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科學幻想]

all of u

[複製連接]
查看: 95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理都懂
Crawler | 2016-9-21 21:50:59

雖然我喜歡叫她阿姨,但是事實上我們也只相差了九歲並且沒有任何血緣關係。
我只是很單純的喜歡這樣著她,雖然她每次都會嘟著嘴巴佯裝生氣。

和她的原因我已經遺忘了,這也不是那麼的重要。

老實說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我必須說我很訝異於她的外表。也許不是美若天仙或是傾城
傾國,但她所擁有的氣質讓我深深著迷。你會覺得她像是高雅的公主,卻又不會帶著反感
或是做作,相反的,她的舉手投足都留露出一種氣質,像是與生俱來的高貴。

她很輕易的和我們打成一片,不帶架子的。
隨意地聊天,開玩笑,喝著啤酒,吃著夜市買來的小吃。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她的外表可以藉於20-30之間,有時像個小女孩淘氣,有時又有著女人的嫵媚。而事後知道
她大了我九歲的時候我很認分的讓下巴掉到脖子,真是意外中的不意外。

在預期之中的我拿到她的聯絡方式。
嚴格來我並不是我提問的,是她自己拿起我的手機填入電話號碼,而我笑著對她說現在的
年輕人已經不打手機聯絡了。她用著面帶微醺的臉龐對著我微笑,然後拿起啤酒杯冰了我
的額頭。

「臭小孩。」她在我耳邊低喃。




不得不說我有些抗拒坐在副駕駛座上看著女人開車,上一次我這麼做已經是老媽載我去上
學的路上。總覺得像是小女人一樣。

「臭小孩,難得出門約會你也開心點。」她一邊打著方向燈一邊對著我說。

「阿姨我已經給妳面子做妳的車了拜託。」原本我是要騎車帶她的,可是她總覺得機車載人這種
事情太年輕不適合她。

「不許叫我阿姨!」她捏了我的臉,然後嘟起嘴巴。

「說說妳今年幾歲。」我轉過頭對著她笑著。

「女人的秘密好嗎!」她停下車子,又捏了我的鼻子。

我們很自然的相處著,像是沒有任何年齡差距和代溝。
不過對於我來說,我本來就不怎麼介意年齡就是了。

我們牽著手逛著街,然後看了場意義不明的電影,之後我送她回家。
我必須說我送她回家這件事情是被安排好的,因為車子不是我在開。

所以我們理所當然的在門外依依不捨,接著再理所當然的被問到要不要上來喝杯茶。

然後我們理所當然的看了不知道片名的DVD,
理所當然地擁抱著,
再理所當然的瘋狂熱吻。

脫衣,愛撫,做愛,高潮,射精。

她的身體並未隨著年華老去,我必須說這是我所擁有的完美性愛之一。
我感受著她微微的嬌喘聲,到哭天搶地般地呼喊。
她現在正在我懷裡喘息,享受著高潮後的餘韻。

「你知道女人愈接近三十歲性慾會愈高漲嗎?」她看著我,撫摸著我的臉頰。

「所以才需要血氣方剛的年輕小夥子?」我對著她笑。

「或許是,也不是。」她俏皮的嘟起嘴巴,示意我再親她。

「再一次?」在一個深深的吻後,我眨眼問著。


-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如果我們走在街上我可以相信應該沒有人會質疑我們的年紀差距。
她擁有著少女的外表和女人的氣息,這是上天的傑出之作。

她很享受在街上的那些目光,而我也樂於不用解釋年紀。
我有一度很害怕被當作小白臉,所以每次從副駕駛座下來總是遮遮掩掩。

「我要學開車。」我是這樣說的。

「好啊。」她笑著。

接下來的整個假期我都泡在她的LEXUS裡面,在台北市區晃啊晃。
而她就在副駕駛座上看著我開車的側臉,傻笑。

「會開車的臭小孩真帥。」

「是男人,謝謝。」

「誰叫你愛叫我阿姨。」

「妳自己說妳脫離學校多久了,哈哈。」

上課結束後除了和朋友偶爾去吃飯,大部分的時間我都陪著她加班或是在家看電視。
她很寵我,就像是養了一隻大大的寵物一樣。

她曾經問我像這樣子生活會不會打擾到我的上課,而我總是摸著頭對她說別傻了。
我很喜歡這樣的生活,陪伴,依賴。

即使兩個人的生活圈不同,想法不同,甚至經濟徹底不同,但是仍然可以在一起生活那種
感覺,雖然說我在知道她年薪之後有嚇了那麼大跳,大概是我畢業後起薪的三倍。

在那瞬間我總覺得自己的臉有那麼點的白。
而她總會安慰著我,說等我以後賺錢養她。
雖然我不知道在台灣這鬼島我甚麼時候薪水才會養活她。

她很喜歡帶我逛IKEA然後買點甚麼回來自己佈置家裡。
雖然是她家但是我已經幾乎要和她同居在一起。

她有她自己獨特的品味,有時候都會讓我自己覺得像是個鄉下俗。
我躺在佈置好的床上開始想像著以後的未來,看來我應該會是要顧家照顧小孩的爸爸。
而她總是會笑說我想的真遠,然後嘴角漾起幸福的笑容。

有時候我都會想著女人不是都喜歡男人有能力養活她,而她卻選擇養著一個男人作陪。
每次她聽到我這樣問總是會說:「有人養當然好,但是能有一個適合自己的更好。」接著
抱住我燦爛的笑。

是有那麼點的幸福到快要瘋掉的感覺。




於是我努力地給予我所有能給予的一切。
努力生活,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好。

即使我知道她會有些應酬,
也即使我知道她會被朋友推薦給哪間公司的主管。

的確,我是有那麼點的慌張。
我甚麼都沒有,嚴格的說的確是這樣沒錯。

沒車沒錢沒房子,只有還能稍微有點用處的腦子。

她總是安慰著我,然後等她處理完公務後會趴在我身上挑逗著我。
這是我唯一平靜的時光。

我們做愛著,感受彼此的氣息,然後擁有對方的身體。
她會告訴我射在她體內,或許有個孩子也不錯。

面對這種充滿挑逗的話我毫不保留的全部射了進去。

也許,是一種佔有的感覺。



那次我們吵架的起因在於她跟某個朋友介紹的男人出去吃飯。
我在家裡看著她從BMW i8下來的時候我的確是怒不可遏的。

那是她的自由,我知道,我當然知道。
對於一個連模型車都難以下手的我來說,那是種沈痛的打擊。

等她進門,我不發一語的收拾著屬於自己的東西。
而我才發現原來我的生活已經開始和她密不可分。

在SOGO買的紅酒杯套組,
在A兩萬A五萬的新光三越買的抱枕,
在蘋果專賣店買的iMac,

我才發現這些東西原來都不是我的。

她看著我在收拾東西的時候也是沈默著。
我收拾到一半之後就停下了手,然後和她面對面坐著對看。

「晚餐吃了嗎?」她問著。

「跑車好坐嗎?」

「要不要我去煮點甚麼?」

「身家有上億嗎?」

「小孩你不要這樣。」

「夠了,我就是個小孩!」

我放下我所有收拾的東西,然後甚麼都不拿的要走出門。

「那你呢,也許你也只是看上這樣的生活而已。」她冷冷地說著。

我轉過身看著她,然後我愣在那裡。

「看上我的外表,看上我的錢,看上這樣的生活,承認吧,只是各取所需。」她說。

我微笑著,開了門,接著甩上。
我不知道目的地在哪裡,我只是發動了許久未騎的機車。

引擎聲響,車庫門開啟,發動,逃離。





也許我錯了,吃個飯沒什麼的。
也許我對了,不屬於我的生活我早就該脫離。

我開了燈,走進了許久未進的套房。
原來這才是我的,小小的單人床,沒有打完折還要2500的抱枕。
簡單的馬克杯,不用擔心摔壞幾張小朋友就飛的那種。

我看著窗外,即使是一片天空漆黑。
遠方有著台北101,這也是那時候房東大力推薦的觀景套房。

現在看來格外諷刺。
虛幻,浮華,現實。

我關上燈,拉上窗簾,然後躺在床上。
細數著這些日子我得到了甚麼。

我很平靜,
平靜到,原來我甚麼都失去了。




沒有聯絡這種動詞其實是自欺其人。
你的賴狀態可以看到,你的臉書動態可以看到,你的IG其實都有追蹤。

我必須說我很想念她,一切。

我開始想著那天我離開時她所說的話。

我愛上她的外表嗎?
我愛上她的錢?
我愛上那樣的生活?

也許外表亮麗和生活美滿,但是這都不會是我愛上她的原因。

我愛上的,是她在駕駛座認真的表情。
我愛上的,是她在加班的疲倦後,對我的依賴。
我愛上的,是能夠和她擁有共同的回憶。
我愛上的,即使是被冠上小白臉我也是願意為她付出所有。
我愛上的,是能夠因為她而讓自己努力向上的動力。

但是這些事情,我整整花了一年才想通。
物換星移,誰知道她在哪裡,又或者誰該拉下臉,問著對方還好嗎。

那年
她30歲,
我21歲。

我收到了喜帖,在我的觀景套房。
新娘的名字我不陌生,那是我魂牽夢縈這麼久的名字。

我看著日期,然後又看了一眼日曆。

「阿姨,妳要相信我嗎?」



她在咖啡廳出現的時候有些憔悴,沒意外的話應該是為了婚禮的籌備而忙碌著。
她看見我,說了句好久不見。
而我笑著。

「結婚的事情還好嗎?」

「很累。」

「妳不是說妳不結婚的嗎,哈哈。」

「都多老了,有人要也該慶幸了。」我可以聽出濃厚的酸意。

「為了賭氣?」我攪拌著咖啡。

「別傻了,你以為你多偉大。」她聳肩,露出笑容。

「新婚快樂。」我起身,放下了一個曾經對於我們意義重大的東西,接著轉身離開。


那是一個可樂鋁罐的拉環。




一年前。


「老實說我不想結婚耶。」

「為甚麼。」我疑惑著。

「因為被你娶了之後感覺很難跟以後的小孩解釋年紀啊,哈哈。」

「不覺得結婚很浪漫嗎?」我說。

「浪漫啊,當然。」

「像是拿著鑽戒單腳下跪求婚那樣。」我說。

「光想像就想嫁了,哈哈。」

「可是我沒有鑽戒,只有可樂拉環吧我想。」我自嘲著。

「重點是單膝下跪好嗎,如果是你,就算可樂拉環我也嫁。」她笑著說,緊緊的抱住我。




我不去想她有沒有看到我在拉環上刻的那三個英文字,但是我很瀟灑地轉身故作堅強。
如果是我想太多那就當作我想太多吧。

婚禮日期的逼近,我也無心去思考些甚麼。
看著牆上的日曆一天一天被我劃去,而手機始終保持沈默。

婚禮當天,我傳了封訊息給了她。

「新婚快樂,恭喜。」

然後關機。

看著喜帖,我沒有要去的意思。
我隨意地將它扔在垃圾桶,這種晦氣的東西不想再看一眼。

是該出門買點東西了我想。

我走出了門口,接著看到一個穿著白紗的人坐在階梯上。
那個樣子有點突兀,而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她手上拿著一罐可樂,上面的拉環已被拔去。

「我都穿好婚紗準備交換戒指了,你怎麼還穿著拖鞋跟七分褲?」她嘟著嘴,對我笑。

「所以跑車好坐嗎?」

「難坐死了,還是你開的車子好多。」

「我沒有億來億去。」

「晚上有就好,沒關係。」

我笑著,吻上了她。
她將拉環套入我手中,但是其實到指甲時就卡住了。

「婚禮呢?」

「管他的。」她從地上拿起兩張機票,目的地是峇里島,那是我們一直說好要去的地方。

「不是吧。」

「就是。」她抱著我,不再讓我說話。




「謝謝你,愛的是,我的所有。」她說,她右手無名指上的那枚拉環,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










「all of u.」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