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53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2-21 09:21:46

剛下課筱靜和男朋友佳樂,兩個人邊聊邊走,正要去牽摩托車時,看到不遠處有個夜市。

  「筱靜,妳看前面有個夜市耶。」

  「對阿,好奇怪哦,之前怎麼都沒看過?」

  「反正剛下課,不如去逛逛好了。」

  兩個人就這樣慢慢的走到夜市附近,那夜市說大不大,可是要說小卻也有不少攤販在裡面賣東西,一起進去那個夜市時,筱靜好奇的四處張望。

  「奇怪這個夜市裡除了只有幾個攤子和老闆外,怎麼會連一個客人都沒有。」看著眼前安靜又有點詭異的夜市筱靜不安的拉著佳樂的袖子,低聲的說。「怎麼那麼安靜,跟平常在逛夜市的感覺不一樣耶。」

  「放心啦,不過就是一個夜市而已,說不定是新開的,沒有人知道所以才沒人來阿,這又沒有什麼。」佳樂不以為意的拍拍筱靜的肩膀安撫著她,兩個人邊走邊研究有什麼好玩的好吃的…走到一半看到一攤擺著彈珠台的攤子,那些機型和一般在外面看到的都不一樣,而且每台的樣子都不相同,要玩時還需要先跟老闆拿鋼珠再從彈珠口把鋼珠投下去,看著這個佳樂突然興起想玩的念頭,拉著筱靜坐了下來。

  原本靜靜站在一旁的老闆看著佳樂一付躍躍欲試的樣子,張開口用著沙啞又低沈的聲音問:「你們…想玩這個特製彈珠台嗎?」

  「老闆,這個怎麼玩?獎品又有些什麼?」佳樂看著前面的布條,十顆鋼珠十元六十顆鋼珠五十元…還有獎品什麼的,最好笑的是最下面那排鮮紅色的字”消化不良者,請勿玩。”
 
  「呵,從來沒聽過玩鋼珠和消化有什麼關係的,又不是要把鋼珠給吃下去,而且也沒人笨到吃鋼珠吧?」佳樂看著那句話在心裡偷笑著。

  老闆緩慢的說:「十顆鋼珠十元,六十顆五十元,從我這拿了鋼珠後就可以玩,也可以挑選你喜歡的台子,至於獎品…」頓了一下,像是看穿了佳樂心裡的想法,詭異的一笑接著說:「等你們玩完時就知道了…該給你們的就會給你們…不過…千萬記得…不可以破壞台子喲…不然…」

  沒等老闆說完,佳樂站起來從口袋裡掏起一個五十元硬幣給老闆,接過老闆拿來的一盤鋼珠,挑選好喜歡的那個台子,就坐了下去沒注意到老闆臉上的詭異表情,坐下時順便偏過頭去問筱靜要不要玩。

  筱靜看著眼前的台子,心裡湧起一陣不舒服的感覺,就搖搖頭說:「你玩就好,我坐在旁邊看你玩。」

  「嗯,那你看我的厲害。你去看要什麼禮物,我打給你。」佳樂捲起袖子,就開始彈起彈珠。

  筱靜聽完佳樂說的話就抬起頭來仔細看看前面的布條,看有沒有什麼自己喜歡的東西。

  看到後面也看到那句話,筱靜正想偏過頭去跟佳樂說話,眼尾突然瞄到旁邊佳樂在打的台子慢慢變為鮮紅色…而且有聽到他在彈彈珠的聲音…可是卻沒聽到彈珠掉到底下的聲音?筱靜疑惑的把視線轉到台子底下那排…欸…明明就有彈珠在底下…那怎麼沒像以前那樣有扣扣扣扣扣彈珠彈到鋼釘的聲音?反而聽到一陣滴滴嗒嗒的聲音?

  筱靜轉過頭仔細的盯著佳樂玩的彈珠台…噁…哪裡有什麼鋼釘…裡面的東西…像是人體模型裡面的器官一樣…別說是鋼釘了…有的也只是腸子和是胃那些器官…更可怕的是整個台子就像是剛解剖好的屍體…還滴著血…天阿…看到這筱靜忍不住別開眼不敢看下去…納悶的想為什麼佳樂還玩的下去?對於滿地鮮血完全沒有感覺?

  過了一會,筱靜拗不過自己心底好奇的聲音,筱靜又轉過頭看了一眼…疑?就和一般正常的台子一樣,沒有滴血也沒有什麼器官…剛剛看到的景像就像是自己幻想出來似的…筱靜緊拉著佳樂的手…吶吶的說:「佳樂…剛剛…我…」話還沒說完抬起頭來看到那老闆臉上詭異又奇怪的笑容,馬上嚇得忘了之後要跟佳樂說什麼。

  佳樂轉過頭看到筱靜蒼白的臉,眼睛還直勾勾的看著老闆,嘴巴一張一合像是想說什麼,佳樂對老闆微微點一下頭,伸出手把筱靜的臉轉了過來,看著她笑笑的問:「怎麼啦?說到一半就不說了?」

  筱靜看著佳樂,吞了口口水:「沒…沒什麼,你專心的打吧。」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總覺得那老闆是在警告她,要她不要多說話…她…她現在該怎麼辦?看著玩的不亦樂乎的佳樂…筱靜又悄悄的抬起頭來,見到老闆仍舊是那付詭笑…筱靜不自覺的緊抓著佳樂的襯衫下擺。

  好不容易等佳樂六十顆都彈完的時候,筱靜已經嚇的直冒冷汗。忍不住拉著佳樂的手直直跑…沒看到身後的老闆早已轉身拿了一副新器官…看著她們跑掉,又轉身把那些東西收了起來,也順便收起剛剛佳樂玩的台子,嘴角又勾起一抹邪惡的笑容喃喃自語的說:「嘿…跑再遠也沒用…還是要回來的…不過回來後又會變成怎樣呢?別跑就好了嘛…」

  等到兩人都離開那個夜市時筱靜放開佳樂的手,氣喘如牛的跟佳樂說她剛看到的情形:「你知道嗎?我剛看你在玩的那個台子是人體模型那種的還滴著血,可是再回頭看的時候卻又跟一般的沒兩樣,我覺得好恐怖哦,要問你,你怎麼還玩的下去時看到那老闆笑的好詭異、好可怕…」像是想起剛才的情形,筱靜突然覺得渾身發冷了起來。

  佳樂一手捂著胸一手揉著肚子,莫名其妙的看著筱靜蒼白的臉:「哪有什麼人體模型哪有在滴血?那個老闆不就都一直站在那邊看我打嗎?哪有什麼詭笑…妳是不是眼花看錯了還是恐怖片看太多自己嚇自己。都是妳啦,幹嘛剛打完就拉著我跑,害我獎品都沒拿到。」

  「可是我剛剛明明就看到…佳樂你幹嘛一直揉你的肚子?」筱靜原本想再把那恐怖情形說給佳樂聽,卻又看到佳樂一直搓揉著肚子…跑到氣喘捂著胸是很正常的…可是為什麼要揉肚子?

  「還不是要怪你…跑那麼急做什麼…害我肚子痛死了。疑…這是什麼?」揉到一半佳樂好奇的看著自己的肚子。

  筱靜聽到佳樂說的話,連忙拉開他的上衣往他的肚子看,忍不住驚叫了起來,佳樂的肚子像是裝了許多東西,就像是幾十個小圓球在裡面撞擊而形成的紅腫,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整個肚皮全是紅印…

  筱靜往他肚子摸下去,這個感覺好像有許許多多鋼珠在裡頭,一把抓起,還聽的到鋼珠在裡面碰撞的聲音…回想起剛剛佳樂在打彈珠時她看到的情景,那個台子會不會是佳樂的肚子?想到這筱靜連忙又抓著他的手跑回那夜市…

  回到剛剛打鋼珠的地方,筱靜尋找著剛才佳樂打的那個台子,看了一下眼前排列好的台子,喃喃自語的說:「怎麼不見了?」再往裡頭找去,看到了那個裡頭滿是彈珠的台子…而那彈珠台也變了的形狀,看起來和佳樂肚子一模一樣,筱靜抬起頭來想找老闆詢問這是什麼情形,可是找遍裡裡外外卻沒看到老闆的蹤影,又回想起老闆最初說的那句:「不可以破壞台子。」筱靜遲疑了一下。

  可是回過頭看著佳樂因痛苦而扭曲的表情,筱靜咬著牙,拿起外面罩著的玻璃往旁邊一丟,然後伸出手開始抓起裡頭的鋼珠往地上丟。

  叮叮噹噹的,中間還夾雜著黏稠的東西掉在地上…啪…啪…噹…筱靜邊丟邊想:「這種溼黏的感覺,就好像是手抓著剛出生的小狗狗,溫熱、黏膩又柔軟,中間夾雜著鋼珠堅硬的觸感。」

  佳樂在一旁痛苦的倒臥在地上翻滾著,看著筱靜丟下來的東西,裡頭有著血塊,還有一些已經被筱靜胡亂撕扯而破碎掉的某種內臟,他努力的想出聲阻止筱靜不要再丟下去了,可是那被撕扯的痛意讓他沒了力氣,整個肚子就像有人拿東西在裡面翻翻挖挖的…

  筱靜一邊和手裡抓著的觸感對抗一邊用力的抓著台子裡面的東西,沒注到佳樂細微的呻吟和翻滾聲,滿腦子只想…她要快一點,只要能快一點把這些鋼珠挖出來,佳樂就不會肚子痛了…這裡還有…快…她動做要再快一點…挖完這些佳樂就會沒事了…

  過了好一會,筱靜扶著台子喘著氣,看著台子裡頭的鋼珠和剛剛妨礙她找尋鋼珠的東西全都被她抓了出來,嘴邊泛起一抹滿足的微笑,回過頭正想跟佳樂說他已經沒事了,轉過身往佳樂那邊走去,疑惑的看著在一旁早已沒動靜,臉色發白的佳樂,顫抖的手往佳樂鼻子摸去…沒了呼吸?不可能…不可能…她明明都把東西給挖了出來呀。抓著佳樂的手,再看著他剛圓滑滿是東西的肚子,現在像是裡頭都沒了東西般的扁平,甚至有些凹陷下去。

  楞楞的轉過頭看著自己剛剛丟出去的東西,除了鋼珠外還有一堆血淋淋的腸子、胃、肝和一些被她撕裂掉早已不知原本是什麼的東西…原來剛剛那黏稠掉在地上的聲音和黏膩的觸感就是這些被她瘋狂扯出來的器官…再低下頭看著自己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沾滿鮮血的雙手。筱靜再也忍不住的放聲大叫。

  在昏倒之前筱靜聽到耳邊傳來老闆沙啞又低沈的聲音說:「嘿嘿,不是跟妳說過,千萬不可以破壞台子的嗎?枉費我還把台子給藏了起來…真是個不聽話的小孩,而不聽話的小孩就要受到處罰哦…嘿嘿嘿…」


按一下表示您的欣賞,發帖的原動力,來自於您的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fujj + 30 + 30 感謝多篇分享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30  J幣 + 3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