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人妻熟女]

輕微瘋狂

[複製連接]
查看: 12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1067415739
侯爵 | 2016-8-21 13:37:29

方凱文終是停下手中的動作,他望著哭成淚人的我,眉宇微蹙朝我走了過來。
  目及他的靠近,我慌忙地后退,他望向我的目光里分明不只是憐惜,還有狂熾的欲望。
  方凱文小心翼翼地蹲跪在我面前,他平視著我,手指心疼地輕撫我的額發,
  “溫茜,爲什麽哭的這麽傷心?”
  我抽泣著沒有回答他,我只是委屈地看著他……
  他誘騙我上車,用吃飯的理由把我帶到這里,現在他不光是吃飯而是要吃掉我,你居然問我爲什麽傷心?
  他怎麽能夠在傷害我之后,還能這樣坦然地問我爲什麽?
  方凱文伸手欲擁抱我,我低頭避開他的碰觸,他輕輕歎息,
  “溫茜,我本想給你個最浪漫的夜晚,是你搞砸了我們的氣氛,你不該爲了小朝而選擇離開我。”
  我的心一驚,他居然再和自己的外甥爭風吃醋嗎?
  但我已顧不了那麽多,我不再聽方凱文廢話,我繞開他向他身后移去,我雙腿有些酸軟無力,我惟有用爬,我費力地爬向我的衣服,我所有的狼狽都在今夜無所遁形。
  我終于摸到我的衣服,我的腿似乎恢複了些許的力氣,我淩亂地站了起來,開始穿衣服。
  我現在最后悔的事情就是過分相信方凱文,而現在的惡果就是我欲求無門。
  但我不能再赤身裸體地面對方凱文,這樣的狀況無疑是最危險的,我想不只是方凱文,換成任何一個男人都不會放過我。
  然,方凱文卻不讓我如意,我的腳踝一緊,他已然握住我的右腳,我的左腿剛套上褲腿,被他這麽一拽,我狼狽地跪倒在地毯上。
  我慌亂地去踢他的手,他卻比我還快,一個用力,我便趔趄地趴在那里。
  “不要……”
  我無力的身子被他正一寸一寸地拖了回去。
  方凱文揭去我身上的仔褲隨手扔在沙發上,
  “你就是穿上它,我也會幫你再脫下來。”
  我沮喪地嗚咽,這個殺千刀的,他怎麽能夠這樣對我?枉我還在心里喜歡他……
  我啜泣的身子蓦然一沈,方凱文火熱的身軀已欺壓上來,他竟然早已脫光了衣服。
  他覆在我的背上,大手掌控住我的豐胸,更要命的是他那炙熱的分*身正死頂著我的臀瓣,他在暧昧地�磨著,我本就敏感的身子被他惹火的性暗示激得顫抖泛紅……
  “放開我,該死的……”
  我驚懼地扭動身子,我真害怕他的破門而入。
  方凱文無視我的咒罵,他的手順著我的胳膊把我的襯衣推至肩上,我的雙手被困于頭頂,他邪惡的手指居然把褪至手腕的襯衣打了個死結,捆綁住我的手。
  我的聲音都在驚秫,“方凱文,你到底想干什麽?”
  方凱文翻轉過我的身子,他的唇落在我的眉心上,
  “我想要你,並且是讓你求我來要你。”
  我渾身陣陣惡寒,我終于品嘗到了什麽叫絕境。
  這個男人遠比我預想的可怕,他很偏執,他用最溫暖的表象來包裝自己,而他的內心卻是如此的陰暗可怕。
  看來,今夜的我已是在劫難逃,這場肉*欲的沈淪勢必要被他進行到底。
  方凱文的大手猛然推高我的胸,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便低頭含住我的左胸。
  我痛得弓起身子,這個該死的男人,他竟然用牙齒撕咬我的胸峰,撕咬還不夠,他還要狠力地捏搓。這不是溫暖的愛撫,這是可惡的掠奪。
  我的雙手被縛,我惟有激烈地扭動來以示我的抗議。
  然,當我發現頂在我雙腿間的硬物被我的扭動摩擦得愈發碩大時,我已不敢再動,我無助地躺在那里任他宰割……
  埋在我胸間的男人肆虐地啃咬著我的血肉,疼痛令我蜷縮了腳趾,攥緊了手腕……
  漸漸的,撕裂的疼痛消失了,我遭受百般折磨的身子竟生生地被方凱文的野蠻揪扯出致命的快感來……
  我的呼吸開始急促,我無力地搖著頭,但這種噬骨的快感還是傳遍我的四肢百骸。
  我眸光不再清明,在他反複的刺激下,我的小腹開始交織彙聚一股虛無的渴望……
  我恍惚地望著晃白的屋頂,我竟然覺得空虛難耐,我莫名地渴望被擁抱,渴望被愛撫,渴望被徹底地充實……
  胸前一涼,溫暖的懷抱沒有了,我竟失落起來,我的臉頰已淌落汗水,我死咬著嘴唇來克制自己羞恥的想法。
  瘋魔的唇齒已滑過我的小腹來到我的雙腿間,我意識到他要做什麽,我迷離的眼眸蓦然睜大,我慌恐地緊閉了雙腿。
  簡濤曾有過這種要求,然,這種偏執的性*愛方式卻是我完全不能接受的。
  方凱文強行分開我的腿,他的身軀已擠進我的雙腿間,他的牙齒開始輕咬我大腿內側的肌膚,我的神經在他的咬磨下緊繃到了極限。
  “求求你,不要……”
  我的聲音開始泛起哭腔,這種跳崖前驚恐了望的感覺已讓我徹底淩亂。
  方凱文充耳不聞,他的手緊扣住我躲閃的俏臀,邪惡的薄唇終是席卷了我的致命處。
  我呼吸停滯,小腹盤聚已久的虛空迅速化爲陣陣痙攣,猛浪一波一波地沖擊著我愈發混沌的腦際,巨大的高*潮終是淹沒了我的理智……
  我已徹底成魔,癫狂的欲念已霍然沖出我的靈魂,這具瘋狂的身體已不再屬于我,它強烈地反應著,收縮緊促,抽搐戰栗……
  顫動的我迎合著他的唇舌激烈地晃動起伏著,致命的快感層層狂飙,激蕩沖撞的高*潮終于撕裂了我的所有僞裝,震顫的尖叫沖斥著我的鼓膜……
  我的淚沖出眼眶,這一刻我竟然感謝方凱文綁住了我的手,不然,這被欲魔渾身附體的我會毫不猶豫地捧起他的頭,我會激吻他的唇,我會撕咬他的身體,我會求他要我,讓他瘋狂地要我。
  我的眼淚越湧越多,飄升的身子依然在震顫地回旋,被肆虐的芳草之地還在戰栗地激湧著的汁液,我淫*蕩的尖叫盡數化爲撩人的呻吟,直至變成微弱的哭泣……
  方凱文拉低我的頭,他狹長的眼眸盡是狂妄,
  “溫茜,這才是最真實的你,你需要我,無論是你的心還是你的身。”
  我顫抖著唇,我已發不出聲音,我惟有狂瀉的流淚。
  望著我不斷溢出的淚水,方凱文眸中的狂妄漸漸消失,他的指尖憐愛地爲我抹去淚水,
  “我從不知道被欲*火焚身的女人還會流淚。”
  我定定地迎視著他,我的淚眸溢滿痛楚。
  方凱文把我的臉埋進他的懷里,修長的手指撫摸著我被汗水粘濕的長發,
  “溫茜,我沒想過要傷害你,我愛你,但你太年輕了,年輕得讓我害怕抓不勞你。我不能讓你離開我,我要讓你愛上我。”
  “告訴我,你還要怎麽折磨我?”
  我終于發出聲音,我的聲音很悲涼,如果他在和我的身體較勁兒,那麽方凱文已經贏了,不只我的心喜歡他,我的身體都瘋魔地喜歡他,他還需要證明什麽?
  方凱文低垂眼簾看我,他似乎覺得我的措詞不妥,他輕蹙了下眉宇,他的手輕柔地解開我手腕上的衣結,他的薄唇啄吻著我被勒紅的肌膚,
  “爲什麽總認爲我是在折磨你?溫茜,我是在愛你。”
  我抽出手,我用我僅存的力氣向他揮去。
  方凱文抓住了我的手,他竟然愉悅地笑了,
  “溫茜,你是要打我嗎?”
  “一個耳光都不夠。”我的淚眸瞪視著他。
  “那好,我們去床上,我讓你打個夠。”
  方凱文起身撈起地上癱軟的我向臥室走去。
  我的神經抽痛,我抓住他的胳膊,“我不要去臥室……”
  “難道你希望我們的第一次是在地上做的?”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21630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