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22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ingman
Crawler | 2016-8-29 11:38:12

本篇最後由 yingman 於 2016-8-25 10:25 編輯

  真正注意到她,是在上班途中的捷運上。

  那天她穿著牛仔短褲,透膚黑絲襪,蓬鬆的白色羽絨外套讓她的下
半身看起來更為纖細。

  隨著捷運的晃動,她不時的移動腳步穩住身軀,就像踏著舞步般美
麗優雅,我彷彿聽見了柴可夫斯基的華爾滋圓舞曲。

  他是我的同事,小婷。

  小婷跟我不同部門,但我們偶爾會有業務上的往來,很多時候都用
skype溝通,傳輸資料也比較方便。

  但我從來沒有這麼仔細的觀察過她。

  原來,在辦公桌下面的,是一雙如此誘人的美腿。

  再看下去我就要in了。我立刻將視線轉移到右前方博愛座,那個腿
上放著用紅白條紋塑膠袋裝著兩顆高麗菜的阿婆身上。

  「妳也搭捷運上班啊?」下車後,我走到她旁邊,輕拍她的肩。

  她轉頭看我,一瞬間楞了楞,才露出甜美的笑容。「原來是你,早
安。」

  我們閒聊著最近忙著的那個case, 往公司走去,一路上有說有笑,
就像熟識已久的朋友。

  此後只要遇見她的早晨,我就特別愉快,我們聊著電影,聊著音樂
,聊著昨天西斯版的誰又發了什麼廢文,我珍惜著這偶爾得來的小確
幸。

  有時聊到開心時她會放聲大笑,我總是盯著她美麗的臉龐看著,她
發現時會突地臉紅,然後收起笑容低頭。我認為她對我是有好感的,
從她的靦腆我可以感覺。

  肩並肩走著的時候,我倆隨著步伐擺動的手,偶爾會手背輕碰,產
生一瞬間觸電的感覺。

  但在公司裡,她又是另一種風情。

  手邊工作告一段落時,我總會想起她,轉貼一個笑話到skype給她
,做為找她聊天的開場白。

  覺得有趣時,她會給我「^_^ 」表情。

  有時候,她連點點點都懶得回我。但詢問她工作上相關問題時,她
回答得迅速又詳細。

  難道她是覺得上班時間不該閒聊嗎?

  「真是個認真的員工啊。」我心想。

  兩個月過去了,對她也有了一定程度的認識,有時幫她買咖啡,知
道她加一顆糖;時常幫她買午餐,知道她愛吃什麼;常常守在Ibon前
幫她搶演唱會的票, 知道她最愛五月天。最

  是時候了,該告別我兩年來每天夜裡打開D槽默默嚕管的日子了,
分手吧!波多野結衣。

  雖然我有九成的把握,但我還是怕那一成所造成的尷尬。雖然說見
面三分情,可我還是認為躲在螢幕背後比較安全。

  機會來了。

  這天早上,一如往常的在捷運上碰面,一如往常的邊嬉鬧邊進公司
,趁著甜蜜的餘韻未消,我快速的開機,登入skype,找到她的ID。

  綠燈亮起,她也剛上線。

  「這兩天有空嗎?Kano聽說很好看,一起去看好嗎?」我在鍵盤上
敲著,按下enter鍵。

  「我對運動類的電影沒興趣欸!」 對話視窗閃了閃,傳來她的回
覆。

  中槍了,我的心揪了一下。

  ,我猜。

  「這部我跟朋友約好要去看了欸。」閃動的對話視窗,彷彿在抽搐
的竊笑著,帶來冷冷的

  說真的,我沒意料到會被拒絕,我是那麼的信心滿滿。

  突如其來的打擊,讓我一陣暈眩。她的每個笑容在我腦海中輪播著
,像走馬燈一般。

  我開始了解到,當哆啦A夢回到房間,發現他的銅鑼燒被大雄吃完
時的那種心情。

  絕望。

  是我還不夠了解她嗎?猛然發現,我連她的Facebook都沒有,怎麼
能稱得上是朋友呢?好女孩是不會接受一個不是朋友的男生的邀約的


  我決定循序漸進,從同事走入朋友的關係。

  「那,加個FB,好嗎?」找回了我的勇氣,立刻傳送訊息過去。

  「你會不會要求太多了?」不到五秒的時間,立刻收到這句無情的
回覆。

  情?或許每個早晨的相談甚歡,只是她對同事保有最基本的禮貌而
已。

  我的勇氣再度離我而去,還順便帶走了我的自信。

  從那天起,我刻意提早十分鐘出門,儘量避開可能會遇見她的那班
捷運。

  一個禮拜過去了,除了跟小婷有公事上的往來之外,沒有任何私下
的接觸,就連她託我幫她買午餐,我都用工作忙碌推掉了。

  我實在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面對打了我三槍的兇手。

  見她。

  該死的墨非定律!越過兩個人的腋下,我看到小婷正在對我微笑著
。我也只好尷尬的笑了,透過窗戶玻璃的反映,我看到我的笑容比殭
屍還僵。

  還在思考著等一下該用什麼態度面對她時,捷運已經到站了,深呼
吸一口氣,我慌忙走出車廂,不小心把媽媽的車鑰匙掉在地上。那是
媽媽早上出門前交給我的,提醒我下班後幫她牽車去美容。

  「你最近很忙喔?忙到連午餐都沒空吃,這樣不行喔!」她搶在我
之前撿起車鑰匙遞給我,然後捱著我的肩,關心的說著,臉上依然掛
著那個讓我傾心的笑容。

  我連忙撇過頭去,避開她那水汪汪的眼睛,一邊檢視著防盜遙控器
有沒有損傷。BMW的原廠中控鎖可不便宜啊!壞了得花我薪水的幾%才
修得起...

  「呃,是有一點忙啦... 」我漫不經心,心虛的說。

  「對了,上次你說要看龐貝,看了嗎?我跟我朋友去看的時候,他
看到一半有事就走了...」

  這句話拉回了我的注意力。這... 這敢情是在作球給我?還是又是
我的自作多情?不管怎樣,再搏一把!

  「還沒看欸!你想再看一次嗎?」

  「好啊!禮拜五下班好嗎?」

  yes!  yes!  yes! 雖然今天才禮拜二,但我已經開始在心裡計畫
著禮拜五下班後的行程

  一整天,我的心情都飄飄然的,就連喝著白開水,似乎都能聞到蜜
桃香。

  「你一個人在茶水間傻笑什麼啊!」一個男人的聲音 ,把我從粉
紅色的夢境中揪了回來。

  阿仁在我們公司的MIS部門,事實上,他也是我的大學同學,兼死
黨。我們非常了解彼此

  「嘿嘿... 你知道我禮拜五要跟誰約會嗎?」我神秘兮兮的說。

  茶水間果然是八卦的大本營,不知為何,在這裡講的每一件事,聽
起來都像是個秘密。

  「你這臭宅誰會想跟你約會啊!欸我跟你說,我昨晚聽到了阿伯的
一個大秘密!」阿仁一臉洋洋得意的模樣,看起來超欠扁的。

  阿伯是阿仁的部門主管,四十多歲了,已婚。上次員工旅遊時有看
到她小二的女兒,伶俐可愛。

  我忍住想把手掌用時速90親吻他臉頰的衝動,意興闌珊的問:「什
麼秘密?」

  「你知道小婷嗎?三樓那個小婷。」

  阿仁說,他昨晚跟阿伯去喝酒,阿伯一個喝多,哭哭啼啼的訴起苦
來。

  原來,小婷是阿伯婚外情的對象。在一起的契機不明,只知道阿伯
一個月都會給個兩萬讓小婷花用,當作彌補她沒名分的委屈。

  這段關係悄悄的維持了一年半,阿伯老婆不知情,小婷也盡責的做
好她小三的本分,從來

  一直到三個月前,阿伯開始覺得小婷怪怪的。約她出去她總是沒空
,就連在床上,小婷也一付死魚樣,換個姿勢都像在煎魚,而且還要
求一點燈光都不能開。

  有次完事之後小婷進去沖澡,阿伯想來個鴛鴦浴,就闖進了浴室。

  「這是什麼?」阿伯指著小婷胸前一塊塊紫紅色的淤青問。

  小婷嚇了一跳,但迅速的恢復鎮定。

  「 這是紅斑性狼瘡啦!我沒跟你說過我有免疫系統的毛病嗎?最
近又發作了。」她不慌不忙的回答。

  阿伯不是笨蛋,這一看就知道是吻痕,俗稱的「種草莓」,根本不
是什麼紅斑性狼瘡。但阿伯不想破壞這難得的約會,決定不說破。

  很明顯的,小婷有了新歡。阿伯決定偷偷調查,看看對方到底是何
方神聖。

  員工不太了解MIS能監看到什麼程度,甚至不知道他們有可以監看
的權限。

  很快的,阿伯發現小婷常常與一個叫志明的男性在Skype上有著曖
昧的交談。

  說曖昧其實有點輕描淡寫,他們露骨的交談內容,恐怕連約砲信收
到手軟的sexkinsey,

  「我今晚想吃妳汁多味美的鮑魚。」志明傳了這樣的訊息。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好啊!鮑魚也餓餓想吃大香腸。不過我最近看到LV有出一款很漂
亮的包包,你要先帶我去買喔!」小婷回覆。

  原來她最近愛不釋手的包包是鮑鮑換來的啊!阿伯苦笑。

  看了談話記錄之後發現,他們是在wechat認識的。搖一搖,就搖到
床上去了。

  阿伯約了小婷碰面,跟她吵了一架。

  「你又不是我的誰,別忘了你有老婆了!」

  「一個月兩萬你以為很多嗎?人家隨便一出手都是三五萬的!」

  「你都幾歲了,在床上根本滿足不了我,老是那幾招,無聊死了。


  阿伯想不到這些傷人的話,會出自如此溫柔的嘴,而小婷還一臉無
謂。相較之下,我被打槍時小婷用的那些言詞,就像天籟般悅耳。

  ,還是不可抗拒的通通化作相思淚。

  「真看不出來啊!這麼清純的外表,裝著這麼市儈的靈魂。」阿仁
在講完故事後,歎了口氣,下了這樣的結論。

  我目瞪口呆,無法相信我的女神是這樣的婊子。

  我楞在原地,久久無法回神,連阿仁什麼時候離開的我都渾然不知


  回到座位,我細想這兩個月來的種種。

  小婷是否防衛著阿伯,所以在Skype 上不聊私事呢?

  既然她是這麼現實的一個女生,怎麼會拒絕了我,之後又暗示我要
跟我約會呢?

  難道對我的那些親切微笑,只是我做為一個工具人的酬勞?

  我無法跟這樣的女生交往。禮拜五的約會,還要去嗎?

  好煩。我向後往椅背一靠,雙手伸進了外套口袋。

  刺刺der~原來我摸到了鑰匙。

  早上小婷還摸過它呢!一個小時前,我會幻想著這是間接牽手而感
到心裡甜滋滋的。

  而現在,我分不清我的心跟鑰匙,究竟哪一個較為冰冷。

  BMW!難道小婷是因為鑰匙上的BMW標誌而跟我約會?我很不想這麼
想,但似乎也沒其他解釋了。

  我知道我的條件,說帥不帥,也沒有把女孩兒逗得花枝亂顫的幽默
口才,唯一值得說嘴的,是我有180公分的身高,還有因為打籃球而
維持得穠纖合度的身材。

  這些不足以吸引到她,我心知肚明。

  但既然有機會約會她,我一定要好好把握。

  星期五這天,我跟媽媽借了車,下班後載著小婷去約會。

  「王先生嗎?這邊請。」侍應生看到我們進門,恭敬的領著我們坐
到視野最佳的窗邊位置,一眼就能俯瞰整個臺北市。

  「你常來嗎?」小婷一邊讚嘆著餐廳的富麗堂皇,一邊問我。

  「偶爾啦!我媽媽沒空煮晚餐時。」

  這當然是假話,就連剛剛帶位的侍應生,也是我早就買通的,我在
這裡工作的一個朋友。

  我們靜靜的用餐,一邊欣賞現場的鋼琴演奏。多虧了這樣的浪漫氣
氛,就算我們都不開口

  用餐後,小婷吃著甜點,我拿出一條Tiffany的手鏈,送給她。

  「謝謝妳賞臉給我跟妳約會的機會。」我看著她的眼睛,用我最誠
懇的語氣說著。

  我沒有忽略小婷看到那藍綠色的紙盒,眼中閃過的那道光芒。她微
笑著將禮盒收進包包。

  「你真貼心,其實不必準備這麼貴重的禮物啦!」她甜膩的笑容,
只怕連盤子裡的巧克力布朗尼,都得甘拜下風。

  曾經我是多麼渴望她能對我展開如此甜蜜的笑容 ,但這瞬間我竟
覺得有點胃食道逆流。

  「一點小禮物不算什麼啦!」我客氣的說。

  的確不算什麼,手鏈是我去年去泰國玩的時候在夜市買的,三百塊
泰銖而已。我買了兩條,小販只收了我五百塊。不得不說這仿冒品真
的做得很精緻 。

  飯後,我們前往電影院,入座我已經預先買好的座位。

  我刻意挑選了一個廳限量十二個的情人雅座。座椅不但像沙發般寬
敞舒適,最重要的是,小婷之間,沒有礙事的座椅扶手。

  開演三十分鐘後,我悄悄的將手背靠在小婷的大腿外側。

  小婷迅速的將她的手覆蓋上我的,並且將頭輕輕的枕在我的肩上。

  一切進展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我聞著她的髮香,開始感覺到我褲襠
裡沈睡的怪物在漸漸甦醒。

  我拉著她的手,放在我的大腿內側,讓她的手背若有似無的碰觸到
我的30公分。

  或許是太專注於劇情,她似乎沒意識到她的手放在這樣的位置。我
放膽的再進一步。

  下腹部一個用力,我褲襠裡的怪物猛然�頭,輕輕撞擊了她的手背
。她身體輕微的震動了一下,但手並沒有抽離。

  轉換戰場。

  我將她的手放回她的大腿上,連同我的一起。

  依然是誘人的透膚黑絲襪。我吞了口口水。我用指尖輕柔的感受著
絲襪的觸感,還有她的

  聽見她吞嚥口水的聲音,我轉頭看她。即使電影院裡如此昏暗,我
仍然清楚的看見她臉上的那抹紅暈。

  我停止了動作,我知道以退為進的道理,其他的留著等等還有機會
繼續,我不要她覺得我像個八百年沒摸過女生的色情狂。

  更何況電影非常精彩。

  「要去喝杯咖啡嗎?」搭著前往停車場的電梯,我問道。

  「不要,我喝咖啡會睡不著。」

  正當我有點感到失望的時候,她又補了一句:「我可以喝奶茶就好
。」

  真是個會吊人胃口的騷貨。上車之後,我們前往陽明山。

  到達夜景聖地之前,我在星巴克停了一下,買了咖啡跟奶茶。

  她沒有質疑我為何將咖啡外帶,對我的安排順從的就像隻綿羊,我
肯定她等下也會如此,

  今天晚上後山的人不多,可能是氣溫下降,有點寒冷。但這樣的溫
度剛好讓我們有藉口窩在車上,進行著大人的遊戲。

  「好甜喔!」她喝了一口奶茶 ,小聲說著。

  「真的嗎?我嚐嚐看。」

  在她毫無防備的狀況下,我的唇覆上了她的。

  我用舌頭沿著她的嘴唇慢慢的繞了一圈,然後探進她的口中,找到
了她的舌頭。我的舌頭撥弄著她的,一邊擷取著當中的蜜汁。

  「真的很甜,不過妳更甜。」我的唇移動到她的耳邊,用氣音說著


  我聽見她的輕笑,但沒能看見她的表情,因為下一秒,我已經朝著
她的耳朵吻去。

  一邊控制著舌頭上唾液的量。

  女孩不會希望挑逗她的男人像隻熱情的哈巴狗一般,在她臉上留下
一片濕答答。

  慢慢順著耳垂往下吻去,我深深的吸了一口她的芬芳,然後慢慢的
將氣吐在她雪白的頸間。

  在她身上。

  「原來車子裡面可以這麼寬敞。」我心想。

  我�了�上身,拉開我們胸前的距離,雙手拉著她衣服的下襬,往
上一提。

  她順著我的動作,輕輕的拱起背,高舉雙手。

  房。

  「好美。」我讚嘆著。

  她羞赧的別過頭去,閉上眼睛。

  我托著她的下巴,將她的臉龐轉回來面對我,然後我再度吻上了她
的唇。

  這次我感覺到她的熱情回應,她的舌頭變得靈活,雙手也繞到我的
背後,緊緊的抱著我。

  我的手也沒閒著,手掌覆上她的乳房。觸感就像我開車時速80時,
手放在窗外,風吹向手掌的感覺。應該是C罩杯。

  我輕輕的捏著,偶爾伴隨著手部的抖動,一邊感受她的乳波盪漾。

  我將手繞到她的背後,靈活的解開了那束縛著乳房的原罪,天知道
我為了這一刻練了多久。

  該找一天把媽媽的胸罩偷偷的放回她的衣櫃了,我在心裡盤算著。

  我將她的胸罩扔到後座,一手揉著她豐滿的乳房,嘴唇一邊慢慢的
往下探,找到了她粉紅色的蓓蕾。

  我貪婪的吸吮著,就像襁褓中的嬰兒。握著乳房的手也慢慢加重力
道,同時用拇指跟食指輕輕的捏著她堅挺的巔峰,偶爾用帶點力道的
搓揉。

  「嗯... 哼.... 」她快樂的呻吟著,並夾緊雙腿。

  往下路攻去。

  無奈我另一隻手必須著身體,只能暫時將能活動的那隻手拿開乳
房。

  手伸進她的裙子裡,找到了她絲襪的褲頭。我心念一轉,決定不脫
下它。

  手往下探到她的大腿處,輕輕捏起絲襪的一小角,用中指大力的戳
了一個洞。

  接著猛力一拉,將絲襪扯了幾個大洞。

  「嘶... 嘶...... 」

  我就像妖女褒姒,陶醉的聆聽著綢緞撕裂的美妙樂章。

  小婷嚇了一跳,用迷濛的雙眼看著我,然後臉頰一陣潮紅。

  我的手在她細滑的大腿上遊走,時而在她大腿根部內側用力揉捏。
當然我的舌頭仍然奮力的討好她的乳頭,一刻也沒閒下來。

  她恢復了忘我的呻吟,並且微微喘著氣。我估計她有M的傾向。

  我的手將她的雙腿微微分開,並在她左右大腿根部撩撥著,偶爾不
經意的輕輕掠過她神秘的三角地帶。我感覺到她內褲裡面的水門已經
準備好要洩洪了。

  時機成熟。

  「想要我加強愛撫哪裡嗎?」 我再度將嘴唇移到她耳邊,用我最
溫柔的聲音問。

  我在挑戰她的恥度。

  「那...... 加個愛撫屄,好嗎?」她的羞赧已經抵達巔峰,整張
粉臉紅到不能再紅。

  「妳會不會要求太多了?」我冷冷的說。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