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經驗故事]

Maid maid mad

[複製連接]
查看: 63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ingman
Crawler | 2016-9-7 20:54:34

    「會死。」 這是少年心中的覺悟。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沒有錯,從宣告計畫失敗這一刻少年的命運也已經註定。

    少年闖入了一間維多利亞風格的宅邸,原因只有一個。

    少年是來救跟自己相依為命,唯一的親生姊姊。

    姊姊在前幾天被誘拐到這間宅邸,從此一去不回。他好不容易到處打聽才發現姊姊被帶到這間宅邸過後就再也沒出來過。少年想要救出姊姊,但是計劃太過有勇無謀,他三兩下就被一群女僕逮到,現在雙手反綁被關進地下室裡。

    而被誘拐到這地方到少女們,聽說沒有誰是有好下場的。每次想要進一步探聽消息都失敗,想問的深入點卻所有人都絕口不提,某種詭異的默契。這更加深了少年要救出姊姊的決心。

    他只能打量著環境,思索著有沒有逃出去的可能。

    這地下室絕對不是牢房,看就知道。華麗的裝潢,柔軟的四柱大床,雕花精美的傢俱。只有沒有窗子這點還像個監獄。

    我不能栽在這裡,少年暗自咬牙。我還要把姊姊救出來,兩個人一起逃出去,一個人都不能少。

    但是少年整整被關兩天三夜,粒米未進,連口水都喝不到。體力跟精神都面臨臨界點。

    至於把他關進來的女僕們則是忘了他一般,連派個人來監視或審問都沒有,更別說給他吃的喝的。

    少年想要冷靜思考,但是卻只是自己徒增煩惱罷了。

   「可惡,什麼時候才會有人想到我啊?」他只能痛罵。

    彷彿就是等他這句話一樣,門打開了,一位女僕走了進來。

    中規中矩的英式女僕裝,純白色蕾絲頭帶跟圍裙。年約二十歲後半的女僕朝他走過來。接著她牽起裙角,向被反綁在椅子上的少年敬禮。

     「您好,我是這邊的女僕長,也是這個館的主人,叫我純就可以了。」

    她給人精明幹練的形象,俏麗且帶有知性的面容,褐色的秀髮齊肩,跟模特兒相仿的身材,絕對不是只能做女僕的女性。

    「請問少爺不惜用非法手段也要闖入這裡的理由是什麼呢?」良好的職業訓練,無論對誰都可以用謙卑有禮卻不失尊嚴的態度應對。那聲少爺是發自內心的稱呼。

    但是聽在少年耳裡每一個字都是諷刺。

   「把我姊姊還給我!妳們這群畜牲!」氣急攻心的少年不顧一切破口大罵。面對怒不可抑的他,純輕輕的挑了挑眉頭。

    純走到少年正前方,接著半蹲好對上他的視線,然後提醒道:「少爺…請不要這麼口無遮攔,這對誰來說都是種傷害,好嗎?」

    面對對方這種態度,少年就算有氣也不好發作。「知道了…」他只能心不甘情不願地回應。

   「少爺您是個好孩子呢。」純出聲讚賞。「您姊姊的事情晚點再談,由於您非法闖入我還是得先給予處罰。」

   「失禮了。」純開始撫摸著少年的臉頰。

   「可惡,等、妳想做什麼!?」

   「少爺是個美少年呢…穿起女裝來可能連我都很難分辨性別,喉結跟鬍子都不明顯,還有小小的酒窩,年紀也不大,我很喜歡,實在是太棒了。」接著純狠狠的吻上他。

    激烈無比的舌吻。

    少年驚訝的全身僵硬。

    對於沒有戀愛經驗的少年來說,完全無法抵禦這種攻勢,當場就淪陷了,任憑純的舌予取予求。

   「嗚…啊—哈啊—」過了良久,他們的雙唇終於分開。

    純帶著恍惚的表情撫摸著自己的嘴唇。「真是太完美了…少爺您是初吻對吧?」

    少年閉上嘴,倔強的不做任何回答。但是那表情充分表現出被侵犯的不甘跟羞恥。

    純滿意的點點頭。「真的是…無比的美味。」

   「那麼接著請好好忍耐。」

    純俐落的把少年的褲子脫下來,整齊的摺疊好放在一旁。

    接著她溫柔的把少年的雙腿撐開,跪下來開始觀察少年的生殖器,臉上起了陣緋紅。

   「以少爺的年齡來說,這可是非常驚人的凶器呢。」

    無法克制的生理衝動,昂然挺立的巨大陰莖。

   「可惡,不要看啊…求妳住手。」

   「恕難從命,現在停下來的話就失去處罰的效果了。況且少爺我接下來也不是要用手喔。」

    純開始舔著那巨大陽具的根部。

    驚覺到她要做什麼的少年開始掙扎。

    純壓制住少年的掙扎,接著繼續舔著他的陽具,由下而上,柔軟的舌頭偶而也會在龜頭外緣繞上幾圈。

   「不可以!不要!快住手!不能碰那裡啊!求求妳不要!」

   「少爺您嘴巴說不要,身體卻挺老實的喔。」純用著舌尖刺激少年的馬眼,一點透明的液體漏出來,是前列腺液。

    看著已經完全被唾液濡濕的陰莖,純露出滿意的笑容。

    接著開始吸吮起來。

    溼熱的口腔一邊吸一邊還熟練的用著舌頭舔舐著龜頭。

    少年感到無法控制的酥麻感,思考頻臨崩壞邊緣。

    世界彷彿離他越來越遠,所有的神經都集中到下半身。

    他把即將出口的呻吟硬是吞了回去,寧死也不願意示弱。在這邊屈服的話就永遠救不了姊姊了,他用著這個信念拼命維持理智。

    但是快感一直在摧殘著他。

    而且純也沒打算就此放過他,純開始收縮口腔,舌頭全力挑弄龜頭前端,一隻手按摩著少年的睪丸。

    完全無法克制的快感跟衝動全部集中到少年的陽具上,這對年紀尚小,完全沒有性經驗的他而言是非常恐怖的,他對於接著會發生什麼事毫無概念,只知道快忍不住了。他開始無聲的哭泣,兩行清淚流下。

    已經無法忍耐。

    終於他在純的嘴裡爆發出來。

    純緩緩的起身,把射在嘴裡的精液全部享用完畢,表情滿足。

    她用手支撐少年的下顎,把他的頭輕輕的向上提,看著他茫然的表情說道:「少爺,這也是第一次,對吧?」

    她伸手拭去少年臉上的淚,輕柔的把他抱在懷裡。「少爺請別哭泣,您一哭,我們做下人的也會心痛。」她安慰著他。「處罰總是痛苦的,請您撐住。」

    她放開少年,後退一小段距離。

   「那麼,我們繼續吧。」

   「…殺了我。」

   「少爺請好好珍惜生命,令姊還在等您。」

    純在少年眼前把自己的長裙跟圍裙向上提,露出純白的吊帶襪跟半透明——已經溼透的內褲。

    她把內褲褪去,簡簡單單的動作,無比淫亂的動作。

    她跨坐在少年動彈不得的身軀上,對少年說:「少爺請做好心理準備,接下來等著您的,既是天堂,也是地獄。」

    突然的就開始了,純的私處接納了少年的分身。直接的侵犯。

    好熱———少年的一切都在融化。理性融化,尊嚴融化,驕傲融化,貞潔融化,自我融化。殘留的只有快感跟痛苦。

   「哈啊—少爺的—果然相當的令人陶醉……我想應該不用問了,啊、這一定是少爺的童貞。清新的處子滋味讓我欲罷不能呢…」她的臉上掛著充滿幸福的媚笑。

    純盡情的扭動腰肢,騎在少年的身上忘情的索求。穿著女僕裝的她此時顯得既美豔又飢渴。跟少年交合的地方已經是濕淋淋的一大片,熱度跟快感正在無差別的蹂躪著兩人。

   「嗯、啊,哈啊——太棒了—好熱,好舒服—」

    純在少年的耳邊呻吟,還順勢輕咬他的耳朵幾下。

   「啊啊,實在很失禮…少爺被綁著很難過對吧…」

    純站起身,讓少年的陰莖退出來,接著走到他身後幫他解開束縛。然後把無法接受事實、已經失神的少年的瘦小身軀抱起,以公主抱的姿勢將他抱到床上。純自己也爬到床上,並沒有脫下女僕裝跟圍裙,而是高高的把裙子撩起過後把少年抱到身前,用雙腿夾緊,再把他的頭埋入自己的懷裡,雙乳之間。

    少年隔著衣物都可以感覺到純雄偉的乳房。

   「繼續吧…少爺這次要自己來喔…」

    純雙手擺在少年的臀部上,稍微用力,讓少年的陽具再次突破到自己體內。接著用力抱緊他,讓兩人的身體更進一步密合。

   「少爺請開始,粗暴點沒有關係的…純是個、是個淫蕩的女人。」

    少年的心已經完全渾沌,只能依循著本能行動。從剛開始笨拙緩慢的運動,到後來狂暴的連續突刺,他已經無法思考了。耳裡只有純的叫聲,身體感覺到的只有她的肉體。

   「嗚啊!少爺、好激烈啊——!這樣子、這樣子下去—!啊啊!」

    純完全的被快感征服,她雙手緊緊的抱住少年,雙腳也不由自主的箝住他。就這樣子讓少年趴在她身上發洩性慾。

   「要去了—不行了!嗚啊—啊啊啊啊—!」 

    純就這樣子邁向高潮,同時間少年也將濃白的精液全部注入她的子宮內,結束了自己的初體驗。

   「全部都射在裡面了…少爺果然很有資質。」

    她扶起全身無力的少年。

    嘴唇湊到他的耳邊。

    說了一句讓少年膽顫心驚的話。

   「少爺,還沒結束喔…」紅唇扭出了一個無比嬌豔的笑容。

    少年聽到這句話,努力的擠出最後的力氣想逃,但是卻馬上被純壓制在床上。

   「少爺請別做無謂的掙扎了,良藥苦口,越深刻的懲罰越有效。」

    純打了一個響指。

    房門打開,走進來了兩個女僕,是雙胞胎。

    一模一樣的表情,一模一樣的水靈雙眸,一模一樣的高挑身段,一模一樣的美乳和修長的雙腿,一模一樣的烏溜柔順黑髮所綁成的高馬尾。不一樣的只有兩人的膚色,一人是曬的非常自然的小麥色,有著健康的美。一人是宛若長年不見陽光的白色,有著病態的美。兩人年約19歲上下,正值妙齡時期。

    兩人穿的服裝也都一模一樣,過膝長襪,裸體圍裙,女僕頭冠,還有長到手腕的蕾絲手套。不同的是純白膚色那位穿的是全黑的服飾,另外一位則是全白。

    他們走到床前,恭恭敬敬的行禮。

   「主人您好,我的名子叫禁。」這是膚色蒼白的女僕。

   「主人您好,我的名子叫忌。」這是膚色自然的女僕。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少年只能不停重複這兩個字,像是跳針的唱盤。
    她們倆個同時間把圍裙脫掉,爬上床,忌跟純一起壓制著少年,禁打開床旁邊的床頭櫃,拿出幾樣東西。

    那是幾罐作用不明的藥跟一灌潤滑油,還有一件內褲。

    內褲上面附著巨大的雙頭龍。

   「嗯……啊、有點粗…」禁把內褲穿上,接著替雙頭龍的另一端上潤滑油。

    等到準備工作都結束過後,她手腳並用的朝少年爬過去,而忌跟純則是把少年固定住,強迫他屁股挺起來。

    如果少年的之前的態度是絕望造成的封閉的話,現在就是出乎意料的更深一層絕望造成的恐懼。他的身軀不停瘋狂的顫抖,眼神狂亂。

   「請主人好好享受,這苦痛的悅樂。」語畢,她一口氣將雙頭龍挺進少年的肛門,直達根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崩壞了崩壞了什麼都崩壞了。

    毀滅了毀滅了什麼都毀滅了。

    失控了失控了什麼都失控了。

    瘋狂了瘋狂了什麼都瘋狂了。

    無視少年的哀號,禁繼續挺進,全身慢慢的浮現出一層熱汗,表情享受。

    因為前列腺受到壓迫刺激,經由交感神經過後原本應該筋疲力盡的少年又產生了強烈的性興奮,陽具又快速的充血,而後勃起。

    而忌就是等著這一刻。

    她把臀部對著少年,肉慾正得不到出口的少年沒有多想就把陽具插了進去。她們像一對發情的狗般搞了起來。

    三個人連結在一起,少年承受著兩方面的蹂躪,理智早已不復存在。

    純自己一個人在旁邊看著,拿出不知道從哪變出來的按摩棒,自己自慰起來。

    整間室內充滿了淫聲浪語。

   「啊、嗯啊—!嗯啊啊啊啊!」雙胞胎發出的叫聲簡直如出一轍。

    少年無言的繼續發洩慾望。

    被他人的暴力侵犯,同時也暴力的侵犯別人。

    禁的手從少年的身後伸過來,把他的頭向後轉,接著溫熱的唇就湊了上來。

    一邊侵犯著他,一邊愛撫著他。

   「主人…您實在是非常厲害,嗚,讓純小姐服侍過後居然還那麼有精神,哈啊,哈啊…」忌出聲讚揚他。

    少年身後的禁下面已經氾濫成災,雙腿一軟就倒在少年的身上,忌承受著身後兩人的體重壓迫且享受著。

    三人都即將絕頂高潮。

    其中少年感受到的快感更是雙子的兩倍,但是也給他原本就虛弱的肉體帶來更大的負擔。
    他們高潮了,禁跟忌的叫聲響徹室內。少年也射了第三次的精,把自己的種子全部注入忌的體內。

   「非常感謝…主人…賜給我們…滿足。」

    禁緩慢的把雙頭龍從少年體內抽出來,少年直接倒在床上,幾近昏厥。

    純把少年抱起來,用自己的身子撐著,拿起床頭櫃上的一瓶藥水,以口對口的方式替少年餵藥,藥水入口即化,少年大聲的嗆咳起來,好歹是回覆了意識。

   「少爺,您非常的努力,純看了實在很感動,也很不忍。」

   「但是離結束,還有一段刻苦的路要走。」

    少年已經拒絕理解這段話是什麼意思了,理解的那一刻起自己就會發瘋吧。

    純又打了一個響指。

    又是兩個女僕走進來。

    不,應該說是一個女僕牽著另外一個脖子上有項圈的女僕。

    脖子上有項圈的那位女僕,年紀跟純相仿,不同的是兩人身上的氣質。這位女僕渾身上下充滿了人妻感,身材也是不可思議的豐滿,乳房可以稱之為巨乳了。穿的是跟英國風大相逕庭的暴露女僕裝,雙眼被眼罩蒙著,嘴巴則是從頭到尾沒闔上過不停的喘息,彷彿正在忍耐極大的慾望,臉色嫣紅。漂亮的波浪卷髮。明顯的小腹顯露出件事實,她懷孕了。

    純爬下床,接過另一位女僕手中的鏈子,把項圈女僕給牽到床上來。

   「來,向少爺自我介紹。」

   「主人…我、我的名子叫衍。好熱—好熱啊…」

   「衍,請妳忍耐,為了妳腹中的孩子,我們新的妹妹。」

   「是…是的。」

   「來替少爺補充體力。」

    純迅速的把衍的上衣脫掉,碩大的乳房就這樣呈現出來。

   「主人請用。」衍將乳頭放在少年的嘴邊。

    少年已經久未進食又消耗了過多體力,受到生存驅力的影響他開始用力的吸吮衍的母乳。跟普通的牛乳不同,腥味較濃厚的母乳讓少年一下子無法適應,但是他還是依照本能忠實的補充體力。旁邊的純則是湊熱鬧般的吸吮著另外一邊的母乳。

    等到少年吸飽過後,純揮揮手對衍說道:「衍,妳可以先下去了。」

   「是的,希望主人…以後也可以疼愛我的孩子,如同我現在疼愛您餵養您。」

    視線被剝奪的衍笨拙的爬下床。

    純的目光掃到另外一位女僕身上。

    那個女僕起了戰慄,小小的身軀發著抖。

    年約16歲上下的年輕女僕,跟剛剛那幾位女僕不同的是,她的身材明顯的嬌小許多。160幾公分左右,乳房也不大,標準的貧乳女孩。臉與其說是年輕不如說還帶點童真稚氣。非常的可愛。她看起來非常的害怕,尤其是看到少年悽慘的模樣過後,她心裡已經有著下一個這麼悽慘的就是她的預感,但是尚未成熟的心靈無法做出準備。

    純帶著笑容,把那少女拖到床上。

    少女看著少年,朱唇輕啟:「少爺好,我的名子叫做稚。」淚珠已經大顆大顆的流下。
    禁跟忌拿著一罐藥水讓她喝下,又幫她寬衣解帶,最後拿出一罐藥膏,抹在稚的私處。
    稚立刻縮起身子,像隻煮熟的蝦子一樣。全身不停的抽搐掙扎。臉上都是淚痕,那藥正在精確且殘忍的發揮效用——催淫。在被人侵犯之前,她永遠得不到解放。

    純則是在少年身後按摩他的前列腺,逼他勃起。

    忌爬到少年身前,替他的陽具也塗了一層藥膏。

    少年立刻瘋狂,在侵犯別人之前,他永遠得不到解放。

    禁跟忌把稚的雙腿打開,將她私密的一切展現給少年看。

   「請主人侵犯她。」

   「請主人強暴她。」

   「請主人蹂躪她。」

   「這樣子才能解放她,解放我們的妹妹,解放這個孩子。以痛苦治療痛苦,以創傷治癒創傷。帶她脫離慾火,而後重生。就算這把火是我們放的,就算這個業是我們造的,就算這個罪是我們犯的,把一切都歸咎於我們身上吧,我們為此歡欣鼓舞。請主人救救她,我們在此衷心請求。」

    等到回過神來的時候,少年已經努力的在抽送自己的陽具,一隻手玩弄著那未成熟的乳房,嘴正在品嚐著稚的雙唇。

    是血…看著染血的陰莖,少年大概可以意識到稚是個處女。

    好緊,非常的緊,也非常的舒服。

    稚開始發出嬌喘,身子開始出汗,快感開始蔓延開來,破處的疼痛已經漸漸消退。

    純看著這樣的稚,非常的滿意。她捏住稚的鼻頭逼她張開嘴,又補了兩顆藥進去。

    瞬間稚的感官被引爆,一樣的快感感覺程度卻是百倍,她的表情瞬間改變,兩眼無神,舌頭無力的垂在外面,臉上露出瘋狂的笑容。

    好快樂,好快樂,再讓我快樂一點,求求你,求求你主人,好愛你,真的真的好愛你。稚的腦袋只有這些念頭。光刺激那小小的乳房就可以讓她高潮。

    一次,兩次,三次,沒多久稚就高潮三次,陰道瘋狂的蠕動,死命的索求。

    調教已經成功了,稚將成為快感的奴隸,永生永世。

    四次,五次,六次,七次。稚不只潮吹還尿失禁,弄的到處都溼答答一片。

    稚的人格已經毀滅,現在的她是全新的她。

   「哈哈…怎麼那麼舒服,啊、啊,好棒,請更加更加的欺負人家啊—!」

    八次,九次。稚已經失神,連叫聲都發不出來。

    最後少年終於結束了這一切,還是一樣全部都射在裡面。

    純讓少年躺在自己的大腿上。

   「少爺您做的很好…」同時禁跟忌把早已昏迷的稚帶出去,順便也把衍帶走。

    過一下子雙胞胎又都回來了。

   「快要結束了…少爺請加油。」

    少年已經無所謂了,什麼都沒有意義。

    他就在床上,默默的接受純、禁跟忌三人的聯手摧殘。

    過了多久,射了幾次,多少玩法,吃了多少藥,被玷汙到什麼程度自己都沒感覺了。

    只知道自己快死了,身體已經無法負荷,女僕們又用著非人道的手法延續著他的性命跟性慾。過度的快樂成為痛苦,過多的快感讓人麻痺。死了或許還比較輕鬆。三位女僕的慾望有如無底洞,尤其是純,她幾乎是要把少年全身精華壓榨出來般的索求。

    最後的最後,少年躺在床上,兩眼無神的看著天花板。

   「少爺您今天已經撐過去了,這是給你的獎勵。」

    純把一把做工精美的鑰匙放在少年手中。

    門打開了,走進來三個人。

    兩位女僕帶著一位穿著純白婚紗的新娘,經過改造的婚紗,既莊嚴又暴露。新娘全身被白色的束縛綁住,連臉也被捆起來。完全無法觀察跟出聲,也完全不知道她的長相。新娘手中的不是捧花,而是裝飾華麗的鎖,連接著她全身的束縛。似乎沒有意識。

   「少爺您可以自行決定要不要獎品。」

    純跟另外兩位女僕起身離去。

   「那麼少爺,我期待明天的到來,晚安。」

    看著手中的鑰匙,少年心中了解這是女僕們給他的選擇。他絕對無法撐過明天的二次摧殘。所以才給了他這把鑰匙,讓他選擇自己抱住面前的新娘,她一定有讓我了斷的辦法。或是等著明天讓女僕們玩死。

    最後的慈悲。

    少年也有著僅有的尊嚴。

    那選擇只有一樣,少年毫不猶豫沒有迷惘的,開了鎖。

    姊姊穿著純白婚紗的身姿,火燙的身軀跌落在自己眼前。

    最後的慈悲……是嗎?打從一開始就沒什麼救贖,對吧?

   「咯、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少年高聲狂笑。

    如同奇蹟一般,他最愛的姊姊也同時回覆了意識。

   「倫?為什麼?你怎麼在這裡—?好熱!」

    少年撲向姊姊,粗暴的扯下姊姊的內褲。

   「倫你做什麼!?不可以!住手!啊———!」

    姊姊的慘叫並沒有把少年的靈魂拉回來。

    血…姊姊也還是處女啊…太棒了。

    少年抓住不停掙扎的姊姊,專心的侵犯她,享用著自己最親的姊姊。

    姊姊開始起了反應。

   「不行,我們是親姊弟…啊…啊…」

    現在還在說這種話可真不像樣,少年心想,抓起床頭櫃之前曾經給稚吃的藥,塞了幾粒到姐姐嘴中。

    少年親手,讓姊姊墮落。

   「啊—————!」

    至此開始,姊弟開始互相滿足。

    不停的交合,唇對唇,性器對性器。

    禁忌的婚禮,沒有證婚人,沒有神父,沒有賓客,只有最直接的肉體交流。

   「姊姊…最愛妳了。」

   「我…姊姊也是…嗚啊…」

   「姊姊,我要射了,請好好忍耐。」

    少年就這樣,在姐姐高潮的叫聲中射精。

    最後他在姐姐的懷裡,斷氣。

    過沒多久,純走了進來,看著少女的臉。

   「請不要忘記少爺對妳的付出,對妳的愛,親愛的新姐妹。現在妳的新名子就叫做…」

   「烝」

   「是的。」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Maid maid mad
    Good end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