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985 | 回覆: 4 | 跳轉到指定樓層
lifei200196
伯爵 | 2009-2-21 02:36:53

如果毛澤東同意了“劃江而治”,中國會怎樣?
中國會像今天的南、北韓嗎?
這個問題很好奇啊。
如果毛澤東同意了,我看今天的台灣“國民政府”也不至於會怕中共的吧,畢竟“國家”的綜合實力也會相當啦。
可惜歷史不能重演。
;P ;P ;P




毛澤東三見“神秘客”拒絕劃江而治

00142246e9800afdb8f003.jpg

劉仲容


上世紀40年代末,國共大決戰勝負顯見,國民黨800萬精銳喪盡,南京政府已臨大廈之將傾,內外交困中的蔣介石被迫於1949月1月21日下野,副總統李宗仁代行總統職權。

  李宗仁上任後,就與親密戰友白崇禧達成共識:與中共談判,以求早日結束內戰。為探測中共的態度與條件,安排劉仲容作為密使北上。

  李、白之所以將此項重大使命交付給劉仲容,是因為劉仲容與毛澤東有著特殊的關系。

  “歡迎劉先生北來晤商”

  劉仲容,湖南益陽人,曾就讀於莫斯科中山大學,長期擔任李宗仁的幕僚,是桂系的智囊人物。國民黨新軍閥混戰時期,他以桂系特使身份,秘密奔走於中共和各反蔣派系之間。西安事變起,劉仲容正在西安,與前來謀求和平解決事變的周恩來懇切長談,後應邀秘密訪問延安,受到毛澤東的接見,毛澤東風趣地說:“劉先生是桂系的親信,中共的朋友。”重慶談判期間,毛澤東會晤了劉仲容,笑容可掬地說:“劉先生8年前來延安看我,8年後我到重慶看你,屬禮尚往來嘛!”

  經由中共上海地下黨的聯絡,傳來了毛澤東的回音:歡迎劉先生北來晤商。

  鑒於長江下游兩軍對峙,中共方面建議:劉仲容經武漢人豫,由河南信陽進入解放區。因為這一地段在華中“剿總”白崇禧的部隊控制中,既安全,又不會走漏風聲。

  劉仲容自武漢北上時,去司令部向白崇禧辭行。白崇禧既是希望,又是預祝:“毛澤東與劉兄私交不錯,稱你是中共的朋友,想此行必有功而返。”

  “但願如此。”劉仲容點頭過後又搖頭,“目前的形勢是,中共盡占上風,原則問題上很可能不會讓步。”

  白崇禧一臉嚴肅地說:“我們也有原則,就是劃江而治,這是與德鄰一致確定的國策,你也是知道的。見了毛澤東,一定要強調這個原則。”

  劉仲容問:“要是毛澤東不答應呢?”

  “答應不答應是他們的事,你必須堅持不讓。”白崇禧情急的緣故,顯得武斷而神情激動,“國軍雖然損失嚴重,但還有強大的海軍、空軍,你告訴毛澤東,陸海空立體防御對付冒險橫渡長江的木船,勝敗之比是一百比零!”

  “總司令的話我都記著了。”

  白崇禧依然板著面孔,是鼓勵,又是告誡:“我們共事了20多年,肝膽相照,榮辱與共,切望劉兄謹記孟老夫子教誨,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不辱使命。”

  第一次會晤:拒絕李、白的“劃江而治”

  因戰火與交通不暢,劉仲容走走停停,直到3月下旬,方才到達北平,毛澤東對他的來訪頗為重視,既為摸底、又為交底,所以當天晚上就與之見面。

  夜間8點敲過,周恩來派車將劉仲容送往雙清別墅毛澤東住所。

  毛澤東將客人迎進室內,請坐,敬茶,熱情洋溢道:“今次算小別重逢,這是第三次與劉先生見面了。”



  寒暄過後,劉仲容話入正題,道明通過談判謀求和平來意後說:“希望聽聽毛先生的意見。”

  毛澤東未談而先問:“李、白兩位選擇和談結束戰爭值得歡迎,但不知是真心實意,還是步蔣介石的後塵,利用談判備戰再打?”

  劉仲容說:“蔣桂結怨久長且深,大有不共戴天之勢,李總統與白總司令既擔心蔣氏卷土重來,又怕與中共再戰損兵折將。為保住桂系一點血本,保住現有的地位,權衡再三,謀求停戰共處。”

  “劉先生說的‘共處’,是按我方所提的8項條款簽約共處,還是……”毛澤東彈彈煙灰,把問號給了對方。

  “南京方面希望獲得體面的和平,主張以長江為界,劃江而治,與中共和平共處。”劉仲容加重了語氣,“總之是,希望中共軍隊不要過江,對此,白總司令的表現尤為強烈。”

  “這是白崇禧的如意算盤。”毛澤東收斂笑容,“要我們不過江,這是不可能的啰。”

  劉仲容意圖說服毛澤東:“總司令估計,你們能用於渡江的部隊不過60萬,長江自古號稱天險,加上陸海空立體防御,就憑你們的木船能過得了江嗎?”

  “白崇禧的情報不准確,我軍能投入渡江的正規軍有百萬之眾,還有百萬民兵。”毛澤東的口氣、神態充滿了自信心,“共產黨由星星之火達燎原之勢,關鍵之點在於得人心,也因此我們節節勝利,從黑龍江勢如破竹南下,飲馬長江北岸。幾架飛機,幾艘兵艦想阻擋我們,還不是螳臂擋車?”

  劉仲容承認毛澤東言之在理,放緩了口氣近似央求:“如今你們處在了絕對上風,勝券在握,希望毛先生以寬大為懷,網開一面,給政府適當面子;於我,回南京也好有個交代。”

  毛澤東搖搖頭:“古語雲各為其主,劉先生的用心可謂良苦,然恕難接受了。我們不行宋襄公的仁義之師,必須過江!”他輔以一劈手勢,以示不可動搖之決心。

  劉仲容見毛澤東態度如此堅決,便把話題轉向別處:“桂系夏威一部被包圍在安慶,還有一個團在武漢附近的下花園被迫繳械,白總司令要求毛先生緩頰留情。”

  “大原則解決了,別的事情好商量。”毛澤東爽快答應,“雙方參謀人員在前線聯系,我軍解除包圍,發還武器裝備。”

  第二次會晤:轉達對李、白的期待與忠告

  4月2日晚上,毛澤東再次會見劉仲容,告訴他以張治中為首的南京政府代表團已到北平,與周恩來等開始談判,為“劃江而治”各不相讓,陷入了僵局。所以想請他回南京去,勸李宗仁、白崇禧在此歷史轉折關頭順應時勢,勿再固執己見。

  劉仲容沉吟著道:“恐怕難有好的結果,昨天接到白總司令來電,稱中共硬要過江的話,打亂了攤子就不好談了。”

  毛澤東莞爾一笑:“說到底,白崇禧是要保住他的軍隊與地盤。這樣吧,就請劉先生告訴他,和談成功建立國防軍時,我們請他繼續帶兵,把30萬軍隊交他指揮,比他現在帶的多得多,人稱他‘小諸葛’,人盡其才,於國有利嘛。再有,我們過江後他看著不順眼的話,可以退去長沙乃至廣西,不妨訂個君子協定,只要他不出擊,我們3年內不進他的地盤。”

對於毛澤東的表態,劉仲容著實感動:“毛先生如此寬容,名副其實大雅君子,我即日回寧,盡力勸說之。”

  毛澤東又講了4點,請他轉告李宗仁:

  ——李先生的政治地位可以暫時不動,他照樣當他的代總統,照樣在南京發號施令。

  ——關於國家統一問題,雙方正式商談時,如果李先生出席,我也出席,如果由白崇禧、何應欽為代表,我方則由周恩來、董必武參加,來個對等。談判地點在北平,不能在南京。談成簽約後成立新的中央政府,屆時南京政府的牌子就不要再掛了。

  ——關於桂系的軍隊,只要不出擊,我們就不動它,待後再商妥善辦法。至於蔣介石的嫡系部隊,也可照此辦理。

  ——和談業已開始,美國人和蔣介石是不甘看到成功的,必然阻梗破壞,希望李先生洞察其奸,切莫上當。

  應毛澤東之囑勸說李、白碰壁

  4月5日夜間,劉仲容飛返南京,剛跨下舷梯,神經敏感的記者圍了上來,爭相發問。他知言多必失,快步鑽進了白崇禧派來的專車。

  次日滬寧地區報章紛紛傳揚:神秘客劉仲容負國共談判之神秘使命,在機場不願有只言片語,衝出記者群而去。

  劉仲容向李、白原原本本報告北平之行,李宗仁未做可否的表示,但說且待商量。

  白崇禧聽劉仲容彙報毛澤東拒絕劃江而治時,就一臉慍色:“既然如此,仗非得打下去不可了。”

  劉仲容仗為知己,直抒己見:“共軍勢不可擋,戰必敗,又停戰和平為大勢所趨,人心所向,古雲‘識時務者為俊傑’,總司令還是順應潮流為好,這於國家民族有利,也於總司令自身有利。”隨之講了毛澤東請他帶30萬國防軍的話。

  白崇禧一點也聽不進:“我不在乎個人進退。你告訴毛澤東,劃江而治決無退步余地,你還可告訴他,真的打起來,美國是不會袖手旁觀的。”

  以後幾天裡,劉仲容又與李、白多次交談,均毫無結果,原來一則李、白意圖拉美國插手中國內戰已有苗頭,二則蔣介石將一大批黃金送給白崇禧,條件是不與中共簽約。

  劉仲容聞此訊息,仰天長嘆:“事難成矣!”也因此對李、白喪失了信心。

  第三次會晤:懇請“中共的朋友”留在北平

  12日,劉仲容經由李宗仁同意,再去北平,臨行時李宗仁一再交代:“竭盡所能,使毛澤東放棄渡江的條件。”

  劉仲容一下飛機,就由王炳南、連貫接送去雙清別墅毛澤東處。

  見劉仲容神色黯然,毛澤東已料到了幾分:“劉先生此次回寧不盡人意吧?”

  “未能說服李總統與白總司令,請毛先生包涵。”劉仲容搖頭嘆息。

  毛澤東平靜地說:“兩家子的事,還須雙方情願嘛,你已盡到責任了。”

  “他們兩個還是堅持劃江而治。”

 毛澤東笑笑說:“這是一廂情願,不可能的,我們一定要渡江,且為時不遠,劉先生可以將我的話告訴他倆。還可告訴李宗仁,他如認為南京不安全,歡迎他飛到北平來,我們待以上賓之禮,對白崇禧同樣優待。”

  劉仲容點點頭:“我馬上發去電報,由他們定奪。”

  “劉先生是我們的老朋友,我們也有一點要求,就是希望你留在北平,參加新中國的建立與建設大計。”

  “感謝毛先生的看重與挽留。”劉仲容停頓了一下又說,“容認真考慮。”

  “應當,應當,我們只是希望,決定權還在劉先生,來去自由,不必為難。”

  就在這一天,國共雙方代表擬定了《國內和平協定草案》與《最後修正案》。然而,至4月20日,南京政府宣稱:中共所提之要求,政府已無考慮余地。

  4月21日凌晨,解放軍打響渡江戰役,白崇禧的所謂立體江防被迅速摧毀,23日,南京解放,李宗仁逃往廣州。解放軍剩勇追窮寇,所向披靡,5月17日,白崇禧放棄武漢,撤往長沙。

  5月21日,劉仲容拿著白崇禧命其南回的電報去見周恩來,周恩來熱情挽留:“毛澤東同志要我盡量勸劉先生留下來,全國解放指日可待,還回去干什麼?新中國十分需要劉先生這樣的人才。”

  “古語雲鳥棲良木,臣擇明主,幾十年耳聞目睹,共產黨是真正的明主,毛先生是真正的明主。毛先生、周先生一再挽留,不勝感激,我決意留下,聽從驅策。”

  周恩來伸出手去:“非常之歡迎劉先生的明智選擇,至於李、白兩位及國民黨其他軍政人員,也歡迎他們隨時與我們合作。”

  至此,桂系密使的神秘客劉仲容,確定了最後的歸宿,迎來了政治生命中的又一個春天。他受毛澤東之托,創辦北京外國語學院,為新中國培養了一批又一批外語人才,並出任“民革”中央副主席、七屆全國政協常委。


[ 本帖最後由 lifei200196 於 2009-3-15 19:14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穿雲箭
男爵 | 2009-2-21 09:20:39

我只能說樓主你太不了解中國共產黨了
根據共產黨黨章
一面安撫敵人一面磨刀霍霍
以當時來說一面拉攏反蔣勢力來威嚇有實際軍權的老蔣
一面又快速修整準備南下


這是從列寧時就很經典的兩面戰術
事實證明比中國孫子兵法有效
從政治面兩面戰術擴及軍事面
先掉足你胃口讓你內部快速分裂
再伺機背後捅你一刀
這種戰術在中國真的發揚光大


一個團體若受到分化
那簡直是毫無反抗之力
若沒當初那些人受共產黨分裂
我想再度北伐不是難事
回覆 使用道具
sd615334
騎士 | 2009-2-21 14:53:09

看看楚汉争霸那时候就知道了,这就是王道
回覆 使用道具
AKKK1234
侯爵 | 2009-3-15 15:51:30

南、北中國綜合實力也會相當,一面國民政府,一面中國共產黨:D :D :D
回覆 使用道具
xfggg
見習騎士 | 2009-3-23 15:13:05

以毛澤東的個性那是不可能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