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99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叫我惡魔
高級會員 | 2016-8-24 09:39:42

十、情難自禁

  黃蓉與郭芙的矛盾解開了也是解開黃蓉的一個心結,現在黃蓉又要好好縷縷
思路,丐幫的事物都有魯有腳打理,一切井井有條,抽時間要去好好會一會淨衣
派的傢夥們,丐幫也就算穩了。白衣女子是一個隱患,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現陰
到自己。大武、小武不知道為什麼還沒有回來。少林說是投靠了自己,但是也怕
他們嘴上一套背地裡一套。

  黃蓉還在思考,范虎敲門進來道「大人,丞相來信說又收編了一些兵馬已經
在來襄陽的路上了,會交給呂大人處理。另外丞相的義子也隨軍前來。」黃蓉應
了一聲,想想都頭大,這賈丞相的義子是什麼貨色,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囂張跋
扈,弒殺成性,據說會點兵法,最大的愛好就是淫人妻,曾經在京城就揚言要在
郭靖面前操自己,當初還笑他癡心妄想,看著這次是在劫難逃了。

  咚咚咚,范豹也跑了進來道「大人,武家兩位少爺有消息了。」

  「快快說來!」「兩位少爺被困在武當了,兩位少爺在武當派不巧正碰到魔
教攻打武當,兩位少爺跟武當派一起抗擊魔教。」「哪裡來的消息?」「是呂府,
是呂府得到的消息。」

  黃蓉微微一笑心生一計,對范豹說「派一個機靈點的丐幫弟子去少林,讓少
林去支援武當,說我們丐幫隨後就到。」「好的,我這就去辦!」

  范虎范豹二人退下,黃蓉一想,回來之後還不知道呂謙的武功練的怎麼樣了,
來到呂府,小廝們都知道黃蓉是常客了,不用阻攔也不用通報,黃蓉徑直來到呂
府後院,黃蓉剛到院門口就見滿園桃花紛飛,其中不帶半片綠葉,滿天的桃花在
落地之前,一分二,二分四,滿天的桃花碎片,煞是好看,黃蓉都看呆了。還是
呂謙一套打完,看見黃蓉在門口站著看著滿天的花瓣,呂謙上前道「師傅你來了。」

 黃蓉這才反應過來道「沒想到你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學會彈指神通和神劍落

  英掌,並且配合的這麼好,你真是一塊練武的好材料,就是練的太晚了。「

  「沒關係的師傅,我又不想當什麼天下第一、四大高手之類的,只要以後能
保護你就行了。」呂謙摸著頭嘿嘿笑到。黃蓉看這呂謙正經的時候一股儒家氣息,
風流倜儻的也是俊朗,說的話也是一股孩子氣,拍拍他的肩膀道「你這三腳貓的
功夫啊,還是先自保吧。不過沒關係,我們雙修之時也能快速提高你的內力…」

  說到雙修這個話題,黃蓉都不自覺的臉紅了起來,有些不好意思,心裡倒是
奇怪,

  自己在這麼多男人面前做過那麼多羞恥的事情怎麼會因為這麼幾句話就不好意思

  了呢?

  呂謙大大咧咧也沒有注意黃蓉的變化,這時小柱子敲門進來,見黃蓉也在,
對兩人行禮問安,有些遲疑對呂謙道「少爺,你安排的事都妥當了,不知今天我
們去不去…」

  「去,當然去啊!不如師傅也跟我們一起去吧。」一臉的壞笑看著黃蓉。黃
蓉一聽這八九不離十就是煙花之地,要不就是賭坊了,沒好氣道「我在你們呂家
住了兩天三夜,你還有精力找別的女人啊,看樣我滿足不了你嘍。」

  呂謙一臉尷尬道「師傅你在說什麼啊,我都好久沒去過青樓了,有了你我眼
裡哪還有那些庸脂俗粉啊,再說了誰說我要去青樓了?」

  「那是賭坊嘍,我要是去了,估計你也玩的不會太開心。」

  「啊呀!也不是啦,我今天要去黑市!」

  「黑市?襄陽有黑市嗎?那有什麼意思?」

  「你們還有我父親,每日就知道軍機政務,我呢就幫你們打聽一些小道消息!」

  「我呀,看你就是想去玩,一天不學無術的就去那些烏煙瘴氣的地方。」

  「走吧師傅,帶著美女很有面子的!」

  黃蓉幾人來到襄陽城南的一個小碼頭,一個一身黑衣帶著面具的人在等候,
看到呂謙連忙迎上來,可看見黃蓉倒是一怔,道「幾位客人,不知懂不懂規矩。」

  小柱子上前道「規矩懂得你就不用多說了。」黑衣人做了一個請的姿勢,呂
謙三人上了一隻小烏篷船。黑衣人找來下人道「快去通知小王爺,黃蓉來了。」

  黃蓉在船上問道「我們這是去哪?」「黑市的規矩,路是他們領我們不能看,
來師傅換上衣服和面具。」「幹什麼?」「去黑市當然不能讓別人知道自己的身
份啊,這也是不成文的規矩。」

  黃蓉無奈在兩個男人面前換好衣服,兩個男人都是奸過黃蓉的,可是這次不
能碰,看著美女換衣也是別有風味啊。黃蓉換好衣服,站起來前後轉身看了看,
掐腰怒視著兩人,兩人絲毫沒有注意黃蓉的怒氣,都被黃蓉的身材所吸引。黃蓉
身著粉色輕紗外衣,裡面是白色抹胸,上面繡著一朵大牡丹,下身一件白色小內
褲,就沒有別的了。黃蓉怒道「你們就讓我穿著這衣服嗎?你們是不是找打!」

  呂謙道「師傅你不知道,這黑市都是有錢有勢,要不就是功夫好,總之是有
能耐的人來的地方,大家帶上面具誰也不認識誰,這樣呢,大家身邊都帶上一些
有姿色侍女,也是實力的象徵,況且最近你看襄陽城裡好多的大戶人家都在學您
的穿衣打扮,學的是不倫不類,這黑市不同,大家帶著面具,誰也不認識,那些
賤貨真是一個穿的比一個騷…」不等呂謙說完,黃蓉掐起呂謙的耳朵道「你就將
我跟那也侍女,那些騷貨比。」

  「啊呀呀!疼啊師母,徒兒不敢啊,我們前兩次來都是空手而歸,身邊也沒
有美女,都被人看不起,這次想讓師傅給我們露露臉啊,您一定艷壓群芳…」對
黃蓉一頓拍馬屁。黃蓉這才罷手。外面的船伕道「客官到了,我會在這裡等你們
回來的。」

  呂謙賞了點銀子就下船了,從黃蓉下船的一瞬間,就吸引了岸邊所有男人的
目光,黃蓉站在岸邊感覺好不自在,好在臉上有面具,呂謙一把摟著黃蓉屁股,
黃蓉驚恐的看著呂謙,呂謙就摟著黃蓉向裡走。

  黑市裡魚龍混雜,有時你能淘到寶貝,有時候你就血本無歸,總之一點那就
是運氣。黃蓉也是被很多稀奇古怪的東西所吸引,黃蓉看到一個小攤上在買九陰
真經,就想伸手拿起來看看,攤主一把按住書對呂謙說「管好你的人!」黃蓉望
向呂謙,呂謙對黃蓉道「黑市的東西要麼買要麼不買,是不能看的。」黃蓉覺得
這倒是也合理畢竟是黑市嘛。突然一個人擋在呂謙的面前,此人看起來仙風道骨,
歲數應該不小,一身劍客打扮但是沒有帶劍對呂謙道「少俠,不知你這侍女可賣!」

  黃蓉大吃一驚看向呂謙,呂謙看著吃驚的黃蓉對劍客道「賣啊!但是看你出
不出的起價啊?」「什麼價?」「嗯,什麼價?怎麼也是一個傾國傾城的美女,
不如就一座襄陽城的價格吧!」「現在的人啊,真的只認錢啊。」搖頭離開。

  一個書生模樣的人大笑走過來道「少俠好大的口氣啊,誰都知道這襄陽城裡
第一美女是黃蓉,而且襄陽安危也繫在黃蓉身上,這黃蓉的身價也就勉強值一個
襄陽城,難不成此女比黃蓉還要美,還是此女就是黃蓉啊!」

  黃蓉被猜中身份有些驚慌失措,呂謙緊緊抓住黃蓉的手,讓黃蓉稍微安心下
來些。呂謙道「此女倒真的不一定比黃蓉樣貌差,身份也不一定比黃蓉低」此時
已經有一群人圍在這裡,都是被黃蓉所吸引,聽呂謙這番話也是大吃一驚,盤算
著此女到底會是誰?呂謙推開眾人,領著黃蓉走出去,黃蓉已滿手是汗,這要是
被發現了,自己和郭府的名聲就不堪設想了。

  呂謙帶著黃蓉進了一個大的場館裡,黃蓉問道「這是什麼地方?」「這是黑
市好東西最多的地方,這裡是拍賣會,這裡的東西不會有假的。」漸漸的人越來
越多,呂謙黃蓉、小柱子三人找了張偏靠前的桌子坐下,那老劍客不請自來坐在
黃蓉身邊,呂謙黃蓉給了老劍客一個善意的眼神,老劍客也是點點頭,囂張的書
生也來了,做在呂謙旁邊哈哈笑道「真是巧了我也想坐這張桌子,而且風景這麼
好。」看向黃蓉。

  此時高台上來了一壯漢道「歡迎各位,這次我們會有很多了寶貝拍賣,相信
不會讓大家失望的,現在拍賣開始!」

  開始的拍賣是一些兵器、秘籍,有特點的還有什麼蠻族奴隸之類的,場下的
報價聲還算積極。終於壯漢再次上台道「本次拍賣的高潮要開始了,首先第一件」

  從後台上來兩位侍女,每人各呈一個托盤,眾人都�起頭來想看清裡面到底
是什麼東西。壯漢先開口「這是我們鼎鼎大名的襄陽女神、武林第一美女黃蓉的
內褲!」

  底下一片譁然,兩位侍女豎起托盤,底下人看的清楚更是尖叫連連,黃蓉很
吃驚自己的內褲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仔細一看,果然都是自己的,別的可能幾不
清楚了,但赫然有一個就是前幾天給小柱子的那一條,黃蓉奇怪的看向小柱子,
小柱子尷尬的低下頭。

  壯漢又開口「這是貨真價實的黃蓉黃女俠的內褲,而且最近有傳言,我們的
黃女俠不愧是東邪的女兒,她立下規矩誰拿著她的內褲都可以去跟她上床,是真
是假,還要看有沒有英雄敢去試一試了!好拍賣開始,兩條賣給兩個人,出價最
高和第二的一人一條,底價黃金一百兩!」

  底下竊竊私語,第一喊價的開始後,激起了大家的激情,囂張書生越過呂謙
對黃蓉道「我這人很好滿足的,既然買不到你,操個黃蓉也不錯。」�頭喊道
「我出五百兩!」黃蓉看著這人就很不順眼,要是真被這人買了,她還真不高興,
可是看呂謙也沒有出價的意思。旁邊的老劍客從坐在黃蓉身邊後,眼睛就沒有離
開過黃蓉,此刻一邊打量一邊自語道「我沒見過黃蓉,開始還很期待,現在看來
應該怎麼也不會好過你的,這皮膚,這尺寸,這比例太完美了!」黃蓉被老劍客
說的自己都想笑出來了,用自己跟自己比還真的是挺有趣的。底下的人被囂張書
生的喊價嚇了一跳,囂張書生哼哼冷笑很是囂張,也就三秒的安靜,旁邊的喊價
聲又此起彼伏,囂張書生和黃蓉都沒有想到這些人會如此瘋狂,就為了一條內褲
和一個不知真假的傳言,囂張書生沒有管其他人一點一點一點漲高的報價,直接
開口我出一千兩。這下所有人都安靜了看向他,這也太高了,有的人不說拿不拿
的出一千兩黃金,他甚至會考慮真的操一次黃蓉值不值。

  就在這是一個將近兩米高的巨漢站了起來揚聲道「我出一千一百兩!」書生
臉一黑道「一千二百兩。」台上的主持人此時可是樂壞了,「有人出一千二百兩
了,還有沒有?」巨漢又道「一千五百兩!」書生臉色極為難看,他背後的下人
上前在他耳後說了幾句,他在冷哼一聲不再喊價。

  「一千五百兩,還有人加價嗎?一千五百兩一次,兩次,三次,成交!恭喜
兩位獲得今天的頭彩!」呂謙握了握黃蓉的手,打趣的看著她,黃蓉瞪了他一眼。

  此時已經開始拍賣下一件了。又是一個侍女上來捧著托盤,壯漢道「這第二
件更是了不得,相傳商紂年末,妖魔橫行,有一狐妖名為妲己,是女媧派來蠱惑
紂王的,他本是妖媚至極的狐妖,魅惑就是她的看家本領,然紂王也是人中之龍,
女媧特賜妲己一套金絲羽衣,才牢牢控制紂王。如今有人得到其中一件散件。」
侍女用手拎起盤中衣物,分明又是一件內褲,這內褲比黃蓉的更有吸引力,在場
的所有人都,緊盯著它,只見這是一件金色內褲,前面鏤空,腰間是薄薄窄窄的
扁帶,後面是一根細繩在屁股之間,配著一排細細的流蘇,黃蓉兩眼放光,喜愛
至極,不經輕生嘆道「真美啊!」呂謙看道黃蓉的表情,對她道「我幫你買來。」

  黃蓉高興的點點頭。台上壯漢又道「此乃其中一散件,據說湊齊一套,穿上
它就是姿色平庸的女子也有顛倒眾生的魅力!」

  「媽的老子要定了,給我家婆娘穿上也能感受一下操黃蓉的感覺,哈哈!」

  「要是我啊,就拿著它去找黃蓉,讓她穿上一觀豈不美哉!」「想的美,還
不如拿著她啊去找這青樓花魁,也不比那黃蓉差上幾分」「郭夫人怎麼用那煙花
女子相比!」「哼,我看那黃蓉也不定比煙花女子貞節到哪裡去,要不也不會在
這裡拍賣她的內褲了!」「郭夫人是我襄陽的女神,豈容你們在這裡汙衊。」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氣氛越來越緊張,還是台上壯漢先開口「各位與其在這
裡口舌之爭,不如有能耐拍下這金絲羽衣去找黃蓉試一試。」「好!老子出五百
金!」「呵呵,你當是過家家呢嗎,老子出八百金。」「我出一千」價錢越來越
高,黃蓉握緊的手都冒出了細汗,這樣下去就真的沒有希望了。呂謙看黃蓉一臉
緊張,大聲道「我出兩千!」眾人看過來,但是更多目光還是困在黃蓉的身上,
也就一瞬的時間,「我出兩千一百兩」「兩千二百兩」黃蓉看看呂謙估計兩千兩
也就是呂謙的極限了。

  黃蓉不想就這樣失去,終於坐不住了,�起香臀,邁著蓮步,走上高台,台
上壯漢和台下眾人吃驚的看著她。只見黃蓉走到台中央,向壯漢微微行禮,又轉
向台下道「小女子不才,真心喜歡這件衣裳,不知各位好漢能否讓給我!」台下
一頓議論聲,壯漢走到黃蓉身邊道「這位小姐,你這樣好像不太符合我們的規矩
啊。」台下老劍客道「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只要其他人不再�價,她出的價
高過其他人不就行了。」又有人道「我們憑什麼讓給你啊,你又不是我的女人!」

  「就是讓我們在這操你,老子就讓給你,哈哈哈」「說的好!啊哈哈」台下
又是一片騷亂,黃蓉被人這樣侮辱,臉色當然難看,不過擋在面具後面,別人也
看不到,只能看見她渾身只哆嗦,眾人還以為她是害怕了。

  壯漢趕緊來解圍道「眾位,聽我一言,不知這位小姐身份是何我們這樣得罪
不太好吧!」「老子手握五萬精兵鎮守邊關,老子怕誰」「媽的老子也不怕!」

  壯漢見情形更不好了,趕緊改口道「各位,不要激動,不如這樣,小姐也算
是國色,我不誇張,跟我們的郭夫人也是有的一比的,不如這樣,在場各位不是
每人都有機會能一睹黃蓉身穿這金絲羽衣的,不如今天就讓這位小姐穿上給大家
開開眼,我們就把他買給你好不好。」黃蓉一聽,有些吃驚,這就可以了?那我
不如試一試,可是這人太多了,黃蓉還在掙扎,壯漢已經把內褲拿到黃蓉面前,
黃蓉真是喜歡,下意識伸手去接,底下的人已經沸騰了高喊「換上它,換上它。」
在這麼多人面前換衣服,黃蓉還真的不好意思呢。直到兩個侍女拿著一張輕紗擋
在黃蓉身前,黃蓉這才下定決心為了這寶物拼一把,黃蓉在輕紗之後換衣,台下
的人屏氣凝神,彷彿已經透過這輕紗看見了這絕世美女的酮體,諾大的拍賣場地,
在座近百人,竟然還能聽到黃蓉換衣的唏嗦聲。

  侍女緩緩離去,就省留在原地換好衣服的黃蓉,本來換過衣服的黃蓉,上下
的衣服本應不搭,但是所有男人都已快要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都拼了命一樣的
看黃蓉的下體,好像看一眼少一眼的樣子,這內褲穿在黃蓉身上比放在托盤裡還
要漂亮的多,前面的鏤空如萬花叢一樣,從空隙中還露出黃蓉的絲絲陰毛,兩側
的帶子攀過兩座雪白的臀峰,彙集在一起又深深的埋在雪臀的夾縫中,最獨特設
計在黃蓉的兩片大陰唇,這金色的內褲在陰部是開口的,又伸出若干的小鉤子,
勾在陰唇邊上的嫩肉上,將黃蓉的陰唇微微拉開,洞門微開,洞內透出粉色的春
光,黃蓉覺得實在羞恥,用手去摀住自己的下體,台下的人才反應過來,一個個
如惡狼般衝向黃蓉,黃蓉一掌打退數人,又有一群人衝上來,呂謙趕緊衝上去拉
著黃蓉就嚮往外跑,囂張書生輕搖紙扇連連冷笑,突然暗道不好,也跟著眾人追
了出去。

  呂謙黃蓉小柱子三人衝上來時的小船,讓船伕趕緊開船,船離了岸三人才算
鬆了口氣,黃蓉道「這些人都是怎麼了啊」「師傅啊,實在是你太誘人了」此時
的黃蓉坐在船裡,打開的陰部正對二人,二人也是此刻才注意到,二話不說兩人
撲向黃蓉。「你們兩個別這樣,外面還有人呢」「小柱子去,去把外面的人也叫
進來。」「別別別,你們輕點,啊呀別咬啊」

  一柱香的時間,船靠了岸,船伕向裡面道「客官,到岸了。」裡面沒有反應,
船伕聽見船艙裡有奇怪的聲音,剛想進去看看怎麼回事,小柱子走了出來,給了
船伕銀子,隨後黃蓉和呂謙也陸續出來,只是黃蓉臉色有些紅。三人穿進一片小
樹林奔著襄陽城去,剛走沒多遠,看見那囂張書生帶著一隊人馬竟然在前面等著,
此時黃蓉三人早就換回衣服,摘了面具,而這囂張書生卻還帶著面具。

  黃蓉三人走到跟前,囂張書生已經開口道「不知黃幫主這是去哪啊?」黃蓉
鎮定自若道「閣下認識我,為何不摘下面具見人,我帶著我的徒弟在這練武,不
知閣下有何貴幹啊?」「哦,練武?我還以為黃幫主也去那黑市湊湊熱鬧呢。」

  「黑市?什麼黑市,小女子沒有聽說啊。」「呵呵,黃幫主啊,你就不要再
裝了,從你剛去黑市,我的人就盯上你了,不多說,那金絲羽衣的錢,你不是想
賴賬吧!」

  黃蓉此刻當然不能承認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身上沒有什麼金絲羽衣」

  「好!那讓我搜上一搜。」呂謙上前一步道「哼,藏頭露尾的鼠輩,豈是你
想搜就能搜的!」「哈哈哈,那就要看鼎鼎大名的黃幫主守不守信用了!」說著
從懷裡掏出一條內褲,那霍然就黃蓉的內褲。

  黃蓉三人都是一愣,黃蓉咬著嘴唇道「好,我守,你要我怎樣?」呂謙和小
柱子道「師傅,郭夫人不能啊!」黃蓉伸出手讓他們住嘴,看著書生,書生道
「我是一個有情調的人,不如我們慢慢來,你先脫了衣服,讓我們開開眼!」黃
蓉默默的脫下衣服,只剩下胸罩和那金絲羽衣內褲,書生和他身後的人都爆發出
笑聲還有口哨聲。

  就在此時天降一人,人還未落地,一劍揮去書生後面的嘍囉們個個一劍封喉,
又是一劍,書生用紙扇一檔,書生橫飛出去,撞到樹木才停下來,臉上的面具也
被震碎,黃蓉定睛一看,這囂張書生霍然就是霍都,黃蓉大吃一驚,霍都早就爬
了起來道「前輩武功高強,十年後我定會再來找前輩過招。」轉身撒腿就跑。

  這人轉身過來,幾人一看竟然是那老劍客。黃蓉趕緊俯身謝過老劍客,老劍
客搖頭道「不用謝我了,我自從停止練劍此生以無什麼念想,故浪跡天涯,等著
死期,我都不知道我又渾渾噩噩的過了多少歲月,前日聽聞襄陽出來一位百年一
遇的武林第一美女,想來瞧瞧,機緣巧合遇到你,你是我見過唯一讓我心動的女
子,我想那黃蓉必定也不會如你,沒想到現在才知道你就是那黃蓉。」

  「前輩謬讚了,不知前輩尊姓大名?」「以前的名字記不得了,自我練成劍
法後我就改名叫做獨孤求敗!」

  獨孤求敗!黃蓉大吃一驚,黃蓉聽楊過提起過這個名字,還以為這獨孤求敗
必定早就死了,沒想到現在卻活生生的現在自己面前,獨孤求敗見黃蓉吃驚的模
樣道「我知你已經嫁人,我也不知我現在是人是鬼,不過我心中已迷戀上你,你
有什麼吩咐,但凡我能做到的都可以滿足你!」黃蓉一想此人劍術必定是天下第
一,要是呂謙能得到他的真傳那也必定讓呂謙成為絕世高手,遂道「前輩,我徒
弟十分迷戀劍法,但無奈我劍法平平,不知前輩可否…」「好好好,我這一生沒
有傳人,這也算圓了我一個心願,不過有一點要求。」「什麼要求,你要在這裡
配著我們,我就想能多看看你。」黃蓉羞澀的低下頭道「這,這不是問題。」

  一連三日,黃蓉呂謙和獨孤求敗就在這樹林裡練功,小柱子已經回去給呂府
和郭府報信。呂謙天賦極好,進步神速,黃蓉每日都給這二人做自己的拿手好菜,
黃蓉恍然間好像回到了少女時代,不過那時是七公和靖哥哥,如今物是人非,最
近黃蓉總是夢到年輕那時候的事,不過每次夢到最後,郭靖的臉都會變成呂謙的
臉,黃蓉都從夢中驚醒。最近自己也總是望著呂謙出神,自己想想都害怕。所以
跟二人說要回襄陽一趟,一是買些食材,二是看看家裡的情況。實際上是想躲一
躲呂謙。兩人也都同意,不過看著獨孤確實有些不情願。

  黃蓉回到郭府後,見到郭芙,郭芙拉著黃蓉的手道「娘,你怎麼才回來啊,
我都想死你了。」「真的是想我了?」「當然了,不光是我,還有爹,齊哥,呂
大人他們都想你了。」「醜丫頭,就會拿娘開玩笑。最近有沒有什麼事啊?」郭
芙趴在黃蓉耳邊道「丞相讓我們加快速度對武林的控制,還有就是…」「就是什
麼?」「娘,我快挺不住了,你什麼時候回來啊,哈哈」「真是沒正形,好了我
去看看歐陽。」

  黃蓉在歐陽的房間找到歐陽,歐陽一把摟過黃蓉道「娘,你怎麼才回來,我
還以為你又不要我了呢。」「說什麼呢,我不過就是出去了幾天而已嘛。」歐陽
說著話,手可不老實已經伸進了黃蓉的衣服裡,黃蓉無奈只能承受著道「最近跟
你義父學的怎麼樣了?」「嗯還好,就是義父實在太古板了,對了娘這次回來你
就好好陪陪我吧。」黃蓉想了想如果自己不回去的話,獨孤求敗很有可能不會在
傳授呂謙劍術,便對歐陽道「乖孩子,娘這段時間得先去陪謙兒,等我回來,我
好好陪你。」歐陽低頭道「那好吧。」此時已將黃蓉的衣服扒光,雞巴一聳頂進
黃蓉的小穴,黃蓉痛道「進來你怎麼也不說一聲啊。」「嘿嘿,原諒我娘,娘我
聽說你遇見了一位高人,可不可讓我見見啊。」「啊,你輕點,現在還不行,等
他教完謙兒的吧,我怕耽擱了他們練劍。」

  歐陽臉色十分難看「從你進來,嘴裡就一直謙兒,謙兒的,到底我們誰才是
你的親兒子啊」歐陽越生氣插的越重,黃蓉哼唧著道「兒子,你是我的好兒子。

  但是他是我的弟子啊。「」你騙人!說是不是他的雞巴比我的好。「」是好
一點點,啊,不是,兒子你的好「。歐陽暴怒」你真是不知廉恥,兒子操著你,
你還想著別人的,我就要替我死去的爹好好教訓教訓你。「」兒子,你慢點,這
樣太快了,為娘怕你堅持不住。「」不用你管,我就是要教訓你。啊,我不行了。


  歐陽就這樣射了出來,射完趴在黃蓉的身上,黃蓉緩緩推開他,給他蓋好被
子,剛要走,歐陽抓住黃蓉的手道「娘,你別走。」黃蓉慢慢推開他的手道「娘
很快回來。」說完就離開了郭府,由於歐陽這麼一鬧,她也沒有心思見別的人了。
收拾好東西,又回到樹林。

  呂謙二人果真沒有在練功,黃蓉上前對獨孤求敗道「前輩,我回來了,還請
您繼續教導謙兒吧。」獨孤求敗還沒有開口,呂謙站起來抓住黃蓉的手道「師傅,
我今天跟獨孤前輩聊了很多,我覺得我們應該幫獨孤前輩完成他的心願。」「什
麼心願?」呂謙�手一劍,黃蓉猝不及防,這一劍力度剛剛好,劍氣震碎了黃蓉
所有衣物,而沒有傷到黃蓉一毫,黃蓉用手摀住胸口和陰部,黃蓉主要是在獨孤
求敗面前才這麼尷尬。道「謙兒你這是做什麼?」「娘,獨孤前輩早就不能盡人
事了,他十分迷戀你,所以就讓我們表演給他看你最美的時刻吧!」說著就沖了
過去將黃蓉按倒在地,摟起黃蓉的屁股,將自己的水龍屌,頂進黃蓉的小穴裡。

  黃蓉緊抓草皮不想在獨孤求敗面前太丟人,獨孤求敗在交合的二人身旁走了
一圈,點頭讚道「名屌配名穴,俊男配美女,天作之合,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黃
蓉你有什麼好害羞的呢?」黃蓉道「我已為人妻,而且謙兒還是我的徒弟。」

  「哈哈,人生在世晃晃幾十年,能遇到幾個真心人呢,難道都要像我這樣遇
到了愛的人,卻不能。要是一輩子規規矩矩還有什麼樂趣!」

  黃蓉和呂謙都覺得獨孤求敗說的很對,相視一眼,黃蓉看到的是濃濃的愛意,
一手扶著呂謙俊俏的臉龐,情不自禁的把嘴湊到呂謙嘴旁,呂謙也是忍不住,下
體也沒有停止聳動,黃蓉不再忍受,嘴裡發出誘人的呻吟,獨孤求敗站在旁邊看
著這美麗的場景。

  從這以後,三人顯然更加的親密,白天兩個男人繼續練劍,黃蓉負責給二人
做飯,洗衣服,沒事的時候就在外面看兩個男人練功,每次兩人練完,黃蓉都迎
上去用手帕給呂謙擦額頭上的汗,兩人含情對視,獨孤求敗都是哈哈大笑,轉眼
一個月過去了,三人幾乎已經習慣了一樣的生活,黃蓉早上早起給二人做好了飯,
自己去給二人洗昨天換下來的衣服,身上只穿了那件金絲羽衣內褲,上身赤裸,
乳房隨著用力,上下波動,突然一雙手按住了這對調皮的大白兔,黃蓉不用回頭
看都知道是呂謙,柔聲道「怎麼起這麼早啊?」「師傅太辛苦了,我來幫你按住
這不聽話的奶子,看你太費力了。」「咯咯,流氓」回頭親了呂謙一口回頭又繼
續洗衣服,呂謙親著黃蓉的後背柔聲道「蓉姐,我愛你。」自從跟郭靖結婚之後,
黃蓉就在沒有聽到過這句話,此刻的呂謙又說的如此溫柔,如此真誠,黃蓉不禁
打了一個冷戰道「你懂什麼是愛嗎?」呂謙沒有回答而是咬住了黃蓉的耳朵,自
己的大雞巴頂進了黃蓉的小穴,呂謙一邊幹一邊道「蓉姐,我愛你,我真的愛你。」

  「嗯,我相信你,啊啊,好重,我感覺的到你的愛,我也愛上你了。」一個
時辰,呂謙把精液射進了黃蓉的子宮裡,黃蓉雙腿發軟,手臂按住要洗的衣服,
才站住,呂謙扶住黃蓉的腰,體貼的問道「蓉姐你沒事吧?」黃蓉微笑著搖搖頭
道「我沒事,你真是越來越棒了。」

  兩人相視而笑,獨孤求敗在後面道「謙兒,我們該去練功了。」呂謙稱是,
用力拔出在黃蓉體內已經膨脹的有將近三十公分長的水龍屌,帶出一大股陽精和
陰精的混合液體,黃蓉雙腿又是一軟險些坐到地上,還好呂謙眼疾手快抱住黃蓉,
兩人又是默契的相視一笑,互相親吻了一口,呂謙才離開,黃蓉一直默默的看著
呂謙的身影消失在樹林裡才回過神來,去清洗了身體,又回來洗衣服。

  到了傍晚,只有呂謙一個人回來,黃蓉還是一如既往的上前迎接,問道「獨
孤前輩呢?」「他走了,他說沒什麼教我的了,以後只能靠我自己了,蓉姐我一
定不會辜負了你和獨孤前輩的。」黃蓉摟過呂謙道「嗯,我們都相信你,我們收
拾下東西,今天就回城裡吧。」黃蓉回到木屋裡收拾東西,呂謙掏出懷裡的丹藥
自語道「蓉姐,不要怪我了,我是真的愛你才這樣做。」然後一口吞下丹藥,走
進屋裡,屋裡傳出聲音,「謙兒,你別這樣,我收拾東西呢。」「蓉姐,我現在
就要,你就給我吧」「好好好,你慢慢來,我下面有點疼。」「嗯,我最愛惜蓉
姐的身體了。」

  就這樣,兩人整整瘋狂了一夜,第二天才回到郭府,呂謙是精神抖擻,黃蓉
也是滿面春光,一進院門,迎接自己的竟是大武、小武兩兄弟,黃蓉高興的不行,
問兩兄弟怎麼這麼久才回來,此時郭靖等人已經出來,都是很高興,拉著黃蓉進
屋,武氏兄弟則拉著呂謙問道「這些日子爽壞了吧!」

  郭家難得團聚,又說又笑,原來是少林果真派人去了武當,不過這些和尚都
在山下,基本沒怎麼幫忙,但是魔教不知怎麼就退去了,黃蓉冷笑道「這些禿驢
果然靠不住。」郭靖道「現在武林大亂,群龍無首,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是
啊靖哥哥,我們要盡快召開武林大會啊。」「好,我這就派人去廣發英雄貼。」

  黃蓉回到自己屋裡,招來郭芙、呂謙、和武氏兄弟,吩咐他們一件事,幾人
都很吃驚,大武問道「真的要做的這麼絕嗎?」黃蓉道「我們的時間不多了,現
在我們已經跟不上丞相的進度了,除了丐幫我們沒有牢牢控制住一個幫派。」小
武道「師娘,我們可以明天再去嗎?」「為什麼?」「因為我們都好想好想你啊」

  說著大小武就撲上了黃蓉的身體,去扒黃蓉的衣服,黃蓉被碰到腋下的癢肉,
黃蓉咯咯笑道「你們別這麼猴急,你師傅在家呢。」「啊呀,他不都知道你已經
出牆了嗎?」「那我也不能讓他知道我跟你們也有事啊。」「啊呀,好麻煩。」
大武給郭芙使了一個眼色,郭芙哼道「我娘回來了,你們就不要人家了。沒良心。」

  「嘿嘿,好芙妹,我們是好久沒有操師娘了嘛,我們還是最愛你的。」郭芙
脫下自己的內褲扔在大武的臉上嘟囔一句「鬼才信你們,放心,我讓我爹今天都
離不開他的床。」黃蓉要起身道「芙兒你什麼時候跟你爹,你們怎麼能讓芙兒這
樣呢?」

  「師娘啊,你還是先管好你自己吧。」呂謙道「我去叫耶律齊,咱們五個好
久沒有一起了。」

  第二天早上,黃蓉推開壓在他身上的男人,梳妝打扮,就去找歐陽,昨天回
來都沒有看到他,黃蓉在郭府找了一遍都沒有,就去呂府找,正巧碰到了呂文德,
呂文德道「郭夫人啊,你來的正巧,有人看見歐陽這兩天總跟一個白衣女子見面,
我懷疑是那個蒙古女子啊。」黃蓉想了想道「我們不如試探一下,來個將計就計。」

  「好,還有別的事,這丞相的義子算算日子早就應該到了,我派出去的探子
也都沒有消息。」「這,我們也只能等了。」「還有就是蒙古人有大動靜了,這
次你得召集武林人士一起來守城了。」「哦?這麼嚴重。」「丞相的好多底牌都
在這裡,是一定不能露的,更不能動用。」「這樣啊,沒關係反正武林大會也快
要召開了,這是一個契機。」

  說話間,呂文德已經熟練的將黃蓉胸前的衣服解開,呂文德捧著黃蓉的兩個
大奶子,鼻子湊道跟前,閉著眼睛用鼻子用力的聞著,一臉十分享受的樣子,黃
蓉笑著推開他的臉,將乳房收回到衣服裡,呂文德睜開眼睛,黃蓉正打趣的看著
他道「今天不能給你了,一會有重要的事呢。」「什麼重要的事啊,我的大屌好
久沒有進黃女俠的肉穴了。」黃蓉瞪了他一眼含羞的道「沒羞沒臊,我要讓幾個
小傢夥去少林奪來主動權,所以引出那白衣女子要盡快。」

  黃蓉回到郭府吩咐人準備一下,今天晚上郭府要慶祝一下,有半年沒有這樣
團聚了,黃蓉向自己房間走去,正好碰到了歐陽,歐陽冷冷的看著黃蓉,黃蓉抓
住歐陽的手道「孩子,你還在生娘的氣嗎?」「昨天我以為你回來就會來找我,
我在房裡等了你一夜。」「孩子,娘也有苦衷啊,這麼大的郭府都要我打理啊。」

  「算了吧,我看就是他們比我都重要。」歐陽徑直走出去,黃蓉大聲道「孩
子,你不能一錯再錯啊。」歐陽一愣,就出去了。

  襄陽城裡的一家小酒館,歐陽真的和那白衣女子在一起,「你都想好了?」

  「嗯,我要把我娘帶走,郭府的其他人你想怎麼處置都可以。」「哼哼,黃
蓉到底有什麼讓你們都如此迷戀,好,那就今天,你把這藥下到他們的飯菜裡。」

  「這是什麼藥?」「只是一些普通的春藥罷了。」

  是夜,郭家人團座一桌,其樂融融,歡歌笑語,只有歐陽略現緊張,大武小
武來到歐陽旁邊道「歐陽兄弟,你是師娘的義子,以後就是我們的大哥了,我們
先乾為敬。」此刻的歐陽心裡不是滋味,他其實也開始喜歡上了這個大家庭,轉
念一想,不行,我娘是我一個人的,我不能跟他們分享,我要獨佔她,你們別怪
我,酒過三巡,郭靖一個踉蹌做到地上,黃蓉咯咯笑道「靖哥哥,孩子們都看著
呢,你怎麼能這麼丟人呢。」「蓉兒,我覺得手腳無力,全身發熱。」「師娘,
我們也是,太熱了,受不了了。」幾個男子都扯開自己的衣服感覺熱的不行,黃
蓉也俏臉通紅,想怎麼會這麼熱呢,黃蓉暗道不好,我們中毒了。

  此時門外傳來哈哈笑聲,白衣女子推門而入道「黃蓉,我說過讓你小心的。」

  郭靖看向黃蓉道「蓉兒,她是誰?」「她是華箏的女兒。」郭靖震驚不已盯
著白衣女子。白衣女子道「郭靖,當年你負我娘,讓她守活寡,今天我就讓你知
道你當年選擇的黃蓉是一個什麼樣的蕩婦,你們郭家的災禍都是她帶來的。」跟
白衣女子形影不離的黑巨漢又是從天而降,衝向黃蓉,一把抓起黃蓉,撕碎黃蓉
的衣物,其他男子都盯著黃蓉的身體,白衣女子道「還等什麼,難道你們不想嘗
嘗黃蓉的肉體嗎。」大武小武眾人本就慾火焚身,一時間都衝向黃蓉。歐陽大叫
不要,沖白衣女子道「你不是說放我跟娘走嗎?你好卑鄙。」「我卑鄙還不是跟
你們宋人學的。」

  「歐陽,你知道錯了嗎。」歐陽和白衣女子都吃驚的看著黃蓉,不知她此時
怎麼說了這麼一句話。在黃蓉身上亂摸亂啃的男人能突然向黑大漢發難,幾人合
擊將黑大漢制服,用鐵鏈鎖住,白衣女子大吃一驚,就在此時她感覺身後有人,
還沒等她反應,就被點了穴。郭靖站在她身旁道「你真的是華箏的女兒,長的還
真有七八分相似。」白衣女子哼道「你們宋人真是狡猾,今天我認栽。」

  此時黃蓉光著身子,走向歐陽,歐陽已跪在地上痛哭流涕道「娘,我知道錯
了。」黃蓉扶起他道「孩兒,人誰能無錯,我們都會原諒你,娘也有錯,是娘對
你的關心不夠,但是你要知道我們是一個大家庭,我們要學會無私和分享。」說
完一口親住歐陽的嘴,歐陽也抱住黃蓉,上下其手,不住亂摸。白衣女子冷笑道
「藥效還是有的嘛。」郭靖道「有沒有藥效他們都是這樣的。」白衣女子吃驚的
看著郭靖,郭靖對這一切竟如此淡定,她不可思議道「你的妻子在你面前跟別的
男人歡好,你竟無動於衷,你還是不是男人。」「就因為我是男人,我愛蓉兒,
我才讓她做她喜歡的,給她空間和自由。」「華箏,自從離開你,我才發現,我
的心裡是有你的。」此時郭靖眼神迷離,一步步靠近白衣女子,白衣女子害怕道
「我不是華箏,我是他女兒啊,你別過來。啊,住手啊畜牲。」郭靖已撕碎她的
衣服,郭府裡一片淫亂,所有人的藥性都發作了,歐陽跟黃蓉互相撫摸,互相舔
舐,大武小武和耶律齊三人圍著郭芙,只有郭芙的浪叫聲才知道她現在有多興奮。 郭靖在瘋狂的抽插白衣女子,白衣女子只有不斷的搖頭和哭泣,還好郭襄和
郭破虜提早被送到呂府,才沒有看見他們家人這混亂的一幕。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我現正努力完成【好市民達人】,請大家多多支持!
只要按「感謝」就可以囉!
台灣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大陸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