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41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姍姍遲到
Crawler | 2016-9-6 22:20:55

葉蓉是個大型國企的白領,剛剛研究生畢業,憑著高學歷、出眾的容貌和高挑的身材,以及完美的氣質,順利的謀得了這份高薪工作。平日裡,她看不出與別的女性有什麼不同,她愛購物,愛各種美食,愛化妝品,總是喜歡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迎接男人們火熱的目光。可是,葉蓉並不喜歡辦公室裡那些高學歷、高職位的男同事,雖然他們每天都很慇勤的幫自己做這個做那個,明明喜歡葉蓉卻一個個吞吞吐吐不敢開口,這讓葉蓉感到很失望。葉蓉喜歡的男性有些難以啟齒,她喜歡的男性是廠房裡的那些粗陋的工人。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喜歡這樣的男人,這種男人沒有文化,說話粗魯,沒什麼上進心,惡習更是一大堆,而且整天髒得很,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不喜歡洗澡,偶爾和突擊檢查組的同事們突擊檢查廠房,都聞到他們身上一股酸臭味,令人噁心。雖說這種酸臭味很噁心,但每次都讓她感到興奮,甚至有些恍惚。可惜這種突擊檢查極少,葉蓉很少有機會去。如果自己主動去「檢查」,又怕這並不是自己份內的事,若讓其它同事猜出自己的愛好,會很難堪。所以,很多時候,葉蓉總是站在窗前,遠遠的望著廠房裡這些粗陋的漢子,真希望能有個好的理由可以接近他們,如果他們的膽子更大一些,發生一些事情也是可以的,不過不能讓別的同事發現。

  這天,公司的新辦公大樓落成了,所有的設備都要搬過去。這些體力活當然是不用葉蓉來做的,讓廠房裡的工人來搬就行了。她列下了清單,然後自己和別的同事一同到就新辦公大樓去等。可是,左等右等,自己辦公室裡的設備、台賬就是沒有搬過來。太陽都下山了,別的辦公室東西都搬全了,所有的同事都走光了,葉蓉決定不再等了,自己去問個究竟。

  剛走到廠房門口,葉蓉就聞到了那股酸臭味,葉蓉略皺了一下眉頭,就用力吸了幾下,好渴望這樣的男人啊!這時,門外走來一個髒兮兮的漢子。這個漢子光著上身,穿一條滿是油漬的大褲衩,可能剛剛出去解手,連褲子拉鏈都沒拉,斜著眼看了葉蓉一眼,說:「哎,你誰呀,來幹嘛的?」

  「我,我來找些東西。」葉蓉想了想,自己並不知道是誰負責搬運設備。

  「哈哈,是不是逼癢了來找我啊,小妞。」這個髒漢淫笑的說。

  葉蓉被他嚇了一跳,怎麼說自己也是管理層的,竟然這�說自己,活得不耐煩了啊。但心裡卻十分受用:「啊啊,我沒有。我有些東西不見了,我來找找,應該在這裡。」

  看葉蓉並沒有生氣,髒漢更起勁了:「找什麼東西啊,是不是電動的傢夥啊。這裡有很多電動的傢夥,不知道你要找哪一種啊。」

  葉蓉當然知道自己正在被羞辱,所謂的電動的傢夥,自己幾乎每天都要在家用上一次。但這�當面被人提及,還是第一次。不得由羞紅了臉。

  「不是那個東西……算了我自己找找吧」葉蓉的聲音越來越小。

  「這裡是廠房重地,女的不許進去,不過嘛,我可以帶你進去。」說著,髒漢靠了上來。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一股重重的味道令葉蓉差點嘔出來,葉蓉後退兩步,靠在門上,低著頭說道:「怎麼樣才能進去嘛。」腦子裡卻在罵自己,我憑什麼不能進啊,憑什麼要說這樣的話,這不是明擺著讓人家提條件嘛。

  髒漢見葉蓉這種可憐樣子,就更加放肆了,居然用手撫摸著葉蓉的下巴,�起葉蓉的臉。葉蓉一陣子激動,這個男人好直接,如果他敢更大膽些,倒是個很好的交流對象,也不知道廠房裡有沒有別人,或者換個地方也可以,只要沒人發現就行。突然感到這人的手很濕,而且有種騷味,和男廁所裡的味道差不多,加上這個男人忘了拉上褲子的拉鏈,應該是剛才去小便了,而小便時不慎尿了一些在手上了。但葉蓉並不介意,反而很興奮,她就是喜歡這樣的髒男人臭男人。

  「真是騷啊,居然跑到這裡賣淫了。」

  葉蓉不由得有些不悅,猥褻自己倒也罷了,反正四下沒人,這裡的工人也沒有一個是認識自己的,自己正好也有這個愛好,給他佔點便宜沒關係。但他居然說自己是來賣淫的,真是太過份了。

  「人家才不是,我真是來找東西的。應該就在裡面,請你帶我進去。」

  「進廠之前得先搜身,這是規定!」這個髒漢的雙手在葉蓉胸前摸來摸去,葉蓉知道對方也沒有說慌,公司的確有一條外人進廠房要進行檢查的規定,但自己並不是外人啊,還是管理人員呢,這個髒漢實際上是假借檢查之名玩弄自己的奶子。

  「啊……你……住手……你快帶我進去啊,搜好了沒有嘛。」葉蓉有些慌亂,她雖然喜歡這個這粗魯漢子的舉動,而且每天晚上她都會進行類似的性幻想,但這樣就被他俘虜,多少讓她這個受過高等教育的年輕女子一時難以接受,至少,現在還在廠房門外,雖說不太有可能有人從外邊過來,但廠房裡面的情況自己卻是不知道的。萬一出來個認得自己的人怎麼辦。葉蓉用手拚命抓住對方的手,想阻止對方,但卻沒有逃跑的念頭,更沒有呼救。葉蓉現在只是想弄清楚廠房裡的情況,只要沒有認得自己的人,就算有幾個和這一樣的髒漢,自己也是可以接受的。

  這個髒漢已經認定了葉蓉是個來賣逼的妓女,他認為葉蓉這種毫無意義的掙扎只是試圖引起他的性慾。他反手將葉蓉鎖住,向廠房裡拖去。他的力量真的很強大,瘦弱的葉蓉根本無法反抗,任由他拖進了廠房。

  事已至此,葉蓉每晚幻想的情節馬上就要發生,只要此時說出自己的身份,應該還來得及。雖然平時就對他們這些工人有過性幻想,對幻想中的情節也十分期待,但幻想終究是幻想,現在真真切切要被這個髒漢侵犯了,葉蓉心中充滿了矛盾。真的要讓這個粗俗的漢子幹嗎?他事後會殺人滅口嗎?他真的不認識我?但萬一以後他認出我來怎麼辦?廠房裡還有多少男人,他們會對我做出什麼事?天哪!若是有一個人認出我的話,我就不能活了啊。

  「哦,請你捂上我的嘴好嗎?」葉蓉真不敢相信自己想了半天竟然去提醒這個男人注意安全,這個沒文化的漢子,想事情當然沒有葉蓉這個研究生周密,可是,自己才是受害者啊,怎麼會幫著壞人對自己施暴呢。葉蓉只是覺得捂上嘴巴才符合情節,在性慾的驅使,忍不住提醒對方。另外,在確認廠房裡有沒有人認識自己之前,自己不能有淫蕩的舉動,現在,頂多只能算被強迫,性質不一樣。

  髒漢愣了一下,立刻捂上了葉蓉的嘴唇。一股尿騷味直衝腦門,葉蓉這才想起剛才已經推理出這個男人小便時尿到自己手上了,現在沾上尿的手正捂在她的嘴上,嘴裡似乎有點鹹鹹的感覺,想到還是自己提醒捂嘴的,葉蓉一陣子眩暈。

  接著,葉蓉被扔了出去,摔在一張床上。

  啊,怎麼是床,應該把我扔進倉庫,或是廁所之類的封閉的地方啊。葉蓉定了定神,這裡是工人宿舍。公司的效益挺好,對這些在廠房裡的工人也不錯,安排的住宿條件也是很讚的,是個六人間呢。以前也跟突擊檢查組的人進來過,這裡還是挺乾淨的。

  「衣服是你自己脫,還是我來幫你脫啊。」這個髒漢已經確確實實的把葉蓉當成了妓女。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嗯,請問,這裡只有你一個人嗎?這裡不是應該有很多同事嗎?」葉蓉被自己的話嚇了一跳,同事?我這不是說漏了嗎?

  「他們?狗屁?全他媽出去嫖妓去了!每次都留下我值班,我操!當我好欺負!」這個粗魯的男人哪裡會考慮這�細,葉蓉放下心來,原來廠房只有他一個男人,也好,明天還要上班。雖然有被輪暴的心理準備,但真的讓人輪暴的話,逼逼肯定吃不消,第二天走路會很難看。

  「那就請您讓我來幫你脫吧。」葉蓉說。既然已經被當成了妓女,而自己也確實很想讓這個漢子幹一次,還不如節省點時間,萬一其它同事嫖妓回來,不好弄啊。

  「來吧,伺候得好,我加你錢。」

  葉蓉優雅的站了起來,先將自己的長發束起來,盤在頭上。一會兒被幹時,長頭萬一被壓,會影響快感。接著,葉蓉舉起纖纖小手,輕輕的撫摸著髒漢胸前的肌肉。

  「主人,您的肌肉,好結實。」

  葉蓉的性幻想時,總是喜歡把幻想對象視為自己的主人,這個渾身髒臭的漢子,做自己的主人,希望他能稱職吧。

  葉蓉深深的吸了一口,好臭。「主人,您太辛苦了,一定多日沒有洗澡了吧,賤奴給您舔乾淨!」然後,低下頭伸出舌頭,舔了一下髒漢的胸口,一種說不出的快感直衝腦門,好刺激,幻想了多少次的情節,終於實現了!

  葉蓉一路用靈巧的舌頭舔下去,將髒漢的胸口、肚皮舔了個乾淨。髒漢吃驚的看著葉蓉的表演,平時嫖妓時,那些妓女嘴上不敢說什麼,但厭惡之情,髒漢還是感覺得出的。眼前這個漂亮、優雅的「妓女」,居然一點也不嫌髒,反而很享受。尤其是這個美女低三下四的稱他為「主人」,更是令他有些惶恐。不過,以髒漢的大腦,他也想不出個究竟,也沒時間去想。因為,葉蓉已經跪了下來,抱住他的雙腿,將臉貼在大褲衩上,呢喃道:「主人!請恩賜我,賜您的肉棒給我,我是您卑微的賤奴。」髒漢的肉棒已經感受到了葉蓉的臉,這個絕色的美人居然用自己漂亮的臉蛋貼在自己的肉棒上,雖然還隔著褲衩,但這足以讓這個髒漢發狂。平日裡,他在廠房受盡欺淩,一聲不敢吭,現在竟然有個這�漂亮的女人對他說著極卑賤的話、做著極卑賤的事,簡直像在做夢,一時竟不知道說什麼是好。

  葉蓉繼續她的動作,她慢慢的拉下了髒漢的褲衩,一根硬得如銅棍的肉棒彈了出來,醜陋著豎立在葉蓉眼前。「主人!您好偉大,都不用內褲的。您是為了方便賤奴嗎?賤奴實不敢當。嗯,剛才您小便時,有些小便落在您手上了,捂我時,手上的小便就流進我的嘴裡。這是主人的恩賜,是賤奴的榮幸。主人您現在是否願意,將留在肉棒上的尿液也恩賜給賤奴,賤奴保證舔得乾乾淨淨的。」

  髒漢完全愣在雲裡霧裡了,還沒有回過神來,葉蓉已經雙手捧著他的肉棒,仔細的用舌頭舔了起來。葉蓉在上大學時,曾經給幾位前任男友口交過,技術不賴。研究生畢業後,就和他們斷了聯繫,一直沒有給男人口交的機會,只是每天晚上在單身公寓裡用電動陽具進行口交,很沒有意思。葉蓉喜歡的,就是這種既粗陋,又髒臭的肉棒,這樣才可以使自己達到性愉悅,但她一直不敢跟幾位前任男友說,怕人家說她是變態,傳出去影響不好。而幾位前任男友都太乾淨了,只有在他們打球後的口交才能讓她感到一絲滿足。

  「你這……小婊子,技術真好。你,多少錢一次的?」這個髒漢感覺葉蓉不一般了,估計價格很貴,不由得擔心起來。

  「主人,請您完全不必擔心錢的問題。您是天,是我的主宰,我以被您幹過為榮。」葉蓉已經卑微到不能再卑微了。

  「那,你給老子把腳指也舔乾淨!」

  葉蓉聞言,目瞪口呆。這髒漢真會得寸進尺,剛才還怕錢不夠,轉臉又要她伺候舔腳指了。

  真的要舔腳嗎?雖然看A片時,有些女優會舔,可葉蓉卻沒有做過,她舔過男人全身上下所有的地方,唯獨沒有舔過腳指。如果這髒漢要求她舔肛門,自己也會毫不猶豫。現在卻出奇不意的讓葉蓉腳指,葉蓉有些犯難。不過,僅僅只考慮了兩秒鐘,葉蓉就決定挑戰一下自己,AV女優能做的,自己也應該做得到,而且自己一定要比她們做得更好。她們舔得是洗乾淨後的腳,自己要舔的,是一個髒兮兮的腳。

  葉蓉深吸一口氣,點了點頭,說:「主人的腳是對我最高的賞賜。我願意為主人做任何事情。現在,請主人坐在床上,這樣,賤奴才好舔得更全面。」

  髒漢立刻坐在床上,伸出腳來。葉蓉繼續跪在髒漢面前,微皺眉頭,捧著髒漢的腳,將腳拇指送入自己的嘴裡,仔細的吮吸著,還掰開兩指,用靈巧的舌頭不停的掃過指縫,將指甲上、指肚上、指縫間裡的汙物,舔掃得乾乾淨淨。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天吶,這味道,比起肉棒,更是臭到極點。葉蓉不由得流下了眼淚,為什麼自己會這�賤,任由這個粗俗的髒漢子作賤自己,還對他說著那�低三下四、毫無自尊的話,難道自己真的這�賤嗎?自己可是個名牌大學畢業的研究生啊,在這家500強的國企裡也是個管理層啊。雖然在性方面,自己的品味比較獨特,但被這個髒漢要求舔腳指,真是自己從來沒有想過的事情,偏偏自己還不加思索的做了,還做得一點也不勉強,這可怨得不旁人。想到這裡,不由得更加傷心,哭出聲來。這時,葉蓉多�希望有個聲音來安慰一下自己,哪怕是這個髒漢,哪怕是騙騙自己,或者說些強迫自己逼迫自己的話,不這�做就會怎麼樣怎麼樣,自己會認為是被逼無奈,心裡多少會好過些。

  而這個髒漢的回應則是,伸出另一隻腳,用腳指在葉蓉皎白的臉上擦眼淚。

  葉蓉哭得更傷心了,但嘴裡卻沒有閒著,大口大口的吮吸著五個腳指,吸乾淨後,還伸出大半截舌頭,用舌面將腳板底舔了個乾淨,雖然這並不是「主人」的要求,但葉蓉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自然而然的就做了。

  「好了寶貝,別舔了,我真是快受不了了。過來!」

  葉蓉吐出腳指,擦了擦眼淚,站了起來,哦,讓他折騰了半天,自己還沒有脫衣服。想到等下脫光衣服後,自己潔白的乳房、嫩紅的陰道都會暴露在這個髒漢的眼前,葉蓉不由得又興奮起來,還露出了微笑。自己雖說有過多次性經歷,但都是跟當時的男友做,現在卻要被這個陌生而又醜陋的男人幹,而且是冒著被認出和將來被認出的雙重風險在做,感覺更加刺激。

  「主人!我剛才有些失態,不知道有沒有惹主人不高興。我馬上就會脫光衣服,任由主人欣賞和處置。主人可以對我做任何事,而不必考慮我的感受……啊!!!!!!」

  葉蓉話還沒有說完,這個髒漢就不耐煩了。他將葉蓉拉了過去,緊緊的抱在懷中,吻如雨下,落在葉蓉的漂亮的臉上,脖子上,但沒有吻嘴。葉蓉明白,這個髒漢一定嫌自己的嘴舔過了腳指,不由得笑了,髒漢還會嫌她髒。葉蓉是個十分善解人意的女人,知道下一步就該是剝自己的衣服了。於是放下自己的雙手,反握在背後,這樣可以任髒漢對自己進行侵犯,如果有什麼出格的事,而自己的雙手也不好第一時間反抗,這樣自己會更加愉悅。葉蓉滿心期待著,希望髒漢更大膽些,更放肆些,心裡默默的說著:「任何事情我都可以接受,任何侵犯我都不去反抗。」

  正想著,髒漢已經開始解葉蓉的衣服,而這種感覺,並不是葉蓉想要的,她要的是更加粗暴的侵犯。「主人,您能更粗暴一些嗎?我全身都是您的,包括衣服、胸罩、內褲……請您不必再顧惜我了。求您了。」

  髒漢終於發狂了,爆發出猙獰的一面。葉蓉的名牌無袖套裙被撕得粉碎,胸罩和內褲也被生生的扯下扔在地上。雖然這些衣物價格昂貴,但此時葉蓉已經不在乎了,她儘量挺著胸,讓潔白的乳房堅挺著,紅紅的乳尖誘惑著髒漢,下體嫩粉的陰道隱隱流出一陣陣液體。髒漢不禁看呆了。

  葉蓉楚楚可憐的凝望著髒漢,一隻手撐住半個身子,一隻手拉過髒漢的粗手,放在自己奶子上,吐氣如蘭:「我好看嗎?奶子摸著舒服嗎?」

  髒漢也不說話,點了點頭。粗糙的大手摸過葉蓉的奶子,帶給葉蓉如電流一樣的快感。

  「主人!好長時間沒有男人幹過我了,我的小逼一定收得很緊很緊了。您操起來一定很舒服很爽。請您不必戴套,直接射就是了。來幹我吧!干翻我!」

  哪個男人受得了葉蓉如此挑逗!

  髒漢大喊一聲「操你這個賤貨」,提槍上陣。葉蓉知道馬上就會有個肉棒干自己,或者說,馬上就真的被這個醜陋的男人幹了,多年的願望就要實現了!她激動的自動分開雙腿,迎接髒漢的征伐。這髒漢也毫不客氣,用力把自己的肉棒猛的干入葉蓉的逼裡。葉蓉的逼裡早就淫水氾濫,沒費多大事就干了一通透,一下子就干到葉蓉的宮頸裡去了。葉蓉「哎喲」的呻吟了一聲,配合髒漢調整了角度,好讓髒漢更深的干入。

  髒漢狠狠的幹著葉蓉,他和葉蓉想像中的不同,比葉蓉前幾任男友強多了,他的速度奇快,力量又大,不一會兒就干得葉蓉高潮不斷,嘴裡淫詞蕩語早已說不清楚了,只得不斷的呻吟。而葉蓉如妖惑般的呻吟更加激起髒漢的鬥志,髒漢雙手抓住葉蓉的奶子,狠狠的捏著,葉蓉慘叫一聲,「啊,我的奶子快要爆了。」髒漢也沒什麼技巧,只知道一味猛攻,葉蓉的兩個奶子和陰道同時受到他的蠻力侵犯,連聲叫爽。

  「啊,啊,我就喜歡您這樣的髒男人,臭男人,醜男人。用力幹死我吧。漂亮男人我不喜歡。您這樣的男人才是我喜歡的。主人,加油啊,幹到我子宮裡去吧,干爛了吧。」

  「小賤貨,你的逼真緊。操起來真舒服。」

  「主人操得舒服就行。啊,還有奶子也要,剛才都快被您擠破了,那就別對我再憐香惜玉了,使勁玩我!」

  受到葉蓉的鼓勵,髒漢更加賣力的捏她的奶子,反覆向各個方向拉扯。葉蓉慘叫連連,卻又滿臉興奮。

  「啊,好哥哥,不,主人。您今天沒有干穿我的喉嚨,是您的損失哦。我會深喉的,您可以直接插入我的食道的。」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操,我哪知道你這�賤。」

  「我都提醒您了呀,還有,您為什麼不在我嘴裡撒泡尿呢。我很願意喝下您的尿啊。」

  「呸,這個賤貨。我虧大了!」

  「那您就快點幹爛我的逼吧,從我逼上找回來。」

  在葉蓉的強力刺激下,髒漢已經近乎發狂,肉棒瘋狂的插送著葉蓉的逼。這可不是平時那電動陽具能比的,抽插的速度和力度,更是沒法比,葉蓉幾乎要爽上天了。高潮將至,葉蓉猛的一夾陰道,髒漢一吃勁,雙手不由得更加用力,指甲都陷入葉蓉的奶子裡了。葉蓉忍痛又夾了幾下。

  「操!你會縮陰,爽死了,啊,我要射了!要射了!」

  「好哥哥,全射進來吧。全射給我!我的逼需要你的滋潤。」葉蓉的高潮到了,她全身抽蓄,意識模糊。

  倒底是精壯漢子,髒漢也忍不住了,他最後猛的一刺,將肉棒插到葉蓉陰道的最深處,猛烈的噴射了起來,一直射了五六波之後才停了下來。

  「好爽!你真是個極品。」髒漢滿足的抽出了肉棒,躺了下去。

  「主人也好厲害,剛才都直接插到我子宮裡了,全射到我子宮了。好怕懷孕啊。」葉蓉呢喃的說著,躺在髒漢身邊,摟著他的脖子,溫順的像只小兔子,享受著高潮的餘韻。

  「懷孕?」髒漢一驚,怕會沾上麻煩。

  「主人不必擔心,您用不著對我負責的。您肯屈尊幹我一次,並把您寶貴的精液賞給了我,我就算懷孕也是願意的,有什麼後果是我自作自受。」葉蓉依然沈浸在自我羞辱的快感當中,不過,就算葉蓉真的懷孕了,她也不會找誰負責,按她的話說,叫自作自受。

  「也是啊,你不過是個小婊子罷了。也不知道你的逼被多少男人射過了」

  葉蓉並不分辯,這個髒漢幹得她很爽,被他再羞辱幾句並沒有什麼關係。而且,被他當成妓女,反而是件好事,有利於顯藏真實身份,也許,有機會還可以冒充妓女找他再爽一次。葉蓉看到髒漢的肉棒還有些精液,心生一計,說:「今天主人把精液賜給我的子宮了,沒有賜我口爆,好可惜。現在主人的肉棒上還有一些精液,能不能賞我吞下去。」

  「小婊子,你真會玩。」

  「嘻嘻,謝謝主人的恩賜。」葉蓉將肉棒上殘留的精液吸到嘴裡,然後吞吐著玩了一會兒,微笑著吞了下去,張開嘴讓髒漢看清楚確已吞下。

  髒漢這時候關心起人來,「你的衣服已經被我撕了,你怎麼走?我來找件工作服給你穿上吧。」

  髒漢話外之音,葉蓉豈能不懂,這分明就是趕她快走唄。時間已經不早了,在外嫖妓的同事如果回來發現他沒有值班,一定會狠狠的處罰他。不過,葉蓉已經爽過了,也想早點走了,萬一回來的同事中有人認得自己,那可就慘了。葉蓉可不想讓大家都知道她的愛好,更不知道讓人知道她被這個髒漢幹過。

  「我沒事,光著身子就可以走。」說完跳下床,光著身子朝外走。葉蓉暗想,進來的時候天就已經黑了,進來的時候根本沒有人,自己被幹了這�長時間,應該已經更晚了,外面更沒人了,自己只要趁黑跑到自己的車裡,那裡還有還一套衣服。而車子停的地方離這兒不遠。

  「等等,最後送你泡尿吧。我好像有尿意了。」髒漢有點戀戀不捨,「你叫什麼名字?到哪裡可以找到你?」

  葉蓉笑了一下,心想就當給他的福利吧,於自己也沒什麼損失,誰讓自己在高潮之際,說很願意喝下他的尿呢。至於名字,本小姐的芳名是可以隨便告訴你的嗎?

  葉蓉見他站在床邊,高高在上。於是就跪了下來,臉仰望著這個剛剛幹過自己的髒漢,「主人!我很願意喝下您的尿,您的尿是對我今晚表現的獎賞,是對我最高的恩賜,能得到您的尿液,萬分榮幸。只是人賤名輕,實不敢入主人之耳。如果有機會,賤奴很願意再來伺候主人。」

  「你說得太複雜了,太文了。換個說法,賤一點。」髒漢知道不可能問出名字和住址,自找台階下。

  「請主人把小便撒進我的嘴裡吧,把我的嘴當作你的馬桶,我保證全喝下去。」葉蓉陶醉其中。

  一泡尿淋入葉蓉的嘴裡,葉蓉張大嘴巴,大口大口的喝著。髒漢還故意把一半尿淋到葉蓉的頭髮上,臉上,奶子上,身體上各處,葉蓉並不躲閃,任由髒漢的小便淋滿全身。

  淋完以後,葉蓉光著身子跑出了廠房,一路走,一路流下身上的小便,陰道里的精液也順流而下,滴在廠房裡。很快到了車裡換上衣服,可是,她的嘴裡卻還有一泡尿沒有喝下去,她想把這泡尿含在嘴裡帶回家,吐到杯子裡,留做紀念。至於那個髒漢,那就有緣再見吧。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