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958 | 回覆: 3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23 08:16:22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2016-8-23 08:21 編輯

 第001章美好的國營廠

  站在機械局第七紡織總廠第九分廠的門口,聽著廠�面下班時的鈴聲響起,
一片片身穿著花花綠綠的衣服,年輕又漂亮的女工,從寬大的廠門口�面,走了
出來。

  成百上千的年輕女工,在自己的身邊走過,讓吳明有一種,身處在花叢中的
感覺。

  「沒想到,竟然重生到了這麽一個怪異的世界�。」

  吳明心�暗暗想著。

  同樣是2013年,吳明原來所在的2013年,這樣的大型紡織類的國營
廠,早就消失了,但是在吳明重生到的這個都市世界中,這樣的大型國營廠,卻
顯得生機蓬勃著。

  「吳明!快點跟上。」

  吳明的三叔招呼了吳明一聲。

  吳明的三叔,名叫吳友三,是個四十出頭的中年男人。

  吳友三是眼前這個分廠�面的一名臨時工,在分廠�幹得是鍋爐的工作。

  這一次吳友三從老家帶吳明出來,不爲別的,就是想讓吳明在分廠�面,找
一個臨時工的工作。

  吳明跟著吳友三走進了分廠的�面,遠處巨大的廠房,印入在吳明的眼簾之
中。

  長三百多米,寬六十多米,高的話,接近十五米。一個一個巨大的廠房,樹
立在遠處,甚至有些廠房,因爲視線的阻擋,從吳明此時的角度看過去,還看不
清的樣子。

  「友三!回來了。」

  「友三!還好吧。」

  遠處兩個少婦此時朝著吳友三的方向走了過來。

  其中一個少婦,年約三十一二歲的樣子,一身棉紡衫穿在身上,開領的設計,
小露著胸口,身下一條藏青色的破洞牛仔褲穿著,顯露著她身下成熟的身材。

  熟婦的摸樣,讓這個少婦,看上去,顯得很有女人味。

  這個熟婦,名叫李雪晴,是吳友三在分廠�的三個老婆中的大老婆。

  李雪晴一上來,就是好好抱住了一下吳友三,十幾天沒和自己的老公見面了,
李雪晴心�很是想念。

  對于這個身材豐腴的大老婆,吳友三也是異常的想念,趁著抱住對方的機會,
雙手狠狠抓捏住了對方身後的肥臀。

  雙手在自己老婆的肥臀上,狠狠捏玩了幾把。

  「壞東西。」

  感受著吳友三對于自己的動作,李雪晴嘴�害羞著。

  「怎麽?心�不想我嘛?」

  吳友三嘴�笑著,雙手又是捏玩了李雪晴身後肥臀好幾把。

  「十幾天沒捏,你這身後,又長了不少肉嘛。」

  就在廠�面,這樣被自己的老公又摸又玩著,李雪晴也有些受不了。

  「討厭。」

  李雪晴說著話,和吳友三暫時分開了一下,臉色顯得紅紅的。

  「不是說了,前兩天就回來的嘛?怎麽又耽擱了這麽些日子。」

  李雪晴站在吳友三的面前,小小抱怨了一聲。

  「玉兒剛剛生産,孩子的情況也一般,因爲擔心她,就在老家多耽擱了幾天。」

  吳友三小聲說著。

  玉兒是吳友三在分廠�的第三個老婆。

  國營大廠�面的工人,因爲女多男少的關系,在八九十年代的時候,這種大
廠�面的男工,就有很多是那種腳踏兩隻船,甚至三隻船的,那時候這樣的事情,
雖然很多,但都是偷偷摸摸著,沒有明朗化,不過在吳明重生的這個世界�,這
樣的事情經過了二三十年的發展,漸漸在國營廠�面,已經公開化,甚至制度化
了。

  男工在國營廠�面,娶好幾個老婆,已經成了一種常態化的事情。

  隻要在國營廠�面的男工,有些身份地位的,那他在國營廠�面,娶上幾個
老婆,甚至十幾個老婆,就成了很應該的事情,娶少了,或者隻是娶了一個老婆,
倒成了一件讓人覺得奇怪的事情。

  工作在國營廠�面的女工們,隨著這種制度,在國營廠�面,慢慢紮根下來,
她們也完全接受了這樣的一種戀愛和婚姻的情況。

  女工們接受這樣的事實,其實也是情有可原。

  一來,像吳友三所在的大型國營廠�面,女工的話,足足有一千多名,而存
在在�面的男工,卻隻有幾十名。男女比例的差別,在國營廠�面實在太大。

  二來,國營廠所在的地方,一般都是一個偏僻縣城的偏僻鄉鎮所在地,方圓
沒有結婚的年輕男生,加起來也不會有多少,加上交通不方便,就更不利于廠�
面的女工,跟外面的男孩子交往了。

  最大阻礙這些女工,跟外面男生交往的原因,那就是此時國營廠�面的女工,
身份和地位,因爲國營廠的壯大,而得到了具大的提升,已經類似于半個公務員
的身份了。甚至拿到的工資,比起真正的公務員來說,還要多上好幾千。

  身份和地位,在社會上如此高端的一個國營廠女工,是很難下嫁給一個普通
男人的。

  有著這麽一些原因,國營廠的女工們,也就慢慢接受了眼前這種戀愛和婚姻
的狀況。

  「玉兒和她的小孩還好吧。」

  聽著吳友三的話,李雪晴小聲問著。

  都是一家的姐妹,一同也生活了好久,李雪晴對于玉兒的事情,也顯得關心。

  再說,自己的老公吳友三,明明有能力,也有機會,在分廠�,娶上五個,
甚至六個老婆著,但是他顧及家�老婆的感受,這十幾年來,吳友三也就娶了她
們三個。

  對于這一點,李雪晴她們三個姐妹,心�一直是很感激著他,平時的話,對
著吳友三,也一直是很好。

  吳友三說什麽,她們就做什麽,至于那些男女之事,更是完全聽著吳友三來
安排,一些有些女人,根本不願意爲自己男人做得事情,隻要吳友三提,她們三
姐妹,都會滿足吳友三的。

  「醫生說了,前幾天小孩身體還有些不穩,現在的話,已經沒問題了。」

  「健康了就好,等玉兒在老家做完了月子,我就去接她,把她和她的小孩,
一塊接過來。」

  另一個,出來迎接吳友三回來的少婦,此時走近了吳友三的身邊,小手挽住
著吳友三的臂彎,身體和吳友三,顯得親親密密著。

  這個少婦是吳友三在分廠�面的二老婆,名叫林茗兒。

  林茗兒看上去二十八九歲的樣子,上身一件夾克衫穿著,下身的話一條高腰
緊身牛仔褲穿著,因爲身材很高挑的關系,林茗兒穿了這麽一身衣服的時候,看
上去就像是一個模特一般。

  「死家夥,回老家這麽些日子,也不多打幾個電話。」

  林茗兒一上來,就和吳友三撒著嬌。

  一邊的李雪晴聽著,也不說話,隻是臉上微微笑著,同時的話,對著身邊的
吳明說了一聲。

  「吳明也來了。」

  「哎!大三嬸,二三嬸。」

  吳明一一跟眼前的兩個嬸嬸打著招呼,心�也暗暗想著。

  「三叔可真厲害,老家的三三嬸已經那麽年輕,那麽漂亮了,在分廠�面的
這兩位三嬸,更是顯得成熟有氣質,我那一天,也一定要像三叔一樣,在國營廠
�面,多娶幾個老婆才是。」

             第002章好婆姨

  吳明也顯得坦然,既然重生到了這樣的一個世界�,那就隨遇而安著,能多
娶幾個老婆就多娶幾個。

  畢竟這樣的事情,對于男人來說,隻有好處,沒有壞處著。

  「對了!機修試工的事情,好像今天下午就要舉行了吧。」

  纏在吳友三身上的林茗兒,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嘴�說著。

  吳明的三叔,給吳明在分廠�找的工作,就是機修學徒,不過想要當上這個
機修學徒的話,是要經過機修試工這個測試的。測試合格的前幾名,有機會在分
廠�,當一個機修學徒。

  「吳明要是過了機修試工的話,那可就是機修學徒了,這個工種……呵呵…
…」

  李雪晴嘴�笑著,看著身邊的吳友三。

  「可比起你三叔的鍋爐工,在分廠�可是更有地位了。」

  吳友三雖然在分廠�面,隻是一個普通的臨時工,不過的話,因爲工種的特
殊性,所以的話,他在這個分廠�面,還是顯得有些地位的,從分廠�面拿到的
臨時工合同,一般都是五年一簽的,比起分廠�那些普通的臨時工,一年一簽或
者兩年一簽的,可是強多了。

  工資的話,也比分廠�其他的臨時工,要高出兩三千的樣子。

  分廠的臨時工,因爲能力的不同,也被分成了好幾個等級。

  最普通的臨時工,都是在分廠工作最忙的幾個月,才招來的臨時工,能跟分
廠簽訂的合同,一般都是三個月或者六個月的,最厲害的,也不過是九個月的,
這樣的臨時工,占了分廠所有臨時工總人數的六成左右。

  稍微好一點的臨時工,能跟分廠簽訂的合同,一般是一年到兩年的。就像吳
友三的二老婆跟三老婆一般,跟分廠簽訂的臨時工合同,都是兩年的。這樣的臨
時工,占分廠臨時工的比例超過了三成半。

  分廠�面,待遇再好一點的臨時工,那就是像吳友三這種特殊的鍋爐工,或
者就是吳明馬上要應聘的那種機修學徒了。

  這樣的工種,要是勝任之後,一般分廠都會和他們簽訂一份超出五年的勞動
合同,甚至是十年的,工資的標準,也都會訂在六千以上的水平,有些甚至達到
了月薪一萬的水平。

  像吳明的三叔吳友三,因爲資曆的關系,此時他的工資,已經達到了一萬一
的水平。

  「不過聽說競爭也很激烈,就光報名的就有五十幾個。」

  李雪晴嘴�默默說著。

  「我也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替吳明報的名,反正要是這次不錄取的話,分廠
每年普通臨時工的招工,也要馬上舉行了,到時候給招工的老林稍微一點好處,
一個分廠普通搬運工的工作,還是能替這小子拿下的。」

  吳友三對于自己的侄子,能不能在機修試工這件事情上,通過與否,並不是
太放在心上,畢竟這樣的工作,是要有一定技術能力的,他對于吳明,還是比較
了解的,知道吳明剛剛高中畢業,別說是技術方面的工作了,就是普通性質的工
作,吳明一個也沒有幹過。

  「本來還以爲報名的不多,說不定給這小子報了個名,因爲人數不多的關系,
說不定就能上了,沒想到過了十幾天的時間,報名的已經那麽多了,看來這小子
機修學徒的工作,肯定是撈不上了。」

  吳友三一邊走,心�一邊想著。

  「不過機修試工的機會,還是要讓這小子上上,畢竟也是一個磨練他的機會。」

  吳明跟著自己的三叔和兩位三嬸,來到了他們在分廠�面的家。

  吳友三和他的三個老婆還有他們的幾個孩子,一同居住在分廠�面的臨時工
宿舍�,雖然隻是臨時工的宿舍,但是條件還是顯得不錯的,兩室一廳的環境,
陽台的話,正對著太陽的方向,客廳中,沙發組件,還有各色家具,也顯得很多。

  各色的電器,也一一擺在了房間的�面。

  此時,在農村�很少見的電冰箱和洗衣機,甚至是空調,都在吳友三的家�,
安置著。

  不知怎麽的,吳明發現,自己重生的這個2013年,整個社會的經濟發展,
似乎比自己原來所在的2013年,下降了足足十幾年的感覺,各種物質上的條
件,都顯得比自己原來所在的地球世界,也顯得差。

  不過眼前這個國營廠�面的情況,似乎又有些不同,比起此時吳明在農村的
家來,顯得好上了不少。

  幾樣燒好的小菜,已經擺上了房間客廳中的餐桌上,紅燒排骨,油焖茄子,
清蒸鯉魚,外加一個西紅柿蛋湯。

  重生後的吳明家,這樣的好菜,吳明一個月,也沒吃上一回。

  一個月沒吃到葷腥的吳明,面對著眼前這一桌好菜,好好著狼吞虎咽了一次。

  十幾分鍾後,滿滿的三個空碗,擺在了吳明身邊的餐桌上。拱起的肚子,說
明他,此時再也吃不下了。

  看著吳明這孩子,剛才像餓死鬼投胎一般吃飯的樣子,一邊的吳友三還有他
的兩個老婆,看著笑著。

  「三叔家的飯,好吃吧。」

  「恩……」

  吳明呵呵笑著。

  「你隻要在分廠�,學到一門技術,當了一個有臉面的臨時工,別說是這種
豐盛的飯菜,就是這種漂亮的婆姨,你都可以隨便揉,隨便吃著。」

  吳友三借著酒勁,當著吳明的面,把身邊的兩個老婆揉住了。

  「要死拉。」

  李雪晴和林茗兒,害羞著,狠狠恰了自己男人手臂好幾把,這才從吳友三的
懷�,掙脫了出來。

  「呵呵……」

  看著眼前的情景,吳友三笑著,吳明也笑著。

  午飯過後,吳明呆呆坐在三叔家的客廳�,看著電視,身前擺了一盆水果,
還有他二三嬸林茗兒給他泡得一壺菊花茶。

  而他的三叔吳友三,說是喝了點酒,頭有些暈,就去房間的臥室睡覺去了,
睡覺前,硬是把自己的二老婆林茗兒,死拖著給拉進了房間�。

  李雪晴陪在吳明的身邊,看著眼前的電視畫面,心神卻被不遠處臥室內,時
不時傳來的輕微喘息聲吸引著。

  十幾天沒和自己的老公見面了,李雪晴心�自然也想和自己的老公恩恩愛愛
一翻,隻是吳明在自己的家�,這樣的事情,白天的話,她也就不敢了。

  想著不遠處的臥室中,自己老公和自己的二妹,正在房間�辦著事情,想著
這些,李雪晴的臉上微微有些難堪著。

  「吳明,吃吃吃……」

  李雪晴給吳明削了一個蘋果,遞到了吳明的面前。

  「哎!大三嬸!」

  不遠處臥室中,傳來的二三嬸的微微喘息聲,此時也傳入了吳明的耳朵�。

              第003章班花

  吳明在重生到這個世界前,在原來的地球世界,也是有過女朋友的,這種恩
恩啊啊的事情,自然也幹過幾回。

  不過隻是想想,此時在不遠處臥室內,壓在自己三叔身下的,可是自己那身
材非常高挑,又那麽有氣質的二三嬸,想著這樣的事情,吳明的心,就難以平靜
著。

  「這樣的女人,壓在哪個男人的身下,都會被狠狠幹上幾回的。」

  吳明心�暗暗想著,同時的話,身下那玩意,似乎也觸景生情著,漲了一些
出來。

  吳明夾了夾雙腿,把自己褲子前展現出來的情況,稍微壓制了一些。

  大概小半個小時的時間後,林茗兒一邊整理著身上微微有些淩亂的衣服,一
邊從臥室�走了出來,滿臉紅光著,朝著李雪晴的方向走著。

  來到了李雪晴的身邊後,林茗兒低頭在李雪晴的耳邊說了那麽幾句。

  「老頭子,要你進去。」

  林茗兒悄悄說著。

  「幹嘛,你還沒滿足他啊。」

  李雪晴嘴�笑著。

  李雪晴和林茗兒生活在一起,已經七八年了,剛開始爲了自己男人,還多少
跟林茗兒有些小吃醋,不過隨著生活在一起的時間久了,姐妹感情也就顯得深了,
爲著這樣的事情吃醋,也就沒了。

  「雪姐!他可是欽點的,你要是不去,晚上他折騰起你來,我可不幫你。」

  「呵呵,死丫頭。」

  被林茗兒這麽一說,李雪晴嘴�笑著,從沙發上站立了起來,理了理身上的
衣服,朝著遠處的臥室,走了過去。

  雖然吳明的目光,不在那個臥室的方向,但是自己大三嬸走進臥室的情況,
他還是完全感覺到了。

  很快,不遠處的臥室中,又傳出了輕微的聲響。

  隻是這一次的聲響,比起剛才林茗兒從房間�傳出來的聲響,顯得不同。

  林茗兒是那種又急又快的聲音,其間還夾雜著一些像小貓叫春一般的聲音。

  李雪晴的聲聲音,則是顯得纏綿得多了,一個音,呻吟下來,要拖十幾秒的
時間。

  「聽著,讓人感覺快要憋死了一般。」

  吳明暗暗想著。

  聽見這樣的聲音,林茗兒隻是微微一笑,拿著手中的電視遙控器,把眼前的
電視聲音,調大了一些,讓電視機的聲音,把那臥室�傳出來的輕微呻吟聲給掩
蓋掉了。

  這一次,李雪晴待在臥室�的時間,比起林茗兒來,長了不少,大概一個多
小時候,才從臥室�走了出來。

  滿臉紅光的李雪晴,從臥室�走出來的時候,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客廳中的
林茗兒跟吳明一眼。

  大概在李雪晴從臥室中走出來不到三分鍾的時間後,吳友三一邊打著哈欠,
一邊披著外套,從臥室中走了出來。

  吳友三先是看了看,坐在客廳沙發上的兩個老婆,心�想著剛才在臥室�,
把她們壓在身下,狠狠操了一回的事情。

  想著這些事情,吳友三的臉上,顯得很得意。

  「十幾天沒上過了,如今上了一回,小別勝新婚的感覺很強烈。」

  吳友三想著這些,看了看挂在自家客廳牆壁上的那個挂鍾,顯示的時間,上
面顯示著,已經到了下午兩點多了,吳友三看著這樣的時間,對著吳明說道。

  「吳明,差不多了,跟我走吧。」

  說著話,吳友三就走出了房間。

  「哎……」

  吳明跟著自己的三叔,從房間�,走了出來,他的兩個三嬸,披了件得體的
外套後,也跟著吳友三,一同走了出來。

  分廠臨時工的宿舍離分廠第一車間的距離不遠,大概步行三分鍾的時間,就
到達了。

  此時,分廠第一車間的門口,挂著一條紅白相間的橫幅,橫幅上寫著這麽幾
個字。

  2013屆第七紡織總廠第九分廠機修試工大賽。

  此時,進進出出分廠第一車間門口的人員,顯得很多。

  其中大部分的,都是一些工廠�面的年輕女工,這些年輕女工大多都是三兩
成群或者是三五成群的過來的。

  在紡織廠這樣的行業�面,男工的比例實在太少,像這種完全是男工進行的
機修比賽,自然能吸引到不少廠�面,年輕漂亮女工的注意。

  要是能發現一兩個優秀的,受到分廠器重的機修學徒,這些年輕的女工們,
也就有了追求的對象。

  在國營廠�面,女工倒追男工的現象,比比皆是著,隻要男工夠優秀,那追
他的女工,就會夠漂亮,夠多,好幾個班花和段花,攜起手來一同追一個優秀男
工的事情,也是常有的。

  「老吳!你也來了。」

  一個手捧著登記表的中年男人,站在分廠第一車間門口的位置,看見了吳友
三和他的兩個老婆,直接上來和他熱情招呼著。

  「兩位弟妹也來了。」

  中年男人招呼完吳友三,又招呼著吳友三的兩個老婆。

  「這位是……」

  中年男人,看著吳友三身後的吳明,表情上楞了楞。

  那中年男人大概四十五歲的年紀,長得白白淨淨,看上去挺斯文的樣子。

  「這是我大哥的小兒子吳明,剛剛高中畢業,想到分廠找一個臨時工的工作。」

  吳友三嘴�呵呵笑著,口袋�一根極品黃鶴樓直接遞給了對方。

  「噢……」

  那中年男人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著。

  不知想到了什麽,中年男人楞了一下,看了一眼手中的登記表。

  在登記表的下面,赫然著就顯出了吳明這個名字。

  「你該不會是,也替他報了機修試工的機會吧。」

  中年男子,點燃了手中的香煙,問著吳友三。

  「呵呵……呵呵……」

  吳友三嘴�尴尬著笑了笑。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23 08:17:12

第004章關心

  「本來以爲報名的,可能沒那麽多,所以就給他報上了,沒想到……」

  吳友三無奈著表情,搖了搖頭。

  「呵呵,你這老小子,老是辦糊塗事。」

  中年男人嘴�笑著,同時對吳友三說道。

  「還是不要讓這孩子參加了,這次的話,報名機修試工的好幾個,都是有備
而來著。」

  「我知道,這孩子被選上的機會不大,但是我還想讓他去試一下,就當是見
識一下吧。」

  「如果是這樣的話,倒無所謂。」

  「吳明!這位就是你三叔的老上級,也是老領導,叫王伯伯。」

  吳友三示意著。

  「王伯伯好。」

  「恩,好好好……」

  眼前的這個中年男人,名叫王林,是分廠鍋爐班組的組長,也是分廠的一名
正式員工。

  所謂正式員工,指的就是分廠�有編制的員工,端得是國家的鐵飯碗。

  這樣的員工,在分廠�,可是很有地位的。

  在王林的安排下,吳明很快被安排到了一個指定練習機修技能的紡織機的前
面。

  面對著眼前這台,略顯成舊的紡織機器,吳明的心�感慨萬千著。

  吳明重生前,其實幹得就是紡織機修的工作,隻是在吳明所在的工廠�,這
樣的老舊機器,早就淘汰了二三十年了,在吳明剛剛接觸這個行業的時候,自己
原來所在的紡織廠內,這樣的機器,吳明也接觸了一些,不過接觸的機會不多,
如今回憶起來,吳明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修理這樣的機器。

  沒有多久的時間,參加機修試工的男工,陸陸續續的進來了,不多的幾台,
用來試手的紡織機器,也被好幾個男工占著。

  吳明拿著工具,站在眼前這台紡織機的前面看著,並沒有動手,隻是看著。

  「友三!吳明行不行啊?」

  不遠處的李雪晴和林茗兒,看著吳明,心�擔憂著。

  「哎……」

  吳友三沒說話,隻是搖了搖頭。

  「友三!我看還是讓吳明放棄好了,免得讓這孩子,到時候成績不好,受了
打擊。」

  另一邊的林茗兒,隨著吳友三,也去過吳明家幾次,對于吳明這個孩子,她
還是印象很好的。

  「男孩子經曆了場面,才能成爲男人,不管怎麽樣,丟臉也好,難過也罷,
這一關,他一定要過得。」

  吳友三這麽一說後,李雪晴和林茗兒也就不再多說什麽了,而是默默的目光,
注視著遠處的吳明。

  機修試工的考試,又過了十幾分鍾的時間後,正式開始了。

  由于分廠�準備的機器不多,五十幾個參加機修試工比賽的男工,隻是分到
了十幾台紡織機。

  吳明和其中幾個男工,被分配到了其中一台紡織機上。

  每一台紡織機的上面,都被預先拆解了一翻,上面設置了好些個大大小小的
毛病。

  而每一個紡織機的旁邊,都有一名成熟的技工站在一邊觀察,看這些參加機
修試工比賽的年輕人,修理紡織機的能力,到底如何。

  跟吳明分配到一起的幾個男工,其中兩個,一上來,就拿著手中的工具,往
那機器上拆拆裝裝著,不過隻是拆裝了幾下後,就被守在一邊的技工給喊停了。

  「你們兩個,淘汰……」

  「這……」

  那兩個男工還想爭辯一下,但是看著技工那淩厲的眼神,無奈之間,隻好離
開了。

  剛才那兩個男工的機修手法,吳明在一邊也看了。

  「完全是瞎胡鬧,一看手法,就是沒幹過機修工作的,所以他們兩個被淘汰,
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吳明心�暗暗想著。

  此時,跟吳明站在眼前這台紡織機前面的,就他還有另外一個年紀大概在三
十歲的青年男工。

  那青年男工,因爲跟分廠�面的機修班有關系,所以預先的時候,在機修班
的一個學徒工帶領下,練過一些機修的活,所以的話,他的心�,還是有底的。

  青年男工見吳明並不動手,他也就不客氣了,拿著工具,朝著眼前的這台紡
織機,動起了手。

  見青年男工拆了幾個螺絲,一邊監督的技工看著,暗暗點了點頭,表示著認
可,至于那一直沒有動手的吳明,那技工也是看了一眼。

  吳明一直沒有動手,那技工也不好直接淘汰他,隻是在他手中的一張記錄表
上,吳明的名字後面,寫了幾個字。

  延遲時間十分鍾,未動手。

  隨著時間的推移,眼前那十幾台紡織機的前面,陸陸續續得被淘汰了很多男
工,半個多小時候,剩下男工,已經不到十幾個了。

  這其中大部分,在拆解了紡織機的幾個零件後,神情一時間,也陷入到了思
考的過程中,顯然在裝配機器的過程中,也是遇到了不大不小的麻煩,隻有爲數
不多的幾個男工,還是一直在裝配著眼前的幾台機器。

  「看到了沒有,那幾個,不是跟機修班�的人,有關系,就是給機修班的班
長塞了錢的。」

  王林一邊看著機修試工的比賽,一邊跟吳友三聊著,他手中的那張登記表上,
五十幾個參加機修試工比賽的男工,已經被他劃掉了三十幾個。

  「這�面,有的人,這十幾天一直待在機修班學習,還有一兩個關系好的,
前一兩個月,就在機修班�,學習了。」

  王林一邊說著話,一邊看著呆呆站在紡織機面前的吳明,嘴�納悶了起來。

  「友三!你那侄子,到底在想些什麽啊?」

  「誰知道啊。」

  此時的吳友三,也有些看不懂了。

  「我看,你還是上去,讓他選擇放棄吧,不然的話,一直這樣光站著,要被
人當成笑柄的。」

  剛才五十幾個男工,在比賽的時候,吳明呆站在機器面前的情況,還沒有多
少人注意,此時隻剩下了十幾個男工了,他還這樣呆呆站在紡織機前面,他這樣
的情況,此時,已經引來了很多人注視的目光。

  「這個人有毛病吧。」

  「估計是搞不懂機器,放棄的話,又覺得沒臉,所以才這樣的。」

  「呵呵,這個人,還真搞笑,人家參加這個比賽,都是忙前忙後的,他可好,
就一直這樣站著,身上幹淨的不行。」

              第005章站定

  吳明在這個比賽中表現出來的情況,很快成了人們的談資。

  感受著周圍的這些情況,一邊的吳友三有些看不下去了。

  「哎……」

  吳友三長歎了一聲。

  「也怪我,這孩子,本來就不懂什麽機修的活,還給他報這樣的比賽,也爲
難他了。」

  吳友三心�想著這些,身體朝著吳明的方向走了過去,正打算走過去後,告
訴吳明,讓他放棄這個比賽,那想,此時的吳明,卻動起手來了。

  隻見吳明抓起了他身前所有機器上,被拆解下來零件的最大的一個,拿在了
手中。

  一直沒有動靜的吳明,忽然動了,他的動作,一下子吸引了當場所有人的目
光,大家都是饒有興趣的看著他。

  「快看,快看,這個站定帝動了。」

  「我還以爲他是木頭了,打算這個比賽結束前,就站著不動了。」

  吳明身邊的那個技工,看著吳明一上來,就拿起了地上最大一個零件的事情,
眼神也楞了好幾下,本來想伸手直接喊出對方被淘汰的話,但是看著吳明接下來
的幾個動作,就沒有喊出來。

  按理說,修理被拆解的機器,都是一步一步還原的,很難有把拆解下來的零
件,全部先組裝好,然後整體還原的做法,這個做法,技術要求很高,組裝的工
藝,也要相當的熟練。

  一般的學徒工,是很難做到這一點的。

  就是眼前的這個技工,也沒這個把握,用這樣的裝配法裝機器。

  「就是我師傅,恐怕也要好好琢磨一翻,才可能這麽動手吧。」

  那技工心�暗暗想著。

  「可是他……」

  那技工,仔細端詳了吳明一陣,心�暗暗想著。

  「這小子不簡單。」

  一直站定不動的吳明動了,不僅吸引了圍觀女工們的注意,也吸引了分廠機
修班不少老師傅的注意。

  當看到吳明選擇裝配機器的辦法後,這些老師傅,一時間都從自己站定的位
置上,站立了起來。

  「天那!整裝法。」

  「一個小學徒,要用整裝法裝機器,你們當中誰這麽無聊,把這樣的辦法教
給了外人啊。」

  整裝法裝配機器的辦法,都是掌握在分廠�面幾個老機修的手中,外人的話,
要是沒有這些老機修的指點,是很難學到這樣的機器裝配法的。

  分廠機修班的班長,用著疑惑的目光,看著身邊的這些手下。

  第九分廠的機修班,人員配置,顯得精幹。

  正副班長各一名,特修師傅兩名,普通機修師傅七名,機修學徒十一名。

  按照配置上來說,分廠的機修班,領導崗位和機修師傅的崗位,都是配置整
齊了,就獨獨機修學徒的崗位,缺了三個名額,這一次機修試工,就是要選出三
個優秀的男工,配置到這樣的崗位上。

  聽著機修班班長的話,這些機修班的老師傅們,一個個搖頭著。

  表示自己沒有這樣做過。

  他們中的絕大部分,此時,都是帶著好奇的目光,圍上了吳明所在的那台機
器旁,看著吳明的整裝法,到底整得靠譜不靠譜。

  吳明一旦動了,就身陷到了一種忘我的境界中,此時他的心中,就隻有眼前
的零件和眼前的這台紡織機,對于周圍出現的人,他一概無視著。

  和吳明在同一台紡織機前面的那個青年男工,看到分廠�,幾乎所有的機修
師傅,都圍到了自己的身邊,感受著這樣的情景,那青年男工,顯得有些膽怯,
又幹了一會兒後,就不再動手了,而是選擇站在一邊,看著此時大家,都在注目
的吳明,怎麽樣裝配好眼前這台機器。

  隨著吳明的機修手法,一點點的展示,這些機修老師傅們,看著一個個頻頻
點頭著,其中有些機修手法,更是他們前所未見,聞所未聞著,看著這樣的機修
手法,更是讓這些老師傅們,看著吳明時,更多了幾分敬佩。

  紡織機的機修工,在所有行業機修工�面,技術含量算是很高的,這個行業
的機修工,沒有七八年的磨練,是很難成才的。

  「好了……」

  「我也好了……」

  遠處有三台機器面前的男工,裝配好了機器,舉手示意著,他們臉上的表情,
是得意的。

  畢竟這一次機修試工的比賽,分廠隻會選取最優秀的三個,作爲後備的機修
學徒來培養,如今,他們三個,提前完成了,在他們想來,這個機修試工的比賽,
他們三個就算是勝出者了。

  不過,當他們三個的目光,看到此時周圍的人們,對于他們三個勝出者,幾
乎無視的目光後,他們感覺驚訝著。

  順著人們的目光,他們三個看到的是被層層人群圍住的一個陌生人。

  眼前這三個勝出者,最近十幾天,都在分廠的機修班內進行內部訓練,所以
的話,彼此熟悉,對于對方的勝出,也感覺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是對于這個
忽然出現的陌生人,能得到這麽多人的注目,特別是機修班老師傅們的注目,他
們三個,都是感覺萬分的蹊跷。

  因爲在這三個勝出者的眼中,機修班的這些老師傅們,都是很高傲的,平時
基本上,不會正眼看人。

  「好了,終于好了……」

  看著吳明把地上分散的機器零件,全部整裝好了,然後小心著放入到了眼前
的紡織機�面,同時把幾個需要緊固的零件,緊固好了的情況,圍觀在一邊的幾
個機修班的老師傅,嘴�紛紛興奮說著。

  看他們那樣子,感覺眼前這台機器,就是他們自己裝得一般。

  接下來,就是接通電源,看機器能不能正常運轉了。

  看著一邊作爲監督的技工,把眼前這台紡織機的電源接通了,手指也放在了
紡織機的啓動按鈕上。

  看著這樣的情景,人們的心情緊張著。

  吳明此時的心情,倒不是很緊張,因爲他剛才已經從旁邊人的議論中,聽到
了一個消息。

             第006章多娶幾個

  「可惜了,這次比賽隻選取前三名的優勝者,如今前三名都已經出來了,就
是他修好了機器,也當不成機修學徒了。」

  聽到這樣的消息,吳明知道自己想當機修學徒,可能是沒有機會了。

  紡織機的啓動按鈕,在衆人期盼的目光中,被按下了。

  轟隆隆……的聲音後,如人們預期般,這台紡織機正常運轉了起來。

  聽著機器轟鳴的聲音,幾個站在機器旁的機修老師傅們頻頻點頭著。

  如果說,吳明使用整裝法裝配機器,剛才還有些嘩衆取寵的感覺,現在看來,
已經不是了,機器被修好了,說明吳明身上,是真有本事的。

  「三叔,大三嬸,二三嬸,對不起了。」

  吳明擠過人群,走到自己三位親人面前,顯得有些不好意思著。

  三叔好不容易給自己爭取來的機會,自己並沒有把握住。

  這讓吳明心�,有些難受。

  「傻孩子!」

  吳友三笑著拍著吳明的肩膀,臉上顯得很有光彩著。

  自己侄子的表現,一下子把觀看比賽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過來,這樣的事情,
在他想來,猶如夢中一般,有些讓人難以想象著。

  「放心!你這次一定會入選的。」

  聽著自己三叔的話,吳明楞了一下。

  「三叔!他們不是說,隻選取優勝的三個嘛!」

  「呵呵……」

  聽著吳明的話,一邊的吳友三笑著,連站在吳友三身邊的王林也笑著。

  笑著吳明的純真,吳明的傻。

  吳友三對著吳明說道——聽三叔的沒錯,你就是最優秀的一個,他們肯定會
選你的。

  就如吳友三預想的一般,此時在不遠處的機修老師傅中,因爲吳明的出現,
已經吵了起來。

  「這個吳明,就到我這�來吧,我這�正好缺一個機修學徒。」

  「呵呵……你這�缺,我這�難道不缺嘛!」

  「我放棄今年的五個臨時工推薦名額,另外再加上我手下的一個機修學徒來
換這個吳明,誰願意跟我換。」

  平時,都是顯得很淡定,身份也顯得很超然的這些機修老師傅們,開始爲著
吳明爭吵了起來。

  至于吳明是不是這次機修試工比賽優勝者的事情,似乎已經不用他們討論了。

  能使用整裝法,把機器修好的機修,跟使用普通手法把機器修好的機修,那
不是一個層次上可以討論的事情。

  這些機修老師傅的手中,每一個都是握有一些臨時工推薦名額的,而且他們
可以推薦的臨時工,都是可以和分廠簽訂一年甚至兩年臨時工合同的那種。

  這樣的臨時工推薦名額,算是很寶貴的,有人願意拿著這樣推薦的名額,換
取吳明,顯然吳明的才能,已經得到了這些老師傅們的認可。

  在等待了一段時間後,一個年約三十五歲左右的美豔熟婦,搖曳著她那豐腴
的身體,一步三晃著,走到了吳明的面前。

  這個熟婦,身穿著一身簡單的職業黑色西裝,腳上的話,一雙看上去樣式有
些普通的黑色高跟鞋踩著,臉上的妝容也是淡淡的,就是抹了那麽一點紅唇而已。

  熟婦這一身打扮,顯得很簡單著,不過在她不簡單的身材,和身上成熟豐腴
氣質的襯托下,這個眼前的熟婦,在吳明的心�,就顯得極不簡單著。

  「好美豔的女人啊,這樣的女人,簡直就是女人中的極品。」

  吳明心�暗暗想著。

  胸前是浪波,身後是肥臀,臉上的那一副高傲的摸樣,更是讓男人看著,有
一種強烈的征服欲望。

  「這樣的女人,要是被壓在身下,那非得幹上五六次,才能滿足啊。」

  「你就是吳明。」

  熟婦對著吳明微微一笑。

  「恩!」

  吳明朝著熟婦,點了點頭。

  「薛三太!出結果了嘛?」

  吳明的三叔,顯然認識眼前的這個熟婦,所以對方一出現,他就急著跟對方
打起了招呼。

  「恩!我出面的話,你就該知道你這個侄子,是分到了誰的手下。」

  「呵呵……呵呵……」

  聽著那美豔熟婦的話,吳友三嘴�笑著。

  「明白了,還是你們家薛蠻子有眼光,要了我們家的吳明。」

  「要的也不容易啊,要他,我們家薛蠻子可是花了不少血本的。」

  美豔熟婦說著話,目光略帶深意的看著吳明,嘴�淡淡說道——這血本要是
花得值,那就好,以後自然有你不少好處的,十年期的臨時工合同,也能給你弄
來,工資的話,隻要轉正了,一萬以上,自然給你保證。

  聽著美豔熟婦的話,吳明臉上高興著,不過心�想著一些別的事情,臉上就
稍微猶豫了一下。

  不過也沒猶豫多久,吳明就把心中的話,問了出來。

  「那……那老婆能不能多娶幾個?」

  「哈哈哈……」

  吳明的話,讓美豔熟婦還有吳友三,還有王林,還有他的兩個三嬸,都笑了
起來。

  「女人的事情,你就更不用擔心了,畢竟你已經是機修學徒的身份了,這樣
的身份,一般在分廠�娶四五個老婆,是沒問題的,要是你還懂得如何討女孩子
歡心的話,那再多娶幾個,也是沒有問題的。」

  美豔熟婦說著話,在吳明的面前,搖曳了一下身姿,朝著遠處走著,眼神的
話,示意著吳明跟上。

  眼前的這個美豔熟婦,個子微微有些高,大概165的樣子,配上身下那雙
五公分左右的高跟鞋,個子上隻是比吳明微微矮了小半個頭。

  美豔熟婦扭著身後,顯得肥浪的臀部,一步一浪著,每一個她的步伐下,在
她的身後,都能激蕩出無限的風情來。

  看著這樣的臀,吳明難以想象,壓在自己身下,狠狠操著,會是一種什麽樣
美好的場景。

  一路上,美豔熟婦也隻是跟吳明簡單介紹了一些情況。

  說吳明已經被她所在的三車間的機修室選中了,成了那�的一名正式的機修
學徒。

              第007章師母

  第九分廠一共有七個車間,每一個車間的話,都有一個機修室。

  每一個機修室�面,有一個主管機修,兩個學徒機修,外加若幹個器材管理
員。

  眼前的這個美豔熟婦,就是三車間機修室的一名器材管理員,名叫于曼兒。

  于曼兒自稱自己是三車間機修主管的第三號大老婆,另外她的三個姐妹,也
就是那機修主管的另外三個大老婆,其中一個也在那機修室�當器材管理員,另
外兩個,在三車間�當紡織女工的領導。

  于曼兒說自己是某某人第三號大老婆的時候,顯得很坦然,甚至有些高傲的
感覺,感受著這樣的情景,讓吳明覺得,她是很喜歡自己此時所擁有的身份。

  第九分廠三車間的門口,大門緊閉著,�面機器轟鳴的聲音,吳明隱隱能聽
到一些。

  在于曼兒的帶領下,那兩個守在三車間門口的女保安,並沒有爲難吳明,直
接讓于曼兒帶著他,進入了三車間�面。

  分廠的生産管理是全封閉的,女工一旦進入廠區內部,要是沒有特殊情況,
是不允許輕易出入車間大門的。

  當然,于曼兒的身份特殊,並不是這些車間女保安能管理的。

  吳明的目光,在進入三車間大門的時候,掃了一眼,守在車間門口的兩個女
保安,心�暗暗稱奇著。

  這兩個女保安的年紀,都顯得很年輕,二十出頭的樣子,摸樣的話,也顯得
很漂亮,要吳明給她們打分的話,估計在85分到90分之間,算是很養眼的女
人了。

  「沒想到,這麽漂亮的女人,隻是站在車間門口,當個女保安。」

  吳明心�暗暗稱奇著。

  吳明偷窺廠門口女保安的事情,被一邊的于曼兒看到了。

  于曼兒對此,也隻是微微一笑。

  「吳明!到我們家老頭子手下工作,你可要記住一點。」

  聽著于曼兒的話,吳明點了點頭。

  「像這種粗制濫造的女保安,你可不要下手啊。」

  「粗制濫造……」

  聽著于曼兒的話,吳明顯得不懂。

  「這麽漂亮的女人,怎麽是粗制濫造的呢?」

  吳明不懂的事情,在他跟著于曼兒進入三車間�面的時候,終于懂了。

  大門一直緊閉的三車間內,燈火輝煌著,無數漂亮女工的身影,晃動在其中。

  每一個吳明看到的女工,比起車間門口的那兩個女保安來,都要美上一兩分,
其中還有一些女工身上的美貌,比起吳明身前的于曼兒來,還要來得美豔。

  「這……」

  吳明跟著于曼兒,朝著三車間的機修室走著,身邊不時有漂亮的女工,經過
著吳明的身邊,也有漂亮女工,好奇的目光,從遠處射來,看著吳明。

  感受著這樣的情景,吳明的心�,顯得很激動。

  「天天跟這麽多漂亮女工,工作在一起,這樣的日子,應該很舒服吧。」

  「知道什麽樣的女人,才算是美女了吧。」

  于曼兒走在吳明的前面,並沒有看到此時吳明臉上的表情變化,但是似乎于
曼兒的身後,長了眼睛一般,不用回頭,就已經知道吳明此時的心情,是很激動
的。

  「三師母!」

  吳明要拜對方的男人爲師傅,自然著,吳明以後喊于曼兒,那就是師母的稱
呼了。

  「好好幹,以後有機會,師母給你介紹其中幾個性格溫順,摸樣漂亮的女工
給你做女朋友。」

  「哎!謝謝師母了。」

  在于曼兒的帶領下,吳明很快就來到了三車間的機修室門前。

  三車間的機修室,就建在三車間廠房�面,緊挨著三車間的主任辦公室的旁
邊。

  三車間的主任辦公室,遠遠看去,五六間大大小小的房間組成著,玻璃的外
牆上垂挂著百葉窗簾,把�面的情景,完全掩蓋著。

  而在那主任辦公室的旁邊,有三間小房間組成的機修室,看上去,顯得微小
了一些。

  不過吳明知道,那�就是自己在這個分廠�面的起點。

  「我要慢慢的爬,總有一天,爬到這個分廠的領導崗位上。」

  吳明心�暗暗發誓著。

  吳明遠遠的看見,一些職業女白領裝扮的女孩,在敞開的主任辦公室大門�
面,走來走去著,隱隱約約的笑聲,也不時從那房間�傳了出來。

  參雜著各種不同香味的空氣,也不時從那敞開的辦公室大門�,湧了出來。

  聽著這樣的笑聲,于曼兒無奈搖了搖頭,身體徑直走到了那辦公室的門口。

  伸手示意性的敲了那辦公室大門幾下。

  咚咚咚……的聲音,從那辦公室的大門上,發出著,提醒著門�面的某個人。

  「薛三太啊!」

  「進來玩一下……」

  「你們家老頭子,還真有趣。」

  不少女孩的聲音,從那辦公室�面,傳了出來,于曼兒也是禮貌回應著。

  很快,一個四十出頭,頭上有些禿頂的中年男人,臉上一副呵呵笑著的表情,
從那辦公室�面走了出來。

  「老婆,回來了!」

  那禿頂男人,對著于曼兒呵呵一笑。

  「再不回來,恐怕你那魂,都要被那幾個小狐狸精給勾走了吧。」

  「嘿嘿!嘿嘿……」

  聽著自己老婆的話,那禿頂男人,嘴�尴尬笑著。

  「主任那老東西出差去了,他那十一個小秘,就帶了最喜歡的六個,這剩下
的五個,我看著她們寂寞,我就……」

  「你就怎麽樣?把她們都收了?」

  于曼兒雙手叉腰,質問著那禿頂男人。

  「怎麽可能,她們畢竟是主任的女人,我哪敢碰她們啊。」

  「知道這一點就好。」

  于曼兒的目光狠狠白了眼前這個禿頂男人一眼,然後不知想到了什麽,臉上
的表情也變得和緩了一些。

  「老薛!你也歲數不小了,身體的狀況,也不如前幾年了,那時候,你身體
好,你在外面胡鬧,跟野女人勾三搭四,甚至四十歲了,還要娶小的,我們姐妹
們,也容著你,甚至在娶小的事情上,還幫你出謀劃策,給你挑性格好的,摸樣
好的,但是現在你的身體,不如以前了,不能再這樣瞎折騰了,你得想想家�的
姐妹們。」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23 08:18:02

 第008章上班的快樂

  于曼兒一副苦口婆心的樣子。

  「嘿嘿,老婆,放心,我懂得,我就是跟這些小女人,打情罵俏一下而已,
不會動真格的。」

  「不動真格,你呀你!要是我們幾個大的,不是時常管著你,你會對這些小
妖精不動真格。」

  老機修,都是廠�編制內的員工,這樣的員工,跟分廠的臨時工比較起來,
一個天上,一個地下著。

  像吳明的三叔吳友三,雖然在分廠內,也是一個有些身份的臨時工,但是在
分廠內娶到的老婆,也隻能是四五個最多了,這些老婆,也沒什麽大小老婆的分
別,但是分廠內編制內的男性員工,就顯得不同了,不僅可以在分廠內,娶上十
個以上的老婆,這娶到手的老婆,還有大小老婆的分別。

  大老婆就像妻子,小老婆就像小妾一般。

  禿頂男人又和于曼兒說了幾句,這才把目光轉到了吳明的身上。

  「喲!吳明來了啊。」

  禿頂男人主動迎著吳明走了過來。

  「哎!薛師傅!」

  吳明不知道對方的名字,但是知道對方的姓是什麽。

  「恩!你在機修試工的表現,我都看到了,你告訴我,那整裝法,到底是誰
教你的。」

  「我……瞎琢磨出來的。」

  「呵呵……」

  禿頂男人聽著吳明的話,笑了笑,他可不信,這個整裝法能是一個小年輕,
自己琢磨琢磨,就能出來的事情。

  「既然你不說,那也不要緊,我要的就是你這能耐,以後替我好好幹活吧。」

  說著話,禿頂男人伸手拍了吳明肩膀幾下。

  「哎,哎,哎……」

  吳明心�其實還有些擔心的,畢竟自己在機修試工的時候,自己機修的本事,
顯露了太多,隻要是內行人看了,心�一定是有些疑問的,沒想到,自己這個師
傅,倒是個豁達的人,自己不想說,他也就沒有多問。

  就這樣,吳明在當天下午的時候,直接就在三車間內上班了。

  一些吳明入職的手續,也是有他的三師母于曼兒幫著代辦了。

  在車間內,當個機修學徒,是比較輕松的事情,要是這個機修學徒,一般的
機修活都懂的話,那這一份輕松,就顯得更加惬意了。

  幾乎就是喝茶聊天,看看報紙就能輕松搞定的事情。

  分廠第三車間內,要是不出現紡織機大的毛病,機修一般的工作,就是定期
給三車間內的所有機器,巡檢一邊,給一些老化的紡織機上上油,一些紡織機出
現小毛病的時候,按時修好了就行。

  這樣的工作,在吳明看來,一天最多也就耗他兩三個小時的時間。

  在三車間機修室待了小半天後,自己師傅的名字,吳明終于知道了。

  對方名叫薛滿,外號薛蠻子。

  機修室內,除了吳明這個機修學徒外,還有另外一個機修學徒存在,算是吳
明的大師兄。

  吳明這個大師兄的名字,叫曹海!

  曹海是個體型微胖的男人,個子的話,不高,大概一六五的樣子。年紀比起
吳明來,大概長了三四歲的樣子。

  曹海是個話語蠻多的男人,一個下午,帶著吳明時,嘴�不停說著。

  不過曹海和別的在分廠�的男工一樣,都有些好色的。

  隻要一有空,就紮堆在自己喜歡的女工中,卡人家的油,吃人家身上的豆腐。

  三車間內,沒有幾個男人,除了吳明和曹海,還有他們的師傅薛滿外,就隻
有三車間的車間主任以及車間�面的兩個工段長是男性。

  而三車間內的女工數量,卻足足有四百五十多個。

  其中白班上班的女工,有二百五十多,晚班的話,有接近兩百。

  這麽多女工,一上班,十二個小時,處于全封閉的管理中,如此情況下,自
然就給了這些三車間內,爲數不多的男人們,可趁之機。

  一個下午短短兩個小時的時間,吳明可是看到自己的大師兄曹海,直接就在
車間�面,吃了三個女工胸前的豆腐,還有一個姿色不錯的女工,更是直接在車
間內,被曹海全身上下,狠狠猥亵了一邊,弄得那女工,最後直接癱坐在地上,
無法工作著。其中那些隻是摸摸小手,摸幾把屁股蛋子的行爲,那就更是數不勝
數了。

  「哎!剛才那個妞不錯吧。」

  幾乎是當著吳明的面,把一個二十歲不到一點的年輕女工,猥亵了一邊,面
對著這樣的情景,曹海顯得很得意著。

  「大師兄,這麽玩人家不要緊吧。」

  吳明顯得有些擔心。

  「看被猥亵時的情景,人家明顯是個姑娘,不然的話,反應不可能這麽強烈
的。」

  「切!有什麽要緊的,玩就玩了呗。」

  顯然曹海在車間內,這樣的事情,已經幹了不止一兩兩回了。

  「老吳!師兄告訴你,在我們車間�,玩女人,你唯一要打聽好的,就是這
個女人,是不是被領導們看上的,要是領導看上的女人,你還泡了人家,那才是
倒黴的事情,到時候,怎麽死得都不知道,隻要不是領導看上的女人,你想怎麽
泡那都是沒問題的。」

  似乎是爲了向吳明展示一下自己的這個說法,接下來曹海又在三車間內,吃
了不少女工的豆腐。其中有些女工,被曹海吃豆腐的時候,是心甘情願著,甚至
還嬌笑不停著,有些則是顯得麻木,似乎這種被吃豆腐的事情,已經在她們身上,
發生了不少次了,讓她有一種無所謂的感覺。當然也有對這樣事情,感覺厭惡的,
不過厭惡歸厭惡,曹海強要吃人家身上的豆腐,這些女工,也就皺著眉頭,雙手
護著身上重要的部位,躲在車間的角落�,悶聲不吭著,讓曹海摸了個夠。

  如何吃女工豆腐的課程,曹海一個下午,直接當著吳明的面,給吳明上了七
八次,直到下班時,曹海還有些意猶未盡著。

  上班時,難見蹤影的薛滿,在下班時,出現在車間的機修室內。

  薛滿的出現,隻是簡單的向吳明宣布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以後分廠三車間晚上機修值班的工作,就有吳明來做了。

  分廠實行的工作時間,是十二個小時輪班倒,白天一班,晚上一班。

             第009章要不要

  一般來說,分廠別的部門的員工,基本上都是上白班的,沒有上晚班的員工,
不過機修的話,就顯得有些不同,畢竟晚上的話,要是紡織機出現了一些問題,
是要耽誤生産的,所以就安排了夜班機修人員。

  不過,夜班的機修,基本上就是待在機修室�面睡覺,紡織機出現問題的時
候,才會出來看一下,能處理的,處理一下,不能處理的,直接就把機器停掉了,
等第二天有薛滿來處理。

  「小子,別感覺夜班無聊,我告訴你,夜班的樂趣,可多了。」

  曹海也是幹過機修夜班工作的,對于機修夜班的工作,一副顯得挺回味的樣
子。

  也不知這小子,在夜班,享受過什麽美好的事情。

  「夜班的話,雖然女工姿色上,沒有白班來得好,女工人數上,也沒白班來
得多,但是整個廠,就你一個男工,所以想怎麽玩,就能怎麽玩著。」

  「曹海!」

  曹海猥瑣的話語,被一邊的薛滿聽見了。

  「怎麽教師弟的?」

  薛滿責問著他。

  「嘿嘿,師傅!師弟第一天上夜班,我多少提醒一下,免得他工作感覺苦悶
了。」

  「你這小子。」

  薛滿目光狠狠盯了曹海一眼,轉頭看向了吳明。

  「吳明!夜班的話,你玩歸玩,可別鬧出什麽大事了,另外的話,車間內,
機器出現的小毛病,你也要給我及時修好了,不要像這不中用的家夥,跟了我三
年,當值一個夜班,就能給老子停掉七八台機器,害的我損失了不少工廠�的利
益。」

  薛滿把吳明從別的老機修手中奪過來,那是花了不少血本的,薛滿這麽想要
吳明,其實不爲別的,就是想讓吳明,當值他三車間的夜班機修工作。

  機修的工作,一直是受到分廠領導重視的,畢竟車間的産量多不多,跟機修
的能力,是直接挂鈎著。

  一個好的機修,不僅能及時修理好損壞的機器,更能調整好機器的狀態,讓
機器生産出來的紡織品,一直處于優良的範疇。

  有著這些原因,分廠對于車間內的機修,不僅待遇不錯,就是一些車間的權
利架構上,也會爲機修留上一些。

  像吳明的師傅薛滿,身份是一個普通的機修,但在車間的生産和管理上,不
僅有話語權,而且也有一定的管理權。

  不過,若是薛滿在自己本職機修的工作上,經常性的出現一些大纰漏的話,
這些給予他的管理權,分廠和車間,都會自動撤銷一些,以示對他工作上出現失
誤的一種懲罰。

  當然,他的本職工作要是幹好了,一些車間的管理權,自然多多少少也會給
他增加一些的。

  「師傅!你放心,大毛病我不見得有什麽把握,小毛病的話,我是十拿九穩
的。」

  「要的就是你這句話。」

  對于吳明的表態,薛滿顯得滿意。

  吳明上夜班前,還是先回到了自己三叔的家�,跟三叔說了一下自己在三車
間工作的一些情況,對于自己要上晚班的事情,也跟自己的三叔交代了一下。

  吳明當上了分廠的機修學徒,這樣的事情,不僅他的三叔顯得很高興,就連
他那兩位三嬸,也顯得很興奮著。

  「吳明啊!你可比你三叔有出息多了,剛進廠,就當了機修學徒,我看那!
不出幾年,你說不定就能轉正了,當了真正的國家幹部。」

  因爲知道吳明要加晚班,所以的話,李雪晴給吳明準備了一些熟的雞蛋,讓
吳明帶著,以備晚上吳明肚子餓了的時候吃。

  李雪晴剛才說那樣的話,其實也是有原因的,因爲國營廠的正式員工,身份
上,就跟國家幹部差不多。

  「吳明啊!不知道你有沒有機會,弄兩個臨時工的名額下來,我那姐姐,有
兩個女兒,高考落榜了好幾年,一直沒找到工作,托著你那三叔,想在我們分廠
�,找兩個臨時工的工作,但是問了好幾個分廠的領導,開價都太高了。」

  李雪晴給吳明準備著,煮熟的雞蛋,林茗兒給吳明準備的,則是一些餅幹之
類的零食。

  吳明重生的這個社會,私營企業和個體企業,發展的都不是很理想,即使有,
提供的工作崗位也不多,待遇也顯得相當的差。

  在這樣的對比下,分廠向社會提供的臨時工崗位,就成了香饽饽,很多附近
縣市的年輕姑娘,都夢想著擁有這樣一份工作。

  分廠一些領導爲了自身的利益,把分廠臨時工的崗位,當成一種商品,拿來
買賣。

  一年期合同的臨時工,一個名額要價五千。二年期合同的臨時工,一個名額
要價八千。

  「二三嬸,好了,好了。」

  兩位三嬸對自己的好,吳明心�挺感激的。

  對于自己二三嬸向自己提出來的要求,吳明心�感覺有些難辦,不過他的臉
上,並沒有把心中的這個情緒給表露出來。

  「二三嬸,我有機會的話,問問。」

  「恩,也別急,你師傅手上就有這樣的推薦名額,你找機會問問,隻要價錢
合適,我們就賣了。」

  「對了,你不是很關心,能不能多娶老婆的事情嘛?」

  想起于曼兒接吳明去三車間時,吳明說得話,林茗兒順便著問了吳明一句。

  吳明有些不好意思著,撓了撓頭,同時的話,朝著林茗兒點頭表示承認著。

  吳明心�明白,在這樣的分廠�面,男人這點心思不爲過。

  「要我和你大三嬸幫你介紹一下嘛?要的話,你盡管提,我們手頭上,符合
條件的姑娘很多。」

  「這個……」

  眼前這樣的事情,吳明是人生中第一次面對,看著自己的三叔和兩位三嬸,
對待這樣的事情上,都顯得很坦然,感受著這樣的情況,吳明微微有些不好意思
的心,也就坦然了下來。

  「在國營廠�面多娶老婆,並不是見不得光的事情,反而是一種很有臉面的
事情,所以的話,面對這樣的事情,並不需要難爲情什麽的。」

  吳明心�暗暗想著。

             第010章爭風吃醋

  「三叔的意思呢?」

  吳明想讓自己的三叔給自己拿主意。

  「我的意思,是先談兩個,讓她們先照顧一下你的生活。至于這兩個的具體
條件,首先一點必須是姑娘出身,另外容貌和身材的話,就看你自己的眼光了,
先讓你兩位三嬸,幫你物色幾個,你先看一下吧。」

  聽著話,吳明默默點了點頭。

  「就按三叔的意思來吧。」

  「弄兩個老婆回來,晚上揉著睡,這……」

  吳明心�想著這些,感覺蠻期待的。

  又跟自己的三叔和兩位三嬸說了一會兒話,吳明就帶著兩位三嬸給他準備夜
班吃的東西,匆匆上班了。

  晚上九點多的時候,吳明獨自一個人,走在三車間的生産過道上,兩邊轟鳴
的機器聲,顯得並不是很刺耳著。

  守在紡織機器旁的女工,像曹海說得那樣,比起白班來,姿色上,差了一個
等級。

  要說白班的女工,個個是如花似玉的大美女,那夜班的女工,隻能算是美女
中的一朵小花了。

  用來陪襯美女可以,當美女的話,感覺上有些差。

  第九分廠的七個車間主任,可以說,都是好色之徒,所以在車間主任上班的
白班時段,他所在的車間內,存在的女工,都是要讓他看著感覺養眼著,年紀的
話,也要顯得年輕的,那些姿色上,差了一等,年紀上,有些大了的女工,自然
就會被他安排到夜班去工作。

  當然,也不是說,所有在晚班上班的女工,姿色上都是差的,有一些,比起
白班工作的女工,並不輸,甚至有那麽十幾個,吳明看著,比起白班那些最漂亮
的女工來,還要漂亮一兩分著。

  這麽漂亮的女工,爲什麽會在晚班幹,吳明隻是找了幾個車間的女工,隨便
閑聊一翻,其中的情況,就明白了。

  「都是一些,不聽領導話,不願意被領導們碰的女工,所以就被打發到了夜
班。」

  「吳機修!這些女工啊,傲得不行,我聽說其中有幾個,是車間主任看上的,
主任都答應讓她們給他做小老婆了,可是她們卻給臉不要臉,硬是不答應。」

  吳明要打聽事情,被他打聽的兩個女工,顯得異常殷勤,不僅主動說著,身
體還一個勁的往吳明的身上,浪著。

  一個側胸時不時就往吳明身上靠著,另外一個的話,小半個身體,都要倒在
吳明懷�了。

  「是呀!給我們主任當了小老婆,那她們的身份,估計不出一個月,就能從
臨時工轉正到正式工了。而且工作的崗位,肯定是白班女工領導的位置,這麽好
的事情,她們竟然不答應。」

  被打聽的女工,浪得不行,吳明也就不客氣,兩隻手摸在了這兩個女工的臀
後,肆意玩著。

  像這種車間�,年齡過了三十,姿色也隻是一般的女工,心�上,都是處于
一種很急切的心態,害怕自己可能在下一個臨時工合同期到期的時候,會被分廠
解聘。

  分廠臨時工的合同,對于這些女工來說,是很重要的。

  因爲這個合同拿在手中,她們就有不錯的收入,還有體面的身份,要是這個
合同拿不到了,那她們隻能是到原來所在的鄉下或者什麽小縣城的地方,要嘛務
農,要嘛找個比這個分廠臨時工的工作,苦上幾倍,髒上幾倍,工資的話,還要
少上幾倍的工作去做。

  隻要在分廠上過班的女工,沒有一個願意,幹那樣的工作。

  有著這樣的原因,分廠�的任何一個男工,幾乎都成了這些上了年歲女工的
救命稻草。

  吳明現在的話,就是直接拉著眼前的兩個女工,到了他的機修室,把她們幹
了,她們兩個不僅心�一點怨言也沒有,心�還會對吳明感激的不行,畢竟在下
一次跟分廠續訂臨時工合同時,分廠�又會有一個說話有些分量的男工,替她們
說幾句了。

  那樣的話,她們跟分廠續訂臨時工合同的機會,又會多上幾分。

  「吳機修!幹嘛啦,你好壞啦。」

  似乎是爲了把握住勾引吳明的這次機會,眼前這個有些歲數的女工,不停把
自己身體,往吳明身上靠著,不大的胸部,使勁往吳明身上噌著,似乎吳明不玩
她的胸部,她都不答應。

  「齊姐!屁股好圓潤啊。」

  吳明也不客氣,雖然眼前這兩個女工,在分廠�,隻能算是末等的女工,但
是放在吳明重生前,那可都是美女級的人物,如今這樣的人物,不僅可以讓吳明
隨便看著,甚至可以讓吳明隨便玩著。

  如此情況,吳明還客氣什麽。

  「吳機修!不要嘛!」

  另一個稍微年輕一點的女工,感受著自己身後的肥臀,在吳明的手中,不停
變化扭曲著,感受著這樣的情況,這個女工的心�美滋滋的。

  「已經好幾個月,沒有被分廠�的男工調戲了,更不要說是被幹,被玩了,
要是這種情況繼續下去的話,恐怕下一次跟分廠續訂合同時,就沒有一個車間�
的男工,替我說幾句了,那樣的話……」

  這個女工,心�想著這些,身體對著吳明的浪,就來得更加猛烈了一些。

  「這一次的話,我一定要把握住機會,至少讓他狠狠操我一回。」

  眼前兩個女工,表現的異常下賤。

  既然如此,吳明也就正式上手了。

  吳明直接就在這兩個女工的工作崗位上,找了一個相對隱蔽的地方,狠狠猥
亵了她們一翻,雙手在兩個女工身上的各個部位上,都是大玩特玩著,最後玩得
這兩個女工,都是直接癱坐在地上。

  臉色潮紅,呼吸困難著。

  周圍不少女工,都是發現了這個情況的,不過她們也隻是偷偷看一眼,其它
的,也就沒有什麽了。

  猥亵完了這兩個女工後,吳明拉著這兩個女工,當著整個夜班女工的面,把
她們拉到了自己的機修室�面。

  周圍那些夜班女工看著這樣的情況,大部分都是對那兩個女工,報以羨慕的
目光,甚至很多女工投過來的目光,都是異常嫉妒的。

  「這兩個下三濫的貨色,也配被機修玩,這機修什麽眼光啊。」

  「待會,姐妹們可要好好卯足了勁,對這機修勾引一翻,畢竟晚班領導們不
在,他這個男工機修,就算是我們車間最大的領導了。」

  男工在國營廠�面,有著絕對的權威,所以的話,一般情況下,車間�的女
工,面對著男工,都是很聽話的。

  隻要吳明願意,那晚班女工的工作崗位,吳明可以隨便調配,把自己喜歡的
女工,調整到一個輕松的崗位上,甚至調整到一個幾乎不用怎麽工作的崗位上,
那都是可以的。

  甚至在晚班女工領導的崗位,吳明也有向車間主管建議的權利,吳明要想把
幾個自己喜歡的女工,弄到晚班女工的領導崗位上,當個班長或者段長什麽的,
他也是有這個影響力。

  畢竟,車間晚班的時候,他算是這個車間隱形的一把手。

  那些車間�的女工段長和班長們,對他的話,都是言聽計從著。

  有著這些原因,晚班的女工們,很多是願意被吳明占有的。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23 08:19:03

 第011章眼前一亮

  吳明美美的在自己的機修室�面,把那兩個浪得不行的女工,幹了幾回。

  到底是有些年紀的女工,在男女之間的事情上,不僅顯得主動,更是顯得浪,
在小小機修室�面,發出來的聲浪,讓吳明好幾次,都是早早丟盔卸甲著。

  在她們身體�,把自己的身體精華,交代了一次又一次著。

  幹完了事情,吳明躺在機修室的躺椅上,抽著煙。

  那個所謂的齊姐,上身的衣服,半遮半掩著,跪在吳明的身下,給吳明捏著
大腿。

  另外一個二十七八歲的悅姐,則是直接坐在了吳明的懷�,任著吳明的一隻
手,順著她胸口敞開的衣領,伸在她的胸口�面,隨意玩著。

  「爺……我們姐妹倆,你還滿意吧。」

  齊姐跪在吳明的身下,大眼睛撲扇著,看著吳明。

  「這�不錯……這�也不錯。」

  吳明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摸了一下齊姐的嘴唇跟齊姐美跨的位置,這兩個位
置,就是剛剛吳明在對方身上,享用過的地方。

  怎麽說呢?

  這兩個地方,自然很爽。

  「呵呵……爺既然喜歡,那我們姐妹倆,以後可就會多多服侍你了。」

  「行!小浪貨。」

  吳明說著話,伸手又在懷�的悅姐胸前,用力捏著。

  「壞啦……」

  聽著吳明對自己的稱呼,眼前的兩個女工,也不介意,身體更是紛紛朝吳明,
浪了起來。

  能被一個男工玩弄,更是直接被對方上了,面對著這樣的事情,這兩個女工,
對于吳明更是感激萬分著。

  女工的這種心情,吳明自然不能理解。

  明明是自己占了便宜,弄得好像是這兩個女工,在老子身上,占了便宜一般。

  其實吳明要是更加深入的了解了一下,分廠車間�的文化後,心�就會明白。

  分廠車間�,最有地位的女工,那自然就是車間主任的女人。

  被車間主任直接安排在車間工作的這幾個女人,都不是車間主任最看重的女
人,隻是他短時間內的一些玩物而已。

  就是被車間主任,當成一般玩物的女人,在車間女工的群體中,那都是身份
最超然的存在。

  是一般女工不能輕易得罪的。

  除了這些女人外,車間�最有身份的女人,那就是吳明的師傅薛滿,還有就
是白班兩個男性工段長,在車間�的大老婆跟小老婆們,還有薛滿和那兩個男性
工段長,在白班車間�的那些姘頭女工們。

  所謂姘頭,指的就是分廠�,那些生活上和感情上很隨便的女人,這幾個月,
跟著這個男工,那幾個月,又跟別的男工,耗用著自己的青春時光,把自己的身
體和情感任著這些有權勢的男工隨意踐踏,以此來換取自己在分廠�繼續工作的
機會。

  除了以上這些正經或者不正經的女人外,接下的剩下的女人,看有沒有地位,
唯一的機會,就是跟白班的曹海,或者就是晚班的吳明有沒有關系了。

  而在晚班的話,唯一能讓這些女工們,有身份,有地位起來的辦法,那就是
跟吳明攀上關系。

  跟吳明攀上關系,最直接的辦法,那就是被吳明睡了。

  在吳明身前的這兩個女工,如今當著整個夜班女工的面,進入了吳明工作的
機修室,長達兩三個小時,這已經向整個夜班的女工表明,她們兩個,已經跟吳
明正式攀上了關系,以後她們可不是隨便什麽人,都可以欺負的對象了,更有可
能,得到了吳明的喜歡,會被推薦到晚班女工領導的崗位上。

  那樣的話,她們可是更有身份,更有地位了。

  有著這些種種,此時或跪或被吳明玩弄的這兩個女工,心�對于吳明,那是
又感激,又愛著。對于吳明在她們身上的玩弄,更是千肯萬肯著。

  又是一陣春光浪漫之後,這兩個女工,才依依不舍著從機修室�,走了出去。

  吳明一個人,在機修室�面抽著煙,目光看著機修室玻璃窗外,不遠處的那
幾個,被特別安排到了工作繁忙崗位上的女工。

  因爲不聽領導的話,不願意被領導們擁有,這些被下放到晚班的漂亮女工,
分配到的工作崗位,都是異常繁忙的。

  本來一般是八個人,一同操作的一台紡織機,到了這些女工的手中,就成了
四個人。

  而且這四個人面對的工作量,以及機器的狀態,都是異常差的。

  動不動,機器就會熄火,熄火了以後,這四個人所在班組的班長,也不會請
機修來修,而是直接謾罵著這四個女工,要求她們自己去修。

  此時,正有一個三十出頭的,表情顯得氣勢洶洶的女班長,正在訓斥著這四
個女工。

  命令著她們脫掉著外衣,隻是穿著內衣內褲,在紡織機的下面,修理著眼前
這台不停漏油的機器。

  黑色的油汙,一時間,躺滿在這些漂亮女工的身上。

  營造出一種詭異的美。

  看著這四個比自己漂亮了許多的女工,身上白嫩的肌膚上面,弄得滿是油汙
的情況,這個女班長站在一邊,笑得異常得意。

  嘴�漫罵她們的聲音,一下子又提高了幾度。

  吳明叼著香煙,走出了機修室,朝著那四個女工的方向走著。

  「機器停工一個小時,罰你們工資三十塊,要是今天下班前,你們還不修好
它的話,恐怕這個月,你們四個,呵呵……又隻能拿保底工資了。」

  女班長坐在一個凳子上,手�捧著一個茶杯,目光饒有興趣的看著,趴在紡
織機下面的那四個女工。

  「嘿嘿!聽說你們當中,還有兩個,是被我們主任看上的,如今卻幹著這樣
下等的工作,嘿嘿……不知道你們的心情是怎樣的?」

  「應該是很後悔吧,早知道如今的下場,當初就給我們主任玩了……哈哈…
…」

  女班長的話一說,其中兩個趴在機器下面,修理著的女工,眼眉一橫,看了
她一眼,顯然那女班長嘴�的這兩個女人,指的就是她們。

  吳明站在一邊,看著趴在機器下面,修理這台紡織機的其中兩個女工,感覺
眼前一亮。

             第012章女班長

  這兩個女工,年紀都在二十五六歲之間,身上即使沾滿了油汙,她們身上的
美,還是無法掩蓋著。

  美女就是美女,身上即使抹了灰,她們的美,還是那麽的濃郁。

  因爲脫了外衣的緣故,其中一個,剪了短發的女工,上身隻是穿了一件寬松
的短褂,工作中,不時晃動的胸前,隱約著讓吳明能看到些什麽。

  「沒穿內衣。」

  吳明一眼就發現了。

  短發女工,胸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吳明心�暗暗估計,一手抓,應該是正好
的。

  又白又嫩,又是一手抓,這樣的女人,玩起來,應該很帶勁。

  短發女工皮膚的話,因爲臉上,身上,都是油汙的關系,吳明暫時感覺不出
什麽來。

  大約能感覺出,應該很白。

  畢竟身上沾了那麽多油汙,有些地方細嫩的肌膚,還是展現了出來。

  這個短發女工的身下,穿了一條棕色的緊身短褲,顯露著她下面玲珑的身姿。

  看著這樣的身姿,吳明心�微微一震,暗暗想著。

  果然是被主任看上的女人,這身材,已經算是極品了。

  吳明從來沒有看過,如此極品身姿的女人,這個極品身姿的女人,如今還穿
著比基尼一般的內衣,在機器下面修理,這情景,讓吳明看了,鼻子微微有些發
熱著。

  另外一個,和那短發女工,一同在一起修理著這台機器的女工,是個長發。
不過她的一頭長發,都是盤了起來。

  高高的挽成了一個發髻。

  這個長發女工和那短發女工一樣,身上同樣滿是油汙著。

  長發女工的上身,因爲脫了外衣的緣故,直接就把�面的一件顯得巨大的黑
色胸罩,顯露了出來,長發女工的胸罩顯得巨大,倒不是人家故意穿這麽大的胸
罩,而是人家胸前確實有料。

  這麽大的料,沒有一個大容器的話,是難以承下的。

  這個長發女工下身的話,穿了一件緊身的超短牛仔褲,露著一雙白色肌膚和
黑色油汙一同混雜在一起的美美長腿。

  似乎是賭氣,這兩個被女班長說著的女工,越被人說,幹得越賣力著。

  隻是機修的活,不是賣力幹就能幹好的。

  幹著幹著,不知是心�想到了什麽,還是被那女班長罵得太兇了,那短發女
工,就哭了起來。

  短發女工一哭,那長發女工也跟著紅了眼眶。

  不過就是沒有哭。

  委屈歸委屈,這兩個女工,還是用力幹著,任著那機器上黑色的油汙,不停
滴落在她們的臉上,身上。

  另外兩個,和這兩個女工,一同在機器下面修理機器的女工,在短發女工的
影響下,也哭了起來。

  抽泣著雙肩,讓人看著,心生憐憫。

  吳明就抽著煙,站在那女班長的身後,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吳機修……」

  過了許久,那女班長才發現了吳明。

  「恩……」

  吳明點了點頭,伸手指了指那機器下面的情況,嘴�問著。

  「她們這是怎麽了?」

  「嘿嘿,她們啊……」

  女班長有些不好意思著,心想著剛才,自己跋扈的情景,有沒有被這個吳機
修看見。

  畢竟女人跋扈,男人是很討厭的。

  「她們都是一些白班不聽話的女工,領導叫調整到晚班來,讓我抽空好好教
育一下。」

  「噢……」

  吳明點了點頭。

  「教育歸教育,生産的話,可不能耽擱了。」

  吳明說著話,目光饒有興趣的看了眼前這個女班長一眼。

  眼前的這個女班長,年約三十歲的年紀,身材的話,生得姣好,摸樣上,雖
然爬上了一些歲月的痕迹,但是整體上,還算是個清瘦型的美女。

  這個美女,要是溫溫婉婉的出現,吳明倒也挺喜歡的。

  但是此時吳明的腦海中,已經留下了剛才她欺辱別的女工的印象,所以的話,
吳明對她,感覺興趣不大。

  「知道了,吳機修。」

  感受著吳明,在自己身上巡視的目光,那女班長故意挺了挺自己的酥胸,讓
自己一手抓的胸,硬是挺成了一手半都抓不住的樣子。身後不算太肥的臀,也硬
是擡升了起來,任著吳明好好欣賞著。

  女班長心�有些懊悔,要是早知道,新來的機修,會對自己有興趣,自己就
該好好打扮一下了。

  女班長一直乖乖站在吳明的面前,等著吳明巡視她身材的目光落了下來,她
才說起了話。

  「那就叫她們停了吧!讓她們幫助別的班組生産。」

  吳明在身邊,女班長說話的口氣,就變得甜甜蜜蜜了。

  那四個呆在機器下面的女工,聽著女班長口氣上的變化,心�暗暗發笑著。

  「這衣服不錯嘛?不過我喜歡女孩穿緊身短裙。」

  吳明沒有接女班長的話,而是直接拉著身前的女班長,把她的身體,在自己
面前轉了一圈,讓她身下過膝的短裙,在自己的目光下,飛揚了起來。

  「吳機修……」

  吳明忽然的使壞,讓那女班長心�顯得很興奮,目光更是朝著周圍不少看過
來的女工,報以驕傲的目光。

  一副我得到了機修寵幸的得意目光。

  「幹嘛啦……」

  女班長嬌滴滴的聲音之下,目光已經顯得火熱。

  能跟在車間晚班,幾乎就是全體女工一把手的吳明,産生關系,這讓眼前的
這個女班長,心�隻是想著這樣的事情,就興奮的顫抖起身體來了。

             第013章上下其手

  「明天換一身紅色的緊身超短裙,我帶你去機修室坐坐。」

  吳明赤裸裸的邀請,讓女班長的不大不小的胸脯,起伏不定著。

  「恩……」

  女班長重重朝吳明的方向點了一下頭,嘴�更是說道。

  「我一定會打扮的漂漂亮亮著,讓……」

  此時的女班長,有些話已經激動得說不出來了,重重的呼吸了幾口,女班長
嘴�的話繼續道。

  「讓你看著滿意。」

  吳明伸手拍著女班長身後的小肥臀,示意著她離開。

  「這幾個女工和這台機器,我來處理了。」

  「知道了,知道了。」

  此時的這個女班長,就是吳明直接要她脫了褲子,讓他操,估計都是千肯萬
肯著。

  女班長滿意得走到了一邊,身體走在路上的時候,一副輕飄飄的樣子。

  「你們幾個,還不出來。」

  吳明的話一說,機器下來的其中兩個女工,朝著吳明感激一笑著出來了。

  另外兩個,據說是被主任看上的女工,其中那短發的,楞了一下後,也打算
出來,但是被那長發的給拉住了。

  「我們班長不說話,我們堅決不出來。」

  長發女工,嘴�強硬著。

  「呵呵……行……」

  吳明笑著,從身邊的兩個女工手中,取過了修理工具,然後蹲在了這台機器
的旁邊,敲打了幾下。

  當當當……的聲音,不時從那機器�面發出著,吳明一邊敲著,一邊拿著一
個手電筒,照著一些自己看不到的位置。

  觀察了一邊後,吳明開始動手了。

  吳明沒有躺到機器的下面,就是蹲在機器的外面,簡單的上了幾個螺絲,又
卸著其中的幾個零件。

  「呵呵……」

  看到這種情況,那躺在機器下面的長發女工,嘴�發出了冷冷的笑。

  「笑什麽?」

  「果然是新來的機修,這台爛機器,你不到下面來,好好調整一下的話,是
絕對修不好的。」

  「呵呵,是嘛,要是我修好了,怎麽辦?」

  「怎麽辦?我隨你怎麽辦。」

  長發女工嘴�強硬著。

  聽著長發女工的話,吳明的目光,掃在地方的身上。

  從對方的胸,掃到了對方的臀,又掃到了對方的腰上。

  特別是在對方的胸上,吳明的目光,可是好好留戀了一翻。

  「行!你的身材不錯,到時候,就直接把你當我女朋友處理了吧。」

  「你……」

  吳明的話,讓那長發女工氣著。

  「我可告訴你,這台破機器,可不是嘴巴強硬,就能修好的,到時候修不好,
丟了臉,可不要怪我笑你。」

  「行!笑就笑,隻要到時候你信守諾言,做我女朋友就行了。」

  吳明言語上的無賴,讓那女工,聽著氣憤著。

  又緊固了幾個機器下面的零件後,吳明站了起來,走到了機器的開關處。

  手放在了機器的啓動按鈕上。

  「我可啓動了,你們還待在下面嗎?」

  「呵呵,你以爲我們兩個是三歲小孩啊,那麽好唬啊,你剛才那麽弄,怎麽
可能把這台破機器修好。」

  長發女工堅決著,那短發女工在機器下面,顯得有些猶豫。

  「姐!不要緊吧,萬一真啓動了,那麽多油濺下來。」

  「放心,你我修這台機器的經驗,比他可豐富多了,他這樣修,會修好嘛?」

  「這……」

  聽著機器下面兩女的對話,吳明微微一笑,伸手直接就按動了機器的開關。

  轟隆隆一聲下,機器啓動了起來。

  一陣機器下面的油汙,隨著機器的啓動,也直接就射在了兩女的臉上。

  那情景看著就感覺像是……

  吳明想到了非常龌龊的一面。

  啊……

  兩女幾乎同時叫著,從機器下面爬了出來。

  「不要緊吧!」

  吳明伸手同時把這兩個女工給扶了起來。

  那短發女工還好,朝著吳明微微一笑,算是接受了吳明對她的好,那長發女
工可就不願接受吳明的好,直接就晃過了身體,拉著那短發女工,一同朝著不遠
處的衛生間走了過去。

  「呵呵……」

  看著那長發女工,孤傲的樣子,吳明嘴�笑著。

  「既然答應了做我女朋友,那接下來,我可就不客氣了。」

  「叫幾個女工過來,先替著她們,把這台機器運轉起來。」

  吳明示意著那女班長。

  很快,幾個在一邊,顯得空閑的女工,被叫了過來,操作起這台機器了。

  吳明也上去,跟著她們一塊來操作著。

  一邊操作著這台機器,時不時的,吳明也會和旁邊的女工,開幾句玩笑。

  吳明平易近人的性格,讓他很快就和身邊的女工,打成了一片。

  「吳機修!你瞎說什麽呢?」

  一個連名字吳明都叫不出的,身形顯得成熟的女工,直接一上來,就被吳明
抓著屁股蛋子玩著。

  「吳機修!你不要嘛,被別人看見了。」

  此時這些女工才發現,吳明哪是上來幫忙,分明是看準了機會,吃她們身上
豆腐的。

  被機修吃豆腐,那都是這些女工們,千肯萬肯的事情,自然著,這些女工抓
住機會,不停朝著吳明浪著,爭著搶著,讓吳明吃自己身上的豆腐。

  其間,吳明抓住機會,對著那女班長,更是上下其手,好好猥亵了一回。

             第014章挺壞的

  弄得人家女班長的臉上很有光彩,一副是衆女中明星的樣子。

  抽著空,去了衛生間清洗了一下身體的那四個女工,此時都回來了,看著吳
明,在自己的機器前面,這個女工身上卡卡油,那個女工身上吃吃豆腐的情況,
看著這樣的情景,那四個女工也隻是笑笑,一副顯然見多了這樣情景的表情。

  其中兩個女工,隻是看了一眼後,就乖乖的來到了機器前面,開始幫著生産
了。

  而那兩個剛才被吳明調戲過的女工,則一直默默站在吳明的身後,看著這個
讓她們感覺有些看不透的男人。

  有時候顯得很壞,有時候又顯得很好。

  吳明這個人,到底怎麽樣?

  一時間讓這兩個女工難以判斷著。

  「姐!你不是答應人家,人家隻要修好了機器,你就任他隨便處置嘛?」

  「誰說得……」

  「姐!你耍賴了。」

  「死丫頭!我們姐妹倆,守身如玉到現在,你真的想你姐,就毀在這樣的男
人身上啊!」

  「姐!在分廠這樣的環境�,你說得那種好男人,真得會有嘛?」

  「這……」

  長發女工,被自己的妹妹問住了,一時間無言以對著。

  「我們看到的男工,不都是像他這樣,好色的不行,我覺得,在分廠�,隻
要男人對女人好,就行了,無需要求那麽多著。」

  在選擇一生伴侶的事情上,一直秉持著原則的這個短發女工,此時的心態上,
多少有些松動了。

  想著和別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朋友或者老公,也是可以的,隻要自己的男
朋友或者老公,在心�,有她一個位置,就行了。

  「要是沒有有實力的男工護著,你我下一年的臨時工合同,恐怕就很難續約
了,那家�弟弟妹妹們的學費,恐怕就……」

  想起家�年邁的父母,沒日沒夜勞作在田�。

  但即使這樣,一年的收入,也是微乎其微著,根本不夠弟弟妹妹讀書用的。

  「要是沒了這個工作,那家�的父親跟母親該怎麽辦啊?」

  短發女工跟長發女工,是一對親姐妹。

  家�困難的情況,讓姐妹倆,爲了這個臨時工的工作,一直苟且偷生到現在。

  忍受了無數次,一般女人無法忍受的屈辱。

  但即使這樣,到了如今,她們兩個也要面臨被分廠解聘的威脅。

  「主任已經徹底對我們姐妹倆,失去了耐心,要是我們這次在合同到期前,
不能答應主任,成爲他的女人,那我們……」

  短發女工,嘴�默認著。

  「小麗……」

  看著自己妹妹,傷心難過的樣子,長發女工的心�,也不好受著。

  這個長發女工的名字,叫李月娥,而她身前的這個妹妹,名叫李麗。

  「你甘心把自己的身體,交給那樣的老頭子糟蹋嘛?」

  「我……」

  聽著姐姐的話,李麗低下了頭。

  「但是,不那樣的話,我們……」

  想起家�的困難,李麗臉上滿是難色。

  「傻妹妹……」

  讓自己的妹妹和自己,一塊在分廠�面受罪,這讓李月娥的心�,很是難受。

  李月娥也想像分廠�別的女工一樣,活得滋滋潤潤著,上班有辦公室坐,下
班的話,可以拿著名牌包包逛街,但是李月娥心�明白,那是需要代價的。

  「被一個完全可以做自己父親的男人,壓在身上,享用著自己少女的一切,
這……」

  李月娥的心�,想到這些,不僅有作惡的感覺。

  不知怎麽的,此時的李月娥忽然把目光放到了不遠處的吳明身上。

  「妹!你說這個男人怎麽樣?」

  「他……」

  李麗看著吳明。

  「挺色的。」

  「我是說人品?」

  「呵呵……人品啊!」

  看著遠處的吳明,李麗不知怎麽的,心�就會發笑。

  可能跟他有緣吧。

  李麗暗暗想著。

  「挺好的,剛才他故意接近那女魔頭,估計就是爲我們四個解難的。」

  李麗嘴�的女魔頭,指的就是剛才欺負她們的那個女班長。

  「你也看出來了。」

  女人的心思,都是敏感的,哪個男人對自己有興趣,隻是目光的一個接觸後,
女人多少都會明白了。

  「那你我要是跟著他呢?」

  「這……」

  李麗仔仔細細的看了吳明一眼。

  「姐!這人摸樣普普通通著,你喜歡啊?」

  「誰喜歡他啊,不過他跟那老東西比起來,總比那老東西強多了。」

  「可是……」

  李麗心�想到了什麽,想說卻不敢說著。

  「可是什麽?」

  「可是他的身份就隻是一個小小機修學徒,他敢泡我們嘛?」

  「敢不敢泡我們,我們姐妹倆,試試不就知道了。」

  李月娥說著話,徑直就朝吳明的方向走了過去。

  「姐!」

  自己姐姐亂來的性格,李麗可是知道的,看著她朝著吳明直接走去的情景,
李麗真不知道,自己的姐姐會對吳明做出什麽樣出格的行爲來。

  此時的吳明,還在那一群女工中膩著。

  他不知道,一場豔遇,馬上就要接近他了。

              第015章無賴

  吳明平易近人的性格,吸引了周圍不少閑著的女工,主動上來,和他攀著關
系,這個女工的小手摸摸,那個女工的屁股蛋子捏捏,一時間,吳明玩得是不亦
樂乎著。

  「您來了。」

  吳明玩歸玩,眼神的餘光,還是第一時間就抓住了李月娥。

  「恩……」

  此時的李月娥,已經在衛生間�面,好好清洗了一邊,身上美豔的容貌,完
完全全的展現了出來。

  李月娥一六八的個子,身下一雙略顯破舊的短根皮鞋穿著。上身的話,穿了
一件棉紡的圓領衫,豐滿的胸前,把那圓領衫高高頂了起來,看上去,就像是有
兩個大山包,樹立在了她的胸口一般。

  李月娥的身下,穿了一條緊身的牛仔褲,修長又是渾圓的大腿,怎麽看怎麽
吸引著吳明的目光。

  李月娥一站在那些晚班女工的面前,一下子就有一種鶴立雞群的感覺,她身
上的美貌,和這些夜班女工,根本是不能比的。

  似乎也是被李月娥身上的這種美豔容貌給比了下去,圍在吳明身邊的這些女
工,紛紛離開了,隻是那女班長,還留在吳明的身邊。

  吳明當著李月娥的面,就這樣揉住了那個女班長,一隻手就搭在對方的跨臀
上。

  「你剛才跟我說得事呢?」

  「什麽事?」

  李月娥一副似乎自己和吳明之間,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的樣子,朝著吳明身
後的機器旁走了過去,戴了副袖套和手套,就幹起了活。

  「做我女朋友的事。」

  吳明的話一說,在吳明懷�的那個女班長,眼眉微微一跳,心�緊張了起來。

  「爺,她們可是……」

  女班長提醒著吳明。

  在分廠�面,一個女工喊一個男工爲爺,那就表明著自己,是對方的女人了。

  「我知道,主任那邊,我有辦法。」

  女班長本來還想說些什麽的,但是看著吳明目光的堅持,他嘴�的話,也就
停止不說了。

  「那你小心一點,畢竟跟這樣的女人搭邊,是很危險的事情。」

  吳明當著那麽多女工的面,跟自己這麽親熱,這樣的事情,讓這個女班長,
很感激吳明。

  感激生情,女班長心�已經裝下了吳明這個男人。

  女班長也明白,自己這樣一個快三十歲的女人,身子又不是姑娘的身子,在
分廠�經手的男工也有三個了,她這樣情況的女工,想要給一個機修學徒當妻子,
那是完全不夠格的,就是做人家的長期姘頭,那也是不行的。

  隻能的話,偶爾被他玩玩。

  但即使是偶爾被吳明的占有,女班長心�也是甜甜蜜蜜著。

  分廠的女工,身後有男人,那就代表著她有靠山,是一個有身份的女人。

  人們談論她的時候,就會冠以三車間那個機修學徒姘頭這樣的身份。

  分廠�,有身份的女工,比起沒身份的女工,那可是有地位多了。

  有著這些,女班長雖然沒有跟吳明發生什麽,但已經完全把自己看成了是吳
明的女人,所以很多事情上,就會替吳明考慮著。

  「謝謝。」

  感覺的出來,女班長是真心關心著自己,吳明的目光不僅朝她點了點頭,抓
著人家小手的大手,也是用力緊了緊。

  「我會把你當成我自己女人看待的。」

  「這……」

  聽著吳明這樣的話,女班長的心�,像是狂潮湧動一般,無法克制著。

  一時間,都有一種願意爲吳明去死的心態。

  「呵呵……」

  一邊的李月娥自然是看到了吳明和女班長之間的感情交流,看著這些,李月
娥隻是冷冷笑了笑。

  這小子可以,幾句話就收了一個死心塌地的情婦。

  「我問你呢!答應做我女朋友的事情,到底怎麽辦?」

  「你這個男人,這麽這麽無賴。」

  「呵呵……你說我是無賴,行!那我就給你無賴看看。」

  吳明側移了一步,把正朝這個方向走過來的李麗,一把抓在了手中,直接當
著李月娥的面,把李麗揉在了懷�。

  「啊……」

  無辜的李麗,嘴�小聲叫著,臉上的潮紅,也因爲吳明的揉抱,一下子湧上
了她那白嫩的小臉蛋。

  李麗比起她姐姐的個子來,矮了稍微一兩公分的樣子,身材的話,也沒她姐
姐來得火爆,不過女人該有的東西,李麗身上都有,吳明的目光,瞄了一眼李麗
胸前不大不小的山包,還有身後微微翹著的小肥臀,心�暗暗想著。

  不錯,不錯。

  這樣的女人,玩起來,應該也很爽的。

  李麗的皮膚,真的很好,有一種勝雪的感覺。

  這樣的女人看著,有一種公主般的純潔感,會讓人倍加疼惜的,當然了,這
樣的女人,狠狠壓在身下操著,也一定是超爽的事情。

  「放開我妹妹。」

  妹妹受辱,李月娥動怒了。

  吳明呵呵一笑,松手把懷�的李麗放開了。

  放開的同時,吳明的手,還用力拍了一下李麗身後的小肥臀。

  啪……的一聲,清脆的聲音,在李麗的小肥臀上,發出著。

  「挺帶勁的。」

  看著自己男人,如何調戲兩個美女,在吳明懷�的女班長,也是笑臉盈盈著。

  雖然是吳明的女人,但畢竟是分廠這樣的環境�出來的,對于女人吃醋這樣
的概念,女班長心�幾乎沒有。

  「你……」

  被吳明又是揉,又是摸著,最後還被吳明狠狠拍了一下身後的屁股蛋子,面
對著這樣的事情,李麗的小臉,羞紅的不行。

  「你怎麽可以這樣。」

  李月娥把自己的妹妹,拉到了身邊,保護著。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23 08:20:06

  第016章對你好

  「嘿嘿,許你無賴,就不許我無賴了。」

  吳明揉著懷�的女班長,朝著李麗和李月娥的方向走了過去。

  「我告訴你,你隻要不兌現你曾經的諾言,那你妹妹隻要在這晚班上工一天,
我就調戲她一天。」

  吳明壞壞的目光,閃過了李月娥和李麗的眼前。

  看著這樣的目光,李月娥心�不僅沒有氣,反而有一種高興的感覺。

  「這個男人,不僅壞,膽子確實挺大。」

  而一邊的李麗,在經曆了剛才的那些事情後,看向吳明的目光,明顯有了一
些變化。

  「這個壞男人。」

  心�念著這樣的話時,一陣甜蜜,從李麗的心頭劃過。

  「我和我妹妹,可是主任看上的女人,你竟然敢要求我做你女朋友。」

  「怎麽不敢,你們不跟主任好,這輩子難道就不能跟別的男人好了。」

  吳明的話一說,李月娥心�暗暗點頭,心道一句。

  「要的就是你這句話。」

  「行!幫我和我妹妹,拿下了下一年臨時工的合同,那我就答應你,做你女
朋友。」

  「這……不行……」

  吳明幾乎楞都沒楞,直接拒絕著李月娥的條件。

  「你……」

  吳明的所言所行,一時間讓李月娥難以理解著。

  明明就想把人家占爲己有,但是這麽一個最基本的條件,都不願意答應人家。

  李月娥心�沈思了起來。

  「我可以幫你們姐妹倆,拿下下一年的臨時工合同,不過的話。」

  吳明的目光轉到了李麗的身上。

  李麗感受著吳明虎視眈眈的目光,心�微微緊張著。

  「不過的話,不僅你要做我的女人,你妹妹也要。」

  吳明的話,讓李麗聽著又氣又羞著,心�的話,還多多少少有些莫名的激動。

  「這個混蛋,還想把我也給……」

  李麗心�暗暗罵著。

  「你……」

  面對著吳明的條件,李月娥一時間難以取舍著。

  李月娥知道,很多分廠的女工,都是賣身來拿臨時工合同的,哪個男工給自
己獲得了一年期的臨時工合同,那這個男工,就可以獲得玩弄對方身體一年的權
利。

  而且是那種隨便玩弄的,因爲這些女工,還想靠著自己的身體,讓這個男工,
幫忙拿下下一年度的臨時工合同。所以的話,爲著這些,這些賣身的女工們,在
面對自己那個男工的索取時,都會百般討好對方的。

  分廠�,這樣的潛規則,人人明白,也有很多人,都是如此做的。

  有著這些,李月娥心�當然知道,吳明剛剛向她提得要求,真的不爲過。

  李月娥想著,自己和自己的妹妹,都是主任惦記的女人。

  如此情況下,吳明還能挺身而出,想著這些,這個吳明多多少少讓她,心�
有些感動著。

  「看來這個男人,真的是喜歡我還有我妹妹的,不然的話,不會這麽勇敢的。」

  李月娥心�暗暗認定著吳明這個男人,目光的話,也看向了身邊的李麗一眼。

  見自己的妹妹,此時似乎精神恍惚著,不知在想些什麽,見到這樣的情況,
李月娥一些想要和她說得悄悄話,一時間,也就沒有說著。

  「好吧,等我回去,跟我妹妹商量一下。」

  「行!等你消息。」

  吳明也不打算對兩女逼得太急,因爲收這對姐妹花,有些事情,他還要預先
處理一下,不然的話,這對姐妹花收到手,也是一對燙手的山芋。

  說著話,吳明離開了兩女,揉著身邊的女班長,朝著機修室的方向,走了過
去。

  「寶貝!明天上班的時候,多帶一些好看的衣服,放到機修室�來。」

  「恩……」

  女班長含羞答應著。

  此時,吳明拉著自己,去那機修室,要幹什麽,女班長不用猜,隻是看了看
對方好色的目光,心�就明白了。

  「爺第一天當值夜班,就要了人家,這……」

  想起這些,女班長對于吳明是又感激,又興奮著。

  「這是這個夜班中,多少女工夢寐以求的事情啊。」

  「爺!夜班我還有幾個要好的姐妹,你要是喜歡的話,我叫上她們一塊過來
服侍你。」

  女班長心�明白,吳明是夜班女工的頭頭,這樣的身份,他的身邊,至少得
有十幾個情婦存在。

  女班長自然願意,讓自己在夜班的一些好姐妹,獲得當吳明情婦的機會。

  肥水不落外人田嘛。

  「你先一個一個玩上幾次,要是覺得她們不錯,就留在你身邊,讓她們做你
長期情婦吧。」

  女班長嘴�建議著。

  「她們肯嗎?」

  「怎麽不肯!她們都是一點身份也沒有的女人,能做一個男工的情婦,那就
代表著她們多少有了一些身份,這樣的好事,她們都會爭著搶著的。」

  「呵呵,原來這樣。」

  吳明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著。

  「這些以後再說,今晚的話,我就對你好。」

  吳明說著話,目光直視著懷�女班長的眼神�面。

  深情的目光,凝視著她。

  吳明的話一說,眼神一動,女班長的心,撲通撲通跳得異常的厲害。

  「爺……」

  千言萬語一時間凝聚在女班長的心中,讓她不知怎麽表達著。

  「我會對你好的,對你很好很好的。」

  女班長,對著吳明發著誓言。

  一副願意爲吳明,掏心掏肺的樣子。

  「呵呵……」

  吳明對這個女班長好,倒不是貪圖她身上的美色,畢竟夜班的女工,比她漂
亮的比比皆是著。

  吳明如今算是夜班女工的領導了,夜班工作的好壞,直接關系到吳明的自身
利益。

             第017章不規矩

  要是在吳明的領導下,夜班工作的産量和質量都顯得很好,那車間和分廠,
都會考慮把一些車間的權利,分到吳明的手中。

  給吳明調配夜班女工領導崗位的權利,給幾個一年期或者兩年期臨時工合同
的名額,甚至說不定還能給吳明一個,轉正的機會。

  有著這些,吳明就想在夜班組織幾個聽話的女工,當夜班女工的主要領導。

  女工的領導,從小到上,一般是副班長到班長,然後再到副工段長到工段長,
這四個級別。

  如今分廠三車間內,一共有四個工段。

  那也就是有四個正副工段長。

  吳明隻要完全掌握了這八個正副工段長,那這個車間的權利,就算完全掌握
在他手中了。

  當然,女班長時不時表露出來的,對吳明的愛,也讓吳明更願意傾心于她。

  畢竟控制女人,最好的辦法,就是感情。

  而感情之中,最好把握的,就是愛愛這件事情了。

  愛愛的多,女人就會更願意死心塌地的跟著對方了。

  抱著各種各樣的目的,吳明把女班長拉近了機修室,開始胡天黑地和這個女
班長亂搞了起來。

  一夜風流後,其間也沒發生多少事情。

  就是有車間三台機器,因爲一些小問題,而停掉了,吳明隨便處理了一下,
就處理好了,別的時間,吳明就待在機修室�,揉著女班長睡大覺。

  從夜班回到了自己三叔的家,吳明一點睡意也沒有著。

  隻是靠在沙發上稍微眯了一會兒。

  三叔家的孩子,顯得很鬧,大清早著,就在樓�跑來跑去。

  三叔家的孩子,此時在家�的,一共有三個,大三嬸的有兩個,二三嬸的有
一個,這三個小孩,年紀都不大,在四歲到八歲之間,正是鬧得年紀。

  吳明聽家�人說,這次三叔回老家,不僅是因爲他的三老婆在老家,要生小
孩的事情,而且的話,也是向老家的母親報喜,說是自己的二老婆,肚子�又有
了。

  這樣的事情,作爲母親的,自然是很高興的。

  孩子們在鬧騰,兩個三叔的老婆,又是在家�忙這忙那的,給孩子們做早餐,
打掃家�的衛生,其中吳明那二三嬸微微隆起的肚子,更是吸引著吳明的目光。

  「二嬸子,看上去,真是很有孕味啊。」

  「吳明!夜班工作還順利嗎。」

  林茗兒穿了一件,寬松的連衣裙,手�拿著一個拖把,簡單的拖著地。

  因爲剛剛醒來的緣故,身上也沒怎麽打扮一下,頭上的發,有些蓬亂著。

  「恩!還可以。」

  「那些女工,還聽話吧?」

  「都挺聽話的。」

  「這樣啊……」

  林茗兒停下了手中的事情,點了點頭,嘴�繼續說道著。

  「吳明!作爲你嬸子,有些事情,要提醒你一下。」

  「嬸子你說……」

  「其實夜班女工最好的管控方式,就是和她們建立感情上的聯系,多對她們
好,其中幾個關鍵人物的話,發生一些男女關系,也是必須的。」

  林茗兒怕吳明還小,這種分廠�面,男工領導和女工下屬之間,管控的竅門,
並不清楚。

  「嬸子!我明白的,我也……」

  吳明微微害羞了一下。

  看著吳明害羞的樣子,不僅他的二嬸子笑了,就連一邊,從廚房�不停把小
菜端出來的大嬸子看了也笑了。

  吳明的兩個嬸子,都明白。

  這男工領導和女工下屬,管控的竅門,不僅吳明懂,而且昨晚顯然已經試行
過了。

  「看來,我們吳明也大了。」

  李雪晴呵呵笑著,示意著吳明坐上來吃飯。

  「你在家�的房間,嬸子也給你騰出來了,你待會吃完飯,就去睡覺吧。」

  「不用了,嬸子!我還是讓我師娘,幫我從分廠�申領一套房間吧。」

  吳明知道,自己三叔家的住房條件,並不是很寬裕。

  八口人,隻是住在一個八十平方不到的小房間內,人均面積隻是十個平方多
點。

  「申領房間的話,那是要扣工資的。」

  「你這老婆子,怎麽這麽不懂男人的心思啊。」

  一直在房間臥室�,沒有出來的吳友三,此時拖著略顯疲憊的身軀,從房間
�,走了出來。

  一出來,就說著自己的大老婆。

  同時的話,借著靠近自己大老婆和二老婆身邊的機會,雙手在兩個老婆的臀
後,不規矩著。

  「吳明這孩子,遲早要自己建立起家庭的,等他過些日子,弄了幾個女朋友
回來,也跟我們一起住啊。」

  「壞蛋……」

  李雪晴嘴�小聲說著。

  背著自己的侄子,被自己的男人動手動腳著,讓李雪晴心�顯得害羞。

  「吳明!你就讓你那師母,給你好好申領一套,面積要大的,可以住好幾個
老婆的那種。」

  「死樣……」

  聽著吳友三的話,一邊的林茗兒手肘,狠狠敲了他一下。

  吳友三,在自己兩個老婆的肥臀上,不規矩的手,也沒好好享受多少的時間,
他那兩個老婆,就機靈的閃到了一邊。

  「對了,下午的時候,你跟我,去你師傅家一趟。」

  「去我師傅家?」

  「對!人家收了你做徒弟,你不正式拜見一下,行嘛!」

  「這……」

  吳明想了想,覺得自己三叔的話,在理。

  「師傅畢竟是廠�的老人,跟他搞好關系,不吃虧。」

  「好吧!那多少要帶點禮物吧,我……」

  吳明想著空空如也的口袋,臉上有些爲難。

             第018章小姨子

  「這些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我都替你想好了,隻是……」

  不知想到了什麽,吳友三的臉上,顯得有些爲難著。

  「三叔!有啥事!你就說吧。」

  「呵呵……你三叔說了,就怕你怨我。」

  「怎麽可能,三叔對我怎麽樣,我心�明白。」

  吳明對于自己的三叔,那是真心尊重,更是有濃濃親情在其中。

  「昨天我打電話,到你師傅家,說了一下今天,我和你去他們家拜見的事情,
本來這件事情,你師傅很快就答應了,隻是後來,你師傅又來了一個電話,跟我
商量了一些事情。」

  「一些事情?」

  「對……一些比較不靠譜的事情。」

  「不靠譜?」

  吳明真的很好奇,到底是什麽樣的事情,讓自己的三叔這麽爲難著。

  「你師傅有兩個年齡比較大的小姨子,在分廠�,一直沒有對象,聽你師傅
的意思,今天除了,讓你去他家坐坐外,就是順便和他兩個小姨子見個面,彼此
感覺一下。」

  「相親……」

  「對,對,對,就是那個意思。」

  吳友三點著頭,坐了下來,點了一根煙抽著。

  「我師傅,不會是想把自己搞過的破鞋,給我吧?」

  吳明想著眼前的這件事情,最怕的,就是這一點了。

  「這怎麽可能,你師傅的人品,我是知道了,再說他那兩個小姨子的人品,
怎麽樣,我也是明白的。再說了,你如今是機修學徒,這樣的身份,不是姑娘出
生的,根本沒資格做你老婆的。」

  「噢……」

  聽著三叔的話,吳明點了點頭。

  「不是別人搞過的破鞋,就不要緊,看看就看看吧。」

  「關鍵問題不是在這�,而是他那兩個小姨子的年紀,太大了。」

  「太大了?有多大啊?」

  「一個三十,另一個二十八。」

  「這……」

  吳明沒有想到,分廠�,竟然還有年齡這麽大的姑娘,還沒有對象。

  不過,細想想的話,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分廠�,也是可以理解的。

  畢竟分廠�的女孩比例實在太高,男工們,就是努力追求,有一些,還是會
遺漏的。

  幾次遺漏下來,女孩的年齡,也就大了。

  隻是三十歲的女孩,還沒對象的,這遺漏得,也太嚴重了一點。

  吳明心�暗暗想著。

  「長得還好看吧。」

  「聽人說,倒都是美人胚子,隻是你和她們之間的年齡差距……」

  吳友三想著自己眼前的這個侄子,隻有二十一歲的情況,他就覺得,這樣的
婚配,絕對是不靠譜的事情。

  「女孩子隻是大幾歲的話,那還差不多。」

  「叔!見見吧!」

  「這……孩子,你可別太爲難了自己,雖然人家是你師傅,但是這樣不靠譜
的事情,你要是答應下來,吃虧的可是你呀。」

  「是啊!吳明!談對象,年齡差距太大,不好。」

  一邊的李雪晴也是勸著吳明。

  「他是我師傅,既然他提了這樣的要求,我不去赴約的話,恐怕他面子上過
不去……」

  「叔!嬸!我們就先看看,給我師傅一個面子,至于到底成不成,到時候還
不是我掌控的事情。」

  「這……」

  聽著吳明的話,吳友三沈思了起來。

  「也行!就這麽幹。」

  吳友三不知道,其實吳明對于年齡大的女人,還是有一種偏愛的,所以的話,
對于這一次相親,吳明還是很期待的。

  「姑娘出生,長得也漂亮,恩!先看看吧。」

  吳明笑著,和三叔家�的人,一起上了餐桌,吃起了飯。

  一日無聊,在三叔家�看了看電視,逗著三叔家的幾個小孩,玩了玩,半天
就過去了。

  臨近中午的時候,吳友三帶著林茗兒還有吳明,一同朝薛滿的家�走去著。

  手中的話,提著幾個大大小小的禮包,�面裝著一些好酒和好煙。

  身邊的林茗兒穿了一身,青綠色的連衣裙,上面微微露著胸口,下面的話,
露著小半截的一雙大腿,腳下踩著平底的布鞋,顯得輕松寫意著,微微隆起的肚
子,更是讓她有一種爲人母的幸福感。

  自己的二嬸子,有著高挑的身材,隻是簡單的配了一身好衣服後,就讓人看
著,有一種美豔的感覺。

  比起二嬸子的美豔,吳明的三叔,確實不咋的。

  個子矮矮,摸樣的話,還顯得有些又老有醜著,但就是這個男人,讓林茗兒
幸福依靠在他的身邊。

  看著自己三叔和二嬸子之間的感情,吳明心�暗暗羨慕著。

  一路上,吳友三交代著吳明,一些到了薛滿家,要注意的事情,當然了,對
于那兩個薛滿家的小姨子,吳友三更是交代著吳明,能冷淡處理,就冷淡處理了。

  薛滿家,就在分廠正式職工十三號宿舍樓�面。

  分廠正式職工十三號宿舍樓,雖然有四層,但一共就住著四戶人家。

  以一個男工爲一個基礎單位,四個男工,分別居住在四個樓層中。

  吳明的師傅薛滿,就住在其中的三層樓。

  十三號宿舍樓的三層,從301房間一直到308房間,一共有八套住房。

  其中的301房間,是不住人的,完全是以客廳的形式展現著。至于剩下的
七套房間,其中前面兩套,住著薛滿的四個大老婆,以及他大老婆的孩子們,後
面的四套房間,住著薛滿十個小老婆還有他那些小老婆的孩子們。

  至于最後一套308號房間,住得是一些薛滿在分廠�的二十幾個情婦中,
最得薛滿喜歡,同時也是被他家庭所接受的幾個情婦。

  住在308這個房間�的女人,一般是不固定的,這幾天搬進一個,那幾天
搬出一個,此時此刻,住在這個房間�的女人,一共是五個。

  「坐坐坐……」

              第019章情人

  薛滿顯得熱情,示意著吳明他們,坐到自己家的客廳中。

  「來就來了,還帶什麽東西啊幹嘛?」

  薛滿的兩個大老婆,陪在薛滿的身邊,另外兩個大老婆,拉著林茗兒,坐在
一邊的沙發上,說著女人之間的話題。

  吳明則是對著房間�,出現的這些師傅的老婆們,一個師母,一個小師母的
不停叫著。

  師傅的大老婆,叫師母,小老婆的話,吳明叫小師母,隻是吳明也就認識自
己師傅的一個大老婆——于曼兒,別的那些什麽大老婆和小老婆,還有什麽情人
之類的女人,吳明也就含含糊糊得稱呼著。

  看著不同風味的美女,在房間�,忙忙碌碌著,吳明真的很羨慕自己的師傅。

  一個男人,享用這麽多美女,這日子,哎……真得就像是活在蜜缸之中。

  陪在自己師傅的一邊,吳明說著一些客套話,當然,期間的話,吳明的三叔,
也陪著說著,大家都是客客氣氣著。

  至于那所謂的兩個師傅小姨子的身影,吳明一直沒有在房間�發現。

  「可能師傅變卦了吧?」

  吳明心�暗暗想著。

  沒過多久的時間,到了午飯的時候,吳明陪著薛滿,還有那些大小師母們,
在薛滿家,好好吃了一頓。

  今天是禮拜六,不僅廠�面休息,孩子們也是休息著。

  薛滿因爲老婆多,所以孩子就更多了,剛才還不見蹤影的這些孩子,一到飯
點,就呼啦啦著全部出現了。

  滿滿當當的坐了兩大桌,吃完飯,又呼啦啦著,全部沒了蹤影,也不知道去
了那�。

  因爲薛滿好喝兩口的關系,吳明在飯桌上,就陪著自己師傅,喝了不少酒。

  下了飯桌,坐在師傅家的沙發上,吳明的頭,還有些暈著。

  「小吳啊!聽說你昨晚當值夜班,一台問題機器,也沒留給白班啊!」

  薛滿手�拿著一根牙簽,剔著牙,嘴�有一句,沒一句問著吳明。

  「恩,問題出得少,所以還算好對付。」

  「呵呵……」

  吳明的回答,讓薛滿很滿意。

  「年輕人,就應該像你這樣,謙虛點。」

  「昨天我跟你三叔提的事情,你三叔跟你說了沒有?」

  薛滿的話一說,吳明的心�咯噔一下。

  「來了。」

  「恩……說了。」

  「你是個什麽態度。」

  此時此刻,不僅薛滿的目光,盯視在吳明的臉上,在薛滿身邊的那兩個大老
婆,也是目光盯視著吳明。

  這兩個大師母,吳明隻認識其中一個,那就是師傅的大老婆于曼兒,另外一
個的話,是今天剛剛認識的,聽師傅介紹說,對方名叫莊雪蓮。

  這個莊雪蓮師母,年約三十五歲的樣子,勝雪的肌膚,豐腴的身材,不俗的
身高,加上異常高貴的氣質,讓人看著,很有敬重的感覺。

  「這樣的女人,才配給男人,當大老婆啊。」

  吳明心�暗暗想著。

  這一次介紹給吳明認識的,薛滿的兩個小姨子,分別就是于曼兒還有莊雪蓮
的妹妹。

  于曼兒對吳明,還是多多少少認識一些的,所以的話,把自己親妹妹介紹給
吳明,她還是很放心的。

  如今莊雪蓮,也多少接觸了一些吳明,本來心�面,有些不放心的心情,終
于也放下了。

  「姐姐!雖然這小夥子年紀有些小,但還是很穩重的吧。」

  「恩!不僅穩重,說話上面,也顯得很得體,顯然是有些素質的。」

  莊雪蓮點了點頭,目光示意了一下門外站著的,自己老公的兩個情人,示意
著她們,去旁邊的房間,準備一下。

  吳明發現,自己師傅的情人,在師傅的家�,像是這些大小老婆的丫頭一般,
是可以被隨意使喚的,當然,這些師傅的情人,也願意被使喚。

  「呵呵……」

  聽著自己師傅的問話,吳明笑了笑。

  「師傅!相親這種事情,總是見了面,了解一下之後,才能做表態的,你現
在讓我表態,我很難說的。」

  「呵呵,對對對……看我糊塗的。」

  吳明沒有當場否定這件事情,讓薛滿很滿意。

  「比自己歲數大這麽多的姑娘,跟自己相親,這小子還能答應,確實是給了
我面子了,當然了,要是這小子,真能把我那兩個小姨子給收了,也算是幫了我
一個大忙了。」

  薛滿對自己家�的兩個小姨子,那是相當痛愛的。

  前幾年的話,也動過想把她們兩個收爲自己小老婆的心思,但是她們兩個死
活不願意,所以的話,在這件事情上,也就沒有強求她們。

  隻是一晃幾年之後,他這兩個小姨子的年紀,漸漸大了。

  自己的兩個大老婆,還有就是兩個大老婆的老嶽父和老嶽母們,總是爲這件
事情唠叨在薛滿的耳邊,讓薛滿爲著這件事情,也總是頭痛不已。

  先後給自己這兩個小姨子,安排了好幾次相親,他這兩個小姨子,總是用著
各種理由,表示不滿意著。

  這一次跟吳明的相親,薛滿不知道結果會是怎麽樣的?

  會像以前那幾次一樣,也是無果而終嘛?

  還是,會多少産生一些火花呢?

  薛滿的心�,暗暗想著。

  「那先到旁邊的房間,看一下吧。」

  「好的,好的……」

  吳友三帶著林茗兒還有吳明,在薛滿兩個大老婆的帶領下,進入了旁邊的房
間。

  302號房,是莊雪蓮還有于曼兒的房間。

              第020章大膽

  入門一看,這個房間,顯得很大。

  光客廳的話,就有十米來深,客廳周圍,大大小小的房間,也有六間。

  �面的擺設,顯得不錯,家具算是高檔的,各種電器,也是入時的。

  此時,在這個房間的客廳�,擺著一個大的圓桌,圓桌上,已經擺放好了茶
水和果點,四個女人,圍坐在圓桌旁。

  其中兩個,吳明在301號房間的時候,是見過的,她們兩個是自己師傅的
情人。

  另外兩個陌生的女人,吳明是第一次看見,這兩個女人穿著上顯得得體,摸
樣上,有幾分像自己身邊于曼兒還有莊雪蓮的樣子。

  看著這樣的兩個女人,吳明心�明白。

  「這次相親的對象,應該就是她們兩個了吧。」

  「我來介紹一下,她叫于妙妙,是三車間白班的一個臨時女工。她叫莊玉兒,
和于妙妙一樣,也是咱們三車間白班的一個臨時女工。」

  薛滿一邊說著,一邊拉著吳明入座了。

  「他就是吳明了。」

  薛滿也把吳明,介紹給了眼前的這兩個女人。

  這個于妙妙,看上去的話,年紀也不大,感覺也就二十五六歲的樣子,一頭
烏黑的長發,披在她的肩上,其中一根粉紅的絲帶,連在她的頭發間,把她那一
頭長發,寬松的箍了起來。

  讓她的摸樣,顯得很甜美。

  于妙妙上身穿了一件粉色的外套,�面的話,小露著一件白色的緊身內衣,
微微隆起的胸部,在她胸口,撐起了兩個鼓鼓的小山包。

  于妙妙的身下,穿了一件腰部帶小亮片的包臀裙。包臀裙下,一半的大腿肉
露著。

  鼓鼓的,圓潤的大腿肉,看著讓吳明,很是有感覺。

  這個于妙妙總體上,是甜美中帶點小性感味道的女人,吳明看著,感覺心�
挺滿意的。

  「這樣的女人,做自己女朋友,應該是超有面子的事情。」

  另一邊的莊玉兒,體形上比起于妙妙來說,要稍顯大一點,身上豐腴的感覺,
也顯得強烈。和她姐姐莊雪蓮身上豐腴的感覺,雖然沒得比,但是比起一般少婦
來,她身上豐腴的感覺,要來得強烈了。

  「這個女人,就差沒被男人幹過了,要是幹過了以後,她身上成熟女人的味
道,會在很短時間內,爆發出來的。」

  于妙妙和莊玉兒,有沒有被男人幹過,這樣的事情,吳明根本無需擔心著。

  要是未來吳明擁有她們的時候,發現她們的身體是不幹淨的,那他可以毫無
理由的把她們退回去,就當白玩了她們一場,自己的師傅,也不會說什麽的。

  畢竟分廠�面,像吳明這種身份的男工,擁有的妻子,一定是姑娘出生。

  這一點,不僅全廠上下的男工們認可,就是全廠上下的女工們,也是認可的
事情。

  有著這樣的原因,薛滿絕對是不可能,把身體不幹淨的女人,推薦給吳明當
老婆的。

  眼前的莊玉兒,留了一頭過耳的短發,上身的話,穿了一件白色帶翻領的外
套,胸口頂起的兩個山包,比起于妙妙來,要大了半個拳頭的樣子,莊玉兒的身
下,穿了一條齊膝的棕色短裙,隻是露著自己的小腿,以及小腿上的肌膚。

  白色短襪包裹下的小腿,顯得圓圓潤潤著,很是好看,也挺有肉感的樣子。

  莊玉兒給吳明帶來的感覺,是很端莊,很有氣質的感覺,另外的話,有一種
身體上,非常豐腴的味道。

  這樣的女人,雖然沒有一邊于妙妙那種,讓人一眼看上去的美豔感,但是她
這樣的女人,隻是讓男人看了一眼後,就有一種很強烈的沖動感,就想把對方給
完完全全的征服了,然後被她的端莊,把她的氣質,完全踐踏在自己的身下,化
成一灘溫柔的情水。

  做那樣的事情,會讓男人有一種強烈的成就感吧。

  吳明在觀察著眼前的兩個女人,這兩個女人,也在觀察著吳明。

  「姐!真的很年輕哎!」

  于妙妙和莊玉兒,雖然不是親姐妹,但是因爲性格相投,加上自己的兩個親
姐姐,又是同房的姐妹,有著這樣的關系,兩人之間的關系,一直顯得親密著。

  「恩!就是摸樣一般。」

  「呵呵……要不我們逗逗他。」

  「別胡來,妙妙!」

  莊玉兒的話,才說出口,于妙妙就朝著吳明的方向,故意眨起了眼睛。

  眼神之中,有一股蕩意,也有一股魅意。

  吳明看了看于妙妙射過來的眼神,隻是微微一笑,也就不再去多看,而是繼
續聽著一邊的薛滿,介紹著自己兩個小姨子家�的情況。

  老家在那�,家�的父母是否健在,家�的孩子,又有幾個著。

  「呵呵……」

  于妙妙的招,吳明沒接的情況,讓一邊的莊玉兒看著,笑了笑。

  「我再來。」

  于妙妙小嘴一撇,當著莊玉兒的面,脫了腳下的高跟鞋,然後連帶著腳上的
黑色镂空絲襪,一同朝著對面吳明的方向伸了過去。

  看著這樣的情況,莊玉兒直接抓住了于妙妙的腿。

  「別胡來,妙妙。」

  剛才眼神勾引吳明,也就算了,如今還主動伸腳,這樣的情況,讓莊玉兒實
在是看不下去了。

  「姐!別管我,看我怎麽收拾他。」

  于妙妙的性格,本來就是古靈精怪的,吳明越不鳥她,她就越來勁。

  拉開了抱在自己大腿上莊玉兒的手,她的腳,一下子就搭在了吳明的膝蓋上。

  「這……」

  圓桌下發生的情況,讓吳明的臉色微微一愣。

  目光掃了一眼,對面幾個坐著的女人,從其中于妙妙的得意眼神之中,吳明
就讀出了,伸在自己膝蓋上的腿,到底是來自何方的。

  「靠……」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