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44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frank_hung11
見習騎士 | 2016-8-22 10:33:33

{轉載}                                                                                       作者:後龍澤秀明
(3)和她的轉變

  接下來的幾天,我都不敢再造次,因爲我自己也知道,上次實在太過份了,
盡管她沒跟別人說,也沒有對我破口大罵,但誰知道會不會再一次就超過她的底
線,引起她的大爆發。

  盡管每堂課還是跟之前一樣的情形,等她一坐下來沒幾分鍾,我的小弟弟就
會興奮地翹起,緊緊貼合在她的襠部,不過我都一次次忍下來了。這一忍就忍了
快兩個禮拜,心想等下次通識課就可以跟妍萱繼續上次未完的事,誰知道,後來
幾次旁邊都有坐其他人,沒有辦法做太超過的事。

  而我跟她的關系,還是和一開始一樣,沒什麼話說,每次下課鍾響,她就會
離開位子,去找她的姊妹們聊天。但有一天,發生了一件事,讓我們的關系開始
有了改變。

  那天一早她第一次坐下來時,我的小弟弟照例沒多久就翹了起來。但當時我
就感覺到好像有什麼不太一樣,好像是內褲變厚了?不對,難道我頂到的是傳說
中的衛生棉?

  那天早上的課,她好像都上得心不在焉的,筆記有一下沒一下的記,跟她平
常積極的樣子差滿多的,看樣子應該是那個來了沒錯,非常的不舒服。

  到了下午的國文課,她甚至一度痛到趴在桌上,身子微微發抖,好像非常難
過。我聽我老姐說過,女生生理痛的時候,熱敷肚子可以稍微緩解不適,於是我
先快速的搓揉雙掌,然後小心地繞過她的腰,輕輕地放在她的肚子上。

  「聽說那個來,熱敷肚子會比較舒服喔!」我在後面小聲地說。

  她也沒有表示什麼,繼續微微地發抖。看她這樣不舒服,我的小弟弟剛剛早
就消了,隻覺得女生真的好可憐,每個月都要承受一次這種不舒服的感覺。

  「許建文,吳暐榕她怎麼麼了?」陳老師注意到了,關心的問。

  「老師,她好像感冒發燒,很不舒服,應該躺一下就好了。」我知道女孩子
好像都不喜歡被知道生理期來,於是幫她撒了個謊。

  「暐榕,如果你很不舒服,趕快去保健室拿個藥吃一下,順便在那邊躺著休
息,過兩節課好一點再回來上課。許建文,你陪她一起去!」陳老師是少數大家
都喜歡的老師,平常對同學們都很好。

  她拖著虛弱的身子緩緩起身,往樓梯走去,我默默跟在後面。下樓梯時,看
她路都走不穩,趕緊搭著她的肩扶著。這時我才發現,原來她的個子也沒多高,
因爲她平常給人一種盛氣淩人、小大姊頭的感覺,所以才會有那種她應該在女生
當中個子算高的錯覺。

  「叩、叩、叩……」我敲了幾下保健室的門,發現沒人在,便自己開了門讓
她進去,引她到保健室的木床上躺下後,馬上就離開了。

  我跑去福利社買了罐可可,又趕緊回去保健室。一進門我就被定住了,因爲
我看到,她雙手摀著肚子,讓原本寬松的制服上衣緊貼在她飽滿的上圍,讓她渾
圓的胸部曲線展露無遺。原來這小妮子也這麼有料喔,看似好像比女友的C罩杯
還豐滿。

  我悄悄的往前幾步想再看個清楚,才發現她眉頭深鎖,身體仍在微微顫抖,
哎呀,人家都這麼不舒服了,我竟然還在想這些有的沒的。接著我輕輕戳一下她
的手臂說:「欸,你要不要喝這個?」

  「你不是回去教室了嗎?」她虛弱的回答,沒想到她這樣柔弱的聲音還滿有
女人味的。

  「沒有啦,我聽說那個來,喝一點可可也會比較好。吶,這剛剛去福利社買
的。」我把飲料遞給她。

  「白吃喔,是要熱的可可啦!」她一接過飲料,就用比較大的音量回我,好
像病都好了。

  「你不要喔?那還我。」我作勢搶回飲料。

  「算了,我剛好有點渴。」說著,她就「咕嚕咕嚕」地開始吸著吸管,水靈
的眸子一眨一眨的看著我,發現我也還盯著她,兩人都不好意思的別過頭去。

  突然發現,雖然我們每天都緊密的坐著貼在一起上課,但這還是兩人第一次
獨處。現在的氣氛,好像比她第一次坐上我的腿時還要尷尬。我腦子轉呀轉的,
過了半晌也想不到可以跟她聊什麼。

  突然她開口了:「欸,爲什麼你通識課都跟妍萱坐啊?我……我的意思是,
她怎麼願意跟你坐?」

  「沒有啊,就上學期後來發現跟她住得滿近的,有時上課路上會遇到。她算
是少數班上我比較熟的女生……」

  「嗯……」我話還沒說完,就聽到她一聲嚶嚀,看到她扶著肚子,好像比剛
剛還不舒服。

  「怎麼了,又痛起來了喔?」

  「好像喝太冰了……」

  我趕緊接過飲料扶她躺下來,在保健室翻箱倒櫃,找了件毯子幫她蓋上,然
後靜靜地坐到另一邊的木床上去。

  「你還沒要回去喔?」她說。

  「等下好像要寫作文,我最討厭作文課了,剛好可以在這摸魚也不錯。」我
假裝滑著手機。

  之後我瞄到她,闔上雙眼休息,嘴角似乎有抹微微的笑意,看起來很安心似
的睡了。

  經過那次之後,我們終於開始有些對話,而且她也開始會問說,坐這樣會不
會擋到我看課本。我們後來漸漸達成一種默契,她會將身體微微向左偏,讓我可
以從她右邊看的到課本,而我怕她歪著一邊不舒服,有時左手會扶著她的腰當支
撐。

  而且她後來也都會將每天整理好的課本筆記讓我帶回家抄寫,沒想到這小妮
子看起來粗枝大葉,寫起字來其實滿秀氣的,而且她的筆記本還都香香的。她的
課本和筆記內,重點和內容都整理得有條有理,很難想像她其實在班上,功課也
隻是算中等而已。當然,還是比我這個後段班的好多啦!隻是她的數學實在讓我
有點看不下去,筆記上的方程式都亂導一通,也不知道在算什麼。

  有天數學課,鍾馗在台上講著式子,她一邊埋頭跟著在算,我好奇地把頭往
前多探了點,想看看她到底又在算什麼,沒想到餘光瞄到她寬松的白色制服領口
�面穿著的蘋果綠胸罩。這種淺綠色的內衣,如果是白皙的女孩子穿起來,會更
顯得皮膚的白。

  我忍不住將目光焦點轉到它們上,那對胸部隨著她的呼吸上下起伏著,白皙
的乳肉緊緊地被胸罩包裹著,因爲滿漲而形成一道深溝。而這麼近的距離,讓我
可以看到飽滿的胸部上微微冒出的青筋。

  『如果能用手指戳戳看有多好,應該像布丁一樣「ㄉㄨㄞㄉㄨㄞ」的吧?』
想到這邊,我下面馬上又充血脹到百分之百,原本已經貼在一起的私處,因此又
頂得更緊了。

  忽然我聽到老師在說:「接下來這題,換36號上來做。」

  ……

  「36號是誰?還不上來!」

  我還沒來得及反應,她突然就站起身舉手說:「老師,他的腿被我壓得不能
動了,我來幫忙算。」誰知道她上台後,在那站了半天也擠不出一行式子。想當
然被老師罵著下台,有些同學還沒好心的偷偷竊笑。

  等她坐回來後,老師繼續解著式子,我也不好用說的,於是拿了筆,在筆記
本上的空白處寫:

  『你幹嘛逞強?』

  『還不是某個白吃,要是你跟吳永興那個變態一樣走上去,我也會跟著丟臉
耶!』她用力地也在空白處上刻著。

  其實我知道她是想幫我,所以接連在本子上回應:

  『對不起啦!』、『謝謝你!』……她也都沒再理我。

  不知道怎麼辦,我隻好繼續幫她把這題的答案在筆記上寫完,然後又在空白
處寫下:

  『好啦,以後數學都交給我,誰叫我的椅伴是個數學白吃。』

  「噢∼∼」我不小心叫出來。她還是沒有寫字回我,倒是直接在我腿上用力
的捏了一把。

  之後的數學課都改由我來抄筆記,而這樣的姿勢,也讓我上半身可以名正言
順的跟她緊靠在一起,左手扶著她柔軟的細腰,呼吸著她發際傳來的淡淡茉莉花
香。而且經過這次,也證實她其實感覺得到我硬挺的小弟弟,而且也默許它這樣
的反應,所以之後我也就更放膽地讓我們的下半身及私處貼合得更緊密了。

  這禮拜第二次的數學課,老師一上課就說要小考,測驗上次教的內容,如果
五題�有三題不對,就會被叫出去體罰。同學們紛紛改爲考試時坐法,通常是女
生在左邊,男生在右邊,兩屁股擠在小小一張椅子上,各自寫各自的試卷。經過
這幾周的體驗,大家已經很習慣了,而老師會在講台上盯著同學有沒有偷看隔壁
的答案。

  考的都是前幾天課堂上教的,我很快就寫完了。轉頭偷瞄這小妮子,慘,隻
勉強擠出了兩題的答案,當然還是超簡單的那兩題。我看她一臉不安,拿著筆一
直沒辦法再寫出半行字,猶豫了半天,好像那張紙是她的賣身契一樣下不了筆。

  我偷偷的頂她的小腿,把我的考卷稍微推過去,她小力的搖搖頭。

  我用極小的音量說:「快點啦,再抄一題就好,不然等下被叫去跑操場。」

  她依舊不爲所動。

  「我幫你看著老師了,如果他轉頭到我們這邊,我再踢你一下。」聽我這樣
說,她才開始動筆。

  改完考卷,所幸她沒有跟其他成績後段的同學一樣,被叫去跑操場,因爲這
次加碼到三圈,對女生來說是很大的挑戰。

  後來趁著空檔,我又在本子空白處寫著:

  『嘿嘿,救你一命,要怎麼報答我啊?』

  『你想怎樣?』她頓了一下才回。

  『你要答應給我做一件事。』

  『幹嘛?』

  『你先答應我嘛,而且等下不能捏我。』她猶豫了很久也沒回筆。

  『那我當你OK啰!』我頓了一下,然後繼續寫:

  『國中的時候我都看到班上喜歡的女生被彈肩帶,我都沒有彈過,你可不可
以讓我彈一下?』

  『白吃』,她寫了好大的兩個字。

  我看她也沒有拒絕,就悄悄地在背後隔著制服拉起她今天穿的淡藍色胸罩的
肩帶,「啪!」好大一聲,肩帶彈在她背上。

  「要死喔,被人家聽到了啦,這麼大力。」她氣得直接說,用平常兩倍大的
力量又捏了我一下。

  隨著我們越來越熟悉彼此,有時下課,她也不像以前一樣會急著從我的腿上
爬下去,有時候會繼續坐著整理剛剛課堂上抄的筆記。有一次我腳真的麻了,就
跟她說:「欸,起來啦!你很重欸,是不是變胖了?」

  「啪!」她一巴掌打在我大腿上,「好呀,你今天下課就不要拿我的筆記回
去!」她負氣地說。說歸說,下課她還是讓我把她的筆記帶回去了。我每次在家
寫到一半都覺得好笑,空白處到處是我們瞎聊的內容。

  『你看,阿良跟那隻恐龍是不是很速配?』

  『你怎麼這樣,陳忠良不是你好朋友麼?』

  『喉∼∼你這樣說,你也承認她是恐龍了吧?』

  『你們男生真的很賤欸,人家韻淳也是個好女孩好不好。』

  不過看了半天,出現最多的字,不是『笨蛋』就是『白吃』。這小妮子到底
是有多不爽我啊!雖然這麼說,但每次晚上在家讀書時拿著她香香的筆記本,總
會想起她假裝生氣的側臉。真的,還滿可愛的。

  有一天英文課,老師用投影片上著課,教室燈光比較暗,她小小力的在我身
上伸了個懶腰,懶洋洋地小聲說:「欸,人家肩膀好酸,幫我按一下好不好?」

  「不要!」

  「怎麼可以這樣,我抄筆記抄得很累欸,你隻負責數學就好,其它都我在弄
吶!」

  「好啦∼∼」其實我早就想趁機偷偷摸她身體的其它部位了。

  當我雙手碰觸到她的肩膀時,她身子微微的震了一下。我先用手掌輕輕按壓
她的肩膀,透過薄薄的制服,又感受她的體溫。由肩膀往外按,慢慢按到手臂,
再慢慢回到肩膀,我逐漸施加力道,同時,我們早已緊貼的私處也隨著施力的頻
率,悄悄地廝磨著。

  接著我往下按到她的背部,手指按到胸罩背後的扣帶,讓我想到她今天穿的
好像是那件蘋果綠。我慢慢用手指關節由背部往兩側穿過去,按到她的腋下後側
的軟肉。好想就這樣繼續往前按,穿過她的臂膀下,雙手繞到前面,連著薄薄的
制服一起擠弄那包在蘋果綠內衣下的柔軟胸部。

  「嗯∼∼」她發出一聲嚶嚀。

  「怎麼了,會痛喔?」我還在按她腋下後側的軟肉。

  「很癢欸!不要按那邊啦!」

  我隻好接著按回肩膀,然後慢慢往上到脖子。我用左手將她的及肩短發由右
側輕輕撩起,撥到左邊,掃過她耳後時,身子又震了一下,這邊好像是她的敏感
帶。我用右手拇指和食指輕輕的撫壓她兩耳後的肌膚,隨著身體的律動,我們的
私處也不停在裙擺下摩擦,雖然隔著褲子,我又感覺到龜頭頂到了凹縫處。就這
麼隨著按壓的頻率,在狹長的恥丘凹縫上上下下的摩擦,我聽到她的呼吸聲和我
一樣規律,而且越來越快。

  我靠到她頭發被我撥到耳後的右耳問:「這樣舒服嗎?」

  「嗯。」她用小到快聽不到的鼻音回答。

  我實在很想像上次一樣不顧一切地爆發出來,但我很怕她會真的生氣,我們
之間的關系好不容易有了改變的。想到這邊,我忍著把沖動又壓抑下來,就這樣
慢慢地按壓,輕撫她的肌膚,慢慢地廝磨我們的私處,這樣就足夠了。

  那節下課後,開了燈,我才發現她的白皮膚又透著一股誘人的粉紅色暈底。

  她微微轉過身,側臉對著我,「等下通識課,你又要去找你的小情人厚∼∼」
她帶著兩頰的紅暈說。

  「什麼小情人……」我尷尬地回答。

  「你到底追到人家了沒啦?很遜欸你!」

  「你到底要不要讓我起來啦?」我趕緊轉移話題。

  「喔,急什麼嘛?去去去,祝你成功∼∼」她邊說邊從我身上爬下來。

  我有點心虛,怕妍萱會看到我們下了課還坐在一起,還好她已經先一步走出
教室了。我還以爲我跟她一些親暱的小動作不會被坐在前面的妍萱察覺,誰知道
這陣子發生的一切,都被坐在後面的同學看在眼�,也成爲日後我們關系生變的
主因。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