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396 | 回覆: 2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20 08:37:42

    一
       
     在靜香童年的記憶中,她經常看見父親坐在書房的木椅上,端著水晶材質的
酒杯,身邊的大雄為他斟上一杯三十年的羅曼尼紅酒。秋日的午後,溫暖的陽光
透過書房的圓窗,傾瀉在木制地板上,父親悠閒地坐在椅子中,一邊聽著貝多芬
的《月光》,一邊品味杯中的美酒,這景象一直留在靜香的記憶深處。
   
     大雄是一台智慧型機器人,在這個時代,機器人已經可以勝任大多數工作,
大到設計飛船,小到下廚炒菜。而它們的製造工藝也已經十分先進,利用超小型
電機,可以使機器人做出各種複雜的表情,同時它們的皮膚也都使用最新的仿生
材料來製作,不僅柔軟,還可以有體溫,如果客戶希望的話,甚至可以加入人造
血管和人造血液。如果不是特別仔細的觀察,它們完全可以用『他們』來稱呼。
   
     靜香的父親早年曾經有過一個兒子,但是不幸夭折,他心中對早夭的兒子念
念不忘,於是在智慧型機器人普及之後,就買下了一台男性版的,以兒子的名字
「大雄」來命名。
   
     大雄是一台家政型的機器人,可以做幾乎所有的家務活。靜香小的時候,每
天的早餐都是大雄準備的。有時候是麵包、煎蛋和牛奶,有時候則是米粥、泡菜
和熏魚片。吃完早餐,它會送靜香去上學,晚上則去接她回家。吃完晚飯,靜香
回到自己的房間裡上網,而大雄則在書房陪著父親看書。
   
     二十年很快過去,靜香成長為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大學畢業後,她進入了一
家AI公司。這家公司主要的研究方向是智慧型機器人的感情模組,通俗的說就
是研究如何讓機器人有感情。為此,他們和附近的一家機器人生產廠家成為了合
作夥伴。
   
     在一次兩家公司的國慶聯歡會上,靜香遇到了清美。當時聯歡會是在夥伴公
司的大倉庫裡舉辦的,靜香不喜歡熱鬧,就自己端了酒杯,靠在角落的窗邊靜靜
的看著窗外。
   
     「嗨,再在這個陰暗的角落裡呆下去,你頭上都要長蘑菇了。」
   
     打招呼的是一位戴眼鏡的小個子女人,留著俏皮的西瓜頭,笑起來兩個小酒
窩,非常的可愛。
   
     「你好。」靜香點頭示意。
   
     「我叫清美,負責研發機器人仿生生理系統。」
   
     「我叫靜香,項目是機器人感情。」
   
     清美睜大了眼睛:「真的?就是把機器人變成人的最後一道門檻?」
   
     靜香笑笑說:「是啊,那道高聳入雲的門檻。你們的項目應該會好做一點吧?」
   
     清美撇了撇嘴:「這要看怎麼說了,你說把機器人弄得跟人一樣,要有仿生
大腦、仿生心臟、仿生肝、仿生血液……你知道我們最新的項目是什麼嗎?」
   
     靜香的好奇心也開始蠢動:「是什麼?」
 
     「機器人的生殖系統!!」
   
     靜香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繁殖一直是生物的專利,機器人要如何繁殖?再
說如果機器人自己會繁殖,那還要工廠幹什麼?她提出自己的疑問,清美大笑,
說:「你想太多了,那根本不可能,起碼製造機器人的材料不會自己生出來。我
們研究的是機器人與人類之間的繁殖。」
   
     清美隨後向靜香介紹了自己研究的專案。原來在現在這個時代,機器人越來
越多的融入人類的生活,以至於有很多人寧願和機器人結婚也不願意找自己的同
類。鑒於這種情況,公司決定研發這項技術,基本方向是利用氨基酸、蛋白質和
純淨水製作精漿,用仿生材料製作精子,攜帶人類的DNA,其中精子由仿生材
料製作的AI核心驅動。如果是女性機器人,則用同樣的技術製作卵子。

     當受精目的完成後,一切仿生材料都將被分解為對人體無害的物質,並隨體
液排出體外。目前的難題在於,如何使AI核心及時準確的分辨出受精任務是否
完成。卵子還好說,精子數量是很多的,如何使幸運者之外的那些精子及時自毀
並分解,成為了技術難點。
   
     聽了清美的介紹,靜香咋舌道:「好傢夥,你們要是成功了,那可真是造福
千萬家了!」
   
     清美笑道:「所以你們公司同時研發感情模組,你想,機器人能愛,還能生,
那不就真的和人一樣了嗎?」


                             二
   
     聯歡會結束後,靜香向公司高層提交了一份研究報告,報告中對如何在機器
人的電子腦中類比人類的感情活動,並申請在機器人身上進行實驗。報告很快得
到批準,靜香帶著十台機器人和十位志願者來到公司位於北極的封閉實驗基地進
行實驗。
   
     實驗進行得很順利,參與實驗的十台機器人被劃分為兩名老人、三名壯年、
三名青年和兩名兒童來模擬,結果是十台機器人都對同組的人類產生了依賴感。
雖然無法確認這究竟是真實的感情,還是程式對人類感情的類比,但是經過多方
面的仔細觀察,仍然無法做出區分,因此有理由認為感情模組的開發是成功的。
   
     三個月的實驗期很快就過去了,當靜香帶領著她的團隊回到故鄉,卻聽到了
一個噩耗。

     在一個暴雨的夜晚,父親突發心臟病,大雄開車送他去醫院,路上被一輛打
滑的渣土車撞上,巨大的衝擊力幾乎把他們的小車壓扁,父親當場死亡,而大雄
的身體也幾乎粉碎,主要部件只剩電子腦還算完好。

     聽到這件事,靜香的大腦頓時陷入空白,過了好一陣才反應過來。由於母親
去世很早,她一直和父親相依為命,父親和大雄就是她全部的家人,而一夜之間
他們全都離自己而去。靜香一時間亂了方寸。

     聞訊趕來的清美幫助靜香料理了父親的喪事。晚上,兩個人在靜香的公寓裡
低頭喝著咖啡,清美安慰著悲傷的靜香,靜香強打精神,擠出一個笑容:「放心
吧,我沒事,父親這幾年心臟很不好,他又堅決不肯換人工心臟,醫生早就讓我
做好精神準備了。」

     清美又問:「那大雄怎麼辦?」

     靜香擡起頭:「把它的電子腦安裝在另一具軀體裡吧。」

     清美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這恐怕不行。大雄的電子腦太舊了,這些年
來機器人技術已經更新了好幾代。出事之後我就試圖把大雄的電子腦安裝在其他
身體上,但是它的程式跟現有的所有型號都無法相容,而大雄原本的型號當初只
生產了一千三百台就因為推出了更新的技術而停產了,所以想找替換的原型也不
可能。」

     兩人陷入了沈默。

     靜香想到一個辦法:「大雄的生產廠家應該有當初生產大雄的所有圖紙資料,
我們可以向他們申請,然後在你們的工廠生產一台。」

     清美擺了擺手說:「這個我已經試過了,由於涉及到專利權和技術機密,所
以他們不同意。而且利用他們的技術在協力廠商廠家生產,這本身也是違法行為,
別想了。」

     「那麼能不能修改大雄的電子腦,使它能相容到現在的機型上?」

     「這個我也已經問過我們的工程師,大雄的電子腦是基於二進位開發的。你
也知道現在的機器人都是使用量子電腦作為核心,配套軟體也已經徹底不同了。
硬要做的話也不是不可以,可是費用實在太高,還不如換新的。」

     靜香的腦子裡開始設想種種的計畫。如果這些辦法都行不通,我又能做些什
麼呢?我畢竟是從事電腦AI的工作,總會有點辦法的。

     她忽然想起公司正在研發的感情模組。這個模組最早是從公司老闆年輕時嘗
試過的一個實驗發展來的。最早的實驗就是在二進位的基礎上進行的,不知道能
不能設計一個相容的介面來安裝大雄的電子腦。

     靜香說幹就幹,第二天就開始進行相容性的研究。工作的時候,她一個人呆
在實驗室裡反復進行實驗;回到家的時候,她又獨自一人思考著實驗中失敗的地
方,同時一個人承受著失去親人的悲痛和孤獨。她越來越明白一個事實——她是
多麼的需要大雄。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LIVE173視訊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20 08:38:16

    三

     又過了兩個月,經過反復論證,靜香認為大雄電子腦的相容問題,在理論上
已經可以實施了,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實際驗證。

     她聯繫了清美,清美立即趕到她的公寓。

     「你確定真的能做到?」

     「理論上應該是可以的。」

     「你是怎麼做的?」

     「其實說起來也很簡單。你也知道,我們公司的感情模組是由我負責的,裡
面的代碼我都清楚,於是我在感情模組裡建立了一個虛擬系統,類比出一台二進
位的電子腦,用來進行二進位的運算,並把結果回饋到感情模組的系統中,進而
回饋到量子腦中。」

     「能行嗎?你這就等於把感情模組當成傳聲筒,能進行完美的回饋嗎?」

     「所以我才說理論上可以啊。對了,能不能找到機會在你們公司的機器人身
上進行實驗?」

     「應該可以,我們公司組裝部的主任一直對我有意思,我就跟他說,我有專
案需要用他的設備,他肯定沒二話。」

     「那就這麼定了!」

     第二天晚上,她們來到清美公司的組裝車間。清美拿出主任給她的通行卡一
刷,電子鎖「滴滴」一響,鎖上的紅燈變綠,門無聲的向兩邊滑開。

     首先要找一台沒被啟動的量子腦,然後把大雄的電子腦中的資料嵌入到已經
設置了虛擬機器的感情模組中,最後把感情模組嵌入量子腦。

     半小時後,準備工作完成了。靜香緊張的手指都有點顫抖,她看看清美,發
現她在無聲的念叨著什麼。靜香自嘲的笑了笑,伸手按下了開關。

     量子腦沒有任何反應。

     兩人傻眼了,把所有的工作又重新檢查了一遍,再按開關。

     還是沒反應。

     這可真是奇了怪了。兩個人抱著腦袋,怎麼也想不出是哪裡出的問題。過了
一會,清美大叫一聲:「我知道了!!」

     靜香嚇了一跳,抱怨道:「想到就想到,叫那麼大聲幹什麼?嚇得我差點咬
到舌頭!」

     清美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頭,說:「抱歉了。我只是突然想到,雖然你的感
情模組已經可以運行二進位的代碼並且進行轉換,但是量子腦還沒有,也許還要
安裝二進位的驅動程式。」

     「這個說不定真的可行。」靜香興奮地搓著手,然後開始上網搜索合適的驅
動。

     她們在網上流覽著各個廠家的驅動程式,到最後也沒有發現合適的程式,靜
香的心涼了半截。

     「別著急,我們還可以在民間論壇上找找看,有很多論壇上都有共用的資料。」
清美提出了新的想法。

     確實,有很多程式其實並不是官方開發的,而是民間高手自己研究出來的,
也就是俗話說的「盜版」。她們又開始在這個方向上努力,經過兩個小時的努力,
終於在一個論壇裡找到了類似的程式。雖然不是大雄的原裝驅動,但是對方把所
有原始程式碼都公開了,只要稍微修改一下,就完全合適了。

     「說不定真的可以。」靜香在心裡祈禱著。

     她們把驅動程式修改後載入,系統開始檢測該驅動是否匹配,進度條顯示在
電腦螢幕上,當她們看到「Press any key to contin
ue」字樣時,靜香整個人都癱倒了。電腦提示是否載入該驅動,靜香敲了「Y」,
接著敲了回車。

     清美拍了拍靜香的肩膀:「你們慢慢聊吧,我出去休息一會。」

     靜香試了試攝像頭和麥克風,以便一會和大雄交流。幾分鐘後,大雄的聲音
響了起來。

     「靜香。」

     「嗨,大雄,你好嗎?」

     「我還好。你回來了?」

     靜香意識到大雄說的是出事之前她去北極的事。

     「是的。」

     「北極怎麼樣?」

     「冷!」

     「你走之後,我在網上查閱了北極的資料。幸虧我把你的棉衣放進行李中了。」

     「是啊,要不還真不知道會不會被凍死在那裡。」

     「父親在哪裡?」

     聽到這句話,靜香明白大雄還不知道父親去世的消息。

     「你不記得嗎?」

     「我不在自己的身體內,想必是發生了一些事情,但我不知道。」

     「還記得你送父親去醫院嗎?你們在路上出了車禍,父親已經不在人世了。」

     「什麼?天啊!我最終還是沒能挽救父親的生命!我真是該死,在他最需要
我的時候,我卻什麼都做不了!」

     「不要這麼說,那都是意外,不能怪你的,在父親最後的時光裡,是你一直
陪在他身邊,你做得已經夠多了。」

     沈默了一會,靜香說:「我希望你能回到我身邊。」

     大雄說:「我也希望回去。你知道父親為什麼給我起這個名字嗎?」

     靜香點點頭:「我知道,是為了紀念他失去的兒子。母親在生產的時候因為
難產去世了,父親再沒有結婚,後來僅有的兒子也離他而去。儘管最後收養了我,
但是在他心裡始終放不下這個心結。這麼多年來,我們三個人相依為命,早已是
真正的家人了。」

     大雄說:「是啊,我還記得父親剛把我帶回家的時候,你還是個小嬰兒,裹
在繈褓裡睡著了。父親說『大雄,好好看看她,從此以後你要好好的關心她、保
護她、愛她。人的壽命是有限的,我早晚會離開你們,到那時,你們要照顧彼此,
好好的生活。』可我畢竟是機器人,行為方式都遵循程式設計好的方式來進行,
如何去關心?如何去愛?」

     「不,你不僅僅是個機器人!這些年來,你在生活中的每個方面照顧我,為
我準備一日三餐,為我準備四季衣服,送我上學,接我回家。我生病的時候,是
你守在病床前給我喂藥餵飯,給我講故事。我失戀的時候,是你擁我在懷裡,撫
摩著我的頭髮安慰我,還賭咒發誓要把那小子的腿打斷。難道你和我之間只是機
器和人嗎?難道你對我就沒有絲毫感情嗎?」

     大雄沈默了一會,說:「不,如果是以前,我可能回回答『是的』,但是現
在,我感覺到有一種以前沒有過的感覺,無法形容,當你剛才說到我們之間發生
過的事情時,我的電子腦中就會有特別強烈的信號產生。」

     靜香含淚微笑:「那就是你的感情啊!大雄,在你出事的這段時間裡,我完
成了感情模組的研究,並且成功的把你的電子腦嵌入到量子腦中,現在你已經擁
有了人類的感情,可以像人類一樣面對生活了!」

     大雄的聲音哽咽了:「真的?我有了人類的感情?天啊!我無數次想過,如
果我擁有人類的感情會是什麼樣子,我們之間會有怎樣的生活,但是每次都因為
系統超載而宕機,現在我真的可以和人類一樣擁有自己的感情生活,真是太謝謝
你了,靜香!」

     靜香微笑著:「還有更好的消息,你還記得我跟你提過的清美嗎?這裡面也
有她的功勞。她們公司已經成功研發了機器人的繁殖功能。以後我們可以一起生
活,還可以擁有自己的孩子。大雄,你願意和我一起生活,永遠愛我、保護我、
永遠不離開我嗎?」

     大雄用力的摟緊懷中那個和自己朝夕相處了二十多年的人兒。從來沒有想過
自己能有一天,有一刻,可以以愛人的身份擁抱她,他一直覺得自己對她來說一
直都只是一個陪伴者。他知道她從來都很美,不管是年幼時候的稚嫩,還是青春
時期的甜美,還是現在的成熟優雅,每一個都是她,他也只有她。他鼓起全部的
勇氣,既然這樣那就告訴她吧。「當然,這就是我生命的全部意義!」

     靜香喜極而泣,「太好了,真的太好了,你都不知道在那一刻,我是多麼害
怕我會失去你。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了!」

     「傻孩子,你怎麼就是傻孩子呢,別哭呀,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麼。」

     大雄和很久很久以前一樣,輕輕的安撫著那個把頭埋在自己懷裡,口水鼻涕
蹭了自己一身的小人兒。

     靜香聽到大雄這麼說,心裡更是難過,她好害怕,她害怕再次失去這個知曉
她一切,堪稱最懂自己的男人。

     畢竟,在感情裡,有個懂自己,愛自己的人,而且自己也懂他,愛他的人,
還有比什麼比這更加美妙的事情嗎?

     「大雄,我們結婚好不好?這樣我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靜香仰著小臉,
一臉的祈求。

     「不,靜香,雖然我現在已經有了人類的感情,但是我依然只是一個機器人
啊,我給不了你家庭,給不你幸福!」

     明明很想靠近,卻不敢靠近,靜香是生命裡的女神一樣的存在,在自己所有
的記憶力除了老爺之外最重要的核心,那個一切圍繞著她轉的核心。

     「不是的,大雄,你現在是有生育能力的,只要你願意,我們隨時都可以要
一個小寶寶的。」靜香連忙用指尖封住大雄的唇,細細和他解釋。

     「你是說真的嗎?我真的可以擁有屬於我們兩個的孩子?我真的可以和組建
一個家庭?」大雄聽後欣喜若狂,手舞足蹈得如一個孩子。

     「是真的。」靜香眼中含著淚,給予了大雄一個肯定的回復。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靜香,我們下個月舉行婚禮好不好?不,下個月太
久了,恩,要不下一周?不行那也太久了,靜香,要不我們三天後舉行婚禮吧,
我實在等不急了,好想能夠光明正大站在你的身邊,好想快點有一個長得和你一
樣的小baby,你說我們婚禮是做神前式的好呢?還是教會式呢?神前式你是
穿白無垢,教會式你是穿白色婚紗,都好美呢……」大雄自顧自的開始婚禮的策
劃,靜香看在眼裡,柔順的的說:「你做主就好。我都聽你的。」



                                 四

     粉色瓣四處櫻花飄落的神社裡一個偉岸的男子穿著黑色的羽織,身邊站立著
是一位穿著厚重的白無垢,帶著綿帽子的女子。

     他們面前的神官捧上祭祀神的祈禱文後,接著轉向他們,問到,「請問大雄
先生,你願意娶你旁邊這位靜香小姐為妻嗎?無論健康還是生病,無論快樂還是
憂愁,無論富有還是貧窮,都將深愛、尊敬、安慰和扶持她直到永遠。」

     「是的,我願意。」大雄斬釘截鐵的回答神官。

     「那麼請問靜香小姐,你願意嫁你旁邊這位大雄先生為妻嗎?無論健康還是
生病,無論快樂還是憂愁,無論富有還是貧窮,都將深愛、尊敬、安慰和扶持她
直到永遠。」

     靜香扭頭看了那個從小一直陪伴在她身邊,包容了自己所有缺點,甚至連一
個不都沒有和自己說過的男人一眼。不對,他和自己說過一次不,那也是擔心他
給不了自己不幸福。嗯,他穿羽織的樣子也很帥呢! 

     「是的,我願意!」

     「請二位交換結婚信物。」神官示意雙方交換戒指。

     大雄給靜香的戒指是他自己弄的一枚纖細的白金指環,打磨拋光全部都是他
自己一手完成,他知道靜香不愛很花俏的東西,所以上面沒有做任何的鑲嵌,僅
僅是素面磨砂的指環,一如他對靜香的愛。

     而靜香給大雄的指環則是鏡面白金,同樣也沒有任何鑲嵌,只是比大雄給自
己帶上的要稍微粗些。

     「新郎可以親吻你的妻子了!」神官看著兩位新人交換了戒指,讓他們進入
下一個流程。

     大雄小心翼翼的捧起靜香的臉,是的,沒錯,就是她,自己生命裡所有美好
的所在,她現在已成為了自己的妻子,輕輕的吻了下去。靜香看著不斷在自己眼
前放大的俊臉,微微一笑合上雙眼,等待新郎的愛戀之吻。

     神宮外,櫻花依舊隨風四處起舞,似乎在慶賀這一對飽經磨難的愛戀終成眷
屬。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20 08:38:55

    五

     結束了一整天繁瑣的婚禮儀式,靜香在把眾人送完之後,已經累癱在榻榻米
上。頂著沈重的白無垢和錦帽子,姑且不說有多熱,單是重量就能把人壓垮,還
要四處行走敬酒,396杯交杯酒啊!說起來現在頭還是暈暈沈沈的!


     「大雄,我好累啊,手指頭連動一下的力氣都沒有了!」靜香有氣無力的說。

     「乖,寶貝,我把水放好了,等下我來幫你脫衣服,卸妝,你什麼都不動,
乖乖躺著就好。」

     大雄從浴室走出來,安撫著靜香的不安。他先把自己身上的羽織、飾物之類
的亂七八糟的東西一一脫掉,僅僅留下今天靜香送給他的指環。再蹲下扶起閉目
養神的靜香開始幫她卸妝,除去一身繁重的禮服,靜香睜開眼一看,被眼前的男
色下了一大跳,她不是沒有見過裸男,相反對於從事智慧人工機器人的她來說,
她見過太多了。但是大雄的男體卻讓她沒緣由的面紅耳赤。

     「好害羞呀!」靜香說到,「從來沒有人幫我做過這些。」

     「寶貝,只要你願意,我每天都抱你洗澡好嗎?」大雄深情的凝視著靜香的
小臉,似乎要把這深深地刻到心尖上。

     「大雄……」大雄用手指封住了靜香的嫩唇「不對哦,寶貝,你要叫我老公
了哦!」

     「老公……」大雄忍不住親了下去,「恩,我在這,老婆……」唇齒交錯,
彼此交換著口腔中的甘露,「嗯……」靜香的鼻腔中嚶嚀了一聲。

     「寶貝老婆……我想現在,可以嗎?」大雄知道懷中的人兒和自己一樣已經
動情了。

     「嗯……」寶貝人兒的小臉已經害羞得通紅,「可是,人家是第一次,老公
要好好疼人家才行哦。」

     大雄一聽,心中滿滿的愛意似乎要溢出來一樣,他知道這個自己從小看到大
的孩子是那麼的乾淨、純潔,但是親耳聽到從她口中說出「第一次」三個字的時
候,除了驕傲還是驕傲。這是最珍貴結婚的禮物不是嗎?

     「老婆,你是知道的,別說傷你了,我就是寧願自己受傷也不願你受到一點
點的苦楚,只是我也是第一次,要是哪裡做得不好的,你要和我說哦。」大雄忍
不住,再親了懷中的靜香一口後說道。

     「恩……老公……不要親哪裡啦……好害羞啊……」大雄在靜香的椒乳尖上
用舌面來回輕舔,而雙手則在她身上四處遊走點火,她從來不知道,自己身體是
可以如此敏感的,乳尖在舌面舔弄下迅速變大。

     「老婆這個好好玩啊!」大雄專心致志的舔弄著那兩顆變大的小豆子。

     「老公……真的不要親了……好癢呀!」靜香開始扭動身軀,以躲開大雄的
口舌。

     「好,好,好,老婆大人說不親,那我就不親。」

     大雄的攻擊目標瞄準了靜香的下半身,那裡芳草萋萋,桃花源肥美可人,中
間的溪流泛著點點的水光,桃源之上更是藏有一枚精緻至極的明珠,看著十分的
惹人憐愛。

     大雄一口擒住明珠,口齒開合之間,明珠漸漸在桃源上露出自己身形,圓潤
凸起,煞是可愛。

     「老公,那裡都沒洗好髒……」靜香不安的遮住自己的桃源,「乖老婆,你
是我心裡最完美的存在,怎麼會髒呢,來小手拿開,讓老公好好看你那裡好不好。」

     大雄知道,純潔如靜香,這樣的情欲對她來說終究是陌生的。雖然自己也沒
真刀真槍的做過這個,但是AV什麼的自己這些年也沒少看,多少還是知道一點
的。

     「老公,我們還是不要做了,我們去洗澡了,好不好?」身下的感覺是從未
體驗過的陌生,這讓靜香十分的不安。她想躲開這些。

     「沒事的,寶貝,我慢慢的進來,好不好?」

     大雄扶著自己的陽物,瞄準靜香的桃花源洞,輕輕的插了進去。

     「老公,我怕。她們說第一次都是好痛的。」靜香依舊不安。

     「老婆沒事的,我陪著你,不管發生什麼,我都會在你身邊,相信我,好麼?」

     大雄歎了口氣,口氣輕柔的安撫著靜香,天知道,他也是第一次,他也很緊
張的好不好,可是他知道,只要他表現出一絲絲的緊張,靜香絕對會對這件事產
生恐懼心理的。

     「來……」沒有什麼是比自己親身體驗到那層膜存在更加神奇的事情了,只
有用陽物把那層膜捅破,身下的這個女人將永遠打上屬於自己的烙印。

     「啊……壞蛋老公……啊……好痛……555555555。」

     靜香瞬間感覺到了來自下半身的痛楚,自己的身體好像不屬於自己了一樣,
真的好痛。大雄沒有動,在捅破那層膜的瞬間,他感覺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緊致,
而那種緊致帶給他的是難以言喻,從未體驗過過的幸福感。他自己仔細的看著身
下的女子,她連蹙眉的樣子都是如此的動人。

     「乖,我的寶貝,我會守護你一生一世,如果可以,我願意生生世世陪伴你
身邊。」他輕輕的吻上她的唇,用吻來安撫她,緩解她的疼痛。

     時間好像過了很久,又好像沒過多久,「老公……好像沒有那麼疼了,你試
著動一下。」靜香小小聲很羞澀的說道。

     大雄嘗試在哪從未有人到訪過的幽徑,輕輕的動了一下,「寶貝,還痛嗎?」

     靜香用鼻腔嗯了一聲,幾乎不可聞,但是這對大雄來說是莫大的肯定。大雄
開始嘗試性的把陽物插到最深的地方,「這樣也不疼吧。」

     靜香害羞得低低地「恩」了一聲。

     大雄接著把陽物整根拔出來,「那這樣呢?」

     靜香還是低低「嗯」了一聲。

     大雄好像得到了通行許可證一樣,開始類似於九淺一深的抽插,而可愛的小
靜香的身子也隨著慢慢的變得粉紅起來。

     「恩……老公……恩……」靜香身下的悸動越來越強烈,強烈的像要把她淹
沒一樣。「恩……好舒服……恩……老公……好舒服啊!」心中的點點不安也隨
著大雄的一次次抽插消失殆盡。

     「老公…恩…不行了……恩…靜香不行了…恩……好難受…恩…好難受……
啊……」

     靜香經不住那麼劇烈的刺激,桃源中居然潮噴了。而這樣的刺激對於大雄來
說也是不曾體會過的的。

     「老婆我也不行了,啊,我也要射了。」

     大雄用力的把自己的百子千孫射向靜香的桃源深處。他在完成噴射了之後,
用力的抱緊懷中的靜香,而靜香靜靜的享受著大雄給她帶來的高潮餘韻。

     剛剛一室的春光無限,新婚的兩位愛侶,偷偷的說著悄悄話。

     「老婆,你舒服麼,還會不會痛啊!」大雄生怕自己弄傷了懷中這個從小到
大含在嘴裡怕化了的可人兒。

     「老公,你這麼問,我怎麼答嗎?好羞羞」靜香的小臉憋了個通紅,剛剛經
歷了從少女到人妻這個巨大轉變的她,下體還是有點隱隱作痛。

     「是老公不對,那乖乖老婆分開下,給老公看看那裡好不好?」大雄一聽心
疼得不行,剛才果然是傷到自己的寶貝了。連忙準備起身查看一二。

     「老公o(≧v≦)o,不要看了麼,我問過她們,她們說這些都是正常的。」
靜香的小腳環上了大雄的腰。生怕他真的繼續起身看那個讓人羞得不得了的地方。

     「好,好,好,老婆大人說什麼就是什麼,那麼請問老婆大人現在可以入浴
了麼?」

     大雄還是很擔心那個地方是不是真的被自己傷到了,但是看著靜香抗拒的樣
子,也只能拐彎抹角的來。

     「嗯,剛剛出了好多汗呢,整個人臭臭的。」靜香不知道男人打的是什麼算
盤,只是單純覺得是繼續前面的洗澡這件事而已。

     「好嘞,老婆,我這就抱你過去浴室哈!」大雄立馬以公主抱的姿勢把自己
的小妻子抱到了浴室。

     靜香一入水,立馬舒服得呻吟了一聲,真的太舒服了。在溫度適合的水中,
大雄給靜香做著全身的按摩,靜香只覺得一整天所有的勞累仿佛煙消雲散,伴隨
而來的是舒適感,還有濃濃的睡意。

     大雄看完了靜香的密處,自己做的還算有分寸,她的哪裡沒有太明顯的腫脹。
還好,還好。

     大雄看完總算是放心了,看著靜香可愛的小臉,忍不住又親了親靜香,親完
又扭了自己一下,真好疼啊,自己真的不是在做夢,這個可人兒真的成為了自己
的小妻子,自己剛剛還在她的身體射了好多好多的子子孫孫。對,這一切都是真
的,都不是在做夢。

     「乖老婆,不要在這睡著啦,會著涼的,來,我抱你回房間。」回應他的只
是靜香含糊不清的「嗯」,大雄無奈的看著今天累了一整天的靜香,也罷,就這
樣了吧。

     抱起靜香,細細的用大浴巾拭幹彼此身上的水珠。穩步的走回榻榻米上的被
窩,小心翼翼的掀開被子,把可人兒放進被窩裡,自己也鑽了進去。蓋好杯子,
把美人兒緊緊的摟在自己懷裡。

     是的,她是他生命裡的天使,也是他活著的意義。沒有她,所有的一切都將
蒼白得和白紙沒有任何區別。只有她,才能讓他的生命五彩斑斕。

     「靜香,老婆,我愛你,我們要一輩子好好的!」


                                 六

     六年後的一天,他們帶著五歲的孩子去清美家做客。

     清美三歲的女兒對這位哥哥很依賴,小手抓著哥哥的衣角,像小雞依賴母雞
一樣,走到哪跟到哪。小夥子雖然只有五歲,已經懂得在妹妹面前擺出一副一本
正經的樣子,感受著妹妹眼中流露出的膜拜。

     平時清美和丈夫都會在工作室中忙碌,他們自己的機器人研究室這些年來也
小有名氣。

     但是靜香一家的到來會讓他們暫時休息。母親們鑽到廚房裡為孩子們準備美
食,而父親們則在花園裡,拿著工具為孩子們親手製作各種各樣的玩具。時不時
的,父親們會停下手裡的活,利用隨身資料線進行資料傳遞來分享心得,遠遠的,
孩子們的笑聲一陣一陣的傳來。

     這就是未來的生活,當他來到的時候,過去承受的種種悲傷都有了意義,在
他到來之前,我們只能默默的等待。


                               【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