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43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三時一刻
Crawler | 2016-8-26 10:00:02

已經接近晚上七時了,四十二歲的盧志雄在沙發上看報紙,可是雙眼卻常常盯著大門,同樣他三十七歲的太太陳君怡雖然在廚房準備晚飯,眼精卻一樣盯著大門。
  他們這樣緊張全因為他們的十七歲的獨子俊彥到現在還未回家,一般他都會於六時前回來,現在早過了時間,更重要的是今天學校應會派發上星期之數學科測驗結果,但最叫人擔心的還是一向成績優異的他,已連續兩次不合格,而其他科目也每況越下;學校李老師也曾至電君怡查詢家中情況,表示如此下去,勢將無法升讀大學預科。
  此時大門被悄悄推開,沒精打采的俊彥拖著沈重的腳步走進來,冷冷一句:「我回來了!」便欲走回房間去。
  還是君怡反應快:「快吃飯了……」
  可是性急的志雄始終按奈不住道:「上星期的測驗結果?」
  「在書包內,自己看吧。還有我不餓,你們自己吃吧。」
  交待一句後,俊彥便頭也不回的走回房中。志雄夫婦兩人也急急打開兒子書包,找出試卷一看。天啊!只有二十八分。
  之後的晚飯,兩人在死寂的氣氛中吃完。最後二人決定與兒子好好談一下,由於志雄較衝動,遂決定由君怡開口。
  晚上十時半,一向早睡志雄已經上床,沐浴後的君怡換上碎花的長睡袍,做好了心理準備,走到兒子的房門外,正欲呼喚兒子,卻發現房門沒有關好,她輕輕推開房門,害怕萬一兒子已上床睡覺,會被自己吵醒,可是從門隙望進去,她看到房內還有燈光,兒也子背向房門,只穿著短波褲,光著上身,坐在書桌前的椅子上。
  雖然如此,她還是可以看到兒子的左手在腰間前面不斷上下套弄,君怡先是一征,然後覺面上閃過一陣灼熱,她已意會到兒子在手淫。不過她還是選擇輕輕的清清喉嚨警告兒子,低聲叫了一聲:「小彥,睡了嗎?」
  只見俊彥急忙的將不知是甚麼東西塞進被舖之下,一臉惶恐的轉過身來坐在床邊,失魂的答了一句:「還末呢。」
  君怡察覺到兒子的短波褲有一個小水漬,似乎兒子剛剛洩了,那色情雜誌的一角也從被舖之下露了出來。一時間君怡也不知要說些甚麼,事實上她一早發覺兒子的房中收藏著色情雜誌,但她已為男孩子總是如此,倒不放在心上。
  還是君怡首先打破房中的死寂道:「夜了,早些休息吧,那些不三不四的書別看太多。」
  俊彥坐在床邊,頭垂得比甚麼都低。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近來的成績怎麼越來越不像話,會考之期不遠啊,別放鬆。李老師早前還來過電話呢!」
  君怡一邊說一邊徐徐在床邊書桌前的椅子坐下,雙腿自然的交疊。
  此時,母子二人相距不過一呎,陣陣的浴露香味再加上幾乎遺忘了的母親獨有體香飄向俊彥,就好像小時候與母親一起洗澡一樣。
  「媽的小腿很美。」
  俊彥低垂的頭剛剛看著母親的小腿,是那種大小適中,非常白徹的小腿,精緻的腳指配上腳掌,今人想握在手中把玩,俊彥只覺剛剛洩了的老二又是一陣衝動,母親往後的說話一句也聽不進耳。
  直到母親一句:「小彥,有甚麼需要,不怕對媽說呢,媽會儘量幫你呢。」
  俊彥突然的�起頭來,「媽,我……」
  君怡也被兒子這突然而來的舉動嚇了一跳:「媽,我想看女人的裸體,不,我想看你的裸體。」
  俊彥說話時雙閃著貪婪的目光,君怡這刻真不能相信自己的雙耳,只覺又羞又怒。啪!君怡狠狠的打了兒子一記耳光。
  「小彥,你瘋了!」
  轉身便奪門而去。剩下俊彥一個在房內發呆。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想有十分鐘吧,俊彥幾乎沒有動過一下,腦裡卻一片空白,剛剛的一幕如夢似真,面上火燒的感覺還在隱隱作痛,卻是那麼實在。房門又緩緩打開,一人無聲走進來。
  「小彥,這是我倆間的秘密,別讓你爸知道;還有只許看,絕不能動手。」
  進來的君怡平靜的說出令人難以明白的話。俊彥不自覺的點了頭。君怡卻已伸手解去襟前衣扣,將躺開的衣襟向兩邊滑過圓勻的肩,手一鬆碎花長睡袍即向下滑,可是左手卻自自然然橫放胸前,雙腿輕輕靠緊。
  面前的母親白哲身體現在只餘下一套黑色內衣褲,乳罩是那種半罩式,整個乳房自乳頭以上全部露出,黑色的,母親的胸不算得很大,相比色情雜誌內的祼女,更可說大有不如,可是在胸罩的承托下,橫放的左手依然遮不住那迷人的曲線,腰間亦不見發福,歲月似乎沒有在母親身上留下痕跡;那小小的內褲也蓋不住母親豐盛的陰毛。
  「我要多看一點。」
  俊彥連自己也不態相信自己竟然發出命令一樣的說話,只見母親深深抽了一口氣,雙手往身後一解,黑色的胸罩應聲而彈開被扔在一旁,棕色的乳頭跟白白的乳房隨母親急速呼吸在微微跳動,俊彥朝思夜想的完全暴露在自己眼前。也不理兒子的反應,君怡已彎身向前脫下內褲,從她面上的表情,她今夜已是豁出去,雙乳在彎身之際成吊鐘型,隨著脫內褲的動作而擺動相碰。
  此時的君怡已是全身赤裸裸站在一個年輕少男面前,自己的親生兒子。
  君怡眼前的俊彥,此際將身前傾,像要看清楚似的,事實上她與兒子相距不足三尺;突然俊彥像要站起來,君怡不禁叫道:「別過來!」更險被地上之睡袍絆倒。
  「媽,我很辛苦!」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俊彥手向兩腿之間一指,短波褲已被高高隆起,面上露出難以形容的神情。一時間君怡也不知如何是好,俊彥己顧不一切站起順勢脫去短波褲連內褲,近十二公分的陽具像一條憤怒的眼鏡蛇,向著君怡昂首吐舌。
  君怡不禁面上一紅,因為俊彥的父親是她第一個男人,雖然後來在影帶雜誌都有看過男人胯下之物,但活生生的少男陽具,始終見過不多。
  雖然明知不對,可是君怡還是暗暗將兩根陽具作比較,志雄那較短而粗,眼前的卻較長而幼,不過若論那圓頂,俊彥卻一點不差於志雄。
  「啊!我到底在想什麼。」君怡突然為自己的思想越位而大吃一驚。
  原本只欲滿兒子的慾望,好讓他專心讀書,豈料令自己身處困境,同時知自己身體已出賣自己,小腹似有一股熱氣向下衝,在兩腿間打轉,不望而知已濕潤起來,君怡為自己的情況而感至尷尬不安。
  「媽,我可否……」
  俊彥向母親提出請求的同時,跟剛才命令一樣的語氣大大不同,左手已握著陽具,君怡意會兒子在問可否在自己面前手淫;君怡作了一個微微的點頭向兒子示意許可,奇怪的是自己沒有半點不安,還暗自慶幸正好替自己解了圍。接下來好奇完全代替了先前的羞恥尷尬,一來驚嘆年輕人的回氣之快,剛剛才來了一次,現在又是高高挺立;二來親眼看著少男自慰還是頭一次。
  隨著左手的上下套弄,俊彥面上露出難以形容的表情,雙目半閉,一時似在享受,一時似十分難受。
  此時奇怪的感覺又湧至君怡兩腿之間,似有只覺雙腿一陣痠軟,不得不在書桌前的椅子坐下;因此與兒子相距大大拉近,伸手可及,她覺得有撫摸兒子的衝動。腿間的痠軟似乎散播全身,乳頭變硬而且高高突起,君怡將雙腿緊緊夾實,希望減輕這種感覺,豈料這種感覺更衝激全身每個細胞。
  「媽,我出不了……」
  俊彥的話再次將君怡從情慾崩潰的邊沿帶回現實,原來俊彥無法自己完事,只好向君怡求助:「讓我摸一下好嗎?」
  君怡遲疑一下,理智始終險勝了慾念,終吐出一句:「不!」
  此時俊彥的陽具比之前似乎又脹大了,顏色更深,卻偏未能完事。
  「讓媽幫你……」
  君怡一句又將俊彥從谷底帶到頂峰。
  「合上眼,手放在床上,絕不許碰我。」
  一幕荒旦的場面快將出現,俊彥坐在床邊,雙腿將開,雙手支撐著上半身,半躺床上,君怡徐徐跪在床邊,俊彥似乎感覺到母親之呼氣噴在兩腿間,當君怡的左手輕輕放在俊彥右大腿上,一陣觸電感覺,俊彥不禁發出一聲低叫,君怡左手向上移,終觸摸到那根火棒一樣的陽具,那粉紅的圓頂引誘著君怡去品嚐似的,君怡嘗試去輕輕套弄,那堅硬火熱叫君怡不禁用面部去感受。
  假如俊彥清醒一點,他或會疑惑君怡為何一真只用左手,又或他偷偷看一下床頭玻璃窗的反映,他會發兒原來君怡的右手一直放在兩腿間,中指不停抽送,在替自己製造快感。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不過俊彥此刻只知去享受陽具傳來的剌激,他不明白一樣的套弄,為何母親的手做得比自己好一千倍。
  啊!俊彥發覺自己突然又掉進了另一境界,濕潤而溫暖,陽具被一緊一鬆地吸啜著,一條靈活的小蛇在緊纏;陽具下的小袋同時被輕輕搓弄,俊彥不禁張開眼睛去偷看,只看到母親的頭頂,頭在一上一落,俊彥真不能相信自己親眼所見,母親在用口替自己服務,視覺的剌激加上陽具傳來的快感,一陣痠軟從腰間向四方八面擴散,兩腿不得不伸得真真的,俊彥知道自己要來了。
  君怡也從口中的肉棒的跳動知道兒子要射了,事實上君怡自己也要來了,腿間我右手一早濕透。
  君怡正要退後,一股熱流真射君怡面上,君怡先是一愕,然後轉身將睡袍往身上一套,再把乳罩和內褲往睡袍內一塞,就奪門而去,又再剩下俊彥一個呆在房中,回想剛才一切如夢似幻。
  第二天早上,俊彥懷著忐忑的心情踏出睡房,奇怪一切出奇平靜,父親一樣在看報,母親準備一樣的早點,昨夜的一切更像春夢一場。更奇怪俊彥自始成績突然猛進,六個月後成功升上大學預科,不知是那晚打氣的結果,還是他希望再有一次母親的打氣。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