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人妻熟女]

冬草姐

[複製連接]
查看: 109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26 08:40:04

吾的子民啊,如果給遲遲不願沈眠的你一次機會,圓你執念后邊隨吾西去吧,太陽終究是要落山……



         農家明媚舒爽的上午,山邊一座墳頭前旁坐著一女子,像個姑娘家嘴里輕輕碎碎念念著什麼。
         隱隱聽到女子大概是在碎念著,爹娘又催促什麼婚事了。


        “冬草姐,東草姐!”
         山下傳來熟悉而青澀的脆聲,女子起身拍拍屁股邊連忙應道:“哎!我在呢。”
        “你快下來吧,爹娘待會讓我帶你到縣里去買點東西”
         這名冬草的女子知道爹娘讓山下的青年和她的意思,回頭看了一眼那座墓碑便速速下山去了。


         走在青年的身后,兩人安靜的也不說話。
         冬草看著走在前邊1米處左右高個身影,不緊不慢的跟著。這會的路還有30分鐘之久,偏遠的山區這里
還沒有通路,山中長大的兩人也不覺累,只是小小汗水在額間和腦門上貼著。
         冬草邊走邊想了很多。不知道長明弟在想什麼呢,他真的喜歡自己麼,我可是她的嫂子呢,剛剛大學
畢業的他真願意和大他好幾歲的人結婚麼,不要只是因爹娘而屈尊自己啊。


         冬草眼前的長明弟,名陸長明,剛剛名校畢業的高材生,沒有隨學校安排好的工作,也沒有隨期待教授
的期待留下來繼續深造,而是響應爹娘的要求回來和她結婚。

         每每在爹娘下談到兩人的婚事,面對阿明弟溫和的微笑,冬草會自卑,她比他小了6歲,她只是一名初
中畢業的農家女子,還是快30歲的寡婦。冬草好學知識,也從家里老舊彩電知道,長明的條件對她而言,太委
屈人家了,可是她受不住爹娘的念叨,長明弟也不反對。


         來到鎮里后,長明便一路關照冬草,這讓冬草心里想著,他真的長大了。

         隨著時代而快速變化的縣里對一直身在山中的冬草而言是陌生的,4年前和爹娘送考上大學的長明弟向
東而去后便沒有來過,冬草29年里來過縣里不到5次。她緊張而小心翼翼的跟著長明,又保持一定的距離不敢多
過靠近。
         羞澀而帶著自卑的冬草怕別人閑話,不想丟了長明弟的臉面。


         午飯是陸長明拉著不願浪費的冬草姐進入小面館的,他看著還像羞澀少女似的冬草姐安靜吃著面條。
         其實一路上他比冬草姐更緊張,可到縣城里后看到冬草姐還是一路安靜無語緊緊的跟著他,低著的臉下
是純潔而自卑的羞澀。
         長明從不曾嫌棄過冬草姐,記得小時候冬草姐陪他玩耍,被大哥教訓時幫他解圍,早早綴學后陪他學習,
大哥走后照顧他一家子,他對冬草姐有著很多很多的感情色彩,他曾經很羨慕大哥娶了冬草姐……

         想到小時候大哥教訓他要當個男子漢,飯后長明一路拉著冬草姐,他不在乎別人的眼光。歲月在冬草姐
姐曾經秀氣的臉上留下痕跡,但並沒有摸去那份依舊能感受的漂亮。


         在一家首飾店的時候,慌亂止步的冬草要不是長明溫和的話語,和緊緊握著她的手,她根本不好意思進
去。
         冬草從來沒有進入過這麼豪華的屋子里。在她的印象,10年前那次和長東哥時哪有這般豪華,和這家長
明弟嘴里的老字號相比,當年就是一家簡單的小店。那時候她是要懷春出嫁的興奮少女,這時候是緊張自卑的山
中婦女。
         敏感的冬草迷迷糊糊隨著長明弟安排,只有服務員的眼神和話語讓她緊張的聽起,她怕別人閑話而丟了
長明弟的臉面。當長明弟坦然在人前介紹是他媳婦的時候,在服務員有點異樣的眼光下,緊張敏感的她只是埋著
頭,手又緊緊握著長明弟那比她還光滑的大手,瞳孔隱隱霧氣環繞。
         冬草被長明弟感動了,她第一次將長明弟當做一個男人而感動,被他細心的關懷,被他坦然的話語。


         隨后他們又去購買新衣服,長明看著冬草姐一身朴質老舊的花衣,那仿佛還在舊時代的產物就像舊時代
某個地主家過的還不錯的丫鬟,讓長明一陣心疼。
         深感時代變化速度的長明明白冬草姐那淳朴到骨子里的美麗,多麼難能可貴,那仿佛還未出泥而染的純
潔多麼叫人驚嘆和欣賞。他不清楚29歲的東草姐為何還像個懵懂無知的純潔少女,他更堅定要好好守護她。


        再過兩天就是他們的婚事了,他們沒有聲張,只是兩家人在爹娘老木屋里開始準備著。

        村里的鄰居多少有點閑言碎語,有的人羨慕老陸家又娶了一回冬草,畢竟這些年上來說媒的人也不少,
村里也人有老光棍在;有的人則替陸長明不值,一個名牌重點高材生,娶了一個農家婦女;有的人則更多妒忌
冬草,陸長明相貌堂堂,山中少見的178COM左右干練身材,委屈一名寡婦身上,當年老陸家長子陸長東也是村
里周圍名人,明里暗里迷戀老陸家男兒的妹子可不曾少過。
        他們之中有的人在得知陸長明回鄉,還特意趕了回來,就連鄰村還有人上來說媒,只為謀得那一絲希望。


        說來兩家人都姓陸,三代堂親,到長明和冬草這是四代了。
        外人不在乎,陸姓男人們可在意了。當年長東和冬草的婚事還不曾在意,可兩老爹是在部隊當過好久的
兵,在時代快速發展中不曾忘學些知識,尤其長明是個高材生肯定懂得,他們再求孫心切,也一直心懷坎坷。
        這會又是“親上加親”,老臉更是有種說不出的羞恥。

        長明當然在意,但不是血親關系,他當然知道三代后就沒事了,可他在意的是大哥!

        4年前高考后也沒能等到從小崇拜的大哥在爽朗笑聲下誇贊他,等到的卻是政府和軍隊來人帶來幾塊紅布
和行李箱,幾塊紅布是政府送來的表彰錦棉,還有一塊是唯一大哥留下的血液的紗布。
        那一天老陸家沒能為金榜題名的長明高興多久,便舉家悲痛了。

        老陸家驕傲的長子陸長東戰死國外,屍首不知所終!
        兩位老陸還是多少明事理,有些事他們懂得,沒有糾纏政府和軍隊的人多久,悲痛下默默流淚收拾長東
的東西。

        老陸家三代為國效力,爺爺在那個動亂戰火連年的日子里幸存下來,沒想到長東卻在和平時代下戰死了!
        老陸家從不曾怪罪國家,淳朴善良的他們從爺爺時就一直教導,和平來自不易,國家強大了,我們才能
好好生活。


        那時候長明還記得阿爹總是抽著大煙筒暗自悲傷,阿娘時不時偷偷哭泣,冬草姐都快哭瞎了雙眼。
        時至今日長明依舊深刻的記著冬草姐悲痛欲絕而兩度輕生,生是長東哥的人,死是長東哥的鬼!
        那時候長明突然從沒有過的怪罪自己無能,痛恨自己沒用!被復雜情緒蔓延心緒的他要不是被阿爹幾次
狠狠的巴掌打醒,可能就獨自偷偷跑去當兵了。

        長明是在崇拜著大哥下長大的,大哥生前就不斷關照他,為了他放棄學業跑去當兵,死后還要用他的撫
恤金好好讀書。在他的心里,一直埋藏著大哥高大堅實的挺拔身影!

        而今就要娶走大哥心愛的妻子冬草姐了。
        陸長明還記得臨走前那個夜晚,阿爹沈聲告訴他,冬草姐要是不嫁人的話,以后回來娶她。當時的他心
里即震驚又有點不明竊喜,那時候的他還不懂。長明大學的日子里心里埋藏著大哥的身影同時,不知何時思念
起冬草姐。他對學校里暗送的秋波視而不見,對他人介紹的人兒不作理睬。

        長明在無知懵懂的歲月里埋下了對冬草姐的情意,在青春年華的時光里默默愛念起冬草姐。
        陸長明越來越感到自己對不起大哥,大哥奉獻了一生,自己還要娶走他的妻子,他死后真的什麼也不將
留下。可是長明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再次見到冬草姐后只覺更想娶她,他想愛護冬草姐,帶著死去的大哥那
份。


        拜天地、拜高堂、拜爹娘,傳統的婚禮儀式后,倆老陸家滿臉笑容的吃起囍菜,喝著福酒。

        “回來啦,長明弟”罩著喜氣大紅蓋頭的冬草從床邊起身。
        “冬草姐,我來牽著你,別摔著了”

        火紅熱烈的夕陽早已西下,臨走前還點起新人房里幽幽蠟燭。
        喝了幾杯米酒的冬草此時直覺雙臉更加滾燙了起來,她被長明弟溫柔的拉上了囍床。突然一股有種熟悉
的感覺在全身蔓延,長明弟似乎很熟練解去了她的衣裳。冬草不知道怎麼回事,原本會想自己羞恥的脫去,卻
是隨長明弟擺弄,沒有絲毫抗拒之意。

        雙唇紅胭的冬草想著不知長明弟嘴邊有沒有留下吻痕,在長明弟的滑舌帶動下漸漸動情起來,她不清楚
何來的情意,她也不多想,好像很熟悉似的,她甚至帶著渴望和長明弟更久的親允。

        長明弟的雙手好像很大,竟然揉捏起人家的乳房,他還會吸咬自己的乳頭。冬草感覺胸口好漲好熱,乳
頭也好硬,渴望長明弟更多的愛撫她,雙手抱起長明弟的頭腦,溫柔的撫摸又怕弄亂他的頭發。
        “恩…啊……”

        身體好熱好燙啊,長明弟有點冰涼的身子弄的自己好舒服啊,下面好像很濕了,長明弟也快要自己了吧。
        “啊!……”
        有點痛,好漲!長明弟的那個那麼大嗎,還沒完全進去啊!長明弟那個前面好大好燙哦,弄的姐姐下面
更癢了,呀,好羞恥!長明弟能再進來里面一點麼。
        冬草雪白的手臂抱著長明弟的后背,她不敢抓,怕弄疼了他,有點胡亂的撫摸著。冬草的身軀越來越燥
熱,春意無比的喘息聲,乳房很喜歡貼在長明弟胸口,而她那腰身還不由自主地緩緩動了起來,饅頭肉穴緊緊
的包裹著長明弟的肉棒,濕潤滑膩的肉穴腔內不時緊致著火熱龜頭。

        “恩…啊…”
        長明弟再快點,你弄的姐姐好舒服啊,再深點,里面好想要更多,好熱好癢啊。

        “啊……”
        好舒服!到頂了,更燙了!好像長東哥在弄人家哦。我真的好寂寞麼?啊!要來了,有什麼好熟悉又陌
生的感覺要來了!
        “啊啊啊!!……”
        啊,竟然大聲的叫出來了,長明弟會不會取笑姐姐啊。
        好羞恥,臉都感覺更加發燙了。剛剛便是長東哥以前說過的高潮吧,好舒服啊!剛剛好像不由之主的緊
緊抱著長明弟,好像抓到他了,沒有弄傷他吧。啊啊,人家雙腿也緊緊纏著長明弟,下面有沒有把長明弟那個
夾壞吧,爹娘還急著抱孫子呢!我可不能再犯錯了。

        “長明弟,長明弟?啊…”
        長明弟怎麼不說話?還好沒事,又動了。是不是有點生氣姐姐很色啊,不是的,姐姐也不知道為什麼突
然好想要,都怪長明弟你弄的姐姐好舒服,千萬不要嫌棄姐姐啊!姐姐已經是你的人了。
        “啊,嗚嗚……”
        一時胡思亂想的冬草竟然輕聲抽泣了起來,混雜著春聲嬌喘。一直不語耕作的長明弟好像終于反應到了,
用一只大手輕輕拂去冬草臉上的淚水,拂去她的不安,溫柔和的她親吻著,吸出她喜悅的嬌喘。

        “恩恩,啊…”
        長明弟怎麼也作弄姐姐。但是他不生氣就好了,姐姐好像喜歡上你了哦,就像喜歡長東哥那樣。你弄的
姐姐好舒服,是不是在城里學的呢,你這麼優秀一定有很多妹子喜歡吧?
        啊…要是以后你嫌棄姐姐了,姐姐不怪你,不過我們要先生孩子哦,爹娘他們都心急好幾年了,我也很
想要!啊…我們都是陸家人,都不用分外孫了。

         “恩恩…啊,啊啊……長明弟,老公…啊啊啊……”
         老公我好像又要來了!老公好厲害啊,高材生什麼都懂啊,姐姐好舒服啊…
         “啊啊…老公,冬草愛你……啊啊……”
         啊啊,老公的那個好像變大了,速度好快,弄的姐姐好刺激好舒服啊!啊啊,射進來吧!讓姐姐懷孕!
姐姐要給老公生孩子!啊啊…

        “啊啊……老公!!”
        冬草又一次緊緊的抱著長明弟,指尖不自覺陷入背肉里,下身在不停的痙攣著,雪白的大腿死死抱著長
明弟的腰身。
        “啊、啊!…這是什麼!!啊啊啊!!……”
        長明弟的肉棒在冬草高潮后的幾秒后,深入到底緊緊抵著肉穴敞開的花心,一發接一發的精液竟然讓冬
草瞬間又是一陣高潮,大量的水衝刷下來,更刺激的痙攣使得冬草雙腿松開了,一發接一發的淫水直噴!

        冬草不知道那是什麼,她昏過去了。


        走在楓葉小道上,長明想起昨晚好像被什麼附身了一樣,受過高等教育的他不會想到什麼鬼怪,他清晰
的記著昨晚的感受。
        昨晚承歡在他身下的冬草姐太迷人了,昏暗的燭火下更是甜美誘人。想到最后冬草姐喊他老公更是震奮
和驚喜無比!看著隨風而去火紅的楓葉,長明沒有人們眼下美景總是感懷秋天帶走葉子離去,而是心中更加激
蕩。

        長明得到冬草姐了!
        冬草姐那嬌羞無比下是內斂的火熱,含蓄而純潔的冬草姐只需要一個燃點,點燃后就會迅速火爆全身,
爆發出她心中深深的火熱真情,就像高潮時的冬草姐會喊平時不曾說過的老公,愛你。


        下午這對新婚夫妻來到一處小山邊上,給大哥上墳。這對新人的心緒是復雜的,墳里埋著他們最親密的
人。
        其實冬草和長明弟一樣很崇拜長東哥,他高大威猛,總是能聽到他爽朗的笑聲。當年長東哥上門和阿爹
說要娶她的時候,可把冬草開心死了。冬草還記得那時候很多妹子愛慕她長東哥呢,連鄰村的人也時不時跑來
找長東哥,為此她沒少嬌蠻的生氣,她甚至想找阿娘去和長東哥說娶她。

        可惜好景不長在,和長東哥不到一年時間,他就去當兵后再也沒回來過了。時間是傷口最好的良藥,可
冬草心里總有遺憾,她沒有懷孕,她還以為自己不能生,可是后來去縣里醫院檢查的結果沒事啊。
        現在有機會懷孕了,起初冬草心里是抗拒的,可阿娘們身體也不太好了,總怕等不到抱孫子就去了。
        冬草這幾年沒少受阿娘念叨,其實她對長明弟只是當弟弟,她希望長明弟有更好的妻子陪伴在她身旁,
可是長輩們總有很多理由來說服她,她只能說長明弟願意,就嫁給他。

        而長明這一次回來呢,在他們的孩子沒出生前是不會走的,老陸家心口上的大石也總算放下了。他們
可不像村里其他人這個年紀有的已經當太爺太奶了,對于子孫的渴望也總會更勝一分,尤其長東的犧牲讓他們
更是害怕白發入土后自己還不見第三代。
        好在長明懂事,心里也很喜歡他冬草姐。

        當然他們也知道長明放棄了更崇高的理想,尤其長明阿爹當年教訓快墮落的長明的時候,說他大哥當兵
犧牲了是為國為民,可也是他沒文化,長明要是好好學習到時候就去政府,或者科研單位。長明也長氣,在科
大沒有浪費一絲時間,讓學校的人不是驚嘆就是老師們更加喜愛。


        時間過的很快,冬草發現晚上床事的時候,長明弟不會說話,她以為是害羞,可長明弟每次都把她弄的
好舒服,她都昏過好幾回了。
        冬草也發現自己好像越來越喜歡長明弟了,她想自己懷孕后怎麼辦,她突然很害怕以后見不到長明弟,
所以她準備找長明弟談談。

        “長明弟,要是你和阿姐生了娃后,你打算怎麼辦啊?”
        “還不清楚,爹娘很想帶著娃,可娃太小需要冬草姐你帶著。”長明弟不太清楚冬草姐想和他談什麼。
        “哦,等阿姐懷孕后,你還是先走吧,男人事業為重,要是到時候你在城里好了,想接阿姐的話,再回
來吧。”說這話的時候冬草還是心里難受的,可她不想再耽誤長明弟了,這個時代變化的太快了,要是自己跟
不上,長明弟以后就只能跟自己吃苦了。
         冬草姐的話明顯讓長明一愣,他思索片刻后道:“沒事,我的老師給了我一年時間。到時候冬草姐想在
家帶娃就帶娃,不想的話就帶著娃和我一起走吧,等孩子大點再送回來讓爹娘帶著。冬草姐你也放心,我會抽
時間經常回來看你的,等娃大了,我就接你。”
        長明弟的話讓冬草心里甜甜的,但還是心里以長明弟為主“阿姐沒事的,有個娃陪著心里就滿足了。阿
姐也知道城里些事,要是有更好的姑娘喜歡你的話,阿姐不怪你。你一個人在城里一定要照顧好自己,要是有
什麼意外的話,阿姐在家里也會等你。”
        冬草姐的話讓長明很心疼,他走過來抱住了冬草姐,柔聲道:“陸冬草你是我老婆,我是你老公,我不
會辜負你,也會讓你等太久的,三年后我就會接你去城里。”


        陸冬草,一個讓他陸家感到虧欠的女子。長東走了,她160COM的身子撐著兩家老人。
        聽爹娘們說,冬草之所以叫冬草,是因為冬草幼時差點沒活過來,她從小身體就比常人差點。冬天出生
的冬草,希望她就像冬天里的野草有生命能量,大風大雨大雪帶不走她,火來了也會重生。

        瘦弱的冬草從沒意識到自己的優點,她總是想著別人,她善良天真,淳朴忠厚,不花俏愛勞動,沒有復
雜的花式去包裝她的外表,人們只要看著她水靈靈的大眼就能從中捕捉到純潔。

        沒有人會告訴冬草她的好,長明也不會說,他知道他的妻子冬草在這物質洪流,欲望大河的時代里就像
一張干淨的白紙,他唯一擔心的是冬草到城里后不被黑暗汙染而沈淪。長明不會嫌棄她的年齡,也不會嫌棄她
沒有城里姑娘年輕時尚,他相信冬草到時候用城里的護膚品后,會喚回她天生美麗的容顏。


        2個月后的這天老陸家6個人都充滿喜悅,剛從縣里帶回來的檢查確定了冬草懷孕了。兩位老娘,一位將
要當娘的都遮掩不出瞳孔中歡喜的淚水。
        老陸家不在乎冬草肚里的娃是男是女,對于他們而言,有娃能抱能帶就心滿意足了,他們心里的石頭總
算是放下了。

        冬草和長明弟都很努力造娃,可她沒想到懷孕了,長明弟還要,這讓她高興也很羞澀。冬草高興的是長
明弟沒有把她只當作生娃的女人,羞澀的是長明弟好厲害。

       “恩,啊…”
       每每此時,對于長明弟不發一語的耕作,冬草也習慣了。
       “啊,老公,親姐姐”
       冬草心里決定以后要把長明弟當真正老公了。雖然此時心里還想到長東哥,但她肚子里有長明的娃了,她
喜歡長明就像當年喜歡長東哥一樣。


       ‘幫我照顧好冬草,再見了……’
        長明不知道腦海里突然有了一個聲音,他晃了晃腦袋后發現不知道怎麼哭了。他突然心里有一股說不出
的悲傷,好像有什麼與自己永遠而去了,可他全身又有一種說不出的解脫,輕松和歡喜,他好像完成了什麼,
得到了什麼,他不清楚。

       “啊,老公你怎麼哭了?”
       冬草一時有點心急,她擔心自己讓長明不高興了,她又有點心疼的雙手擦去長明的淚水。她都沒想過自己
為什麼也哭了。
       “我沒事,老婆,我是高興呢”
       長明愛惜的用嘴親去冬草臉上的淚水,這個女人總是會先想到別人。

       看到長明沒事,冬草也很高興。她突然感覺長明好像不一樣了,可長明還是那個溫和的長明,她不清楚,
但是她知道自己喜歡這個男人,就像看到他哭了以為自己也心急的哭了,可是為何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呢?


       眼前的女人是他的老婆,長明好像第一次一樣再次認識女人身體的美好。
       冬草雪白的肌膚上是濕漉漉的汗水,白里透紅訴說著嬌軀此刻的春欲。她在衣物遮掩下的柔嫩皮膚摸著很
舒服,尤其那美乳剛好一個手能握住,長明當然也不會放過那翹立的粉紅乳頭。

       冬草姐,不!是冬草的身體好香啊,乳頭為什麼有一股甜甜的味道?難道是因為懷孕的關系?也不對啊。
嘿!冬草竟然摸起我的陰莖了,看你這樣子明明很羞恥,想讓我也舒服麼,還是迫不及待了?
       嘿嘿,看我來個讓你更舒服的,這是我在大學寢室同學看的片子上學來的哦。

       長明突然掰開冬草雪白滑嫩的大腿,一頭就是對準她的胯下。
       嚇的冬草啊的一聲道“不行啊,老公,那里好髒,是尿尿的地方,你怎麼能舔那里呢!”
       長明擡起頭知道冬草還不能適應,柔聲安慰和誘惑道:“放心,相信我,沒事的,老婆,這樣很舒服哦”
       “啊!這是什麼啊?老公,真的好舒服啊……可是你真的不怕麼,啊啊……”

       冬草不知道長明玩的什麼花樣,反正長明是高材生都不怕,真有什麼事她也沒辦法啊。此刻她只覺一股
陌生的新鮮感,長明的吸允很刺激,他的舌頭很舒服,沒一會就要高潮了。
       “啊啊老公!啊啊,姐姐來了來了,啊啊啊!!……”

       看著嬌喘的誘紅冬草,長明心里突然很有成就高,他打趣道:“怎麼樣,老婆?很舒服吧,要不來再試
試?”
       “啊!不要了,老公!你這是在哪學的啊,娘他們可沒跟我說過呢,竟然可以舔那里。”害羞的冬草雙手
捂住自己發燙的面孔,心里即是羞恥,又很好奇。
       “當然是在城里學的啊,我還是第一次呢,很厲害吧。”
       “那,那還有嗎?我也想讓老公更舒服,可以麼。”
      長明心里別提多興奮了,看著嬌羞的冬草似乎也很期待的樣子,那小心翼翼的摸樣真可愛。他試探道:“
有,不過你不怕麼?女人也可以舔男人那里哦,就像我剛剛對你那樣。”
       “呀!老公你怎麼學了這些東西,我感覺好色啊!”
       看著冬草將臉好像捂的更緊了,長明鼓勵道:“這算什麼,老公愛老婆,老婆愛老公很正常的事啊,這叫
做愛,兩個人相愛的一種表達愛意的方式。呵呵,等以后你和我去城里的時候,我還可以教你更多呢。”
       長明的話雖然讓冬草感到很羞恥,心里卻是不知為何很期待,很癢的感覺。她想到長明都幫自己了,難道
她還要嫌棄長明麼?她鼓起勇氣道:“那好吧,我試一試,不舒服的話,不要怪我啊。”

       “呵呵,我是你老公,你害羞什麼呢,不用遮住雙眼,放心大膽的看吧”
       冬草沒有和長東哥試過,她很好奇的看她男人陰莖,還是第一次認真的看男人這里呢。和小孩不同,而且
不知道為什麼黑了好多。她先是伸手按著長東哥以前教的慢慢套弄,然后看了看長明鼓勵和期待的目光,她呼
了口氣低下頭去。
      
       很刺鼻,有股臊臊的氣味,我那里也是這個氣味麼?老公不會嫌棄吧?先用舌頭舔舔看,老公要是很舒服
就好了。
       老公那個前面半個蛋蛋好熱啊,聽他的話好像舒服,試試用老公說的,像吃老公帶回來的棒棒糖的時候一
樣,試試老公會不會真的更舒服。
       恩恩,老公好像很興奮呢!呀!好像我舔的用力點,親的用力點,老公會更舒服!

       “嘶,對對,就是這樣,老婆真聰明!啊,我很舒服哦。老婆還有馬眼,就是龜頭前面那個裂縫。啊…老
婆你真聰明,一下就會了,啊嘶…”
       “啊,老婆你的嘴張的再大點含住陰莖。恩,就是這樣,然后像打炮一樣抽動,注意你的牙齒別咬到了,
嘶,噢,老婆真聰明,動作再快點。”


       突然冬草感覺陰莖變大了,她知道要射了,她擡起頭捋了捋秀發道:“老公你好像要射了,我們快那個
吧。”
       “啊,老婆你應該繼續啊。”
       “可是老公你…”
       都到這個時候了,長明還是很期待想試試的,他帶著期待的神情耐心解釋道:“對了,精液是可以吃的,
沒關系的,都是蛋白質。恩,你就當化開的雞蛋一樣,吃下去就好了。”
       “可是娘他們說精液是要射精在那里的啊,這樣也可以懷孕的嗎?”
       看著冬草那迷糊的樣子,天真的話語,心急的長明感到有點頭疼,他的老婆可愛的過分!他繼續蠱惑道:
“老婆你忘了,我可是重點高材生呢,這樣不會懷孕,只是會讓男人更舒服。”
       “可是,那待會怎麼辦?你不要射進我那里了麼,老公?”
       “要啊,男人射完一次可以第二次的,就像你高潮一次后,還有高潮啊。”
       “哦好,老公我知道了,那我繼續了啊”

       沒一會后,冬草感覺口中射進來一股液體,好燙!瞬間又是來了幾發,她還來不及吞下去,她想先緊緊的
含住長明教說的龜頭。恩恩,好多精液,好滑綢,嘴巴里面好大一團啊,還漏下一點,看老公很想我吃下去呢。
       恩恩,有一股苦澀的味道,沒那麼好吃下去,好粘稠。嘻嘻,老公看我吃的時候好興奮呢!我把精液全部
吃完吧,雖然不好吃,可是老公好像很喜歡看我吃精液呢。

       長明將冬草擁抱在懷里,撫摸她光滑的后背,柔聲道:“老婆,我愛你。”
       “我也愛你,老公。”

       趴在長明懷里一會后,冬草很喜歡,很有安全感。她仿佛自己會離不開長明似的,非常迷戀長明的擁抱,
他的撫摸,他的親吻,她有點擔心和期待的問道:“老公,剛剛我好像很色啊,你會不會嫌棄冬草?以后會不
會不要冬草了,冬草年齡比你大6歲呢,冬草也不像城里姑娘那麼漂亮,還很笨,我好害怕以后會拖累你,又
怕你不要冬草了。”
       “呵呵,你不色啊,色也只對我啊,老婆對老公色是好事啊,老公會更喜歡的。放心,我不會嫌棄你的,
愛你還來不及呢,你是我老婆,一輩子都是,我會和你幸福的白頭偕老。”

       一陣柔情蜜語后,冬草想起是不是還要了,擡起紅潤的小臉問道:“老公,我們還繼續麼?”
       “要啊,不過還要老婆幫我哦,就像剛剛那樣,恩,那個叫口交。”長明邊說邊放開冬草,擺好姿勢。
       看著長明的胯下,冬草不自覺的又是嬌羞起來,她想到能讓老公舒服,她就很開心。

       片刻后長明已經趴在冬草身上耕作了,還會問道:“老婆,舒服麼?”
       冬草抱著長明后背,心想老公今天真溫柔,她嬌聲道:“啊啊,舒服,啊啊…老公弄的冬草好舒服……”

       恩恩,老公身上好多的汗水啊,這一次老公弄的時間好像很長啊,又很溫柔,他開始加快速度了呢。冬
草好舒服哦,啊啊,老公身上的味道好好聞啊…冬草好像變得好色啊,啊啊…老公我好愛你啊,啊啊……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啊啊!老公,冬草要來了啊啊…啊啊……老公,我愛你啊啊!啊啊啊啊!!……”


       冬草的肚子已經很大了,這6個月她感覺從未有過的幸福。

       長明長的很像長東哥,這讓冬草有時候會產生錯覺,她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將對長東哥的愛轉嫁到長明身上
了。這曾讓冬草心里難受起來,她會莫名的焦躁起來,她好像覺得自己對不起他們兄弟倆,突然覺得自己好卑
鄙,好壞。
       還好有長明的細心照料,溫柔相伴。在冬草不自覺下,總會被長明慢慢套出心里話,然后慢慢的被開解。

       冬草愛長東哥,她曾經因長東哥犧牲而絕望的輕生。這幾年來她時不時會去長東哥的墳頭,有時候是些無
聊瑣事,有時候是分享喜悅,有時候是悲傷難過,還有想念過去,想念長東哥。
       可不管冬草再愛長東哥,她需要新的人生,而帶給她新人生的人是長明,她現在也很愛長明。冬草漸漸的
開始埋藏對長東哥的思念,對他的愛,慢慢更加喜愛長明,更加離不開他了。

       2個月前他們夫妻倆去山邊看望長東哥的墳墓,那一次冬草哭了。
       冬草哭的很難過,又哭的很開心;哭的很悲傷,又哭的很幸福。長東哥永遠的離開她了,她只能來看望他
的墳墓;長東哥孤獨的離去了,不能和他們一起見證新生命。她不知道長東哥有沒有遺憾,她知道自己不能帶著
遺憾活下去;她不知道世上有沒有來生,她希望肚子里的孩子是長東哥。

       娃兒在政府的人關照下得知是個男娃,他的名字在老陸家三個男人商量下,叫陸東耀。
       貼合長東長明的名字,又加上陸家男人對國家的熱愛,還有對長東的紀念,這個即將誕生的男娃,有著太
多太深的希望。冬草肚子里的男娃不知道他未來要背負的,但是在近幾年的時光里一定是享受6個長輩的愛意。


       夕陽時,微風撫摸正在木樓道的冬草,而她洋溢幸福的撫摸著肚子,一邊看著長明正在洗菜。



       吾的子民啊,隨吾西去吧……

       夕陽紅。
       “哇!哇哇哇!!……”陸東耀誕生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