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89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菲菲不給入
Crawler | 2016-9-18 11:33:33

鄉間,某個破爛教堂裡,幾個衣衫襤褸的窮苦百姓,在排著隊。

  一個身高一米七,皮膚白皙,一頭粉紅頭髮,穿著白色蕾絲蓬蓬裙,穿著白
色蕾絲絲襪,高跟鞋,白色手套,身材窈窕的牧師美女坐在桌子後,為老百姓們
看病。那美女看起來年紀不大,約莫二十歲。

  一個全身黝黑,滿臉皺紋,衣衫破舊,扛著鋤頭,彎著腰的農民老爺爺,走
到桌前。老爺爺捂著腰,「哎喲哎喲」地叫喚著,對白裙美女說:「艾琳娜牧師,
請幫我看看我的腰,哎喲,好痛。」

  叫艾琳娜的牧師美女,連忙站起身,扶老爺爺坐下,查看了一下,和藹地開
啟粉嫩朱唇,說:「老爺爺的腰好像傷到了,沒關係。我用治療法術治療一下就
好了。」

  艾琳娜對著老爺爺的腰,唸唸有詞念了咒語,把法杖對著老爺爺的腰放出一
陣白光。一陣溫暖的白光照射後,老爺爺感到暖融融的,再一活動,疼痛都沒了,
活動也自如起來。

  老爺爺連聲道謝說:「謝謝你,艾琳娜牧師,要不是有您免費為我們村民看
病。老夫真不知怎麼辦,別的牧師放一次治療術,要收不少金幣啊。」

  艾琳娜微微笑著站著,臉頰微紅,如同晚霞。

  農民老爺爺道了謝後走了。下一個排隊的患者,走到艾琳娜面前,是個肚子
痛的年輕人,那人痛得額頭直冒汗。艾琳娜幫那年輕人看了看,為那年輕人治療
後,年輕人立時痊癒,歡天喜地出了破教堂。

  艾琳娜牧師妙手回春,為另幾個患者一一看好了病,分文不收。最後一個患
者剛剛走。

  教堂外,一個年輕女子,火藥味十足的挑釁聲音傳來:「神醫聖手艾琳娜在
嗎?!」

  艾琳娜走出教堂一看,一個比艾琳娜矮一頭,黑頭髮,年紀輕輕,大約十六
七歲,身材苗條,全身皮甲,英姿颯爽的女武士站在教堂外。女武士手裡拿著明
晃晃的利劍,桀驁不馴地看著艾琳娜。

  艾琳娜問:「我就是艾琳娜,你是誰?」

  女武士斬釘截鐵,氣勢銳利地說:「我叫貝拉,聽說你很厲害,我要來打敗
你!我就可以名揚天下了!」

  艾琳娜溫和地笑了笑,說:「我並不厲害,你打敗我,也不能名揚天下,請
回去吧。可愛的小妹妹。」

  貝拉聽了大怒,說:「誰,誰是小妹妹!少看不起人,看劍!」貝拉說著,
助跑幾步,一劍向艾琳娜刺去。

  眼看貝拉的劍,還有一釐米就刺到艾琳娜。艾琳娜既不還手,也不避讓。貝
拉趕緊收住劍,指著艾琳娜問:「你為什麼不還手?你就不怕死嗎?」

  艾琳娜笑了笑,說:「說了不會和你打的。」

  貝拉說:「你少看不起人!再不還手,我殺了你!」

  艾琳娜左右看了看,教堂外沒有別人,患者都走了,她嘴角輕揚,法杖一揮:
「那陪你玩玩好了。召喚精靈。」

  一群撲閃著蝴蝶翅膀,好像縮小版洋娃娃的妖精,飛著出現在空中。

  「哇,這些是什麼東西,好可愛!」貝拉眼睛一亮,讚歎道。

  「更可愛的還在後面,教訓她!」艾琳娜對貝拉一指。

  一群妖精尖聲笑著,飛著,跳著空中舞蹈,圍繞住貝拉。

  「啊∼啊∼這是什麼呀?」貝拉有些驚恐起來。

  這群妖精左一下右一下,竟然把貝拉全身的衣服皮甲,撕得精光。

  「啊∼變態!」貝拉尖叫著,把劍扔掉了,用手捂著光潔稚嫩的少女嬌軀。

  艾琳娜嘴角壞壞地揚起,再用手一指。那些小妖精,竟然附到貝拉身上,舔
弄貝拉的耳垂,光滑潔白的裸背,貝拉每一寸肌膚。

  貝拉竟然哭了起來,揮著手臂,徒勞地想要趕走那些妖精,可是那些妖精被
趕走後,又飛了回來,附到貝拉身上。

  「啊!啊!」貝拉發出了一聲一聲的嬌俏的尖叫,呻吟,哭得梨花帶雨。

  「回來。」艾琳娜一招手,所有小妖精都回到艾琳娜身後。

  「嚶嚶……嗚……你欺負人……」貝拉泣不成聲。

  艾琳娜扔給貝拉一條白色長裙,說:「穿上裙子,走吧,我也不為難你。」

  「你是壞人……嗚嗚……我恨你……」貝拉趕緊穿上裙子,抹淚哭著跑了,
連劍都不要了。

  「真是可愛的小姑娘。」艾琳娜一個響指,所有小妖精都消失不見了。

  艾琳娜雖然年紀輕輕,就已經有了「神醫聖手」的名聲,但是其實她還是提
哈學院的學生。艾琳娜也知道,那個叫貝拉的女武士,也是提哈學院的一個女學
生。

  結束在鄉間一天免費的看診,艾琳娜回到自己在提哈學院的宿舍。宿舍非常
陳舊,宿舍裡也很簡樸,家具很少。

  艾琳娜關了門,洗了個澡,擦乾水。她的肌膚光潔白皙如雪,胸前雙峰潔白
豐腴,屁股挺翹。

  桌上點著一支昏暗的蠟燭,艾琳娜坐在簡陋的木製床上,張開性感修長的雙
腿,用她如水蔥般的纖指,輕撫到兩腿之間。她一手撫摸自己挺拔的胸,一手輕
撫胯間的小豆豆。

  「啊……恩……」艾琳娜發出好像夢囈一樣的嬌喘呻吟。

  艾琳娜的蜜源,流出了好多乳白色透明液體。艾琳娜感到快感一波接一波地
侵襲自己,身體不住地顫抖,痙攣,好像風中落葉。

  「嗯,恩,額,好舒服……」艾琳娜雪白的大屁股一扭一扭的,撫弄小豆豆
的速度更快了。

  「啊!」艾琳娜嬌喘出聲。艾琳娜的乳頭,變得又挺又硬,好像粉紅的櫻桃。
艾琳娜性感粉嫩的雙唇輕啟,羞人悅耳的音符,流溢而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艾琳娜的身體劇烈地顫抖,弓了起來。她的叫聲也
到了頂點,然後她如被抽光了力氣,軟倒在床上,無力地喘息。

  宿舍的破洞處,有個眼睛,看著這一切。

  第二天一早,那個叫貝拉的女武士,就在宿舍外,囂張地叫喊:「喂!喂!」

  艾琳娜沒穿衣服,睡了一晚剛醒,不理會貝拉在外亂喊,不緊不慢,極其誘
惑地緩慢慵懶地穿上絲襪,內衣,白色蕾絲蓬蓬裙,穿戴整齊了,才走出宿舍。

  貝拉已經在宿舍外,挑釁地叫了好一陣了。

  艾琳娜毫不在意地問貝拉:「你帶了幫手回來?」

  「沒有。」

  「那你怎麼敢再來?」

  「進屋說可以嗎?」

  「進來吧。」艾琳娜毫不在意,讓貝拉進了屋,關了門。

  「廢話不多說,我要你戴上這個!」貝拉從挎包掏出一個黃金打造,刻滿符
文,寬兩指,厚一釐米的精美項圈,說。

  「禁魔環?」艾琳娜懶懶地坐在椅子後。

  「沒錯,我專門為了你,騎馬飛奔一夜,去提哈城中,花了一萬金幣為你買
的,最頂級禁魔環!呵呵呵,戴上這個,你什麼魔法也用不出來了。」貝拉蘿莉
猖狂地笑道。

  「可是我為什麼要戴上它?」艾琳娜理都懶得理貝拉。

  「憑這個!」貝拉拿出一塊六角形水晶,用一絲魔力驅動,六角形水晶裡的
畫面,像投影儀一樣,投放到牆上,地上,還有點立體效果。六角形水晶投射出
的畫面,正是艾琳娜昨晚自慰的完整影像,高清,還有聲音。

  「你!」艾琳娜氣憤地說。

  「哈哈哈,什麼神醫聖手,叫聲這�騷!你說這段影像流落出去,你的名頭
這�響亮……」貝拉沒心沒肺地猖狂笑道。

  「你怎麼會有這個?」艾琳娜怒道。

  「我昨晚為了報仇,在你宿舍外,很小心地蹲了一晚上,吹了一晚上冷風,
終於用影像石,通過你家宿舍的一個小洞,拍到的。費了我老大功夫呢!哼!」
貝拉冷哼道。

  「小蘿莉,我勸你現在就把影像石交出來。否則,我立刻殺了你。」艾琳娜
眼中殺意頓顯。

  「沒用的。我已經複製了一份,交給我朋友,你殺了我,她會為我報仇。把
你自慰的影像,到處宣揚。」貝拉有恃無恐地說。

  艾琳娜皺起來漂亮的眉頭,頭痛地以手扶額,說:「我不就是昨天戲弄了你
嗎?是你自己來找我麻煩的,我和你也沒有深仇大恨。你用得著這樣嗎?小姑娘,
把影像石交出來。你也用不著為了這個,丟掉性命。」

  「哼!還好意思說?!昨天害我丟盡了臉!你要戴上這個,任我戲弄一番,
就算扯平,要不然……就像你說的,我們也沒有深仇大恨,你讓我出了氣,我就
把影像石給你!」貝拉滿臉寒霜地把臉扭到一邊,把手上的禁魔環伸向艾琳娜。

  艾琳娜看了看禁魔環,又看了看貝拉,舔了舔唇,嘆了口氣,不以為意地說:
「真是個麻煩的小丫頭片子!好吧,讓你出口氣,不過,可別太過分!」

  艾琳娜拿過禁魔環,心想,在鄉間做免費診療這�多月,也挺無聊的,就當
找點刺激吧……大不了過後,殺了這個叫貝拉的丫頭。

  艾琳娜舔了舔唇,把黃金鑄就的精美禁魔環,鎖在了自己粉嫩白皙的脖頸上。
可是鎖上的一瞬間,艾琳娜立刻察覺不對。

  「啊!」艾琳娜剛剛一鎖上禁魔環,就覺得一陣刺痛感,從頸脖蔓延到全身,
很快,全身都又麻又痛。艾琳娜直接呼痛一聲,跪倒在地上。過了二秒,刺痛感
才散去。

  「這不是普通禁魔環,是什麼東西?」艾琳娜驚訝地問。

  貝拉冷笑著說:「這是最頂級的禁魔環,不光能讓你放不出魔法,而且能極
大地壓抑禁錮你所有能力,包括力氣。你現在就是個最無力的普通女人。一旦鎖
上,只有我才能打開。自大的愚蠢女人!」

  艾琳娜從地上站起來,不以為意地說:「好了,可以把影像石還給我了吧?」

  貝拉竟然一把撲倒艾琳娜,親吻起來。艾琳娜驚訝地說:「你要做什麼?」

  「做愛做的。」貝拉按住艾琳娜的雙手,親吻舔弄艾琳娜的耳垂。

  「唔恩。」艾琳娜嬌羞地咬住唇,敏感的身體一陣顫抖。貝拉一路向下,親
吻艾琳娜的頭髮,脖頸,細細地舔弄吸允。

  艾琳娜根本無力反抗,她的呼吸一陣比一陣急促,胸口起伏不定。貝拉把舌
頭伸進艾琳娜的唇裡,兩個漂亮女孩的粉嫩舌頭糾纏在一起。貝拉吻了艾琳娜好
久,才撐起身子,引出一絲絲晶瑩的細線。

  「那你夠了,放開我!」艾琳娜喊道。

  「影像石根本沒有複製,只有我這裡有一份。你明明可以殺了我,奪走影像
石,卻自己戴上禁魔環。艾琳娜,你是故意把自己交到我手裡的吧?」貝拉滿臉
狂放邪惡地壞笑道。

  「不是的,小丫頭,你夠了!」艾琳娜嬌羞地把臉扭到一邊。

  貝拉用一段短繩,把艾琳娜的手捆在身後,把手撫上艾琳娜的胸,用力一捏。

  「啊啊啊……」艾琳娜浪叫道。

  貝拉把手伸進艾琳娜兩腿之間,輕輕地撫弄。

  「放開我……恩恩……」艾琳娜的掙扎那樣的無力,一聲聲嬌喘,噴吐著芬
芳的氣息。

  「你太自大了,我要讓你做我的母狗!」貝拉撩起裙子,把臉埋進艾琳娜兩
腿之間。

  「嗚嗚恩!」艾琳娜的身體猛地一陣顫抖,眼睛都睜大了,「不要!拜託,
我受不了了。」

  貝拉褪下艾琳娜的小內內,把稚嫩的俏臉,埋到艾琳娜胯間,努力地舔弄吸
允,丁香小舌,好像最靈活的蛇,逗弄艾琳娜的小豆豆。

  「啊∼啊∼∼」艾琳娜浪叫呻吟。

  「壞女人!昨天說什麼放我一馬,不難為我!其實一開始,就想看貝拉的躶
體,對吧?!」貝拉一邊舔,一邊含糊地說。

  「不不不不不不不是的!唔……」艾琳娜竟然顫抖浪叫著,用雙腿夾住了貝
拉的腦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艾琳娜感到快感像潮水湧來,就像過電一樣,流
了好多水。

  貝拉撐起身子,一巴掌,又一巴掌打在艾琳娜臉上,罵道:「母狗!叫你扒
光我衣服!騷貨!叫你這�浪,自己戴上禁魔環,讓我欺負!」

  「不要,不是的……」艾琳娜羞紅了臉說。

  貝拉撩開艾琳娜的衣服,一口咬住艾琳娜的乳頭,重重地咬下,又輕輕吸允,
一手撫弄艾琳娜的下面,一手在艾琳娜的另一個乳頭上畫著圈。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艾琳娜只覺得又痛又癢,嘴裡浪叫呻吟不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
不要……」

  貝拉用白嫩的小手,努力地,快速地使勁揉搓艾琳娜的小豆豆,又伸了兩個
指頭,伸進艾琳娜的小穴裡,快速地撫弄。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好舒服……」艾琳娜下體一陣劇烈地顫抖,竟
然噴出好多水。艾琳娜的小穴強烈地收縮痙攣,整個身子一陣抖動,爬上了快樂
的雲端。

  強烈的高潮,短暫地失神過後,艾琳娜無力地睜開眼,看見貝拉還在用影像
石,對自己拍啊拍的。

  艾琳娜高潮之後,嬌嗔無力地對貝拉說:「還拍?小丫頭真會折騰人,現在
可以解開禁魔環,還我影像石了嗎?」

  貝拉收起影像石,騎坐在艾琳娜身上,打了艾琳娜一巴掌,又抱住艾琳娜的
頭,縱情強吻一番,一邊吻一邊含糊地呢噥道:「放開你?你當我傻啊?才欺負
了你,放開你,不是讓你報仇嗎?」貝拉說著,一把擰住艾琳娜的乳頭,用力旋
轉。

  「啊啊啊啊∼好痛!」艾琳娜羞恥地,半推半就地回應著貝拉的吻。

  貝拉一口含住艾琳娜被擰過的乳頭,一邊輕輕地吸允,一邊故意萌萌噠一副
無辜地樣子,用水靈靈的大眼睛盯著艾琳娜,問:「還疼嗎?恩……?」

  艾琳娜咬住唇,害羞地一聲嬌吟:「唔恩……」

  貝拉把艾琳娜推倒,張開雙腿,跨坐在艾琳娜身上,把小穴湊到艾琳娜嘴邊,
呵斥道:「撒什麼嬌啊?我們可是敵國公主,你以為撒嬌……人家就會放過你了
嗎?!快舔!」

  艾琳娜很H 地出了口氣,張嘴含住貝拉的小豆豆。

  「啊∼」貝拉舒服得身子一顫,揚起頭呻吟出聲。

  貝拉雙手輕撫自己雪白挺翹,但有些小的椒乳。艾琳娜伸出粉嫩的舌頭,輕
輕舔弄,用舌頭在貝拉的豆豆上畫圈。

  「哈啊……」貝拉覺得好舒服,好爽。艾琳娜的舌頭是那樣的輕柔,軟滑。

  艾琳娜猛地含住貝拉的豆豆,一陣大力吸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貝拉舒服地長長地很大聲地呻吟出聲,晶瑩的口水,
從貝拉大張的嘴邊流出,貝拉渾然不覺。貝拉覺得身子輕飄飄的,下面好癢好癢,
好熱,好想有什麼插進去。

  「好舒服,受不了了……」貝拉從艾琳娜身上起來,轉過身子,趴在艾琳娜
身上,舔弄艾琳娜的小穴,同時也把自己的小穴湊到艾琳娜頭附近。

  「快舔!不要停!貝拉也要舔艾琳娜的!」貝拉命令道。

  艾琳娜抱住貝拉稚嫩緊致有彈性的小屁股,伸出舌頭,舔弄貝拉的豆豆,口
水和乳白色透明液體,拉出長長的晶瑩絲線。

  貝拉和艾琳娜互相舔對方的私處。

  「唔,唔,恩,恩啊啊……」兩個年輕女孩羞恥,嬌俏,無力的銷魂嬌喘,
此起彼伏。兩個女孩白皙光潔,玲瓏有致的嬌嫩身體,都滲出了細密的汗。

  「不行了!貝拉好想要!笨蛋艾琳娜!」貝拉爬起來,抱住艾琳娜,把自己
的小豆豆,抵住艾琳娜的小豆豆,用力地摩擦起來。

  艾琳娜臉紅心跳地說:「那你解開禁魔環,讓我召喚淫獸出來……」

  「不要!解開了,艾琳娜就會打敗我,然後跑掉!我要艾琳娜一輩子做我的
母狗!」貝拉一把抓住艾琳娜雪嫩脖子的黃金項圈,和艾琳娜雪白赤裸的身體糾
纏在一起,用力地扭動腰部和小屁屁。

  「啊,啊啊,啊啊啊……」兩個女孩的小豆豆互相磨蹭,淫水流了一地。明
明床就在不遠處的旁邊,兩個女孩卻就在地上,就等不及要一起攀上高峰。

  艾琳娜覺得小豆豆被磨得好舒服,不自覺地也配合起來。可是艾琳娜還是覺
得下面好癢,好想有什麼東西放進去,填得滿滿的。

  艾琳娜和貝拉互相磨蹭的動作越來越快。

  「啊!啊啊啊啊啊啊!」艾琳娜和貝拉幾乎一起攀上高潮。

  高潮餘韻之後,艾琳娜和貝拉潔白的嬌軀,無力地纏在一起,躺在冰涼的地
上。兩人身下,好大一灘液體……

  貝拉體力先回覆,她拉著艾琳娜的項圈,把艾琳娜拉起來,帶艾琳娜進宿舍
浴室洗了個澡。貝拉故意不把艾琳娜反綁的雙手解開,自己幫艾琳娜慢慢地洗遍
全身……

  艾琳娜和貝拉一起洗完澡,從浴室出來。貝拉不許艾琳娜穿衣服,把艾琳娜
推倒在床上,用繩子把艾琳娜的手腳都反綁到身後,捆在一起。

  「放開我……嗚嗚……」艾琳娜還沒說完,貝拉把自己的內褲塞到艾琳娜的
嘴裡。

  「妾身的味道好聞吧?」貝拉得意地說。

  「嗚嗚嗚!」艾琳娜表示抗議。

  貝拉先把衣服穿好,然後輕撫艾琳娜的臉,撫過艾琳娜玲瓏有致的嬌軀,一
邊揉捏艾琳娜的胸,一邊說:「艾琳娜想要解開禁魔環嗎?可以啊?一會貝拉把
剪刀放床頭,把禁魔環的鑰匙放桌上,艾琳娜自己解開自己吧。要是馬上解開艾
琳娜,艾琳娜可以奪走影像石呢!」

  艾琳娜可憐巴巴地被捆在床上,被貝拉撫摸得又有了反應。

  貝拉吻了吻艾琳娜的臉頰,說:「我知道艾琳娜有個戀人叫傑夫。要是不想
傑夫看到影像石,艾琳娜要乖乖聽話哦?今天上課,艾琳娜都不許穿內衣,只許
穿短裙。」

  貝拉又捏住艾琳娜下巴,說:「聽好了,今晚九點,艾琳娜必須自己戴上禁
魔環,到學院外的紅玫瑰酒吧來。不然,我就把影像石給傑夫看!」

  「嗚嗚嗚!」艾琳娜連忙搖頭。

  貝拉放了一把剪刀在艾琳娜床邊,又把禁魔環鑰匙放在桌子上。艾琳娜看見
剪刀,扭動雪白的嬌軀,吃力地用反綁的雙手,去拿剪刀。

  貝拉又調皮地用黑色布條矇住艾琳娜的臉,貝拉的手,從艾琳娜的脖頸,向
下撫過艾琳娜的裸背,在艾琳娜小穴摸了摸。艾琳娜的身子一陣激靈。

  貝拉含住艾琳娜的耳垂,一陣吸允,又親了艾琳娜一下,才輕笑著走到一邊。

  可憐無助的艾琳娜,被蒙著眼,被弄得慾望高漲,根本不知剪刀在哪裡。艾
琳娜嬌喘著,掙紮著,在床上到處摸剪刀。

  貝拉站在一邊,故意拍下艾琳娜香汗淋漓,被綁著在床上扭動的香豔場景。
看見艾琳娜好不容易摸到了剪刀,貝拉才離開宿舍。

  貝拉臨走還說:「艾琳娜,記住,今晚九點,戴上禁魔環,紅玫瑰酒吧。」

  艾琳娜摸到了剪刀,好不容易用被捆的手,剪斷捆住自己手腳的繩子,坐了
起來。她一把扯下蒙眼布,咬著唇,羞恥地氣呼呼地說:「看我解開禁魔環,怎
�收拾貝拉這丫頭!」

  艾琳娜拿起桌子上禁魔環的鑰匙,「咔嚓」一聲解開了禁魔環,立刻覺得全
身都輕快起來,魔力也徹底恢復了。

  艾琳娜本想一把扔掉禁魔環,可是不知怎麼,她看了禁魔環一眼,咬了咬唇,
心情複雜地把禁魔環和鑰匙輕輕放在桌上。她穿起超短連衣裙絲襪鞋子,也不知
是忘了,還是故意,沒穿內衣,就直接追了出去。

  尋遍校園,艾琳娜卻去哪裡尋找貝拉的蹤影?反倒是遇上了傑夫。傑夫和艾
琳娜一樣,是學校學生,也是艾琳娜暗戀的對象。學校裡時常傳出,兩人有曖昧
的傳聞。

  涼風一吹,艾琳娜這才驚訝醒悟沒穿內褲,下面一片清涼。

  傑夫和一個男生說說笑笑走過,艾琳娜摀住裙子,嬌俏地站在路邊。

  傑夫看見艾琳娜,溫和欣喜地說:「艾琳娜?你怎麼在這?」

  艾琳娜臉紅紅地說:「啊,沒什麼……在找東西……」其實艾琳娜想說在找
貝拉。

  恰巧傑夫看見,艾琳娜腳邊地上,有一個不知誰掉在那的,女生用的可愛發
卡。

  傑夫問艾琳娜:「在找什麼?是不是在找一個發卡?」

  艾琳娜的心「蓬蓬」跳,她眨眨眼,順口含糊地回答:「嗯,唔……」

  「不就在你腳邊嗎?怎麼會找不到……」傑夫奇怪地笑笑,彎腰拾起發卡,
卻驚訝地看見,艾琳娜好像沒穿內褲,而且,水流到了大腿上。

  傑夫臉一紅,不動聲色,直起身,把發卡遞給艾琳娜:「……是這個嗎?」

  艾琳娜訕訕地笑著,接過發卡,羞窘地說:「啊哈哈,就是這個,我,我走
了……」艾琳娜說著趕緊跑掉,卻反而因為太著急,摔了個大馬趴。

  「嗚!好痛!」艾琳娜從地上爬起來。

  「你沒事吧?」傑夫急忙上前關切地扶起艾琳娜。

  「沒,沒事……我,我走了。」艾琳娜像風一樣跑了。

  傑夫招呼身旁男同學走了。傑夫心裡暗道:「呵呵,真可愛。故意不穿讓我
看的嗎?艾琳娜撅著屁股爬起來的時候,可看清了……」

  明明知道貝拉無法監視自己,艾琳娜卻真的沒穿內褲,走進了教室上課。光
滑的下體,坐在椅子上,涼涼的,艾琳娜緊緊併攏雙腿,好害怕被別人看穿。上
完課,連椅子都濕了,艾琳娜趕緊把椅子擦乾,生怕別人看出來。而且,擦的時
候,艾琳娜還不敢彎腰。

  艾琳娜上完課,再也忍不住,回到宿舍。艾琳娜看了禁魔環二秒。艾琳娜召
喚出一隻小黑色觸手怪,讓觸手怪纏上自己,然後帶上禁魔環。

  艾琳娜帶上禁魔環,一陣刺痛後,艾琳娜召喚出的觸手怪竟然消失了。艾琳
娜大感吃驚,慾火難耐,張開雙腿,直接用手撫摸自己的豆豆,讓自己攀上了高
潮。

  晚上九點,艾琳娜穿著絲襪短裙,帶著禁魔環,出現在了學院外,紅玫瑰酒
吧門前。貝拉早在門前等待。

  貝拉故意揶揄地壞笑著說:「艾琳娜,真準時啊?又一次自己戴上禁魔環,
把自己交到貝拉手裡呢!」

  艾琳娜一咬唇,說:「不是的,是因為影像石……」

  「為什麼不打敗我搶走影像石呢?」貝拉故意問。

  「你難道這�笨,不知道藏起來?」艾琳娜說。

  「也許貝拉就這�笨呢?」貝拉故意拿出影像石,在艾琳娜面前晃晃。

  「哼!」艾琳娜嬌哼一聲。

  「真可愛。」貝拉拿出一段鐵鏈鎖在艾琳娜項圈上,一拉鐵鏈,說,「跟我
走。」

  「等等,要是被認識的人看見怎麼辦?」艾琳娜連忙說。

  「嘻嘻,本來想就這�牽著艾琳娜的。不過算啦,貝拉早有準備。」貝拉拿
出一個挺漂亮的黑金色面罩,戴在艾琳娜臉上,艾琳娜的嘴巴眼睛都露著。

  貝拉又強行給艾琳娜喝了一點東西。

  「你給我喝了,什,什麼?」艾琳娜頓時覺得似乎說不出話,聲音嘶啞起來。

  「放心吧,給你喝的是一種魔藥,除了能讓你二小時內說不出話,還有春藥
的效力。」貝拉說。

  「啊……」艾琳娜沒過幾秒,果然就說不出話了。

  貝拉一拉鐵鏈,說:「走。」貝拉牽著艾琳娜進了酒吧,酒吧的人見怪不怪。

  走到酒吧包廂前,貝拉一拉鐵鏈,對艾琳娜說:「跪下!」

  艾琳娜乖乖跪了下來,貝拉臉上露出邪惡的笑容,先把艾琳娜的雙手用鐵鐐
銬了起來,又在艾琳娜腰間鎖上一條鐵鏈,再給艾琳娜鎖上腳鐐。最後,貝拉用
一條鐵鏈,一頭鎖在艾琳娜腰間,一頭鎖住艾琳娜腳鐐,艾琳娜就站不起來了,
只能蹲著或趴著了。

  艾琳娜心想,貝拉真壞。

  貝拉鎖好艾琳娜,要把艾琳娜衣服全部剪掉。艾琳娜大驚失色,搖著頭要掙
扎。貝拉踩住艾琳娜的手銬,強行把艾琳娜全身的衣服都剪了。

  艾琳娜羞恥地捂著身子。

  貝拉拉艾琳娜項圈的鐵鏈,拉著艾琳娜,把艾琳娜拉進包廂。艾琳娜只好撅
起雪白的大屁股,像狗一樣爬進包廂。

  進了包廂,艾琳娜�頭一看,驚訝地發現,傑夫竟然獨自一人坐在包廂裡。

  艾琳娜心想,貝拉難道和傑夫認識?貝拉也喜歡傑夫?

  傑夫看見艾琳娜,因為艾琳娜蒙著臉,沒看出是艾琳娜。傑夫說:「貝拉,
你去了好久,你說要給我看樣東西,就是給我看一個女奴?」

  艾琳娜連忙驚恐地掙紮著,要站起來退出去,可是她現在嘴裡發不出一點聲
音。

  傑夫奇怪地說:「貝拉,這個女奴不願意做什麼吧?你放了她吧,我們喝酒。」

  貝拉重重一巴掌拍在艾琳娜屁股上,打得艾琳娜雪白屁股一陣性感地晃蕩。
貝拉低下頭,壞笑著小聲說:「艾琳娜,你不是喜歡傑夫嗎?今晚,我要你為傑
夫服務。你蒙著臉,別怕!」

  貝拉說著,把烈性春藥抹在艾琳娜的小穴,艾琳娜身子一陣顫抖。

  貝拉直起身,大聲對傑夫說:「這女奴不漂亮嗎?不喜歡嗎?那這樣好了,
我把這女奴放一邊,過一會再問問她。我們先喝酒,怎麼樣?」

  傑夫說:「我不是很喜歡這一套。隨你吧。」

  貝拉把艾琳娜強行牽到包廂裡,一根柱子旁,把艾琳娜項圈的鐵鏈,鎖在柱
子上。艾琳娜真的像狗一樣,被鎖在那。艾琳娜想要離開,可是脖子被鎖著,哪
也去不了,連站起來也做不到,也不能呼救。

  傑夫把一件衣服,披在艾琳娜身上,對艾琳娜說:「可憐的姑娘。」

  艾琳娜只好蹲坐在那,摀住胸和雙腿之間。

  艾琳娜看著傑夫和貝拉,高高地坐在桌旁喝酒。艾琳娜感到特別羞恥。

  漸漸地,艾琳娜感到全身都發熱發燙,出了一身細密的汗,羞恥的感覺更加
催動了情慾。貝拉抹得烈性春藥起了作用,艾琳娜的私處,出了好多水。艾琳娜
覺得私處,好爽,好舒服,好性感,一陣痕癢從身體深處散發出來。

  艾琳娜想要呻吟,卻發不出聲音。艾琳娜覺得下面好癢,真想當著傑夫和貝
拉,自慰起來,可是苦苦忍住。艾琳娜好想有誰,來撫摸自己的胸,好想有什麼
填進下面。

  艾琳娜的呼吸急促起來,全身都變得好敏感。

  貝拉和傑夫喝了兩杯,壞笑著走到艾琳娜身邊,問艾琳娜:「不想呆在這,
那貝拉就放你走吧?」話雖這�說,貝拉遮住傑夫視線,偷偷把手伸到艾琳娜身
下,輕輕撩撥撫弄。

  艾琳娜搖搖頭,雪白的身子忍不住一陣顫抖,被銬住的手,無力地推著貝拉
的手。其實艾琳娜是想說:「不要摸了,我受不了了……」

  貝拉卻說:「你不走了?那乖乖服侍傑夫吧?讓傑夫看看你的淫蕩真面目。」

  貝拉解開鎖著柱子的鐵鏈,牽著艾琳娜,走到傑夫面前,故意說:「傑夫,
我這只女奴,特別喜歡被捆成這樣,被玩弄。你看,她才一會,就想要你的大肉
棒了……你就幫幫她吧。」

  「是不是呀?」貝拉故意問艾琳娜。

  艾琳娜雪白的胸,起伏不定,一陣嬌喘。看著傑夫,慾望上來了,艾琳娜管
不了這�多了。

  艾琳娜點了點頭。

  「你看她下面,都濕成什麼樣了?」貝拉對傑夫說。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傑夫一看,艾琳娜身下,都形成了一個小水灘了。傑夫再看艾琳娜,全身潔
白如雪,屁股又翹又挺,身材窈窕,腰如楊柳,雪白的胸部又大又挺,小弟弟立
刻起立敬禮。

  傑夫竟然讚歎說:「好美!這,這女奴,身材真像艾琳娜!」

  艾琳娜聽了一驚,下身卻更刺激了。

  貝拉聽了,立刻不高興起來,怒氣衝衝地對傑夫說:「難道因為這女奴像艾
琳娜,所以你下面有了反應?!」

  傑夫尷尬地說:「哪,哪有?你別誤會……」

  貝拉重重一拍艾琳娜屁股,對艾琳娜怒道:「還不侍奉?!」

  艾琳娜被打得一顫,又滴下幾滴水來。艾琳娜粗重地喘息著,爬到傑夫身前,
打開傑夫的褲子,掏出傑夫的肉棒,用帶鐐的手,輕輕摸傑夫怒挺的肉棒。

  傑夫明顯興奮了,說:「要是,艾琳娜這�被鎖在我面前,讓我這�玩,就
太刺激了!」

  貝拉聽了更怒,一巴掌打在艾琳娜屁股上,說:「等什麼?!賤母狗,用你
的嘴!」

  艾琳娜看著自己喜歡的傑夫,又聽見傑夫這�說,心裡竟然再無牴觸,一口
含住了傑夫的肉棒,吞吐起來。

  傑夫就算是再溫和的男人,此時也展現出獸性的一面。傑夫一面想像眼前的
女奴是艾琳娜,一面抓住艾琳娜的頭髮,按住艾琳娜的頭,把肉棒向艾琳娜嘴裡
抽插。

  艾琳娜被傑夫巨大的肉棒,捅得有點反胃,但被鎖的手無法掙扎,她也不想
掙扎,她嬌柔地任傑夫粗暴地進入她的嘴。她努力地舔弄,吸允,她在心裡想,
噢,我的傑夫!

  貝拉明明想羞辱艾琳娜,看見這一幕,卻自己吃醋起來,拎起鞭子,一鞭一
鞭打在艾琳娜屁股上。

  在春藥的刺激下,艾琳娜明明很痛,卻覺得好舒服,被打得小穴一縮一縮的,
淫水一滴一滴落下。艾琳娜更賣力地含住傑夫的肉棒,努力地舔弄。

  艾琳娜跪在傑夫兩腿間,�頭看著這個征服自己,主宰自己的男人,只覺得
心都要化了。唯一不足的是,艾琳娜好想好想傑夫粗暴地插入後面。

  傑夫下面被舔弄,皺眉對貝拉說:「別打這女奴了。」

  貝拉卻打得更狠了,說:「我就喜歡,這賤母狗喜歡被打!」

  聽見「賤母狗」這三個字,艾琳娜竟然感到一陣快感,乳頭更挺更硬了。艾
琳娜心想,噢,我要做傑夫的母狗,傑夫,快插後面,我想要。

  傑夫的肉棒,突然漲大到更大的尺寸,一陣顫動,白白的「牛奶」在艾琳娜
嘴裡噴射出來。傑夫略微拔出肉棒,有些熱熱的,射到了艾琳娜的臉上。

  自己臉上被糊滿了牛奶,艾琳娜覺得好羞恥。

  這是傑夫的味道嗎,艾琳娜心想。

  艾琳娜溫柔地,為傑夫舔乾淨肉棒。

  「噢∼好爽!這女奴太帶勁了,太正點了。真想和她做愛一輩子……」傑夫
爽得大呼。

  「想知道這女奴是誰嗎?」貝拉一把取下艾琳娜臉上的面罩。

  傑夫看了艾琳娜糊滿津液的臉,大驚:「艾琳娜?竟然是艾琳娜?!怎麼會
這樣?!」

  「噢,我,不……艾琳娜,對,對不起……我不該……」傑夫侷促不安地對
艾琳娜道歉。

  貝拉壞壞地笑道:「看見嗎?這就是艾琳娜的真面目,她喜歡被鎖成這樣,
做一個下賤的母狗,任人玩弄。傑夫……」

  傑夫給了貝拉一耳光,罵道:「艾琳娜不是這樣的人!為什麼不早告訴我,
這是艾琳娜?」

  貝拉捂著火辣辣的臉,不敢置信地說:「不……這……」

  傑夫抓住艾琳娜的胳膊,搖晃艾琳娜,問艾琳娜:「是不是貝拉強迫你的?」

  貝拉陰陽怪氣地說:「我可打不過艾琳娜,怎麼能強迫艾琳娜呢?」

  傑夫對貝拉喝道:「你閉嘴,我要聽艾琳娜說。」

  傑夫輕柔地問艾琳娜:「這是怎麼回事?」

  艾琳娜想要說話,卻只能張嘴,說不出任何話,連聲音也發不出。

  傑夫著急地問艾琳娜:「哦,艾琳娜,對不起。我竟然對你做了這種事,你
說話呀?」

  貝拉對傑夫尖聲叫道:「艾琳娜就是這種下賤女人,你有什麼不明白的?!」

  傑夫怒聲呵斥貝拉:「你閉嘴!就算艾琳娜是這種下賤女人,是一個女奴,
她也比你火辣一百倍!我也寧可和她做愛一輩子!」

  貝拉不可置信地尖叫:「你說什麼?!」

  傑夫把衣服披在艾琳娜身上,柔聲問艾琳娜:「艾琳娜,告訴我,怎麼回事?」

  傑夫很快看出不對,對艾琳娜說:「貝拉給你吃了什麼?你說不出話?」

  艾琳娜流下眼淚,連忙點點頭。

  傑夫問艾琳娜:「貝拉強迫你的?」

  艾琳娜點點頭,又搖搖頭,因為艾琳娜想說,如果是和傑夫,自己願意這�
做。

  傑夫直接對貝拉一伸手:「你還不拿解藥?!」

  貝拉把解藥遞給傑夫,看傑夫生氣了,連忙對傑夫解釋:「傑夫,你聽我說,
不是這樣的……」

  傑夫把解藥給艾琳娜吃了,又對貝拉伸手:「鑰匙!」

  貝拉只好把鑰匙也給傑夫,貝拉還想解釋什麼:「傑夫……!」

  傑夫根本不聽,接過鑰匙,直接推著貝拉,把貝拉推出酒店包廂,甩下一句
「我討厭你,不肯看見你」,就「呯」一聲把包廂門關了。傑夫才懶得理貝拉在
外面喊鬧敲門。

  艾琳娜吃瞭解藥,已經能說話了,可看到回到身邊的傑夫,卻跪在地上,羞
得一句話說不出來。

  傑夫對艾琳娜手足無措地說:「艾琳娜,讓你受委屈了,我這就解開你的鐐
銬。」

  艾琳娜咬唇對傑夫說:「等等。」

  「什麼?」

  艾琳娜跪在傑夫身前,直起上半身,用帶鐐的手扶住傑夫的小弟弟,張嘴含
了進去,一邊含,一邊含糊地說:「貝拉給我抹了春藥,欺負我。我現在好想要
你的……」

  看著艾琳娜白花花的身子,跪在自己身前,滿臉情慾地,順從乖巧地舔弄自
己的小弟弟,傑夫立刻一柱擎天。

  「你說什麼?」傑夫問。

  艾琳娜羞紅了臉,乾脆大聲說:「貝拉給我抹了春藥!我想要你用大肉棒,
從後面,狠狠地插進來!草我!」

  傑夫聽了,驚呆了,沒想到柔弱文靜的艾琳娜,竟然說出這種話。

  艾琳娜滿臉情慾地,把臉伏在傑夫肉棒旁,輕輕一舔,說:「快,我好想要
……」

  傑夫更不多話,抱起艾琳娜,把艾琳娜丟到包廂沙發上,就狠狠滴從後面插
進去。

  「啊……!粗暴些……」艾琳娜呻吟著叫道。

  傑夫怒挺的肉棒,一下沒入艾琳娜濕潤的蜜源,快速地抽插起來。

  「啊!好舒服!啊啊啊啊……哦∼」艾琳娜像狗一樣趴著被插,浪叫呻吟不
斷。

  傑夫插著插著,突然停下了。

  艾琳娜問:「為什麼停下了?不要停……」

  傑夫壞笑著問:「艾琳娜,你喜歡被我插嗎?」

  艾琳娜眼神迷離,連忙點頭,說:「喜,喜歡!求你,不要停!」

  傑夫插了一下,又停下,問:「說,你是我的什麼?你不說,我就不插了!」

  艾琳娜嬌柔無力地罵道:「傑夫你好壞……我是傑夫的賤母狗!賤女奴!」

  傑夫高興了,又插了艾琳娜一下,又停下了,問:「嫁給我?!要不我就不
插了,穿上衣服走了!」

  艾琳娜拚命點頭,說:「嗯,恩!我嫁給傑夫,我做傑夫一輩子的母狗騷貨!
求求你,快繼續……好,好想要……我愛傑夫和傑夫的大肉棒一輩子……」

  傑夫聽了,心花怒放,一插到底,粗暴強烈地衝擊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哈啊,好舒服,插死艾琳娜!」艾琳娜不知羞
恥地嚷嚷道。

  在外面的貝拉,聽到裡面的聲音,竟然下身濕透了,又氣又羞。貝拉哭著大
喊:「不要,傑夫你不可以娶艾琳娜!」貝拉使勁拍門,根本沒人理她。

  艾琳娜和傑夫做了不知幾次,才氣喘籲籲地停下來,抱在一起。艾琳娜對傑
夫講了事情的經過,但是最後說:「雖然說,是被貝拉強迫的。但是,如果是和
傑夫,艾琳娜願意被傑夫玩弄……可是,艾琳娜不願意被別的男人……」

  傑夫咬牙切齒地罵道:「貝拉也夠可惡的了!不過,我要感謝她,要不是她。
我也沒這�容易得到你。」傑夫看向艾琳娜。

  艾琳娜滿臉嬌羞地低下頭,縮在傑夫懷裡。

  傑夫一牽艾琳娜項圈的鐵鏈,問艾琳娜:「願意被我鎖一輩子嗎?」

  艾琳娜嬌羞地點點頭。

  傑夫打開包廂門,貝拉哭著坐在包廂門外地上。貝拉對傑夫說:「聽我解釋,
傑夫……」

  傑夫對貝拉一伸手,懶懶地說:「影像石拿來。」

  貝拉把影像石乖乖給了傑夫,說:「傑夫,不可以娶艾琳娜……」

  傑夫接過影像石,懶得說話,把門關了。傑夫想起什麼,又打開門。

  貝拉連忙對傑夫說:「傑夫,你看看影像石,看看艾琳娜是多淫賤的女人!
不要娶她!」

  傑夫無所謂的樣子,笑了笑,說:「哦,對了。我是要謝謝你,你拍的影像
石,我正好可以用它來威脅艾琳娜,讓艾琳娜和我一起做更多更H 更變態的事…
…太謝謝你了。」

  傑夫說完把包廂門關了。

  貝拉哭著坐倒在地上:「嗚嗚,怎麼會這樣?不會的……」

  在包廂裡,傑夫解開了艾琳娜的鐐銬,把艾琳娜雙手吊捆起來,再把艾琳娜
一條腿高高吊起,讓艾琳娜單腿站立。然後,傑夫好深地插入了艾琳娜,又做了
一次。

  傑夫才解開艾琳娜,穿上衣服,給艾琳娜也披上衣服,牽著艾琳娜的手走出
包廂。兩人理也不理貝拉,揚長而去。

  傑夫送艾琳娜回到宿舍,才自己回去。

  第二天,傑夫捧著一大束玫瑰花,帶著婚戒,到艾琳娜宿舍外,對艾琳娜求
婚。

  艾琳娜看著跪在地上求婚的傑夫,和周圍眾人,小聲地不好意思地對傑夫說:
「那個,求婚也太突然了,怎麼第二天就求婚了?」

  傑夫大聲說:「我愛你,一刻也不想等了。我想把你抱回去!」

  艾琳娜嬌羞地點點頭,戴上了婚戒。

  貝拉可真是哭暈在廁所了。

  傑夫和艾琳娜婚期將近。圖書館裡,靜悄悄的,一些學生在看書,傑夫也在
看書。

  貝拉輕手輕腳走到傑夫身邊坐下,手裡端著一杯喝的。

  貝拉很小聲地叫傑夫:「傑夫。」

  「貝拉??」傑夫看了貝拉一眼,噁心地別過臉。

  貝拉小聲扭捏地對傑夫說:「我錯了……」

  傑夫愛理不理地小聲回答:「是嗎?」

  貝拉說:「我不該這樣對艾琳娜,可是那是因為……總之,是我不對。我會
向艾琳娜道歉的……」

  傑夫回答:「很好。」

  貝拉又可憐巴巴地對傑夫說:「那個,我祝你們幸福,我喜歡你,傑夫。我
嫉妒艾琳娜可以得到你的愛,所以,請你原諒我,我決定退出了……」

  傑夫聽了,不免心軟,有些動容說:「算了吧。而且,托你的福,我和艾琳
娜要結婚了……要不是你,我追求艾琳娜,還要多花一番功夫。」

  貝拉連忙訕笑著遞上一杯喝的,說:「謝謝你,傑夫,你真是好人。渴了吧,
喝茶。」

  傑夫接過杯子,一邊喝一邊說:「你以後可別欺負艾琳娜了……」

  貝拉像小雞啄米,使勁點頭,說:「嗯恩恩,我以後不欺負艾琳娜了。我讓
艾琳娜欺負我……」

  傑夫笑了笑,突然,他發現不對,問:「你給我喝的什麼東西?這……酸爽
……」

  貝拉壞笑著說:「超烈性春藥……」貝拉說著,開始寬衣解帶,伸手把傑夫
的手,拉到自己胸上,又輕輕撫摸傑夫的小弟弟。

  傑夫的小弟弟果然一柱擎天。

  貝拉壞笑著,埋到桌子下,拉開傑夫的褲子,含住傑夫的小弟弟開始舔。

  傑夫努力忍住不出聲音,因為圖書館是絕對安靜的。可是貝拉吸允小弟弟的
聲音,就好像口水滴答大聲吸允棒棒糖一樣,很大聲,還是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傑夫小聲對貝拉罵道:「你在做啥?!」

  貝拉笑而不語,就像舔最美味的冰棍一樣,使勁舔弄傑夫的棒子。

  傑夫呼吸急促起來,全身發熱,青筋迸現,竟然射了貝拉一臉。傑夫雖然射
了,可是小弟弟不軟,依然硬得像鐵一樣。

  傑夫拉開椅子,也埋到桌子下面。貝拉已經把衣服都脫了。

  傑夫竟然在桌子後面,地上,直接和貝拉做起來,把桌子都弄得一響一響的。
已經有人聽見奇怪得聲音,把眼睛看向傑夫這邊。

  傑夫雖然爽上了天,但是依然忍住不發聲。傑夫對貝拉說:「貝拉,別,別
出聲音……」

  貝拉咬著唇,才忍耐著小聲說:「嗯。」

  貝拉剛說完,就立刻長長地「啊∼∼」地超大聲地呻吟出聲。貝拉乾脆發情
動人地大聲浪叫起來:「啊!啊啊!啊啊啊!好舒服∼恩∼哈啊∼」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傑夫罵道:「貝拉?!」

  圖書館裡,師生都跑來看,雖然傑夫趕緊提褲子,但是還是圖書館裡的人還
是全都看到傑夫和貝拉赤條條在一起,做苟合之事的事情。所有人大驚失色。

  有的女同學推了推旁邊的女同學,小聲說:「傑夫身材真好。哈哈。」

  傑夫的好友,尷尬戲謔地說:「傑夫,好興致∼」

  圖書館老師暴跳如雷:「你們在神聖安靜的圖書館做什麼?!」

  這事情,在全學院都傳開了,全校嘩然。最丟臉的,就是艾琳娜了。傑夫跑
去找艾琳娜解釋,卻越描越黑,艾琳娜把婚戒退給了傑夫。

  學校要開除傑夫,可是貝拉拚命對所有人說自己是自願的。學校打了個折扣,
如果傑夫娶了貝拉,學校就僅僅處罰了事。

  傑夫和貝拉私下裡在教室。

  傑夫怒氣衝衝地對貝拉說:「你還要我娶你?!你搞得我身敗名裂!」

  貝拉說:「我愛你!我管不了這�多!要是我不能嫁給你,我也讓艾琳娜不
嫁給你!」

  傑夫罵道:「學校處罰,我絲毫不在乎!你要我娶你?好啊,你讓艾琳娜嫁
給我,我就娶你!」

  貝拉竟然說:「一言為定!我有辦法,我們晚上一起去見艾琳娜!」

  傑夫愣了。

  白天上課時,有人送了個包裹給艾琳娜。上完一天的課,艾琳娜回到宿舍,
打開包裹一看。包裹裡是禁魔環,一副黃金打造,好像首飾的金屬鐐銬,還有一
個很巨大質感很好的假陽具。

  艾琳娜俏臉一寒,把包裹丟到地上,罵道:「誰送的?不要臉!」

  艾琳娜洗了澡,躺在床上,想起傑夫和貝拉的事情,翻來覆去睡不著。艾琳
娜又爬起來,從地上的包裹裡,撿起禁魔環。

  艾琳娜看了看禁魔環,想起以前和貝拉傑夫做,情慾湧動,不自覺地把禁魔
環「咔嚓」一聲鎖在自己粉嫩的頸脖上。

  艾琳娜摸了摸自己下面,已經濕了。艾琳娜這才想起查看,包裹有沒有鑰匙。
包裹裡沒有任何鑰匙。

  艾琳娜一咬牙,心想,管他的,傑夫都和貝拉一起了,我就自己樂樂吧。艾
琳娜動情地一舔乾燥的嘴唇,乾脆脫了衣服,只剩絲襪,撿起包裹裡的鐐銬,
「咔嚓」「咔嚓」鎖住自己手腳。

  艾琳娜心想,這下糟糕了,解不開了,不知包裹是誰送的?怎麼辦,好糟糕
……可是這�想著,艾琳娜卻越發覺得刺激。

  艾琳娜撿起假陽具,躺在床上,努力張開被鐐銬鎖住的雙腳,把假陽具插進
濕潤的小穴,忘情地抽插起來。

  正在這時,艾琳娜宿舍的門居然開了。傑夫和貝拉進來了,貝拉得意地笑道:
「看吧,我就說,艾琳娜會自己戴上這些東西自慰的。」

  艾琳娜正要高潮,被貝拉和傑夫看見,心裡一緊,身體格外地敏感起來,竟
然噴了好多水,一陣顫抖,猛烈地高潮了。

  貝拉舔了舔唇,興奮地說:「我們來得正是時候,艾琳娜真是騷貨!」

  傑夫關上門。

  短暫地失神後,艾琳娜連忙用衣服遮住自己,驚訝無力地問:「你們怎麼會
來?不對,你們為什麼有我宿舍的鑰匙?」

  貝拉把玩著手裡的鑰匙,說:「想要對付你,當然要偷偷配一把你宿舍的鑰
匙了。」

  傑夫不好意思地說:「而且,艾琳娜,你以前給過我你宿舍的鑰匙,你忘了?」

  艾琳娜想起傑夫的破事,就眼眶濕潤了,罵道:「你們都給我出去!你們都
是壞蛋!」

  傑夫不好意思地站在門口。

  貝拉爬上艾琳娜的床,解開艾琳娜的手銬,把艾琳娜反銬起來,抱住艾琳娜,
說:「艾琳娜,這樣你可跑不掉了吧……」

  艾琳娜害羞地咬住唇,罵道:「你要做什麼?」

  貝拉強吻了艾琳娜,壓住艾琳娜,抱著艾琳娜,認真地說:「艾琳娜,貝拉
知道自己不對。可是……艾琳娜,先聽貝拉解釋……」

  「我不聽!我不聽!」艾琳娜搖頭說。可是艾琳娜無力掙扎。

  貝拉扶住艾琳娜的頭,讓艾琳娜看著自己,說:「聽完解釋,艾琳娜隨便怎
�欺負貝拉都可以……」

  傑夫沈默不語。

  貝拉拿出一顆春藥,對艾琳娜說:「那天,我去找傑夫,傑夫正在圖書館好
好看書。這顆春藥是我導師配的超烈性春藥,我去假裝道歉,騙傑夫喝了一點這
春藥。而且,我勾引了傑夫,傑夫才會在圖書館就和我做起來……」

  艾琳娜說:「我不會相信的……」

  貝拉對艾琳娜說:「是真的,一切都是我的陰謀。傑夫沒有背叛你,是因為
傑夫吃了這藥,才會狂性大發,和我做……任何人吃了這個,哪怕一丁點,都會
受不了……不信,你試試……」

  貝拉把藥分成兩半,跳下床,把一半藥給傑夫,對傑夫小聲說:「傑夫,趁
她動情,我們和她一起做,求她原諒。她原諒你了,不就會嫁給你了嗎?記得你
也要娶我!」

  傑夫猶豫了下,說:「我一言九鼎!」說完傑夫把一半藥吞了。

  貝拉拿著剩的一半藥,壓在艾琳娜身上,對艾琳娜說:「是真的!傑夫沒有
背叛你,是被我下藥了……不信,你自己試試這藥的威力……」

  貝拉說著,把剩的一半藥,含在嘴裡,扶住艾琳娜的頭,對艾琳娜無恥地舌
吻加強吻。那一半藥,化在了兩個女孩的嘴裡。

  「嗚嗚,你無恥!」艾琳娜被迫被強吻。藥力起了作用,就像在兩個女孩體
內,點燃了火焰,兩個女孩的身子都滾燙起來,動情地呻吟起來。

  傑夫更是肉棒硬得發紫,粗壯猙獰。傑夫雙眼大睜,像野獸一樣跳上床,把
貝拉和艾琳娜都抱著,一頓粗野地蹂躪。

  貝拉仰面躺在床上,大張開腿,艾琳娜帶著鐐銬,像狗狗一樣趴在貝拉身上,
傑夫在貝拉和艾琳娜身後。貝拉和艾琳娜的陰戶差不多挨在一起,傑夫插一會貝
拉,又插一會艾琳娜。三個人春聲浪叫不斷。

  貝拉抱著艾琳娜親吻一番,貝拉含糊地對艾琳娜說:「艾琳娜,要原諒我和
傑夫,我們以後,一起被傑夫的大肉棒插好不好?」

  傑夫生猛地抽插,狂熱地說:「艾琳娜,你要不原諒我,我就插得你走不出
這道門!」

  「啊啊啊啊∼你們,哈啊∼太壞了∼啊啊啊∼一起欺負我……」艾琳娜嬌喘
道。

  「我們一起被插,不是很好嗎?啊……啊……傑夫你別光是插艾琳娜,貝拉
也要……被插……」貝拉雙頰通紅,一邊親艾琳娜的唇,親艾琳娜的脖頸,一邊
說。

  艾琳娜罵道:「傑夫∼啊啊∼你混蛋,你和……貝拉一起做還不算,還要,
啊啊,拉著我,三個人一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貝拉大力揉捏艾琳娜胸,對艾琳娜說:「你不原諒我們,我們不會要你下床
的!嗯!嗯哈哈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唔,傑夫的肉棒是我一個人的!貝拉,你滾
開!我要獨佔傑夫的肉棒!」艾琳娜舒服得大聲浪叫。

  貝拉竟然對艾琳娜說:「不要!艾琳娜也是我的母狗!艾琳娜一輩子都是我
的!傑夫我也有份!傑夫,我也要被插……」

  傑夫像發動機一樣,來回插貝拉和艾琳娜,怒吼道:「艾琳娜,我愛你!」

  貝拉對艾琳娜說:「哈啊,哈啊,哈啊∼讓我一起嫁給傑夫吧。艾琳娜,我
也愛你!我也可以戴上禁魔環,做你的小母狗!讓你欺負!」

  艾琳娜咬了貝拉的肩膀一口,說:「哼!你說的!好吧,我答應了……我要
召喚淫獸插你!」

  「嗯,好啊,哈啊啊啊,哈啊啊啊……」貝拉可愛地叫著,說,「艾琳娜,
傑夫,我愛你們!」

  傑夫像野獸一樣,換著體位,好像不知疲倦的機器一樣,插得貝拉和艾琳娜
高潮了好幾次。三個人一夜荒淫……三個人折騰到天亮,才沈沈睡去,連課都逃
了……

  三個人睡到晚上才起來,起來後,三個人都清醒了。

  貝拉和傑夫解開艾琳娜身上的腳鐐手銬禁魔環,不過艾琳娜這會也全身無力。
貝拉自己戴上禁魔環,跪在傑夫和艾琳娜面前,可憐巴巴地說:「艾琳娜,就讓
我也嫁給傑夫吧。傑夫,艾琳娜都原諒你了,你說了也要娶我的。」

  艾琳娜和傑夫對視一眼。

  貝拉對艾琳娜說:「我都戴上禁魔環,讓艾琳娜欺負了……我也愛傑夫,我
也愛艾琳娜!」

  艾琳娜疲憊無力地看了傑夫一眼,說:「那好吧,貝拉也挺可愛的。我們三
個人在一起好了,傑夫你也把貝拉娶了吧?」

  傑夫說:「艾琳娜沒意見,我當然也沒意見!」

  艾琳娜壞壞地揚起嘴角,笑道:「不過,我得先報個仇……貝拉,覺悟吧。
召喚淫獸,召喚妖精!」

  一隻八隻觸手的觸手怪,和十幾隻撲扇著蝴蝶翅膀,好像洋娃娃,飛舞在空
中的妖精,突然出現。連杰夫都嚇了一跳。

  傑夫對貝拉說:「自求多福……貝拉。我要和艾琳娜再來一炮!」

  貝拉驚恐地道:「不,不要啊……我,我受不了的……」貝拉說著要跑,艾
琳娜把手對貝拉一指。觸手怪就先捆住了貝拉四肢,然後三根觸手直接伸向貝拉
的嘴巴,小穴,後門。小妖精也一哄而上,吸允玩弄貝拉全身。

  「嗚嗚嗚嗚嗚……」貝拉頓時被玩得翻白眼。

  傑夫撲倒艾琳娜,艾琳娜雙腿張開,傑夫又和艾琳娜做了一次……

  不久後,婚禮上,傑夫在中,艾琳娜在左,貝拉在右,三人一起舉行了盛大
的婚禮……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