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1067415739
侯爵 | 2016-8-25 12:02:26

且說天光皇上見西宮娘娘昏死過去,忙命人叫來御醫進行診治。御醫給娘娘扎了銀針,敷上膏藥。他告訴皇上,娘娘不過是受了驚嚇,並無大恙,睡上一覺就會蘇醒過來,康複如初。
  皇上很想問個究竟,無奈娘娘一時半時又醒不來,便叫幾個宮女陪伴娘娘,自己離開西宮,找別的女人去了。
  皇上雖然也是人,但卻不同于普通的人。皇上就象養殖場中的種豬、種牛和種馬等種畜一樣,總有一大群雌性夥伴不離左右。與動物不同的是,動物的交媾只能在發情期,而皇上則不然,他可以在他高興的任何時候,和宮中的任何一個宮女上床,哪怕她正值經期!
  皇上到底有多少女人?誰也說不清楚,恐怕連他自己也記不起來。但正牌的,即注了冊的老婆只有三個——正宮娘娘、東宮娘娘和西宮娘娘。由于正宮娘娘已經年老姝黃,近年皇上已經很少親近,所以陪王伴駕的任務,便曆史地落在了東宮娘娘和西宮娘娘的身上。又由于西宮娘娘剛剛入宮,年紀更輕,長的更美,新鮮感更強,所以幾個月來,西宮娘娘成了皇上發泄欲望的「重災區」去哪里呢?天光皇上有很多選擇,他可以叫來任何一個宮女陪他過夜,但想來想去,還是想到了東宮——他已經幾個月沒見到東宮娘娘的面了,還真有點想她。他吩咐一聲,轎子奔東宮走去。
  卻說東宮娘娘被假皇上寵幸一夜,就象久旱的禾苗得到了甘霖,心情那個舒暢勁兒就甭提了。燭光下,東宮娘娘正在彈奏古筝。今晚她彈奏的樂曲激越明快,充滿了對甜蜜愛情和美好生活的無限憧憬。
  天光推門進來,面帶愠色。娘娘沈浸在樂曲之中,竟毫無覺察。
  天光坐在娘娘身旁的一把椅子上,看著娘子優美的身姿,聽著從她指尖流淌出的美妙的樂曲,他的臉上漸漸露出了笑容——美妙的音樂是醫治感情創傷的靈丹妙藥!
  曲畢,娘子閉目陶醉在樂曲之中。天光輕輕抓住娘娘的手,娘娘一驚睜開眼睛。天光動情地:「愛妃,朕……朕對不住你啊!」
  娘子忙起身道:「萬歲……萬歲何出此言?」
  天光把娘娘攬在懷里:「朕數月沒來看望愛妃,愛妃不嫉恨朕麽?」
  娘娘:「臣妾哪里敢呀?再者一說,萬歲爺昨夜不是還來陪伴臣妾了麽?」
  天光聞聽一驚,忙問:「什麽?你再說一遍!」
  娘娘:「怎麽了?萬歲爺。您……您不是還說以后每天夜里都來陪伴臣妾麽?」
  天光立刻明白了,一定是有什麽人冒充自己在和兩個娘娘幽會。他立刻眼露凶光,牙齒咬得「嘎嘎」作響。
  娘娘望著皇上,嚇得心「咚咚」直跳,聲音顫抖地:「怎……怎麽了?萬歲爺。」
  天光轉了轉眼珠,突然心生一計,強壓怒火道:「呃,沒什麽,沒什麽,朕覺得有些頭暈目眩!」
  娘娘:「萬歲龍體欠安,躺下休息片刻,待臣妾命人請太醫前來調治!」
  天光站起身:「不必了,娘娘。呃,這幾天操勞過度,待朕回去歇息歇息就會好的。」
  天光從東宮出來,徑直回到了自己的寢宮。他有心派大內到兩宮捉奸,又恐事情傳揚出去辱沒自己的聲名——身爲一國之君,頭上扣著頂綠帽子,豈非奇恥大辱!日后又將如何面對文武百官?
  天光有苦不能訴,有兵不能伐,只能暗氣暗憋,直氣得五官挪移,肝膽俱裂。經過冥思苦想,他終于拿定了主義。他要自己親自捉奸,抓住現行,將孽障千刀萬剮。
  天光從牆上取下寶劍暗藏懷中,然后裝出很悠閑的樣子,向御花園走去。
  天光沿著曲折的小徑來到一座石拱橋前,機警地向四周看了看,然后登上了石拱橋。
  天光站在橋的最高處,看上去似乎在欣賞花園里的夜景,實際上卻在觀察周圍的動靜。當他確信花園里沒有他人時,走下石拱橋,登上位于御花園東北部的一座假山。
  這座山叫「堆秀山」是用各種形狀的太湖石堆砌而成的。山上有一亭,名曰「御景亭」每年九月初九重陽節皇上都要攜帶一群后妃登上此山,眺望宮內外美景。
  天光來到半山腰的一快巨石前,用力推開一塊石頭,露出一個黑咕隆咚的洞口。天光從衣袋里摸出手電筒,打開,向里面照了照,然后俯身鑽進洞去。
  這是一條通往東宮娘娘床下的暗道,是天光命人秘密修建的。天光生性狡猾而多疑,登基伊始便命人修造了四條暗道:一條由堆秀山通往正宮,即乾清宮他自己居住的大殿;另兩條暗道由堆秀山通向東、西兩宮;還有一條由堆秀山通往皇宮北面的景山。天光耗巨資修造這些暗道,就是爲了在遭遇不測時能遁入地下,逃之夭夭。
  爲了保守機密,暗道修好后,天光命人將負責修造暗道的官員及所有工匠統統秘密處死。就連娘娘妃子們也不曾知曉她們的床底下有暗道存在。
  天光沿著地下暗道一直來到東宮,來到娘娘的床底下。
  天光悄悄地推開暗道的門闩,從里面鑽了出來,心里罵道:「王八日的,非抓你個現行不可!」
  單說樂善幸了東宮幸西宮,心里就象吃了蜂蜜蘸白糖一樣,別提多美了。吃過晚飯,借巡邏之機會和幾個幽靈聊了一會兒,便又化成皇上的模樣,一頭鑽進了東宮娘娘的寢宮。
  燭光下,東宮娘娘依舊在彈奏古筝。一名宮女走進,施禮道:「�娘娘,萬歲爺駕到。」
  娘娘聞聽,連忙起身相迎。假皇上邁步走進來,娘娘沖假皇上躬身施禮:「臣妾不知萬歲光臨,有失遠迎,望祈恕罪!」
  假皇上忙扶住娘娘:「愛妃免禮!」
  娘娘體貼地:「萬歲龍體可好些了?」
  假皇上一怔,隨即往古筝前的凳子上一坐,將娘娘攬進懷里,搪塞道:「呃,好……好多了。呃,娘……娘子想朕了嗎?」
  娘娘:「能不想嗎?今兒個一整天,臣妾滿腦子都是萬歲的身影。」
  說到這里,娘子的聲音有些顫抖,動情地:「要是臣妾整天象現在這樣,和萬歲擁在一起,一刻也不分離該多好啊!」
  假皇上:「放心吧,寶貝,我們會的。」
  說罷,兩個人「呱唧呱唧」瘋狂地吻了起來。
  天光蜷縮在床下看著假皇上走進,恨得咬牙切齒;聽著兩個人的甜言蜜語,更是火冒三丈;而兩人響亮的接吻聲,則如一柄利劍刺進他的胸膛,令他痛不欲生。他幾次想鑽出來,一劍斬了假皇上,但都制止了自己——捉奸捉現行,他要等待時機成熟。
  吻罷,假皇上撥了下琴弦:「愛妃的琴聲實在太美妙了,相信神仙聽了也會心醉的!」
  娘娘:「萬歲過獎了,只要萬歲喜歡,臣妾願演奏一個通宵。」
  假皇上撫摸著娘娘的臉頰,笑道:「你可真乖啊,我的心肝寶貝兒!朕怎麽能夠舍得愛妃通宵不眠呢?呃,爲了助興,就演奏一曲歡快些的吧!」
  娘娘想了一下:「那臣妾就爲萬歲演奏您平日最喜愛的《荷塘春色》吧。」
  假皇上:「呃,好好,就演奏《荷塘春色》」
  假皇上起身,娘娘坐在凳子上,動情地演奏起來。
  曲畢,假皇上張開雙臂,擁著娘娘,仔細打量,喘著粗氣道:「愛妃,你可真是太美了,越端詳越美!」
  娘娘呼吸急促:「萬歲,您可真是太棒了,越來越棒!」
  假皇上抱起娘娘,哆哆嗦嗦地:「還是讓朕抱著娘娘跳舞吧!」
  娘娘嬌滴滴地:「不嘛,不要……不要嘛……」
  假皇上:「爲什麽?你不是喜歡朕抱著你跳舞嗎?」
  娘娘嬌滴滴地:「臣妾滿腦子……都是……萬歲的身影……別的……別的什麽都不稀罕了……」
  假皇上心領神會,忙把娘娘放在床上,隨后飛身猛撲上去。
  床下,天光怒不可遏,「咚」地一拳砸向床板。假皇上和娘娘嚇得驚叫一聲,從床上跳起。
  假皇上心虛,忙躲在娘娘身后,使著假橫喝道:「誰?你是誰?」
  天光咬著牙,手握寶劍從床下鑽出來。
  假皇上和娘娘一見,都驚呆了。
  假皇上回過神,誠恐誠惶地問:「你……你是什麽人?竟敢跟朕長得……一模……一樣?」
  天光站起身,從劍鞘中抽出寶劍,怒吼道:「孽障,竟敢扮成朕的摸樣蒙騙朕的愛妃,給朕戴綠帽子,真是死有余辜!」
  假皇上也不示弱:「該死?你才該死呢!你……你到底是誰?」
  娘娘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辨別不出真僞。一著急,她哭了:「你們……你們到底哪個是萬歲爺啊?」
  天光:「我是皇上!」
  假皇上:「我才是皇上!」
  天光伸出右手,攤開手掌,露出掌心的一塊黑痣:「娘娘,你看,朕的右掌上有塊黑痣!」
  娘娘一看:「啊?果真是萬歲!」
  假皇上也伸出右手,攤開手掌,露出掌心的一塊黑痣,沖天光道:「奇怪啊,你小子怎麽會知道朕的手掌上有塊黑痣呢?」
  娘娘一看,驚道:「啊!也有黑痣!」
  天光:「還有,朕……朕的左右兩側后丘上各有一塊紅痣。愛妃,你不會忘吧?」
  娘娘羞怯以袖掩面:「這……」
  假皇上轉了轉眼珠:「哎呀——奇怪了,他又沒鑽進朕的褲裆,怎麽連朕的后丘長著痣,他都一清二楚呢?」
  天光急了:「你……」
  假皇上:「噢——朕明白了,這家夥不是妖魔,就是鬼怪,不然他怎麽連朕后丘上痣的顔色都一清二楚呢!」
  娘娘恐懼萬分,不知所措地自語道:「這……這可如何是好啊?」
  天光:「娘娘,休要聽他胡言,他才是妖魔所變!」
  假皇上:「住口!你這賊喊捉賊的妖怪,待朕乞求天上的神靈,看你如何現出原形!」
  天光原以爲歹人一見自己,就會嚇得屁滾尿流,跪地受死。哪料這孽障毫不示弱,竟膽敢抵抗到底,直氣得他周身顫抖,體似篩糠。
  假皇上雙手合十,閉著眼睛,口中念念有詞。天光趁機雙手舉起寶劍奔假皇上腦袋猛劈下去,不料就在短劍剛剛接近假皇上頭頂之時,天光突然慘叫一聲,丟下寶劍,仰面躺倒地上,一陣抽搐,變成一只狐狸。但見狐狸躺在地上,體似篩糠,四蹄亂蹬,哀號不已。
  娘娘撲到假皇上懷里,驚惶失措地叫道:「啊?原來是個狐狸精!萬歲,快殺死這個孽障!」
  假皇上想起那些被天光害死的冤魂,恨得牙齒咬得「咯咯」作響,他揀起地上的寶劍,一劍刺向狐狸的胸膛。
  此刻狐狸嚇得抖成一團,大汗淋漓。望著刺向自己的利劍,它有心逃竄卻力不從心,不由本能地發出一聲絕望的哀號。
  只要將寶劍刺入狐狸的胸膛,將其殺死,假皇上便可取天光而代之,便可堂而皇之地統治大清帝國了。可就在寶劍即將刺入狐狸胸膛的瞬間,假皇上突然改變了主張,他擔心天光死后向閻王說出其被殺過程而暴露自己的行蹤,忙收住手里的劍。
  娘娘不解地問:「萬歲,怎麽了?快下手啊!」
  假皇上丟下寶劍,撫摸著娘娘的秀發:「算了,算了,朕有好生之德,要把它好好喂養起來。」
  假皇上和東宮娘娘又如膠似漆地快活了一夜,直到晨光透過窗紙,外面傳來報曉的鍾聲,他還在熟睡之中。
  娘娘輕輕地推了推假皇上:「萬歲,該起來上朝了。」
  假皇上「哼」了一聲,翻了個身,繼續睡。東宮娘娘:「萬歲,快起來吧,一會兒上朝來不及了!」
  假皇上抻了個懶腰,不耐煩地:「當皇上真他娘的倒黴,連早覺都撈不著睡!」
  東宮娘娘:「萬歲,給玉皇大帝的禮物準備怎麽樣了?」
  假皇上:「呃,正在準備,正在準備!」
  東宮娘娘:「萬歲,臣妾有一件稀世之寶,請萬歲獻給玉皇大帝吧!」
  假皇上坐起:「什麽稀世之寶?還是愛妃自己留著吧!」
  娘娘打開床頭櫃的抽屜,從中去出一個精制的盒子:「萬歲,您猜是什麽?」
  假皇上:「戒指?」
  娘娘:「萬歲,您真聖明!」
  假皇上:「那當然,要不怎麽叫‘聖上’呢!」
  娘娘把盒蓋打開,里面裝著一枚光彩奪目的藍寶石戒指。假皇上:「這麽好的寶貝,還是愛妃自己留著吧!」
  娘娘將戒指塞進假皇上的手中:「不嘛,臣妾雖然非常喜歡這枚戒指,但更願將它獻給玉皇大帝,以求玉皇大帝保佑萬歲爺健康長壽,國泰民安!」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22587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