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16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叫我惡魔
高級會員 | 2016-8-23 08:35:29

(一)

  我叫吳剛,畢業後,我和女友姚麗一起來到了我們的省會城市T。姚麗是我
的大學同學,在女生比熊貓還珍貴的理工院校,我最終能抱得美人歸,完全依靠
自己的堅持不懈。

  小麗長了一張娃娃臉,不認識她的人會以為她是大一新生,身高162公分
不算高挑的女生,身材卻也比例適中,凹凸有緻,一對燈泡形狀的乳房令我愛不
釋手,加上長期參加學校的各種文體活動,臀部不像其他女生因為長期坐在座位
上導致臃腫扁平,而是渾圓挺翹,不管是穿寬鬆的運動服還是緊繃的牛仔褲,從
後面看,總能引起一陣口水聲。

  我實際上是小麗大學的第二任男朋友,他的前男友也是我的室友——張斌。
張斌家庭條件好,經常帶宿舍的人出去吃喝玩樂,俗話說吃人最短,拿人手軟,
沒有人不聽他的話。他有時會帶姚麗來宿舍玩,玩累了,就不走了,這種時候大
家都很知趣的找各種理由離開宿舍。後來大二的時候他家人安排出了國,那段時
間小麗情緒十分低落,我一直陪伴在她的左右,也最終俘獲了她的芳心。

  到了T市,我們自然同居到了一起,雖然沒有領證,平時即已夫妻相稱,待
到事業穩定、住有所居,就領證、舉辦婚禮。不得不說,近年來,房價上漲確實
有點令人吃驚,我們這些終日在象牙塔裡的學生,萬萬沒想到,想要居有定所,
恐怕要兩人奮鬥二、三十年的時間吧!

  同年11月11日,我倆領了結婚證,暫且先不辦婚禮,往後壓壓。這天晚
上,我們在租住的三十平米的小房內,小麗置了燭光晚餐,豐盛的四菜一湯,紅
酒兩杯,到了床上,雖然她不是第一次,可足夠善解人意,慢慢引導我。望著身
邊的美妻,我暗下決心,一定要讓她過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現在的就業市場並不樂觀,我倆都是程式猿出身,大小公司招聘又對性別條
件格外苛刻,小麗幾乎找不到合適的用人單位,想要在一起工作更加是難上加難
了。最後我找到了一家網絡公司,做後台維護,試用期三個月,正式工資三千元
外加提成,後來才知道,哪有什麼提成,工資有時都是按比例發放的,沒辦法,
市場競爭太激烈了嘛!可我一個大學畢業生,現在最要緊的就是工作經驗,能找
到這樣的已經很不錯了。

  在T市,兩口之家,三千元的收入,別說買房,日常開銷都夠嗆的,小麗說
她決不會在家裡歇著,就憑她一己之力,就是給人家端茶倒水的工作,她也會去
的。恰好有一家名為新世界水宮的酒店招聘服務員,要求年齡在18至25歲之
間、五官端正,小麗就去試了試,說是了見了主管和人事部的領導,符合要求,
第二週就可以去上班了,基本工資五千元外加提成。唉,現在服務員掙得都比我
們這種搞技術的多,這是什麼世道?

  小麗的班大多是在夜晚,每天下了班就是次日早上八點以後了,我們幾乎碰
不上面,只有在我的輪休對上她的輪休的時候才有機會在家裡一起吃飯,一起做
家務,當然還有一起做愛。

  前面提到小麗的乳房像燈泡一樣,不僅是形狀,皮膚也白皙得透明到可以看
到上面的青筋,我總是輕輕的撫摸,像玩賞一件藝術品那樣,粉紅色的乳頭生得
是小巧可愛。

  我們做愛一直使用傳統的傳教士姿勢,每次我都把胳膊撐直,唯恐壓到她,
令她不適。我有時也會想要去親吻她的下體,只是有礙於下面茂密的陰毛,我這
人就是對這些毛髮特別發怵,更別說放到嘴裡了。

  後來有一天,我驚喜地發現小麗下面光禿禿的,居然把毛毛全部剃掉了,露
出粉紅色的陰唇,我問她為什麼把毛毛剃掉了?她紅著臉沒有回答,我想一定是
為我著想的吧!想到這裡更加埋頭為她口交,失去陰毛庇護的陰唇更加敏感,舔
得老婆嬌喘連連。雖然我為她舔下面,但我並沒有逼她為我口交,我想如果她要
給我舔雞巴的話,要由她提出來,我絕不會逼她做不願意做的事情的。

  就這樣,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了。小麗一個月的收入基本上維持在萬元以上,
而我所在那家小公司在激烈的競爭中經營慘淡,最終倒閉,我也下了崗。歇在家
裡也不是個事,就報了個駕校去學學開車,汽車現已是非常普遍的交通工具了,
再找上工作,也算個技能吧!

  這天我正躺在沙發上發呆,沒有工作後,我大多數時間都是這樣。多日練車
把我從一個白淨的小夥曬得和終日在烈日下勞作的老農似的。小麗下班回來看到
後,先是嘆了口氣,而後又憐惜地摸著我曬黑的臉說:「我這有幾張酒店的洗浴
票,要不你來這洗洗澡,放鬆放鬆吧!」

  我想,長這麼大還沒有去過那麼高檔的地方哩!也好,去見識見識吧!去之
前,小麗又提醒我,不要輕易和裡面的服務人員搭訕,他們可能會誘導我進行一
些消費,總之裡面的消費項目都價格不菲。我當然不會要什麼服務了,自己都不
掙錢,怎麼可能再去花錢啊?


                (二)

  第二天我就去了小麗上班的新世界水宮,外觀金碧輝煌,裡面也非常豪華,
門口站著幾個身高和我差不多、穿高開叉旗袍的女服務員,一進門就對著我彎腰
鞠躬。腳下所到之處都鋪了地毯,即使光腳踩上去都軟綿綿的。

  水宮走廊裡隨處可見在市面上賣到很貴的進口水果,都是免費品嚐。據服務
員介紹,到了飯點還有精美的西餐自助,牛排、鵝肝什麼的。我心道,有錢就是
好呀!時不時還可以見到一些穿黑色高跟鞋、肉色絲襪,上身穿著類似空姐的藍
色制服但開口很低,可以輕易看到裡面事業線的年輕貌美姑娘穿梭其間,看得我
都要直起帳篷了,真是丟人。於是,趕緊找洗浴部,到水裡避一避。

  那泡澡的浴池就跟學校體育館裡的遊泳池一樣大,還分有一些小池子,高溫
池、漩渦池、藥浴、泡泡浴等等。來往的人雖然不少,大家顯然都習以為常,各
做各的,互不相干。我見高溫池裡只有一個老頭,也坐了過去。

  這個老頭看上去得有60歲上下,頭髮花白,身材中等略胖,脖子上了掛了
條金色的細鏈子,水池邊放著一個白色的塑膠儲物盒,估計應該是他的個人物品
吧!這時他雙眼緊閉,額頭隱隱有些緊皺,好像很難受的樣子,整個身體竟慢慢
滑入水中。

  我心說,壞了!沒準是泡暈了,犯了什麼病。說時遲那時快,就在他頭部快
沒入水面時,我一把將他撈住,推了推,沒什麼反應,趕緊用拇指掐他的人中,
並把他拖出高溫池。

  老頭開始悠悠轉醒,伸出右手指著小盒,用微弱的聲音說:「藥,藥,紅色
的。」我打開小盒,裡面有一隻金錶,兩瓶藥上面寫滿了英文,我識得那是速效
救心丸,倒出來一看,果然是紅色的,轉身給老人服下。擔心再出什麼岔子,在
他身邊守了一會,這期間都沒有人注意到我們。

  「小夥子,謝謝你,不是你,我這把老骨頭怕是要交代在這裡了。」老人醒
來後對我說。然後又自語道:「阿祥這毛頭傢夥不知道又跑到哪裡去快活了。」

  「你沒事就行。血壓高的話,就不要下高溫池了嘛!」我回答他。

  「你可以扶我回我的房間麼?」老人說,我點頭答應,他又說:「小夥子,
你是個好人呀!」

  老人的房間在8樓,這一層的房間號都是8開頭,好像是貴賓樓層。他的房
間也特別大,分裡外兩個套間,外面是客廳,裡面是兩個單人床,看來老人還有
一個同伴。扶他躺下後,我打算離開,老人開口說:「小夥子,因為我,沒讓你
玩好,我看你不錯,想和你交個朋友,請你玩玩如何?」

  我想,你這身體狀況,我和你玩什麼呀?別又玩出心臟病了,但又覺得能結
交個有錢有勢的朋友也不錯,更何況自己剛才救過他,沒準還能得份工作了。我
回答:「那行。」

  於是,我躺在另一張床上,他撥通了床頭的電話,叫了兩個號。我一聽好像
是小麗說的什麼服務,趕緊推脫說自己不喜歡做服務,他就推掉了一個。我們聊
了會彼此的一些情況,老人姓丁,經營著一個集團,下屬有十幾個子公司。

  他瞭解到我剛失去工作,會開車,就邀請我去給他做司機,我說自己才學會
開車,他說沒關係,這車嘛,就是開出來的,開得多了就熟練了,主要是認為我
人好,還說先讓我幹幹司機,跟跟他,錢也不會少,將來有機會了讓我再做其它
工作,說得我也挺高興的,簡直是天上掉餡餅了。

  可能是之前水果吃多了,肚子不太爭氣,我到了個歉,去了衛生間。我在衛
生間裡聽到外面的門開了,然後是一陣熟悉的聲音:「老闆,您好,39號為您
服務!」天哪,雖然是職業術語,可這甜美的聲音竟和老婆小麗如此相似。

  從衛生間打磨得半透明的玻璃上,隱約能看到點外面的情況。背對我的是一
個身高在170公分的制服女孩,脫下高跟鞋的話,也和老婆身高一般,不,那
絕對不會是小麗,她說她做的是類似保潔的工作,只是聲音有點像罷了。

  丁總說:「來,等我吃片藥。」女孩說:「那我餵你吃吧!」說完,她貼心
的從丁總的桌子上倒出藥片,又倒了杯熱水,自己先試了試水溫,伸出纖纖玉指
把藥片放到丁總的嘴裡,自己渡了口水,彎下蠻腰,竟嘴對嘴給丁總餵藥!看得
我目瞪口呆:這裡的服務竟然如此豪放。

  「嗯,不錯,藥效還要一會才起來,你先給我舔雞巴吧!」在我面前溫文爾
雅,我第一印象以為他是為老教授的丁總,說話竟然如此直白。

  女孩非常順從地跪爬到丁總的兩腿之間,至始至終她都是面朝丁總、背朝著
我,令我無法觀察到她的真容。這時候她的臀部高高撅起,朝著我,由於制服很
短,整個屁股都露在了我的眼前,天哪,貌似她沒穿內褲,透過肉色的絲襪,我
幾乎能看到她的陰唇,絲襪的一部份都勒到了她的小屄裡。

  她用兩條前臂撐在床的兩側,丁總的雞巴全部沒入她的口中。只見她搖頭晃
腦,上下吮吸,動作十分�熟。這可真苦了我,下面早就升了國旗,慾火難耐,
進退兩難,出也不是,在這呆著又特別難受,只好偷偷打手槍。

  39號用嘴服務了大約二十分鐘的樣子,我也射了一手,丁總的下面終於有
了起色,看來剛才他吃的是壯陽之類的藥品吧!丁總用手摸了摸39號的頭,示
意她可以了。

  39號�起身體,手伸到前面解開制服,裡面穿了件黑色的胸罩,輕輕一解
便滑落了肩頭。接著,她站起身,把絲襪一點點褪下,先是腰際,然後是翹臀,
果真沒穿內褲。從後面看,我不自覺地把她和小麗聯想成了一個人,而後又暗罵
自己好過份,剛射過的陰莖又�起了頭,靠,今天得手兩炮了。

  39號緩緩坐到丁總上方,用手扶正丁總的雞巴對準自己的小穴,一點一點
的進入,看丁總的表情就知道,那小穴裡面一定溫軟舒適。而後就是隨著節奏前
後聳動,女孩的秀髮也隨勢飄逸,一邊發出誘人的浪叫:「啊……啊……老闆,
你的雞巴好硬、好粗,好充實啊!」切,肯定是瞎話,我促狹的想,真想衝出去
把那女孩就地按到,自己上去抽插。

  「啪!」響亮的一聲,丁總一巴掌抽在女孩的胸前,我想那對雪白的乳房上
必然留下了紅紅的掌印。緊接著,丁總又用手揪住她的乳頭向外側拽:「叫我爺
爺,叫爸爸!」丁總這會有點興奮得淩亂了吧?

  「哦……嗯……嗯……爸爸,我的親爸爸,抽我吧,懲罰我吧∼∼」因為疼
痛,聲音有點走調,可怎麼聽都像是老婆小麗的。漸漸地在我腦海裡竟有點希望
這個女孩就是小麗,自己的手也套弄得更快了。

  受到39號淫言浪語的刺激,丁總把她拉進自己的身體,自己用屁股發力,
一下下地撞擊女孩的陰部,從我這裡可以清楚地看到兩人的接縫處已經滲出一圈
白色的沫狀液體。又抽插了十來下,丁總忍耐不住,全數射進了女孩的體內。過
了幾秒,精液順著雞巴流了出來,滴在了床單上。

  女孩顧不得自己還沒有盡興,從上面下來,開始打掃戰場,從屁眼開始,順
著腹股溝、陰囊、卵蛋,直到龜頭,用香舌仔細打掃。我看到她的小穴還微微張
開,露出裡面紅色的嫩肉,並且還有一些殘存的精液沿著大腿根往下流……

  等39號離開後,我在浴室裡洗涮了下才出來。這時丁總剛剛抽完了一支雪
茄,笑著對我說:「怎麼樣,看得挺爽的吧,要不要給你也叫一個?」我連忙擺
手:「不用了,不用了,我不好這口。」就是好我也來不了了,都手兩回了。

  回到家後,小麗已經在床上休息,並且罕見的穿了一身睡衣,一般情況下她
都是裸睡的,因為這樣比較健康。我也沒多想,也沈沈睡去了。


                (三)

  後來丁總真的答應叫我去給他做司機,還給我在他的公司掛了職務——行政
主管,薪水是原來幹程式師的好幾倍。我又認識了他的貼身保鏢,阿祥,就是我
救他時,他嘴裡喊的那個阿祥。

  阿祥才18歲,身高190公分,體重二百來斤,一身橫肉,人本來就長得
黑,在外人面前還總是黑著個臉,給人難以接近的感覺,這也是他的職責所在。
我和他熟悉了後,得知本該上高中的他,因為在校期間數次打架,將對方打成重
傷,父母一看也沒辦法管教住他,和丁總沾點親,就送到這裡來了。

  阿祥頭腦簡單,出手不知輕重,為人大大咧咧,有點張揚的那種,在丁總的
耳濡目染下,小小年紀就玩過不少女人,據他講,被他上過的女人有大學生、少
婦什麼的,並且都對他難以忘懷。我心想這貨肯定在吹牛,那些女人估計都是小
姐吧!

  雖然我和小麗的收入都有所提高,可想要買套房子,光是首付,以我們現在
的收入也得四、五年了。而我們兩家的條件,都難以湊出這高額的首付,於是我
硬著頭皮向丁總開了口,丁總知道我是用來買房子,很爽快的給我簽了張五十萬
的支票,我對丁總是感恩戴德。

  39號的身影有時總會出現在我的大腦中,我老是想走到她面前,看看她是
不是……我不敢往下想,可每次想到這裡,下面一定會直起帳篷來,難道我有綠
帽情結?

  幹,想看那就去看一看唄!我把她叫過來就看一看,這不算背叛吧?恰好,
這天丁總要去新世界談生意,阿祥陪他一起去,讓我在水宮裡休息,等他電話聯
繫。我一人在房間裡,鼓足勇氣撥通了總台電話:「喂,我想叫39號服務。」
不過很不湊巧,總台那邊回覆我39號今天被客人帶出去包夜了,向我推薦其他
服務人員。正懊惱真不湊巧時,手邊的電話響了,是丁總。

  「小吳,到門口吧!我談完了,去小花園。」小花園是丁總在郊外的一幢別
墅,像這樣的別墅,光在T市他就有好幾套。

  我迅速收拾心情,下到停車場,把車開到門口。今天我開的是輛奔馳房車,
車的後方與駕駛室相隔開,只在上部開了個40寸左右的玻璃窗戶。遠遠望去,
他們一行三個人朝車這邊走來,身材魁梧的是阿祥,雖然年邁卻也精神抖擻的是
丁總,還有一個挎著丁總的妙齡女郎。

  只見這女人身穿一件藍色制服,下襬到臀部以上,腿上裹著肉色的絲襪,腳
上蹬一雙紅色高跟鞋,臉上戴了副特大的黑色墨鏡,看不清長什麼樣。原來39
號是被丁總帶出來了。阿祥來到車跟前,打開後面的艙門扶上去丁總,女人也緊
隨其後,阿祥一般是坐到我旁邊的副駕駛座上的,丁總拉住他,要他也坐後面。

  我透過後視鏡,穿過那扇玻璃窗戶完全可以看到車廂後面的情況。丁總坐在
後排寬大的沙發椅上,前排左側的座位上是阿祥,此時丁總正在吩咐他什麼,阿
祥的眼睛上充滿了淫光。這輛車的隔音特別出色,因此我只能看,卻聽不到後座
的任何響聲。方向盤旁邊的電話響了,這是一部車內電話,是車前後通話用的,
丁總又要我不要回小花園,就在外環上兜圈子,我只能照辦。

  這時車廂後面也發生了變化,那女人不知什麼時候坐到了阿祥腿上,由於制
服很短,從我這裡都能看到女人的兩腿之間依然是沒穿內褲,真是個騷貨啊!阿
祥的兩隻大手在她身上上下遊走,一隻在她的乳房上揉捏,另一隻則伸到下面,
應該是在摳弄女人的陰部吧!

  而女人的表情是既不情願,但也不敢反抗,並且伴隨著阿祥的挑逗動作,也
有些動情了,塗了紅色唇膏的櫻桃小口微微張開。她可能以為今晚自己是被老闆
幹,卻想不到要先和保鏢給老闆表演一場春宮秀吧?

  很快地,性急的阿祥就剝掉了女人身上的制服,先是露出雪白的肩膀,其次
也是一對燈泡形狀的乳房,裡面什麼也沒穿,連胸罩都沒戴。我嚥了口口水,把
注意力稍微轉到前面的路上,這個點路上沒什麼車,很快我又忍不住看後視鏡。

  女人這時轉身背對著我,腰沈下去,頭埋在丁總的襠間,自然是為他口交,
制服和墨鏡已經掉在了地上,兩條筆直的長腿微微彎曲,阿祥用粗壯的手指透過
薄薄的絲襪捅進了她的小穴內,正來回攪動著。我注意到阿祥的褲子已經褪到了
腳上,露出一根粗大的兇器,天哪!像小孩的胳膊粗細,龜頭上已經滲出一些晶
瑩的液體,此時的他正咧嘴笑著,顯然很滿意老闆給予的福利。

  不一會兒,女人的下身就濕噠噠的,阿祥張開大嘴,伸出舌頭為她口交,即
使隔著絲襪,舌頭也時不時的插進去多半截。阿祥嘴邊的鬍渣刮到女人外陰唇,
令她癢得亂顫,引起一陣臀浪,看得我恨不得立馬停下車,也加入他們。

  阿祥舔了一會,兩隻手用力的一撕絲襪,陰部那就開了道口子,提起自己近
30公分長的雞巴、乒乓球大小的龜頭,在小穴外稍微磨蹭了兩下,擠進去三分
之一,饒是前面一陣潤滑,還是能感覺到女人有點痛,大腿明顯有收緊的動作。

  在車裡阿祥不可能直起整個身體,就半趴在女人身上,這樣更方便自己對女
人乳房的進攻,慢慢地整支肉棒都探進去後,一隻大手也緊握住女人的奶子,彷
彿要捏爆它一樣。

  此時,女人兩隻腳呈內八字站立,膝蓋彎曲,挺翹的屁股中間,一隻粗長的
肉棒正進進出出,身體呈90度,蓮藕般的手臂被阿祥抓到身後,另一隻腳勉強
能夠到地板支撐著上身,這時她也沒法給丁總口交了,腦袋低垂著。

  我低下頭看了看手邊的電話,不自覺的打開了聽筒,「啊……啊……啊……
啊……啊……啊……慢點,輕點,要死了,啊……啊……」那女人的聲音和小麗
做愛時一模一樣,此刻卻更加撕心裂肺一些。

  然後是阿祥的笑罵聲:「奶奶的,真他娘的是個極品呀!比我上過的那些少
婦都強,這小屄會咬人吶!」

  「你到下面去,讓小麗坐上來。」丁總指揮道。竟然連名字也和老婆一樣,
我心裡更興奮了。

  阿祥把肉棒拔出來,連帶出一陣水花,他直接從小麗胯下鑽過去,翻身躺在
地上,粗大的陰莖直挺著,龜頭上面的液體晶瑩透亮。那女人那麼站了半天,也
累了,順勢伏在阿祥身上,纖纖玉指握住肉棒一點點往自己的小穴裡塞。

  「小吳,」丁總冷不丁地喊了一句:「你在前面看那麼爽,不如一起來玩玩
你老婆吧!」

  什麼?雖然我總在幻想裡面的女人是自己的老婆,可真正知道這個事實的時
候,還是像晴天霹靂似的。我一個急剎,跳下車,衝到後面,拉開車門,想要問
個清楚。剛拉開門,一隻有力的大手就掐住了我的脖子,掐得我喘不過氣來,並
且慢慢把我拎起地面。不用說,肯定是阿祥。

  「不要啊!丁總,不要傷害他啊!」小麗跪在丁總面前哀求著。我那心愛的
嬌妻,如今幾乎全裸著呈現在三個男人面前,下體順著大腿流出一些液體,大半
個乳房上佈滿紅色的手印,嘴角邊也掛著些乳白色的精液。

  丁總擺擺手說:「阿祥,沒事,放開他,別鬧出人命來。」阿祥放開了一隻
手,另隻手抓住我的領子,惡狠狠地說:「乖乖的,我這拳頭可不是吃素的!」

  此時的我非常尷尬,又羞又怒,只覺得天旋地轉。糊塗啊,我真糊塗,居然
給自己戴綠帽子的人開了這麼長時間的車,自己還很興奮。

  「老公,你聽我解釋。我不想你太辛苦,幹保潔掙不了幾個錢,身邊的姐妹
都做特殊服務了,收入很多,我也想為咱們家多出點錢,我這是第一次!」小麗
慌慌張張的解釋說。

  好哇,直到現在還在騙我,我真恨不得衝上去搧她兩個耳光,可是又打不出
手,實在是窩囊至極啊!

  阿祥唱了白臉唱紅臉,也安慰我:「丁總玩膩了就還給你,別不識�舉啊,
過後咱還是好兄弟。」我有什麼辦法呢?沒錢沒勢,單打獨鬥也不行,只好認命
了,心裡想著回去怎麼收拾這個賤人。

  丁總讓阿祥開車去我倆目前租的房子,我坐在副駕駛,他和小麗坐在後面。
這個時候我也沒有心思再去看後視鏡了,心裡亂糟糟的。

  阿祥在我旁邊一頓唾沫亂飛:「吳哥呀,你他奶奶的太性福了,有這麼好的
老婆,你每天都幹她哇?那奶子,那屁股,那肉屄,真是極品呀!你老婆的屁眼
一定也很棒,丁總插過,我沒有,他說我插了就太鬆了,改天我一定得嚐嚐。」
聽得我恨得牙咬得緊緊的。

  車開到小區門口的便利店門口,丁總讓車停下來,他竟然要全身僅穿一條絲
襪、襠中間還撕破了的老婆去買點咖啡。小麗萬般哀求,也只換得了一條領帶。
臨走前,丁總又命令式地說:「再買條絲襪吧,你的絲襪也破了,就在店裡換好
再回來。」說完和阿祥一起哈哈大笑起來。

  就這樣,老婆一隻胳膊都遮不住自己胸前的一對豪乳,況且還要護住露出來
的下體,只能邁著小碎步,隨著步伐,扭動腰肢,臀部翹得更厲害了,緩緩走向
便利店,看得我下面都硬了。幸好,已經半夜,路上幾乎沒有人,可便利店的老
闆就是我的對門,小麗甚至還給他家孩子輔導過作業呢!以後可如何相處?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我現正努力完成【好市民達人】,請大家多多支持!
只要按「感謝」就可以囉!
台灣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大陸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