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66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1067415739
侯爵 | 2016-8-21 15:14:30

你也許日日夜夜都在幻想著這麽一個美女,但我可以保證,你就算在幻想中,也絕不會真的奢望能得到這麽一個接近神話的仙女!
  她身上如絲緞般的皮膚在發著光,她的眼睛也發著光。
  她就是剛才爆炸過的火山,她就是蕭潔潔。
  剛才是在被蒙住了眼睛的漆黑里,是在對方的主動下,享受著她的熱情。
  現在她卻在明亮的燈光下,向他伸出了手。
  亞馬實在有些吃驚!他本以爲她絕對已經遠走高飛,絕對不會再回來了。
  不料她卻又回來,而且又向他發出了邀請!
  亞馬笑了,他早就知道,天下沒有任何女人能舍得拒絕他的“寶貝”!
  亞馬就握住她的手,站了起來。
  她的手纖美秀麗,十指尖尖,手心柔軟的如同嬰兒的臉龐。
  嬰兒的臉龐總是紅得像蘋果,她的手心就正是這種蘋果般的顔色。
  甚至連亞馬都沒有見過如此美麗的手,因爲他所碰過的女人,手里就算沒有握過刀、劍,也一定發過暗器。
  就算最小心的女人,練過武功之后,手上都難免會留下些瑕疵,而這雙手卻是完美無瑕的!
  亞馬又低下頭,目光沿著她柔和完美的曲線身材,一路往下瞧去,最后停留在她的足踝上。
  她的足踝也同樣纖秀而柔美!
  就算最小心的女人,練過武之后,足踝也難免會變得粗糙些。
  她顯然絕不是個練過武的女人!
  亞馬心中早已經灼熱如焚了,他既不是君子,也不是流氓,他是“”!
  他才�頭,就發現她也正在望著自己,眼睛中彷彿有冷冷的笑意,淡淡道:“你的確很懂得欣賞女人!”
  他的確懂,有經驗的男人看女人,通常都是先從手、腳看起。
  再看腰肢,最后才研究面孔的!
  她又笑了,自信滿滿地道:“現在你是否已經滿意了?”
  就算最會挑剔的男人,也絕對無法對她不滿意的,所以亞馬根本用不著回答,只是肆無忌憚地望向她高聳的胸部、纖弱的腰肢、平坦的小腹……
  她笑意更濃了,輕輕道:“看來這次要爆炸的火山倒是你自己了……你還在等甚麽?”
  他當然不必再等,他只一拉,就將她攬入自己懷中,跌倒在寬敞又舒適的床上!
  然后他就占有了她!
  她嘤咛一聲,咬牙忍受著他的瘋狂與粗暴……
  剛才那個故弄玄虛的陷阱,原來只是爲了這次性遊戲所做的花招?
  亞馬竟像呆子一樣,輕易就掉進她的陷阱?
  顯然已激起了他報複之心,他要不客氣地讓她知道自己才是真正的男人!
  是不是剛才那罈酒里發出的輕煙,竟有強烈的催情作用?亞馬此刻已不再像個憐香惜玉的君子,倒像個強悍粗暴的流氓!
  他已變成一頭雄獅,純雄性的本能,只是粗暴的占有,狂野的征服!
  可憐的女人在他下面掙扎呻吟,輾轉嬌啼,非但未能令他憐惜疼愛,反而激得他要徹底的搗毀!
  其實這個鋼鐵制成的“香巢”並非真的是密閉不通。
  至少還有新鮮空氣可以透入。
  既然能有空氣進來,當然就有聲音能傳出去了。
  兩個人在里面做這樣劇烈的運動,所消耗的大量新鮮空氣,當然是由外面透進來的;同樣的他們二人在里面制造的大量噪音,也一樣地會傳了出去,幸好是個密閉的“香巢”要不然這樣绮麗又激情的畫面就全都春光外洩啦!
  雖然看不到,只聽這聲音也夠教人血脈贲張,心頭狂跳的了。
  蕭潔潔正在一面附耳傾聽,一面回味著剛才自己在馬車中,被他“整”得死去活來的滋味,禁不住又是一陣渾身酥軟,濕濕淋淋……
  突然背后一聲極輕微的咳嗽聲,蕭潔潔一驚回頭,垂手退立一旁,道:“娘……”
  只見一位盛裝俪人,烏發高挽,明眸清澈,全身上下一白如玉,又彷彿是一顆晶瑩的明珠,全身都散發著炫目的光芒。
  她遠遠地招手,蕭潔潔生怕驚動了室內二人,輕栘腳步,迎了過去……
  她娘亦緩緩走開,蕭潔潔就只好跟著……
  走出了一段安全距離之后,她娘才開口道:“你聽見了甚麽?”
  蕭潔潔臉色绋紅,聲音低得不能再低,應道:“他……已經像禽獸一樣啦!”
  “他真的有這麽棒?”
  蕭潔潔的臉更紅了:“我不知道……我招架不住!”
  “媚媚呢?她就能招架得了?”
  蕭潔潔歎道:“看樣子也很難……”
  “那藥呢?有沒有效?”
  蕭潔潔道:“這要等媚媚出來再問她……”
  她娘臉色一寒“哼”了一聲,道:“要是無效,我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她轉頭盯視蕭潔潔,目中殺機湧現,道:“要是無效,我要你立刻下手除去他!”
  蕭潔潔悚然驚叫:“娘!”
  她娘咬牙道:“你姊妹二人清白都毀在他手里,這消息要是傳出去,那還得了!”
  蕭潔潔急道:“不,他不是那種人……”
  她娘走在前面,沒有再出聲;她卻能猜得到娘的心意已決,就不會再改變。
  她不敢隨便開口,只能暗中祈禱神佛保佑,希望那“迷�香”千萬不要無效才好……
  再強的女人也是女人,女人一輩子就注定要永遠附屬于一個男人,不管這個男人是個甚麽樣的人……
  能找到亞馬這樣的男人,當然已是大幸;如果真的要“滅”了口,自己姊妹二人,豈非就此要做一輩子的寡婦?
  不行,絕對不能讓這樣的事發生!無論如何要與媚媚商量出一個法子,叫亞馬趕快逃走才好!
  她正在胡思亂想,她娘又開口道:“無論這藥成與不成,亞馬都不會就此善罷甘休,你打算如何避開他的追究?”
  蕭潔潔道:“這個人有一項好處,只要把事情跟他說明了,他就不會再追究。”
  她娘“哼”了一聲,道:“是嗎?”接著又問道:“那個車伕,有沒有問題?”
  蕭潔潔道:“那車伕是玉峰親自安排的……”
  她娘點點頭,歎了口氣,道:“你莫要怪娘這麽噜嗦,因爲這件事情的影響實在太大,爲娘的不得不謹慎小心!”
  蕭潔潔恭聲應道:“是,孩兒理會得……”
  她娘回頭再望了那鐵制“香巢”一眼,微歎道:“那小子好豔福……”
  說完一縱身,如飛鳥投林一般,消失在夜暗中!
  蕭潔潔望著她背影消逝,暗中又驚又懼,她是絕對知道這個“娘”的,她如決心要做一件事情,是絕對沒有人阻止得了的,當然她也絕對有能力能做得到的!
  她不由自主地爲自己顫抖,不由自主地要走向那鋼鐵的囚室去瞧瞧。
  要是有效,那當然一切圓滿;萬一無效,她決定要告訴他真相,叫他趕緊遠走高飛……
  火山終于爆發了!這次爆炸的果然是他自己!
  那酒罈里的催情劑藥力實在夠強,強到就連亞馬都喪失理智,在一陣勇猛沖刺之后,就暢快淋漓地一洩如注!
  然后他才以從未有過的虛弱酸軟,倒臥在床上,就像一灘爛泥!
  然后他就睡著了,無論是誰,在經過這樣一場劇烈的損耗之后,都會睡得很香甜的!但是亞馬又突然一驚而醒,一躍而起。
  仔細瞧瞧身邊這個女人,面貌雖然很像,卻絕對不是蕭潔潔!
  這又是怎麽回事?這個女人是誰?她是怎麽進來的?
  難道真的是那催情劑的藥力太厲害,厲害到使亞馬變成一頭禽獸,不問青紅皂白,一見到女人就抱到床上去,橫加蹂躏?
  這個玉一般的美女,袒裎橫臥,嬌喘籲籲……
  潔白的床單上,殷殷血迹,斑斑落紅……
  明亮的眼睛,嬌紅的臉頰,羞不可抑,道:“我差一點死掉……”
  亞馬又羞又愧,嗫嚅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卻撐起身子,緊緊地抱住他,眼中充滿了感激與幸福。
  “我卻是故意的!”
  亞馬苦笑:“你究竟是誰?你怎麽會在這里的?”
  她眨眨眼,頑皮地笑道:“我叫蕭媚媚,是蕭潔潔的妹妹!”
  亞馬再次打量她,果然有八分相似,而一雙眼睛比蕭潔潔更迷人。
  媚媚更是毫無怯意地仔細打量著他,伸手捏捏他的鼻子笑道:““”果非凡品,是絕對難得的好種……”
  亞馬一怔!道:“你說甚麽?”
  媚媚道:“我們注意你已經很久了,我們知道你好色如命,到處留情,卻絕不留種,所以我們就打了個賭……”
  亞馬道:“你們是誰?打甚麽賭?跟誰打賭?”
  媚媚解開脖子上一條細小卻精致的項鏈,取下一枚男人用的玄鐵戒指,原來她竟用這枚戒指當成項鏈的飾物。
  她將戒指從項鏈上取下來,戴在亞馬的左手小拇指上,情意無限地吻著他的手,道:“我跟這戒子的主人打賭,說你一定能在他活著的時候找到他,把這戒指還給他!否則我們就得死我跟姊姊!”
  亞馬嚇了一跳:“你怎麽可以用生命打賭?”
  “我們非賭不可,我們已經別無選擇……”
  “這戒指的主人是誰?他在哪里?我要怎麽才能找到他?”
  媚媚淒苦地搖著頭:“我們不知道,所以我們才找你……”
  亞馬又急道:“這戒指的主人病得很重嗎?他會很快就死嗎?”
  媚媚哭泣起來,哀情地吻著他:“對不起,我們本不該把你牽扯進來的,但是除了你,我們實在不知道該去找甚麽人……”
  正說間,她的纖纖玉手,已悄悄在他腦后“玉枕穴”上一拂。
  亞馬就真的睡著了……
  亞馬一輩子在女人堆中打滾,這次卻真的累垮了……
  從未有過的虛弱酸軟,又被這纖纖玉手拂在腦后“玉枕穴”上,他就真的倒臥在床上,就像一灘爛泥!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21662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