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23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20 08:32:14

夏夜的空氣相比較起白天還是那麼的悶熱,時間已經深夜,路邊的知了卻依
舊在叫個不停。

  路邊的社區一片寂靜,社區裡的人們也都早早的睡去。

  而整個社區卻還有一家住戶的燈還亮著,在那一片漆黑的高樓叢裡格外的顯
眼。

  房間裡放著動感的音樂,房間裡的女孩隨著音樂不停的扭動著自己的嬌軀,
女孩一絲不掛的對著電腦前的攝影頭搔首弄姿,雙手扭捏著自己碩大的乳房的同
時還不忘對著攝影頭不停地拋著媚眼,惹得電腦不停的發出「叮咚!叮咚」的提
示聲響。

  「主播你好騷哦,好想操你。」

  「你的奶子好大啊!」

  「你就像那夜總會的婊子,哈哈!」

  ……

  電腦螢幕上的聊天區域已經被此類淫穢的語句不斷的刷屏了。

  而林藝雅舞完一曲之後卻又微微捋了一下自己的秀髮,無所謂的走到了電腦
前來查看大家的留言,絲毫沒有遮擋的雪白胸脯在攝影頭面前晃來晃去,惹得眾
人又是一堆淫詞穢語。

  林藝雅在鏡頭前看完大家的留言後掩嘴輕笑。

  「好啦∼姒水今天的表演就先到這裡啦∼大家要是喜歡的話請多多支持人家
喔∼比如多給人家點振動棒什麼的啦∼」

  林藝雅一隻手托著腮,另一隻手捏著麥克嬌聲說道:「大家也早點睡喔∼晚
∼安∼麼麼噠!」

  林藝雅一邊哼著小曲一邊關掉了自己的直播室,臨睡之前又順便打開了一下
自己收到的聊天室禮物。

  「嗯哼∼一千多塊錢呢∼換算掉給網站的還有七百多呢∼還不錯喔!」藝雅
看著自己今天的戰果滿意的點了點頭,接著伸個懶腰,也不顧得洗漱,一把就將
毛巾被扯了過來,回頭倒在床上就進入了夢鄉。

  林藝雅今年25歲,是一所高中的語文老師,當然,語文老師只是生性淫蕩
的她的一份用來掩人耳目的工作啦。

  她同時還從事著夜總會的脫衣舞孃,以及網站的色情女主播這兩項工作,而
她做這兩份工作的目的自然也不是因為缺錢,而是因為這兩份工作可以讓她那淫
蕩的本性徹底展現出來,而不用像白天那樣為人師表。

  雖說她白天時打扮的也是十分的性感。

  隨著優美的上課樂鈴的響起,林藝雅也步入了這間教室。

  此時的藝雅上身穿著一件淺藍的小坎肩,裡面則是一件白色的襯衫,而透過
薄薄的襯衫可以隱約的坎肩藝雅那粉色的內衣,再往下則是一件白色的蕾絲半身
裙搭配一條肉絲襪與一雙黑色的厚底高跟鞋。

  「上課。」

  藝雅捋了捋自己耳邊的頭髮,面無表情的輕聲說道:「老—師—好—」

  下面學生懶洋洋的應聲道,而有些男生更是直勾勾的盯著藝雅胸前緊繃的那
白色布料,目光緊緊地註視著那隱隱約約的粉色,而幾個比較靠後的男生則更是
在後面交頭接耳,對著藝雅又是指指點點,又是低頭竊笑。

  藝雅白了那幾個男生一眼,將自己的頭髮都捋到左邊的耳朵後面之後又依著
講桌點起了名來。

  「張晶晶。」

  「到。」

  「宋麗。」

  「到∼」

  ……

  「何真姬……何真姬?有沒有來麼?」

  藝雅微微皺了皺眉頭,何真姬是班上比較漂亮的一名女孩子,可是就是不愛
學習,蹺課什麼的更是家常便飯,不過對於學校動漫社的cosplay活動等
倒是挺上心,林藝雅微微皺了下眉頭。

  「都已經是準高三的了還不來上課。」藝雅自言自語道,筆接著在她修長的
玉指上轉了一圈,隨後就落在花名冊上畫了一個小小的叉。

  「好,同學們我們來檢查下大家的背誦,《滕王閣序》,第一段,欒甜澤,
你來背下。」

  ……

  老實說,昨天折騰到半夜的直播對於藝雅今天的上課狀態沒有半點的影響,
依舊是精神抖擻,充滿活力。

  時間慢慢走向了傍晚,如同平時一樣,學生們開始了晚自習,老師們下班回
家,食堂的師傅們也開始準備第二天的早飯。

  然而藝雅卻沒有坐上學校的班車。

  在送走辦公室裡最後一名老師後,藝冉這才動身走向了學校門口的公車站,
今天晚上是她值班的日子。

  夜總會是一片黑色的地帶,如同所有的夜總會一樣,藝雅所工作的這家夜總
會背後也有一家黑色勢力罩著,這是一家當地勢力比較大的黑社會,然而最近不
太怎麼太平。

  因為聽說另外一家黑社會總是來找他們的麻煩,大大小小的摩擦已經發生過
好幾次了,不過對於藝雅這種僅僅只是在這裡工作的小姐來說,這些事情都與她
沒有多大的關係。

  因為無論上面是誰,她的工資依舊是那個價錢,不會有太大的變化的。

  夜總會裡燈紅酒綠,年輕的女孩們在臺上瘋狂的舞動著自己年輕的身軀,而
台下的男人們則盡情揮灑著自己手裡的錢!

  在這裡,只要你有錢,你要這些女孩幹什麼都可以,無論是衛生間,還是女
孩們的更衣間,甚至還是在面前的地上。

  此時的震耳欲聾的音樂聲中隱隱約約的夾雜著女孩們的嬌喘,而在一些桌子
上,赤裸的女孩們則不知羞恥的陪一個男人飲酒作樂。

  夜總會的大廳分為兩層,上面的是包間和貴賓區,而下面的就是舞池和小桌
以及沙發。

  藝雅此時正坐在一個男人的懷裡,那個男人的一隻手正從藝雅的領口伸了進
去,狠狠得揉捏著藝雅那碩大的乳房,那讓藝雅的學生們目不轉睛的乳房在那個
男人的手中不停的變著形,藝雅面色桃紅,呼吸也變的十分的沈重。

  一樓大廳不斷變化的燈光透過房間的落地窗照射了進來,將整個房間渲染的
五彩斑斕。

  那個男人在揉捏完藝雅的大奶子後也站起了身,抱著藝雅來到了落地窗前,
接著粗暴的掀開藝雅的短裙,藝雅此時前身緊緊地貼在落地窗上,碩大的乳房也
緊緊地貼在了上面,變成了一張肉餅。

  「虎,虎哥∼輕點喔∼人家會痛的呢∼呀!」藝雅嬌羞的轉過身對身後的虎
哥說道,可是虎哥卻沒有管那麼多,粗暴的撕開藝雅的絲襪,接著就將身下那粗
壯的肉棒塞進了藝雅的身體裡,弄得藝雅嬌喘連連。

  虎哥是這夜總會後面的那家黑社會老大的保鏢之一,而此時黑社會的老大也
正在隔壁和一位客戶談著生意,那位客戶是當地知名的大毒梟,壟斷了這裡一半
的毒品生意。

  隔壁的氣氛也十分的融洽,看起來雙方的談判也是十分的順利。

  藝雅整個身體都貼在了落地窗上,那雪白的乳房也引起來舞池裡人們的註意,
大家一邊晃動著身軀,一邊對著藝雅狂吹口哨,到處起哄。

  藝雅渾身香汗淋淋,回頭咬著嘴唇嫵媚的看著虎哥,此時的虎哥也在瘋狂的
衝刺,粗大的肉棒在藝雅還算緊實的陰道裡抽插!

  此時的藝雅陰道口與虎哥的大肉棒泛著許些白色的泡沫,那泡沫是由藝雅的
淫水與虎哥的精液混合而成的!

  此時虎哥已經在藝雅的身體裡射過一次精液了,不過他還是緊緊地抓住藝雅
的柳腰不放,藝雅雪白的腰部都已經被抓的青一塊紫一塊了。

  虎哥的大肉棒與藝雅的屁股由一條條淫靡的白色絲線連結著,藝雅也在快感
與衝擊之下呻吟著,刺激著虎哥的獸欲。

  「來,來了!」虎哥再一次低吼到,接著身體狠狠得往前一挺,隨著藝雅的
一聲悲鳴,虎哥又再一次在藝雅的身體裡爆發,將濃稠的精液送進了藝雅已經是
裝的滿滿的子宮裡了。

  虎哥滿意的鬆開了藝雅的身體,轉身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喘著粗氣,拿起旁
邊桌子上的一杯酒,一飲而盡,只剩下癱在地上的林藝雅。

  藝雅休息了一會後又慢慢的爬到了虎哥的面前,而從她陰道裡流出的精液也
在地上留下了一條淺淺的痕跡。

  她溫順的舔舐著虎哥的大肉棒,舌尖靈巧的分開肉棒的包皮,輕輕舔舐著他
的馬眼,舌頭圍繞著大肉棒打著圈圈,將大肉棒上粘稠的白色液體一滴不差的卷
進了嘴中,同時又將虎哥的整個肉棒都吞進了自己的嘴巴裡深至喉嚨。

  而就在藝雅專心致志的用嘴巴為虎哥清理著大肉棒的時候,樓下的舞廳卻突
然傳來了一陣吵鬧,接著便是隱約傳來「砰!」「砰!」的幾聲槍響與人們尖叫
與慌亂的腳步聲。

  虎哥立刻警覺了起來,將自己的肉棒立刻從藝雅的嘴巴裡抽出,抄起了就放
一旁的手槍,一把將藝雅推開,套上自己的褲子後就撞門而出,急匆匆的沖了出
去!

  「虎哥!哎,虎哥!」此時的藝雅慌亂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用隨手抓過來
床上的毛巾被遮住了自己衣衫襤褸的嬌軀,小心翼翼的在走廊裡一點點的挪著。

  此時的二樓已是一片狼藉,而樓下隱約傳來的槍響更是讓得藝雅瑟瑟發抖,
待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而猶豫了一會之後,藝雅最終還是小心翼翼的退回了剛才的房間,反鎖上了
門,坐在床上祈禱著那些槍手們不要找著她。

  槍聲漸漸地停息了下來,藝雅謹慎的看了看樓下,而那番景象卻將她嚇得不
輕。

  只見下面原本乾淨整潔的舞池此時已經一片狼藉,到處都是鮮血與破碎的桌
子與屍體,而虎哥與那黑社會大哥早已不知去向。

  此時的藝雅已經稍微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好讓自己看起來不是那麼的狼狽,
陰道裡的精液也已經被她想辦法弄出來了大半部分。

  槍手們似乎已經來到了二樓,隱隱約約的傳來破門聲與幾聲槍響和女孩的慘
叫。

  藝雅被嚇得不敢出聲,蜷縮在床的一角,抱著膝蓋小聲的抽泣著。

  終於,槍手們搜查到了藝雅的房間,隨著門鎖被幾發子彈破壞之後,他們也
大咧咧的走了進來。

  「哎呦呦,又是一個小妞。」其中一名叼著香煙的大漢見到縮在床上的藝雅
之後挑了挑眉毛,調戲似的說道。

  「嘖嘖,真瞧不起青龍幫那群廢物,剛剛操完的女人也不知道保護下,還真
是拔屌無情啊。」

  一名稍微瘦一些的男子調侃道,接著一遍度著步,一邊巡視起來整個房間,
直到目光鎖定在了虎哥留下的那套西裝上。

  「哎呦呦,這不是虎哥嘛?」那男子從西裝中翻出來了虎哥的身份證。

  「他操的你呀?」男子好笑的問著縮在床上不斷抽泣的藝雅。

  不過此時的藝雅哪裡敢回話,只能把頭埋在膝蓋裡默默地抽泣。

  「嘿,不說是不?中,不說也罷。」男子的臉瞬間冷了下來。

  「把她帶回去。」

  「好勒。」那大漢聞聲靠上前來,接著抄起手中的槍。

  「咚!」的一聲悶響,一槍托結結實實的砸在了藝雅的頭上,藝雅應聲倒在
了床上,昏迷不醒。

  「別打死咯。」那男子撇了撇嘴。

  「還有用呢。」

  「沒事,我力度把握的剛剛好。」大漢大大咧咧的將藝雅扛在了肩上,跟著
那男子繼續搜查著其他的房間。

  而等到藝雅蘇醒過來,已經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藝雅只知道她醒來的時候
是被鎖在一個凳子上的。

  她醒來後先條件反射的查看了下自己的衣服,不出意外,她現在全身只剩下
她的那雙高跟鞋與殘破的肉絲襪。
                
  而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正坐在她的對面,色瞇瞇的眼神打量著她,而那中
年人的身後則站著那幾名槍手。

  藝雅驚恐的看著他們,雖說生性淫蕩的她並不在乎在眾多男人面前赤身裸體,
不過讓她感到害怕的是他們手中的槍。

  「說,你見沒見著青龍幫的那個老大?」一名大漢粗暴的捏著藝雅的下巴,
迫使她擡起頭來看著他那兇神惡煞的臉。

  「沒……沒有……嗚嗚……」藝雅害怕的直搖頭,卻怎麼也掙脫不開大漢那
粗壯的手。

  「那麼你知不知道他們那天究竟在談什麼?!」

  「我,我真的不知道……嗚嗚……人家,人家只是在那裡打工……」藝雅委
屈的哭了出來,拚命的想要掙脫椅子和大漢的手。

  「要你有何用!」大漢惱怒的扇了藝雅一耳光,隨著「啪!」的一聲,藝雅
的左臉就紅腫了起來。

  「告訴我,算上那天操你的那個男的,那個傻逼身邊還有多少保鏢?」藝雅
拚命的搖著頭,一邊嗚咽著。

  「停停停,行啦,問她也問不出什麼門道來。」那中年人終於起身揮手制止
了還想要繼續施暴的大漢。

  緩步來到了藝雅的面前,伸出一隻手來揉捏著藝雅的乳房,一邊咂舌一邊說
道:「這樣吧,我看你長得也不孬,你先在這裡服侍我兒子幾天,看看我兒子玩
完你之後怎麼想,究竟是放了你呢,還是……」

  中年人扇了一下藝雅的乳房,看著那乳球輕輕地晃動!

  「殺了你。」中年人叼著煙,斜眼看著藝雅。

  「反正你要是交代不出什麼也要死。」

  藝雅一臉絕望的,滿臉淚水的看著中年人默默地點了點頭。

  「好啦好啦,把她打扮打扮給你們的小少爺送去吧。」中年人拍了拍手,揮
了揮手走出了這個昏暗的審訊室。

  此時的藝雅全身隻身著她粉色的內衣與內褲以及那被撕破的肉色絲襪和厚底
高跟鞋,手足無措的站在一件臥室裡,這裡就是那少爺的臥室,而那臥室櫃子裡
所擺放的物品更是讓藝雅大氣不敢出一聲——

  只見一個又一個的女孩頭顱被整齊的擺放在那裡,這些女孩的頭明顯經過了
一番處理,使得她們的面部表情以及皮膚肌肉都如同活生生的少女一樣。

  而直到藝雅親眼看到這些可憐的女孩們時才意識到那個黑老大並不是在說笑
——她真的有可能被這名小少爺殺掉。

  不過藝雅依舊抱著一番僥倖的心理,因為她覺得,只要服侍好這名小少爺,
說不定會使得他手下留情呢?

  而服侍男人,也正式生性淫蕩的她的強項。

  藝雅一邊這麼想著,一邊自己點了點頭,輕輕地捋著自己的頭髮。

  「我真服了,我不是都和我爸說了別給我那種夜總會的雞麼,老子要的是美
女與處女,操他媽,那種女人吃都不稀得吃。」

  隨著臥室門口的幾句高聲謾駡,接著一名穿著校服的少年就踹開了臥室的門,
吊兒郎當的走了進來,藝雅也十分乖巧的跪在了地上,不過害怕的全身發抖。

  「來來來,你們幾個直接把她拖走斃了得了免得下了老子狗眼……哎……這
不是林騷逼麼?」

  原本那個少年進來之後看都沒看藝雅一眼,直接把書包摔在了那張大床上接
著四仰八叉的躺了下去,直到瞥了藝雅一眼,才坐直了身子。

  而聽到自己將要被殺掉的藝雅此時正不住的對著那少爺磕頭,抽泣著。

  「哎呦,哎呦呦,林騷逼?哎,還真是林老師。」

  那少爺看到藝雅之後態度出人意料的發生了180度的大轉變,他捏起藝雅
的下巴,再一次確定了是林藝雅之後便笑嘻嘻的調笑道:「我說林老師您這幾天
怎麼沒去上課呢,原來是在我這裡呀。」

  藝雅滿眼淚水的看著面前的少爺,一邊抽泣著,一邊回想起了有關這位少爺
的一些資訊。

  藝雅只記得他是自己的一名學生,不過叫什麼藝雅已經忘記了,只記得他習
慣讓別人稱呼自己為呆爺,而呆爺在班上也是屬於那種坐在後排不停老師講課的
學生,只是藝雅從來沒有想到,呆爺居然還有這樣一層身份。

  穿著校服的少年瞇著眼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一下跪在自己面前的老師,咋舌道:
「嘖嘖嘖,真是沒想到哈,外表那麼高冷的女老師,居然還會是夜總會的小姐,
嘖嘖嘖!」

  「呆,呆爺……你叫,你叫人家做什麼,人家,人家都願意……」藝雅一邊
抽泣,一邊面對自己的學生,淚流滿面。

  「嘿,呆爺,還行啊,沒記住我的大名倒是記住了我的外號。」呆爺嘴角掀
起了一個弧度,調侃道,接著揮手遣散了剛剛進入房內,想要把藝雅拉出去槍斃
的保鏢。

  「嘖,呐,林老師呐,你知道麼?我早就想摸摸你的那奶子,插插你那騷逼
了。」

  呆爺一邊捏著藝雅的下巴,一邊將手伸進了藝雅的乳罩裡,輕輕撫摸著藝雅
那碩大的乳房。

  而得知自己暫時沒有生命危險的藝雅也漸漸停止了抽泣,盡心盡力的服侍著
自己的新主人。

  「主,主人∼」藝雅在呆爺的撫摸下已經是春心蕩漾,臉上的淚痕也漸漸被
桃紅取代!

  「嘿,上道挺快的嘛∼嘖嘖,沒想到平時人摸狗樣的老師也有今天這般地步,
嘖嘖嘖。」

  呆爺順勢坐在了床上,分開了他的雙腿,而藝雅也乖乖的爬了過去,用玉手
隔著他的校服褲子輕輕拿捏著他下面的肉棒,直到它變大,變粗,接著藝雅便伸
出舌頭,隔著褲子慢慢舔舐著呆爺的肉棒。

  呆爺撫摸著藝雅的秀髮,心滿意足的享受著藝雅的服務,而當藝雅緩緩脫下
他的褲子,將他的整根肉棒都吞進嘴巴裡時他便渾身一震,接著舒服的吐出一口
氣,漸漸地開始按住藝雅的頭部胯也開始抖動!

  肉棒在藝雅的嘴巴裡不停的進出,藝雅也費力的保持著呼吸的同時努力的吸
著他的大肉棒,舌頭靈巧的舔弄著呆爺的馬眼,直到那馬眼噴吐出粘稠的精液,
灌滿了藝雅的嘴巴。

  呆爺滿意的將自己的肉棒抽離了藝雅的嘴巴,又抖了抖,將殘餘的精液甩在
藝雅的臉上後才欣賞起藝雅喝精液時的樣子。

  藝雅微皺著眉頭,將嘴巴裡腥臭的精液慢慢嚥下了肚,隨後乖巧的張開了嘴
巴,好讓呆爺檢查。

  而呆爺也開始了另一輪的進犯,在將藝雅的內褲撕碎後,便惡狠狠的捅了進
去,開始瘋狂的抽插,另一隻手也開始死命的揉捏著藝雅的乳房,將藝雅在床上
操的直不起腰來……

  時間,已經過去了好幾個月,知了停止了吵鬧,樹葉也由翠綠變成了幹黃,
紛紛飄落在了地上。

  藝雅也已經失蹤了好幾個月,校方也從一開始不懈努力的尋找漸漸地也變得
不了了之了,在給藝雅的家屬塞了三百多萬後,事情也就漸漸地平息了下來。

  而女教師林藝雅,卻在呆爺的調教下,變得越來越淫蕩與放浪。

  此時的藝雅正身著她那蕾絲連衣裙與肉絲和黑色的高跟鞋,脖子上戴著一副
項圈,而項圈的另一端正由面前不遠躺在沙發上的呆爺拽著。

  藝雅面帶微笑,平靜的對面前的幾位少年講著功課,這幾位少年正是呆爺的
兄弟。

  這幾個月來也沒少和呆爺一起玩弄藝雅,而那頻率已經使得藝雅原本還算緊
實的陰道變得有些松垮了,不過藝雅的乳房倒是又大了一罩杯,同時也打了無數
次的胎。

  而再過幾天,就是學校的期中考試了,呆爺也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向他那老爸
申請了一間房子作為幾個人的教室讓藝雅來帶領他們複習。

  而這幾個人倒也有模有樣的聽講臺上藝雅的講課,不過聽沒聽進去,那就只
有他們自己知道了。

  此時的藝雅已經變得如同行屍走肉一般了,連續幾個月的操弄以及調教使得
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而無數打胎的經歷已經使得她的精神始終處於崩潰的邊緣。

  現在只要是看到男人的大肉棒便會條件反射一般的握住,含住,再塞進自己
的陰道裡,而呆爺他們也早已對這種狀態的藝雅失去了興趣,不過今天,藝雅將
會用自己的身體為他們的期中考試助助興。

  藝雅努力的搜尋著自己腦海裡那些語文知識點,努力的為台下昏昏欲睡的學
生講解著《赤壁賦》,努力的貢獻著自己最後的一點價值。

  「好啦好啦,林老師。」呆爺終於忍不住的拉了把手中的鐵鍊,藝雅聞言乖
乖的合上了書本,跪在了地上。

  「過來過來。」呆爺又拽了拽手中的鐵鍊,把藝雅拉了過來,而其他的幾名
男生也終於抖擻起來了精神。

  藝雅跪在呆爺的面前,仰頭微笑的看著呆爺,而呆爺他們則無所謂的解開了
自己的褲子,露出了自己身下的肉棒。

  藝雅也如同往常一樣,用手揉捏眾人的大肉棒,用嘴巴親吻,用乳房按摩,
而當藝雅再一次被插在了大肉棒上時她又開始了動人,又或許是她最後一次的呻
吟。

  呆爺他們不斷的操弄著藝雅的屁眼,陰道,乳房與嘴巴,而等到將要射精時
卻抽了出來,讓藝雅打著手槍,一股腦全部射進了一旁的玻璃杯中。

  十六七歲的少年精力十分的旺盛,一共不到十個人卻裝滿了半杯粘稠的精液,
乳白色的精液在杯子裡緩緩地流動。

  「來,林騷逼!幹了這杯酒,祝我們其中考個好成績!」呆爺拿起了那半杯
精液,藝雅麻木的接過玻璃杯,嫵媚的看著眾人!

  「哇嗚∼少爺們都好厲害喔∼人家居然能得到這麼多的精液賞賜,是奴家的
榮幸呢∼」

  藝雅隨後便將玻璃杯放在了自己的嘴邊,緩緩地傾倒,粘稠的精液慢慢流進
了藝雅的嘴巴裡,藝雅的舌頭嘗到了精液的腥臭!

  很快,精液便灌滿了藝雅的嘴巴,藝雅一邊用手接住溢出來的精液,一邊將
自己嘴巴裡的精液緩緩地嚥下了肚,精液順著藝雅的食道,逐漸的進入了藝雅的
胃裡,使得藝雅甚至多了一些飽腹感。

  「哦哦!」呆爺和他的朋友們看到這一幕之後便開始鼓掌起哄。

  「好酒量!」

  呆爺調笑道:「少爺,說笑了∼」

  依舊癱軟在地上的藝雅努力擠出了一絲微笑。

  「好啦,兄弟們!這時候也不早了,大家也都餓了吧?」

  呆爺沒有再理會藝雅,反而轉過身去對他身後的兄弟說道:「大家也都好久
沒吃好東西了,今天就讓大家吃頓好的,為我們期中考試助助興,好不好?」

  「好好好!」呆爺的兄弟們也都光著身子開始瞎起哄。

  呆爺滿意的拍了拍手,隨著掌聲的停止,一溜身著廚師服的大漢就走了進來,
同時還帶著各式各樣的炊具。

  這就是呆爺的禦用廚師團隊,被他們宰殺,烹調的女孩已經不知道有多少了,
而他們也都是呆爺身邊的親信,否則,也不會叫他們來烹調女孩的。

  藝雅無聲的抽泣著看著眼前進來的廚師們,她已經知道自己的命運了,而她
這幾個月也見到了所謂被呆爺放掉一條生路的女孩——

  都被去除掉了四肢,蒙上了雙眼,乳房裝上搾乳機鎖在狹窄的籠子裡沒日沒
夜的提供著奶水——

  呆爺的早餐奶和他養的狗狗喝的奶。

  相比較這個結局,藝雅還是選擇了死去,作為一道美味死去呆爺抓住了藝雅
的頭髮,將她拽到了鐵盆前,狠狠得揪住她的頭髮,迫使藝雅露出她那結白的脖
頸,藝雅抽泣著,全身一顫一顫的,滿臉淚水,卻又已經認命的閉上了自己的眼
睛,等待那冰涼的刀鋒劃破自己的喉嚨。

  「攝影機準備好了嗎?!」呆爺亢奮的吼道。

  「好了!」眾人應聲道。

  「照相的準備好了嗎!」

  「一切就緒!」

  「預備!」呆爺將刀鋒緊緊地貼在了藝雅雪白的脖子上,鋒利的刀鋒與皮膚
的貼合處不斷的滲出血珠,藝雅緊緊地咬住了嘴唇!

  「開始!喔!!」呆爺用力一劃,刀刃切開了藝雅的脖子,割斷了藝雅的氣
管,藝雅努力的掙紮卻被呆爺死命的按在身下,血液噴進了面前的盆子裡!

  而呆爺絲毫沒有罷手的意思,依舊死命拽住藝雅的頭髮,又是一刀從側面捅
進了藝雅的脖子!

  將藝雅的脖子捅了對穿後再使勁向前一推,鋒利的刀刃切開了藝雅脖子上的
肌腱,徹底割斷了藝雅脖子上的動脈與氣管,血流噴出的速度瞬間大了好幾倍!

  藝雅眼睛睜得大大的,想說話,卻又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響,劇痛衝擊而
來,她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正在迅速的流失,而她最後的意識,便停留在了那呆爺
將她的頭擰下來的那一幕……

  此時的呆爺正抓住藝雅的頭髮,將藝雅還在滴血的頭顱舉得高高的,絲毫不
在意落在自己身上的鮮血。

  「好啦!肉已經宰殺完畢啦!接下來就是我們的廚師展現廚藝的時候啦!」

  呆爺將藝雅的頭扔到了一邊,廚師們依言脫去了藝雅身上的衣物,只留下那
肉色的絲襪,接著便將藝雅倒吊起來,開膛,肢解,處理下水,如同對付豬肉一
般。

  「好啦,我今天請大家吃麻辣女教師這道菜,怎麼樣呀?」

  呆爺從藝雅被宰殺的地方笑嘻嘻的走了回來,把滿是鮮血的衣服扔到了一邊,
同時又一邊欣賞著大廚們處理藝雅的屍體,一邊與他的兄弟們調侃道。

  「其實就是吃個麻辣火鍋啦。」

  而等到熱氣騰騰的火鍋被幾名大漢擡到呆爺面前時,距離藝雅被宰殺完畢已
經過去了三個小時了。

  此時端上來的鍋內只有藝雅那雪白的軀體,從胸口被打開至小腹,裡面翻滾
著麻辣火鍋的湯底,而藝雅的屁眼與陰道口已經被腸線細細的封了起來,保證湯
底沒有絲毫的洩露。

  而藝雅兩個引以為傲的大奶子也被割了下來,做成了乳房切片,放在一旁的
盤子裡,盤子裡流淌著藝雅的奶水,散發著濃郁的乳香,等待著呆爺們隨吃隨涮。

  藝雅的肝,心以及腸子與腎臟等下水也被廚師精心的清洗乾淨,切片,盛放
在了一旁的盤子裡。

  不過藝雅的玉手與玉足則被廚師清蒸,端上了桌子,供大家取食,藝雅的肩
膀也被廚師塗滿了調料,製成了香噴噴的烤香肩。

  藝雅的玉臂與小腿則被刮乾淨了肉,同樣承在盤子之中,供呆爺取食。

  不過,吃麻辣火鍋,怎麼又能少了腦花呢?

  呆爺突然閃現出了這個想法,不過這很容易解決,呆爺隨手撿起來了藝雅的
頭顱,用一個小鐵錘敲開了藝雅的天靈蓋,將藝雅雪白的大腦取了出來,如果此
時的藝雅還是活著的話,想必會痛不欲生吧。

  至於藝雅那肉還算的上是比較多的雪白大腿則被廚師醃制了起來,準備製成
「女教師牌」火腿——這也是呆爺為它起的名字。

  此時眾人們已經對藝雅的身體動起了筷子,藝雅被切成片的子宮在藝雅的身
體裡被涮熟,蘸上調料,送進了別人的嘴巴裡。

  而藝雅還佔有乳汁的乳房切片同樣也是,帶著麻辣,乳香,少女體香以及極
高溫度的乳房切片與子宮切片讓人胃口大開的同時又大汗淋淋。

  「為了期中考試,乾杯!」呆爺一隻手拿著烤香肩,另一隻手又舉起來了那
杯剛剛鮮搾的女孩乳汁,嘴裡還嚼著藝雅的涮腸。

  「好!」眾人一邊咀嚼著藝雅鮮嫩的肉體,一邊含糊不清的應道。

  「來來來,多吃點腦花,林老師的腦花這可是。」呆爺一邊慫恿著他旁邊的
兄弟,嘴裡還一邊嚼著藝雅的陰道。

  眾人的狂歡從下午一直持續到了深夜一點多鐘,可憐的藝雅被吃的只剩下滿
地的白骨以及還算完好的頭顱。

  ……

  「現在為您現場報導,本台最新受到消息,今日上午七時許,本市由幸福路
至南京路的高架橋下發現一枚不明身份的女性頭顱。

  以及數根人體白骨,女性頭顱有嚴重外傷,且其內部腦組織不翼而飛,據知
情人士透露,該名女性極有可能為我市某所高中前幾個月失蹤教師林某某……」

  此時的呆爺正翹著二郎腿,剔著牙躺在他那碩大的床上看著當地電視臺播出
的新聞。

  「少爺,這樣會不會……有些不妥……」在一旁的老先生弱弱的問道。

  「怕啥,李叔,我只是單純的看我們學校的校長不爽罷了,你趕明從我的賬
下轉些錢給劉市長和金局長,讓他把這事往我們校長還有那教導主任那裡扯!

  就說些他們看那騷婊子起了色心,然後又綁架操夠了又殺人之類的理由,我
倒是要看看那些自認為為人師表的傻逼有什麼反應。」

  「哎……」李叔歎了口氣,默默地退出了呆爺的房間。

  「少爺真是越來越能做了啊……」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