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41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1067415739
侯爵 | 2016-8-21 15:16:58

奸禁「叔叔,都怪王光我們倆,一切都是那場車禍引起的——」
  通過這小子的「供述」,我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原來這小子叫陳小兵,今年20歲,是本市江海大學經濟管理系二年級學生,剛才跑出去的是他的大學同學王光,今年21歲,兩個人因爲都很喜歡搖滾音樂,所以經常在一起玩,關系非常鐵。
  王光家庭富裕,陳小兵家境貧寒,他爸爸死得早,去年媽媽又得了一場病,醫療費花去四萬多元,其中一半是家里的積蓄和小兵勤工儉學攢的錢,剩下的都是向王光借的,因此陳小兵總覺著欠王光的人情,什麽事都聽王光的,正所謂「吃人家的嘴軟,拿人家的手短。」
  三個月前的一天,兩個人參加完一個同學的生日晚宴,心情非常好,王光酒喝得有點高了,開著他那輛沃爾沃跑車狂飙,在三環和華山路口北邊撞翻了一輛紅色小轎車,兩人把車停下來,看到紅色轎車內的女駕駛員已經昏迷,覺得非常害怕,小兵要趕緊送小洋去醫院,而王光不同意,說自己是酒后駕車,如果傷者有個三長兩短,自己要坐牢的,所以提議把傷者�到自己車上,回去視情況再定。
  于是兩個人把小洋載到他們的出租屋內,又去藥房買了藥品、繃帶等物品,給小洋止血包紮,陳小兵專門查閱學習了有關治療頭部受傷的書籍,按書抓藥,就這樣摸索著治療,前半個月內小洋時昏時醒,后半個月終于可以下床活動了,這也算是小洋命大,但他們發現小洋什麽都不記得了,他們既不敢把小洋放走,也不敢讓小洋出事,一直就這樣照顧著,小洋的身體狀況也越來越好。
  有一天,王光找了一部毛片一起看,過后忍不住欲望膨脹,就強奸了小洋,陳小兵當時覺得不好,但王光堅持要陳小兵參與,陳小兵就這樣在王光的慫恿下失去了處男之身,小洋那時候就像一個半癡呆女,沒有任何正常人的性保護意識,所以也不知道反抗,有了開始,以后他們就經常跟小洋發生性關系。兩個人經常在晚上和早上跟小洋做愛,特別是上個月,除了小洋的例假那幾天外,他們幾乎天天都做,現在王光的新鮮勁兒過去了,又挂上了新女友,來的很少了,而陳小兵卻依然如故。
  我一邊看著電腦里面的錄像,一邊「審訊」陳小兵,不容他有任何虛言和隱瞞,看著妻子在他們的瘋狂抽插下,充滿了陶醉和享受的神情,我既覺得心酸,又覺得憤怒,好在兩個小子還算正常,除了是二對一外,沒有什麽變態的舉動,妻子並沒有受到淩辱。本來擔心妻子會受到其他傷害,看來我的擔心完全是多余的。這兩個小子雖然也算是成年人,但是畢竟社會閱曆少,陰險邪門的殘酷手段是沒膽子做的。
  陳小兵無疑是個嫩手,而王光一看就是個風流人物,各種性愛姿勢都很娴熟,陳小兵跟著他慢慢地也都學會了,錄像片段很多,總共有二十多個視頻文件,我斷斷續續看了一些片段,兩個人每次對小洋的奸淫竟然長達一個多小時,尤其是陳小兵,看著這麽一個溫文爾雅的清秀小夥居然有那麽旺盛的精力,每次要做半個小時才射,剛射完不一會就會再現雄風,二十歲的年輕人真的是強啊!
  陳小兵的動作是青澀的,但雞巴粗長,比起我引以爲傲的大屌有過之而無不及,在他那粗大陰莖的抽插下,妻子常常被弄得高潮�起、媚態盡顯,我真的有點嫉妒了,看得出來,他對妻子很關心,做愛時總是一邊不時地吻她,一邊不停地說「我愛你」,而王光則是汙言穢語,說一些諸如「騷屄,爽不爽?」
  「我肏死你」之類的話,純粹一個禽獸。
  正是因爲陳小兵對妻子的這種「關愛」,也許還有陳小兵對我俯首帖耳的態度吧,我居然對陳小兵有了好感。在妻子處于這種孤立無援的環境中,任何一點關心都顯得尤爲寶貴,如果沒有陳小兵盡心盡力的救治與照料,那麽結果會怎樣,實在是不堪設想。比較之下,王光自私自利、缺乏愛心的表現則令我深惡而痛絕之。媽的,看我怎麽收拾他。
  就在「審訊」接近尾聲時,妻子突然喃喃說道:「虎兒,虎兒,虎兒——孩子,我的孩子!」
  她的眼神突然發亮,轉眼盯著我說:「你是誰?剛才你爲什麽說我們的孩子虎兒——你是孩子的爸爸嗎?我是誰?虎兒,虎兒!我是媽媽,虎兒在哪里?啊,嗯,頭疼!」,隨即她雙手抱著頭蹲在床上,揪著頭發,渾身顫抖。
  我急忙過去抱住妻子,「小洋,小洋,你是虎兒的媽媽,你想起來了嗎?我是你愛人小龍啊!怎麽,頭疼的厲害嗎?」,這時候陳小兵從地上爬起來,來到我跟前低聲說道:「叔叔,阿姨經常頭疼的,不過最近發作的次數越來越少了,我可以幫她揉揉頭部嗎?這樣她會好過一點。」
  我看了他一眼,點點頭。陳小兵爬到妻子身邊,溫柔地用兩只手握成拳頭輕輕地在妻子的太陽穴至腦后側按壓,果然,這樣妻子的疼痛看起來舒緩了許多。
  這時候,門「吱呀」一聲地開了,進來了一女兩男三個人。我�頭一看,居然是公司副總王聖雄、林姐還有那個小子王光。不等我開口,只見王聖雄一把將王光推倒在我面前,厲聲道:「混賬東西,跪下給你劉叔賠罪。」
  「等等,王總,你這是什麽意思?你跟這王八蛋是什麽關系?」
  我問道,王聖雄尴尬地干笑一聲:「他是我兒子,這個——這個——小龍你能不能——」,「王總,別說了,你的意思我明白,但你想過沒有,這小子酒后駕車將我老婆撞成重傷,然后又將她拘禁在這里,后來又多次強奸我老婆,就他干的這些事,判他十年八年的都不過分,我老婆這是命大才活了下來,你想讓我不追究,我能答應嗎?我老婆現在已經失憶了,能不能恢複還很難說,我怎麽跟家里人交待,你倒是說說看?」
  我義憤填膺,慷慨激昂,痛斥其非。
  王光嚇得趴在地上抖做一團,王聖雄臉色一陣青一陣紅,最后只好以哀求的眼神向林玉求救,林玉歎了口氣,走過來對我輕聲道:「小龍,事情我都知道了,你跟我來,我有話跟你講。」
  我狠狠瞪了王光一眼,跟著林玉走出了房間,覺得他們聽不到我們談話,我問道:「姐,你怎麽來了?」
  林玉道:「公司剛開完會,王聖雄接到他兒子的電話后,死乞白賴地求我跟你說說好話,我一是擔心小洋的情況,二是怕你沖動起來出差錯,這才趕了過來。」
  頓了一下,林玉接著說:「小龍,你相信姐嗎?」
  「姐,我當然相信你,你說怎麽辦?決不能便宜了那小子!」
  「是不能便宜他們,可現在事情已經這樣了,我們要爭取最大的利益,而不是爲了懲罰他,這樣對小洋好,對整個家庭也好,在路上我都已經想好了,我的意見是讓姓王的出500萬,賠償小洋的損失,另外對小洋的后續治療也要他們負責,同時以后在工作上姓王的也不能再跟我們作對。小龍,你看呢?」
  我想了一會,只得點頭同意,目前好像沒有別的什麽好辦法。回到屋子里,林玉把這個意思告訴了王聖雄,王聖雄雖然覺得肉痛,也只得接受,否則自己的寶貝兒子一旦被抓,這輩子算完了。王聖雄踢了王光一腳,罵道:「混賬東西,還不謝過你劉叔,回去看我怎麽收拾你!」
  王光哭喪著臉不�地向我道謝。我擺擺手,不跟他廢話,而后忙去幫小洋穿上衣服,攙起她,順手將桌子上的電腦掂在手里,對陳小兵道:「小子,我們還沒完,你跟我走吧。」
  轉身又對王氏父子說:「我老婆被錄像了,電腦我拿走了,電腦里面的東西我會全部刪掉,如果有一天,我在外面發現有關我老婆的資料被泄露出去,后果你看著辦。」
  我是怕這傢夥留存其他視頻或者備份資料,從而對我的家庭造成不利影響。
  出了裝機廠門口,我想了一下,對陳小兵說:「小子,在這件事情上,你是從犯,我知道你沒錢,但你也要爲此付出代價,我對你只提一個要求,今后五年內,你要爲我打工,我讓你干啥,你就得干啥,沒有錢就爲我做事,明白嗎?另外我不希望這件事讓別人知道,把手機號留下,回頭我會跟你聯系的。」
  陳小兵神色黯然,連連點頭,留下了電話號碼,然后對我們鞠了一個躬,低著頭走了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21665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