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620 | 回覆: 2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2-21 09:01:07

出處:香港搜奇會論壇
作者:不明
--------------------------------------------------------------------------
還是忍不住要把這段事記述下來,並且題名為「大鬥法」。因為事情的經過,十分典型,是典型的超自然力量中,正善和邪惡的爭持。

那種邪惡的力量,和鬼魂又有不同,屬於一種邪術。

陳上師也說他對於對付這種邪惡力量,並沒有絕對把握,所以過程中十分緊張刺激。

這種邪惡力量,甚至不在佛學的範圍之內──佛學中好像並沒有有關「降頭術」的記載。


那和由於宿業而來的鬼魂纏身,性質大不相同。

驅鬼,要對付的是鬼魂,非但驅趕走,而且還要通過法事,超渡化解,完全照我佛慈悲的原則進行。

但是解降頭術的危害,面對的是一種邪術,沒有降魔的神通,就無法成事。

陳上師在已出版的書籍之中,並沒有記述這宗事例。所以可以由我來「從頭說起」,自然,在這宗超自然力量的大鬥法過程中我有許多設想。

降頭術是巫術的一支,屬於超自越力量,殆無疑問。降頭術的內容,十分複雜,可以寫得好幾本專論。

降頭術在中國雲南貴州一帶,被稱為「蠱術」,而在南洋(星、馬、泰、印尼等地)一帶的降頭術,內容更是豐富,有許多涉及鬼魂,有的屬於法術的範疇,也一律稱之為降頭術。

降頭術有一個特點,就是不論它如何變化,不論它的內容如何複雜,但是目的和行事方式,都萬變不離其中,只有一個模式。

這個模式是;為了滿足一已之利,不惜用任何手段。

不擇手段,目的是為了滿足一已之利,這種行為,必然可怕而且邪惡,在其中,找不出絲毫正善的成份,和鬼魂纏身不同。

鬼魂纏身,用佛家的因果論來說,或有前業。用魔由心生的觀點來看,或出於自誤,不會是無緣無故的。

可是降頭術就不同,什麼人想害一個人,通過降頭術去進行,被害人雖然無辜,只是有人要害他,他就成了犧牲品。

所以在超自然的力量之中,降頭術屬於邪惡的一面,殆無疑問。

早在二十多年前,我以蠱、降頭為題材寫小說,曾接觸過搜集過不少有關降頭術的資料,那完全是用科學範圍之外的事,在寫作生涯中,應用過許多次,深知它的邪惡和可怕。

在這本書中,自然不擬詳細論降頭術,只是強調指出降頭術的性質,也可以在下文的敘述之中,顯出陳上師和降頭術短兵相接地鬥法,是如何驚心動魄。

這宗大鬥法事件的主角,是一位年輕的英國華僑──女性。由一位老居士陪同前來。

在求助於陳果齊上師之前,這位被害人曾先去就醫──這是正常的程序,現代人的觀念,囿於實用科學,遇有毛病,自然是先去找醫生──陳上師就曾有過豪語;「醫得好的病,不會來找我。」

可是醫生卻找不出病因來。

被害人的情形如何呢?說出來又可怕又怪誕──她只要一躺下來,身體上多處地方,就出現許多小孔,紅、腫、痛徹心肺,那情形就像是被許多針在刺著一樣。

被許多針刺肌膚,自然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但如果真的有什麼人拿著針,在一下又一下刺著,所造成的痛苦,咬緊牙關,也未必不能忍受。可是實際上,根本沒有人拿著針在刺!

那就不但有實際肉體上的痛楚,而且造成心靈上無比的恐懼,這種恐懼,比肉體上的痛楚更折磨人,足以令得人精神崩潰。

被害人的這種情形,對超自然力量稍有涉獵的人,一看就知道,她是中了降頭。而如果對降頭術認識較多,就可以知道這種情形,不算是十分冷門,是常見的一種降頭術,通常被稱為「針降」。

「針降」又分兩種,一種是真能在身體之內,湧出許多小鋼針來的,一種是不見鋼針,但是身上被千針所刺。

很難說兩種情形,哪一種法力更高。也不知道是如何施術──或許是弄一個小人,寫上時辰八字,再由降頭師用什麼動物的血施術,然後,用針刺那個小人,被害人就如同身受。這過程,只能胡亂假設,真正的內容,只有降頭師本人才知道了。

在求醫無效之後,這位年輕的女被害人曾向一位也具有超自然力量的術者求助。

那位術者頗有名聲,也很有神通,求助者很多,甚至要午夜輪隊,排上十多小時,才能見他一面,請他指點迷津。

那位術者了解了被害人的情形之後,神情凝重,很坦率地說;「我無法幫你,你中了極厲害的降頭,我所能做的只是──」

術者要被害人在窗前放一盆水,在水中放一把剪刀,刀尖向窗。照做之後,果然當晚竟然相安無事。但過了兩晚又再同樣受針刺不停。

被害人再再去找那位術者,術者坦言:「我無能為力,若是你再來找我,我怕不但幫不了你,惹惱了人,連我也性命難保!」

這一番話,術者雖然說得坦白,但是對於那位女被害人來說,卻無異被判了死刑!

而且,不是痛痛快快地了斷,而是要經受不知多少苦痛的折磨!

在那種可怕的超自然力量的打擊之下,被害人實在毫無抗拒的能力。而且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也不知道天地之間,誰能救她。

這恐怕就是降頭術邪惡目的之終極──被害人在這樣的情形之下,很容易會採取自殺行動,而被害人如果自殺了,施術人目的也就達到了。

這位年輕人是如何找到了陳上師的呢?

過程相當曲折,而且也十分奇怪。

被害人知道自己的「怪病」,起因是由於中了降頭,所以求救的目標,就朝向降頭術盛行的地區。先給她遇上了一位來自泰國的法師。

法師見了被害人,向被害人說了一番十分古怪的話,他說:「有一個人可以救你,這個人是修密宗的高人,有韋陀菩薩護法,主壇是觀音菩薩。」

當受害人循此指示,找上門來時,陳上師已覺得十分奇怪,因為密宗修行,很少和韋陀菩薩有接觸。但陳上師明白自己顯密兼修,而且看受害人的情形,實在已到了最危急的關頭,不能不出手!

雖然陳上師沒有替人解過降,但也要試一試。陳上師先唸「大火輪金剛咒」,那是一種十分有效的降魔咒語。

咒語才起,異像陡生。

先是窗戶震動,當時在場的許多弟子,都看到有兩團灰白的影子,也不知道是什麼妖異,撲窗而入。女被害人也在這時,突然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雙手抱頭,在地上亂滾,情景駭人。

陪同被害人前來的老居士,一面大聲唸大悲咒,一面想去扶被害人,可是被女被害人推開,大叫:「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老居士被大力推開,陳上師踏步而上,雙手按住被害人,被害人不斷掙扎,慘叫聲不絕。

當時在場的眾弟子,人人都屏氣靜息,只覺門窗震動,像是有一般無形的力量,正在來回震蕩。

這種震蕩,應該是正、邪兩般超自然力量之爭。也可以說明,降頭師所施的降頭術,力量十分強大。

或許有人會說;此情此景,不是和一些以超自然力量為題材的電影十分相似嗎?

是的,接近,很相似。

那是必然的情形,正因為實際情形是這樣,所以反映在電影上也是這樣,電影可能誇張,但更多的情形下,多不如現在的發生的那麼恐怖。

電影中看到的場景,都是實際事實的反映,像拳擊片,擂台上的比賽就是從實際比賽化出來的,情景自然也和實際拳擊相同。

所以當時在場的各人,感受到了一場真正的正邪之戰,經歷畢生難忘的超自然力量大鬥法。

接下來,玻璃碎裂,吊燈下墜,整個佛壇上,凌亂一片,陳上師看看情形十分險惡,就採取非常措施;封壇。

封壇,是把被害人帶進一個密封的空間中(一間房間)內,類似禁錮,而在這樣的情形下施法解救。

在封壇的過程之中,正邪雙方的超自然力量,在什麼樣的情形下廝殺,過程很難想像,陳果齊上師利用各種降魔咒語對付。

在這個過程之中,別人看不到被害人的情形,陳上師專心施展法力。

很有趣,也很令人驚訝的是,有一段小插曲,很值得記述一下。

在那件解降的事告一段落之後,忽然有若干平日常上佛壇來的善男信女,絕跡不再來。若是一個兩個,忽然不來,陳上師和眾弟子,自然也不會在意。但突然不來的人相當多,就難免有點奇怪。

於是,陳上師就著弟子,設法找到那些善信,詢問你以突然改變態度的原因。

問了幾個人,所得的答案是一致的,簡單而且駭人:「不來的原因,是因為陳果齊是妖魔!」

得到了這樣的答案,對陳果齊來說,當真是意外之至,無法想像,自己一心禮佛,行佛法,結善緣,何以必然之間,會成了妖魔?

於是,再深入探明,終於查明白,事情是先從幾個小孩子口中傳出來的──上佛壇來的善信,亦有些帶小孩子一起來的。

一個小孩子看到陳果齊的樣子,嚇得呆了,離開之後,再也不肯踏入佛壇半步,他看出來的陳上師,有許多手,雙眼圓睜,頭髮倒豎,樣子兇狠。小孩子自然而然感到害怕,就把這種情形,告訴了大人。

大人一聽,心中自然犯忌;這是什麼情景?是小孩子眼花了,還是有什麼異像?還是不要去的好?

這種反應十分正常。

另一個孩子,也看到了陳上師的可怕容貌,也害怕了,和大人一說,這大人也不來了。

有五六個孩子看到的情形一樣,自然人人心中恐懼,再也不敢來了。

陳上師問明了孩子看到的形容,這才恍然大悟,把那些善信請來,然後告訴他們,孩子看到的,不是魔鬼,而是千手觀音大士的降魔相。

菩薩有許多法相,千手觀音大士的降魔相,看來駭人,小孩子不明其理,就覺得害怕了。

這個小插曲,可以說是一個「美麗的誤會」,可是也大有值得研究之處。

童子有所謂「童子眼」,特別較成人容易看到一些異像──當然,不是童子的眼部構造有什麼特別,而是他們的腦部,容易接收到異種訊號,刺激了視覺神經,才使他們看到異像的。

極可能是陳上師在施法時,所發出的異象訊號,影響了那些孩子。

超自然力在展示的時候,必然有些訊號發射出來,成年人感不到,孩子就感到了。

自然,即使只是有孩子感得到,訊號也必然十分強烈──那時陳上師正在竭力對付邪惡的超自然力量,所以就出現了這種情形。

封壇解降的結果是,針降從無針到有針,自被害人身上的針孔之中,湧出數以百計的細小鋼針,証明那是典型的針降,邪惡而且恐怖。

鋼針一現,邪氣已消,被害人的身體,看來異常虛弱,陳上師囑她回去好好休養──後來休養了相當久,才算是回復了健康,等於大病一場,一隻腳已踏進了鬼門關,又縮了回來的。

這件事的經過情形,十分怪異,那種邪惡的超自然力量也是陳上師首次接觸,可以說用盡了他所有的力,才有了這樣的結果。需要一提的是,那是一九八五年的事,陳上師初立佛壇不久,剛得到密宗大法傳授的初期,尚未閉關修持圓滿。那段時期,每一次個案,都戰戰兢兢,不知道是不是有足夠把握能成功,只是本著無比的誠心、信心去行事,也相信諸天菩薩會保祐他。

這種情形,可以比喻為一個不曾好好讀過書卻去參加嚴格考試的學生,沒有確切的把握,但是又每次都能過關。而他也不是不想讀書,而是機緣尚未來到,這也是他日後積極去尋求及修持更高深佛法的催動力。

他以為整件事,已告一段落,不曾料到他解了被害人的降頭,就是和落降頭的降頭師結下了仇恨,降頭師豈肯就此罷休?

降頭師的報復行動來得很快,開始時,陳果齊和他的弟子,都未曾把佛壇上發生的一些怪事,和降頭師復仇聯系在一起。而只知道那些怪事之發生,必然和有魔邪在暗中作崇有關。

有幾個弟子,夜來都夢有人相告;早上什麼時候,一定要叫師父起床。幾個弟子不約而同,在這個指定的時候,把陳上師叫起床來,大家相顧駭然,根本不知發生了什麼事之間,床上的燈必然墮下,碎裂在床上,眾弟子和陳上師這才知道有神靈打救。

而壇上的香爐、香灰無端翻湧如浪,四下噴散。

種種跡像,都顯示邪魔的力量,不單是想搗亂,而是想破法。

陳果齊和眾弟子,一面誦經唸咒應付,一面又祈請諸菩薩護佑,一面再在佛壇之中,仔細尋找,看是不是給人藏下了什麼崇物。

尋找的結果,是在香爐之中,找到了一個木刻的小人像,造型詭異。毀去了這個小人像之後,佛壇之上,安靜了幾天。

這時,已經可以肯定有人來尋仇了,根據情形,時間的配合來推算,也可以知道,一定是和最近的解降案有關,也知道是降頭師作怪。

可是一時之間,倒也難以應付。佛壇廣開,任何人都可以進來,斷無對進來的善男信女搜身之理。而且對方既然有邪法在身,等間的方法,也對付不了,所以只好加倍小心,見招拆招。

接下來發生的事,是超自然的力量用極度奇妙的方式展示的例子,十分罕見。

正由於陳果齊那時,還未曾很有效地掌握並應用超自然力量,所以超自然力量才會有這種罕見的展示。

觀音菩薩臨壇!

在佛教儀式中,菩薩臨壇,十分罕見。神佛臨壇的情形,大多出現在茅山法術,神打的神壇之上,情形是有一個神靈,附在一個人的身上行事。在佛壇上出現菩薩臨壇的例子,不是絕無僅有,但也罕見之極。

而觀音菩薩臨壇顯靈,就在安靜了幾天之後,佛壇上,忽然有一個女弟子,直呼陳上師之名:「果齊!你真大膽,魔又來了!」

佛壇上眾人,連陳上師都為之愕然,反應再靈敏的人,一時之間,也無法知道發生了甚麼事,陳上師只是奇怪,因為他的弟子,不論男女,都對他十分尊敬,斷無直呼其名之事。

而今這女弟子的態度,忽然變得這樣,不知是甚麼意思:向那女弟子看去,她雖然警告「邪魔來了」,可是神態卻十分安詳。

正詫異間,說時遲,那時快,女弟子又大聲叫:「來了!來了!」

隨著叫喚,狂風之聲大作,呼呼之聲,充塞空間,玻璃窗碎裂。這次邪魔力量之來,聲勢非凡,更是前所未見,非同小可,陳果齊鎮定心神,用和以前同樣的方法應付著,在混亂之中,只聽那女弟子也在誦經。那時的情景,是每個在場的人都感到有許多聲音在衝擊,有許多物體在震動,有許多光線在閃耀,在感覺上,混亂之極,可是在實際上,可能連一張紙也未曾掀動過,所有碎裂的物品,都是原地碎開來的,人也都或是站著,或是坐著,並沒有移動過。

可是那種混亂的感覺,就像是小小的佛壇之中,有千軍萬馬,正在廝殺鏖戰!

也無法確切說出這種情形維持了多久,先是漸漸靜了下來,誦經之聲,聲聲入耳,慌亂恐懼之感消散,代之以寧貼平和。

定睛看去,除了碎裂的物品之外,別無異狀,那女弟子神態安祥,自然而然,叫人聯想到觀音大士,陳果齊心知剛才的情形,不是自己法力程度能達到,那必然是觀音大士臨壇了。

面對這種罕見的情形,他心中感激無比。那女弟子又叫著他的名字:「你真大膽,所識甚少,行這等降魔大事,憑你的力量,不可能成功。」

這一埸大戰,可以說是神魔大戰,自來邪不勝正,佛法無邊,降頭師的邪法,自然不敵。

可是事情還未解了結,那一次被觀音臨壇,借了她身體一用的女弟子,事後對於發生了甚麼事,並不知情,可知超自然力量在當時,完全控制了她的腦部活動。

正善的超自然力量應該可以完全不用超過人的身體而發揮作用。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就不會現出正善的超自然力量為人所知所見的臨壇情景。超自然力量為甚麼選擇了臨壇這樣的方式展示:不得而知。

推測起來,有可能是這種展示的出現,可以增強人的信心,使正在用微弱的力量對付強大邪魔力量的人,充滿了無心的信心──這一點十分重要,因為很多邪魔的超自然力量,要通過人去發揮力量來對付,而有大信心,對發揮力量,起決定性作用。

為了這宗解降事件,菩薩用臨壇的方式展示力量,還不止一次。

在那次神魔大戰之後,都認為事情一定已經結束了。觀音大士展示佛法,還有甚麼邪魔不望風而逃的。誰敢再不自量力,來自取滅亡?

可是,當時不知道,對方的邪惡力量,十分頑固強大,一次失敗,反撲,再次失敗,仍然反撲,而且組織起來的反撲力量,一次比一次強大!

在觀音臨壇之後不幾天,又有男弟子,忽然又同幾天前的那個女弟子那樣,對著陳上師,以絕對權威專嚴的語氣手指陳果齊說:「你自問心行正道,諸天神佛一定護佑你,任何魔障,你都不必驚怕,眾神都會給你支持的?邪魔之力雖強,待我拘其中為首者之魂來問。」

陳果齊在一開始,也不知道是那位菩薩臨壇,知道自己又得佛助,他也不知為何能拘他人之魂前來,難道將為首的人殺死?

正在疑惑間,那男弟子順手一指,指向另一個男弟子,被指的男弟子,全身發顫,口中作令人毛髮直豎的怪聲,臨壇的菩薩問:「從實說來......」

那被指著的男弟子又發了一陣怪聲,就開始喃喃自語,說出了經過。原來被害的女子,在英國僑居,從香港新界去,家中富有,因為爭奪財產問題,被她的後母,托人找到了印尼的降頭師,施術落降。眼看可以成功,卻又被破了法,所以一定要破佛壇報仇,上次又已經失敗,這次已組織了十大降頭師,非達到目的不可,已有幾個,到了香港,正在施法。

這弟子說的時候,神情看來,像是一個神智不清之人,可是所說的一切經過,卻又有頭有尾,有來龍,有去脈,也承認自己收受了巨額金錢。

又說這法師說,上次已經應該不是敵手,不知得了甚麼助力,居然反敗為勝。

臨壇的菩薩大聲喝(作獅子吼?):「佛法無邊,你該知道自己這次發生何事,再不住手,敗得更慘!」

這弟子又發出了一陣可怕的叫聲,才突然沒有了聲音。臨壇的菩薩也離去。

這次臨壇的菩薩是哪一位呢?在場目擊的,和陳上師都認為大有可能是佛祖。

佛祖屬下的諸佛菩薩尊者羅漢,多有一直轉世在人間的,陳上師的前生,若是一直可以連溯上去,未嘗不可以追尋出一個淵源來,佛祖親臨,也就不是絕無可能之事。

那十大印尼降頭師,後來再沒有生事──試想,連為首者的生魂,都可以相隔萬里,被佛法拘了來作供,正邪之間,力量懸殊,自然不敢再來找死了!

這是一九八五年間的事。



按一下表示您的欣賞,發帖的原動力,來自於您的
回覆 使用道具
wukf
大親王 | 2009-2-21 21:50:45

�����澈.
憭芯����蝭��:蝳���⊿�.��犖�芰�嚗���∩���憒�蔣�典耦
憭怠�韏瑟�������芰�.���蟡�歇�其�嚗��敹�絲�潭�.�⊿��芰�.���蟡�歇�其�
�嗆��曇��∩�.敺���寞�.隢豢��思�.�曉�憟��.銋��敹�����嚗��雓��蝳��蝳��
���鈭箄����閬�������銝�������銝�僑憭拙����蝳�
��犖隤������∼�銵��.銝�������銝�僑憭拙����蝳�
�∩����銵����
[ 本帖最後由 wukf 於 2009-2-21 21:52 編輯 ]
回覆 使用道具
wukf
大親王 | 2009-2-21 22:09:00

太上感應篇曰:禍福無門.惟人自照;善惡之報.如影隨形
夫心起於善.善雖未為.而吉神已隨之;或心起於惡.惡雖未為.而兇神已隨之
其有曾行惡事.後自改悔.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久久必獲吉慶;所謂轉禍為福也
故吉人語善、視善、行善.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
兇人語惡、視惡、行惡.一日有三惡.三年天必降之禍
胡不勉而行之。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