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38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ingman
Crawler | 2016-8-31 20:59:19

在恍惚中,我似乎有種朦朧的感覺。

  在兵荒馬亂的年代,我的國家-某個小國,

  被敵軍攻佔。而我被一個保護我的女人帶走。

  那時候我大約只有十一、二歲,她則是一個美麗又年輕的女人。

  在現代,應該就是有如林志玲那樣的外表。

  在標題中我所說的少主,就是她對我的尊稱。

  姬明嫣將軍,手下只帶領幾百名的直屬軍隊,

  受命於我們王朝,然他們的工作只是負責維繫城裡的安全。

  她帶著我逃亡的時候,只有我與她還有另外一個女侍從三個人。

  在有一天遇到敵軍的追殺的時候,那個女侍從也不小心與她走失。

  她是否失蹤或者是被擄走拷問?我不得而知,

  但在那時候是很有可能發生的事。

  我是少主,地位非常尊貴。即使是一個將軍,

  也不能夠隨意地沒有理由便移動我,或者是去觸碰。

  至於在供給我的飲食、伺候我如廁等雜務的進行,

  她也必須要存有恭敬的心、並且表示出敬畏的態度才可以。

  從來我不對這一切感覺到愧疚,這是我們國家的禮儀。

  而她是我們國家的一個女人,她得遵守、盡責,如此而已。

  每當她在我面前低頭,為我洗腳,即使我想與她說些什麼,

  也不能隨便讓她�頭。我得直喚她的名字,並且公正地詢問她的意見。

  她的瀏海有時候把她的眼睛遮住,讓我看不到她聰穎白皙的額頭,

  我就這樣跟她說:姬卿,露出你的眼睛。

  因為與下人談話要簡短扼要,這是宮廷的規定。

  她便仔細把手�起,並且小心地把頭髮給撥開。

  那時候的我心裡對於她沒有什麼感情,但是感覺姬卿卻是很忠心地保護著我。

  在野外的營火,她總會靜靜地在我睡著以後,把衣服脫下,

  讓我躺得更舒服一點。在這南風吹著的國度,即使已經不在首都,

  而是在邊境的國界的村中,我們仍然不覺得冷。

  她在河邊,便一個人走進河川裡讓自己的身體被清洗。

  如果是我要洗浴,那麼姬卿會搭起用木條圍成的地方,準備幫我擦洗。

  擦洗的過程中,一如往常,前後大約是一時辰。

  還好,敵軍追得並不緊迫,

  剛開始幾天我們還常從一公里處遠的山際之間,

  看到敵軍的旗幟與聽到他們的吶喊聲。

  這時候我們只能收拾起行李並且繼續往人煙稀少的地方躲避。

  那時我還不知道,我國永遠不會再有復國的一天了。

  姬卿有一天,在擦洗的時候,臉色有點不太對勁。

  但是即使我發現了,也不能問她。基於她該遵守的禮節:不能對主上有隱瞞的事。

  她必須自己說明,並且恭敬地詢問我的意見。

  但是我還是不太開心,認為她也許會隱瞞過去,因此我咳嗽了幾聲。

  她似乎卻聽不出來我的暗示,反而關心我是否覺得寒冷。

  她�頭替我擦肩膀的時候,我再次轉頭看她。由於她替我擦洗的時候,

  必須身著簡單地腰布,上半身則必須裸露。加上她的身材比我高出一個頭左右。

  因此我還是看不到她的眼睛。

  她好像感覺出了我的不快,因此她單膝簡單地跪著,卻有帶著猶豫的語氣:

  "少主,需要姬明嫣的服侍嗎?"

  我回答她,你已經在這麼做了。為什麼還認為我還需要你的服侍?

  她說明:"少主這裡似乎已經到了該服侍的時候。只是探知少主是否需要而已。"

  她的手指按著我的身體的某一部分。

  我有點好奇,因為姬卿從來沒做過這種表示。於是我便讓她開始進行。

  她抱著我,我也聞著她的髮香。

  於是,她便張開嘴,並且伸出舌頭開始親吻、來回含著我。

  那感覺很好,而且她似乎非常地喜悅。這對她來說,是無上的光榮。

  姬卿接下來幾個月,每天在我洗澡後以及睡覺之前都這樣地服侍著我。

  我也很高興。

  最後她的下場令我覺得有些心痛,但是時日到現在已經過了太久,

  因此我不太能夠清楚地記得。當時的痛苦在現在只是如夢境一般地虛幻。

  那也許只是一個故事,也許是真實的,但是更像只是一個曾經發生的故事。

  姬卿身為女人,是非常美麗、具有女人味的。

  但是身為將軍又能夠非常地英勇威武。感謝上蒼曾經讓我國有那麼好的一個人存在過。

  她好幾次機敏地帶著我躲過敵人們的威脅。

  並且沒有讓她的主人受到任何的屈辱。

  我從沒有被敵人當面斥責、受到攻擊過。

  姬卿能夠在敵人接近我與她之前,就先前去迎擊,

  一次便能把幾名敵軍殲滅。但實際被她殺死的人數我完全不知曉。

  但是我知道她勇敢、並且戰技高超。

  現在如果我與從前那時還是少主的時候一樣,擁有幾個城的財產,

  那麼我會賜給她一座大城,有花園。讓她好好地待在裡面休息。

  但是她已經在地下長眠了。也因此沒有辦法這麼做。

  她的英勇的靈魂一定到現在還在隨身地守護我,我感覺得到。

  她有一天洗浴完自己後,來到了我的面前。

  那時候我已經閉上眼睛正要入睡。她趴在我的身邊,

  頭貼著地上問我是否需要她。她解釋:照顧少主慾望的滿足,也是她的責任。

  當時的日子如此的寂寞、並且動盪不安。

  姬卿對我來說,就像是溫暖的避風港。

  因此對於她的身體我也有著不明所以的渴望。

  但是對於我與她的身分,這是不能直接要求她的。

  因此當她這麼地詢問我時,我便坐起身,允許了她對我這麼做。

  只見她跨越到我的身前,手中握住了我的下體,

  開始往她的股間的肉縫裡放。那肉縫印象讓我深刻。

  在姬卿的一束毛髮之下,似乎有著光澤,濕濕亮亮,十分溫暖。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起先姬卿先按平常的禮節為我含著下體。

  接著我便讓她輕柔地握住下體往她的肉縫裡塞進去。

  姬卿眼睛閉著,但是我命她眼睛打開注視著我。

  因為我想看看她美麗的眼眸,即使下屬直視主人,那十分不尊敬。

  她似乎感覺到十分的不安。但是我嚴肅地問她:妳對我忠誠嗎?

  她隨即收起羞赧的情緒並且認真地稱是。

  我微笑著回答:那看吧!你被允許有那資格直視妳的少主。

  而且當時我覺得很舒爽,她也是。當她坦露著乳房與腹部,

  開始搖晃著她的大腿,向我這裡壓住的時候,我也迎上去了一點。

  過不多久,她把乳房捧住,低著頭問我是否能為她含住。

  我以前吸過了無數的年輕乳母的乳房,當然可以。

  吸著姬卿的乳房,我覺得我產生對她愛憐的感覺。

  但是這必須停止,只是情色的感受。她還必須肩負守護我的責任。

  她白皙的乳房照著微亮的火光。

  而她胸前、腋下我隱約地聞到她平常摘的花朵的香味。

  火焰旁,姬卿在我旁邊溫柔地直接喝下了我所分泌出的東西。

  我一邊感受著我處在一片溫暖的汪洋中,

  一邊輕拂著她的臉頰、頭髮。因為我看不到她怎麼吃的。

  只能暫時用這些方式賞賜她。

  最後,她十分地滿足,並且最後禮敬拜著我好幾次。

  我與姬卿這樣渡過了好多個夜晚、白天。

  畫面停在她被騎著馬的敵人抓著。

  當時掙扎的她,心急如焚地,因為似乎就要從此離開了她的少主。

  她不敢反抗,但是我看著她上半身的衣服被扯下。

  兩個奶子露出了一半。那是我平常所熟悉、平常常吸吮的奶子。

  不一會,我看到刀一揮,姬卿的身子便從肩膀斜削,

  砍成了兩截。噴出了很多的血水,還有臟器。

  臉上蒼白沒有血色的上半身體,往後掉到了地上,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於是姬卿結束了保護我的任務。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