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21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理都懂
Crawler | 2016-9-2 22:35:22

這系列是因為看了之前討論「機八女同事」的文章,

想起幾年前還在公關公司時...



當時的同事,最機八的應該是我的組長,小梓。

她情緒起伏有夠大,脾氣超差的(你想怎麼解釋都對:很兇,也很胸)

平時沒事的時候還好,一旦出狀況,就會破口大罵變成囂查某...

這一點我覺得不太好,尤其對新進同事而言,主管的EQ會影響整個團隊的工作氣氛,

但我有什麼資格說話?她是上司耶∼ 只好摸摸鼻子,花點時間去適應她。

另外她的領導哲學也有點問題,就是希望「整個團隊要像一家人」,

最好有心事都跟她說,無論公私...... 這真是狗屁不通!

不過我猜這可能給她一種「我很可靠」的優越感吧?



偏偏這個小組只有我一個男生,其他五位都女的...

不好意思我在這裡要抱怨一下:女生真的是有夠歹鬥陣 = ="

你真的不得不相信 Chris Rock 在脫口秀上說的:Women Hate Women!

彼此提防、互相較勁,討論時只會反駁,卻毫無建設性的提議。

這種情況,當然不會有人跟小梓說什麼鬼心事。

而她雖然身為領導,但同時也陷在 Women Hate Women 的漩渦裡,

這樣無盡的黑暗迴圈,導致「帶領我們」這件事,讓她成了快爆開的壓力鍋。



我因為唸完研究所才出社會找工作,

年紀比同事們大個三、四歲,連小梓也都小我兩歲。

我脾氣也比較淡定,但下場就是三不五時要幫這些小女生們心理輔導,

當她們私下跑來找我抱怨,我就得不斷地勸她們以大局為重。

勸完以後,辦公氣氛會和緩個幾天,之後會有另一個人來抱怨。

這種詭異的同事交流,老闆也知道,

但他才不想管這種「小事」,所以跟他說也沒用。

有一次跟他聊天,我開玩笑說:

「老闆,我看你乾脆用心理諮商師的職務重新聘請我算了...」

他哈哈大笑,回答我:

『你是唯一的大男生,要幫我多分擔一點。』







時間來到某個禮拜五中午,其他人都出去吃飯了,我還在辦公室考慮要吃什麼好。

此時小梓走到我座位旁邊說:『默丁,你今天下班有沒有空?』

「嗯,沒什麼事啊,怎麼了?」

『下禮拜活動現場要用的宣傳冊還沒有分類好,你可以留下來幫我嗎?』

「喔,好啊... 不過,這小靜之前不是說要跟妳一起弄嗎?」

『她...』小梓突然哽住,我就知道她們又鬧彆扭了 = =

「好,沒關係,這我之前做過,很快的,放心吧!」

『謝謝。』

我就這樣多了一次義務加班,誰叫我們是下班責任制呢(淚)



下午六點,辦公室剩我跟小梓兩個人,

我們都還不餓,便決定一口氣把工作解決掉,好早點回家休息。

宣傳冊的數量頗多,不方便在窄小的辦公桌上分類,

我把紙箱通通推到隔壁會議室,想利用白板前的空地。

我對小梓說:「A、B 場我來,C、D 場給妳。」

她回答:『好。』

說完我就噗地坐在地板上,抽起牛皮紙袋開始分裝。

小梓看我這樣先是愣了一下,之後也就跟著坐到我旁邊,

我這時才發現她剛剛愣住的原因:因為她穿窄裙...

要像我這樣無所謂地盤腿坐在地上,實在是太勉強了 XD"

不過,反正她都坐好了,我也懶得多說什麼,

趕快把工作做完最重要。



進度到一半,突然聽見旁邊有啜泣的聲音...

我轉頭,發現小梓的鼻子已經紅了,眼淚還不停奪眶而出。

我開口問道:「怎麼啦?」

        幹!我當然知道她怎麼了!誰叫話題一定要這樣開始...

『嗚嗚∼ 默丁∼ 我是不是很不被你們信任?嗚嗚∼』

「怎麼會這麼說呢?」

        幹!我當然知道為什麼這麼說!誰叫主題還沒引出來...

『為什麼大家好像都防著我?嗚嗚∼ 我想要跟大家親近嘛∼ 嗚嗚∼』

她哭到聲音都扁掉了,活像個受盡委屈的小女孩...

「哎∼ 我們無法跟每個人都很親近,你懂嗎?」

為了壓抑哭聲,她憋到整張臉皺在一起,無法回話,只有搖搖頭。

「妳是上司,只要要求我們工作該做到什麼水準,這樣就可以了,

 但心事要毫無保留地說出來,就算是好幾年的老朋友也不見得辦得到啊!

 慢慢來吧,我知道妳心疼這些小妹妹,想照顧她們,

 希望她們在公司也有在家的溫暖,可是那需要一些時間啊!

 一步步來,大家先把工作穩住,不要急,嗯?」



碎碎念了一堆,也不知道她有沒有聽進去,

不過應該是有聽經的效果吧?她的臉已經不憋了。

我拉長身子,從講台抽屜拿出盒裝面紙遞給她,說:

「好啦,別哭了,冊子都弄濕了下禮拜怎麼辦啦?」

她終於笑了出來,伸手把面紙拿過去:『你很煩捏!』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我也笑了,起身到辦公室泡了杯紅奶茶,回來遞給她。

A、B 場在我碎碎念的時候完成了,我把小梓的紙箱拉過來幫忙分裝。

她慢慢啜著紅奶茶,一邊看我像八爪章魚似的忙著,突然開口說:

『默丁,你知道嗎?我以前很怕男生耶...』

我轉頭瞪大眼睛看她:「蛤?」

『是真的喔∼ 我以前好討厭男生,都只跟女生當朋友。

 除了曾經短暫跟一個男生交往過以外... 可是好奇怪,我不討厭你耶∼』

我用一種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她:「你現在是要說我不像個男的還怎樣? XD"」

她打了我手臂一下,說:『才不是啦!我是說,你給人一種很放鬆的感覺。』

「喔...」



我沒看小梓這麼放鬆過,連說話都變得很輕柔... 也許她平時真的是太緊繃了吧?

趁她專心喝著飲料,我忍不住盯著她看...

一頭大波浪捲的長髮紮成馬尾,皮膚白皙,且因為混血的關係,五官很立體。

合身的白襯衫襯托著凹凸有致的身材,雙腿穿著透膚絲襪,腳上一雙黑色短高跟,

她的腳踝......

才剛瞄到,小梓就剛好把手挪到腳踝揉著,說:

『我可以把鞋子脫掉嗎?這樣曲腿坐著,好不舒服喔。』

我笑著回答:「想脫就脫啊,還要問我? XD」

只見小梓紅著臉說:『把腳露出來給男生看到,很不好意思啊∼』

她說完,我的心臟好像酥麻了一下... 這麼純情啊?

把跟鞋脫掉後,她的臉又更紅了,

而我則是盯著她被絲襪包覆的小腳丫,一時間失了神......



『欸你看很久喔!』小梓突然微嗔道。

我連忙回神:「噢抱歉抱歉,我不知道原來妳... 咳... 嗯...」

『我什麼?』

「嗯... 沒什麼。」我硬逼著自己專心,趕緊把分裝完的冊子收回紙箱裡。

但小梓似乎不想放過我,還把上半身湊到我身邊:『說清楚喔,我原來怎樣?』

「就... 嗯... 很... 很正...」要把這兩個字一口氣唸完真是有夠難為情。

『好沒禮貌!意思是你以前覺得我不正嗎?』她邊笑邊罵道。

「沒有啦,來公司就工作啊,哪會注意這種事情啦?」

『最好是有那麼認真!』



冊子整理完後,我把紙箱推到辦公室角落放著。

走回會議室,想幫小梓把杯子拿去洗,

但她要我坐回地板上:「再陪我一下好不好?」

依她的話,我們兩個背靠著牆壁,把腿伸直坐定,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

突然話題一轉:『默丁,你肩膀可以借我靠一下嗎?』

「好啊,可是我肉很少,都是骨頭喔。」

『沒關係,』說完把頭靠上我的右肩,「好想這樣睡著喔。」

「欸欸,累了就回家睡,幹嘛硬要待在公司啊。」

『在家很無聊啊,都只有一個人,現在至少有你陪我說話。』

「喔。」

『欸我問你喔∼』

「嗯?」

『你剛剛偷看我的時候在想什麼?』



「噗!」我噗了一下,心想:這真的可以說嗎?喂!

『你有在想色色的事情嗎?』小梓的語氣異常的平淡。

「呃,我...」這到底該怎麼回答? =口="

『聽說很多男生對OL裝沒轍,如果加上絲襪的話,你們就會立刻投降。』

「那... 那也要看人啦,不是每個女生穿都OK好嗎?」

小梓突然把頭�起來,定定地看著我:『那我呢?你覺得我適合嗎?』

我吞了吞口水,把眼神從她身上移開:「還... 還可以啦...」

她把臉湊得更近:『那你沒有想要我的意思?』

我汗都快要冒出來了:「有... 有一點... 點...」

我們已經近到她的嘴巴就貼在我耳朵旁邊了,

小梓調皮地偷舔一下我的耳根,接著用氣音說:「... 那你還在等什麼?」

我慢慢地把臉轉過去面向她,先試探著輕輕啄了她的臉頰幾下,

接著左手扶住她的右肩,右手端起她的下巴,並把我的唇貼上了她的。



她的嘴唇好軟,我小心翼翼地吻著,而她也細細地回應我,

在舔到對方的舌頭之後,我們變得大膽而吻得更深。

我的左手抱著她,右手則移到她胸前緩慢地揉捏,

『嗯∼ 嗯∼』小梓開始呻吟,我卻故意封住她的嘴。

舌頭一陣交纏之後,我們的身體都熱了起來,

我們動手解開彼此的鈕扣,我也不花時間欣賞她的內衣,

解開胸罩的扣子後,小梓的巨乳就直接在我面前晃動。

她試圖用手遮掩,我把她的手拉開,並將她壓倒在地,低頭吸吮那對囂張的奶子。

『啊∼ 啊∼』她的手隨後覆蓋上我的,也跟著揉捏自己的胸部,

她的奶頭和手指,被我舔了個亂七八糟。



我往下親,硬是把窄裙拉高,左手往裡頭探去,隔著絲襪和底褲按摩她的陰部,

右手胡亂撫摸她的下身,嘴也在她的雙腿間到處舔舐。

『嗯∼ 啊∼ 啊∼』小梓配合我的撫觸,開始扭動她的腰,

我褪去她的窄裙、絲襪和內褲,舔吻她的三角地帶,

她的內外陰早已濕透,我專注進攻她的小荳,手指也在她的陰道抽插扭轉,

『啊啊∼ 默丁∼ 不行!啊∼ 要來了要來了!啊∼』

小梓稍微把屁股�起,全身緊繃,微微顫抖著。

放過她的小小梓,我由下而上,輕柔地啄吻她的身體,來到她面前...



「還好嗎?」

『嗯,還好,你太激烈了啦∼』她輕拍了我的手臂一下。

我怪她:「誰叫妳亂點火?」

『那你消火了嗎?』她突然把手探到我的褲襠,隔著西裝褲搓揉我的小默丁。

『看樣子還沒喔!』搭起帳篷的小默丁說明了一切。

小梓撐起身來,幫我把全身脫了個精光,然後跪趴著吹起小默丁。

「喔∼ 嘶∼ 小梓,你好棒喔,好舒服。」我鼓勵她,手輕輕撥揉她的秀髮。

她越吸越起勁,手還摸到我胸前。

我低頭,把她的手拉到嘴邊,輕輕吻著她的手背、手心。

小默丁硬到不行之際,小梓�起頭問我:『要做嗎?』

我笑著點點頭:「嗯。」

然後把她拉起來,讓她站著扶住會議桌,我從後面進入。



緩慢插入的同時,小梓忍不住輕呼:『啊∼ 好大∼ 喔∼』

她的小穴好熱好緊,幸好剛才有潤滑...

「小梓,可以嗎?我要開始動了喔。」

『嗯,好。』

我緩緩推進、後退,『嗯∼ 嗯∼』小梓也開始呻吟。

我把身體彎向前,右手探到前方撫摸她的胸部,同時讓她回頭與我接吻。

這個姿勢太刺激了,我不由得加快抽插的速度。

『嗯∼ 嗯∼ 啊∼ 啊∼』

我們的舌還在纏綿,小梓的呻吟也回應著我的衝撞。

然後我離開她的嘴,雙手扶住她的腰,開始用力撞擊。

『啊∼ 默丁∼ 好深喔!啊∼ 我還要∼』

她把臀部翹得更高,我粗魯地揉捏她的屁股。

『啊啊∼ 不行了∼ 默丁∼ 我不行了∼ 啊啊∼』

小梓的臀部一夾,她又高潮了,

我停止抽插,她腿一軟,整個人趴在會議桌上。



我伏下身揉揉她的肩膀,輕吻她微微滲著汗水的背部,

然後將她翻過身來,讓她坐在桌上,改由前面進入。

我先趨身吻住她的唇,左手同時拉著小默丁進入小小梓。

『嗯∼』小梓悶哼一聲,我用手把她的腿�高呈M字型,接著又開始抽插。

『喔∼ 喔∼ 嗯∼ 喔∼』她的手撐在桌面上,一對巨乳在我面前不斷晃動,

我放開她的腿,又低身吸吮她的乳頭。

『喔∼ 默丁∼ 好舒服∼』

小梓右手伸過來抱住我,讓我埋在她的胸前,

被我放開的雙腿,則開始勾住我的腰,兩人的性器緊密結合,

我再次�頭和小梓接吻,右手也不斷揉捏她的胸部。

我們濕溽了一身,分不清口水、汗水還是淫水,

我們交纏著,留戀彼此的身體,不肯放開。

『啊啊∼ 好棒∼ 默丁∼ 你好棒∼』

小梓像隻無尾熊,全身緊緊圈住我,在我耳際呻吟。

「小梓∼ 我快要射了喔∼」

『射在我的嘴巴、射在嘴巴∼』說完又開始舔舐我的耳朵。

「啊啊∼ 來了∼ 啊∼」小梓把腿鬆開,我把小默丁拔出來,

她從桌面滑到地板上跪著,用嘴接收我的精液,

幫我清完槍後,直接把精液給吞了下去!

我驚訝地看著她問道:「不會噁心嗎?」

只聽她囁嚅地說:『本來是要吐掉啦,可是剛剛想吞個口水,忘記裡面有... 就...』

「哈哈哈!妳這個笨蛋∼ 還好嗎?要不要去洗手間漱漱口?」

『好。』她不好意思地笑了。



清理過會議室之後,我們把衣服穿好,準備收工回家。

我問小梓:「那現在,要不要一起去吃晚餐啊?都快八點了。」

她笑著回答:『好啊,我剛還想說你會不會射後不理耶!』

「什麼啊! XD」

『不過說真的,』她表情突然變得柔和,『今天謝謝你陪我。』

「怎麼啦?幹嘛突然說這個?」

『我很高興團隊裡有你在,不然應該早就鳥獸散了吧?』

她邊說邊微笑地看著我,又回到領導人的樣子,害我一下無法適應。

「好啦!突然這麼感性超奇怪的,

 而且我今天已經不只是"陪"妳了好嗎? XD」說完我大笑。

『好,不說了,去吃飯吧!』她還是微微笑著,臉上多了點沈靜。

我想,如果做愛可以讓她這樣進入冷靜模式,

那......










...... 我可能要多想辦法激怒她(喂!)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