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42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HUAFOX
Crawler | 2016-11-8 19:15:45

本篇最後由 HUAFOX 於 2016-8-23 13:15 編輯

第一部
我今年29歲,我來敘述一件發生在我身上的往事,那是我跟我太太【宜文】還在談戀愛的時候的事情。宜文的媽媽【雯希】和她老公(我的丈人)相處得並不好,打從我認識宜文以來,她們都是處在分居的狀態。雯希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女人,雖然40幾歲的年齡使她的身材有些變形,但這一切都無法遮住她那中年女人的韻味。
這是發生在約3年前的事情。記得那是一個星期五,宜文晚上自己去參加高中同學會卻沒跟我說。我下了班以後按照慣例到她家去找她。到了她家,我按了很久的門鈴都沒人應,過了大約5分鐘,本來想要離開,這時她家的門才打了開來。幫我開門的是宜文的媽媽,當她開門時身上是包著浴巾的,而看得出來她是從浴室裡跑出來幫我開門的。我說:「伯母你好,我來找宜文(這是我女朋友的名字)。」雯希:「她今天去參加同學會了呀,她沒跟你說嗎?」「喔好吧,那我回去了,伯母再見!」「你吃飯了沒有?」她問:「沒吃的話進來吧,反正我也是一個人。等會兒我洗完澡隨便炒幾個菜一起吃吧。」「謝謝!」
於是我就進了門,而雯希進了浴室繼續去洗她未洗完的澡。我坐在客廳裡看電視,看著看著,突然有一股想要偷窺的意念。因為浴室裡面一直有水聲,所以我斷定她洗完還要一段時間。於是就輕輕的跑到浴室門口,從浴室門下的通風口向裡看。當我把頭低下,並把眼睛靠近通風口的時候,我的心簡直都快跳出來了。而當我看到雯希那美麗的胴體時,我才發現宜文的身材是遺傳自她媽媽,但是雯希又多了一些宜文所沒有的氣質。我看得目瞪口呆,而我的弟弟也很自然的漲了起來。
不一會兒,我發現她已經快洗好了,於是我又趕緊回到客廳的沙發上,裝作若無其事的看電視。但是我那腫脹的弟弟依舊沒有消下去,而且因為分泌物的關係,也把我的褲子弄濕了一塊,讓我覺得非常不自在。過了約莫半小時的時間,雯希炒好了三道菜,於是我們就上了飯桌開始了晚餐。雯希洗完澡以後穿的是一件白色T恤和一件長裙,因為沒有戴胸罩,所以依稀可以透過T恤看到她那兩粒黑黑的乳頭。我邊吃飯邊偷看她的乳頭,而我的弟弟也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已經變硬變大了。宜文她家有吃飯的時候喝點小酒的習慣,這次也不例外。不過因為雯希的酒量不好,所以喝了兩杯白葡萄酒後,她的臉色已經紅得像一個蘋果一樣。我想因為喝了酒的關係,雯希一直嚷嚷著好熱。當她又喝下了兩杯以後,就開始向我敘述她對她老公不滿的地方,以及她老公背著她在外面養女人的事。「小成,你認識我們家宜文也好多年了吧?」「嗯,大概有4年了」我說。「唉,看你們兩個感情這麼好,我真的很欣慰也很羨慕。」她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又喝了一口白酒後說:「我在你們這年齡的時候和你伯父的感情也是很好的,只是那忘恩負義的東西竟然背著我在外面養女人。我實在是氣不過這口氣,但是你也知道,以我的社會地位讓人家知道我離了婚實在不好,所以我們只好分居了。唉!想想這幾年來自己一個人的生活,實在不知道怎麼說才好。你是不會瞭解寂寞是多麼痛苦的事,尤其像我這種已經邁入中年的女人,唉!」她又嘆了一口氣,繼續把杯中剩下的白酒喝下了肚。「伯母,我覺得你還很年輕啊!」因為喝了點酒,平常不擅言詞的我也講出這些平常絕不可能講的話。其實伯母依你現在的身材跟相貌,一般的年輕女孩子哪能比呀?一個人的氣質是跟著她一輩子的,或許你的皮膚不像十來歲的小女生那麼嫩,但是你的一舉一動、言談舉止,那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學來的。要是我再大一點,我一定會追求你的。她笑了,而且可以看出是一種打從心底快樂的笑。可是女人上了年紀以後身體的某些地方是不能和年輕人比的。當她說完了這句,似乎覺得有些失言,於是就避開了我的眼神,又喝了一口。這句話使我們約維持了5分鐘的沈默。我先拿起酒杯打開了僵局:「伯母,敬你一杯,希望你能永遠青春美麗。」「謝謝!」她又笑了。不知不覺,一瓶88年的白葡萄酒被我們喝乾了。這時她邊起身邊說:「小成,要不要再喝一杯呀?反正宜文要回來還早,再陪我喝一杯吧!你知道,伯母難得有機會可以這麼放鬆。」說著她就往酒櫃的方向走去。或許是因為不勝酒力的關係吧,她沒走幾步就差點倒在地上,還好我的動作快,接住了她。當我接住她的時候,她就倚靠在我的胸前,並沒有要站起來的意思,所以我只好繼續抱著她。她突然伸出了她的雙手抱緊了我,並用她的嘴唇在我的耳邊一直摩擦。我發現她的胸貼向我的胸膛,而且愈貼愈緊。我知道她想做什麼,於是我輕輕抱起了她,走進了臥房。
我把她放在床上,她一動也不動,眼睛閉著等我去摟她。我脫掉了我的上衣,壓在她的身上,輕輕舔了她的右耳一下,我可以感覺得到,當我的嘴唇碰到她的耳朵時她身體的一陣顫動。我開始慢慢的親她的嘴,而她也伸出了她的舌頭和我的舌頭相碰,那是一個非常特別的感覺。我的嘴不停的吻她,而她也不自主的開始喘了起來,而且呼吸聲愈來愈大。我的雙手一手抱著她的脖子,一手撫摸著她那豐滿的雙乳。摸著摸著,我的手又向她的陰部進攻。當我隔著內褲碰到她的陰部時,發現她的內褲早就濕了一大片,我慢慢的把手放入內褲內,而她的喘息聲也愈來愈大。我索性把她的內褲給脫了下來,也把她的上衣脫了。我的手指在她的陰道里抽插著,而我的頭部慢慢的滑向她的陰部,我舔了她的大陰唇、小陰唇,進一步把舌頭深入了陰道內,她開始叫出了聲音。起初是很壓抑的,而隨著時間的過去,她的聲音愈來愈大。她的陰道的分泌物愈來愈多,那種酸中帶鹹的味道,是我所嚐過的最好的味道,也是量最多的一次。或許是因為積壓了幾年的性慾,終於可以獲得解放的關係吧,她的屁股開始隨著我舌頭的蠕動而扭動。我邊舔著她的陰道,邊脫掉了我的褲子,當我那雄偉的陰莖正式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我從她的嘴角裡看到一絲快樂,就像小朋友第一次收到生日禮物時的感覺一樣。她的手慢慢的滑像我的陰莖,輕輕的碰了它一下,我對著她微笑,說:「伯母,你還記得怎麼讓男人快樂嗎?」她笑著瞪了我一眼:「你要試試嗎?」「嗯。」我輕輕的回了她一句。經驗豐富的女人就是不一樣,她的手對我的陰莖做出的每一個動作都讓我感到無法言喻的快感,我不知不覺中也哼出了聲音。或許是我的聲音使然,她的動作變得更加積極,最後她用她的小口含住了我的龜頭,並輕輕的上下滑動。她的舌頭在嘴吧裡一直打轉,頭部一直上下抽動,我的呻吟愈來愈大聲,而她的動作愈來愈用力。我終於忍不住了,我把她推倒在床上,用手扶起我的陰莖,對準了她的陰道用力的插了進去。她大叫了一聲「啊!」緊接著就是呻吟:「喔喔喔……嗯嗯嗯……啊啊啊……好舒服,再用力一點……啊!」伯母:舒服嗎?爽嗎?我的動作還可以嗎?她沒有回我的話,繼續在呻吟。不一會兒,她大叫了一聲,全身緊繃了約3秒鐘以後,整個人都軟下來了。我知道她高潮了,而且她的嘴角裡還帶著一絲滿意的微笑。
小成,你弄得我好舒服!好久都沒有這樣過了,你太厲害了。現在換我來為你服務吧!說著說著,她坐了起來,用手扶著我那依然腫脹的陰莖,慢慢的插入了她的陰道內,開始採用女上男下的姿勢上下抽動,而她的陰道也不停的收縮著來夾住我的陰莖。她愈動愈快,一手摸著我的胸膛,一手撫摸著她的右乳,我又開始呻吟起來了,而她也在呻吟。我感覺得到我的陰莖變得愈來愈硬,而漸漸地,有一股酥癢感從陰莖底部傳來……我射了,而我發現她也又一次達到了高潮。她全身酥軟的躺了下來,頭靠在我的胸膛,說:「小成,謝謝你,謝謝你讓我再一次享受性愛的樂趣。」「伯母,如果以後你還想的話,我隨時都願意為你服務的。」「小成,以後只有我們兩個的時候,可不可以不要叫我伯母?」「好,那我以後就直接叫你雯希了。」「謝謝。」自此以後,我常常和雯希做愛。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去年3月,我和宜文結了婚,並和她媽住在一起。但我和雯希的之間的禁忌的遊戲一直都沒停過,我們只要一有機會就會做愛,即使宜文在家,只要她沒注意時我們都會找機會互相撫摸或口交。有時在廚房、有時在陽台、甚至在廁所。也因為這樣,自從我和宜文結了婚以後,除了月經期,雯希就再也沒有在裡家穿過內褲,以便隨時可以和我享受不倫之樂。

第  二  部
我今年22歲,家裡有爸媽及一個姊姊。爸媽因為感情不好,所以從5─6年前開始就分居,只是還沒有離婚罷了。我的姊姊叫宜文,去年嫁給了一個電腦工程師,他叫志成,也就是我的姊夫,我們家人都叫他小成。姊姊跟姊夫結了婚以後就跟媽媽住在一起,而我呢,因為學業的關係目前在新竹租房子住,只有在週末時會回到台北跟媽媽及姊姊住。在6月的某一個週末,我依慣例回到了台北。那天晚上,因為正值夏天,天氣煩熱,所以我在房間裡關著門吹著冷氣看電視。姊姊去參加同學會還沒回來,而媽媽正在廚房為我和姊夫準備晚餐。看了約末一個小時的電視,因為口渴,走出了房門到廚房去找水喝。到了廚房,瓦斯爐上還有一鍋湯正在滾著,但媽媽並不在廚房,倒了一杯水以後,走回客廳也沒有看到媽媽,而且姊夫也不見了。在我正覺得奇怪的時候,似乎聽到了一聲呻吟聲,好像是從後面的陽台傳來的。當我輕聲走到窗邊看到了媽媽和姊夫的時候,我整個人都呆住了,因為媽媽正在為姊夫口交。她手抓住姊夫的陰莖,嘴巴含著那巨大的陰莖,前前後後的移動著,一手正放在內褲內做摩擦的動作,同時臉上還帶著一斯滿足的表情。而姊夫則閉著雙眼,雙手正在揉搓媽媽的雙乳,可以看出正在享受著無比的快感。我完全呆住了,我的心跳變得愈來愈快,而我的陰莖也在不知不覺中勃起來了。雖然我內心裡有一股衝動想要阻止他們,但我卻沒有那樣做,或許是害怕,也或許是因為我正在享受著這個景像。接下來,換做姊夫幫媽媽口交,媽媽坐在洗衣機上面,內褲早已脫下,而姊夫正把他的頭埋在媽媽的陰戶上,媽媽閉著眼正在享受著身體的快感。也不知為什麼,媽媽突然睜開了眼,而她的目光剛好和我的目光相對,我發現她的身體顫抖了一下,於是我馬上回到了房間裡去。過了約莫半個小時後,媽媽叫我吃飯。到了餐廳,我一言不發,媽媽也不說話,只有不知情的姊夫一直在誇媽媽做的菜好吃。我呼嚕呼嚕把飯吃完,就回到了房間裡去了。當晚,我一直都無法入睡,媽媽和姊夫口交的畫面一直在我眼前出現。除了在A片之外,我未曾看過真正的女體,而我所看到的第一個女體竟然是我媽媽,而且媽媽和姊夫竟然在口交。我的心裡非常的矛盾,一方面覺得媽媽的這種行為是不可原諒的,但另一方面我的陰莖整晚都處在勃起的狀態,而且有一股莫名的性奮。到了深夜,姊姊跟姊夫早已到樓上睡了,但是我依然無法入睡,大概到半夜兩點的時候,我聽到有人在敲我房間的門。「小健,睡了嗎?媽媽有話想跟你談談。」原來是媽媽。請進!媽媽進了房間,保持了一會兒的沈默,她終於開口了:「我想,我和你姊夫的事情你都已看到了,你會不會怪我?」我依然沈默不語。「唉!我和你爸爸分居已經快六年了,這五、六年來媽媽真的過得好苦。你已經二十多歲了,我也不瞞你說,媽媽真的需要男人的愛,女人一天沒有男人,就不算是一個完整的女人。但是以我跟你爸爸目前的社會地位,我們實在沒辦法離婚。今天發生這種事情媽媽心裡也很矛盾,畢竟小成是我的女婿呀。雖然有過很多次想結束這種不倫之愛的念頭,但是媽媽的身體太不爭氣,就是沒有辦法忍受寂寞。小健你能瞭解媽媽的感受嗎?」我依然不發一語,媽媽繼續說:這也不能怪你,畢竟這對你來說是一個太大的打擊。我只是希望你能幫我保持這個秘密,畢竟你姊姊還不知道這件事情。而且,雖然你姊夫跟我有不正常的關係,但是他還是愛你姊姊的,我不希望因為我而使他們的婚姻破裂,你能答應我嗎?我點了點頭。「謝謝你!媽媽以後會儘量克制自己的,最好是不要再有這些事情發生,身體寂寞也只好忍一忍,唉……」這時媽媽突然注意到我那勃起的陰莖,她的臉上泛起了一陣紅暈。過了一會兒,他乾咳了一聲,說道:「媽媽還有一件事想要問你一件事,希望你誠實的回答我。」「媽,你問吧!」我說。「你在學校有沒有女朋友?」「沒有。」「那……你還是個處男嗎?」媽媽有一點遲疑的問道。「嗯……」我有點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你今天看到媽媽和姊夫在那個的時候,有什麼感想?」媽媽語帶顫抖的問著。「喔……那個……」我實在沒有勇氣說。「你不是答應了媽媽要說實話嗎?沒關係告訴媽媽,你……是不是感到有些…性奮?」我點了點頭。這時媽媽才鬆了一口氣似的說:媽媽注意到了你的那裡一直處在勃起的狀態。沒關係,都二十幾歲的人了,也難免有那一方面的需要的,我會怪你的。媽媽繼續說:「嗯……那你能不能告訴我……嗯……你為什麼會性奮呢?」媽媽好不容易才把這句話說了出來。「我…嗯…因為…嗯……」媽媽看出我的遲疑,於是便說:「沒關係,不想說就別說了,媽媽不會逼你的。」「不是的,媽!我…我只是…我只是…覺得…嗯…我只是覺得媽媽真的很漂亮。」我鼓足了勇氣把話說了出來。媽媽輕聲笑了一下,說道:「我知道了,媽媽很高興!好啦,時候不早了,趕快睡吧!」說完,媽媽輕輕的吻了我的臉頰後就離開了我的房間。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媽媽離開了我的房間後我依然不能入睡,腫脹的陰莖也依然沒有消下。我只好用我的雙手解決了我的慾望,但是我在自慰時想到的都是媽媽的胴體,及媽媽在替姊夫口交時的表情。就這樣,日復一日,我幾乎每天都想著媽媽的身體自慰,而且有時還要一天好幾次。考完了期末考,又是一個漫長的暑假。8月初的時候,姊姊跟姊夫請了休假去東南亞渡假去了,家裡只剩下媽媽跟我兩個人。自從那一天晚上以後,媽媽沒有再找我談有關6月的那些事情,而且他也好像已經結束了跟姊夫之間的不倫之愛。但是,媽媽似乎也變得比較沈默了。甚至有時終日都說不上幾句話,晚上經過媽媽的房間也常常可以聽到她的嘆息聲。我實在很難過,我常常在想:「是不是因為我的關係媽媽變得不快樂了?若是我在當天沒有偷看的話,媽媽會不會過得比較快樂一點?我是不是有義務讓媽媽過得快樂一點呢?」每當想到這點,我的陰莖就會不知不覺的勃起,而且總是在數次的幻想與自慰之後才能入睡。那一天晚上,是姊姊他們去東南亞的第4天。吃完了晚飯,因為沒事,所以家裡很快的就熄燈了。我躺在床上,眼前又浮起媽媽的影像,而我的陰莖又勃起了,我邊套弄著我的陰莖邊想:「再過兩天他們就會回來了,我若想要媽媽幸福也只有這兩天的機會了。」但是想歸想,總是提不起勇氣來。當我射出了精水後本想可以睡了,結果沒過多久,陰莖又勃起了。我實在無法入睡,於是就走到了媽媽的房門外,在門外依稀又聽到了媽媽的嘆息聲。我終於鼓足了勇氣,敲了房門。
「媽!你睡了嗎?」「還沒有,什麼事?」
「媽,我有事情要跟你說。」「進來吧。」
我推開了房門,看到媽媽穿著透明的睡衣躺在床上。我目瞪口呆的看著,卻忘了說話。媽媽發現了我的視線注意著他的身體時,並沒有去刻意遮住它。「什麼事啊?」我突然被她的話所驚醒,我走到了她的床邊做了下來,說:「媽媽,我知道你最近過得很苦,我也知道自從那天晚上以後你也沒有再跟姊夫那個。我實在很對不起你,都是因為我,你才過得這麼不快樂,我實在很對不起你。」「傻孩子,別再說了,那本來就是不正常的關係。幸虧有你,我才能及時覺悟,沒有使你姊姊的婚姻出問題,媽媽還要謝謝你替我保密呢!」媽媽微笑著看著我。「媽,不是的,我知道你很寂寞。自從那天以後,我每天都會想起你,我每天都要……」這時媽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而且他也注意到了我的陰莖竟然是勃起的。他看著我,下意識的吞了一口口水,問道:「怎樣?每天都怎樣?」「每天都想……讓你幸福!」媽媽沒想到我會這麼快就承認,於是就說:「媽已經很幸福啦,看你們都這麼健康、快樂,我怎麼會不幸福呢?」媽故意裝作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但她的臉已經有些紅了起來。「我不是說那種幸福啦,我是說……我是說在……在性生活上的幸福!」我鼓足了勇氣,向媽媽吐露了我積藏已久的心聲。 媽媽並沒有做出很驚訝的表情,只是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說道:「孩子,你要知道我們是母子,我們不能有超出母子關係以外的關係。媽媽過去做錯了事,這並不是說媽媽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麼。媽媽因為一時踏入誤途,和你姊夫發生了關係,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再做錯了。你瞭解嗎,小健?」我的心有些急了,說道:「不是的,媽!我知道你每天晚上都在嘆氣,我知道你還是不能忘記和姊夫之間的關係,我是你唯一的兒子,只有我能讓你幸福,你難道不瞭解嗎?」說著我掏出了我那腫脹已久的陰莖,又說:「媽,我是你生的,我身體的每一部份都是來自你的身體,我想要再回到你的身體裡面,我想要讓你幸福!」當媽媽看到我那腫脹的陰莖時,他那堅決的意志似乎也有所動搖,他沒有說一句話,只是注視著我的陰莖。我忍不住撲向了媽媽的身體,抱住了她,媽媽並沒有抵抗。我開始親吻著媽媽的臉頰,用手撫摸著她的乳房及陰部,媽媽發出輕輕的呻吟。或許是因為太緊張的關係,我粗魯的動作似乎弄痛了她,她皺了一下眉頭,用手扶起了我的頭,對我說:「不要急,我想你是第一次,讓媽媽來教你。」我像嬰兒般的看著他,點了點頭。「首先,你的動作必須要溫柔,不可以太粗暴。」
我又點了點頭。「現在輕輕的幫媽媽把睡衣脫掉。」我照做了。「再來你要用你的雙手輕輕的愛撫這裡。」說著,她將我的手放在她的乳房上:「用你的嘴吸這裡,記得要輕輕的,不可以太用力。」我按照她的意思,用我的嘴巴輕輕的吸著她的乳頭。那是一種我所熟悉的感覺,我似乎又回到了嬰兒時期,當我吸著媽媽的乳頭時有著無比的滿足感。媽媽似乎因為我的溫柔,開始有了反應,她的脖子向後仰,雙手放在我的頭上,嘴巴裡發出輕輕的呻吟。我受到了鼓舞后,將右手滑向媽媽的陰部,隔著內褲摩擦著她的陰蒂【我想那應該是陰蒂吧】。媽媽的呻吟聲愈來愈明顯,而且她的下體也隨著我的撫摸開始搖動。「現在,我要你用你的舌頭來……舔媽媽的那裡。」媽媽好不容易把這句話說了出來,而且看得出他是處在極度害羞的狀態。媽媽脫下了她的內褲,自己聞了一下內褲的味道,他似乎非常驚訝於她的內褲可以濕得如此的厲害。他又張開了雙腿,並用她的雙手再次扶著我的頭部,慢慢的將我的頭滑向了她的陰部。當我第一次聞到從媽媽的陰部發出的氣味時,我全身的神經都緊張了起來。那是我從未聞過的味道,它是那麼的迷人、那麼的醉人,我忍不住伸出了我的舌頭,開始舔舐著她的大陰唇、小陰唇及她的陰道。那裡的味道比我想像的還要好,那種酸裡帶鹹的味道比我在這一生所吃過的任何一種美食都要美味。我愈舔愈性奮、愈舔愈激動,而媽媽也因為我賣力的演出而開始激烈的搖動著她的下體,嘴巴裡一直叫著「喔……喔……喔…」並帶著濃厚的喘息聲。突然間,我感覺到有大量的液體從媽媽的陰道里流了出來,而媽媽全身的肌肉也僵硬了起來。這種狀況大概持續了5秒鐘,媽媽的身體才軟了下來。我知道我讓媽媽高潮了,我可以從她的嘴角看出她的滿足。「小健,你讓媽媽幸福了!瞧,你的陰莖已經漲得這麼厲害了,真苦了它,讓媽媽來為你服務吧!」說著,媽媽用她的右手輕輕抓起了我的陰莖,並輕輕的套弄著,我忍不住發出了呻吟聲。沒想到媽媽突然用她的小口含住了我的陰莖,開始上下的移動著。我被媽媽的舉動嚇了一跳,我萬萬沒想到媽媽竟然會為我口交,那種感覺是我無法用言語形容出來的。
媽媽也許是因為和姊夫有過豐富的經驗,沒有幾分鐘,我就達到了高潮,而且把我的精液全數射進媽媽的嘴巴裡。我嚇了一跳,怕媽媽會因為我將精液射在她的口中而感到厭惡,於是,我連忙說:「喔!媽對不起,因為太舒服而忘了把我的陰莖抽出來。」沒想到媽媽竟然一口氣吞下了我的精液,並對我微笑著說:「傻孩子,媽媽怎麼會覺得髒呢。你的身上的任何一個部位、任何一滴分泌物,對我來說都是寶貴的,我不但不會厭惡它,我還非常高興我這一輩竟然有機會喝到我兒子的精液呢!」 聽到媽媽這麼一說,我放心了,而且我的陰莖以竟然又硬了起來。媽似乎驚訝於我源源不斷的精力,說:果然是年輕人,不到5分鐘又恢復了原貌。來,讓媽媽教你怎麼插入吧!說著,媽媽張開了她的雙腿,用手抓住我的陰莖,對準了她的陰道,說道:「來,用力向前!」我照媽媽的話用力將我的陰莖向前頂,媽媽大叫了一聲「啊!」我呆住了,我怕我傷害了媽媽。我的陰莖依然插在陰道內,但我沒有進一步做抽插的動作。這時突然聽到媽媽說:「好舒服,再來小健,好舒服,再讓媽媽幸福吧!」這時我才知道,媽媽原來是因為太舒服而叫出來的,於是我開始抽動我的陰莖。那又是另一種我未曾經歷過的感覺,當我的陰莖滑進那因淫水而潤滑的陰道時,我似乎感覺到我的陰莖好像被媽媽的陰道吸了進去,每一次的抽插都讓我感到彷彿置身於天堂般的快樂。我的動作變得愈來愈快,我的呼吸也變得愈來愈急促。而媽媽也隨著我陰莖的動作搖動著她的下半身,嘴裡不停的叫著:「啊……啊……」終於我又高潮了,而媽媽也在我射精的那一煞那達到了高潮。我們倆的身體緊繃了數秒鐘後,雙雙軟了下來。我的陰莖依然插在媽媽的陰道內,沒有拔出來。而我的嘴已經貼上了媽媽的嘴唇,我們熱烈的親吻著,早已把母子亂倫的罪惡感拋在腦後。
過了不知道多久,媽媽先開口說話了:「小健,媽媽現在已是你的人了,我不敢要求你將來要對我怎樣,但是你可不可以答應我一件事?」「什麼事?」「將來你娶了老婆以後可不要忘了我,可以的話也常常讓媽媽幸福好嗎?」我笑了:「媽,放心,有了你,我不會再去找其他的人了,你是我這輩子最愛的人,有了你我不可能再看上別的女人。我要娶你,我要讓你幸福一輩子!」媽笑了,之後沒有再說什麼。就這樣我們不知不覺進入了夢鄉,直到天明。在接下來的一天當中,我們母子兩個依然浸淫在母子亂倫的快感之中。後來,我和媽媽決定搬出來,不再和姊姊他們一起住,一方面是怕媽媽跟姊夫再發生關係,另一方面也方便我和媽媽做愛。我們搬了新家以後就開始過著真正夫妻般的生活。
又過了幾年,媽媽懷孕了。我知道在這裡媽媽是不能生下這孩子的,於是我跟媽媽決定移民到國外,到一個沒有人認識的地方。現在,我和我的太太雯希──也就是我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對了,還有之前雯希所懷的小孩,因為是近親婚姻,所以在胎兒時期就發現有嚴重的身體缺陷,於是在懷孕5個月的時候就把他拿掉了。自從那次以後,我們都會做好避孕措施,以免再發生讓雯希受苦挨刀的事情。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第  三  部
這是不倫之愛的另一篇,我試著透過不同當事人的角度來描述同一件故事,因此就把這整篇故事叫做「不倫之愛三部曲」吧!
**********************************************************************我叫李雯希,今年已經45歲了。我有一個丈夫,我和他因為感情不好,所以目前處在分居狀態。我們育有一男一女,大女兒叫宜文,小兒子叫小健,目前都和我一起住。我之所以和我丈夫分居是因為我老公幾年前的一件外遇事件,那個女的叫雅韻,是我丈夫的學生。起初,因為我對這女孩的印象也不錯,所以常會請他來我們家吃飯,後來我就乾脆請他當小健的家教老師。哪知道我那色心的老公竟然和她發生了師生戀,而好死不死,這件事卻被我親眼目睹到。那是發生在幾年前的事,一天我帶著宜文和小健到我娘家去看我媽,本來他也要和我們一起去,但是因為學校的事忙不完所以只好作罷。但是因為我忘了通知雅韻當天不用來了,所以她依慣例在七點鐘就到了我家。不用說,家裡當然沒人,只有我老公在趕他的功課。本來雅韻看到小健不在,就要回去的,可是我老公卻用一起吃晚餐的藉口將他留了下來。後來也不知是怎麼發展的,當我因事先回到家的時候,我竟然看到他們兩個在床上做那種事情。當他們發現我回到家時,雅韻慌張的穿起了衣服就往外跑,我也沒有攔住他。但是我實在氣不過我的老公,於是我們就分居了。我們之所以沒有正式離婚,是因為我和她的社會地位使然。

後來我和兩個子女住在一起,而他好像和雅韻同居了。女人沒有男人實在是一件痛苦的事,也不記得有多少夜晚因為身體的孤寂而無法入睡。而自從和她分居了以後,我卻不知不覺養成了自慰的習慣,起初只是用我的手去摩擦我的陰部和乳房,後來慢慢開始使用一些器具來宣洩我的性慾。一天,宜文打電話回來說要帶他男朋友回家吃飯。他和這個男的交往已經快一年了,但是我們從來都沒見過面。當天,我花了好多功夫,準備了一桌豐盛的晚餐等他們回來。大概在七點左右吧,他們到家了。當我第一次看到那個叫志成的年輕人時,我大概有10秒鐘的沒出任何聲音,也忘了打招呼,只是目瞪口呆的看著。因為他是那麼的帥、那麼的英俊,他就是我年輕時所響往的白馬王子型。「媽,這是志成;這是我媽。」「伯母你好!」這時我才回過神來:「歡迎歡迎,請進!」整個晚餐時間,我們談得非常愉快。到了大約10點多的時候,志成才離開了。當晚,我又因為寂寞而睡不著。於是又拿出我的器具,慢慢的開始摩擦著我的陰部。但是在我自慰的當中,志成的影像一直出現在我的眼前,我不知不覺中開始幻想和他親吻,幻想著他撫摸我的身體、舔我的下體。我的身體變得愈來愈熱,我拿起了器具,想像著那是志成的陰莖,我開始吸它、舔它,最後我把它插入我的陰道內。我愈戳愈用力,愈戳愈性奮,我想像著和志成性交,想像著被他插入。我愈動愈快……愈動愈快……終於,我高潮了,而且流出了大量的淫水。我的身體慢慢的從僵硬回到柔軟,這時心裡有一種罪惡感慢慢的產生。「他是宜文的男朋友,我怎麼可以這樣呢?」我心想著,但是在我心中的另一個角落似乎對這種禁忌感到刺激。接下來的無數個夜晚,我都是想著志成來自慰,慢慢的我開始發現我竟然在享受著這種不倫之戀的性幻想。後來,在某一個機會,我和志成發生了性關係。自從那次以後,只要宜文不在,我都會和志成做愛。

後來,志成跟宜文結了婚,而跟我住在一起。我和志成只要一有機會就會互相撫摸、口交,甚至做愛。為了時效性,除了經期之外,在家裡我不再穿內褲,每天都只穿一件長裙,以方便隨時做愛。我每天都會期待宜文洗澡的時間,因為只有那時候我們兩個才能盡情的做愛。若是哪一天宜文回來得晚,我們就會邊做菜邊口交。通常是我在做菜,而志成在背後翻起我的裙子舔我的下體。就這樣,日復一日,我們之間一直都享受著
這種不倫之愛。直到有一天,當我和志成在陽台口交時被我的兒子小健瞧見,我的人生才有了重大的改變。
那天晚上,當我和志成正在陽台享受口交樂趣的時候,不慎被小健瞧見了。當時他並沒有阻止我們,志成也沒有看到他。當晚,一直到深夜我都無法入睡,於是我鼓起了勇氣,走到小健的房門外,輕輕敲了他的房門:「小健,睡了嗎?媽有些話想跟你說。」「請進。」當我進入小健的房間時,我一眼就看到他的陰莖是處在勃起的狀態,我驚訝於小健的巨大的陰莖,害我一時講不出話來。過了一會兒,我回過神來說:「小健……我和你姊夫的事情你都已看到了,你會不會怪媽媽?」小健沒有說話,我又說:「今天發生這種事情媽媽心裡也很矛盾,畢竟小成是我的女婿呀。這只能怪媽媽的身體太不爭氣,因為沒有辦法忍受寂寞。小健,你能瞭解媽媽的感受嗎?」他依然不發一語,我繼續說:「這也不能怪你,畢竟這對你來說是一個太大的打擊。我只是希望你能幫我保持這個秘密,畢竟你姊姊還不知道這件事情。而且,雖然你姊夫跟我有不正常的關係,但是他還是愛你姊姊的,我不希望因為我而使他們的婚姻破裂,你能答應我嗎?」小健點了點頭。「謝謝你!媽媽以後會儘量克制自己的,唉……」我忍不住又向小健那勃起的陰莖處偷看了一眼,我的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起來,身體也有些發熱。我心想:「小健的陰莖是不是因為看到我的裸體而勃起的呢?」我心中開始對這件事產生了一種莫名的刺激,於是我問道:「媽媽還有一件事想要問你,希望你誠實的回答我。」「媽你問吧!」「你在學校有沒有女朋友?」「沒有。」「那……你還是個處男嗎?」我鼓起了勇氣,好不容易才把這幾個字吐了出來,這時我的心跳變得更加快速,陰道里似乎也有一些分泌物流了出來。「嗯……」小健只點了點了點頭。「你今天看到媽媽和姊夫在那個的時候有什麼感想?」我語帶顫抖的問著。「喔……那個……」「你不是答應了媽媽要說實話嗎?沒關係,告訴媽媽,你……是不是感到有些……性奮?」我更進一步向我的兒子進攻。他點了點頭。這時我才鬆了一口氣,說道:「媽媽早就注意到了你的那裡一直處在勃起的狀態。沒關係,都二十幾歲人了,也難免有那一方面的需要,我不會怪你的。」我強忍著心中的性奮和慾火繼續說:「嗯……那你能不能告訴我……嗯……你為什麼會性奮呢?」「我……嗯……因為……嗯……」小健有些遲疑,也有些退縮。「沒關係,不想說就別說了,我不會逼你的。」「不是的,媽!我……我只是……我只是……覺得……嗯……我只是覺得媽媽真的很漂亮。」我笑了,我看得出小健對我的身體的渴望。我知道了,媽媽很高興!好啦,時候不早了,趕快睡吧!我強忍著我的慾火,輕輕的吻了一下他的臉後就走出了房間。我回到房間後,就直接脫掉了所有的衣服,我開始自慰,想像著我那寶貝兒子的巨大陰莖。我的手不停的搓揉著我的乳房及陰蒂,幻想著和兒子做愛,終於我達到高潮了。當晚,我就這樣不停的自慰,也不知達到了多少次的高潮,我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自從那晚以後,我對小健的身體開始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每次在洗她的內褲前,都會拿起他的內褲舔它一番,或放在我的胯下,回到房間自慰一番再幫他洗。於是,我愈來愈想和我的兒子做愛。有時當宜文和志成都不在的時候,我會故意穿著很透明的衣服在客廳走來走去。洗完澡也常常只穿著浴袍不穿內褲在客廳坐著,裝作不經意的張開大腿讓小健偷窺。每一次我都會發現小健的褲子會高高的挺起,而我也因此得到快感。有時小健會忍不住衝到浴室去,這時我都會偷偷的窺看他自慰,一直到他那白色的精液噴得到處都是為止。後來我發現小健對我的內褲也感興趣,尤其是我穿過的。於是我開始故意把我換下的內褲留在浴室中,而小健也總是等我洗好澡已後才去洗澡,以便親近我的內褲及我的分泌物。就這樣,我和兒子之間的心理亂倫持續了約半年。有一天,宜文和志成請了長假到東南亞去旅行去了,家裡只剩下我和小健兩個。於是我在家裡的作為變得更露骨,有時換衣服時故意不把門關好,讓小健偷看,為得就是要引誘兒子和我做愛。這一天終於來臨了。還記得那是宜文他們去東南亞的第4天晚上,我和小健吃完了晚飯就回房。躺在床上,為了想再給小健一個機會,我換上了剛買的低胸透明性感睡衣。 「小健會不會來呢?」我暗自想道,兩腿之間又開始陣陣騷癢。突然,我聽見了門外傳來了輕微的腳步聲,我的心莫名其妙的一陣激動:「是小健來了,他畢竟沒有辜負我的一番心意。」為了讓小健堅定信心,我故意輕輕嘆了一口氣。過了有幾分鐘,門外忽然響起了敲門聲。「媽!你睡了嗎?」「還沒有,什麼事?」「媽,我有事情要跟你說。」「進來吧。」小健推開了房門,目光立刻集中到我接近於裸體的胴體上,我故意裝作沒有注意到他的目光,隨口問道:「什麼事啊?」小健走到我的床邊坐了下來,我立刻聞到了一股精液的味道,看來他是剛剛手淫完才過來。小健向我道歉說,他很對不起我,因為他讓我過得很不快樂。「媽媽!我每天都想……讓你幸福!」小健突然說道,我眼角的餘光已經發現他的陰莖高高勃起。我故意裝作不知道他在說什麼:「媽已經很幸福啦,看你們都這麼健康、快樂,我怎麼會不幸福呢?」「我不是說那種幸福啦,我是說……我是說在……在性生活上的幸福!」小健說完立刻掏出了他那那腫脹已久的陰莖:「媽,我是你生的,我身體的每一部份都是來自你的身體,我想要再回到你的身體裡面,我想要讓你幸福!」他猛地撲向我的身體,抱住了我,開始親吻我的臉頰、用手撫摸著我的乳房及陰部。我發出輕輕的呻吟,感受著如潮水般洶湧而至的快感。我知道小健還是童男子,就笑著對他說:「不要急,我想你是第一次,讓媽媽來教你。」就在這一瞬間,我彷彿又看到了那個什麼都不懂、什麼都要我教的小男孩,我的親生兒子──小健。「首先,你的動作必須要溫柔,不可以太粗暴。」小健點了點頭。「現在輕輕的幫媽媽把睡衣脫掉。」小健又照做了。「再來你要用你的雙手輕輕的愛撫這裡。」說著,我將他的手放在我的乳房上:「用你的嘴吸這裡,記得要輕輕的,不可以太用力。」他按照我的意思,用嘴巴輕輕的吸著我的乳頭。那是一種我所熟悉的感覺,我似乎又回到了小健還是嬰兒的時侯。我流下了激動的眼淚,脖子向後仰著,從嘴巴裡發出輕輕的呻吟。這是對小健舉動的無聲鼓勵,小健興奮的將右手滑向我的陰部,隔著內褲摩擦著我的陰蒂。在這樣強烈的刺激下,我的身體開始隨著他
的撫摸搖動,而我的呻吟聲也愈來愈大聲。「現在,我要你用你的舌頭來……舔媽媽的那裡。」我嬌羞的喘息著,好不容易把這句話說了出來。當小健照我的吩咐去做時,我感覺到有大量的液體從陰道里流出,而全身的肌肉也僵硬了起來。我拿起小健脫下的內褲,嗅到了上面那淫蕩的氣味。突然之間,我覺得這半年來所受的委屈和此時的快樂比起來,是多麼的不值一提。我的兒子──小健,和我關係最最親密的男性,我們之間的地位在這時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不再僅僅是母子,而代之以更為親密的男女之間的密切聯繫。小健,他……長大了,而知道他身體這隱秘的變化的,是我這個母親,而不是其他什麼不相干的女人。『我是我兒子生命中的第一個女人。』我高興而又害羞的想,我喜歡這種關係。「小健,你讓媽媽幸福了!瞧,你的陰莖已經漲得這麼厲害了,真苦了它,讓媽媽來為你服務吧!」我突然想要為我的親愛的小愛人做完全的服務,我抓住他的陰莖,並輕輕的套弄著,隨後用我的小口含住了小健的陰莖,上下的移動著我的頭為他做口交。聽到小健發出舒服的呻吟聲,我心中充滿了甜蜜。沒有幾分鐘,小健就達到了高潮,濃烈的精液全數射進我的嘴巴裡。這是我愛人的精液吶,我怎麼可以浪費呢?我微笑著,一口氣吞下了小健全部的精液。看到小健那害怕我責怪的眼神,我微笑著對他說:傻孩子,媽媽怎麼會覺得髒呢?你的身上任何一個部位、任何一滴分泌物,對我來說都是寶貴的,我不但不會厭惡它,我還非常高興我這一輩竟然有機會喝到我兒子的精液呢!」聽到我這麼一說,小健的陰莖竟然又硬了起來。我又是驚訝,又是高興,他那個死鬼爸爸,怎麼抵得上小健的十分之一!我張開了我的雙腿,用手抓住小健的陰莖,對準了我自己的陰道口,說道:「來,用力向前!媽媽教你怎麼做!」小健真是聰明,他立刻就理會了我的意思。我們母子沈溺在不斷的高潮之中,我不斷的呻吟,小健則瘋了一般猛烈的抽插。我忍不住叫道:「好舒服,再來!小健,好舒服,再讓媽媽幸福吧!」聽到我的鼓勵,小健更加賣力的做活塞運動。終於,在數不清第幾次的高潮中,我一聲長嘶,噴射出了二十年前形成小健的生命種子,而小健也在我射精的那一煞那發射了。我們倆的身體緊繃了數秒鐘後,雙雙軟了下來。小健的陰莖依然插在我的陰道內沒有拔出來,而我們的嘴唇緊緊貼在一齊,熱烈的親吻著。過了不知道多久,我嬌羞的對小健說道:「小健,媽媽現在已是你的人了,我不敢要求你將來要對我怎樣,但是你可不可以答應我一件事?」「什麼事?」「將來你娶了老婆以後可不要忘了我,可以的話也常常讓媽媽幸福好嗎?」小健爽然的笑了起來:「媽,放心。有了你,我不會再去找其他的人了,你是我這輩子最愛的人,有了你,我不可能再看上別的女人。我要娶你,我要讓你幸福一輩子!」看著小健那足以令我信賴的真摯笑容,我體會到這十餘年來一直想要擁有、卻從未得到的那種女人對愛情的安全感。我滿足地摟著小健,就這樣我們在不知不覺中進入了夢鄉,直到天明。
在接下來的一天以至於隨後這許多年來,我們母子兩個依然浸淫在母子亂倫的快感之中。在小健的強烈要求下,我和小健的爸爸秘密離婚,隨後就移民到了國外,和小健過起了真正的夫妻般的生活。我再也沒有收到宜文夫婦的消息,一心一意的伺候著我的丈夫小健,我非常想為他生個孩子,但是小健顧慮我的身體健康,嚴禁我做這種高齡產婦。在享受丈夫甜蜜的愛的關懷同時,我仍不時感到一絲遺憾。這,可說是我和小健美滿的夫妻生活中唯一的一點小小的缺憾了。
【全文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