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67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21 06:56:34

 第一章 回國

  坐上楓葉航空的飛機,張媛媛忍不住望著窗外,想起在加拿大度過的四年大
學時光,著實留戀。本想畢業之後在溫哥華找份工作,卻因為比他三歲的男友在
國內發展的正有起色,為了和他團聚,踏上了返鄉的旅程。

  飛機引擎的轟鳴聲讓人沒法集中精力,不管是看書,還是拿平板電腦看書,
都讓人提不起精神來,在四五個小時的掙扎下,張媛媛終於睡著了。

  「小姐,不好意思。」張媛媛,被叫醒沒有絲毫不悅,她睜開眼睛,看到一
個亞洲人面孔,那個大叔好像很著急。

  張媛媛問道:「我有什麼可以幫到你麼?」

  「請問你可以換一個位置麼?我的兒子好像有點不舒服,我想讓他橫著躺一
會,我已經和空姐溝通過了。」那個大叔打擾了張媛媛的休息,有些不安。

  張媛媛是個非常好相處的女孩子,不管是什麼事情,她都很願意真誠的幫助
別人。這也讓她很受到同齡人的喜歡,不過這也是一個讓一些人討厭的點,甚至
許多人認為她虛偽。然而張媛媛只是個沒有心機的女孩罷了。

  張媛媛同意了大叔的請求,還詢問了孩子的病情。她跟著空姐徑直向機頭走
去。

  這不是頭等艙麼?張媛媛很驚訝,原來空姐把她帶到了頭等艙,因為這裡有
許多空位,也是為了補償她的善舉。

  張媛媛坐在頭等艙的座椅上,心中有些許不安,這周圍的空氣似乎都和後面
的機艙有些不同呢。正在習慣新環境的張媛媛並沒有發現在她右手邊有一雙眼睛
的盯上了她。

  張媛媛剛過完了生日,已然是二十四歲的大姑娘了,然而在國外的生活讓她
對陌生人沒有絲毫的防備和警惕,更不談什麼社會經驗了。

  「嘿,你好?有興趣聊聊天麼?還有7個小時的行程有人陪著更好打發不是
麼?」坐在張媛媛右側的椅子上彈出一個腦袋。

  一個高中生模樣的男孩探出頭,他仔細的打量了張媛媛,從頭到腳,最後把
眼神停留在了張媛媛的褲子上。顯然他在想這寬鬆的褲子裡藏著的是什麼樣的光
景。

  有著一米七十二的張媛媛,雖不能說有白人那般傲人的身材,卻也有著難以
被平庸穿著掩蓋的優點。低調的她,就算是與男朋友在一起,也打扮的十分普通,
甚至不怎麼化妝。白皙的皮膚光滑又有彈性,皮膚裡透著的血色,一看就是一個
健康陽光的大姑娘。

  「啊?你好,我叫張媛媛,很高興認識你呢」雖然張媛媛不怎麼習慣被人搭
訕,可是出於禮貌,並不擅長推脫的她,還是和這個高中生聊了很久。張媛媛深
深的對他散發出來的富家子弟的氣質所厭惡,可不管何時都與人為善的她,只好
順著他的話題不斷的說下去。

  在聊天中,張媛媛的個人資訊基本被那個高中生知曉,在詢問過張媛媛是否
願意和他約會之後,被告知張媛媛有男朋友之後,高中生便不再有興趣繼續談下
去,找了個藉口就睡覺了。

  著陸後,張媛媛時隔一年,再一次踏上了祖國的土地,可是她根本不能預料,
等待著她的會是怎麼樣的生活。

  
               第二章 海關

  沒有什麼帶東西回家的張媛媛,只有一個書包和拖杆箱,無非是一台電腦和
一些衣物,和往常一樣走向了無申報通道。剛剛到達無申報通道,兩個海關人員
便穿過擁擠的人群來到張媛媛的面前。

  「請出示下您的證件。」張媛媛不明所以,雖然有些不耐煩,可是體諒到海
關人員的工作,配合的拿出了護照。

  那個高個海關看了一眼張媛媛的護照後,便把護照塞進了褲子的口袋裡,說:
「小姐,請隨我們走一趟。」

  張媛媛覺得很驚訝,可是她堅信自己沒有任何問題,也就大大方方的跟著走
了,可是兩個海關打量她的眼神讓她非常的不舒服。

  走到後面的安檢台,海關把張媛媛的書包和拉杆箱都過了儀器。張媛媛有點
無奈,長途飛行讓她感到十分疲憊,打哈欠的淚水都快要把長長的睫毛黏上了。

  張媛媛以為這大概是個抽查,走走過場,然而當那個高個海關把一袋白色粉
末拿到她面前的時候,張媛媛吃了一驚,這難道是在開玩笑麼?還是有什麼整人
節目。

  可是現實並沒有時間讓她思考究竟發生了什麼,兩個武警已經把手銬帶到了
她手上。等到張媛媛回過神來,她已經被帶到了一間小黑屋裡了。

  小黑屋裡只有一張椅子和一個桌子,僅此而已。「啪」一道光線從頂上照下
來,張媛媛有點睜不開眼睛。

  一聲巨響,房間的門突然被踹開,一個瘦瘦的男人和兩個武警走了進來。

  「我是緝毒科的孫科長,我現在要對你進行搜身。」

  還沒有等張媛媛回答,孫科長已經開始行動了。孫科長並沒有帶著任何儀器
或者設備,只是用手從張媛媛的鞋子開始一直向上,和普通的安檢一樣,前後的
拍擊腿和手臂的位置,像是檢查是否有武器。

  「你們是不是誤會了……」張媛媛剛要開腔,孫科長便打斷道:「自己把上
衣和褲子脫了。」

  「你們要幹嘛?……」張媛媛露出了害羞的表情,臉紅透了,可是現在的處
境又讓她十分緊張,一瞬間又變回了煞白。

  孫科長指了指房間上面的攝像頭,說「這裡都是有全程監控的,我們都是按
規矩辦事,早點把事情查清楚,你好早點回家不是麼?」

  張媛媛聽到「回家」兩個字,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那包東西真的不是我
…」

  話說一半孫科長擡起手就是一耳光,「我沒有時間跟你磨蹭,你不自己脫,
那我們幫你。」說完就示意兩個武警動手。

  張媛媛害怕極了,拼命的掙扎,喊道「我自己脫!我自己脫。」張媛媛從地
上爬起來,蹲在地上開始解自己的鞋帶,張媛媛一時還不能接受在三個大男人面
前脫衣服,僅僅是脫外衣和褲子就已經是十分的難堪了。

  鞋子、上衣和牛仔褲,一件一件的從張媛媛身上消失。張媛媛把脫下的衣服
和褲子整理了一下,教給孫科長。以為這難堪的過程會告於段落。

  誰知孫科長說「繼續脫。」此時張媛媛身上只有黑底粉紅色斑點的文胸和內
褲,就只有一雙粉色的襪子了。

  「你指的是襪子麼?」張媛媛俯身開始脫她的襪子。

  「全部。」聽到孫科長的話,張媛媛渾身一震,身體縮成一團,手臂護著胸
口,「可是你們都是男人,這裡難道沒有沒有女警麼?」

  孫科長聽了張媛媛的話,不怒反笑,「看樣子你是不配合咯?」孫科長示意
兩個武警按住張媛媛,一個小姑娘在兩個人高馬大的武警面前毫無抵抗力,儘管
掙扎還是被孫科長脫了個精光。

  被脫的一絲不掛的張媛媛縮在地上,哭了起來,她根本不願相信這種事情會
發生在自己身上。
  

              第三章 何公子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張媛媛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了。雖然張媛媛是個單純
的女孩子,也只有男朋友作為固定的性伴侶,對男女之事卻也是不能不清楚,一
個女孩子赤身裸體躺在幾個大男人面前,意味著什麼,張媛媛十分的清楚。

  張媛媛告訴自己要冷靜,可是在這種情況面前怎麼冷靜的下來呢?一想到自
己被三個陌生男人給看光了,眼淚就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突然小黑屋的門打開,一道光束從門口進來,張媛媛擡頭一看,竟然是飛機
上遇到的那個高中生,難道這個高中生也被搜出藏有什麼東西,也被帶到搜身麼?
可是看他臉上帶著笑意,一副戲謔的表情望著自己,覺得像是針紮在自己身上如
芒在背。

  「怎麼搞得如此狼狽?怎麼會有你這種如此不專業的毒販?」張媛媛聽到這
個高中生說出這樣的話,一時啞然失聲。「不如主動承認,求個寬大處理,關個
十年八年也就出來了。」

  「你到底是什麼人?我根本沒有帶什麼毒品,我是被冤枉的!你怎麼敢這麼
說我!」張媛媛聽到這些話,扶著桌子激動地站了起來。

  「怎麼敢?你知道我們何公子,何楚奇是誰麼?他可是…」孫科長的話被何
楚奇擡手打斷,他俯下身去,撿起地上張媛媛被脫下的內褲,放在鼻子前聞了聞。

  「你!把它還給我!你們說我帶毒品有什麼證據麼?我要找律師!我要告你
們!」張媛媛多麼溫柔的一個女孩,在何楚奇的輕薄與猥褻之前還是忍不住叫了
起來。

  孫科長聽了張媛媛的話,有些氣急敗壞,還沒有什麼人敢在他的「地盤」上
跟他這樣說話。他抓住張媛媛的頭髮,用力往她身後一扯,然後狠狠的就是兩個
耳光,「看你現在還敢亂叫麼?」

  何楚奇搖了搖頭,對孫科長說:「這樣的執法是不行的,你們緝毒不應該講
究證據麼?現在把人家衣服脫光也沒有搜出什麼來?這算是怎麼回事?」

  孫科長看著何公子,一臉疑惑,明明是何公子授意讓他嫁禍、拘捕張媛媛的,
怎麼現在這麼說。

  「你們是不是還沒有仔細搜過她身上呀?現在有種藏毒的方式不是體內藏毒
麼?」聽到何楚奇這句話,孫科長立刻明白了他是什麼意思。

  孫科長示意他的手下抓住張媛媛,把張媛媛擡到了桌子上。張媛媛明白怎麼
掙扎也無濟於事,剛剛又吃過兩耳光,一時之間竟然沒有反抗。孫科長抓住張媛
媛的大腿用力的掰開,看到張媛媛毛茸茸的私處,孫處長吞了口口水,想要繼續
「搜查」,又望向何公子,「何公子,這個工作…要不您來?」孫科長轉而抓住
張媛媛的腳踝,讓出了身位,意示何公子進來。

  張媛媛被擺成這個羞恥的姿勢,兩腿之間的私密位置,盡在何公子眼底。一
時之間感覺生殺大權盡在他人之手,張媛媛絕望的閉上了眼睛。可是那只手,始
終沒有落下。

  「把她放下吧。我有點話要跟她說,你們都出去吧?」何楚奇下達了命令,
孫科長和兩個屬下乖乖的退了出去。

  孫科長關上門的過程中,眼睛還是不忘瞄上幾眼張媛媛。等你落到我的手上,
我一定要玩個盡興。孫處長暗暗的想到。

  「現在的局面是不管你認不認罪,你至少要被關上二十年,不管你想什麼辦
法,請最好的律師也罷,我依然可以讓你在監獄裡待上半輩子。不過……」何楚
奇說道這裡望著坐在桌子上的張媛媛,眼裡盡是絕望的張媛媛的眼睛閃動了一下。

  「不過什麼?」張媛媛問道。

  「如果你答應我幾個條件,我可以還你自由之身。」何楚奇繞著桌子邊走邊
說。

  「你有什麼條件?」張媛媛警惕的問道,她明白這何公子根本就是不懷好意,
絕對不會讓自己那麼容易的脫身。

  「第一個條件就是,你現在要改口叫我主人。」何楚奇特意在主人這個字眼
上頓了頓,「也就是當我的奴隸。」

  張媛媛一時驚的說不出話來,「我死都不要做什麼人的奴隸。」張媛媛想到
自己要做眼前這個男人的奴隸,只是想想就覺得噁心。「現在是什麼年代了,你
居然要我做你的奴隸,你做夢去吧,我寧願接受法律的審判,我不相信你可以一
手遮天。」

  「我會給你時間好好想清楚的,不過下次你要做我奴隸的時候,你可得求著
我呢!」何楚奇說完便轉身走出了小黑屋,獨留張媛媛一個人在裡面。

  張媛媛在桌子上坐了一會緩過了神來,跳下桌子,想把衣服穿起來,卻發現
自己的內褲怎麼也找不到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