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40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1067415739
侯爵 | 2016-8-21 13:53:09

說明:
  沒有時間地點。沒有前因后果。甚至沒有姓名。
  文中只有片斷。何必深究真假?
  警告:以下內容包含激情成分。
  如果你對激情描寫反感、如果你未滿成年、如果你分不清幻想和現實、如果你看點兒激情就失眠、如果你心髒功能不健全、如果你近視哮喘大腦炎、如果你房門沒插好、如果你現在正上班——請你最好別看,別看。


02
  清晨,睜開眼,看見藍藍的晨霧正從打開的窗子流淌進來。
  那霧很濃,就像泰山的云霧,像廬山的云霧。
  我翻個身,從床頭櫃上抓起香煙,抽出一支,拿火兒機點燃,深吸一口,陶醉。
  再吸一口,渾身微顫。爽!煙就前兩口好抽。
  我的雞巴直立。早勃。憋著一大泡熱尿,估計得七八斤(哈,最少也得三斤)。
  我躺那兒照抽,故意不去衛生間。我有我的安排打算。
  我坐起來,看著床上還在昏睡的這屄。頭發長長的,皮膚白白,歲數偏大。
  我愛她麽?一點兒不愛。
  我爲啥睡她?
  因爲我愛操她。
  她爲啥跟我睡?
  因爲她愛被我干。
  因爲她被我干得高潮連連。
  因爲她以前碰到的那些男人,沒一個能像我這麽干她。
  我就像一個惡魔,深知她的心理。一句話,我知道她需要什麽。
  她這人還行,跟我能說到一塊兒去,都是愛玩的主兒,對錢財沒太多需求。
  她有一筆遺産,不多,夠我倆魚香肉絲七八年。
  加上我還掙錢呢。我倆不打手機不上網。肚子飽了就日呗。
  我扒開她的屁股往里邊兒瞅。她的屄屄紅腫退去點兒,屁眼兒依然松弛。
  我用手指輕輕在她屄屄和屁眼兒上蹭,旋轉,撩撥,挑逗。
  很多時候,我就是想玩兒她。弄她。她的快感對我來說不重要。
  她醒來,摸我雞巴,含混地說:“大早上就弄人家呀?你怎麽這麽有神啊?”
  我繼續摸她屄眼兒和屁眼兒,說:“那是!你昨兒到了多少次啊?”
  她歉疚地說:“都是我不好,我昨天太累了,被你弄壞了,就睡著了……”
  我說:“撅著。”
  她顫聲說:“哦……”
  說完聽話地起身、轉身、撅在床上,對我露出一個大白屁股。
  我舔舔她的屁眼兒,問:“知道我要干啥麽?”
  她說:“嗯……不知道……爸爸你要干什麽?”
  她在我倆做愛的一些瞬間會叫我“爸爸”。這一直讓我猜疑她小時候被她爸弄過。
  像往常一樣,我順著她說:“你是壞女孩,不聽話。爸爸要懲罰你!”
  其實性幻想就是一出戲。大家進入角色,玩兒完走人。
  你要非出戲,自然覺得滑稽。真入了戲,會被台詞蒙蔽,甚至不願意出來。
  她說:“哦,爸爸,不要打我屁屁!”
  我一邊狠抽她屁股蛋兒一邊說:“老爸要給不聽話的閨女灌腸!”
  她說:“哦……不要……別……請別……”
  我說:“別動!現在老爸去拿根大粗管子。”
  她顫聲說,“哎呀別……爸,別灌腸!我是騷貨,我是騷貨…您操我吧……
  操爛我的騷屄。操我……操到我疼……”
  她自己把右手中指伸進自己的屁眼兒,一邊操自己的屁股一邊扭動。
  她說:“操我……年輕人……操我……爸爸……”
  我開始相信,女人在特別需要的時候是沒有智力的。就淪爲白癡。
  她還在扭著,還在說著:“爸爸,懲罰我吧……但是求你不要太狠……”
  我看著她操自己的屁股,冷靜地問:“說,你犯了什麽錯兒?”
  她說:“爸爸,我非得說麽?”
  我已經開始失去耐心。女人真的很煩人的,唠唠叨叨。
  我面無表情地說:“對,給我從實招來!”
  她說:“爸爸,您同事張叔叔、王叔叔、李叔叔、趙叔叔都誘惑過我……”
  我說:“誘惑?后來呢?你讓他們操了你?”
  她說:“對……”
  此時我已不知道真假。跟著演呗。
  我板起臉,“你這小騷貨!連爸爸同事你都讓上!收錢沒?”
  她說:“沒……就是錢叔叔給了我……”
  我問:“嗯?什麽!”
  她說:“一……項鏈兒……”
  我問:“就你說是你們班花花她媽媽送你戴的那條?”
  此時她已經淚眼迷蒙了。她點頭說:“是的……爸爸,我對不起您……”
  我揪著她頭發狠狠抽了她一個嘴巴,說:“你個騷貨!你這小賤屄……”
  她被抽暈了,愣那兒,很快反應過來,興奮地說,“哦爸爸,我是小騷屄…
  揍我!我該罰。把您的大雞巴插進來…懲罰我…操我屁股……射我屁股里……”
  我很困惑。這到底是一什麽樣兒的騷貨???
  我的雞巴已經暴怒挺立。我狠狠扒開她的屁股,雞巴腦袋對著她的褐色屁眼兒噗一聲插進她的直腸。
  她尖叫一聲,扭著屁股,往后頂我。我知道只有淫極的屄才會這樣兒。
  美國人管這叫“fuck back”或“back fire”,翻成中文也許可以叫“后坐力回操”?
  我端著她的屁股開始狂操,右手探下去撚她陰蒂,左手伸到前邊大把抓她咂兒。
  她瘋了,左右扭著,前后套著,幫著我更深地插入。助纣爲虐啊這是。
  我忽然停下,大口喘息。
  她回過頭來望著我,目光悲切,臉上汗水淋漓,頭發濕漉漉貼她腦門兒上。
  我在用力放松。可她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兒。
  我的右手在加力撚她陰蒂。我的力量幾乎可以撚碎她那小騷根兒。
  我的左手在加力攥她咂兒。她的咂兒早已嚴重變形。
  她呻吟說:“操我呀,爸爸,操我……”
  我的尿道擴約肌終于松開。那泡熱尿灌進她的腸子。
  一開始她沒反應。她還在說著:“操我呀……爸爸……”
  忽然她意識到了我在做什麽。
  她身子一挺,回過頭來,吃驚地望著我。
  她那眼神兒像在說:“見過流氓,可沒見過你這麽流的。”
  我攥著她的頭發,用力按下她的頭,把她的臉按進枕頭。同時狠狠抽她屁股。
  她嗚嗚著,但沒敢大動。
  我一邊尿,一邊“大嘴巴扇她”。啪啪作響。
  一邊抽她,一邊回想起當年拒絕我的初戀女友。
  一邊抽,一邊想起我的第二個女友,出去跟我鐵哥們兒操屄!
  一邊抽,一邊想起我高三時候的女班主任,那臭屄就知道請家長!
  我把對女人的所有厭惡,所有怨恨,統統抽出去,抽進她屁股蛋。
  她嗚嗚著,肚子越來越滿。
  我還在尿著,還在抽著。她的屁股蛋已經被抽紅了,亮亮的發著光。
  我尿完了,順手從床頭櫃上拿來一個黃杏子,大小、顔色跟黃色乒乓球一樣。
  我抽出雞巴,把那杏子往里一頂。很輕松。進去了。
  我一鼓作氣,拿來剩下的兩個杏兒,噗噜一個,噗噜一個,都給我進去!
  她哀號著:“爸爸,我不行啦……我要……要……要出來了……”
  我惡狠狠地說:“要敢漏出一滴,我把你揪西單圖書大廈前頭操你!”
  她絕望地哼著。
  我起身,穿上短褲,套一T恤,摔門出去。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21633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