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66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曹丕稱帝
Crawler | 2016-8-28 12:23:27

接吻這件事,摻了感情進去就不一樣了。









三年了,從大學畢業那年算起。

雖然一直都有聯絡,但總是斷斷續續的。

在不同的城市工作,再好的交情也沒有辦法多頻繁的往來。

依靠著社群網站右邊顯示的綠燈,我們知道彼此已經坐到了電腦前方。

那小小的方格,是我們連繫的唯一方式。

難得抽空打個電話,卻總因為我們都太過忙碌於工作,講沒幾分鐘就掛下電話。




妳總是吵著要一起排休出去玩,多年的友情才不會越來越淡。

雖然我們都知道,我們的感情要受時間或距離影響的可能幾乎是零,

也因為這樣,每次的約定最後都因為工作而淪為說說。

直到今天。




我站在台北車站的高鐵出口外,等著妳出現。

三年來,我只能透過妳在社群網站上的照片去發現妳的改變,

今天,卻是好久以來第一次親眼看見,

妳更美了。




我幫妳打開車門,把行李放進後車廂,一切就像大學時一樣自然。

妳一坐進車裡就笑了,因為聽見我們一向習慣的輕音樂,

「好久不見了,我好想你。」妳輕笑著。

『少在那邊三八,誰叫妳每次說要出去玩最後都放我鳥。』

「我也不想吼,哪知道每次要排休你就有事,你排休我老闆就不放我休假。」

『沒心啦。』

「你才沒心!」

妳一言我一語,三年不見對我們沒有造成任何影響。

那是當然的,畢竟那次之後,我們的友情從來就沒有再變化過。




從大一就認識的我們,總是那麼的無話不說。

同學總說我們曖昧的就像情侶,可我們卻從沒承認。

我以為我會一直幫妳物色好男友直到我們都各自結婚,

怎知道這份我以為的單純情感才到大三就走了調。




我愛上了妳。




「對不起……」

「對不起…,我不知道…,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們兩個在一起這件事的…」

妳的手上拿著我寫了整整一年的信,臉上滿是淚水。

妳說妳很感動,卻接受不了我。

『我懂,我知道妳一定想不到的。』我倔強的說著,眼淚卻沒停過。




直到妳喜歡上他,我才知道用這種方式放棄一個人有多恨。

『誰都可以,妳偏偏就要選他!?』我對妳大吼著。

『妳不知道這傢夥名聲有多爛?妳情願選擇這種廢物?』

「對不起……。」妳沒有繼續解釋,只是哭泣著。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我氣炸了,所以我對妳隱藏上線,不再接妳電話,共同的課我也故意坐的離妳老遠。

我知道妳會心慌,所以用盡一切方式讓妳痛苦。

直到共同的好友兩個月不間斷的勸說,我終於心軟了。




那天晚上我們談了一夜,算是爭吵嗎?

內容不重要了,但從那個深夜以後,我在心中暗暗發誓,

我們不會是情侶,但妳卻會是我這輩子最重要的人,如同家人一般。




雖然就如我所料,不到半年後妳就被那玩咖狠狠的傷害,像不要的玩偶被丟棄一樣。

但我在一個又一個妳痛哭的夜裡陪伴妳,那句我早知道會這樣卻從來沒說出口。

妳終究開始痊癒了,我想。

我們的關係也就從那時開始成為現在的樣子。




「你最近有沒有女朋友啊?」妳的聲音將我從回憶中帶回現實,

車子在國道上穩穩的行駛著。

『當然沒有,連個砲友都找不著。』

「你真的很髒欸,整天在開黃腔。」

『所以才沒人要啊,妳又不把我撿回去。』

「白癡喔,明明是你自己沒用把不到妹,怪我。」

『幹嘛戳破啦哈哈。』

車子一路往宜蘭開去,雖然我們早在大學時期就去過無數次,但我想就當作懷舊吧。




不管是著名的城堡咖啡、壯麗的瀑布、

妳死命把我拖進去的傳統藝術中心、還是擠死人的羅東夜市,

妳總是緊緊的貼著我,手也是牢牢的牽著。

或許外人看來我們就像情侶一樣吧,雖然我們都認為我們是兄妹般的關係。

兄妹,也許吧。




「耶∼喝酒囉!」

『哇靠妳也買太多了吧,妳明明一瓶就醉倒,還敢買這麼多!』

「拜託我酒量比以前好很多了好嗎。」

『鬼才相信!』

本來想說回民宿前在7-11買點飲料,妳手裡卻抓著一手啤酒。

一想到從前看妳發酒瘋的樣子我就感到害怕。

幸好等等是在民宿裡,不用再像以前一樣大老遠把妳扛回宿舍了,我想著。




玩了一整天,總算回到了民宿,我沒有特地訂兩間房分開睡。

不需要,也沒必要。

果然還是雙人床一間啊。

算了,我們兩個哪可能發生什麼事情。

這麼多年來妳三天兩頭跑到我外宿的地方跟我睡同一張床,

也沒出過什麼亂子,別想太多吧。




洗過了澡,我們都換上輕便的睡衣,坐在床上開了啤酒邊聊邊喝。

寬鬆的上衣若有似無的露出妳的胸口,我沒有刻意迴避視線,何必呢?

『坐姿好一點啦,我都要看到妳內褲了。』

「誰叫你那麼變態老愛偷看我。」

妳只稍微調整了姿勢,卻連臉紅都沒有,也是,

妳之所以可以大辣辣的在我面前這麼放鬆,不就是因為信任我嗎?

所以我沒有邪念,更不應該有其它念頭。




酒量差的妳沒喝幾瓶就開始臉紅胡言亂語,我只好把妳手上的酒拿走不再讓妳喝下去。

「欸。」

『幹嘛?』

「我還要喝。」

『少來,妳都醉了。』

「醉了又沒差,你又不會對我幹嘛。」

『話不是這樣說吧。』

是啊,我不會對妳幹嘛,但看著妳白皙的皮膚透出微微的潮紅,

眼神因酒意迷濛而性感,隆起的胸部隨著呼吸上下起伏,

過短的睡褲下露出的是那樣潔白細長卻又毫無瑕疵的腿。

妳接近完美的胴體散發出危險的訊號,我畢竟是個男人啊。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你想對吧?」

『想啥?』

「想跟我做。」

『……。』




我想嗎?,我當然想吧。

我曾經這麼愛過妳,縱然現在早就不是那樣的情感了,

但不要再逼我了好嗎?

我的理智正在一步步的崩解。




「其他男人我不想理他們,但如果是你,沒關係。」

『妳醉了。』

「也許吧,但很多事情我很清楚。」

「我知道我們之間早就不是那麼單純的男女之情了,你對待我的方式更甚家人。」

「也許我們都各自交過了男女朋友,但我看的見每次我和別人在一起時你眼裡的情緒。」

『我愛過妳,曾經,但現在我把妳當成家人。』

「我知道你把我當成家人,但你不把我當女人看嗎?」

「大三那年以後我早就不在乎了,感情是那麼脆弱容易破碎又難以相信的東西。」

「那些男人都利用我的脆弱來接近我,但只有你保護我的脆弱讓我可以一次次療傷。」

「我知道我們不會在一起,我們這輩子都會這樣像家人一樣。」

「但無論今晚你要做什麼,我都心甘情願。」




我沒有再回答,而是直接吻上妳的唇。

我很久沒有這樣兇猛的吻一個人,彷彿要將妳全部佔有一般。

我不知道我們的吻裡帶著怎樣的情緒,是友情還是愛情,都不重要了。

這是我第一次吻妳。




妳激烈的回應我的吻,我放肆的將手伸進妳的衣服裡。

沒有內衣,伴隨著酒意,我的手在妳的胸上肆意的揉捏著。

妳喘息著,雙手繞到我身後脫去我的上衣。

我迅速將我們的衣服全部脫去,將妳的軀體全部收進眼底。

妳的胸並沒有特別大,形狀卻是我最愛的樣子,

我吸吮妳的乳頭,一邊將手指滑入妳的穴裡,好濕。

妳大聲叫著,不停索求我給妳更多。

床單上已沾滿了妳的愛液,妳的呼吸急促,卻用雙腳將我勾近。





『我要進去囉?』

「嗯。」我知道妳早就沒什麼力氣,只用簡短的聲音默許我的進入。

我猛烈的進攻著,面對著早已失去意識的妳,只用聲音與動作配合我的攻勢。

看著躺在身下的妳,臉上的紅潮佈滿臉頰,矇矓的眼神卻直直望進我眼裡。

「我快要…了…。」妳的雙手抱緊我的背,我感到妳的穴裡也開始收縮。

『我也……。』

最後那陣衝刺後,我躺在妳身上。

妳輕吻我的臉頰與唇,而我回應著妳,撫摸著妳的長髮。




我將枕頭墊起,靠著床頭櫃,將妳緊緊摟在懷裡。

妳靠在我的胸膛上,臉隨著我的呼吸起伏著。

這樣的動作我們不是第一次,卻未曾出現在做愛以後。

「謝謝你。」妳說

『謝謝妳。』我說




隔天的早晨,妳依舊比我早醒。

當我剛從被子探出頭來時,妳早已換好衣服,將民宿送來的早餐放在旁邊茶幾上。

行李也被妳整理的井然有序。

「豬,起床吃早餐換衣服了啦!」妳將衣服遞給我,露出淘氣的微笑。




後來我們按照原訂的行程把宜蘭都給玩完了。

沒有尷尬,妳依舊緊貼著我的身子,唯一不同的是,

牽著我的手不像往常那樣只握著手掌,而是十指緊扣著。




兩天的旅行終究結束了,我將妳載到台北車站的門口。

『差不多了,妳該去坐車了。』手錶上的指針指著五點整。

「嗯。」

妳張開雙手,意味著要我給妳一個離別的擁抱。

我低頭緊緊抱住妳,就如同從前每次載妳回宿舍時一樣。

「謝謝你,好朋友。」妳再次輕輕吻上我的唇。

『到台中打給我。』我鬆開雙手。

「好,你開車小心。」妳揮揮手,拖著行李箱走進車站。




我站在原地看妳離去,卻發現妳偷偷回頭對著我微笑。

我也笑了,只是眼裡卻有點模糊。




『我們要當一輩子的家人喔。』

我輕輕說著。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