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27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ingman
Crawler | 2016-8-24 21:09:41

  ---------------------------------------------------

  我可以抱你嗎愛人 讓我在你肩膀哭泣

  如果今天我們就要分離 讓我痛快的哭出聲音

  我可以抱你嗎寶貝 容我最後一次這樣叫你

  你也不得已 我會笑笑的離去

  BY 張惠妹-我可以抱你嗎

  ----------------------------------------------------

  FB上傳來一個好友邀請。

  看到照片,我愣了一下,按下同意。

  「幹,還沒死喔?」才剛按下同意沒多久後就傳來這個訊息窗。

  「禍害遺千年啊!」我回著當年習慣回答的用詞。

  「你好嗎?」再加上一個大笑臉。

  「還不錯。吃得飽、睡得好。」

  「喝咖啡?」

  「妳轉性啦?喝咖啡?不是都約我喝酒?」我邊回,嘴角掛著笑容


  ---------------------------------------------------

  升上高二的那一學期,班上來了位復學生。

  齊耳的短髮,高眺又纖瘦的身材。

  帶著一點桀傲不馴的氣息。

  但生性開朗的她,不像個女孩子。

  大我們一歲,反而像個大姐頭一般。

  因為彼此都是外宿生的關係。

  和她很快的就像哥兒們。

  她看到我第一句話永遠是:「幹,你還沒死喔?」

  我也總是涼涼的回她:「禍害遺千年啦!」

  常常一起打撞球、夜衝、喝酒(未滿十八歲請勿飲酒)

  心情不好一句話,她就會提著兩手啤酒出現在我面前。

  她在我的高中生活中,大概就扮演著好哥們的角色。

  那一年的我,還只是個看到喜歡的女孩子會臉紅的男孩。

  喜歡一個人什麼都不敢作、不敢說的高中生。

  但她不同,男人換過一個又一個。

  她曾跟我訴說過One night stand、多P等種種往事。

  某一次喝酒,我問:「那些男人妳真的愛嗎?」

  「我只是享受,享受這樣的過程。那只是一種虛榮感。你還不懂。


  當我還想追問時,她揮揮手示意我不要再問。

  但那眼神裡偶而會閃過一絲怪異的感覺。

  多年後我才懂,那是哀傷。

  世故複雜的她

  和生活單純的我

  這樣的交集很奇妙。

  升上高二的某一天,

  淩晨二點半,她打電話給我。

  有點醉言醉語的她,要我騎車去載她。

  外面下著小雨,我還是衝出門了。

  到了辛巴門口,我看她醉到走路也走不穩。

  趕緊扶了她上車,她身上只穿著一件薄外套。

  我脫下了我的外套在她身上。

  上了車,不知要往哪裡騎。

  「回彰化嗎?」

  「不要,我想看夜景!」看來她還有點意識。

  「那望高寮?」我能想到的夜景只有那裡。

  「嗯。」

  騎在望高寮的路上,剛淋了點雨的我有點小抖。

  「抱歉,這麼晚還要你來載我,你會冷?」

  沒等我回答,她就從背後緊緊的抱了我。

  第一次騎機車時後面感受到女生胸部的我硬了。

  「這樣有沒有溫暖一些?」

  「有!」還很爽。

  到了望高寮,大半夜的空無一人。

  我遞了瓶礦泉水給她。

  她接過水,也點了根菸。默默看著遠方的夜空。

  我也點了根菸陪她坐著看。

  良久,她突然起身面對我,拉開了外套。

  露出了她穿在裡面的黑色洋裝。

  胸前深V的設計,讓她半個胸部跑出來跟我Say hello!

  轉一圈,背後是縷空綁帶。

  讓她白晰又美麗的背完全展現。

  我突然發現眼前的她不是好哥們,而是位正妹。

  「漂亮嗎?」她的聲音好柔好柔。

  「漂亮!」我吞了口口水。

  「你就穿這樣上夜店?」我有點驚訝的問。

  「是啊,勾引男人。」她穿上了外套,回復了那個豪爽的大姐頭。

  彷彿剛剛那位小女人只是一個錯覺。

  後來我和她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很快的,快四點了。

  「走吧,很晚了,該回去了吧?」我問。

  「嗯,太晚了,我台中有住處,去我那吧。」

  沒有太多猶豫,畢竟平常同室共處久了。

  騎上了車,我們到了北屯很有名的芋圓附近。

  她熟門熟路的進去。

  一棟獨棟的透天。

  「哇靠,這一間是妳的?」

  她笑而不語。

  我第一次進到她在台中的家。

  跟著她走進房間。

  「你要不要先去洗澡,淋了一身的雨,會感冒。」她丟了兩件衣服
給我。

  我很快的洗完換她。

  我將地舖打好,準備今晚就這樣窩一晚。

  過沒多久,她洗完澡出來。

  看我躺在地上,過來踹了我一腳。

  「幹!去床上睡啦,我又沒虐待你。」

  說完就把我拖去床上。

  而她開了床頭音響,在床的另一側躺下。

  而我和她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你都不好奇我之前為什麼休學?」她突然問我。

  「人都有過去,妳不想說,我問了也沒用啊。」

  「你想知道嗎?」她點了根菸,深吸了一口氣。

  「想,畢竟妳身上沒有帶著學生的氣息。」

  (我讀的高中算是不錯的學校)

  「我爸總是愛喝酒,醉了就打人。

  我國中畢業就離開家。只想早點獨立,

  接我家人出來住。」

  「我妹讀護校,我接她來台中一起住,離開那個家,

  不,那不能稱為家。然後我負擔著我妹的學費和生活費。」

  「年輕的我,以為離開了那個家就好。用盡了各種方法生存。」

  「後來有個男人給了我希望,但沒多久。我發現他帶別的女人回家
睡。」

  「那一刻我想,原來愛情就是這個模樣。」

  她淡淡的訴說著,彷彿那是別人的事。

  而我的心裡震驚著無言以對。

  單純的我無法想像這樣的故事,活生生在眼前上演。

  「在我身邊每一個男人,總是想跟我上床。幹完了就像個無賴一樣
。」

  「愛了,又有什麼用呢?」

  她熄了菸,眼神是她這個年齡不該有的傷悲。

  她沒有掉淚,或許是麻木了吧。

  「你很特別,你是我身邊唯一勾引不到的男人」

  「這算讚美嗎?」我苦笑著問。

  「你是處男?」她皺著眉頭。

  「早就不是了。」

  「那你真的是異類了。難道你不行?」說完還配上戲謔的眼神。

  「靠,我很正常好嗎?每天早上醒來都一柱擎天!」我順便作了個
挺腰動作。

  「幹,你好寶喔!哈哈哈哈哈」她笑倒在床上。我只能給她白眼。

  「媽的,笑啥小,妳很不給面子。」

  「正常男人現在都會想吃了我啊。」她笑著坐起身看著我。

  「你現在有想吃我嗎?」她嘴角還是帶著笑。

  「妳酒還沒醒喔?」我疑惑的看著她。

  「我很清醒!」她看著我,眼神透露出來的訊息我不懂,

  多年後我才了解那叫「慾望」

  我吞了口口水,心跳得很快。

  「你沒有想喔?那這樣呢?」她反手將身上的長T往上拉。

  將她美妙的身段展露在我眼前。沒有穿BRA的她,全身只剩一件內
褲。

  對於她的身材,我真的沒話說。D罩杯的胸,卻有著堅挺的水滴狀


  細瘦的纖腰。沒有絲毫的贅肉。

  那是個會令正常男人上火的青春肉體。

  我是正常男人,所以我上火了。

  「今晚我想吃了你。」她靠近捧著我的臉。臉上帶著邪惡的微笑。

  下一刻,她吻上了我的唇。

  在這當下還沒有反應的話,我就不是男人。

  我熱烈的回應她的吻。雖然有點笨拙。

  邊吻,我邊把身上的衣物除去。

  她主導著過程。一路往下吻,

  從我胸前,小腹到肉棒。

  這是我第一次被含。

  那一種感覺實在很難忘。

  除了口腔中的溫暖,還有她那雙巧手,

  輕揉的在我的下體忽輕忽重的愛撫著。

  年輕的肉棒早已昂首。

  含了一會,她爬回了我身上。雙腿大開。

  她用手讓肉棒對著小穴準備坐下去。

  「套子?」我驚疑

  「沒關係,我有吃藥」語畢,肉棒感覺到一陣溫暖。

  「啊~~好滿~~~好舒服~」她嘆了口氣。

  然後自己搖了起來。

  「啊~~啊~~嗯~~~你~~好~~啊~~硬~~啊~~~」

  耳邊充斥著她的放浪的淫叫聲。肉棒傳來那溼滑的快感。

  眼前看著火辣的身材在搖動。

  這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啊。

  在我身上搖了一會,她起身趴在床頭,

  翹起臀部,溼淋淋的小穴正對著我。

  「幹我,狠狠的,用力~」她回頭,用柔媚的眼神對我說。

  不用太多言語,我們馬上又結合在一起。

  肉體的拍打聲和她的淫叫聲重新充滿了房間。

  「啊~~哈~~~用力~~~啊~~~頂~~到~~~啊~~~~」

  「幹我~~~啊~~~~好~~~舒~~~啊~~服~~~」

  「好~~哈~~啊~~~硬~~~啊~~~快~~~~啊~~~到~~~啊~~~」

  隨著她的叫聲起伏,和言語的挑逗鼓勵。

  我更加賣力的進出她的小穴。

  雙手緊握住她的纖腰,彷彿要折斷般的頂她。

  「啊~~不~~啊啊~~要~~~啊~~~停~~~~啊啊~~」

  「快~~~啊啊~~到~~了~~啊~~~啊~~~~~」

  沒多久,她拱起了身體,緊縮的小穴,我大概知道她高潮來了。

  高潮後的她,趴在床上喘息著。

  我將她翻了側面,�起了她的左腿。繼續塞滿她的小穴。

  「啊~~不行~~~啊~~~太~~刺~~啊啊~~激~~~啊~~~」

  「啊~~又~~啊啊~~想~~~啊~~~不要~~~啊~~~~停~~~~啊~~~~~」

  我減緩了速度。

  「要停喔?」

  「不~~要~~停~嗯~~~幹我~~~~再幹我~~~~嗯~~~」

  我回到原本的抽插速度。左手邊揉著她的陰蒂。

  「啊~~哈~~啊~~~啊~~~好~~~~不~~~啊~~~~要~~~啊~~~~繼~~~啊~~~
續~~~~啊~~~」

  「又~~啊~~~要~~~~啊~~~來~~~~了~~~~~」

  看著她浪蕩的表情,還有緊縮的小穴。

  我也快到頂點了。

  在她緊縮的小穴裡,我將精華送到她體內。

  結束後,我躺下從背後環著她的腰,讓彼此休息一下。

  然後再一起到浴室沖洗。

  洗完出來。我看著窗外的微光。

  「都是妳啦,沒事想吃我。天都亮了。」

  「讓你爽你還嫌?」她抓住了我的肉棒。

  「還想要啊?」我笑笑問她。

  「來啊,怕你餵不飽我!」她瞪眼回答。

  回到床上又大戰了一回。兩個人才深深睡去。

  下午醒來,出門吃了頓飯。

  回到房間的我們繼續享用彼此的肉體。

  那一天,我們彼此吻遍對方直到晚上。

  「喂~妳怎麼會想跟我作愛?」她靠在我胸前還在為剛剛的高潮喘
息。

  「你很像我最愛的那個男人。」

  「昨晚,我遇見他。所以我喝醉了。」她淡淡的說著。

  「那我們?」我疑問。

  「別想太多。我沒有要跟你談感情。我只是想要一根肉棒填滿我而
已。」

  「繼續吧。別問太多」她低頭再次含住了我的肉棒。

  那一天,是瘋狂的。

  有了那一夜之後。

  我和她的關係還是如往常一般。

  唯一改變的是會一起滾床單。

  而她也推掉了所有夜生活。

  單純作個學生。

  她教了我很多,性愛的技巧、怎麼哄女孩子開心、

  甚至怎麼追女孩子。

  隨著時間推移,暑假到了。

  回家過完暑假回到學校。

  我發現她沒來上課。

  問了老師,卻得到她又休學的答案。

  「怎麼會?她不是說過她要好好讀完?」

  一下課,我就急著打電話給她。熟悉的手機號碼卻變成空號。

  隔天上電腦課,才在學校的聊天室上面收到她寄來的信。

  親愛的X,請容許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這樣稱呼你。

  幾個月前,

  醫生說我已無法生育了,因為拿過太多次小孩。

  醫生曾經警告過我,但那時的我不在乎。

  直到你出現,但已經太遲了。

  謝謝你給了我這一段單純的時光。

  讓我可以享受到這樣簡單的學校生活。

  這一段時間,我會永遠記得。

  請原諒我的不告而別,我沒有勇氣當面跟你告別。

  你該是未來一片光明的好學生。

  不應該和我這樣有不堪過去、滿身傷痕的人在一起。

  你的眼神是那樣的清澈,看著我的時候。沒有不屑與鄙視。

  如果因為我,而影響了你的未來。這樣的愧疚我無法承受。

  所以我選擇離開。你應該要有更好的女孩,陪你的下半輩子。

  這幾個月對我而言是個美夢。

  就讓我自私的將這樣的回憶放在心裡吧。

  ----------------------------------------------------------

  坐在星巴克的位置上,還是熟悉的短髮。

  歲月抹去她桀傲不馴的氣息,

  換上了溫柔的臉孔。

  「要結婚了?」她笑著問我。

  「嗯,婚禮在半年後。」

  「你也快三十了,趕快生幾個小寶寶來玩!」她笑著虧我。

  「妳呢?結婚了?」我的語氣是擔心。

  「這麼多年習慣一個人。也不想再多找個伴。反正現在這樣頂好的
。」

  還是那樣的淡然。

  「這十幾年妳去哪了?」

  「別問,都過去了。」妳揮揮手。

  「婚禮有空來嗎?」

  「不了。知道你有個好女孩結婚就好了。」

  短暫的聚會後,走出星巴克。

  「喂,轉過來一下。」她突然拉了我的手。

  「幹嘛?」

  「我可以抱你嗎?」聞言我張開雙臂

  她雙手環著我的腰,頭靠在我的胸前。緊緊的抱著我。

  「要幸福,要生很多個小寶貝。」

  她的眼淚。在十二年之後。我第一次看到。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