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55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三時一刻
Crawler | 2016-8-21 18:43:31

我,山本真希,現在正跟別人合租共住。

  因為要到東京讀大學想要挑戰一下新事物,卻沒想到意外地順利呢。

  也許最大的理由是因為我由到室友們的照料吧?算上我在內,我們一共有四
個人,我這個年紀最輕的不時受到照顧。

  那�,來介紹一下我的室友吧!

  首先是明子姐,她大我一歲,是大學的學姐。

  明子姐就跟姐姐一樣,不單成績優異也很會照顧別人,還是個美人呢!對我
來說她跟女神並排也不為過……而且沒有明子姐的話說不定我還有好幾個學科得
壯烈犧牲呢……

  接下來是結衣姐,她就讀的大學跟我不一樣,年齡比我大上兩歲,是大學輕
音部的部長,很擅長彈結他呢。

  結衣姐身材挺苗條的,所以衣服大抵都是很貼身的類型,要是她的長褲換我
來穿的話絕對會發生大慘事……

  她不單長相有點像男孩子,連個性也相當的男子氣。

  最後是夏夫先生,已經43歲的中年大叔。

  雖然不知道他的工作內容是因為,可是夏夫先生偶爾會窩在房間內整天不外
出,偶爾也會一大早就出門直到深夜才會回來,是個充滿謎團的人呢。

  而且他的房間內都放著奇怪的裝飾品,特別是那個看起來跟地球儀沒兩樣的
膠球一直在轉啊轉,閃閃亮亮感覺漫刺眼的。

  不過那些裝飾看久了其實也沒甚�古怪,後來就算那些裝飾放到房子各處我
們也都習慣了。

  嘛,總而言之,夏夫先生就是個很喜歡開下流玩笑的工口大叔而已,沒甚�
特別的啦。

  從合住至今已經過了三個月,也沒發生甚�問題,對我來說現在這裡比老家
還要住得舒適呢!


   ◆◆◆   ◆◆◆   ◆◆◆◆◆   ◆◆◆   ◆◆◆


  「啊啊啊!完全搞不懂啦!明子大人救救我啊∼!」

  我現在相當焦急。

  距離測驗只餘下一星期,我卻完全沒能搞懂現在溫習的內容。

  也許是因為當初拚命考進來太胡來了,大學的測驗內容都很困難,而且報告
也是一堆。

  我現在超想回到過去揍死那個說『進了大學就不用溫習數學』的自己啊!

  「不∼行。複習的話我可以教你,可是練習不自己做的話就學不會喔。」

  明子女神有夠無情的。

  順帶一提明子姐不管測驗跟唸書都很完美,現在也在看著瞄一眼就覺得很深
奧的書本。

  雖然她不時會監管我的溫習,可是並不會特別抽空教我,基本上是個講求努
力的人哪。

  姆姆姆,不管怎樣回想都,講義說的方法都解決不了這些問題啊。

  說不定要動用上高中時代所有知識才能突破呢,不過要是這樣的話,我這個
早就把高中時代的記憶拋諸腦後的人就毫無辦法了。

  正當我還在苦聲呻吟時,有個身體從後方壓了上來。

  「呼呼,連明子都拋棄你了啦?小希希太糟糕啦∼」

  啊,是結衣姐。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順帶一提,小希希是我的暱稱。

  「吵死啦吵死啦,不管哪個大學的學測時期也是一樣啦!結衣姐肯定也是不
唸書就會掛點的人吧!」

  「啊∼咱們是直接測實技的,結他。」

  這樣說著,結衣姐隨手彈了一下結他,可是因為沒接上擴音器所以只有發出
啪啪聲沒有作響。

  雖然結衣姐也是很正常的文系大學,可是到了當下我已經不想吐槽了。

  把就這樣開始練習結他的結衣姐當作空氣,我正想繼續揮筆奮戰時,門鈴就
響起來了。

  應該是夏夫先生吧。

  明子姐打開大門之後,那個眼熟得很的奔四大叔就走了進來。

  「我回來囉!哎∼真是要命啊,聽說附近那個拉麵店隊伍排很長想要趁機嘗
嘗鮮,沒想到只是便宜而已。嘛這一帶來說也是最便宜了,難怪會有那�長的隊
伍啊……」

  聽到這裡,我忍不住詢問著說。

  「難道是特地去排隊吃拉麵所以才出門嗎?」

  「是啊。啊,明子小姐,謝謝你了。」

  夏夫先生把錢包交回明子姐手上。

  「不客氣。不過,要是期待越大,失望起來也會越深刻呢。」

  啊,對了對了,我們合租有個很特別的規定,就是把持有物也一起共用。

  規矩上,除了『事前需要明言』之外,還有『事後需要道謝』。只要遵守這
些規則的話,就看大家要不要互相幫助了。

  順帶一提,要是大家本來就共用的東西便不用特別說,比如我現在用來溫習
的桌子之類的,總不能每次借還都提啦。

  一邊脫著上衣,夏夫先生這樣子說了。

  「對了結衣妹妹啊,可以借你的小穴給我嗎?還有內褲。」

  一瞬露出了不太愉快的表情——結衣姐不太喜歡被人叫作小妹妹——卻沒有
作出抱怨。

  「嗯,好啊。」

  說著,她就把穿著的牛仔短褲跟內褲一拼脫了下來,把內褲交給夏夫先生之
後重新穿好褲子繼續練習。

  現在她正在一直擺弄結他上面的部份,看來是在調整絃線吧。

  至於夏夫先生則是沒有把借來的內褲拿去作甚�,只是就這樣放在地上。

  喂你是借來幹啥的啊。

  「啊,真希妹妹的筆也借我一下喔。」

  這樣說著,夏夫先生就拿掉我一枝筆,緊貼著結衣姐的背後坐了下去,打開
她短褲的拉鍊。

  然後,他就把借來的筆戳了進去,開始搗弄結衣姐的那個地方。

  「甚�啊大叔,借東西也不能那�暴力吧,會痛耶!」

  雖然嘴巴在抱怨,可是結衣姐並沒有抵抗,而是任由夏夫先生貼在背上讓鋼
筆在小穴搗弄。

  「啊,抱歉抱歉!對了結衣妹妹,順道把胸脯也借給我吧∼」

  「是是……」

  得到了同意之後,夏夫先生就把另一隻手就摸到了她的衣領上面,伸進襯衫
裡抓弄她的胸脯。

  說起來結衣姐的胸脯……還是別說了。

  過不了多久,結衣姐就開始小聲的呻吟起來。

  夏夫先生吸吮她後頸的聲音跟結他絃線發出的聲音混雜在一起,讓人沒辦法
不投以好奇的目光。

  「嗯……哈啊……」

  「啊啦啦∼結衣妹妹比平常敏感呢?啊,耳朵跟嘴巴也借我一下喔∼」

  臉頰變紅,結衣姐還沒來得及回答,就被夏夫先生的熱吻堵住了嘴巴。

  手上的結他都沒能拿穩,她斷斷續續地呻吟著,雙腳夾住了夏夫先生的手不
讓他繼續動作,可是貌似沒辦法阻止那枝鋼筆。

  這要我以後怎麼用啊。

  「……小真希……?」

  「……哈!」

  明子姐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在我呆呆地看著那兩個人的時候,明子姐一直用想要說甚�似的可怕視線盯
著我的臉。

  …………

  ……好,該來認真溫習了!


   ◆◆◆   ◆◆◆   ◆◆◆◆◆   ◆◆◆   ◆◆◆


  半個小時左右之後,我的集中力也到了極限,所以只好先休息一會。

  至於結衣姐跟夏夫先生那邊,我再次望過去的時候就看到夏夫先生已經把整
隻手伸進了她的短褲裡面,沾滿了水的鋼筆則是被隨便放在一旁。

  這叫我以後該怎樣面對這枝鋼筆啊。

  至於結衣姐現在則是閉上眼睛,臉頰通紅的扭動著身體。

  「啊啊……嗯…………不要……噫啊……」

  被愛撫半個小時那�久,一邊享受一邊調結他果然是沒可能嘛。不單把結他
都放在地板上面,她的下半身也早就濕透了。

  「真可愛啊,結衣妹妹。不愧是帥氣系校花呢。」

  「誰要你……哼嗯………稱讚……啊啊!嗯,噫啊啊!」

  啊,結衣姐被弄到高潮了,聲音真可愛。

  平常雖然淡定飄然,可是這種時候總是只能紅著臉默默承受的結衣姐實在太
棒了。

  就算平常喜歡惡作劇,但是如果我是男生的話一定會想跟她交往呢,不,哪
怕是女的我也想跟她交往啊!事實上結衣姐在女生中也很有人氣呢!

  確認了結衣姐被弄到高潮之後,夏夫先生很滿足地啜了她的耳朵幾口才從她
的身上離開。

  「謝謝款待啊結衣妹妹,啊,真希妹妹也謝謝了。」

  這樣說著,夏夫先生把鋼筆放到我前面。

  看著這根濕透的筆,我決定把它晾在一旁待它乾掉再考慮怎麼處理它。

  至於結衣姐則是喘息了一會兒才把短褲脫掉,將弄濕了的地板跟小穴拿紙巾
抹乾淨之後,再把內褲跟短褲穿回去。

  明明內褲都已經濕透了,可是結衣姐看起來似乎沒有在意。

  「啊,對了,明子妹妹。」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夏夫先生望向了明子姐問道。

  「不好意思,能跟你借一下奶子跟屁股還有小穴嗎?」

  「啊,好的……可是都借那�多了,乾脆把全身都借掉不就好了嗎?」

  「那也對呢。啊,那�順道也借掉明子妹妹的衣服可以嗎?現在穿著的,還
有內衣褲也是。哎呀一直在要求真的不好意思啊∼」

  「哈哈,不需要在意這些事啦。」

  明子姐笑著把衣服脫掉,一絲不掛的站在夏夫先生前面。

  說起來明子姐的胸脯果然偉大啊,不管怎麼看那對重甸甸的肉球也充滿吸引
力呢,我真想趁機摸一把啊。

  順帶一提,結衣姐以前曾經讓我看過她的裸體——雖然只是我在浴室偷看她
而已——那個從上到下只有一直線的絕壁只能讓我感嘆造物主的美德。

  說不定我這種中途半端的才是最不行的呢。

  她們兩人腰又纖細,大腿又……唔姆姆,身材太好了啊。

  「嗯呼呼,明子妹妹的身體真的是百摸不厭啊∼」

  「嗯……討厭啦,總是那�粗魯……啊啊!」

  幾乎把明子姐整個人按在牆邊,夏夫先生的雙手在她的身上不斷撫摸,嘴巴
則是用力地吻在她的臉頰上面。

  背對著夏夫先生沒有反抗,明子姐的臉頰逐漸變紅,身體也隨著他的動作開
始扭動起來。那對又大又軟的胸脯擠在牆上,變成了很淫亂的形狀。

  ……啊,不行不行!

  這樣下去我整天都會浪費在妄想她們兩人的美好身材上面!

  我拼盡全力把心底的雜念逼退,將身體轉回桌子前面繼續溫習。


   ◆◆◆   ◆◆◆   ◆◆◆◆◆   ◆◆◆   ◆◆◆


  30分鐘之後。

  「……終於,終於結束了……」

  吐出最後一句感嘆,我不禁大字型的躺倒在地上。

  這場戰爭我嬴了,我在名為懶惰的魔鬼手上奪得勝利了……應該。

  我從來都沒感覺時間是這�慢的。

  「嗯!啊,啊啊!夏,夏夫先生!」

  雖然一直都背對著他們,可是明子姐的呻吟聲越來越大,讓我很難維持集中
力,特別是從剛剛開始明子姐還開始尖叫起來了。

  現在,明子姐正用雙手扶著牆壁,把屁股往夏夫先生的方向�高。

  而夏夫先生則是用他的肉……大,大雞雞從後面插進了明子姐的那裡。

  這活脫脫就是所謂的背面○交了呢。說起來這比正常的還來得工口啊。

  順帶一提,結衣姐從剛剛開始就沒再碰結他——也許是已經調好了吧——而
是戴上了耳機一邊聽音樂一謗翻看雜誌。

  所以她才沒有被明子姐的呻吟聲給影響到,太狡猾了。

  「明子妹妹!啊啊,明子妹妹,你真棒!」

  「唔,嗯啊!胸,胸脯不行!啊啊!」

  夏夫先生的手指捏住明子姐的胸脯,讓她的叫喊聲中斷了。

  夏夫先生的肉棒不斷在明子姐的身體進進出出,淫水被擠出來的聲音讓我花
了好久才能集中在講義上面。

  在他把明子姐的左腳�起來狠狠抽插的時候,那大得嚇人的呻吟聲差點就讓
我把鋼筆都嚇得丟開;明子姐平常個性溫柔得跟女神一樣,可是每次跟夏夫先生
性交的時候總是呻吟得特別大聲。

  為甚�我會知道?每天都目擊的話誰都會知道啊!

  「啊,明子妹妹,我準備射了!」

  夏夫先生這樣說著,把雙手從明子姐的胸脯上面移開,改成抓著她翹起的臀
部開始用力地進行活塞動作。

  「……啊……唔,啊,啊……好,好的……啊,我知道,知道了……啊,我
也,也……」

  明子姐一定是容易絕頂的體質呢。

  你看,她現在不止嘴角流口水,皮膚也紅通通的,明顯就是發情了啊!

  ……老實說這種情況我一個月都不知道看過幾次,再也熟悉不過了。

  「啊啊,那�我們一起!」

  「啊,哈啊,呀,唔,嗯嗯,啊……噫喔喔喔!」

  在宣言的時候就真的高潮射精了,夏夫先生真是厲害啊。

  明子姐高潮之後也只能撐著牆壁,甚�都說不出來,從她那裡溢出來的精液
都漏到大腿根上面了,看起來充滿了色色的感覺。

  夏夫先生把雞雞從明子姐的那裡掏出來之後,把保險套扔進垃圾桶。

  「好,來洗澡吧,我去準備熱水。」

  合住規則第三條,浴室的熱水由第一個去洗澡的人負責準備。

  正走向浴室的夏夫先生忽然停下腳步,笑著望向我。

  「真希妹妹要一起洗嗎?」

  「噗!」

  我忍不住噴茶了。

  這個工口大叔在說甚�啊!這種事當然是全力拒絕啦!

  ……對不起我對於突如其來的色色發言沒有抵抗力是個內向害羞的戰五渣真
是對不起……

  「嗯……」

  夏夫先生摸著下巴思考了一會兒。

  「那�真希妹妹就把自己借給我吧。就好像『小真希伴你共渡浴室時光』那
種感覺。」

  不,為甚�要弄得好像廣告一樣啊。

  而且這種事——

  「是∼」

  ——不就是理所當然的嗎?畢竟是合住的規定啊。

  我自己當然也算是我的持有物,這很正常的呢。

  ……說起來,我好像沒跟夏夫先生借過甚�東西,這算是吃虧嗎……


   ◆◆◆   ◆◆◆   ◆◆◆◆◆   ◆◆◆   ◆◆◆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我跟夏夫先生一起進入了浴室。

  這個公寓的浴室似乎從最初就以合租為前提設計,房間數雖然不多可是浴室
卻很不錯,最初入住的時候我還小感動了一下呢。

  兩個人可是浸浴也太勉強了,所以我就打算先離開。

  就在這個時候,夏夫先生忽然叫住了我。

  「啊∼糟糕了∼看到真希妹妹的裸體之後肉棒就舉起來了啦∼」

  這個工口大叔沒事在說甚�屁話啦。

  我非常自然地揮出手刀重重擊在夏夫先生肥滿的腰側上面。

  「痛!抱,抱歉啊這開玩笑啦……對了真希妹妹,不好意思,來替我口交一
下如何?」

  這樣說著,夏夫先生就雙手合十對我作出了請求。

  往下望,我很快就看到夏夫先生剛才還好像垂柳一樣沒精打采的的大雞雞隆
隆隆地朝著我勃起。意外的有點有趣呢。

  「嗯!」

  沒辦法,就幫他口交吧,畢竟我現在整個人都被他借用了。

  這樣想著,我把泡在浴缸中的身體朝著夏夫先生半跪起來,用手摸向夏夫先
生的大雞雞。

  因為在這之前已經跟夏夫先生作過很多次,所以這點事情早就習慣。

  「真希妹妹,平常的那個呢?」

  「啊,對耶。」

  聽到夏夫先生的提醒之後,我輕咳兩聲清了清喉嚨。

  「我,山本真希,承蒙夏夫先生恩賜在這個公寓合租共存,現在將以充滿感
恩之心對夏夫先生進行最真誠的奉侍……」

  不管結衣姐還是明子姐,在奉侍之前都需要說出這番話,偶爾在夏夫先生的
要求下也會改變一下用詞,不過都離不開『服從』『調教』『奴隸』之類的字詞
呢。

  該不會男人都喜歡這種調調吧?

  「啊嗯……」

  首先用舌頭順著龜頭的邊緣舔弄,不時以手配合套弄。

  當舌尖碰到前端那個縫的時候,夏夫先生的身體總會小小的顫抖一下,讓人
忍不住加以戲弄。

  過了一會兒之後,夏夫先生的大雞雞就完全硬挺起來,我便張嘴把它連根含
進嘴裡,然後開始一邊吸吮一邊前後動作。

  接下來就是很麻煩的部份了。

  只是一直前後動作的話夏夫先生肯定會抱怨,所以我還得不時舔弄龜頭跟其
他地方來增添變化。

  在我作這弄那添加了好幾種變化之後,我的頭忽然就被按住。

  這是夏夫先生快要射精的訊號,所以我便把吞吐的節奏再加快。

  「喔喔,真希妹妹,真希妹妹的小嘴飛機杯好爽喔!」

  這個大叔在說甚�噁心的東西。

  雖然也不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話,可是為表不滿我還是輕輕用牙齒弄了弄他的
龜頭,順道把舌頭向馬眼裡面戳。

  「喔,唔喔喔!」

  然後,精液就好像幫浦一樣從大雞雞前端不斷噴出來了,我趕忙張嘴把精液
一點點的嚥下去。

  因為堵在排水溝會很麻煩,所以我只好耐著那股噁心的黏滑感覺,讓它們一
滴不漏跑進我的喉頭裡面。

  接下來,我繼續擺動頭臉,把夏夫先生沒徹底射出的精液都吸吮出來。

  直到我真的把精液都吸吮乾淨,夏夫先生才把手從我的頭頂移開,我也張開
嘴巴讓他檢查。

  「謝謝你啊真希妹妹,不用繼續吸啦。接下來呢……不好意思,可以借你的
奶子來洗澡嗎?」

  「喔。」

  我隨口回應了一句之後,就從旁邊拿起了沐浴乳。

  這也是經常被拜託的事情呢,我都已經習慣了。

  將乳液仔細抹在胸脯上面,我從正面抱著夏夫先生,把胸脯儘可能擠在他的
胸前,開始清洗身體。

  被我緊抱著的夏夫先生很快就露出了看起來相當糟糕的色相。

  「喔喔,大小適中的奶子真柔軟啊……跟明子妹妹的比較起來,可是別有風
味啊……」

  誰跟你別有風味啊。

  聽到夏夫先生的話,我也不禁更加賣力擺動身體,用胸脯在夏夫先生身上來
回移動。

  這種時候被拿去明子姐比較甚�的太傷人啦!

  「唔……呼……」

  不單來回扭動,我也開始讓手腳配合身體上下活動,仔細的清洗著。

  每次扭動身體的時候,我的那個地方總會被夏夫先生的大雞雞擠弄,不然就
是緊貼在一起,讓人羞死了。

  「噫啊!」

  從手到腳抹洗他的身體時,夏夫先生忽然伸手揉我的屁股。

  「這,這變態……唔,嗯……」

  在我想吐槽這變態大叔之前,他就用嘴巴堵住了我的說話,還趁機把舌頭伸
了進來。

  好歹把身體借給對方了,我也只好忍耐啦。

  用上嘴巴胸脯雙手去清洗夏夫先生的身體——途中快要變成愛撫跟舌吻也是
沒辦法的事情呢——之後,他就把臉頰埋在我的胸脯間洗臉。

  雖然這樣一來總算洗完澡了,可是總覺得難以高興起來啊。

  「那�已經洗完了,我就——」

  「接下來換我替真希妹妹洗洗囉∼」

  「……咦?」

  把我的說話打斷,夏夫先生再度吻上了我的嘴巴,雙手更是不規矩地摸上了
我的身體。

  他的舌頭在我的嘴裡來回攪動,手指也用色色的方法挑逗我的胸脯,讓我的
身體沒來版發軟起來。

  「唔……啊啊……」

  「畢竟現在我可是借了真希妹妹的身體,不好好清理一下不行呢∼」

  被夏夫先生這�一說,本來想要掙扎的我也只好乖乖服從了,誰叫我現在還
被他藉著用呢。

  玩弄了我的胸脯好一會兒,夏夫先生便低下頭來用嘴巴吸吮我的乳頭,不時
還用牙齒輕輕的磨咬。

  當夏夫先生的手摸到我那個地方的時候,我只感到身體裡面跑出了很強烈的
感覺,讓我整個人都站不穩。

  「唔……啊啊……」

  夏夫先生的手指在我的身體裡面來回抽動著。

  彷彿有電流在腦海中跑來跑去一樣,我只感到全身發軟,只能勉強用手倚在
夏夫先生的肩上支撐著身體。

  「喔喔,真希妹妹也濕了呢。」

  「誰叫你……啊啊……在逗我……嗯!啊啊!嗯喔喔!」

  想要吐出口的抱怨都被夏夫先生的手指動作打斷,我很快就感到一股美妙的
感覺從背脊沖上腦袋,讓我忍不住呻吟出聲。

  雖然不想這樣子比較,可是比起偶爾偷偷自慰的感覺,夏夫先生的手指可讓
我更加舒服。

  各種意義上都令人不甘心。

  「完全準備好了嘛,真是淫蕩的身體啊……」

  沒有理會我的感受,夏夫先生把我安置在浴缸邊,挺腰讓大雞雞邦在我的那
個地方上面。

  「要借囉,真希妹妹?」

  「嗯…………不……嗯喔喔!」

  我才只能吐出個悶哼,他就把大雞雞插進來了。

  突兀地傳來的滿足感跟幸福感讓我忍不住尖叫起來,要不是浴室隔音尚好我
肯定會被結衣姐笑死。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啊,嗯,啊啊!」

  「明明都幹那�多次了也那�緊……太棒啦!」

  這個變態大叔神煩啊,趁人家舒服時說這種話佔我便宜!

  可是,已經不知不覺沈醉在快感波浪之中的我也沒有多少餘暇回應夏夫先生
的挑逗句子,只能抱住他的身體呻吟。

  隨著夏夫先生的動作,我只感到頭昏腦脹,身體彷彿舒服得要飄走似的,沒
法維持清醒。

  糟糕,不知道浴室的保險套是不是都用完了……




  在差不多一個小時多之後,我才被夏夫先生抱出浴室。

  幸好真的有保險套餘下,不然我就又被夏夫先生體內射精了。

  之後夏夫先生還要深吻了我好幾次,才肯把身體還給我。這個好色的變態大
叔會不會太過火了啊?


   ◆◆◆   ◆◆◆   ◆◆◆◆◆   ◆◆◆   ◆◆◆


  ………………

  ……好想睡。

  看了看時鐘,原來已經十二點多了。看來在結衣姐那邊借漫畫來看的時候不
小心看太久了呢。

  畢竟不是夜貓子體質,加上剛剛在浴室被夏夫先生折騰了那�久,所以我現
在超級想睡的,有夠糟糕。

  「我差不多該睡囉∼」

  「啊,那�我也休息吧。大家晚安囉。」

  在我這樣說著並站起身子時,明子姐也合上書本對我說。

  畢竟房間數比較吃緊,身為早睡組別的我跟明子姐一起睡雙層床,我是下段
明子姐則是上段。

  順帶一提,這床是我從老家拿過來的東西。

  已經住在一起有段時間了,我也著手準備跟明子姐共睡一床的計畫,但是總
是無法得手。

  明子姐睡得很快,每次都在我想提出要求之前就睡死了。

  順帶一提,夏夫先生跟結衣姐是夜貓子小姐,所以都會在客廳準備床舖。

  當然他們是隔上了好些距離。

  在我閉目待睡之後隔了一段時間,我察覺到有甚�人走進房間。

  夏夫先生耶。

  「那個,明子妹妹跟真希妹妹誰也可以啦,能把身體借我一晚嗎?」

  「我得睡了所以不行。」

  總之給它即答下去。

  順帶一提,明子姐已經呼呼大睡了。

  沈默了兩秒,夏夫先生用悲痛莫名的表情走出了房間。

  在我偷看客廳的情況時,夏夫先生正撲向了結衣姐想要抱著她。

  「結衣妹妹∼噗喔!?」

  喔喔,結衣姐漂亮的膝擊撞在夏夫先生的肥肚子上了!夏夫先生叫都叫不出
來就悶絕倒地啦!

  過了好一會兒之後,夏夫先生才一邊碎碎念一邊爬起來。

  「………附近……另一戶…………腦……差不…………」

  在他轉到玄關之後我就聽到了大門開閉的聲音,似乎是準備出門了。

  半夜還出門,八成是去玩小鋼珠了吧。

  這�糟糕的大人我才不想當!

  這樣想著,我閉上了眼睛,重新沈沈睡去。


   ◆◆◆   ◆◆◆   ◆◆◆◆◆   ◆◆◆   ◆◆◆


  以上是我隨便抽了一些近日發生的事的小報告,希望大家看完之後也能夠理
解合租共住的好處啦。

  簡單來說,就是不需要在意瑣碎的事情,也不會感到寂寞。

  能夠一直跟別人在一起,應該就是合租的最大優點了吧?

  所以,你也在嘗試跟別人合租吧!


               < 終 >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