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科學幻想]

床伴

[複製連接]
查看: 119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理都懂
Crawler | 2016-9-14 22:04:36


菸有多苦澀,愛情就有多苦澀。










『欸,你幹嘛要抽菸?』

「那妳幹嘛要做愛?」

我從菸盒裡拿出一支菸,熟練的點上火,吸入,再吐出一口菸,反問。




『做愛,因為有感覺啊。』

「抽菸,因為有情緒啊。」

我站在陽台,看著菸頭燃起的紅色,嘴裡吐出的煙霧緩緩消失於漆黑的夜色中。

嘴裡的菸味很苦澀,我一向只抽到濾嘴前還有一截就不抽了。




我將菸熄掉,轉身面對著躺在床上的那個人。

有點淩亂的頭髮剛好落在肩膀的位置,被子象徵性的用手擋在胸部上。

剛剛激烈的性愛帶來的紅潮還停留在臉上沒有散去。

雖然看起來有點疲憊,微微的臉紅反而使她精緻的五官更顯嫵媚。




『白癡喔,講真的啦。』

她稍微挪動了身體,把自己擺成一個舒服的姿勢,

我穿起掉在地上的球褲,坐到床邊。

「騙妳幹嘛,就只是情緒而已。」




她是小我兩屆的直屬學妹,也是我的床伴,

或者直接點說,砲友。




其實我也不記得我們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種關係的。

印象中依稀記得是一次聚餐後我們三屆的直屬都喝個爛醉,

淩晨三四點的我們也找不到任何方法送她回宿舍,

沒辦法,只好要我學弟自己回宿舍,而我把她帶回我外宿的地方。




當下我半點別的念頭也沒有,畢竟連自己都醉的要死。

回到我住的套房以後,我只是拿了條乾淨的毛巾沾水幫她擦擦臉跟手腳,

沒有那種她吐了我跟自己一身,害我非得把她衣服脫光帶進浴室清洗的芭樂情節。

我將她放在床上後,就自己去洗澡,接著拿出備用的被子鋪在巧拼上準備打地鋪。

關上燈之前,我仔細的看了一下她的臉孔。

嗯,跟妳有幾分神似,但我想她不是跟妳一樣的劈腿爛貨。




我打開冷氣,過沒多久就因為酒意跟涼爽的溫度昏昏欲睡。

半夢半醒之間,卻發現有人正在吻我。

我是喝太多了產生幻覺了嗎?但嘴唇上柔軟的觸感卻提醒我不是在作夢。

當然這裡不可能有別人,我掙紮著起身試圖推開她。





「妳在幹嘛?」

『廢話...吻你啊...。』

「妳喝太多了,快回去睡覺。」

『我要...給我...。』

「妳太醉...」

我甚至來不及把話說完,就被強迫吻上。

我不是個趁人之危的小人,不過那建立在大家都還保有理智的狀態下。

在喝了酒又被女生主動強吻的狀態下,我想我也沒什麼好矜持的。




我一把將學妹抱到了床上,我們的舌頭交纏著,

隨著被酒精麻醉的理性,我在黑暗中摸索著把她的襯衫脫掉。

內衣解開的那瞬間我倒是真的被驚訝了一下,比我想像中大了很多。

「妳多大啊?」

『34D,怎麼樣,厲害吧?』

我沒回答,而是直接將嘴巴湊了上去。

從她舒服的呻吟裡我知道她很享受,

甚至自己引導我將手伸進內褲裡,過沒多久就濕成一片。

但最讓我驚訝的還是她主動的程度,突然就將我推倒在床上,

脫下我的褲子自己吞吐了起來。




再下去的事情其實我不太記得了,記憶太過模糊讓我什麼也想不起來。

剩下零碎的印象就是我從床頭櫃裡拿出從前和妳留下的保險套戴上,

換了幾個姿勢,最後兩個人陸續到了高潮。




醒來的時候我的頭痛欲裂,身邊卻沒有人。

本來以為學妹已經走了,起身卻發現她睡在我昨天鋪的地舖上。

我頂著嚴重的宿醉,勉強走下樓買了兩份早餐。




『早安...。』學妹揉著眼睛,聲音很模糊。

「早,起來了?」

『嗯,頭有點痛。』

「吃早餐吧,妳怎麼沒睡在床上?」

『我不跟男生睡同一張床。』

「喔。」什麼鬼?這是我第一個念頭。




後來我們變得很熟,在那次激烈的「認識」以後。

除了彼此有需求時,我們偶爾也會一起唸書吃飯。

她知道了妳這個劈腿的爛婊子,我知道她曾經交了兩個爛男人。

算是同病相憐嗎,沒再想過要交男女朋友的我們還滿照顧彼此的,

然而我們都被感情傷的太深,床伴的關係成了最好的選擇。

也許是因為她吧,我不用再擔心受到傷害,

而可以選擇用一段沒有負擔的關係做自我保護。




好久沒想起妳了,希望我這輩子都不要再想起妳。




「妳今天還要過夜嗎?」

『不要好了,我有個報告還沒寫完。』

「太好了,那我今天不用睡沙發了。」

『白癡喔。』

「好啦,澡洗一洗我等等載妳回去。」




說是床伴,我們的關係卻很奇怪,她會在我這裡過夜,卻從不和我睡同一張床,

就如同我們喝醉酒那天她說的一樣。

也因此,只要她要過夜,我就只好紳士的讓出床鋪,自己去睡沙發。




「欸欸,要不要一起洗澡啊。」

『我只和男朋友一起洗。』她很性格的拋下這句話,就關上浴室的門。

「我只是開玩笑而已吼。」我苦笑。




載她回宿舍以後,我又在樓下點起一根菸。

到底為什麼我要抽菸呢?我也說不上來。

『你到底抽菸幹嘛?又沒菸癮,每次買菸都抽不完最後不是送人就丟掉。』

『浪費錢。』她下了這樣的註解。

或許吧,就像她說的一樣,每包菸我總是抽沒幾根就抽不完。

也許比起吸進肺部的尼古丁,我追求的只是那迅速消散在空氣中的煙霧。

就跟我們的愛情一樣。




其實我早就不愛妳了,也早就不在乎妳曾經帶給我的那些傷害,

但我為什麼還要為了妳做這種花錢傷身的事情呢?

「臭婊子!」我咒罵著,將手上那根還抽不到一半的菸踩熄。




中午的時候學妹傳了訊息來,要我晚上陪她去師大買鞋子,

其實我很討厭陪女生逛街這件事,因為通常男生都得提著大包小包,

跟在女生的後面穿梭於一堆我看起來完全一樣的店面裡。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欸,妳不是來買鞋子的嗎?也買太多東西了吧。」

『你懂不懂,穿搭是整體的。』

「那至少先讓我吃飯吧,現在都八點了欸。」我看著手上一堆的袋子,很無奈。

『好啦,你真的很遜欸。』

「下次不跟妳來了。」

『喂!』




從前妳也像這樣子,總是拖著我大包小包的買個沒完,

每次都要我手上再也拿不下東西了才肯去吃飯。

但記憶中妳的臉變得好模糊,我幾乎想不起來了。

現在想到逛街這件事,學妹的臉反而還更直覺性的出現在我腦海裡。

我正在遺忘妳吧,我想。




『你在幹嘛啦,叫你都不回我!』

「啊?我在想事情啦。」我回神過來,才發現學妹正在跟我說話。

『是有沒有這麼累啊,連走路都恍神。』

她一邊抱怨著一邊走過馬路,視線卻完全不在路上的車子。

「小心!」我伸手將她從一輛呼嘯而過的車子前面拉回。

「妳走路也看個路吧。」

學妹看著被我拉住的手,平常潑辣的她卻反常的沒說話。

「怎樣,被車子嚇到了喔?」我低頭查看,卻發現她的臉紅的可以。

『白癡喔,手可以放開了啦。』

「喔。」我鬆開她的手,跟著走過斑馬線。




『最近好像有個男生在追我。』

「是喔,妳不是不想交嗎?」

『不知道,看狀況吧。』

「嗯。」

地上散亂著我們脫下的衣服,床鋪一片淩亂。

學妹披起浴巾走進浴室,我坐在床邊,看著那包已經放了兩個月的菸。

「算了」我想,把菸丟進垃圾桶。




『那個男生對我很好,可是...,唉,我不知道啦!』學妹模糊的聲音從浴室傳來。

「不管怎樣,妳覺得快樂比較重要吧,反正妳又不用管我不是。」

『是嗎...?』水聲讓她的聲音變得很微弱,我聽不出話裡的情緒。




幾天後我在學校旁邊的麵攤遇見學妹,身旁還有一個男生。

比我高一點,和我差不多瘦,穿著合身的襯衫和牛仔褲,長的還算不差。

這就是她說正在追她的那個那個人嗎?

「我先回去喔,報告寫一半。」我接過老闆手中的麵。

『喔喔,好啊,那...下次再聊吧。』學妹的表情很複雜,大概是那男生在的關係吧。

「老闆,她的乾麵不要放豆芽菜跟蔥。』

不知道她在想什麼,連不吃的東西都忘記說,那男生知道她不吃的東西很多嗎?

『謝謝...』我還是讀不出來她的表情裡藏著什麼,揮揮手我就騎車走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又心煩了起來。

沒有理由,不是為了報告,不是為了考試,也不是為了妳。

那我究竟在煩什麼呢?

我連自己的情緒都釐不清,最後又走進7-11買了一包菸。

很久沒抽的菸,抽起來一樣的苦澀。

但,到底是什麼在苦澀呢?




上次之後,學妹大概一個月沒來找我了。

大部分的時間我們都只在校園裡遇到,常常有那個男生在。

也許她答應了那男生也不一定,也好。

我們這樣的關係,結束了,她才有找到幸福的機會。

反正我早就連妳的臉都想不起來了,又何必藉由和學妹的肉體關係來催眠自己。

這樣對大家都好。




只是沒有菸癮的我,又陸續抽掉了兩三包菸。

我想起那天學妹問我為什麼抽菸,為什麼呢?

我還是不懂,只覺得菸變的更苦澀了。




糊裡糊塗的期末考結束了,最近的我對什麼事情都心不在焉。

我厭惡尼古丁在體內循環後帶來的暈眩感與散不去的臭味,

卻無法停止用香菸麻痺自己不明所以的情緒。




『少騙自己了啦,你就是愛上你學妹了不是?』死黨邊抽著菸邊教訓我。

『幹!人家肯跟你打砲你還整天裝死,現在被追走了才在感傷。』

「幹,最好啦。」

「你自己想。」死黨露出一副不以為然的表情,把菸丟進海裡。




我愛上她了嗎?但我從頭到尾都沒有在這段關係裡放入感情不是?

我不過就是用這樣的肉體關係來填補內心的空洞不是嗎?

騎車回家的路上,這些問題反覆在我腦海裡出現著。

突然的大雨,我完全來不及穿上雨衣,只好加快速度想儘早到家。

從來沒出過車禍的我,就在傾盆大雨跟混亂的念頭間,打滑撞上山壁。




『你是怎麼騎車的?騎到自己把腿摔斷!』

老媽在病床旁邊一邊流眼淚一邊罵我,老爸只是在旁邊靜默不語。

『車子我們再牽去修,我看你這個暑假是報銷了哦。』

老爸沒罵我,最後只說了這樣的話。我把他們打發回家,要他們過幾天再來。




『你是白癡喔!為什麼出車禍不告訴我啦!』

我住院三天後的某個晚上,房門猛然被打開,進來的是臉上滿是淚水的學妹。

『你怎麼搞的啦!我還以為你撞死了,還是繫上的人跟我講我才知道你在這。』

「我出車禍是要說啥啦...。」

『嗚...你真的很過份欸...,我以為你死了你知道嗎?』

學妹的眼淚沒有停下,我也不知道怎麼安撫她,只好輕輕將她摟進懷裡。




「妳不回去嗎?」我看著剛剛為了閃掉護士躲進廁所的學妹,訪客時間已經過了十分鐘。

『不用,今天我陪你。』

「妳要睡哪?這裡沒有沙發耶。」

『沒關係,我跟你睡一起。』學妹爬上床,靠在我的懷裡。

「你不是不跟男生一起睡覺嗎?」

『閉嘴。』




出院後半個多月,學妹又突然出現在我家門口。

我一打開門,就被霸道的吻上。

「我腳...還...沒好啦...」我的話斷斷續續,她完全不給我喘息的空間。

『我知道,』我又一把被推到床上。

『所以今天你不用動。』說完,我的球褲已經被脫下,龜頭感受到一陣濕熱的包覆。

「唔...這樣不行...」她的舌頭靈活的挑弄著最敏感的部位,我幾乎要爆發。

『才沒那麼快!』學妹將內褲脫掉,上衣跟裙子也不脫,幫我套上套子就騎了上來。

『嗯...』女上男下的姿勢一向讓她很敏感,我一邊動著腰一邊脫去她剩下的衣物。

『不行了...』隨著我劇烈的衝刺,她似乎已經被推到高潮的頂點。

「我也不行了...」隨著她陰道的收縮,我也跟著爆發。




激情過後,我還是想起了很多事情。

「妳又分手了嗎?怎麼會來找我?」

『你說什麼?』

「妳不是跟那個男生在一起了嗎?」

『白癡,才沒有,他是Gay!』

「啊?你不是說他在追妳?」

『那是騙你的啦!』學妹的臉很紅,但我不知道那是因為剛做完還是什麼原因。

『不理你了啦,我要洗澡了!』學妹抓起浴巾,走進浴室前還先甩了我一下。




「欸欸,我腳這樣是要怎麼自己洗澡啦?」

『白癡喔。你很煩餒!』


















『快點進來啦,我跟你一起洗啦!』學妹的臉更紅了,但這次浴室的門沒被甩上。

我笑了,奮力起身一跛一跛的走進浴室。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