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1067415739
侯爵 | 2016-8-25 13:07:56

「是總經理?」
  「嗯,哎呦!」胡枚屁股被女警員狠狠抽了一警棍。
  「要回答,是。」
  「是。」
  「蠻漂亮的嘛!」有些猥亵的味道。
  「………」胡枚默不作聲。
  「脫衣服,檢查。」冷冰冰的命令。
  「什麽?檢查什麽?」胡枚感到羞憤。
  「檢查皮膚病,性病!」所長有些放肆,「向你這麽漂亮的女人大多都有性病。」
  「胡說!」胡枚感到被羞辱。
  「脫衣服。」再一次命令。
  「那……那你出去,讓她檢查。」胡枚紅著臉抗爭。
  「嘿嘿,是我說了算,還是你說了算?」所長被胡枚傻乎乎的倔勁逗得一愣。
  「快脫,哪那麽多廢話?你以爲你是什麽好東西?告訴你,只要進了這里,你就比野雞還下賤!」女警又是一通亂棍。
  「啊!……別打了!……」胡枚痛苦地哀求,不得不當著眼前這個淫邪的男人和后面那個凶悍的女人脫衣服。
  外衣外褲都脫了,盡管南方這個季節不冷,可是胡枚還是感到心寒,止不住地冷顫。
  只剩下文胸和镂花窄小內褲了,這個樣子本以十分難堪!可是所長卻還要胡枚繼續脫。胡枚有些羞愧,因而猶豫。
  「啪,啪,啪,臭娘們,就你皮膚好?,就你屁股大?,就你奶子軟?」后面的女獄警瞧著胡枚那高雅的氣質,漂亮的臉蛋,豐滿的身材,不由得嫉火中燒,一邊辱罵胡枚,一邊用皮帶很抽胡枚屁股。
  「啊!………啊!………」胡枚一邊慘叫,一邊慌亂地脫去最后的遮蔽,碩大的乳房突跳地迸出來,肥美的屁股蕩著誘人的肉波赤裸出來。
  胡枚羞得�不起頭,兩手死死掩住私處,雙臂緊夾象掩住乳房,卻擠出深深的乳溝。
  啪!「立正。」
  「啊!」胡枚直起腰。
  啪!「立正,懂不懂?」女警再次很抽,胡枚雪白的屁股已經布滿血痕。
  「我,我……」胡枚忍著捅,忍著羞!放下雙手,暴露私處,敞開酥胸,標準立正。
  「兩手抱頭,你以爲這是軍人立正呀?這是犯人立正。」女警就是看著高傲美麗的胡枚又氣,所以一再抽她屁股。
  胡枚沒辦法,只好�起雙手,羞怯地抱住腦后,多羞恥呀?!美麗的胡總現在不得不赤身裸體站在陌生的男人、女人眼前,自己引以爲傲的軀體、乳房、屁股,尤其女人最隱秘、最羞恥的溪谷花園都展覽在惡人面前。
  就在昨天她還是高高在上的女王,有男奴、女奴伺候著,可是現在!?胡枚屈辱的眼淚止不住,但痛苦的哭聲卻不敢不止住。
  「這是什麽?」所長淫邪的手正在捏弄胡枚那沈甸甸的巨乳,另一只乳房被連扯得悠悠晃晃。
  「啊!……」胡枚又是慘叫,「是,是乳房。」說出羞恥的話,胡枚感到耳朵在發燒。
  「真不錯!嘿嘿!有份量。你平時覺得不沈麽?」男人問著猥亵的話。
  「你?……你你?……不是要檢查病麽?怎麽………怎麽問這個?」胡枚又羞又氣。
  「噢?………對對………檢查性病。把腿叉開。」男人放開乳房,在胡枚緊緊並著的大腿上拍了一下,還順手摟了一下胡枚那柔軟的恥毛。
  胡枚象是被電打了一下似的,本能地往后躲避。
  「啪!」女警不說話,只是狠狠抽了胡枚屁股。
  胡枚明白,她沒有退路,只好含羞忍辱,慢慢分開一雙修長的玉腿。天呀!
  那女孩子的私處竟然裸露著任憑這陌生男人察看?這種視奸令胡枚渾身發抖,不敢睜眼。
  「啊!不要……不要摸!」所長的魔爪已經開始在胡枚性感豐腴的陰埠上抓撓了。
  胡枚扭著屁股,卻無法逃避。
  「嗯!還真是挺干淨!」淫邪的男人抓弄良久,才說出這話。女警若無其事地站在一邊瞧著所長那猴急的淫相。
  「轉過來,蹶起屁股,自己扒開屁眼,我要檢查那里。」
  「啊!什麽?自己蹶著扒開屁眼,讓他看?」胡枚的姑娘羞恥之心令她實在做不出這麽淫靡的姿勢。
  「啪!啪!啪!」女警好像抽的很過瘾,照著已經紅腫的屁股沒頭沒腦地亂抽。
  「啊!、、啊!………不要打了!」
  胡枚感覺屁股火辣辣的,實在躲不了!也熬不過!只好屈辱地轉過身子,慢慢蹶起肥碩的屁股,兩手扒開兩片肥嫩的臀肉,露出粉嫩的菊花門。
  「哈哈,哈哈,早聽話就不會挨抽了。」男人興奮地用目光舔著胡枚的屁眼。
  盡管沒有接觸,可是胡枚感覺象是有一只蟑螂在她的屁眼上爬呀爬的,那種極其羞辱的麻癢感覺幾乎令胡枚暈厥!而此時女警就在她眼前,當著同性的面,蹶著屁股被異性侮弄,胡枚感覺更加羞恥。
  所長的手在熟練地攻擊胡枚的私處。胡枚剛想掙扎,惡毒的皮帶就象毒蛇一樣噬咬她的后背。逼得胡枚只好手捧后腦,叉分兩腿,蹶挺著屁股,任所長玩弄姑娘最羞恥,也是最敏感的兩個肉洞。
  胡枚成熟的肉體開始違背她的意志,對所長淫蕩的手指發出誘惑的反應:花縫已經濕潤,菊蕾也在蠕動。
  「小淫婦,還裝什麽節婦烈女,看看這里,已經洪水泛濫了!」所長的話令胡枚羞得無地自容!真恨自己竟然這麽性感!
  「啊!………不要………求求你了………」胡枚突然感到男人粗糙的手指強行插入屁眼。太羞恥了!太羞恥了!一個高貴的少婦,赤身裸體,蹶著屁股,讓陌生男人這樣玩弄屁眼!胡枚的心狂跳!羞得已經說不出話了!
  「好啦,看來沒病!跪下!」男人似乎放心了。
  「干什麽?」胡枚不明就里。
  「跪下。」女警一腳就把胡枚踹跪下了。胡枚的臉幾乎要貼到所長小腹上了。
  「嘿嘿嘿嘿,給你吃點香腸呀!」所長激動地掏出一腳半勃起的黑黢黢的雞巴,意欲讓胡枚吮舔。他這麽做,看來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不,不!」胡枚堅決抵制。
  「嗯?臭婊子!還挺硬!」所長顯然還沒遇見過,經過一番侮辱和抽打的女囚依然敢拒絕他呢。
  「告訴你,到了這里,我就是天王老子,順了我,給你好吃好住,不聽話,我讓你生不如死!」所長威脅胡枚。
  「你騙人!這不是檢查,是強奸!是強奸!我要告你!你要是敢強行進來,我就咬斷他。」胡枚不知從那來了一股勇氣,奮力反抗。
  這一下還真把所長嚇住了!一時不知所措。
  「咯咯咯」女警笑了起來,「小心斷根呦!用下邊罷,那個嘴沒牙。」
  「他媽的,這婊子還自做清高,好,今天先弄下邊,我就不信以后她不吸。」
  所長悻悻地要按倒胡枚強奸。
  胡枚卻拼命掙扎,大喊大叫。「救命呀!……殺人啦!……強奸啦!」所長和女警狠命踢打胡枚,胡枚還真是不要命,甯死不從。把個所長累得滿身汗,竟未能如願。
  「所長,算了罷,她這麽鬼喊,讓別人聽到不好,以后再慢慢調教罷!」
  女警有些害怕,勸所長。
  「他媽的,把她關到老虎籠子里,只要不破皮,怎麽的都行。」所長氣哼哼的。
  「是。」
  女警讓胡枚穿了衣服,一路踢著、抽著,押到另外一間牢房去了。
  「咣當,開了門。」
  「撲通」胡枚被掼倒在地。
  「母老虎,所長說不許弄破皮,怎麽地都行,這婊子是大學生,總經理,你給她上上課。」女警大聲呵斥著牢里一個五大三粗的潑婦。
  「是,長官,你放心罷,我一定還給所長一個小乖貓!」那母夜叉回答。
  胡枚倒在地上,迷迷糊糊,也聽不懂她們的話是什麽意思,她現在渾身疼痛,象散了架似的疲憊不堪。她哪里知道,這間牢房就是她的地獄!等待她的是更加悲慘的明天。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22601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