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3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1067415739
侯爵 | 2016-8-23 12:13:43

姑娘們在林子里休整了幾天,期間,趙紅燕趁著天黑,光著屁股冒死去村里打聽情況,一來二去,終于摸清楚紅嬌被關押的地方。這天晚上,紅燕剛剛回來,云芳就拉著紅燕的手,急切的問道,燕兒,我娘怎麽樣?紅燕跑的一身香汗,晃著一對白花花的奶子說道:你娘現在就在村子正中央的廣場上,暫時沒有什麽危險。只是……
  “只是什麽”
  “只是你娘現在還是光著屁股坐在木驢上,白匪不給她下來,我看你娘胯間那陰唇兒,已經被插的腫的老高,淫水留了一地了,這樣下去,你娘就算仙女下凡,也挺不了幾天。”
  云芳急到:燕兒,你在這里留守,我去救娘去。說罷抽出手槍,轉身就向村子跑去。此時巧花,秀英她們不在,紅燕一個人攔不住云芳,也就只好由她去了。
  只可惜,這次云芳又失算了,白匪明目張膽的還把紅嬌綁在村子中央,就是要引誘那幾個女紅軍出來救人,云芳剛剛一踏進村口,就落入了白匪的包圍圈。戰斗很快就打響了。
  只看云芳冷靜蹲下身子,岔開腿,往地上撒了一泡尿,然后躲到一堵牆后,第一個沖上來的敵人一腳踩到云芳撒的尿上,腳底一滑,摔了個狗吃屎,云芳在牆后調皮一笑,甩手一槍打中白匪腦門。云芳打一槍,換個地方,黑夜中,雖然白匪不知道云芳的具體位置,但是無奈女人的體香出賣了女紅軍,戰斗時間一長,小姑娘累的香汗滿身,在緊張的刺激下,香味異常彌漫。云芳雖然知道身陷重圍,但是爲了救娘,絲毫沒有退讓,姑娘利用夜色爲掩護,與敵人周旋,但是,隨著包圍圈越來越小,云芳在打完最后一顆子彈之后,自己那潔白的腰肢被白匪按住,等待她的,將是一場和娘一起漫長而難忘的淫亂。
  第二天,云芳光著身子,陰道中插著一根長木棒,被踉踉跄跄的推到廣場中,小姑娘看到娘也赤身裸體的坐在廣場當中的淫具上。只看娘渾身一絲不挂,坐在一張凳子上,修長的雙腿大大的張開,在腳踝處被固定在凳子的兩邊,胯間黑油油的陰毛下,外翻著粉紅色的陰唇滴滴答答的淌著液體,從凳子下面伸出一根粗長的木棍,直直的插在娘的陰道中,只看娘辛苦的撅著屁股,微微的把身子�高一些,這樣勉強能讓陰道中的木棒稍微插的淺些。那一對潔白圓滑的乳房,隨著娘的嬌喘一抖一抖的,葡萄般的乳頭上面挂著晶瑩的汗珠。云芳羞的不忍再看,卻又心疼娘受苦,細看之下,原來娘那肛門也未能幸免,從凳子后面還有另外一只淫棒,插在娘的肛門之中,女人的下體被撐的含苞欲放。云芳只看娘面若桃花,云鬓半歪,胯間陰道抽搐似的一張一合,混合著粘液與女人的芳香,一雙精光的玉腳纖纖的舒展著,勾出一個完美的月牙。只有娘的一雙眼睛,仍然如同少女般明亮,盡管女人的身體早已被極盡淩辱,不能控制的做出了女性的反應,但是娘的目光仍然聖女般不可侵犯。從娘抑制不住的嬌軀微微顫抖中,云芳知道,這些天,敵人一定對娘百般淩辱,娘已經快達到作爲女人所能承受的極限了,因爲云芳是親眼見過娘手淫的,云芳十分了解娘閨中功夫的深淺,沒有無休止的淩辱,娘是不會露出女性嬌弱的一面。
  云芳想起了第一次見娘手淫時的情景。那還是三年前的一天晚上,云芳只有十二歲,那天本來云芳去鄰村的姑姑家,走以前說好晚上不回來了,但是,因爲姑姑那天恰好不在家,小丫頭呆了一會,覺得沒意思,就蹦蹦跳跳的回家了,進了院子,看見家里的油燈亮著,云芳知道娘在家呢,便推開門喊到:娘,芳兒回來了。只看娘坐在桌前,竟然有些慌亂,口里含糊的嗯了一聲,手竟然把桌上的碗打翻了。云芳有些奇怪,再看娘今晚和平日有點不同,只看娘端莊的坐在桌前的凳子上,頭發梳的整整齊齊,用一塊手帕扎在腦后,渾身上下光溜溜的,這也沒什麽奇怪,因爲有時候夏天娘在家里洗了澡,晚上懶的穿衣服,光著屁股,娘倆涼涼快快的上床睡覺。但是今天不一樣,云芳看的出娘並沒有洗澡,衣服很散亂的扔在地上,散發著娘特有的女人體香。只有娘的一雙腳上,穿著平時很少穿的繡花的軟底紅鞋。
  娘全身油光發亮,那一對傲人的奶子,翹翹的在燭光中搖擺,兩條腿耷拉在凳子的兩旁,胯間粉紅的嫩肉外翻在兩邊,云芳平日里也娘過娘光屁股的樣子,那時候娘兩腿間的肉縫和自己的一樣,都是窄窄的一條縫,顔色也和周圍皮膚差不多,云芳第一次看到,原來娘的肉縫可以分的這樣開,顔色是這樣的粉嫩,中間一個粉紅的的小疙瘩露在外面,格外的耀眼。云芳不知道爲什麽只覺得娘今晚格外的溫柔,眼神更加的妩媚,小丫頭撒嬌般的撲到紅嬌懷中,喊著,娘,我回來啦。紅嬌的乳房一搖又直直的翹起來,云芳覺得娘的身體分外柔軟。只聽娘說到:芳兒乖,芳兒吃過了嗎?云芳只覺得娘吐氣如蘭,香氣吹的自己的頭發癢癢的。回答道:吃過啦,娘,你病了嗎?
  只看娘莞爾一笑輕聲說:沒有,娘好好的。云芳又問:娘,你在干什麽呢?咋不穿衣服啊。娘臉上閃過小姑娘般的紅暈又輕輕的回答:娘在玩。云芳一下來了勁,撒嬌道:娘玩什麽呢嘛,芳兒也要一起玩。紅嬌抹了抹云芳的頭,說到:芳兒還小,不能玩這個,芳兒看娘玩好嗎?云芳平時最聽娘的話了,她點了點頭說:好啊,芳兒看娘玩,但是芳兒長大了,一定要和娘一起玩。紅嬌笑到:芳兒真乖,來,把衣裳脫了坐娘旁邊看娘玩。云芳高興的脫光衣服,光著屁股站在娘旁邊,看著娘。
  接下來的夜晚,才讓云芳真正知道女人的可愛。只看娘一手身到胯下,纖細的兩根指頭撐開粉紅的肉縫,另一只手,拿著家中的粗長擀面杖,一頭頂在張開的兩片陰唇中間,摩挲了一會,慢慢的順著插進胯間的肉縫里,云芳睜大了眼睛,娘那看上去窄窄的肉縫,竟然能容的下這麽長的木棍。這還不算,娘又將另一根稍微短的的木棒插進了屁股后面的縫隙中,云芳看見娘微微的喘著嬌氣,一雙玉崩的緊緊的,腳把那雙紅色的小鞋撐的板直,紅嬌慢慢站起身子,陰道和肛門中的木棍讓她不能直起腰來,她只能微微翹著屁股,沖著云芳說:芳兒,來站過來和娘一起玩。云芳脆生生的應了聲,站在娘的面前,紅嬌�起一條腿,架在了云芳雪白的香肩上,輕聲說:芳兒,抱好娘的腿。紅嬌的大腿修長圓潤,有著女性特有的豐滿,云芳聽話的將娘的腿在自己肩膀上又架了架,覺得很有些分量。云芳和娘離的很近,她看到娘的胯間大腿根部,那條肉縫已經被里面的木棍撐的圓圓的,從外表就能看到從胯下到小肚子間的一段皮膚被撐的鼓鼓的,在娘烏黑發亮的陰毛叢中,那條木棒只露出短短的一段,剛好能被手握住,順著木棒滴滴答答的淌下從娘肉縫中分泌出的清亮的粘液。
  只看娘一手將腦后的扎起的頭發又捋了捋,一手握住胯間的木棍,輕輕的抽動起來。隨著抽動,只聽著娘的胯間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音,娘口中竟然也輕輕的哼吟著,聲音中透露著滿足。紅嬌一只腳踩在地上,另一只腳架在女兒的肩頭,玉手飛快的抽動著插在自己陰道中的木棒,沒過一會,她就換一只腳支撐身體。就這麽過了一個時辰,云芳抱著娘的玉腿,已經有點微微的喘氣了,再看娘,早已香汗滿身,由其是架在自己肩膀上的那條腿,更是汗津津的直打滑,腳上穿的那只小紅鞋子,早已不知道飛到什麽地方去了,一只白白的小腳架在云芳臉旁,像月牙一樣光滑。云芳第一次這麽近的距離看到娘的腳,她一只手把娘的腳握在手里,娘的腳白皙嬌嫩,腳趾整齊的並攏著,云芳俏皮的一邊用手在娘的腳心呵癢,一邊問道:娘,多會玩完啊?紅嬌的腳心被女兒撫摸,夾雜在胯間自慰的快感中更加的惬意,只聽娘應到:芳兒,你摸摸娘的奶子,等娘的奶子什麽時候松軟下來了,就玩完了。說話中紅嬌抽動的手並沒有停下,從她陰道中噴出的春水濺到女兒的肚子上,慢慢的流下。
  云芳心想,娘的奶子和自己的一樣,也是肉長的,只不過比自己的更大些,能有多硬啊,一邊伸過一只手按在紅嬌的乳房上。這一摸可不得了,云芳只覺得娘那堅實圓潤的乳房高聳的挺著,堅硬的跟生鐵一般,捏都捏不動,云芳又好奇的捏住娘那微微上翹的粉紅色的乳頭,揉撚旋轉,只覺得娘的乳頭軟中帶韌,甚至都能看到乳尖上的奶孔微微張開。自己的乳房被女兒撫摸,紅嬌的身體受到更強烈的刺激,云芳看娘有些不能自持,扭著腰肢,那翹起的小屁股一擺一擺的,只聽娘像小姑娘一樣嬌嬌的沖自己說:芳兒,來,幫娘一下。芳兒興奮的“嗯”了聲,紅嬌拉著女兒的手,放在自己屁股后面,說到:來,芳兒握住娘屁股后面的木棒,來插娘。云芳聽話的握住插在娘肛門中的木棒,學著娘的樣子,一下一下的抽插起來。
  一下子,云芳就看出娘的身體反應比剛才更加強烈了,隨著陰道和肛門中兩根木棒的同時抽動,紅嬌整個身體劇烈的起伏起來,架在自己肩頭的小腳,已經崩成了一條流線型的直線,陰道由于受到肛門中木棒的擠壓顯得更加的窄緊,這樣每一次抽動,都給紅嬌帶來更大的快感,云芳看到娘兩片陰唇由于充血,從粉紅色轉成了暗紅色,在黑油的陰毛中,顯得更加嬌豔,伴隨著陰道中木棍每一次抽插,都能從娘體內帶出白漿。剛開始的時候,云芳覺得每次抽動都很費勁,娘的肛門很緊,仿佛嬌羞的少女遮擋著調戲,云芳問到:娘,芳兒不會把娘的屁股弄壞了吧,紅嬌喘著氣,一手摸著云芳的頭,慈愛的應到:不會,娘的身子才沒那麽嬌氣。
  果然,抽插了一二百下之后,云芳感到,娘的肛門明顯的松弛了下來,而且,從娘的肛門中,也分泌出女性的體液,起到了潤滑的作用,也本能的減小了肛門中的淫棒對女性身體的傷害。這又仿佛是那嬌羞的少女徒勞的抗拒了一會之后,終于被扒光了衣服,在肆意的淫虐下放棄了抵抗般一樣。只看娘現在早已沒有了剛才的端莊秀麗,在陰道和肛門中木棒雙重抽插下,紅嬌展現的只有女性春閨中的柔媚。娘甜甜的叫喊聲在深夜里傳的格外的遙遠,云芳這才明白,原來以前自己睡不著時候聽到村中傳來姑姑嫂嫂們的聲音原來是這麽回事。就這樣,直到雞叫三遍,天光微微發白的時候,才伴隨著娘瘋狂的嬌吟,從娘胯下陰道中噴出一灘春水,娘那堅挺的乳房才慢慢的軟了下來,耷拉在胸前,再看娘,陰毛亂蓬蓬的,紅腫的陰唇比昨晚大了一圈,紅撲撲的粉臉早已累的沒有人樣,而云芳也是一宿沒睡,累的兩眼發困,就這樣,紅嬌把女兒摟在懷里,云芳的小臉埋在娘的一隊豐滿的乳房間,紅嬌肛門和陰道中的木棒也懶的抽出來,不一會,娘倆精光的身子互相纏在一起,沈沈的睡了過去。
  后來云芳趁娘不在的時候,也脫光衣服,學著娘的樣子,試過幾次,但是,只怪自己胯間的肉縫太細小了,怎麽也插不進去那又粗又長的木棍,只好作罷,直到又有一天,云芳打柴回家,路過村中地主黃老財家院子,聽到里面人聲鼎沸,好像很熱鬧的在演戲,小丫頭好奇心強,心想著,反正娘早上說去鎮上辦事,要很晚才回來,自己晚些回去也無所謂,便想看看有什麽熱鬧,就趴在門縫中往近一瞧-----只看到院子中間一群男人圍成了一圈,圈內有一個光屁股的女人披頭散發的站在正當中,云芳仔細一看,這個女人竟然是娘!只看娘胯間陰唇外翻著,滴滴答答的淌著白色的粘液,娘脆生生的問道:該誰了?
  快上來,你們這些臭男人,都慢慢騰騰的,每次你們都玩,還玩不夠啊。只聽男人們哄笑著,嚷嚷道:紅嫂那白皙的身子啊,讓人玩后還想要,尤其是腿間那小穴,軟綿綿的,永遠也插不夠啊。又有人說,紅嫂那對奶子才叫絕呢,又大又有彈性,捏在手里啊,舒服!還有人叫:不對不對,紅嫂最妙的是那圓滾滾的屁股,兩瓣兒多翹的,你們自家的婆娘,那個能像紅嫂一樣,掰開屁眼讓兄弟們操啊。還有人說紅嬌腳小的,腰軟的,只看娘聽見大家誇贊自己身體,得意的一笑,柔柔的說到:你們得了便宜還賣乖,嫂子這身子,又不是不讓你們玩,干嗎說的那麽好聽,好了,該誰了,快來吧,我還要早點回家呢,說罷挑逗的一挺腰,那胸前一對高聳的乳房一晃一晃的,人群中一片叫好。
  只看上來兩個男人,云芳認得,這是村里的大柱二住兩兄弟,聽說前年參加了遊擊隊,進了山。大柱說道:紅嫂,咱兄弟倆還是老規矩,和紅嫂玩個“娘娘進洞房”只看娘妩媚一笑說:好呀,紅嫂啊,就陪你們倆饞鬼好好近一次洞房,云芳只看到,大柱,二柱脫下褲子,胯間撐起一根又黑又長,泛著青筋的肉棍,足足有一尺長,拳頭粗細,只看二柱從娘身后,托著娘大腿和小腿處的腿腕,將娘抱在空中,娘像小孩撒尿一樣被托在空中,兩條大腿呈直線分開,小腿彎曲的耷拉著,整個人在空中呈W型。這種姿勢讓娘胯間紅腫的陰道毫無保留的扯開在男人們的面前,二柱胯間的肉棒頂住娘的肛門,托娘屁股的手一松,只聽“噗”一聲,那粗長的肉棒就連根頂入娘的屁股中,由于肛門中插入了肉棒,娘的陰道被撐的格外的開,就在同時,娘面前的大柱的肉棒,也直直的插進了娘女兒私處。娘那嬌弱的身軀,就在兩個男人的抽插下狂亂的搖擺。
  只看娘被夾在兩個男人中間,仿佛無助的搖擺著頭,一雙手軟弱又撒嬌似的拍打著大柱堅實的胸膛,乳房被男人的大手用力的捏住,一對乳頭被搓的紫紅紫紅,一雙小腳在男人中間亂蹬,引來陣陣哄笑。只聽下面有男人說到:紅嫂每次都這麽辛苦,你不是還有個如花似玉的閨女麽,不如讓她早點來撐門面。云芳只看娘雖然陰道和肛門中同時被男人抽插,在忙亂的應酬中,卻柳眉一豎,沖著那人說:芳兒身子還嫩,經不住你們這麽折騰,你們誰敢打她的注意,小心我一槍斃了你。那人知趣的讷讷道:紅嫂,我不過是說笑嘛。不過大柱,二柱的抽動卻沒有停下,娘再不說話,隨著抽插,甜甜的羞叫著,大柱,二柱越抽越快,娘的叫聲越來越大,無力地扭動雪白的屁股,那已經受到無數淩辱而腫得老高的陰戶,配合著娘委屈的叫聲,讓云芳再也看不下去了。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22328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