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1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8-25 22:27:48

 小人物的大夢想

  2005年1月底,接近年關,靈岩山上紛紛揚揚飄起了雪花。一向熱鬧的浙江象山影視基地此時冷清了許多,只有在老街的盡頭,一家客棧外面擠滿了老老小小。章承祖站在屋子里,身旁的演員黃曉明和劉亦菲正在對戲,原來張紀中版《神雕俠侶》正在此處拍攝,門外都是來看熱鬧的。

  他爲夢想,打工也要拍一部電影公映章承祖一會兒低頭看手里的劇本,一會兒�頭環顧拍攝現場,嘴里還不斷小聲念叨著。他並不是劇組的工作人員,用親戚的話講就是個微不足道的跑龍套的群衆演員,演沒有正經台詞一閃而過的店小二。這樣可有可無的小角色本來是不需要拿劇本的,但章承祖硬是死皮賴臉求著工作人員要到了大部分的劇本。當時的章承祖沒有想到,這以后他會干出更多死皮賴臉的事情來。

  神雕劇組在影視基地拍攝了三個月,章承祖就在那扎根了三個月,連過年都沒有回家。片場的人笑他是最忠實的也是最傻的群衆演員,沒錢還天天去候場,家里人也都怪他太折騰,四十歲的人還天天混日子。

  章承祖1968年出生在象山一戶普通的農民家庭,作爲長子的他,從小就被寄予厚望,父母取名承祖是希望他能夠延續父輩的志願,不再當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民。可現實總是很無奈,由于家窮母親又早逝,章承祖初中畢業后就接下了祖祖輩輩種的田地,徹徹底底地當上了農民。

  1991年,章承祖愛上了寫小說,村里人懷疑阿祖是不是受什麽刺激,作家豈能是想當就能當上的?阿祖八成是真的瘋了。1991年到2003年,章承祖寫了六部小說,本本都是有生活原型的故事。新婚的妻子知道他有這個愛好,開始還是比較支持的,可后來發現越來越不對勁,因爲章承祖寫小說寫像得了魔障,對家里的事情不管不問,好不容易做小工掙的錢全都花在寫作上。要說寫成了,有人看上能掙錢也是好事,可偏偏沒人看上,出版社還說出書可以,但是得自己掏錢。勞心勞力整了十幾年竟然整出一個賠錢貨?妻子不干了。

  章承祖鐵了心地要將心頭寶貝展示出來,既然沒錢沒名出不了書,那就換一條路,將它們拍攝成能公映的電影,到時候流傳度會更廣,自己的理想一樣能得到實現。主意一定,他就開始尋思著將小說改編成劇本。妻子再也拗不過他了,開始起早貪黑在鎮上販菜養家。爲了尋夢,也爲了尋找知音,章承祖懷著對妻子和兒子的愧疚再度離開了家鄉,身上只帶了兩百塊錢的路費,在甯波開始了邊打工邊尋夢的日子。

  劇本該怎麽寫?只有中學文化的章承祖不是很清楚,他急需要取經,光看書不行,還得看看人家是怎麽樣操作的。從此,章承祖開始了漫長的追劇組路,只要象山有電影拍攝,他就去看看,研究劇本還要順帶偷學怎麽當導演。

  跟劇組的時間長了,章承祖從門外漢變成了小專家,他將自己的小說改成了劇本。弄清了拍電影必須翻越的三座大山:第一是要向國家廣電總局申請立項,第二是找投資和贊助商,最后是制作和發行。對于光杆司令的章承祖來說,每一座大山都能要他的小命,可是既然決定了尋找理想,就算頭破血流也要堅持到底。

  2008年,經過一遍遍打磨的劇本《荷花庵》終于定稿了,章承祖捧著它到處奔走,想找個單位或是導演來拍片,可跑了一年也沒有什麽眉目。章承祖開始明白自己拍電影也跟出書一樣,沒錢沒名玩不轉,他只怪自己是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年底,章承祖找到了甯波一家名爲神農戲劇的影視制作公司,軟磨硬泡之下該公司的老總答應讓章承祖挂靠,向廣電總局申請《荷花庵》的立項,但公司不承擔任何投資制作,也就是說章承祖一不小心成了獨立電影制片人了,這讓他哭笑不得。

  2009年6月25日,盼了6年的《荷花庵》電影攝制許可證終于批複了,許可證有效期限爲兩年。章承祖攻下了第一座大山,四十多歲的他笑到眼角流出淚來。他想只要有通行證在手,后面的兩座大山應該不會很困難,甯波的老板那麽多,花幾十萬投資拍個電影應該不成問題,幾十萬對那些有錢人而言只不過是一輛車的事情。

  街坊鄰里的感人熱浪

  膠片電影成本太高,章承祖想將《荷花庵》拍成數字電影,前期拍攝費用大概需要80萬。如何拉到這80萬的投資是章承祖面臨的新問題。從2009年下半年,章承祖就停止了打工,帶著劇本、許可證和招商合作書開始一心一意地找投資。在人生地不熟的甯波,章承祖只能一個寫字樓一個寫字樓地找,大部分時候在前台就會被攔截下來,能見到老總的機會少之又少。

  看著章承祖每天忙忙碌碌,起早貪黑,鄰居管云芬給章承祖提了個意見,讓他去找找象山出來的老板,說不定他們能看在老鄉的分上幫幫忙。年近七十的管阿姨是甯波人,年輕的時候做過語文老師,后來又在醫院當了會計,是個熱心腸的老人家,她每天早上都會在月湖公園教人練太極,章承祖就是幾個月前在月湖認識她的,巧的是兩個人還是鄰居。管阿姨在得知章承祖的事情后就一直很關心,總是鼓勵他堅持下去。在管阿姨的張羅下,章承祖見了幾個當地的老板,只有一位馬總有投資意向。可讓章承祖沒有想到,過完年后這筆原本三十萬的投資就化爲泡影了,就因爲掌握財政大權的馬太太不同意。

  2010年2月,章承祖又找了一個象山老板,打算好好地遊說一番。早上7點,章承祖就到了公司門口等他,一直等了四個多小時,才被請進了辦公室。

  “說說拍的是什麽吧。”坐在老板椅上的老總並沒有讓章承祖坐下來的意思。“電影名字叫《荷花庵》,說的是農村的姑娘董芳高考落榜后,受到打擊精神失常,寄住在荷花庵中,恰巧遇到了家境境貧寒上不起大學,在山里采藥的小夥子林可珂……”

  “簡單點說就是女娃病被男娃治好了,然后兩個人相愛了是吧?”

  “嗯嗯,是的,故事情節是這樣的,但……”

  “情節太老套了……這樣吧,想要我投資也行,不過劇情得改,要不然沒票房啊。要不你拍一部我的創業史,比你這個跌宕起伏,肯定能掙錢。”

  幾分鍾的對話,被老板粗暴地打斷了好幾次,章承祖一直攥著拳頭忍著,他想也許再貼些笑臉就能得到投資了。可他又想錯了,這次談話就這樣無厘頭地結束了,人家絲毫沒有投資《荷花庵》的意思。

  章承祖覺得希望越來越渺茫,他不得不將原先預計的80萬壓縮到50萬。眼看著又過了一年,電影攝制許可證兩年的期限就剩下一半了,可投資依然沒有半分著落。章承祖越想越著急上火,竟然急出了病。現在的自己是窮得叮當響,半年沒打工,不僅沒有看病的錢就連吃飯的錢都沒了。

  深夜,聲聲的咳嗽驚醒了管阿姨,看著章承祖艱難的現狀,慈母心腸的管阿姨掉下了淚。“阿祖,你別急,你先把病養好了,投資的事情或許還有其他辦法。阿姨錢不多,但也能拿出個兩萬,阿姨投資你的電影,實在不行還有其他街坊呢。”章承祖明白,管阿姨也不富裕,他不能收老人家的錢,可自己現在已經是火燒眉毛了。“阿祖,我們也做了幾年鄰居了,你是什麽樣的人阿姨知道,就憑你的認真和執著,電影肯定能拍成,阿姨相信你。”

  章承祖怎麽也想到,電影的第一個投資人竟然會是退了休的生活並不富裕的老人家。2010年下半年,章承祖又開始一邊打零工一邊找投資。住在附近的阿娜姐是開中介的,她天天給章承祖留意工作,還給他送來整齊干淨的舊衣物。住在后邊的破爛王一淘到好書就送給章承祖,他總是說:“我這輩子也沒崇拜過幾個人,你章承祖算一個。”

  2010年9月的一天,正在物流公司搬老酒的章承祖接到了一位操著異地口音鄭姓女士的電話,說她想給些錢讓章承祖拍電影,兩個人約好在富邦大酒店那邊見面。接到電話的章承祖高興得不知如何是好,想著這肯定是一位有錢有好心的大老板,下榻在了富邦酒店。

  可當章承祖找遍了富邦酒店,也沒有找到那位說提著塑料袋拿著報紙的女士。章承祖又跑到酒店門口到處張望。這時,他看見酒店對面的火車南站廣場上一個戴著草帽,手里拿著報紙的人正在努力朝自己揮手。等她靠近時,章承祖才看出來這是一位六七十歲的大媽,她的皮膚被曬得黝黑,穿著朴素的不能再朴素的衣服。她站在牆角,拉著章承祖的手說:“阿祖,終于見到你了,我前些天就聽說你的事了,一直想見你,把這四萬塊錢給你拿去,寫個借條。大媽沒出息,是個失敗的人,在這車站外面賣地圖,撿了半輩子的礦泉水瓶……大媽知道人在最困難的時候有多麽想得到別人的幫助。”大媽的眼睛里噙滿了淚水。

  外面的熱浪一股股撲過來,章承祖想拉大媽進酒店大廳涼快一下,可大媽卻搖搖頭往后退了退,大媽的仔細讓章承祖心疼。章承祖半晌說不出話,被感動的同時他也在做激烈的思想斗爭,從前有人說他爲了夢想抛妻棄子是自私的行爲,他一直不那麽認爲,可此時當他拿著沈甸甸的四萬塊血汗錢的時候,他突然覺得自己是那麽的自私。

  幾天后,管阿姨又介紹了兩個附近的鄰居給章承祖,她們一個是醫院的保潔,一個普通的企業職工,她們都盡自己的能力給章承祖湊了幾千塊錢。

  電影背后的買夢者

  2011年春節期間,一場爲章承祖“買夢”的活動悄悄上演了,在章承祖租住的甯波月湖旁,一些認識或不認識他的人你五百她一千。許多同樣是去甯波打工的青年說:“大哥,只要你看得上,讓我演啥都成。我們沒錢,但是能免費給你演。”三月份,鄰里的投資將近達到了十萬,章承祖沒想到,竟然會是這麽一群人去幫他實現理想。面對這些無私的人,再多的感謝都顯得空洞無力,章承祖決心要把電影拍好,決不能叫大家爲自己吃虧。

  而海口村那邊,曾經罵他罵得最凶的農民親人們也都湊了幾萬塊錢,他們對章承祖說:“讓你瘋了二十多年,這次我們信你,也陪你瘋一次,能不能拍成都不是最要緊的,希望你早點回家,做個好丈夫好父親。”

  2011年4月底,11位演員全部選出了,他們都是“買夢”活動的參與者,男一號林可珂是由來甯波打工的宋利飾演,女一號董芳的扮演者是安徽姑娘董林玲,她在月湖一家酒店做服務員。林可珂的父親林山根是由五龍潭風景區的清潔員葉根達飾演。

  整部電影最“靠譜”的工作人員要數攝影沈建民,他是一家影樓的專業攝影師,答應帶著攝影機過來免費幫忙。章承祖一細算,原本至少需要50萬的費用,現在用十幾萬也能拍了,因爲演員不僅不要工資,大夥還能提供一些服裝道具,劇組只要給他們管飯和交通費就可以了。至于后期的制作費用,暫時還不用考慮。

  5月4日,電影《荷花庵》正式開拍了,章承祖帶著劇組21個人登上了鄞州區的五龍潭風景區。沒有音效師,沒有服裝師,沒有燈光師,盡管經費太少,道具不足,但章承祖絲毫沒有放松要求,演員演技要到位,就算NG次數達到了幾十次,大家也是一遍遍來,沒有絲毫怨言。章承祖在劇組多年的偷師終于派上了用場,他不僅當導演還當場記做替身演員,沒有先進的設備他就用土方法來炮制,用三輪車代替攝影軌道,用滑輪把木棍連接起來模擬搖臂,用竹筒來收音……一個個奇思妙想的創意讓沈建民不得不佩服得豎起拇指。

  章承祖常跟演員們說,《荷花庵》是一部淨化心靈的電影,它要展現的是山里人的淳朴厚道和真性情,沒有物欲橫流,沒有人性的泯滅,這里有都市人所渴望的返璞歸真。這些要求並不高,因爲這些演員們他們能不計報酬地演出已經說明了他們內心的善良,他們完全可以本色出演,這樣反而比刻意地演更加真實。

  由于每個演員都是利用業余時間來參拍的,這也導致了電影進度比較慢。2011年11月1日電影正式殺青,晚上大家在葉根達的小屋里喝酒慶祝。五十多歲的葉根達高興喝了一宿的酒,平時沈默寡言的他說了很多心里話。五十多歲的他沒有兒女也沒有什麽親人,平時就兩條狗一瓶燒酒陪著他。他說,這部電影仿佛把自己拉到了另一個世界,那里他有個幸福的家,他不願醒過來,那里有他的兒子林可珂,還有他懂事的女兒董芳。說到最后,兩個年輕人抱著他哭了起來。第二天,葉根達將自己曬的筍干一包包地包好,送給了他的“兒子”和“女兒”。

  電影拍完了,章承祖也得到了另一個好消息,浙江工商職業技術學院影視動畫專業的“169影視工作室”要免費幫他完成后期的電影制作。2011年11月15日,帶著整個劇組的期盼,章承祖拿著制作好的電影前往北京送審。2011年12月22日,《荷花庵》在甯波舉行了首映,章承祖邀請了所有的“買夢”者去觀影,一個半小時的電影,讓觀衆紅了幾次眼眶。章承祖也哭了,因爲他的夢想走進了現實,也因爲那些無私付出的“買夢者”。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