
錯,這女人的小舌頭軟軟的,還有一點甜味,嘗到好處後他便滋滋滋地吸起日本
女人的口水來。

  這女人確實會玩,待他吸一會兒後收回來和他的舌頭絞在一起,再送入口中
給他吸吮。不一會兒,李玉和吸得火起,他一把推倒老女人就要開始日,出乎意
料的是那老女人卻一把推開他,皺紋擠成一堆媚笑著著:「現在作太早了!」說
完重新將李玉和推倒,從他的脖子開始邊親邊舔地服侍了起來,李玉和乾脆雙眼
一閉任由她弄。

  老女人展開40年的技巧,她一頭紮進李玉和濃密的腋下,用舌頭上上下下
地舔了起來,李玉和感到既癢得想躲開又有一種酥酥麻麻的刺激感衝擊著神經,
很快兩邊的腋毛全被口水浸濕了,老女人轉而攻擊李玉和敏感的乳頭,她擠出一
點口水吐在他的奶頭上,用舌頭抵在上面磨了起來,不時含住輕咬兩下,李玉和
舒服得輕聲哼哼著。

  活了四十二年,他還從沒享過這樣的福,命根子已是硬到了極點!老女人感
到肚子被男人的東西頂得生疼,知道這男人舒服得不得了。她放開乳頭,舌頭從
胸膛一直滑過來到了陰部。李玉和突然「啊」了一聲,原來襠下勃起的的命根子
被老女人含在了嘴裡,敏感的龜頭在老女人溫熱的口腔裡泡得著實舒服,再加上
溝溝處被她不停的舔弄,李玉和感覺自己快要爆炸了。

  老女人嘴巴快速吞吐了幾分鐘後,感到火候差不多了,便吐出嘴裡的雄根,
自覺地翹起屁股跪在床上。李玉和和死去的妻子在一起時,永遠都是他趴在上面
弄,這一招也是從沒試過,不過這種事都是無師自通,他一手扶著女人的屁股,
挺著長長的雞巴狠拿的往前一挺,女人痛得啊了一聲。

  原來這日本男人的東西大都只有十三四釐米,這李玉和的雞巴卻足足有十七
釐米,這一不留餘地地狠入龜頭重重地撞在了她的宮口上。雞巴進入溫暖泥濘的
陰道一瞬間李玉和舒服得想叫出來,七年的禁慾生活讓他每晚都想著女人溫濕的
陰道,今天終於可以一償所願。

  李玉和想到反正是個日本女人,便不管那�多,開足馬力啪啪啪地使勁撞擊
著她的屁股。老女人卻被他快節奏的次次到底弄得欲哭無淚,和男人弄了一輩子
從來沒挨過這樣又長又粗的傢夥,但這煞神不舒服夠自己的小命難保,只好忍著
火辣辣的疼痛感發出勾人的呻吟聲。

  李玉和一聽老女人的叫聲,慾火更盛,不過畢竟是歇了好多年沒碰到女人,
不到七分鐘就感覺精關不保,他咬著牙又抽了一百來下,終於大吼一聲,積存多
年的精液一波波地撞向了老女人的陰道深處。這日本老女人本已是被操得出氣多
進氣少了,被這大量的滾燙精液一澆,立時昏了過去。

  李玉和草草收拾了一下,把門帶好,又大搖大擺地從大門走了出去……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