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3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8-24 23:47:51

 2014年8月17日,南京青奧會拉開戰幕。當天,年輕小將蔣惠花在女子舉重48公斤級比賽中,斬獲中國代表團的首枚金牌,同時以88公斤的抓舉成績打破了該級別的世界青年紀錄!一時間,這名廣西瑤族女孩成爲本屆青奧會的最大焦點之一。從小山村的留守孩子,到舉世矚目的體育冠軍,這個16歲小姑娘經曆了一條怎樣的成名之路?她與父母、教練之間又有哪些鮮爲人知的故事?

  自幼體力過人,

  留守女孩幸遇“半吊子伯樂”

  青奧會“首金”蔣惠花:留守女孩一飛沖天1988年,蔣惠花出生在廣西富川瑤族自治縣新華鄉矮石橋村。爲早日擺脫貧困,將兩小間破舊的土屋翻新成大瓦房,小花的父母每年播種完花生和玉米地,就走出小山村到外省打工。家里的幾畝田地,只能靠年邁的爺爺以及正在上學的蔣惠花和弟弟一起照料。

  像很多留守兒童一樣,小花姐弟倆從7歲起就常年見不到父母。對遠方親人的那份思念之情,以及在家鄉與一位老人相依爲命的那份孤獨,是衆多在父母呵護中成長起來的城里孩子無法感知的。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七八歲的蔣惠花已經成爲爺爺的得力助手,無論洗衣做飯,還是放學后到田地里侍弄莊稼,她都做得有模有樣。最令老人驚訝的是,瘦弱的小花自幼展露出了過人的體力,“真像你那個泥瓦匠爹喲,一身蠻勁兒!”爺爺時常含笑誇孫女。

  和一般的女孩子不同,蔣惠花很小的時候就對體育表現出濃厚興趣,鍾情男孩子們喜歡玩的跑步、爬樹之類的遊戲,而對丟沙包、踢毽子不屑一顧。

  2008年北京奧運會之后的一天,10歲的蔣惠花在體育課上練三級跳,她以驚人的爆發力贏得了老師和同學們的掌聲。沒想到,這一幕正被下基層選才的富川縣業余體校教練徐維妹看到了。

  當徐教練提出讓蔣惠花跟著自己練舉重時,小花有些吃驚,“我這麽小,行嗎?萬一被壓得不長個子了怎麽辦?”小姑娘天真無邪的回答,讓徐維妹哈哈大笑,她解釋說:“放心,我們采用科學訓練方法,不但不影響你的身高,還能增強你的體質呢!你就告訴阿姨,喜不喜歡這項體育運動?”

  小花曾在電視上看到過,當年的北京奧運會上,中國女子大力士上演了夢之隊的神話。當時她就幻想:如果我長大后能像那些體壇女將一樣,站到世人矚目的領獎台上迎接鮮花、獎牌和掌聲,該是多麽榮耀的事啊!所以她明確地告訴徐教練:“我想跟你走!”徐維妹面露喜色:“太好了!”

  當時正值中秋節前,蔣惠花的父母剛回到家鄉。“聽徐教練講阿花是搞體育的好苗子,我和他媽挺激動,但一聽說要去練舉重,我們又怕女兒吃不消……”蔣惠花的父親蔣團斌說,教練做了很多思想工作,最終說服了他和妻子,“當時家里窮得很,我們狠了狠心,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就把女兒送去了。”沒想到,這一試,蔣惠花由此走向了更廣闊的世界。

  2008年9月,蔣惠花跟著徐教練來到了富川縣城,一邊在富川一小讀書,一邊開始了業余體校生活。在體校的日子,早上出操,晚上舉重,接著就上文化課,蔣惠花享受其中,並默默努力著。

  令人想不到的是,徐維妹這個伯樂,本身卻是“半吊子出身”,之前她練的是柔道,對舉重並不在行。2007年,縣里進行“戰略調整”,決定在縣體校取消柔道項目,改上舉重項目。于是,原本教柔道的徐維妹,搖身一變就成了舉重教練。好在徐維妹肯學習,而且體育項目之間有相通之處,上手也快。

  幸運的是,雖然徐教練是半路出家,但蔣惠花趕上了廣西舉重隊的羅紹猛教練下基層蹲點。羅紹猛是科班出身,教得相當規范。兩位教練共同抓訓練,爲蔣惠花打下了較好的基礎。

  練舉重兩年后,12歲的蔣惠花又幸運地被廣西女子舉重隊的鄧惠潔教練看中,進入人才濟濟的廣西舉重隊。選中蔣惠花時,鄧惠潔正有孕在身。但她像孕育自己肚子里的小寶寶一樣,盡心盡力培育蔣惠花,使得這朵瑤族小花很快就含苞吐蕊,綻放芳華。

  小宇宙爆發,

  金牌里注滿師情父愛

  自從蔣惠花進入省隊后,教練鄧惠潔一直爲一個問題犯愁:小姑娘體重不夠。原來,惠花有點挑食,或者說有點“戀舊”。小時候吃過的菜,吃得就香;小時候沒吃過的,她就不願意嘗。而她自幼在小山村生活,能吃到的食物並不豐富,這麽一來,她平時在運動隊能吃得香吃得飽的日子並不多,因此體重常常不達標。雖然她這個級別只要求體重在48公斤以下,沒有下限,但體重越輕,肌肉越少,在力量上自然要吃虧。所以,大多數舉重運動員,平時要保持一定的體重,比賽時再降體重。降體重幾乎是每個舉重運動員的“必修課”,蔣惠花卻從來沒碰到過。教練幾乎每天都要催促她“吃多點”,可收效甚微。

  無奈,鄧惠潔只得專程來到富川縣的矮石橋村,親自學了蔣惠花家鄉的竹筍燒青菜、土豆雞肉抖米飯等特色菜肴,然后在體校做給她吃。見小花經常能將自己做的飯菜風卷殘云般一掃而光,鄧教練終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有時候我們既是教練,也是父母,畢竟孩子們年齡還小。”鄧惠潔說,除了負責比賽訓練,她和同事要輪流值班“陪住”,平均每個月要值一周:小隊員如果身體不舒服,教練就要趕緊帶著去醫務室;平時教練還要幫助孩子們洗衣、做飯、收拾宿舍等;同時也要把握每個孩子生長發育的特點,關注他們的心理變化……教練對小隊員無私的關愛,甚至超過了對自己的孩子。

  12歲的小花獨自來到省城,既聽不到熟悉的鄉音,也見不到一個認識的人,起初顯得很落寞,時常打電話給父母,說想家。每每此時,爸爸總會在電話中鼓勵她:“阿花,你可是咱們整個矮石橋村的驕傲,父老鄉親都盼著你將來能拿金牌,爲國爭光,爲父母爭光!你要比別的女孩更堅強,可不能讓那麽多關心你的人失望啊!”話雖這麽說,蔣團斌還是時常牽挂女兒,怕她太孤單。

  2011年春節前夕,受返鄉大潮的影響,蔣團斌夫婦跑遍了火車站和汽車站,都買不到從廣東回廣西的車票。妻子勸他,等節后過了返鄉高峰期再回去。但爲了不錯過1月22日女兒的13歲生日,這個平時省吃儉用的漢子,卻咬牙花2000元買了一輛舊摩托車,載著妻子千里迢迢回廣西。一路上,他們遭遇過暴風雨,翻過車,挨過餓……但在南甯見到女兒的那一刻,所有的艱辛付出都變得微不足道了。

  蔣惠花生日這天,父母和教練一起,請孩子吃了一頓牛排西餐,還給她買了兩套新衣服。見女兒開心得手舞足蹈,像一只花蝴蝶般在街上翩然而行,蔣團斌夫婦心間也漾起了幸福的漣漪……這天,一家三口第一次在省城遊逛了大半天,拍了一組合影。

  一天早晨,蔣惠花與幾名姐妹訓練跑步,突然與一個迎面跑來的隊友相撞,猝不及防的她被撞得頭直發暈,只好休養幾天。舉重隊通知小花的家人來看看。身在廣州一處工地打工的蔣團斌,連夜找工頭借了錢,第二天一早就擠火車回廣西看望女兒。發現小花並無大礙,他陪伴了女兒兩天,才依依不舍地回了廣州。

  不久,蔣惠花給媽媽通電話的時候才得知,爸爸離開舉重隊那天,身上僅剩80元車費,勉強夠他從南甯回到廣州。但不幸的是,老實巴交的爸爸被幾個小偷盯上了,偷竊不成,他們竟明火執仗地搶,爸爸不放手,幾個人對他連踢帶打,最終把蔣團斌搶劫一空逃走了。身無分文的蔣爸爸,不好意思回舉重隊找女兒和教練,只好步行14個小時,回富川縣矮石橋村找親友借了錢,才輾轉回到廣州的工地上……想到自己學體育以來,父親默默經受的艱辛和磨難,蔣惠花不禁哭出聲來。一瞬間,這個13歲女孩不僅讀懂了如山父愛,並把這份深沈的感情銘記在心,鞭策自己刻苦訓練,絕不能辜負父母和教練多年的付出!

  經過5年訓練,蔣惠花的小宇宙終于爆發了。2013年8月17日,第二屆亞洲青年運動會在江蘇南京開幕。15歲的蔣蕙花以183公斤的總成績,奪得女子48公斤級舉重冠軍,這也是本屆亞青會的首枚金牌!不久后,她又獲得了全國錦標賽的女子舉重亞軍。從此,這顆在中國體壇上冉冉升起的新星,受到了無數人的關注。

  再奪“首金”不滿足,

  要強小丫發力奧運會

  2013年在“亞青會”奪金后,蔣惠花不僅贏得一筆可觀的獎金,每月的工資也由原本的四五百元,提升到了900元。盡管收入不高,孝順的小花總是把省下的錢寄回家里。每得到一筆獎金,她都會拿出一筆給父母、爺爺、弟弟買禮物,再把剩下的錢全部交給爸爸。小花說:“如果我不這樣做,他們幾年都舍不得添一件新衣服。”

  除了日常訓練,蔣惠花最大的愛好是唱歌,她的偶像是陳楚生。至于體育界的偶像,她則表示是陸永,陸永是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85公斤級舉重冠軍,“一方面,他也是廣西人,是我的老鄉;另外,他自強不息的精神是我要學習的!”

  2014年8月17日,第二屆青年奧林匹克運動會在南京拉開戰幕。下午的比賽還沒開始,從大屏幕上打出的參賽重量可以看出,當其他選手都在沖擊“抓舉70公斤大關”時,蔣惠花的抓舉開把成績就是80公斤。由于所要重量最高,蔣惠花最后一個出場。她依然梳著干淨利落的馬尾辮,在主場觀衆的歡呼聲中穩步走向杠鈴。吸氣、發力、站穩,蔣惠花第一次試舉輕松過頂。

  雖然第二次試舉85公斤沒能成功,但自信的蔣惠花第三次試舉還是要了88公斤。這是自信的表現,正如她賽后接受采訪時所說:“試舉85公斤失敗僅僅是大意,所以第三次試舉我仍然敢沖擊88公斤。”

  這一次她沒有失誤,這讓她帶著13公斤的領先優勢進入挺舉比賽,並打破了上屆青奧會該級別中國選手田源創造的85公斤的世界青年紀錄!蔣惠花像興奮的小孩子一樣,從台上一路小跑沖向教練……

  簡單休息調整后,挺舉比賽開始。懸念依舊沒有出現,第一次挺舉蔣惠花就要了90公斤。最后一次挺舉,她要了105公斤。她在教練的指導下穩步走上台,在觀衆的注目下,一舉結束戰斗。“成功!”蔣惠花大吼一聲,釋放激動的心情。她隨即開心地握緊拳頭,快步沖下台,與教練鄧惠潔拍手相慶。

  當天,這名16歲的瑤家妹子,成爲了南京青奧會的最大焦點之一。她以193公斤的總成績,奪得青奧會女子舉重48公斤級金牌,這也是中國代表團在南京青奧會上的第一枚金牌。教練說,這個成績即使放在2012年倫敦奧運會上,也可以拿銀牌。

  站在最高領獎台上,手捧鮮花,胸挂金牌,與全場觀衆一起高唱國歌時,年僅16歲的蔣惠花激動不已。賽后還沒有緩過神來的她,面對衆多記者的采訪激動得說不出話來。此時,場邊出現了溫情的一幕。在混合采訪區,人群中突然走出兩個熟悉的身影。爸爸媽媽的出現,讓惠花一下子放松下來。她走上去緊緊地抱住父母,說著記者們聽不懂的瑤族方言,頓時紅了眼眶,直到淚水滑落。

  這是蔣惠花的父母第一次來到現場觀看女兒比賽,2013年他們也想親臨賽場爲小花助陣,但考慮到花費不菲,夫妻倆沒舍得。2014年,他們在贊助方的邀請下,早早辭工回鄉趕到南京青奧會現場,只爲一睹女兒的賽場風采。父母萬萬沒想到,女兒竟用“首金”的至高榮譽,給了他們一個巨大的驚喜!“阿花,好樣的!今天你爺爺和家鄉的人都在電視機前看你的比賽呢!”爸爸眼含淚花地說。媽媽則擁抱住女兒,任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不難看出,這是一對飽經生活滄桑的夫妻,雖然才40多歲,蔣團斌和妻子唐月英卻顯得很蒼老。兩人腳上穿的是幾元錢一雙的塑膠拖鞋,身著贊助商贈送的襯衫。這件衣服穿在身材矮小的唐月英身上,就像長袍一樣。站在記者群中間,唐月英顯得慌張而不安:“我們都沒讀過書,沒有文化,你們不要采訪我了,我不知道怎麽說。”蔣爸爸則向記者介紹:“我和她媽媽已經快一年沒有見過惠花了,這次我們來看她比賽,順便帶些她愛吃的腌酸菜。”

  一臉淳朴的蔣媽媽見到女兒之后覺得特別滿足,她只會用“高興”、“謝謝”來回應別人的祝賀。走出賽場,唐月英拿出一個袋子,請所有路過的人來抓一把,“吃!”原來,袋子里是他們自己種的花生。這對朴實的父母不知道該如何感謝那些培養、幫助、關心女兒的人們,就請他們吃點瑤鄉人自家種的花生吧。

  2013年摘下亞青會首金后,青澀的蔣惠花面對一擁而上的數十家媒體采訪,緊張得說不出話,呆呆地愣在那里。而2014年的青奧會,在混采區等待她的記者更多。不過,此時惠花的臉上沒有那麽多慌張。時隔一年,在同一塊場館稱雄,惠花十分感謝南京這座城市帶給她好運,“南京算是我的福地了,真希望未來我能有更多機會來這里參加比賽。”而對于自己的目標,惠花的話語中透露著野心:“我希望2016年我能參加里約熱內盧奧運會,並拿到金牌!我想以此回報這麽多年,教練和父母對我的默默付出……”說這句話時,女孩的表情里寫滿了感恩與渴望。

  兩年后的奧運賽場上,相信蔣惠花這名體壇小將會給國人帶來更大的驚喜,我們拭目以待!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