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玄幻仙俠]

欲海逍遙

[複製連接]
查看: 21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1067415739
侯爵 | 2016-8-21 12:52:00

這時馬玲玲突然覺得有一個熱熱的觸角,伸到她的玉腿之間。她微微顯得有點心慌,雖然有生以來從未見過,可是那東西燙得令人好難過。她無法分辨這種感覺,她心跳口乾,忍不住嬌喘連連。此時鄭一虎沖動得無法忍耐,但他仍緩緩撫弄她的香肩,想讓她平躺著,但她不敢,她很懼怕……
  鄭一虎不敢過份用強,他輕輕地撤離了身體,越過了她的嬌軀,悄悄的躺在她的對面,兩人相對躺著。當馬玲玲發覺鄭一虎在看自己的時候,羞得又要轉身。可是才轉了一半,突然一個熱熱的身軀壓了上來,剛要驚呼,小嘴就被人吻住了,想躲已來不及了。她開始癱瘓了,玉腿被人家分開了,那根熱熱的東西,抵上小洞口上,使她感到陰戶里像有小蟲在鑽動。她的淫水開始向外直流。突然小洞一陣劇痛,全身急劇扭動,她由沈迷中驚醒了。
  “啊……痛……”馬玲玲也顧不得羞恥,小手急忙握住尚未刺進玉戶的寶貝,豐臀忙向側閃。這時候的鄭一虎已失去理智,用手扶住玉臀,並用嘴吻住櫻唇。許久,馬玲玲驚魂方定,睜開媚眼道:“我怕。”
  鄭一虎道:“怕什麽?”
  “怕……怕你的……你的好大……”
  鄭一虎溫柔地說:“不要怕,夫妻總要來這麽一遭。”
  “那……你輕一點……”馬玲玲很害怕的說著。鄭一虎挺著寶貝輕輕放在桃源洞口,緩緩地頂著。馬玲玲忙道:“等……等……”鄭一虎不知道什麽事,急忙停止頂動,用奇異的眼光看著馬玲玲。
  “你……閉上眼……不許看……”
  “什麽事,還要我閉上眼?”
  “不管嘛,人家要你閉上嘛。”
  “好……好……”鄭一虎半閉著眼,偷偷地看馬玲玲的動作,忽然看她由枕邊的包袱里取出一張白色的綢布,輕輕墊在自己的玉臀之下。啊,原來是她準備落紅用的。
  “我看見了。”
  “人家不要你看嘛。”說著小蠻腰一挺,沒想到外面還停著那根一直想進來的雄柱。
  “哎呀……痛……”小手想去推鄭一虎,但已來不及了,只見鄭一虎臀部猛然一沈。
  “啊……可痛死我了……”馬玲玲感到一陣刺痛,洞口漲得滿滿的。這時的小玉戶口,緊咬住大龜頭頸部肉溝,馬玲玲痛得眼淚直流,粉面煞白,下面像要撕裂一般。
  “別動了呀……痛死我了……”
  鄭一虎看她這樣可憐,有點痛心,急忙溫柔地吻著她:“玲玲,真對不起,痛的很厲害嗎?”
  “還問呢,人家痛得流淚了。”鄭一虎急忙用舌尖舔著她眼角邊的淚水,表示無限溫柔體貼。經過了一段時間,因爲鄭一虎沒有挺動,所以馬玲玲感到好多了,這才微微一笑的說:“好狠心,剛才痛得差點就暈過去了。”
  “玲玲,我聽人家說破瓜的第一遭,是有點痛,但等一會兒就會好的。”
  “現在就好多了。”
  “那麽我可以再動動嗎?”
  由于小玉戶塞得滿滿的,一種從未有的滋味,使她感到心里酥麻,雙手不由自主地摟著鄭一虎的健腰。馬玲玲輕輕地說道:“唔……不許你用力……要慢慢的……”
  于是鄭一虎一挺,又是另一陣痛,馬玲玲只有咬緊牙關忍耐著。鄭一虎強抑欲火,緩緩地抽插,每次龜頭吻著花心時,馬玲玲的神經和肉體都被碰得顫動一下。既快美又酥麻,微微有些痛。鄭一虎連續抽動百余次后,馬玲玲一陣抖動,終于泄了。
  鄭一虎感到龜頭一陣熱熱的、癢癢的,急忙將整根寶貝退出,低頭一看,只見一股乳白雜著猩紅的精水,正由馬玲玲的玉戶緩緩流出。這時馬玲玲一陣從未有的快美由陰戶傳遍全身,像飄浮在云端,她正在品嘗這奇異的快感。突然寶貝全部撤離,她下面又是一陣奇癢、空虛。她不由得睜開了眼,只見鄭一虎跪在床上,下部那根大寶貝仍挺舉著,並且不時點頭,她看得又怕又羞,連忙閉上了眼。
  “玲玲,舒服嗎?”
  “嗯,不知道。”
  “好玲玲,睜開眼,讓我們談談嘛。”
  “人家不要了,好羞死人喲。”
  “夫妻之間有什麽好怕羞的,將來愛還來不及呢。”鄭一虎說著,不停在笑。
  “才不看那醜東西呢。”
  “那我要生氣了,人家等著跟你說話呢。”
  馬玲玲怕他真的生氣,連忙睜開一對水汪汪的眼睛,看了鄭一虎一眼道:“你也躺下嘛。”
  “這才是我的好玲玲。”鄭一虎喜愛得躺在馬玲玲身旁,摟著她的粉頸,對準櫻桃小嘴吻了下去,她也很自然的抱著他的闊肩。良久,兩個人才分開。
  “玲玲,還痛嗎?”
  “好些了,你呢?”馬玲玲很不好意思,羞得半天才問出這一句。
  鄭一虎道:“我現在才難過呢。”
  馬玲玲聽他說難過,緊張得嚴肅地問:“哪里難過?”
  “你說呢?”鄭一虎用俏皮的口氣反問著。
  馬玲玲懷疑的回答:“我怎麽知道?”
  “來,讓我告訴你。”說著,將馬玲玲的小手拉了過來,放在自己的寶貝上,那熱呼呼的寶貝燒得馬玲玲的臉通紅。
  “你……你壞死了……”馬玲玲羞得小拳打著鄭一虎的胸膛。這一陣羞態使鄭一虎愛得要命,不由得欲火再度燃燒,趕忙一把將美人兒抱在懷中,且將玉腿拉向腰部,讓陰戶揉著寶貝。
  “啊……”每當大龜頭觸到陰核上時,馬玲玲的小屁股就是一顫,直被他磨得周身酥麻,淫水直流。馬玲玲嬌聲道:“嗯……快別這樣……我……受不住……”
  “玲玲,你在跟誰說話?”
  “還有誰……哼……”
  “爲什麽不叫我呢?”
  “我不知道叫什麽?嗯……癢死了……”
  “那就快點叫我。”
  “叫什麽嘛。”
  “我叫你玲玲,你應該叫我什麽?”
  “哼,人家才叫不出口呢,酸死了……”
  “叫不叫?”鄭一虎說著,用大龜頭的馬眼頂住陰核一陣揉磨。
  “哎呀……叫……我叫……好……好虎哥。”
  “嗯,這才是我的好玲玲。”
  鄭一虎聽到她嬌聲嬌氣,就好像服了一付興奮劑一樣,迅速爬起來,握住粗長的寶貝頂著馬玲玲的陰戶,就猛力向內挺進。這次因爲馬玲玲流了很多淫水,又是第二次,所以就「滋」的一聲,進去了。再用力,嗯,整根進去了嘛。頂得馬玲玲叫道:“小虎,你好狠心呀。”
  鄭一虎開始緩緩抽插,最先馬玲玲還咬唇推拒呢。慢慢的柳眉舒展了,兩條白嫩的玉臂,也不由得圍著鄭一虎的腰身。
  “嗯……虎哥……我要哥……”
  鄭一虎知道她要泄了,連忙又狠狠抽插四十來下,突然寶貝一陣美感,一股熱熱的陽精直射馬玲玲的桃花心,燙得她一陣猛顫,宛如魂飛九天之感,不禁也跟著泄了身。兩人緊緊擁抱,互相吻過來、吻過去。這是愛的巅峰,靈與肉的世界。鄭一虎的寶貝漸漸縮小,慢慢地滑出馬玲玲的玉戶外。馬玲玲連忙把墊在屁股下面的白綢拿出來,偷偷放在枕下,這才相擁睡覺了。
  ※※※※※※※※※※※※※※※※※※※※※※※※※※※※※※※※※※※※※※ 客棧的喧鬧聲並沒有叫醒熟睡中的人兒,直到驕陽透過窗廉,馬玲玲才緩緩睜開了水汪汪的眼睛,當發現自己被人緊緊摟抱著時,含羞的笑了。最后馬玲玲輕輕推著鄭一虎,當他醒來時,她羞得把頭埋在他的懷里。
  “小虎,我們該起床了。”馬玲玲低低說道。
  “不要。”鄭一虎托住馬玲玲的下巴道:“這算是我們的新婚,晚一點沒有關系。”
  “小虎,還是起床吧,等等……讓人家看見了笑話。”
  “再躺一會兒吧,玲玲,我們如今一夕之間,就成了夫妻,而且又這麽親蜜。”說著還用力摟著馬玲玲的小腰,吻著小嘴。
  “嗯,一大早又來了……”馬玲玲向旁邊躲著,最后還是被鄭一虎吻住了。嘴在吻,而手在滑潤的肉體上愛撫著,輕輕地揉,慢慢地摸,在到達桃源洞口時停住了,于是就在上面摸弄著。
  “啊……小虎……天亮了……不要嘛……”
  “誰說天亮了,就不可以呀……”馬玲玲嬌聲的喊著,一手去阻止下面的東西:“啊,那討厭的東西……”說著小手輕輕打了一下,表示既驚又喜。
  鄭一虎被打得猛然一縮,叫了起來道:“哎呀,痛死人了,你好狠心。”
  這一突來的舉動,可嚇壞了馬玲玲,她急忙嚴肅地說道:“怎麽樣?痛得很厲害嗎?讓我看看。”說著也忘記了害羞,一把就將被子拉開,俯下身去,用小手輕輕握住粗大的寶貝,仔細地查看著。
  “還痛,可是……你握住就不痛了。”鄭一虎開了這個玩笑,使他飽了眼福。馬玲玲白嫩的肉體整個露在外面,那光潔的白皮膚毫無斑點。兩個豐滿的玉乳,頂著兩個粉紅色的小乳頭,看得鄭一虎心頭狂跳,忍不住地捏著她的玉乳。驚醒后的馬玲玲發現鄭一虎是在調逗她,羞得一個轉身壓在鄭一虎的身上,小嘴一翹扭著身體不依。
  “我不要,你壞……我不來了。”說著還用兩手猛捶鄭一虎的胸膛,引逗得鄭一虎哈哈大笑。
  “還笑呢……我不依……不來了……”鄭一虎怕她真的惱了,連忙將她摟過來,吻著她的小嘴,一個轉身就把她壓在下面,八寸多長的寶貝也跟著吻著陰戶。
  許久,馬玲玲呼出了一口氣:“小虎好壞,我才不要呢。”嘴里說的不要,可是下面玉腿卻悄悄地分開,鄭一虎急忙扶著寶貝往里面送去。
  “小虎……輕……輕一點……痛……嗯……”痛字剛出口,那大寶貝已挺進一半了。
  “哼……小虎……嗯……”再稍一用力,已全根沒入了,可是這次鄭一虎將寶貝挺入后,就不再動了,只讓大龜頭緊抵花心,在穴心上磨著,大龜頭在里面一脹一縮的。
  “啊,小虎,好難過啊。”
  “玲玲,哪里難過呀?”
  “不知道,人家都難過嘛。”
  “哪里難過?”
  “嗯……小虎壞死了啦……就在里面嘛……”
  “你不說我怎麽知道?”
  鄭一虎說著,猛力將大龜頭顫了兩下,直抖得馬玲玲渾身酥麻,忍不住道:“啊……不行……我要……”
  “說不說……”
  “小虎……我說……小穴難過嘛……”話剛說完,小臉羞得通紅,引逗得鄭一虎緩緩抽插起來。
  “小虎……快點嘛……唔……”
  “我就是要……玲玲……浪……”
  “人家不會嘛。”
  “不會就不弄了喲。”鄭一虎說著,表現一付無精打采的樣子,並且慢慢向外抽出寶貝,剛抽到小玉戶的洞口。馬玲玲忍不住抱著他,不讓他抽出。
  “小虎……不要抽出來嘛……逗得人家難過死了……小虎……我要……”
  “要什麽呀?”
  “好虎哥,人家急死了,干我嘛。”鄭一虎被逗得欲火上升,便將寶貝插入洞內,狠狠地抽插起來。
  馬玲玲被插得浪水直流,口中不斷呻吟著:“嗯……唔……唔……”
  “小虎……玲玲不行了……哎呀……”鄭一虎知道她泄了,連忙把大寶貝往回一抽,再深深的向里面一挺,陣陣麻癢,周身發抖,不由自主地花心再度流水。
  “啊……小虎……不能再動了……”鄭一虎不理她,依然狠狠地干著。
  “小虎……哎呀……不行了……不能動了……”鄭一虎知道她忍不住了,連忙用足力氣,猛力地抽插數下后,自己也一個顫抖,「噗」、「噗」射了陽精。
  射得馬玲玲張嘴直喘:“啊……小虎……嗯……”
  兩個人都泄了精,相互傳纏在一起,浪水淫精順著豐臀流到床單上,弄濕了一大片。一會兒,馬玲玲才噓了一口氣說:“小虎……差點兒要了玲玲的命。”
  “玲玲,舒服嗎?”
  “嗯……好美呀……魂差點都離去了……”說著自動摟抱鄭一虎獻上香吻,軟小的香舌也送到鄭一虎的口中。
  兩人片刻溫存,最后馬玲玲說:“該夠了吧,快起床,看別人不笑死才怪。”
  鄭一虎道:“這有什麽好笑的,我們才不怕。”
  “嗯……不……快起來……”馬玲玲扭著小腰撒著嬌,那樣子可愛極了。
  “好,我們起來吧。”
  “你先起來。”
  “爲什麽你不起來?”
  “不……小虎……人家怕你看……”
  這時鄭一虎笑了起來,找著衣服穿,走到床前道:“玲玲,我來拉你。”
  “那你閉上眼睛。”鄭一虎很順從的緊閉雙眼,等一會兒,馬玲玲遞給他手,他輕輕的一拉。
  “呀……哎唷……”
  “怎麽啦?”
  “痛……下面很痛……都是你害人家的……”馬玲玲用著埋怨的眼神看鄭一虎。
  鄭一虎笑著說道:“誰叫你剛才動得那麽凶,現在又怪我。”
  “小虎……壞你……我不來了……”她說著,伸手要打他。最后她又給鄭一虎抱住了,一陣甜蜜的吻,這才嘻嘻哈哈的換衣服……
  ※※※※※※※※※※※※※※※※※※※※※※※※※※※※※※※※※※※※※※ 朱萼一夜未歸,鄭一虎和馬玲玲只有再等,兩人剛懂得魚水之歡,自然不會放棄這個機會。兩人夜夜春宵,馬玲玲這妮子在鄭一虎雨露的澆灌下,居然煥發出驚豔的神采。一天,兩天,鄭一虎和馬玲玲連等數天,朱萼連影子也沒有。鄭一虎急了,他猜想一定有事情發生了。
  馬玲玲在這最后一天早上對鄭一虎道:“阿虎,該不會有不幸的事情發生吧?”
  鄭一虎道:“我怎麽知道?玲玲,我們走罷,我們只有到外面去找了。”
  馬玲玲道:“怎樣找法?”
  鄭一虎道:“沒有他的方向,我們只好照我原來的計劃走。”
  出了鎮,馬玲玲忽然向鄭一虎道:“阿虎,我一身多輕快啊,輕飄飄的。”
  鄭一虎神秘的笑道:“你身體好了,體力強,當然感到走路不吃力啦。”
  馬玲玲道:“你不是要教我練武嘛,什麽時候教,我希望親手報仇。”
  鄭一虎道:“沒有人的時候白天教,有人的時候晚上教,總之有空就教。”
  馬玲玲道:“我恐怕學不會哩?”
  鄭一虎道:“包你一練就會,你已具備了練武的最高條件,不過你自己不知道罷了。”
  到野外,鄭一虎存心訓練她,不走大道,專走崎岖之地。馬玲玲哪會想到鄭一虎在捉弄她,只知伴著走。事實證明了,馬玲玲不知不覺的已能翻山越嶺,毫不困難。當她走得正高興時,她忽然停住了。鄭一虎見她眼望遠處一座山下,少說也有四五里遠,奇道:“你看什麽?”
  馬玲玲忽然拔腿奔道:“快呀,那只金絲貓多美,阿虎,我要。”奇怪,她的身體簡直是在踏風疾走,腳板離地有半尺高,而她自己竟一點都沒感到。
  鄭一虎看見高興極了,但不點醒她,讓她糊糊塗塗的。須臾之間,馬玲玲出去了半里,鄭一虎還沒動哩,她也沒回頭。鄭一虎生怕她惱火,大步追上去,心道:“妙,她的目力同時增進了,數里外一只小貓她也能看到。”
  太快了,她已到了那山下,距金絲貓不遠了。那大概是稀奇的野貓,也許是未長大,比一般家貓小,它一見有人來捉,「咪」的一聲,回頭就朝山里跑。馬玲玲那里舍得放棄,嬌笑道:“別走啊。”迫呀,追呀,愈追愈深。
  貓速度是夠快了,可是馬玲玲比它更快,要不是有樹木山石阻擋,只怕早就捉住了。人在興奮中,往往忘了自己,馬玲玲就是這樣,她不知如何越過山石,又如何閃避樹木。她的眼睛只盯著貓,簡直沒留心腳下,一雙腳全是自然邁進。當前有座徒峭高崖,貓被擋住了,它急了,背一拱,騰身而上。
  馬玲玲格笑道:“這下你逃不掉啦。”說著,身也騰起了,手都不攀,腳尖在石壁上輕點,竟是如履平地。
  鄭一虎一聲不晌,他只悄悄的跟在后面這時連他也驚訝了,因爲他自己還沒這樣試過,忖道:“我也能嘛?”忖著,腳下依樣輕點,霎眼上了崖頂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21615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