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71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ingman
Crawler | 2016-9-6 22:20:55

  環境的刻苦,往往能塑造出一個堅強的人格。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阿誠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長不出甚麼好東西的一塊爛田地,沒有多大的一片爛魚塭,

  幾隻雞、兩條豬,小小的土角厝、一隻懶洋洋的看門狗;

  這,就是他家所有的財產。

  田地為甚麼爛?阿就因為靠近海邊,近年來地層下陷,搞得地質有點鹹,

  再加上不怎麼大,所以絕不可能單靠這個養活一家子人。

  魚塭為何差?也是因為靠近海邊,衰的是阿誠它們村子是在河川的出海口旁,

  每次颱風就會海水倒灌,阿辛辛苦苦養的魚往往就這樣泡湯啦∼。

  年幼時的阿誠,最深刻的記憶,便是某次深夜裡,又海水倒灌了,

  可家裡養的豬不知怎地竟跑出了豬圈,不知哪去了。

  「幹!」阿誠的老爸在風雨中盯著空空的豬圈,不禁這樣罵道。

  他心裡也搞不懂,下午明明才叫阿誠幫它們「牽豬哥」過,是在不爽甚麼啦!

  於是便吩咐年幼的阿誠出去尋找。 可憐的阿誠,挺著瘦小的身軀,風雨可大得很哪!

  水淹滿了整條村莊,農田變魚塭,魚塭變農田,看出去平平的一片分不出來。

  小小的阿誠勉強踩著田埂四處尋找不知下落的兩條豬,卻不慎一腳踩滑,

  「噗通」一聲整個人滑到魚塭裡面。原來,他踩的不是田埂。

  那次差點被淹死的經驗,讓他這輩子都討厭水。

  小小的阿誠就是這麼一個人。一個樸實、誠懇、實在的人。

  幾年後,他成了全村第一個考上大學的人,那是一個錄取率還沒這麼高的年代。

  他的父親高興的把「錄取通知單」框起來懸在門上,上每個來道賀的親友能一眼看見。

  村長、里長和附近警察局的局長還特地請阿誠他們全家去附近的鎮上吃飯,

  因為阿誠是成了全村的榮耀。

  不過放榜那天,當消息傳到村子裡,阿誠還在田裡赤著腳翻土呢!

  這是阿誠,十八歲之前的阿誠。一個腳踏實地,單純勤奮的青年。

  阿誠有個青梅竹馬的女友,隔壁村的小貞。

  小貞跟阿誠差不多年歲,也是個勤儉賢慧的好女孩。

  小貞的父親在開怪手,母親在市場裡賣豆腐。

  唉,說到這小貞,這也是命。年紀輕輕的她,身為大姊,下面弟妹一堆;

  逼得她只能念到高職畢業,在附近的工廠找事做。

  而且從國小開始,除了打點家務,還常常得一早起來便去市場幫忙母親,再去上學,

  放學後除了帶弟妹還要煮飯做家事,哪有時間唸書呢!

  可是她還是很認份、認命,笑笑的面對自己的人生以及這一切。

  阿誠跟小貞從國小就認識了,他們從上學的第一天起便坐同一張桌子,中間當然有畫線。

  甚麼時候發展出感情的?他們也不知道。

  只知道到阿誠要離開村子那年,他們都覺得認識了對方好久、好久。

  那年,小貞要去附近的工業區上班了,阿誠則要去大都市念大學。

  世間甚麼最苦?生離死別最苦。

  那天,稻田綠綠的,芭樂綠綠的,土芒果也是綠的。整個黃昏的大地除了太陽都是綠色的。

  是的。只有太陽是紅的,...只有小貞和阿誠的下體交連處是紅的,那是他們的第一次。

  這是一個不太歡樂的愛情故事,因為倆人在初體驗人生的另一種滋味後即將面臨別離。

  不過幸好台灣不大,阿誠每逢寒暑假或長一點的假期便會回來看看家人、看看小貞。

  他們在秋收後鋪著黃色稻草的田裡做愛,在無人的海堤邊看著藍色的海浪擁吻,

  在掛著銀河的璀璨星空下海誓山盟。

  我很希望故事能夠進行到這裡就好,可惜下面還有後續。

  大三那年,阿誠認識了一個學妹,一個熱舞社的學妹。

  學妹熱情、大方、會打扮,穿著火辣,又懂得挑逗男人,

  與賢慧、保守、顧家、羞澀的乖乖牌小貞截然不同。

  學妹經歷過太多都市壞男人的洗禮,渴望安穩的心靈發現了阿誠這塊瑰寶。

  俗話說:「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層紗。」

  可憐的阿誠何曾嘗過學妹種種銷魂的倒追手段,沒多久,便拜倒於她石榴裙下了。

  阿誠回家的次數越來越少,與小貞見面時的態度也越來越冷淡。

  阿誠學會了說謊,學會了劈腿,學會了腳踏兩條船。

  小貞感受到阿誠的轉變,卻也無可奈何,只能在暗夜裡獨自哭泣,

  或者清晨在市場幫母親賣豆腐時,不小心想起遠方的阿誠,不自覺的滴淚在豆腐上。

  大四那年,在學妹的要求下,阿誠正式與小貞分手,那幾乎是他最後一次回家鄉。

  他感受到世界的廣闊,感受到人生的另一番滋味,他像揚起了帆的船,想往外跑。

  急於想往外頭鑽的阿誠,由於內在的轉變,開始發現他心裡渴求不同的女人。

  原本目不斜視的他,學會了用挑逗的眼神視姦路上的短裙美女;

  原本心靈通透澄靜的他,在都市人的薰陶下學會了油腔滑調;

  原本單純的他,明白了「機會就跟老二一樣,只要緊握就會變大」的至理。

  所以在沒多久後,他甩了學妹,理由是個性不合,真正的原因是嫌學妹胸部小,只有A。

  學妹像小貞般哭著懇求他回心轉意,可是阿誠像吃了秤鉈般鐵了心腸,一點都不留戀。

  他想:世上正妹那麼多,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隻花呢?

  更何況他在打工的地方又認識了一個新鮮貨,一個個性像男生的大奶妹。

  大奶妹很會乳交,阿誠每次都可以盡興的在乳交完後射在她的海咪咪上。

  對阿誠來說,這是從未有過的體驗。他很開心,腦子裡全忘了小貞和學妹。

  大奶妹沒甚麼氣質,可是阿誠仍然全心全意的為她著迷,夜夜笙歌,天天乳交。

  雖然沒甚麼氣質,也不賢慧,但大奶妹在床上可是盡心盡力的侍奉著阿誠,

  讓他有帝皇般的享受。

  阿誠跟大奶妹心滿意足的持續交往到出社會的頭一年。

  但是剛出社會的阿誠,在公司裡遇到了散發著成熟女人香的美艷同事,心癢,老二也癢。

  他開始覺得與大奶妹的交合沒有新鮮感,且大奶妹又沒啥氣質,

  不像穿著OL服裝的那個女同事這般成熟而性感。

  於是他趁黑夜離開了大奶妹的床,留了封離別信,轉而投向美艷女同事的懷抱。

  他們在上班的時間躲在樓梯間、洗手間偷偷來,

  在下班後的時間留在辦公室,在老闆的桌子上盡情享樂,肆無忌憚。

  有一陣子,阿誠甚至覺得,搞不好就這樣跟女同事走一輩子也說不定。

  無奈俗話說:「一隻貓養了三年,只要三天就會忘恩。」

  更何況是人生原則已變成享樂主義,不再單純務實的阿誠呢?

  都市的生活是五光十色的。阿誠在都市工作久了,開始學會上夜店、跑趴。

  他買了車,學會了背著女友偷偷上夜店把妹,也學會了一夜情。

  OL女同事很正,但是皮膚比較差一些,阿誠看得女生多了,開始嫌棄她。

  嫌棄她皮膚比較黑、不夠細緻,也不夠會口交。

  這次是阿誠跟一個空姐劈腿被抓到,美艷的女同事傷心的離開他。

  阿誠無所謂,他對女同事的離去沒啥感覺,因為懷裡正抱著新人。

  空姐皮膚好、臉蛋正、胸部大,可惜沒啥時間呆在阿誠身邊。

  無所謂,阿誠在這都市的另一頭還有一個當護士的女友。

  空姐的飛機落地,他就找空姐;

  護士不上大夜,他就找護士。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這小護士腿很漂亮,又溫柔體貼,可惜每次都要他戴套,從不讓他中出。

  阿誠心生不滿,便又趁單獨去幫小護士買生日禮物時把了個專櫃小姐。

  你問我為甚麼阿誠這些年來把妹無往不利?

  因為阿誠從小在田裡顧�稼,練得一身銅筋鐵骨的結實肌肉,洗鍊的倒三角型身材。

  女孩子不只愛他的腹肌,更愛他如怒濤、如猛虎出閘般的腰力。

  再加上他原本就是個刻苦勤奮的老實人,生得一臉正氣,貌似忠良,

  這些年在都市打滾久了,又學會甜言蜜語和小地方的關懷等牛郎那一套,還攢了不少錢,

  世間女子不動其心者,幾希也!

  不過阿誠越來越沒有良心,女人在他眼裡越來越有如浮雲,有如過往雲煙。

  跟專櫃小姐玩了沒幾個月,便又認識了一個一個女人,這次是啥職業連阿誠自己也忘了。

  他只知道第一次出去便在車子的後座上了她,然後又去附近的高檔MOTEL再來一次。

  不過在MOTEL裡,射精的那一刻,阿誠突然感到一陣空虛,他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

  他忽然憶起了往事。 一張張熟悉而又陌生的臉龐從眼前走馬燈般掠過。

  因為被他嫌保守,而被甩了的家鄉的小貞;

  因為被他嫌胸部小,而被拋棄的大學學妹;

  因為被他嫌沒氣質,而被丟掉的大奶妹;

  因為被他嫌皮膚差,而被劈腿的美艷同事;

  因為不能讓他隨時想幹就幹,而被冷落的空姐;

  因為不肯讓他中出,而被背叛的小護士;

  因為覺得有點鬆,而被棄如敝屣的專櫃小姐。

  回過神來,阿誠發現眼前的正妹還在因為高潮而陰道痙攣著,緊緊的抱著他。

  可是他卻不知到自己的老二為甚麼插在她體內。

  瞬間寂寞感湧上心頭,那是一種淒涼的落寞,

  雖然懷裡抱著溫香軟玉,心頭還是感到刺骨的寒冷。

  那晚,他回到家,決定撥通電話給最近剛認識的一名年輕女老師。

  女老師長得不差,可是很單純,很樸素,不怎麼化妝,也不怎麼打扮,阿誠原本不喜歡的。

  可是他現在發現自己好想找個人可以認真的談個戀愛,所以他想找個單純的女孩。

  是的。他在懷疑自己是否已經失去了真正愛人和被愛的能力,

  成為了一隻成天只懂抽插的公狗。

  「嘟嚕...嘟嚕....」電話接通了。

  阿誠滿心期待,因為上次這名女老師對他頗有好感,他們也約過幾次會。

  可是對方聽了他的告白後,卻澆了他一盆冷水。

  「抱歉....阿誠,我想找的是一個可靠、忠誠、老實的對象....」她這樣說。

  「我沒有這些條件嗎?」阿誠突然感到生氣。

  「恩,...老實說,我覺得你太優秀,一切都太好,跟我好像是不同世界的人,

  我怕...怕只是被你玩玩...我想要的不是這種夢幻的愛情 ..... 對不起....」

  阿誠結束了通話,頹然的歎了口氣,倒在沙發上。

  曾經,在這沙發上,不知有多少的女人為他張開雙腿過。

  隔天他請了假。

  他終於知道甚麼是愛,甚麼是愛人與被愛。

  他發現自己其實像是個大孩子,在一片樹林裡尋找最好吃的那顆蘋果的大孩子。

  吃了第一顆之後就愛上蘋果的滋味,可是卻又不滿足,想吃別顆試試看。

  於是他每一顆都咬了一口嚐嚐滋味,然後丟在地上再去採其他顆來嚐。

  現在他突然省悟了,

  他要回家鄉去找小貞,他的初戀女友,那個多年前被他拋棄的初戀女友。

  那個讓他愛上蘋果滋味的第一顆蘋果。

  經過這麼多年的嘗試,原來心底最深處最念著的,還是她。

  他去小貞工作的工廠等她下班,可是工廠經理告訴他小貞已經離職了;

  他去市場裡的豆腐攤找小貞和她母親,可是豆腐攤已經變成賣草仔粿、紅龜粿等的攤子了。

  無奈的他,只好先回老家探視父母。

  一路上他經過曾差點害他被淹死的魚塭,經過曾跟小貞歡好過的稻田、河堤,

  看著熟悉的一景一物,看著隨風擺動的稻穗,看著兒時走起來覺得好長的碎石子路,

  不禁感觸湧上心頭,滿懷期待的加速腳步。

  一進家門,便看到紅紅的帖子放在桌上,

  原來是隔壁村的人家嫁女兒,回來請歸寧宴。

  是小貞..........

  照片中的她,穿著潔白的新娘禮服仍遮掩不了肚子那塊肉,不知有身幾個月了。

  阿誠激動的看了一遍又一遍,激動的衝去問父母親,為何這麼重要的大事沒跟他講。

  只見父親抽著黃長壽,慢慢的笑著,摸了摸他的頭,把鋤頭靠在一旁,

  跟阿誠說:「憨兒呀∼,你氣甚麼,那是好幾年前的帖子啦!我拿出來當杯墊用。

            人家小貞早就不知嫁到哪去,全家也都搬走了,已經好幾年囉∼」

  回大都市的路上,阿誠在高速公路上開著車,經過了一個又一個的收費站,

  帶著冰冷破碎的心,聽著廣播裡不知在唱甚麼歌曲一首首流過耳邊。

  突然他聽到了劉若英的「後來」。

  「...後來,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

     可惜,妳早已遠去,消失在人海...;

     後來,終於在眼淚中明白,

      ...有些人,一但錯過就不再...」

  阿誠握著方向盤的手微微顫抖,但他最後還是克制不了,

  眼淚奪眶而出。

  淚水模糊了視線,腦中某條繃緊的弦忽然就這麼斷了,

  心情激盪下,他沒有看見前方突然亮起的煞車燈。

                                                         「碰!...」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這是阿誠的故事。

  一個曾經純樸的男孩,愛著一個純樸女孩的故事,

  一個永遠、永遠都無法再重來的故事。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