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1067415739
侯爵 | 2016-8-23 12:32:31

馬奔雷隔著輕柔的皮革感受到靴子中那對秀氣的纖足痛苦繃緊扭動著,這讓他更加興奮,猛的把秦冰抱起將她的玉體狠狠揉成一團,秦冰只感覺手腳全都不是自己的了,自己將被對方當成一個球般揉動著,若非她從小練武筋骨柔韌加上練過瑜珈早就骨斷筋折了。
  馬奔雷用力把秦冰一只腳扭到她的面前,感受著鐵臂下英武的女科長玉體痛苦的抽搐和顫抖,他一點點把那只穿著長筒高跟靴的腳朝著秦冰的臉上按去。
  “嗯……住……住手……”
  秦冰只感自己那只長靴的高跟正在自己晶瑩如玉的玉面上來回刮動著,這種若宛蟲子快被青蛙吃掉般的絕望感覺緊緊包圍著她。
  “秦科長,平日里你不是很威風嗎?總喜歡穿著這雙靴子狠踢男人,是不是很有一種高高在上當女王的感覺?現在想不到被自己的腳自己的靴子踩了吧?你不過是個自戀狂罷了,其實女人永遠都是弱者,都是被男人操的騷貨罷了,嫁個老公每天呆在家里燒燒菜做做飯,男人回家只要把兩條腿一分就行了,當什麽警察啊?”
  馬奔雷一邊嘲諷一邊把靴跟對準了秦冰那雙靈動的鳳目中的左眼慢慢插了下去。
  “不……不……不要……放開我……”
  眼看著自己那尖尖的靴跟正一點點朝著眼睛落下,靴跟甚至已經碰到了眼睫毛了,饒是一向堅強的秦冰也流露出了軟弱的一面。
  “哈哈……”
  馬奔雷心中大樂只感心中的怒氣消了不少猛把雙手一分,原本被他揉成一團的秦冰的玉體一下子又撐了開來,雙腿大分腿裆對著他的臉。
  “啊……”
  秦冰只感胯部一陣劇痛簡直懷疑自己被他從當中撕成了兩截,胯間的黑色絲襪亦被崩了開來露出黑色的蕾絲內褲,隱隱可見內褲中間毛茸茸的那塊黑色。
  “哦,怎麽秦科長剛剛自渎過啊?居然還隔著褲子自渎啊?”
  馬奔雷發現了秦冰胯間褲襪上殘留下的愛液的凝固物不禁伸出大舌舔動著秦冰那胯間微微鼓起的肉丘。
  “啊,不是,你……啊……啊……”
  秦冰想要辯駁但隨即只感一條熱乎乎的東西直撞上了她兩腿間的秘處,像一條熱蟲一般開始向里面鑽動著,薄薄的蕾絲內褲無法阻擋它的侵犯,唾液和熱氣不斷侵蝕著她的肉體和意志。
  “嗯……住手……嗯……不要……”
  秦冰用力晃動著腦袋可眼前只能看見兩條穿著軍褲的粗壯大腿和那已經高高勃起的東西,兩條玉腿被對方拉到筆直完全無法再反擊,兩條手臂無力伸了伸,隨即小腹感到火熱,不行了,那種感覺又來了,秦冰閉上雙目滿臉羞紅。
  “哈哈,秦科長原來和那些婊子也沒什麽兩樣,一舔就忍不住出水了”馬奔雷的大舌上明顯感受到了那清新又帶著些粘稠的液體不禁狂笑連連,這個屢屢重挫青龍會的冰山女神今天終于被他活捉了,那雙穿著高跟長靴踢倒無數黑道高手的秀美雙腳就被自己緊緊捏在了手中,這一刻他實在是充滿了成就感,得讓外面那些家夥都看看我是何等威風,想到這里她把秦冰背負在肩上,走暗處拉出高杰屍體拖著走了出去。
  狼王聽得廠房區中忽而響起槍聲忽而響起慘叫,過了一段時間又沒聲音了,他不禁皺起了眉頭用手杖鑽著地,難道連“野戰兵王”也對付不了這姓秦的騷貨?
  此時廠房一間門被踢開,一條高大的身影背著一個女人一手拖著一具屍體走了出來,正是馬奔雷。
  “奔雷哥出來了,抓住那騷貨了。”
  “奔雷哥果然厲害了,果然是手到擒來。”
  “唉呀,四爺挂了,他死了。”
  馬奔雷威風凜凜的把秦冰往地上一扔,秦冰已經陷入半昏迷狀態,玉體在地上滾了滾口中無力呻吟著。
  “老狼,對不住了,我晚到了一步,杰哥已經死在這騷貨手中了”馬奔雷裝出一副頗爲傷感的樣子把高杰的屍體往旁邊一放。
  狼王上前一看只見高杰渾身是傷喉間開了個極大的傷口已經死去多時不禁歎了口氣,得力手下又死了一個,可誰怨他不聽自己的話非要跑進去湊熱鬧呢?
  “唉,罷了,我管教屬下無方,阿杰從小就爭強好勝不服管束,落的這個下場也是他自找的,奔雷你不用內咎,你擒下這騷貨也是爲阿杰報了仇,啊呀,你也受傷了”狼王此時瞥見馬奔雷手臂上亦裹著傷布上面滲著血。
  “一點皮肉傷不礙事,這騷貨確實不好對付,老狼你想怎麽處置她啊?”
  馬奔雷道。
  狼王尚未開口一旁的狼公主已經按捺不住拔出刀子吼道:“把這個臭婊子剝光了,衆兄弟一起輪她,輪的她不能再用老娘再一刀一刀剮了她,把她的心肝挖出來祭飛哥和杰哥。”
  “對,干死這臭婊子,不能便宜了她。”
  “這騷貨真夠厲害的,連杰哥都死在她手里,幸好奔雷哥在啊。”
  狂狼們已經開始騷動起來一個個解著褲帶,想像著秦冰在他們的一條條肉棒下玉體橫陳淫叫連天的景像。
  狼王一擺手上前用手杖對準秦冰兩腿間用力一戮。
  “啊……”
  秦冰痛苦的用手抓住杖首玉體抽搐不止,狼王冷笑道:“秦科長,你現在要是說實話的話還來得及,我可以饒恕你殺害我愛將之罪,否則你的下場就只有如我女兒所說的那樣了,你還年輕,今年就二十六歲吧,你今后的路還長著,爲了無聊的正義把自己的性命賠在這里值得嗎?你要是願意入夥,這箱錢馬上就是你的,好好想一想,我這是爲了你好。”
  “哼……你別做夢了,我死也不會屈服的,你……你們要汙辱我就盡管來吧,我就當是被一群禽獸糟蹋了”秦冰咬牙道絲毫不肯屈服。
  “不識�舉的東西……”
  狼王惱怒的把手杖一拔,頓時帶出一股白濁的淫水濺在地上,而秦冰纖腰不由自主的一挺口中發出銷魂的聲音“嗯……嗯……”
  “干死這騷貨”一旁的一名狂狼手下已經兩眼血紅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撲向秦冰,狼王回手一杖正中他的面門把他打的鼻血狂噴捂著臉飛退。
  “混帳,要干她第一個怎麽也輪不到你,奔雷,她是你抓到的,你就第一個上她吧”狼王笑道。
  馬奔雷知道狼王一向賞罰分明,自己既然立了功那第一個干秦冰的自然非自己莫屬,他也不推辭走上幾步蹲下身一把揪起秦冰開始剝她的衣服。
  秦冰被他折磨的早已沒有反抗之力只能任他魚肉,頭上的精致發網被一把撕開,頭上的發夾被捏碎,一頭烏黑油亮的長發垂了下來遮住她半張蒼白的臉頰。
  秦冰閉上雙眼不去看那張猙獰的醜惡面孔,馬奔雷雙手一分就把她的低領衫撕成兩截露出里面黑色的貼身軟質防刺背心。
  馬奔雷用手摸了摸秦冰胸前高聳的雙乳只感入手綿軟不禁笑道:“秦科長的這雙奶頭當真不錯啊,比那個玫瑰女俠更勝一籌。”
  說罷拔出剛才秦冰刺傷他的匕首在她的一雙乳尖上各刺一刀。
  “啊……”
  秦冰面露痛苦羞澀之色,雖然防刺服能擋住鋒利的刀尖但這敏感之處被刺始終讓她難以承受。
  馬奔雷刀尖一挑秦冰腰間的皮帶頓時斷成兩截,他抓住秦冰防刺背心的下端向上一掀,頓時把防刺背心從她身上扯下,露出绯紅色的胸罩。
  “好啊,奔雷哥快點啊,讓我們看看秦科長這身美肉啊。”
  “真他媽的白啊,快剝她的下面啊,快啊。”
  一衆歹徒在一旁瘋狂揉動著自己的褲裆只恨自己不能上前打炮,就連狼王也感褲裆繃的難受,狼公主則是一臉興奮把手中的刀子不停在雙手中彈來彈去。
  馬奔雷刀光猛閃,秦冰只感身上幾處一涼,绯紅色的胸罩已經被割成幾段落下,一雙點綴著粉紅色櫻桃的雪白淑乳終于露了出來,頸項間挂著一條白金項鏈,在昏暗的燈光下簡直看的一衆歹徒口水都要流下來。
  秦冰努力�起雙手想要遮住裸露的雙乳,而狼公主此時湊上來按住她的雙手笑道:“奔雷哥,我來幫你按住她,你就好好干她讓大家看個夠。”
  秦冰狠瞪了狼公主一眼只恨剛才沒有一刀割斷她的脖子,狼公主則是毫無懼色一屁股坐在秦冰臉上,秦冰只感一股騷臭味入鼻,想要咬她可惜�不起頭來,狼公主得意至極順手還扯掉了她的白金項鏈自己戴上,然后又站起身一臉壞笑。
  馬奔雷匕首連挑把秦冰的短皮裙割開露出里面已經破爛不堪的黑絲褲襪,黑色絲襪包裹著的修長玉腿在燈光下泛著誘人的光澤,他捏住褲襪連同秦冰里面的蕾絲內褲往下一扯。
  “嘶……”
  秦冰下身黑色的褲襪和蕾絲內褲被一下子扯至小腿處,頓時一雙白嫩又充滿力量的雙腿出現在衆人的面前,而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兩腿之間粉紅色的那塊“寶地”已經被愛液沾濕的濃密的黑色陰毛圍成一圈,正是群狼們下身肉棍最向往的地方。
  “畜生……畜生……”
  秦冰閉上雙眼喃喃罵著,玉面已經是羞紅一片,兩條玉腿無力蹬踢著做著最后的掙扎。
  馬奔雷抓住她一只腳踝用力拉了幾下,靴子依舊忠實保護著主人。
  “奔雷哥,這靴子有拉鏈的”狼公主忙提醒馬奔雷。
  馬奔雷一手捏住靴子的靴跟一手捏住靴子側面的拉鏈用力拉下,一只細高筒淨面長靴就這麽離足而去了,露出小腿處依舊被絲襪包裹著的玉足,馬奔雷抓起靴子往旁邊一抛,一衆歹徒已經急不可耐的撿起靴子一個個爭先恐后聞著靴子里的足香。
  “哇,真夠味啊,這騷貨腳真香。”
  “還有一只,還有一只啊,快點啊。”
  馬奔雷又抓住秦冰另一只腳把拉鏈一拉但里面卻掉出一截手铐,原來手铐一直铐在秦冰的靴踝處,因爲找不到鑰匙,馬奔雷一時也無法把它取下來,因爲有這副手铐铐在秦冰靴踝處結果反而弄的靴子沒腳脫下來了。
  “哼”馬左雷心中大怒,抓住手铐全身發力一聲大吼,竟硬生生把手铐捏斷了,這份驚人的力量把周圍的歹徒都看呆了,秦冰看在眼中也是暗自心驚,若是剛才他也同樣對自己用這招自己恐怕已經是多處骨折了。
  另一只靴子也被拔掉,秦冰只感自己身上最后的束縛也要失去了,幕然間這勾起了她童年時一段不願意想起的回憶,十年過去了她真的以爲自己已經忘記那宛若下地獄般的回憶。
  黑暗的體育用品房間,粗重的喘息聲,男人的汗臭味,自己手腳被牢牢按在墊子上,雙腳上的運動鞋鞋帶被解開扯掉,卡通襪子被剝掉,熱呼呼的一雙小汗腳被一張張嘴巴舔動著,那種麻癢的感覺簡直要癢到心里去了。
  “不要……不要舔我的腳……求你們了……”
  一向高傲的她第一次哭的像個淚人般哀求著。
  “嘿嘿,秦班長怎麽也會求我們啊?前幾天打的我們不是很慘嗎?”
  “對啊,你的武功不是很好嗎?怎麽也會被我們制服啊?還是什麽自在門的傳人呢?”
  “這雙腳前幾天踢的我們好疼,現在該是我們報仇的時候了,用什麽報仇呢?”
  一只肮髒的手從鉛筆盒里取出一把圓規,那尖利的圓規針頭慢慢對準了她那柔軟紅嫩的足心在上面輕輕劃動著。
  “啊……啊……好癢……求你們……放過我吧……我道歉……求你們了……”
  一向剛強勇敢的她終于承受不住了。
  “哼,太晚了,哥幾個今天就要給你這雙臭腳丫一個永遠難忘的教訓”髒手捏緊了圓規將針頭狠狠插進了那仍舊冒著汗汽的玉足足底。
  “啊……”
  足底鑽心的劇痛幾乎讓她疼暈過去,但是可怕的虐足暴行才剛剛開始。
  這可怕的回憶她以爲自己已經永遠忘記了,可是今天居然又重新浮現在她的腦中,是的,就是因爲那次的事情對她心理上産生了嚴重的后遺症,她幾乎從不在異性面前裸露自己的腳,即使是夏天仍舊更喜歡穿高幫的運動鞋而不願穿涼鞋和高跟鞋,在她心目中長靴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它們比其它鞋子更能保護自己。
  “不要……不要摸我的腳,不要脫我的鞋……不要舔我的腳……”
  秦冰帶著哭腔喊道,馬奔雷跟本不理大手一撸,將小腿處的絲襪和內褲拉至足踝處再往上一拔,終于把它們從足趾尖上扯掉,只見秦冰一雙玉足十趾修長整齊,足弓優美,足踝纖細但又不失豐滿,入手簡直柔嫩的懷疑可以滲出水來,十只可愛的足趾團在一起奮力掙動著,足心則是一片嫩嫩的紅色,實在是他見過的最性感的玉足了,明顯要比玫瑰女俠的那雙玉足高出一籌。
  “不……不要……”
  秦冰像是徹底崩潰了,拼命哭喊著,即使剛才眼睛險被靴跟戮瞎時她也沒這麽激動。
  馬奔雷把秦冰的一雙玉足放在鼻下一聞,一股子皮革味混合著年青女郎的足味直把他的性欲提升至頂峰,他用舌尖在秦冰的足心一轉。
  “啊……”
  秦冰足心一受刺激頓時欲火狂燃,馬奔雷感到了她玉足的敏感更是再接再勵將她的足趾放入口中盡情啃咬舔動,大舌在她的足趾縫間遊走品嘗著美品的至美肉香,口水不斷從秦冰足趾足背足掌上面淌下。
  秦冰受此刺激纖腰開始抽烈挺動著,玉足足趾崩個筆直,小腿和玉足呈一條直線,玉頸伸直下巴上�,貝齒緊咬朱唇,一雙鳳目眯起淚水淌了下來,鼻息粗重不停發出動人心魄的呻吟,而下身粉紅色的小肉芽已經粗如小指般高高挺起,粉紅色的陰阜高高鼓起,那白濁的液體不斷噴出。狼公主罵道:“真是他媽的騷貨啊,割了你的玩意看你還能出水嗎?”
  說罷竟將手中的刀子在秦冰腿間粉紅色的小肉芽上輕輕劃動著,只要一割那秦冰的小肉芽非斷不可,到時這騷貨可就要疼死……狼公主滿懷惡意的想著。
  下身最敏感處感受到了刀鋒的冰冷和鋒銳,秦冰頓時臉色慘白,她實在無法想像自己被割去陰蒂會疼成什麽樣子,極度恐懼令她體內澎湃的性欲一下子降到了谷底,渾身僵直唯恐身子一動刀子就要割下來。
  “別亂來……”
  馬奔雷一手推開了狼公主手中的刀子,狼公主一笑道:“奔雷哥,我只是嚇嚇她罷了”說罷收起了手中的刀子,秦冰剛喘了一口氣,馬奔雷閃電般將手中匕首一晃直插入秦冰腿間。
  “啊……”
  秦冰失控尖叫,下身一陣抽搐一股黃色的尿水失控噴射而出,濺的馬奔雷滿手都是,此時方才看清馬奔雷插入她下身的其實是匕首柄罷了。
  “哈哈,連死也不怕的秦科長原來怕別人摸她的腳啊!”
  “居然嚇的尿了,真是丟死人了。”
  “快拍照留念啊”一衆歹徒紛紛拿出手機拍下這一幕,秦冰羞怒欲死想要用手遮攔可手被狼公主按著跟本動不了。
  馬奔雷感到匕首柄前有一層堅韌的薄膜,想不到這騷貨竟是個稚!真是太痛快了,他再也不願拖下去了,解開褲裆拔出那一尺半長的恐怖的凶器對準了秦冰腿間那未開拓的“寶地”直插了下去……秦冰把眼一閉心如刀絞,想不到自己保留了二十六年的貞操就毀在這禽獸手中。
  突然一種危機感湧上馬奔雷的心頭,這是他多年來出生入死所擁有的一種預感,一股子殺氣從遠處傳來,身子微微停,肉棍離秦冰的“寶地”尚在一寸時停了下來。
  “奔雷哥……快啊……別吊我們胃口了。”
  “你辦完就輪到我們了,快點,快憋死我們了。”
  衆歹徒見馬奔雷在這要緊關頭突然停下把他們急的直跺腳,就在此時馬奔雷猛的一個倒飛,同時一聲槍響,子彈正中狼公主的右肩,因爲子彈威力極大竟把她整條手臂都射斷了。
  狼公主看著血如泉湧的斷臂片刻后才感覺到了那撕心裂肺般的劇痛,“啊……痛死我了”她抱著斷臂在地上瘋狂滾動著。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22329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