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3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8-22 18:00:21

像一把粗大的鬃毛刷子在臉上拂過來拂過去,使我從睡夢中醒來。眼前晃動著一個巍然的大影子,宛如一堵厚重的黑牆。一股熟悉的氣味令我怦然心動。我猛然驚醒,身後的現代生活背景悄然退去,陽光燦爛,照耀著三十多年前那堵枯黃的土牆。牆頭上枯草瑟瑟,一隻羽毛燦爛的公雞站在上邊引吭高歌,牆前有一個傾頹的麥草垛,一群母雞在散草中刨食。還有一群牛在牆前的柱子上拴著,都垂著頭反芻,看樣子好像是在沈思默想。彎曲的木柱子上沾滿了牛毛,土牆上塗滿了牛屎。我坐在草垛前,伸手就可觸摸到那些雞,稍稍一探身就可以觸摸到那些牛。我沒有摸雞也沒有摸牛,我仰臉望著它——親密的朋友——那匹黑色的、心事重重的、屁股上烙著“Z99”字樣的、盲目的、據說是從野戰軍裡退役下來的、現在為生產隊駕轅的、以力大無窮任勞任怨聞名鄉里的老馬。

  馬語“馬,原來是你啊!”我從草垛邊上一躍而起,雙臂抱住了它粗壯的脖子。我心潮起伏,淚珠在它光滑的皮上滾動。它聳聳削竹般的耳朵,用飽經滄桑的口氣說:“別這樣,年輕人,別這樣,我不喜歡這樣子,沒有必要這樣子。好好地坐著,聽我跟你說話。”它晃了一下脖子,我的身體就輕如鴻毛般地脫離了地面,然後就跌坐在麥草垛邊,伸手就可觸摸那些雞,稍稍一探身就可以觸摸那些牛。

  我端詳著這個三十多年沒有見面的老朋友。它依然是當年的樣子:碩大的頭顱、偉岸的身軀、修長的四肢、瓦藍的四蹄、蓬鬆的華尾、緊閉著的不知道什麼原因盲了的雙目。於是,若干的情景就恍然如在眼前了。

  我曾經多次揪它的尾毛做琴弓,它默默肅立,猶如一堵牆。我多少次坐在它寬闊平坦的背上看小人書,它一動也不動,好像一艘擱淺了的船。我多少次對鄰村的小孩子炫耀它,編造它的光榮的歷史,說它曾經馱著兵團司令衝鋒陷陣,立過赫赫戰功,它一聲不吭,好像一塊沒有溫度的鐵。我多少次向村里的老人請教,想了解它的歷史,尤其想知道它是怎樣瞎的,沒人告訴我。我多少次撫摸著它的脖子問,親愛的馬,你的眼睛是怎麼瞎的,是砲彈皮子崩瞎的嗎?是害紅眼病弄瞎的嗎?是老鷹啄瞎的? ——任我千遍萬遍地問,它不回答。

  “我現在回答你。”馬說。馬說話時柔軟的嘴唇笨拙地翻動著,不時地顯露出被穀草磨損了的雪白的大牙。它的聲音十分沈悶,彷彿通過一個曲折漫長的管道傳遞過來的。這樣的聲音令我癡迷,令我陶醉,令我驚悚,令我如聞天籟,不敢不認真聽講。

馬說:“日本有一個著名的關於眼睛的故事。琴女春琴被人毀容盲目後,她的徒弟也是她的情人佐助,便自己刺瞎了眼睛。還有一個古老的故事,俄狄浦斯得知自己殺父娶母之後,悔恨交加,自毀了雙目。你們村子裡的馬文才,捨不下新婚的媳婦,為了逃避兵役,用石灰點瞎了雙目。這說明,世界上有一類盲目者,為了逃避,為了佔有,為了完美,為了懲罰,是心甘情願自己把自己弄瞎了的。當然,你最想知道的,是我為什麼瞎了眼睛……”馬沈吟著,這個話題勾起了它無限辛酸的往事。

馬說:“幾十年前,我的確是一匹軍馬,我屁股上的烙印就是證明。我的主人是一個英武的軍官。他不僅相貌出眾,而且還滿腹韜略。我對他一往情深,如同戀人。有一天,他竟然讓一個散發著刺鼻脂粉氣息的女人騎在我的背上。我心中惱怒,精力分散,穿越樹林時,撞在了樹上,把那個女人掀了下來。軍官用皮鞭抽打我,罵我'你這匹瞎馬!'……從此,我決定再也不睜開我的眼睛……”

  “原來你是裝瞎!”我從麥草垛前一躍而起。

  “不,我瞎了……”馬說著,掉轉身,向著那漫漫無盡的黑暗的道路,義無反顧地走去。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