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4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1067415739
侯爵 | 2016-8-21 14:00:20

【內容簡介】在二十五歲這年,我交上了桃花運。從此,在我的生活里很很多美麗的、清純的、成熟的美眉交替出現……在溫柔的包圍之中,我如何消受美人恩呢?本故事里會有很多美眉會出現:有美麗溫柔、善解人意的妻姐;有清純可愛、極具活力的鄰家小妹;有活潑可愛、不要回報的小蘿莉;有豐滿雍容、魅力四射的同事美眉;有癔病纏身、避妖投親的遠房表姐;有家庭不和、剛剛離婚的女同事;有等待白馬、年紀已大的老姑娘……

【內容節選】翠蘭站直了身子,我看到后大吃一驚。
  啊,翠蘭的胸前有兩個小小的奶子,像賣的那種小籠包,可奶頭卻奇大,又粗又長,比我見過的女子的都大得多,比正在哺乳的女子的還大,太匪夷所思了。
  可她的屁股就像被誰踩了一腳,扁扁平平的,下身一馬平川都是光光的一片。說明這個小女孩還小,可爲什麽奶頭奇大呢?
  我就問:“翠蘭,你多大了?”
  翠蘭羞澀地說:“我今年13歲了。”
  小蘿莉,典型的小蘿莉。
  我走進她的身前,仔細觀察她。
  她捂住了胸,可被我扳開了。我看到那小小的胸上,有些淤青,還有些陳舊的傷痕,啊,翠蘭究竟怎麽了?
  我問翠蘭,你究竟怎麽了,傷成這樣?
  翠蘭支支吾吾,不言語。我忙拿出棚子里鎖著的雞蛋,磕破了蛋殼,把流出的蛋清塗在翠蘭的胸上,開始慢慢地按摩。
  看得出,翠蘭舒服了不少。她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不斷地往下掉。我輕輕的問:“告訴哥哥,你究竟怎麽了?”
  翠蘭幾次欲言又止,后來終于說出來了。
  原來,這一切傷痕都是被翠蘭那狠心變態的繼父造成的。翠蘭10歲時,她的娘撒手人寰,留下她這個苦命的孩子。她的繼父和她沒有半點血緣關系,自從翠蘭的娘死后,常常喝酒,喝醉就打他。就在10歲那年冬天的一個晚上,翠蘭正在夢見娘,可是被窩里鑽進了一個人,是繼父。繼父對她的身體又掐又摳,不時還用牙齒咬。那晚,翠蘭失去了貞操,可在下身、大腿、胸增添了很多的傷痕。自從那一晚,繼父天天對翠蘭進行侵害,她那碩大的奶頭就是被繼父連吸帶咬帶揪造成的。繼父天天一見面就要吸她的奶頭,一邊吸一邊狠勁地掐,他就是喜歡聽到翠蘭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翠蘭又指著大腿說:“你看,都是他掐的。”
  只見白皙的大腿上,紅色青色的瘢痕一道挨著一道,下身還可以看出有明顯的牙印。可憐這個孩子啊,這個變態的繼父。
  我忙又拿出雞蛋,用蛋清敷在她的傷痕處,並輕輕地揉。翠蘭淚流滂沱,她顫抖著說:“木哥,從來沒有人對我這麽好……”
  我說:“你太可憐了,哥來給你揉揉啊。”
  哪些傷處都在敏感區,我想,翠蘭被繼父虐待了那麽久,肯定沒有感覺吧。我就放心地按摩她的傷處。要知道,我在大學里學過體育和搏擊,對按摩也略知一二。
  不一會,翠蘭哼出了聲,我說:“舒服點了嗎,傷勢減輕了吧?”
  翠蘭胳膊搭在我的肩膀上,低低地說:“木哥,真的好舒服,我覺得傷勢減輕了很多。”
  我說:“那就好,我多給你按摩一會兒。”
  我又開始在她的兩個包子上按摩,我很氣憤,這是女子最聖潔的地方,爲什麽這樣虐待呢,真變態啊,那個繼父,老子一定要找找你,爲翠蘭做個主。老子用法律的武器來和你說說這個理。
  我想起在離校時,教練送給我一瓶治療跌打損傷的藥膏,據說由云南白藥加什麽東西制成,療效顯著。教練送我藥時,以爲我以后還在體育界混,沒想到我回到了農村,沒有從事自己喜歡的職業,英雄無用武之地,這是人最大的悲哀啊!
  我從來沒有用過那瓶藥,現在翠蘭傷得這麽重,正好用得上它。我就和翠蘭說了這件事,翠蘭感動得眼淚汪汪。
  我沒有停下來,仍然給她按摩。翠蘭最后兩只手抓住了我,緊緊地,我想這是怎麽了,有點像秀竹的樣子。
  我忙向翠蘭看去,只見她的嘴大張著,從后嗓發出的哼哼聲,宛如一只困獸。我突然感覺到手上濕漉漉的,怎麽了,我仔細一看,原來給翠蘭按摩大腿傷處的那只手被什麽液體打濕了,那液體可以拉長長的絲,像蠶吐得絲一樣。啊,是翠蘭嫩屄里噴出的!我驚呆了,小小的孩子竟然反應這麽強烈,太讓人咂舌了。
  我忍不住了,又撫摩著她如絲的肌膚,我手指輕輕地捏住了她的乳頭,她輕輕地喘了一聲,我用食指和拇指捏著,把玩著,原來翠蘭的乳頭是這麽大的,像一顆花生米,有點長,手感和乳房又不同,我忍不住捏了一下,她馬上用雙手往後圈住了我的脖子,閉著眼睛。
  我有點慌,忙問她是不是被我弄疼了。
  她微微笑著搖了搖頭,還是閉著眼睛,小聲地說:“很舒服,你繼續來。”
  我于是用手掌揉著她的乳房,手指捏著乳頭,動作也漸漸大膽起來,推著她的乳頭上下搖,又或者捏著想外輕輕地拔。
  我記得當我這樣做的時候,她咬著嘴唇,摟著我的脖子的手越來越用力……我捏著她的乳頭,不停地吻著她的脖子,她低聲地呻吟著。血液陣陣地沖擊著我的大腦,整個世界在身邊如潮水般退去,剩下的只有我和她的心跳。
  我猛地把她轉過來,把她按在了樹上,我們面對著面。她目光迷離,頭發顯得有些散亂。
  我仔細地看著那兩個粉色的乳頭傲人挺立,乳暈上有幾根細細的毛。
  我不顧一切地抓住了她的乳房,乳頭從指間伸出來,我並起食指和中指,不斷地搓著,乳頭帶動著她的乳暈,她喉嚨深處發出咽嗚的聲音,雙手在我腰間遊走,撫摩著我的小腹。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她的手碰到了我龜頭。如同一陣冰涼的閃電,我抓住她的小手,按在了我的雞巴上,雖然隔著褲子,她還是在慢慢地摸索著,一點一點地握住了我的雞巴。
  我還是不滿足,再次抓住了她的手,飛快地塞進了我的內褲里。
  她的小手如同一片冰涼的絲綢,輕輕地握住了我的肉棒,使我滾燙的下體有一種退火的感覺。
  我龜頭上流出了粘稠的液體,塗抹在她的手腕,一陣莫名的沖動,讓我抓緊了她的乳房,低下頭一口咬住了她的乳頭,她壓抑著驚叫了一聲,隨即又呻吟起來。
  我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不斷地吸著她粉嫩地乳頭,吮吸的間隙還用舌頭撩撥一下,用牙齒用力地咬著肉球上乳暈的皮膚。
  我猛一�頭,咬著她的乳頭,她不禁用力地握住了我的雞巴。我幾乎失去了理性,扶著她的手,在雞巴上不斷地套弄,肉棒漲得有點痛起來了,另一只手還在有力地蹂躏著她滾圓的肉球,低頭叼著乳頭發狂地吮吸著,喉嚨里發出野獸般的低吟。
  她另一只手死死地抓住我的肩膀,緊咬著下唇,發出一種似乎是是哭泣的聲音。
  她的乳房散發著一種濃濃的香味,我不禁把臉貼在她的右乳上,雙眼感受著乳房微微的暖氣。
  忽然頭皮一陣發麻,從尾龍骨傳來一陣抽搐,雞巴劇烈地抖了一下。她本能地抓緊了我的雞巴,一陣壓抑不住的抽搐,彷佛從遠古傳來。
  我猛烈地噴發著,射出滾燙的精液一股股地噴在了她的手上。她有些驚慌失措,但仍然死死抓著我的肉棒。一陣超快感的眩暈,我摟著她的小蠻腰,頭沈重地貼在被我捏得有些發紅的乳房上……
  翠蘭顫了好久,終于停下來,她緊緊地抱著我的胳膊,輕輕地說:“木哥,沒想到,你的手有魔力啊,我第一次感覺到這麽舒服,我從來沒有這樣舒服過,以前,老牲口弄我時,我都能疼死啊。”
  我不知道說什麽好,我真的沒有騷擾翠蘭的心。我原來讓她脫衣服,只是想嚇嚇她,我想她那麽弱小的身體,肯定還是個小孩子吧,沒想到,她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尤其胸尖,被那個變態繼父刺激得沒有樣子了,那麽大,真是駭人啊。
  可是她在我的按摩下竟然高潮了,而且這是第一次,這怎麽說……
  翠蘭還在抱著我:“木哥,你以后讓我做什麽都可以,另外,我永遠不偷你的屁股了……”
  她依偎在我的身邊,像一只受傷的小貓,我很受感動,我決定今天我就要爲她討個說法,從她那施暴施虐的繼父手里救下她。
  我忙讓翠蘭穿上了衣服,沒想到她這麽可憐,我可不能共同施暴啊。
  過了一會,翠蘭竟然背對著我,撩起來衣服,開始對奶頭揉搓,擠壓,我驚奇了,忙問她干什麽?
  翠蘭說,長期以來,被那個變態繼父吸吮的后果是她的奶子里竟存有白黃色的水,天天都得被那個變態繼父吸出來好幾次,不然會憋得很脹痛。啊,我想,那一定是炎症吧,我記得那年無意中聽到了表姐和母親的談話中就是這樣的症狀。我和翠蘭說了,一定要開上一些消炎藥,不然,后果是不堪設想的。
  翠蘭接著叫了起來,因爲她擠不出來那些白黃色的液體,現在那里漲得生疼,她疼得跳來跳去。
  這可怎麽辦呢?
  那個變態的繼父害得翠蘭這麽慘,氣死我了。


三十三 幫助翠蘭
  我決定幫助翠蘭一回,要和她的繼父討個說法,可現在翠蘭疼得要命,而翠蘭說再也不會再找那個老東西了。
  我決定先幫助解決翠蘭當前的遇到的麻煩,可是,我開不了口,她可是個小蘿莉,我不能有任何想法。
  翠蘭終于憋不住了,她走到我的面前,央求我:“木哥,幫助幫助我吧!”
  我說:“我怎麽幫助你呢?”
  翠蘭疼得什麽也顧不得了,她說:“木哥,你不要嫌我髒,幫我吸一吸啊,可以嗎?”
  我看著她那張因疼痛扭曲的臉,于心不忍,就決定幫她。
  翠蘭那碩大的奶頭,簡直像奶牛的一樣,她把它塞進我的嘴里時,快把我的嘴塞滿了,真是慘不忍睹。
  我慢慢地開始了吸吮,可是沒有吸出什麽,翠蘭急著說:“用力些,用力些。”
  我開始用很大的力氣吸吮,幾乎就是吃奶的勁了。突然,一個苦、甜、腥的白黃色的水噴到我的嘴里,我趕快吐到地上,要不是我的腸胃好,我早已吐了。
  回頭再看翠蘭,那白黃色的水滴滴答答地從她的乳房里流出來,流在地上一灘,翠蘭這時舒服了很多,她又擠了幾次,才停止。
  翠蘭感激地抱著我:“謝謝木哥,剛才嗆壞了你,對不起。”
  我剛才吸到一股異味的奶黃色的水,我真惡心,但爲了這個可憐的小女孩,我也忍了。她向我驕傲地笑了笑,我一把把她拉到身邊,摟著她的腰,重重地吻了她的臉蛋。手不自覺地從腰際攀了上去,摸到了她的乳房,她眯了眯眼睛。
  我輕輕地捏著,好柔軟,老二又硬了起來。她看到我的褲子上又出現了小山峰,於是再次饒有興致地拉出我的肉棒玩弄起來。
  漸漸地,她的乳頭也硬了起來,我由輕揉她的乳房變成了捏著乳頭,細細地捏弄,用手扯緊她的襯衫,乳房上有一個明顯的突起,異樣的性感。
  她也在不斷地套弄著我的雞巴,我說:「快點。」
  她很是聽話。我的呼吸渾濁起來,放棄了她的乳頭,再次粗暴地抓住她的乳房蹂躏起來,還不時低頭吻著她的脖子,臉頰,嘴唇。
  肉棒越來越硬,我原本扶著她後背的手按住了她的脖子,道:「翠蘭,幫我,含著我好嗎?」
  她貼著我的臉,輕吻了一下:「不行,什麽味道?」
  我說:「翠蘭,我不行了,幫幫我嘛,就含著就可以了。」
  經不住我軟磨硬泡,她紅著臉,彎下了腰,先是用舌頭試探性地舔了一下我的龜頭,我輕輕地喊了一聲,她的舌頭異常的柔軟,又很溫暖,如同電流纏繞在我的龜頭之上,直擊中我的大腦皮層。
  她彷佛下了很大決心,在舔了舔嘴唇後,毫不停留地一下子就含住了我的肉棒。
  彷佛進入了一個溫暖的洞穴,一根濕潤的舌頭在上下打轉,我的下身不禁向上挺起來,以便雞巴進去更多一點。
  我說道:「翠蘭,像用手一樣,快,快點。」
  她於是慢慢地上下套弄起來,舌頭有時會頂住我的馬眼,輕輕一撥,感覺好象舔開了肉縫,似乎有些粘粘的液體流出來,粘在了她的舌尖。這種淫穢的感覺令我看不見周圍的一切,窗外的蟬鳴越來越約微弱。
  她的小虎牙會不經意地刮到我的雞巴,有時還會好奇地單單吮吸一下我的龜頭。
  我低頭看著她,她齊肩的秀發鋪散在眼前,我烏黑的陰毛不時地碰到她有些绯紅的臉。我因爲陣陣快感輕輕的顫抖著,一把抓住了兩顆溫熱的小肉球,隨著她上下起伏的節奏撥弄著,時而又捏著兩個乳頭,狠狠地搓。
  她嘴上的動作也加快了,而且不時地咬一下,我抓著她的乳房,指間夾著乳頭。
  終于,我本能向下一扯她的乳房,腰一挺,肉棒一陣發漲,在她嘴里劇烈地噴發,她也停止了動作,含著我的雞巴。
  我的手一松,攤在了椅子上。她�起頭,好些狼狽,嘴角還有少許精液。她捋了捋耳畔的頭發,微笑著看著我,臉色绯紅。
  我拿出紙,替她擦去嘴角的精液,她也細心地幫我擦拭著龜頭。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21635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