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42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maxchan6688
見習騎士 | 2016-8-23 15:55:36

(十七)天體意義

王姐住的小區很大,分幾期,有幾十幢樓,有高層和小高層,王姐住的這幢樓是小高層,只有十五層,王姐家住在頂層,玲玲伸手按了樓層按鈕。可可笑著問道:“玲玲,你確定王姐同意嗎?”玲玲笑了笑,說道:“應該沒問題的,姑姑很疼我的。”
電梯開始往上升,阿鵬這小子,居然還一直在左看右看我們幾個赤身裸體的女子,這個本來沒什麼,我們也不介意的,惱人的是,阿鵬寬鬆沙灘褲的襠部,居然支起了高高的小帳篷,不知這小子腦海裡,這會在想些什麼壞事。青青看到阿鵬這副模樣,有點氣惱,笑駡道:“喂,你小子在想些什麼呢?”阿鵬一愣,有點尷尬,只好低下頭去。我和可可相互對視一下,已經心領神會。可可側走一步,冷不防張開雙臂,一下子從後面緊緊地抱住了阿鵬!阿鵬突然被赤身裸體的可可緊緊抱住,不知是什麼情況,雙手下意識地繞到身後亂抓,一下子緊緊抓住了可可渾圓的屁股。可可笑駡道:“好小子,居然敢占姐姐的便宜!”阿鵬一呆,自己也覺得似乎不妥,只好鬆開手,有點不知所措。我笑著上前一步,伸手抓住阿鵬的褲頭,用力往下一拽,阿鵬的沙灘褲連同內褲,頓時被我一起拽到了腳脖上,褲兜裡面的陰莖沒了束縛,頓時應聲彈出,像小木棍一般,橫著立了起來,又粗又長,還一晃一晃的。我心裡暗暗叫道:“好粗!好長!”一邊想著,一邊站起來,用手指用力彈了彈血紅的龜頭,笑著說:“臭小子,果然滿腦子在想著壞事呢。”阿鵬吃痛,“哎喲”的呻吟了一聲,又氣又急,扭身掙扎,無奈可可將他抱得緊緊的,動彈不得。青青在一旁哈哈大笑,玲玲則被這一幕驚得目瞪口呆。我笑著說:“臭小子,我們幾個大美女都全部被你看光了,你居然還好意思穿著一身衣服,像話不?公平不?”阿鵬無計可施,只好問道:“那你們覺得怎樣才公平?”青青在一旁,哈哈大笑:“虧你還是大學生呢,讀書讀成死腦筋了嗎?!”阿鵬看看我們,明白過來:“你要我也和你們一樣,脫光衣服?”青青笑著反問:“你說呢?”阿鵬一怔,有點遲疑。我看他那樣子,有點氣惱,罵道:“還用考慮呀,難不成你還覺得吃虧了嗎!”阿鵬轉頭看看玲玲,玲玲在一旁盯著阿鵬粗長的大陰莖,早就滿臉通紅,見阿鵬望向自己,嬌羞地低下了頭。我見他還沒確定的反應,更氣惱,伸手再次用力地彈了彈他的龜頭。阿鵬痛得大叫:“好,好,我答應你們就是啦。”可可聽了,笑著鬆開了手,笑駡道:“早點說嘛,小帥哥,害我抱了這麼久。”
這時,電梯已經到了十五層,梯門徐徐打開了,玲玲光著身子探出頭去,緊張的左右看看,看到外面走廊沒人,松了口氣,站到梯門中間,擋住紅外感應,說道:“咱們先出去再說吧。”阿鵬被“松了綁”,走前半步,回頭看看可可,只見可可正在用手揉著兩隻被擠壓的有點泛紅的大乳房,想到這兩隻充滿彈性的大乳房,剛才一直緊緊的和自己背脊相貼,阿鵬的眼中,居然泛起回味的眼神,胯下的大陰莖,居然不由自主的又晃動了幾下。我暗暗好笑,伸手握住阿鵬的陰莖,喝道:“跟我出來!”說著,扯著他往外走。阿鵬苦笑,只好跟上,但他一時忘記了雙腳還被沙灘褲裹住,根本邁不出腳,一個踉蹌,居然整個人撲到了我身上,雙手不由自主的揮舞亂抓,緊緊地抓住能抓住的東西,而他胡亂抓住的,居然正巧是我的兩個乳房!接著,隨著重心往下墜,阿鵬整個人也跟著往下墜,但可惡的是,他抓住我雙乳的雙手,居然一點都沒有放鬆,把我整個人也一起拽倒在地上。此時的情景相當詭異,我和阿鵬兩個人偎依著倒在地上,阿鵬的雙手緊緊的抓住我的乳房,而我的手,也緊緊握住阿鵬的陰莖,一直沒鬆開。可可她們三個人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半響,才發出雷鳴般的笑聲。我又好氣又好笑,只好鬆開了手中的陰莖,阿鵬也趕緊鬆開了手中的乳房。死阿鵬,剛才居然抓得這麼緊,這會乳房居然有點隱隱發痛。我明白他應該也不是有心的,但表面還是裝作很生氣,罵道:“臭小子,作死呀!”玲玲反應很快,趕緊跑過來扶著我站起來。阿鵬這會反應也很快,翻身坐起來,知道自己剛才無意中抓著的,居然是人家女孩子嬌嫩的乳房,連聲說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可可隨後走出了電梯,對著阿鵬笑駡道:“臭小子,還不快點自己動手!”阿鵬一怔,隨即明白,大約是覺得自己堂堂男子漢,剛才先是抓了可可的屁股,然後又抓了我的乳房,雖說是無意的,但畢竟是連續占了我們兩個大美女的大便宜,實在是不應再扭捏,二話不說,坐在地上,利索地把沙灘褲和T恤脫了下來,然後翻身站了起來。這樣,阿鵬在我和可可精心配合的連番嬉鬧後,終於和我們一樣,正式進入天體狀態。
從剛才在樓下見到玲玲,到後來阿鵬,再到現在為止,長篇大論這麼多,其實時間加起來還不到十分鐘。在這短短的十分鐘裡,由於我們非常默契的配合,竟如此神速的令得玲玲和阿鵬不知不覺,在半推半就中加入了我們的天體團體,這無疑是我們偉大的“天體復興”行動的一次偉大的勝利,當然,這次偉大的勝利,離不開天時、地利和人和這三個重要元素,缺一不可,偏偏這三個元素在這次行動裡配合得非常完美,我們心裡都覺得異常的興奮。
我們認真打量了一下阿鵬,好一個帥氣陽光的美少男!只見阿鵬身材高大,體格魁梧,肌肉結實,身上的胸肌和腹肌練得有模有樣,渾身上下沒有一點多餘的肥肉,顯然是長期堅持不懈鍛煉的成果,最耀眼的,就是胯下的陰莖,又粗又長,陰莖上面青筋暴起,龜頭泛著血紅的光芒,就像一支從熔爐剛出爐的螺紋鋼條。此刻,這根粗長的大陰莖昂然橫立起來在胯下,一晃一晃的,像是對著我們幾個大美女在示威。這回,輪到我們幾個美女目不轉睛的觀賞著阿鵬這具既青春又充滿健美的身軀。阿鵬進入狀態倒是很快,很快已經適應裸體的狀態,不再扭捏和拘束,而阿鵬顯然對自己的身材也非常自信,擺了個簡單的叉腰造型,自信滿滿的站在那裡,供我們欣賞。
可可靜靜的走上前,伸手握住阿鵬的陰莖,撫摸抽捋了幾下,踮起腳尖,引導阿鵬的龜頭在自己的陰道口周圍觸蹭。由於可可的陰唇屬￿外翻型的,而且陰戶又光潔無毛,陰道口一直都是保持微微張開的狀態,像張開的櫻桃小口一樣。阿鵬的龜頭在可可的引導下,竟然很輕易的就插進了可可的陰部,整根陰莖隨即進去了小半截。接著,可可纖腰再往前用力一挺,阿鵬的整根陰莖竟然完全插進了可可的陰部!此刻,兩個人的小腹緊緊的貼在了一起,可可順勢張開雙臂抱住了阿鵬。阿鵬看起來有點懵,身體動都不敢動,喉嚨發出“呵呵”的聲音。我輕聲叫道:“可可!”可可一愣,低頭一看,回過神來,輕笑一聲,放開雙臂,退後幾步,笑道:“嗯,有點忘形了。”阿鵬的陰莖從可可的陰部滑了出來,依然保持挺立的狀態,整根陰莖竟然濕漉漉的。我心裡暗罵:可可這騷貨!可可卻毫不在意,笑嘻嘻的站在一旁。
阿鵬眼睛一直盯著可可的陰部,掠過一絲意猶未盡的眼神。玲玲在一旁,看得滿臉通紅,目瞪口呆,顯然,玲玲雖然已經下定決心,與我們一起嘗試天體體驗,但這麼快就面對男性,而且是熟悉的鄰居,彼此以裸體的狀態相處,多少還是沒能完全適應。尤其剛才,第一次見到阿鵬那勃起的粗長陰莖,突然間又看到可可挑逗阿鵬那一幕,更是在玲玲心裡泛起無數的波瀾。我們都是“過來人”,此刻,非常瞭解玲玲的心裡歷程,應該儘快轉移注意力。我籲了口氣,笑道:“咱們進屋去吧。”玲玲回過神來,連聲說:“好,好,姑姑應該也等急了。”可可的狀態調整的很快,此刻又像換了個人,笑道:“玲玲和阿鵬,你們先到後面,我們先進去,聽到叫喚,你們才進來。”玲玲瞪著可可,有點不解。我當然明白,呵呵的笑著說:“你們聽話就是啦。”
我左右看了一下,一層樓共有四個住戶,分佈電梯兩邊。走廊很寬敞,地面打掃得很乾淨,但在我和阿鵬剛剛倒地的不遠處牆邊,居然放了一碗吃完的桶裝方便面,裡面還有半碗湯水。如果剛才我和阿鵬再跌遠一點,就很有可能壓到這碗方便面,那麼,碗裡髒兮兮的湯水勢必會濺了一身。想到這髒汙的湯汁剛才差點濺到乾淨白嫩的乳房上,陰毛上,甚至有可能弄到陰道裡,我心裡一陣的噁心,皺著眉頭,扭頭問玲玲:“垃圾桶很遠嗎?”玲玲瞄了一眼地上的方便面,歎氣說:“每幢樓的垃圾桶統一放在一樓,丟垃圾都必須下樓去。”接著,伸手指了指,又輕聲說:“就是這戶人,我們大家已經委婉的提醒過幾次了,可是他們依然我行我素,也沒什麼辦法。”阿鵬手提著脫下的衣物,接著說:“是的,真是一顆老鼠屎,攪壞一鍋湯。”可可向我發了個無奈的表情,走到王姐的門口,按響了門鈴,我和青青跟上前去,一起站在門口。
門很快打開了,王姐出現在眼前,只見王姐盤著頭髮,身上穿著一條真絲短袖睡裙,睡裙很合身,質地非常好,顯得非常的雍容華貴。王姐看到我們,先是一愣,隨即笑容滿面,呵呵的招呼道:“我剛才就在猜想,你們幾個瘋丫頭,會不會像上次那樣,給我一個驚喜,想不到你們還真的就這樣子上來了。”可可也呵呵的笑著回應道:“我們擔心穿上衣服,你會認不出我們了,所以就這樣子來見你啦。”大家聽了,一起哈哈大笑起來。這是一個很廣泛流傳的笑話,原笑話是某遊泳教練在大街上偶遇女運動員和家人逛街,大聲地對學生說,你穿上衣服,我還真認不出你啦!搞得女學生尷尬不已,街上的人紛紛側目。想不到可可把這個笑話稍作修改,這時候講出來,效果竟也出奇的好。王姐笑著招呼道:“快進來,別愣在外頭。”我們三人含笑而進,王姐看看身後,疑惑的問道:“玲玲這丫頭說想念你們,剛才跑下去接你們了,怎麼,沒碰上嗎?”可可笑道:“王姐,玲玲就在門外,但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喲。”王姐是高級白領,七竅玲瓏,聽可可這麼說,略一想,已經猜到了七八分,驚訝的問道:“難道玲玲現在和你們一個模樣?”可可咯咯的笑道:“王姐真是穎悟絕人,不過,你只猜出了一半。”王姐雖聰明,聽了這話,亦一時摸不著可可的意思,滿腹狐疑的看著可可。可可哈哈一笑,大聲的對門外喊道:“玲玲,進來吧。”大家一起向門口看去。
只見清純動人的玲玲,全身赤裸,一絲不掛,慢慢的出現在門口,精緻的乳房,平坦的小腹,整齊的陰毛和粉嫩的陰唇,無處不透露出濃濃的青春氣息。王姐雖有心理準備,但真正看到玲玲赤裸裸一絲不掛的出現在眼前,還是非常驚訝,看著玲玲,說不出話來。但玲玲卻很大方,臉上看不出一點拘束,甜甜的叫了聲:“姑姑。”王姐“嗯”了一聲,瞪著玲玲,眼光雖滿是驚訝,卻沒有絲毫的責備之意。王姐目光掃過玲玲的身體,隨即留意到,玲玲的一隻手居然還拉著另一個人的手,這個人還藏在門外,不知是誰。王姐眼眉一跳,示意玲玲。玲玲盈盈一笑,向屋裡走進兩步,門外的人自然就被拉到了門口。這時,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出現在門口,這個人與玲玲一樣,也是全身赤裸,一絲不掛,寬闊的胸膛,結實的肌肉,一副充滿青春男兒氣息的身軀,最引人注目的是,胯下一根又粗又長的陰莖,此刻正昂然橫立著,一晃一晃的,像是對著王姐敬禮。王姐定眼看清,這個裸體的男子,居然是熟悉的同層鄰居阿鵬!王姐驚訝得嘴巴都成了O型,但她反應很快,略一沈吟,已經明白是我們三個導演的好戲。王姐不愧是見慣世面的高級OL,神色很快恢復正常,笑道:“今天真是個好日子,驚喜一個接一個,玲玲,小鵬,先進來再說吧。”玲玲見到王姐完全沒有責備的意思,,非常開心,拉著阿鵬走進屋裡,隨手關上門。
阿鵬剛才在門外走廊面對我們幾個,因為年紀相差無幾,還是一副非常鎮定的模樣,現在進了屋子,赤身裸體的面對長輩級的王姐,卻顯得有點拘束,低著頭,看著王姐的腳尖,輕輕的叫了聲:“王阿姨好。”偏偏胯下的陰莖卻不受控制,依然是傲然挺立,絲毫沒有變軟,還不停地一晃一晃,非常耀眼。阿鵬有點不好意思,伸手把陰莖往下按,但一鬆手,陰莖又猛地彈立起來,晃得更厲害。玲玲在旁邊見了,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王姐“嗯”了一聲,瞄了幾眼阿鵬的陰莖,微微搖頭,笑道:“真難為你了,過來坐吧。”青青卻不肯放過他,取笑道:“臭小子,滿腦子壞思想,怎麼,對王姐也在動壞腦筋?”阿鵬一下子窘到了極點,雙手捂著襠部,像犯錯的孩子一樣,紅著臉低著頭,喏喏的站在那裡,卻不知如何開口。
王姐雖然是個很善於應付各種場面的人,但今天突然遇到這種前所未有的情況,也有點不知如何圓場,只好叉開話題,笑道:“來來來,吃點水果。大家遠道而來,大熱天的,一定渴了吧。”說著,指了指茶幾上的幾盤水果,又笑著說:“這都是剛從冰箱拿出來的,很新鮮。”我們幾個連忙表示道謝,阿鵬也跟著我們說了感謝的話。青青似乎還是不肯干休,轉了轉眼珠子,拿起一塊西瓜,上前遞給阿鵬,笑道:“阿鵬哥,吃塊西瓜吧。”阿鵬沒提防,趕緊雙手接過西瓜,說道:“謝謝青青姐。”誰知,他雙手剛離開襠部,處於勃起狀態的陰莖又像裝了彈簧一樣,“嗖”的立了起來。青青指著阿鵬一蹦一蹦的大陰莖,哈哈大笑起來,我們也被逗得忍俊不禁。王姐搖搖頭,歎氣道:“你們幾個鬼靈精,自己這副模樣,小鵬血氣方剛,又怎能怪他呢。”然後,溫柔地對阿鵬說:“這樣吧,小鵬你自己到衛生間解決一下吧,長時間這個樣子,對身體不好的。”王姐注視著阿鵬粗長的陰莖,眼光充滿了關切之意。阿鵬畢竟還是個青頭小子,剛才稀裡糊塗的,被連拽帶扯加入我們天體團體,待回過神來,馬上就要裸體面對長輩鄰居,偏偏下體又不受控制,一直挺立著,感到自己非常的不禮貌,卻又手足無措,毫無辦法。聽了王姐的話,像如獲大赦一樣,撓了撓頭,逃也似的跑進了衛生間。
目送著阿鵬健壯的背影消失,王姐回過頭,微笑著說:“你們這幫瘋丫頭,真是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出的。”我們聽了,都呵呵的笑起來。王姐笑著繼續說道:“時候不早了,本來打算帶你們到附近的餐館吃飯的,現在你們這個樣子,還是叫外賣算了吧。”可可笑著說道:“我們這樣出去是沒關係的呀,哪怕走到馬路中間也不怕,就不知會不會引起混亂啦。呵呵。”王姐微微一愣,笑著說:“何止是混亂,怕是會引起交通大堵塞,你們明天要上頭條啦。”我們都哈哈的笑起來。王姐笑著問道:“叫披薩好不好?”我們幾個一向對食物沒什麼挑剔,自然沒什麼意見。王姐一邊徵詢我們口味,一邊拿起手機,打開APP,唰唰的點好了外賣。
我看氣氛不錯,笑著說道:“王姐,你看我們這個樣子,多自然,多舒服,不如王姐你也……”王姐笑了笑,還沒說話,可可接著跟上:“王姐,你就別猶豫啦,你看現在這個情況,我們都是純天然狀態,反而是你顯得太突兀啦。”青青也不掉鏈子,接上話頭:“記得王姐你曾說過,你也是贊同天體者的主張的,現在連玲玲都加入了,王姐你就別猶豫啦。”王姐被我們七嘴八舌連番圍攻,根本插不上嘴,只好保持優雅,微笑著聽我們說話。等我們停下來,王姐才開口說道:“剛才看到你們這個樣子進屋,就知道肯定會找機會想辦法拉我加入的,只是沒想到你們性子這麼急,才坐下一會,這麼快就來了。呵呵。”我們被王姐識破,卻沒感到絲毫的尷尬,都嘻嘻的笑著看著王姐。王姐繼續說道:“那晚在火車站偶遇你們,確實被你們幾個所震撼,不但是你們的主張,更重要的是你們的勇氣。當時雖然是淩晨,但火車站是公眾場所,還是人來人往的,但你們堅持自己的主張,毫不猶豫的大膽付諸於行。令我最佩服的是,眾目睽睽之下,你們由始至終,一直都表現得非常自然,非常自信,完全沒有絲毫的退縮和扭捏。”王姐不愧是高級OL,一番話,說得既充滿讚揚又非常中肯,說到了我們心坎裡。可可坐在王姐旁邊,忍不住轉過身去,與王姐相擁了一下,笑著說道:“那王姐你還猶豫什麼,顧慮什麼呢?”王姐笑了笑,說道:“其實大家都這樣,我心裡也沒什麼好顧慮的了,只是這幾天來例假,倒有點不方便呢。”可可“噢”了一聲,眼睛轉了轉,笑著說道:“那就打個折,允許王姐你穿著內褲吧。”王姐似笑非笑的看著可可,臉上有點無可奈何,說道:“就知道你會這麼說的了。罷了,就隨大家意吧。”可可高興的叫了一聲“耶!”,轉過身,與我擊了一下掌,接著又與青青擊了一下。王姐看了看我們,微笑著點點頭,當著大家面前,優雅的把睡裙脫了下來,接著又小心的脫下了乳罩。
隨著乳罩的解開,王姐胸前兩隻飽滿的乳房應聲彈出,大家都不約而同的輕聲鼓起掌來。王姐認真地疊好睡裙和乳罩,交給玲玲,向房間努了努嘴,玲玲會意,拿著王姐的衣服放進房間去。王姐轉過身,微微側著身子,雙手併攏合放在腰間,微笑著在我們眼前站了片刻。我們用充滿讚美的眼光打量著王姐,王姐的體態是真正的珠圓玉潤,渾身散發著高貴優雅的氣質,真是風姿卓越!胸前兩隻乳房飽滿圓潤,雖然略有下垂,卻仍然充滿彈性和活力,寬大的乳暈微微鼓起,長長的乳頭嵌在乳暈上面,傲然挺立,宛如兩顆晶瑩的寶石。王姐身形雖然微微發福,但絕對沒有半點臃腫的感覺,身上沒有半點贅肉。渾身上下香肌玉膚,保養得非常的好,腰身依然保持優美的弧形,微微鼓起的小腹保持光滑整潔,神秘的陰部雖然被裹著衛生巾的內褲緊緊的包著,卻也令人產生無限的遐想,下面兩條修長結實的雙腿,構成了一副完美雍華的身軀。面對如此完美的體態,作為同樣的女人,我們也由衷的感到驚歎,口中發出嘖嘖的讚歎之聲。王姐顯然對自己的體態也很有自信,在眾人注視讚美之下,絲毫沒有拘束和尷尬,微笑著保持大方優雅的形態。玲玲從房間出來,也被眼前這幅畫面所震撼感染,目不轉睛的欣賞著姑姑完美的身軀。
過了片刻,王姐在大家意猶未盡的眼光注視下,重新坐下來,併攏雙腿。我留意到,王姐雖然年過十四,體態豐滿,但平時顯然非常注重保養和鍛煉,就算是坐下來,腰身依然保持優美的弧線,並沒有出現中年婦女常見的“救生圈”。我由衷的對王姐再次表示讚歎,王姐笑笑,頓了頓,說道:“其實剛才一看到你們,心裡已略略知道你們的用意,心裡確實有點驚惶和彷徨,但後來,“驚嚇”是接二連三的出現,先是看到玲玲也加入,再後來居然看到連鄰居小鵬都加入進來,霎那間,真是有點眩暈的感覺,你們的能力真有點超乎想像呢。呵呵。”可可笑著說道:“王姐你高估我們了,其實我們是連哄帶搶,加上霸王硬上弓,才成功威迫他們加入的。”王姐頓了頓,笑著接道:“你們也別謙虛了,俗話說,牛不飲水按不了牛頭低。反倒是他們呀,只怕早就被你們的氣息和氣場感染,潛意識早就已經妥協,在你們推波助浪之下,半推半就,順水推舟罷了。”說完,扭頭看著玲玲,笑著問道:“玲玲,我說得對不對?”玲玲一直在旁邊安靜的聽我們說話,沒想到話題突然轉向了她。毫無防備之下突然間被戳穿,一張臉早就紅得像熟透的柿子,只見玲玲低下頭,無限嬌羞,煞是動人。我笑著對玲玲說道:“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下次我們帶你去戶外體驗,更刺激,更過癮。”玲玲聽了,擡起頭看了看我們幾個,又低下頭去看著自己一絲不掛青春玲瓏的胴體,通紅的臉蛋除了嬌羞之外,居然還帶了幾分驚喜和期許。
王姐看著這一幕,側頭想了想,正了正色,語氣真誠地說道:“你們崇尚天然,喜歡過天體生活,同時也確實在天體生活中找到樂趣,找到刺激。但其實我覺得,天體生活不僅是體驗、獵奇、刺激和玩樂,更應該是一種態度,一種方式。天體代表的是純天然,代表著人與人之間的坦誠、平等、包容、和諧。在天體的狀態下,由於彼此是真正的坦誠相對,沒有富貴貧窮之分,沒有奢侈吝嗇之分,也沒有高貴低俗之分,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相處。更進一步的說,天體更代表著人和整個大自然的徹底融合。”此刻,大家都不約而同的收起嬉皮笑臉,靜靜的聽著王姐說話。
王姐的一席話,讓我憶起出發前在屋子穿衣服時的一番胡思亂想。於是,我接過王姐話頭,分享了那位韓裔美籍天體達人以天體狀態和豬群相處的故事,最後,也將自己對天體的一些見解和想法提了出來,和大家交換意見。可可和青青聽了,都對那位天體達人表示由心的佩服,對那位天體達人的境界更是悠然神往。王姐想了想,說道:“這位天體達人的境界固然令人欽佩,但古話說,羅馬城不是一天建成的,她的境界也自然不是三兩天一蹴而至的,大家能做到目前這點,已經很不錯。其實我覺得,大家如果希望將天體生活的意義提升,可以先從人與人的相處開始。”大家有點不解,但都不說話,靜靜的聽王姐講下去。王姐頓了頓,繼續說道:“那位天體達人已經達到人與自然萬物融為一體的境界,這是一座高峰,我們暫時難以攀達。但從另外一個角度看,既然人與自然萬物是平等的,那人類與人類互相之間,更應該體現這一點。在現實裡,有一些人,就是媒體稱為“弱勢群體”的人群,他們生活在社會的底層,雖然他們之中很多人也很努力,很勤奮,但由於種種的原因,依然生活很艱難,生活條件也很差,我們可以嘗試放下身心,以包容和坦誠的心態,去幫助一些生活在我們周圍的弱勢人群。”說到這裡,王姐停了停,看看我們,接著說道:“這些人裡面,很多人由於經濟和條件所迫,一輩子連異性的身體都沒有見過。但他們與我們一樣,同樣是正常的人類,有著同樣的渴望和需求,他們也應與普通人一樣,有獲得他們渴望的事情的權利。而這些,恰恰是我們目前力所能及,可以無條件幫助和給予他們的。所以,大家在幫助他們的時候,如果不介意,可以嘗試以我們最自然、最坦誠的形態去進行。我們不能改變這個世界,但我們可以用我們的一點綿薄之力,去彌補一些可以避免的遺憾,哪怕只是一點點。”
聽到這裡,大家總算明白過來。可可首先說:“非常感謝王姐的指點,真的有種聞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的感覺。以前我一直稀裡糊塗,自詡搞什麼“天體復興”,其實就是貪玩找刺激而已,卻從未深究天體的意義,原來天體生活可以這麼有意義。”青青接著說道:“聽了王姐的話,我有種頓悟的感覺,不知當年牛頓在樹下被蘋果砸中,是不是也是這種感覺呢。”大家被青青的話逗得笑了起來,氣氛又變得溫馨融融。
我們幾個全神貫注地聽王姐說話,沒留意周圍,聽到夾雜在笑聲中的男聲,我們才發現,不知何時,阿鵬已經回到客廳,靜靜的站在沙發旁。只見阿鵬依然是保持渾身赤裸,原來硬梆梆的陰莖雖然軟下來,但依然保持微微勃起的狀態,斜斜的耷拉在胯下。阿鵬的目光一直注視著王姐胸前一對飽滿圓潤的乳房,見到大家目光轉向他,才有點靦腆的移開目光。王姐顯然早就發現了阿鵬,只見她笑著對阿鵬說:“小鵬,不用不好意思的,阿姨既然決定了加入大夥的天體團體,就不會介意互相之間任何形式的目光。無論任何形式的目光,我們彼此都不應該取笑或譴責,因為天體生活,本來崇尚的就是自然和坦誠,互相不應該隱藏任何的想法。任何的想法,其實都是出於人類的自然本能,這不正是大家一直強調和崇尚的嗎?”
我聽了,腦中有種“如徹大悟”的感覺。王姐說得太對了,腦子裡之前一些捋不順的想法,此刻竟一下子全部融會貫通!

(待續)

評分

已有 2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ricisah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2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